首页 > 同人番外 > [HP]HP之回溯时光 墨青衣(五)

[HP]HP之回溯时光 墨青衣(五)

时间: 2012-11-05 17:13:07

289这你又怎么解释?

  “——厄克特!”虫尾巴气急败坏地瞪视着彬彬有礼神态谦恭的厄克特先生,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德拉科总算琢磨出了厄克特先生刚才给他的暗示。
  蛇语!
  是蛇语!
  德拉科眼睛一亮。
  伏地魔庄园最不缺少的就是蛇——据传这里面还有一个蛇窟!
  只要他把那些蛇类都召唤出来——呃,虽然他只是个半吊子——那么他完全可以成功脱身离开!
  心动不如行动!
  趁着食死徒们还有点投鼠忌器的时候,德拉科大声用蛇语开始召唤伏地魔庄园里的蛇类。当然——他没忘记给自己的喉咙来一个声音洪亮!
  虫尾巴的眼睛差点没脱窗!其他的食死徒们也没好到哪去!他们纷纷拿惊骇欲绝的眼神盯着德拉科,差点控制不住去掏自己的耳朵!家养小精灵们发出尖利的哭泣声,三三两两的拥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一条又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从各个方向滑行出来,睁着一双双嗜血冰寒的眼神来回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趁着所有人呆若木鸡的时候,德拉科趁机一打神锋无影扫过去——食死徒们条件反射的往旁边避去——那是他们在面临危机时的本能动作。
  就在他们避开的一瞬,德拉科给自己脚下扔了个轻身咒,飞也似的窜出伏地魔庄园,迅速幻影移形了!
  厄克特先生看着德拉科逐渐消失的身影一眼,垂下脑袋,极力藏住嘴角的一抹笑意。
  他相信他今天的表现能够给他的家族在救世主和马尔福眼中加上不少分。这对他以后的前途而言,帮助无疑是非常大的。
  ……
  仓促的幻影移形总是很容易出岔子。更何况现在的霍格莫德可在大型魔法阵的干扰中——德拉科想要幻影移形进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因此他退而求其次的和出来一样,幻影移形到距离霍格莫德几十英尺的地方。
  刚刚的包围显然惊掉了德拉科一身冷汗。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情却挂念自己吓坏的小心肝,一心一意只想着要快点返回霍格莫德去看他的哈利。
  金妮韦斯莱叫成那样,可见哈利又受伤了!而且伤的还不轻!这怎么能不让德拉科担心呢。
  就在德拉科匆匆忙忙往霍格莫德赶的时候,他胸口的双面镜剧烈跳动起来。德拉科大脑一木,手抖得几乎打不开双面镜……如果哈利有个什么……他的灵魂都仿佛在嗡嗡作响。
  “——德拉科,有一群食死徒服用了复方汤剂混进霍格沃茨了,呜呜呜呜……现在麦格教授带着我们进了禁林……你能不能尽快联系上波特?校长不知道去了哪里——霍格沃茨全乱了!”达芙妮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双面镜里传来。她的脸上划了一道极深的伤,现在正在往外面渗着血。
  ……
  德拉科前脚幻影移形,后脚在塞缪尔用餐完毕的伏地魔和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就出现在了伏地魔庄园门口。
  黑魔王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心情是难得的畅快。原因无他,自然是他身边那个费了老大劲才半**半威胁回来的旧**。
  由于伏地魔庄园建成于阿布去世后的第二年,魔王大人未必就没有想要在自己的恋人面前显摆一二的意思。当年他因为孤儿院出身的缘故,在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面前很是矮了一头。嘴上不说,心里却一直有几分不甘和自卑。如今能够在这样一个场景变相的向阿布拉克萨斯宣告一下他的能力和权势,他是非常乐意而且兴致勃勃的。
  因此他可以说是带着几分雀跃回来的——就像一个即将像自己心爱的人献宝的普通少年。
  只可惜,他的如意算盘因为意外而落空。他以为自己带着恋人回来会获得食死徒们的迎接和膜拜,却不想得到的却是一道道象征着死亡的绿色光束和各种杀伤力强大的魔咒!
  他们的戒备和疯狂简直让这位孤高自傲的魔王大人气炸了肺。
  脑袋气得发晕的黑魔王却不知道他的仆人比他还要震惊,还要不在状态!
  刚才这群见风使舵的家伙确实在厄克特的劝说下不准备对德拉科出手,但也不代表他们会眼睁睁的放任德拉科离开。因此他们有志一同的决定——暂时将人软禁,等他们的主人归来再另行处置。
  他们相信这样的决定就算以铂金家主的挑剔,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可是——德拉科马尔福!一个马尔福——他、他竟然能召唤蛇?!还是一个蛇佬腔?!
  梅林那八百年没洗的袜子啊!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是的,他们当然知道马尔福家族的先祖确实和斯莱特林家族的人有过联姻,可是那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事实上,现在仅剩的——与斯莱特林有关的家族——冈特也已经彻底败落。那么,德拉科马尔福的蛇语又是从何而来?
  难道说是隔代遗传?
  食死徒们胡思乱想着。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从前就有过哑炮的子孙在流传了好几代后,却生出巫师的例子。可是……蛇佬腔不同!
  一个蛇佬腔对斯莱特林的重要性,简直不言而喻!如果……如果德拉科马尔福真的证实一个蛇佬腔,那么……那么他们的选择……
  一时间众人都忘记了去捕捉德拉科逃离的魔法波动,齐齐陷入沉思。
  就在他们心乱如麻之际,伏地魔庄园的大门前再度涌现显着的幻影显形波动——留守的食死徒们见状,脸色瞬间大变。
  不是他们大惊小怪,而是——这道魔力的波动极强,强的他们都忍不住有点心悸!
  ——心情颇为愉快的黑魔王浑然忘记了他怕打草惊蛇特意模拟了另一段魔力波动甚至用复方汤剂变幻了模样,就这样毫无顾忌的将他强大的魔力展现在这群人心浮动的仆人面前。
  精神饱受刺激的食死徒们顿时丢掉了引以为傲的理智二话不说调动全身魔力大幅度输入魔杖直直朝着魔力波动最强烈的地方直劈过去——他们还以为是德拉科带着波特等人反攻过来了呢。
  “——你们这群无知的蠢货!连自己的主人都认不出来了吗?”
  自觉在阿布面前失了颜面的伏地魔咬牙切齿的咆哮着,毫不怜悯的发动了他们手臂上的黑魔标记。
  伏地魔带着狂怒的咝咝咆哮就像是一条条灼热的惩罚之鞭狠狠抽打在这群人的灵魂深处,他们不约而同捂住自己的手臂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嘴里含糊着乞求着主人饶命。脸上因为剧痛而涕泪横流,仪态尽失。
  “主人……饶了我们吧……主人……”
  “主人……请听我们解释……请听我们解释……”
  食死徒们在大理石地砖上翻滚哀嚎着,乞求着,手臂上的蛇类已经开始一点点长大,蛇信吞吐,看样子随时有可能将他们的脑袋咬掉。
  阿布拉克萨斯既不求情也不做声,只是冷冷的看着这群可以算是他小辈的巫师贵族在地面上尊严沦丧,神情不喜不悲。
  这样无形无质的沉默反倒让陷入盛怒中的伏地魔清醒过来。他讪讪地扭头去看冷冷看着这一幕的阿布拉克萨斯,“阿布……”
  “如果你软硬兼施的逼着我过来只是让我看你耍威风的,那么抱歉,我没这个时间陪你瞎折腾。”
  灰蓝眼眸的俊美巫师轻勾唇角,眼睛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和明晃晃的挑衅。
  显然他是动了真怒。
  伏地魔惩治的不止是这群触犯了他的‘仆人’,还有整个英国巫师界的贵族!这是对贵族的耻辱和践踏!
  伏地魔下意识停止了对脚下这群人的酷刑,呐呐说,“他们差点就伤到了你,我这、这不是在帮你出气么?”
  他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讨好。
  他本人没注意,可他脚下那群疼得要死的食死徒注意到了啊。
  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震惊的在心里猜测着阿布拉克萨斯的身份——一个能够影响到主人,甚至让他下意识为之讨好的人……
  “出气?”阿布拉克萨斯挑眉,上翘的眼尾带出几分凛冽的冰寒,满脸的不置可否。
  伏地魔被他看得心虚,一脚踹翻了勉强爬到他身边来的虫尾巴,迁怒似的喝问,“不是说要我听你们的解释吗?你们还有什么要辩解的?”
  虫尾巴被伏地魔踢着翻了两个滚也没有反抗,他抽噎着像一坨巨大的鼻涕虫畏缩在地面上,打着嗝,“主、主人……德拉科马尔福是个蛇佬腔!他是个蛇佬腔……我们差点就抓到他了,可是他召唤了您的宠物们……我们被吓傻了……”这个时候他倒是没胆子攀咬厄克特,一心一意只想着脱身。其实他心里也是冤枉的很。刚才感应到剧烈的魔力波动时,他头一个念头想的就是逃命,根本就不是反抗——所以说他根本就没有将他的魔杖指向黑魔王。可是就算如此又怎么样呢?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伏地魔一愣。下意识往身边的阿布拉克萨斯看去。
  前铂金家主脸色的表情也变了。他也本能的往身边的那个男人看去。
  两人无声对视。
  对这你有什么想说的?
  伏地魔的眼睛里闪烁着这样的讯息。他面上表情精彩的就是阿布拉克萨斯看了也有些五味陈杂。
  怎么就这么巧?
  阿布拉克萨斯在心里暗暗嘀咕。
  德拉科那孩子什么时候会说蛇语了?还能召唤蛇?难道是哈利教给他的?可是——蛇佬腔也能学吗?
  “虫尾巴,你要为你所说的一切负责,刚才你说的那些,再原样给你伟……咳,的主人说一遍。”伏地魔居高临下的下令。声音却是卡壳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在阿布的面前他总是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称呼自己为伟大的主人——反而觉得这样傻透了。
  小矮星彼得眨巴了两下水汪汪的小眼睛,没反应过来。还是他身边一个身躯还在不住抽搐的食死徒冒着生命危险隐蔽性地用力踢了他一脚,才将他重新唤醒过来。
  人家也是没法,现在他们毕竟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虫尾巴讨得了好,也许他们能顺带逃过一劫也说不定。
  这毕竟是弑主啊!
  想起伏地魔的血腥手段——食死徒们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心底开始为自己为什么不争取去攻击霍格莫德反而留在伏地魔庄园留守感到无尽懊悔。
  被同僚(虽然人家没承认)踹醒的虫尾巴大脑总算又重新开始运转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描述他怎样在主人的伟大任务中艰辛万苦的回来,又是怎样站在庄园门口思念主人(听到这里的阿布似笑非笑的瞥了眼脸孔扭曲的黑魔王,眼睛里带着明显的戏谑和调侃)的时候和潜进伏地魔庄园的德拉科马尔福撞了个正着,又是怎样不顾自身安危的把大家叫过来拦截——
  “当时我吓坏了……可为了主人虫尾巴有什么不能做的呢,”脑袋东秃一块西秃一块的阿尼玛格斯·老鼠先生哽咽着说,“厄克特先生他们都过来和属下一起……想要把……小马尔福先生暂时留下来做客,”虫尾巴怯生生地偷瞟了眼面容俊美的黑发男人,他眼睛的眸色让懦弱胆小的可怜虫下意识的不敢去诋毁马尔福家的下一任继承人。而这样的谨慎无疑救了他一条小命。“小马尔福先生不答应,不管我们怎么劝都没用……然后……”小矮星彼得硬生生打了个寒噤,“然后他就生气了,和伟大的主人一样……用蛇语召唤蛇窟里面的蛇类……”
  “你确定他用的是蛇语?”伏地魔声音隐隐带着凌厉压迫的问。“你们都确定虫尾巴刚才说的话都是真实的?”
  食死徒们纷纷从地上爬起来,低声附和着。虫尾巴说的话他们都听在耳里,心里自然清楚现在怎样的回答才能够让他们的主人感到满意。
  “这么说你们是被小马尔福先生的蛇佬腔吓坏了,才会做出攻击自己伟,咳主人的可怕事情来?”
  “是的,我们伟大的主人,”虫尾巴大声抽泣着,“我们就是宁愿杀了自己也不愿意伤害您分毫啊!”
  虫尾巴□裸的献媚让在场还有几分羞耻心的人都恶寒的鸡皮疙瘩乱冒。
  阿布拉克萨斯饶有兴趣的瞧见有两个食死徒挪动着虚弱的身躯离虫尾巴身边远了好几英尺。
  “事情的经过我都了解了,这样说来,错也不能全在你们。”伏地魔难得温和的说,“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为了服众,你们总是要做出一些表示。”黑魔王心情极好的发话,“这样吧,今晚你们在蛇窟里待上一天,嗯,我允许你们使用魔法,但不能伤害到它们。”
  听到蛇窟就头皮发炸的食死徒们齐齐松了口气。这么说他们的主人只是想要吓吓他们,并没有真正要置于他们于死地的意思。
  而且在攻击了这位喜怒不的的主人还能活……
  哦,就算去蛇窟,那也是梅林显灵啊!
  心思各异的食死徒们很有同事爱的搭帮结对的相互搀扶着退下了。整个伏地魔庄园门口只留下他们的主人和那位看上去气场十分强大的黑发美人。
  “阿布,你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伏地魔语气极温柔的说,“德拉科是个蛇佬腔。”
============================================
  作者有话要说:我修啊改啊修啊……
  一折腾就到了2点了……情何以堪!!!!!!
  感谢yami的地雷,原谅我一如既往的迟钝。其实乃应该提醒我一声的!

290格兰芬多的抉择

  禁林因为黑夜变得益发阴森起来。达芙妮抱着昏昏欲睡的妹妹眼神迷茫的瞪视着面前的一小团在魔法光环笼罩下的篝火。泛着白的唇在不停的打颤。她脸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白鲜在面对外伤的时候,总是那么管用——现在结了一层薄薄的痂。这块痂疤在漂亮女孩儿的脸上显得有些丑陋。她看上去无措而憔悴,刚才的亡命奔逃已经消耗光了她所有的勇气。如果不是还有妹妹……达芙妮低下头温柔的摸了摸妹妹顺滑的金色鬈发,眼睛里的神采重新变得柔和。
  妹妹是她们家族最小的姑娘。骄傲懂事,笑起来有两个非常可爱的酒窝。真的是让人瞧了怎么疼都疼不够。阿斯托利亚对达芙妮而言,可以说是心肝宝贝一样的存在。自然不愿意她有半点损伤。
  可是……她们和大部队的失散了。
  达芙妮咬了下嘴唇,重新挥动魔杖又设下了一打平安镇守和啸叫咒警报。她知道她现在必须闭上眼睛,做短暂的小憩,否则……遇上那群暴徒,精力憔悴的她根本就连逃都不行,更别说她还要带着自己的妹妹。
  斯莱特林学院的人都有着刻入骨子里的倔强。虽然这种倔强从不显露于人前,但是它确实是存在的。在自我建设中,达芙妮靠着身后布满青苔的大树,缓缓阖上眼睑——
  突然,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达芙妮迅捷睁开双眼,朝着发出声响的方向瞟去,旋后,小心翼翼将蜷枕在她腿上的妹妹悄然漂浮起来送进了大树的凹洞里。这也是她选择这儿作为暂时落脚点的原因。
  “那些…痴…蠢货……能指望他们……什……呢?”一道听着还算熟稔的男生从不远处断断续续的飘来,越来越清晰,“说来说去就没一个好点子!如果邓布利多教授在这里就好了。”
  旁边一个带点小尖细的声音在激动地搭腔,“邓布利多教授有大事要办呢,今天在礼堂里他的表情真是可怕极了。我倒是希望哈利能够过来,要是他在这边我们也能够安点心……至少也不会被那些可怕的食死徒撵着跑。”他的语气听上去可不怎么害怕。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奕奕的。就好像这样被一群穷凶极恶的人撵着跑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儿似的,好玩极了。
  “科林!如果你的语气不那么快活点,也许我还会真相信你觉得那群家伙很可怕。”那个男音叹着气说,“好吧,我记得这附近就有一大片的野蘑菇,今晚我们也只能靠着这些东西暂时充饥了。哦,感谢邓布利多,如果没那场试炼,咱们进来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这话听着躲在大树背后的达芙妮暗暗点头。她能顺畅的带着阿斯托利亚躲到这里来,也是在试炼的时候知道这儿有一个天然藏身洞穴的缘故。
  “唉……也不知道麦格教授他们怎么样了。”科林的语气重新变得落寞,“我们是逃到禁林里来了,他们还要和那群食死徒战斗呢。”
  “邪不胜正!胜利绝对是属于我们的!等哈利解决霍格莫德的食死徒,很快就会赶过来了,我们要相信他!”
  “西莫,没想到你对哈利竟然这么信任。”科林惊叹的说,“以前我可是听说你一点都待见他来着。”
  “我只是被那些报纸给诱导了,”西莫·斐尼甘耳根微红,他的全身都逐渐曝露在达芙妮的面前。
  达芙妮心念电转,以最快的速度解除啸叫咒,刻意捏着颤抖的嗓音说,“谁——是谁在那儿!”
  西莫·斐尼甘和科林·克里维两人脸色大变,迅速将魔杖对准树影背后——
  “你又是谁?把你的学院和名字报上来!”西莫按住了想要发射咒语的科林,冷着声音说。他还注意着自己的音量,免得把一些他们对付不了的大型野生动物引过来。
  “达芙妮,我叫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那个女声抽噎着说,“我和我们学院的同学走散了。”
  西莫和科林交换了个眼神,“你出来吧,如果你真的是我们的同学,我们不会伤害你。”他说,“相信你也知道现在的霍格沃茨有食死徒混进来了,他们服用了复方汤剂,我们必须以防万一。”也许是达芙妮的声音太过细柔害怕,西莫自觉放软了声音。他正是少年慕少艾的年纪,达芙妮·格林格拉斯也确实是闻名全校的漂亮美人儿。他要是对她没有点别的想法,才叫人奇怪呢。
  “你们呢……你们又是谁?”达芙妮半点都没有出去的迹象,打着颤音的声音里带着斯莱特林特有的谨慎,“你们还没有说出你们的身份。”
  “我叫西莫·斐尼甘,旁边的是科林,科林·克里维。格兰芬多学院的。相信你应该对我们有点印象。”西莫耐心的说。这时候他倒是相信树背后的那个人真的是达芙妮了。
  “那你们能告诉我上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麦格教授教了我们什么吗?”达芙妮还在问,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不少,“我必须确定你们真的是我的同学,对不起。”她的声音紧张的彷佛随时都有可能昏厥过去。
  “女孩子细心点是好事。”西莫一本正经的说——在科林的挤眉弄眼中。“上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麦格教授给我们讲解了一些相关阿尼玛格斯的要点,她希望我们能够学会这个。这在战争时期是很重要的一项技能,虽然它该死的难,需要不懈的练习和老师跟家长的从旁指导。”
  两位先生明显的听到树背后有人松口气的声音。紧接着,一道不算小的魔力波动传来——西莫和科林立刻板起了脸,将刚刚才放下不久的魔杖重新抬起——
  “请不要紧张,”达芙妮的声音柔弱的响起,“我只是想把我的妹妹从树洞里带出来——”随着她的声音,一个漂亮的金发小姑娘闭着眼睛从大树的凹洞里飘了出来落入一双白皙光滑的手臂里,“抱歉,因为妹妹在身边的关系,我必须小心谨慎。所以才……”脸上还有着一道血痂的漂亮少女抱着自己的妹妹从树影中走出来,大大的蓝色眼睛里还隐隐有泪雾涌动。
  ……
  德拉科被达芙妮传来的求助信息吓了一跳。赶往霍格莫德的心情也变得更加迫切。
  还有谁比他更清楚霍格沃茨的那些人对哈利的重要性呢?就是他自己也在紧张着布雷司他们的安危。斯莱特林因为自身性格的关系,对来之不易的友情可是非常看重。德拉科一点都不希望听到自己好友的坏消息。
  德拉科按着旧路重新回到了尖叫棚屋里。这儿已经空无一人,唯独地面上留下的一点血迹证明曾经有过不少伤员的存在。用力攥了攥手里的绿色圆球,德拉科心一横,跑出了尖叫棚屋,迅速往猫头鹰邮局跑去。
  刚经过中央大道,德拉科就被比尔喊住了。
  “哈利不在猫头鹰邮局,你去帕笛芙夫人的餐厅找他吧。”英俊的韦斯莱家长子笑容可掬的说。“他的心情可不怎么好,你要小心点啊。”
  德拉科眉心一跳,很是认真的研究了下比尔的表情——却意外的没有在他脸上找到半点幸灾乐祸的痕迹。不由一愣。这样善意的格兰芬多+韦斯莱……怎么看都怎么诡异。不过面对比尔·韦斯莱的示好,他也没有拒绝的必要,毕竟哈利很乐意见到他们‘和睦相处’不是吗?
  得到韦斯莱家长子善意通知的铂金少主调转方向往帕迪芙餐厅奔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位长子先生开了个诡异的‘好’头。德拉科开始注意到不少在霍格莫德休整善后的凤凰社成员对他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脸。有的人甚至会生硬的和他交谈两句。
  基于贵族礼仪,德拉科没有将内心的错愕摆在脸上,但心中却有无数头神兽在狂奔。这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利他们不是赢了吗?还是说他们被自己的胜利刺激的冲昏了头脑,所以变得不正常了?
  因为一路上凤凰社成员的诡异表现,德拉科对哈利的担心倒是减少了几分。这群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掩饰自己的真实性情,既然他们还有心情在他面前表现的这样‘奇怪’,那就证明哈利的伤势应该不重。德拉科可是很清楚在这群家伙的眼中哈利的分量有多重。
  走进帕迪芙夫人的茶馆,德拉科一眼就看到他牵肠挂肚的伴侣正皱着眉和人商量着什么。他看上去气色不坏,至少不像那只红发母鼬鼠哭出来的那么夸张……大脑灵光一闪,德拉科恍然大悟——
  看这情形,他的哈利根本就没事,刚才之所以会那样做,只怕是为了骗他回来吧。
  许是心有灵犀,德拉科的脚刚跨进茶馆的大门,哈利就抬起了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德拉科摸摸鼻子,讨好的将手里的绿色小球举起来晃了两下。
  随着他的动作,围坐在他身边的凤凰社成员都变得眉开眼笑起来。他们纷纷用惊叹不可思议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德拉科手里的绿色小球,恨不得将它夺过来细细检查一番。
  哈利轻哼一声,伸手点了□边的座位。德拉科立马坐了下来。顺便将众人虎视眈眈的绿色小球递给了哈利。哈利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看都没看手中的魔力元核一眼,直接递给了身边的金妮。
  金妮会意的双手捧过来,满脸郑重的速速放大了她随身携带的首饰盒,小心的放了进去。
  知道哈利这是要给金妮保管的韦斯莱夫妇与有荣焉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出去的吧。”哈利说,“霍格沃茨里面也混进了食死徒,我们必须立刻赶过去援救。”
  德拉科小心瞄了哈利一眼,见他脸上的愠怒已经减轻不少,顿时大松口气,急忙说道,“我在尖叫棚屋那里设了个专门的通道,只要滑进去就出了霍格莫德的范围。”
  哈利瞥他一眼,起身,“看来你确实在小天狼星那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德拉科喉结动了动,脸上的表情又重新变得不安。这话可真够阴阳怪气的。
  在德拉科的指路下,哈利等人一个接一个出了霍格莫德直奔霍格沃茨。
  ……
  这个时候的霍格沃茨已经乱成一团。邓布利多校长离奇失踪,麦格教授带着大家在和食死徒们抵死相抗。小天狼星和斯内普帮了大忙,如果没有他们的魔法阵和魔药帮助,麦格教授他们根本就坚持不到哈利等人赶来——可就算如此,也有一小部分的食死徒冲进了禁林。
  禁林深处——
  达芙妮带着妹妹阿斯托利亚在西莫和科林的拉扯下拼命的奔逃,在他们身后数百英尺的地方,陆续有好几头身形巨大獠牙毕露的狼人在步步紧逼。在他们跑过的脚下还零散落着一些或灰或白的野蘑菇。那是从西莫被扯烂的龙皮袋子里掉出来的。
  他们也算得上的是倒霉透顶了,居然在和大部队汇合的途中被狼人撞了个正着!还不止一头!
  “停、停下!”达芙妮突然用力拽紧了妹妹的手,满脸绝望的瞪视着前方:“前面……呼呼……前面好像是双角兽的地盘……”她的胸腔喘的跟破风箱似的,脸色更是因为绝路而惨白如纸。
  阿斯托利亚看上去不比她好过多少,这个时候也腿软脚软的坐在地面上,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披在两肩,脑袋不停的往身后看去。
  狼人因为大脑失常的缘故,只会依靠本能行事,因此他们才能够在幸运的耍弄它们一番后,获得短暂的休息时间。不过这段时间也不会多长,因为狼人的鼻子该死的灵敏,它们随时有可能嗅出他们的行踪,然后疯狂的追捕过来将她们撕成碎片!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