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还珠]强国 月色未尽

[还珠]强国 月色未尽

时间: 2012-11-06 06:08:07

全文:强国:在国际关系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国家,它具有巨大的政治影响,拥有巨大的资源和军事力量。
《管子》中写道:“强国为国,弱国为属。”
于是,本文就是一个特工不小心穿到还珠里去努力强国的故事。

1第一章 刘荣

晚间十点,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间,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当中,映照着其中的男男女女带上一丝**的色彩。人们醉生梦死,却有一些人,是游离于人群之外的。

Marunouchi酒店中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男人正遥望着窗外的景色,月辉洒落进来,为他披上了一层银纱,看起来格外的不真实。突然,电话的铃声响起,男人接了起来:“我马上就过来。”

“嗯,我听说国家安全局正在追踪你,你要小心一点。”对面的男人声音冷冷木木的,冷硬的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但男人知道对方是在关心他,只好微笑着说道,“放心吧,我把肉鸡的数量铺到全球范围去了,他们想要找到我还需要一定的时间,那个时候我们早就去下一个目的地了。”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刷卡的声音,男人警觉地望过去:“我这边有访客,我解决了就过去和你汇合。”

“等你。”

挂了电话,男人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正走进来的人,对方没有任何的恐惧,径自走了进来,将他的脸暴露在月辉之下。

男人惊愕道:“队长。”

“刘荣,很高兴能再看到你。”男人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是啊,队长,有两年没有见了吧,怎么这一次派你来任务?”

“你应该知道,如果只是任务的话,就不会只有我一个人。”队长从枪套中把枪拿出来放在一边,“我查到你的位置,那么国家安全局的人也快赶过来了,长话短说,刘荣,我希望你能够收手。”

“收手?”男人似笑非笑,眼里却是愤恨,“这些强盗从我们手中把东西偷走,还杀了我的伙伴,让他的老婆孩子失去依靠,国家却连个说法都不能给他们。我现在,只是把那些东西拿回去,顺便给伙伴报仇而已,你想要抓我就直接动手,别浪费时间。”

“我明白,他也是我的队员,你以为我不生气?”

“不,你不懂,我和他做了6年的伙伴,他是我家人一般的存在,你怎么可能懂?”刘荣直接按了手中的一个按钮,队长心生警惕,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正当他心生疑惑之际,脑袋传来一阵晕眩感,下一秒眼前一黑,便直接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好好睡一觉吧,队长,事情快要完结了。”刘荣把队长搬到床上,从桌子上拿起一串钥匙,大步离开房间。而窗外依然是那样的平静,东京国立博物馆正安静地站在一条街外,从这里,可以看到那一片黑色的轮廓。

刘荣拿着钥匙去了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将自己的车开出来,找到离东京博物馆最近,却不会太过引人注目的地点。

下车走到后面,那里是他的工作室,一个小小的车厢,放了六台电脑以及一系列设备,刘荣把所有的电脑打开,在上面操作了一阵,很轻易的进入了博物馆的系统里。

将可行的线路在电脑上模拟了好几遍,确认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刘荣才联络开头的那个人:“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

“好,对时间,十二点十七分。从现在开始,你有三分钟的时间赶到西侧的窗口。我会在二十分准时开启西边第七扇窗户,持续时间只有三秒,记得关窗。”

另一边的人按照他的指示走到西侧窗口,并且在二十分的时候钻进了第七扇窗户之中。

“直走,在第三个分叉口往右拐。”

“这个区域有红外线,你从半空过去,在古望远镜上面的墙体上有一个小按钮,看到了吗?按下它。”

这个按钮是通往博物馆密室的第一个开关,剩下还有两个,分别在历史展区和中国展区之中。一想到中国展区,刘荣就有些牙痒痒,这些强盗当年从中国抢走的东西,如今他们还好意思在博物馆里展示出来,完全就是在打中国所有人的耳光。

指示着男人找到三个按钮,中国展区的其中一块地板移了开来,露出一个楼梯的入口。谁又能想到一个博物馆的密室会建在展区的下面呢,就在人们每天来来回回的地下,却一直没有被发现过。

过了一会,对面传来男人的声音:“我找到了。”

想到这是最后一件东西,刘荣难免有些激动,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恍然有种快要解脱的感觉。两年前,他还是一个国家特工,他的伙伴亦然,他们接到命令运送一些国宝回国,那些东西遗失在海外一百多年,能够把它们找回来,所有人的很高兴。但是,他们在路上遭到了袭击,一群歹徒围攻他们,不仅把国宝抢走了,还杀掉了他的伙伴。

那群歹徒的手法及其利落,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国家拿不出任何的说法,只能给他的伙伴一个为国捐躯的荣誉。但再高的荣誉有什么用?再高的荣誉能挽回他的伙伴吗?能弥补他伙伴的妻儿失去依靠的痛彻心扉吗?如果是他们把东西带回来了也就算了,那些东西落在了别人的手上,他的伙伴死的太冤。

后来他查到,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歹徒,而是几个国家的特工,那些被他们抢走的东西像是战利品一样,被他们藏到那几个国家的博物馆里,也许再过几年,他们又能拿出来,说这是他们以正当方式买回来的。

于是他退出了国家安全局,联络上了一些佣兵,把这些东西一件件的偷了出来。如今,只有日本的这一件了……

那边把东西收好,又在刘荣的指引下退出,一切还是很顺利的,只是在最后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一声闷哼。

“怎么了?”

“窗台上有一根细针……我觉得行动有些迟钝……”

“针上有神经毒素!糟了,他们知道我们要来,快回来,我在你正北方。”刘荣就是觉得行动太过顺利,肯定是前几个丢失东西的国家联络了日本,跟他们一起设下全套来引他上钩……

焦急地等了几分钟,一个人影有些踉跄地跑了过来,刘荣赶紧跑过去把他扶住,才发现对方的眼睛已经失焦,显然是已经失去了视觉,却还是紧紧地抱着手中的盒子。

“针扎到的地方是哪里?让我看看。”

“没事,我们还是赶紧撤,我出来的时候听到警报声,他们肯定已经追上来了。”男人左手不经意地抽动了一下,刘荣一把抓住翻开,可以清晰地看到手心的一个小洞。他凑近闻了闻,是日本前几年合成的一种神经毒素,发作速度几乎可以堪比蛇毒,且只有专门的解毒剂才能够解除毒性。

刘荣倒是有办法帮他解毒,他自己本来就是专攻计算机、信息、毒方面的特工,身上随时携带着不下于十种毒素的解毒剂。这种通过针扎中来入侵人体的方法很容易成功,但毒素一定不多,只要他把伤口里的毒素吸出来,再给他服用他自己研制的神经毒素解毒剂就行了。

只是这样一来,也意味着他可能会死……

“东西给你,你还是快走吧……要是他们追上来,你就……又要千里逃亡了。”男人依然木木的,只是难得的带了一丝笑意。他还记得第一次认识刘荣,就是因为对方被一个黑帮头子追杀,就闯进了他正在杀人的酒店房间里。

当时的情况,还真是应了一句话,不打不相识啊。

“切,你还记得呢!”刘荣也笑了,然后低下头,开始吸出毒血,然后喂给对方解毒剂,“好了,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帮我把东西送回去,知道吗?”

“唔……你想做什么?”

刘荣才不管这个男人在喋喋咻咻什么,直接把他藏到垃圾堆当中,用垃圾盖住他的全身,然后走回车上。直到看到几辆一看就是加厚了的车出现在街道上,才踩下油门,车子一下子蹿了出去,后面几辆车紧跟而上。

一路上刘荣挑选了一些车辆比较少的道路,将各种特技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是他的眼睛渐渐模糊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开始迟缓起来,神经毒素正霸道地在他的体内流动着,想要破坏他的大脑和神经。

行动不再利落的后果就是他被团团围住了,十几辆车把他围得像个荷包蛋,这种感觉真是很不好。刘荣迷迷糊糊地想道,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这几年来一直在他噩梦里回响的声音,是那群人的领头人,一个美国人。

其他的人,在这两年里被他暗杀或是买人暗杀了,只有这个人,因为只听过他的声音没见过他的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其他信息,没想到居然在今天遇到了。

伙伴,你看,老天都想让我报仇。

刘荣勾起一个恍惚的笑容,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踩下油门,往听到方向的地方冲去。伴随着一声撞击声,他的头狠狠地砸到方向盘上,毒素在他的血液里以更加快的速度在流淌,侵蚀,破坏……

几天后,队长听到门铃的声音,他起身走出去开门,然后看到了脚下一堆的盒子。盒子上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我把东西拿回来了。

队长笑了,然后流下了一滴泪。

2第二章 永璐

华丽的宫殿中,众多宫女进进出出,有些端着清水的,再端出去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鲜红的血水。室内唯一的床上躺着一个柔美的女子,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身下的疼痛让她根本止不住痛苦的□声。

“娘娘,快用力,已经可以看到头了!”一个中年宫妇紧张地喊道。

女子调整了一下呼吸:“皇上……皇上来了吗?”

“皇上早来了,如今在外面等着娘娘您把小阿哥生下来呢!”

“皇上……”女子喃喃一声,眼前有些模糊,身体的疼痛在淡去,仿佛是回到了初见他的时候。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他确实至高无上的皇者,在抬头与他四目相接的那个瞬间,她就沦陷了。

抛弃了纯真,只为了能做他最心爱的女人。

皇上,有了小阿哥以后,可不可以只爱我一个人?

“啊!小阿哥出来了!您看,是小阿哥!”宫妇叫出声来,女子眼睛柔和地望着她手中的红猴子,用尽力气说道:“抱出去……给……皇上看看。”

“哎哟!娘娘您快安心歇着,奴婢这就去!”宫妇用热水给婴孩清理了一下,用锦缎包起来,这才往门外走去。刚一打开门,就听到一个冷漠威严的声音问道:“孩子怎么样了?”

皇上不是很宠爱令妃吗?怎么一开始问孩子的情况?宫妇只是心里疑惑了一下,脸上却是不显,恭敬地答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令妃娘娘给皇上生了个阿哥!”

“抱过来让朕看看。”

宫妇连忙走过去,在离皇帝一米远的地方跪下,好让坐着的皇帝看到她怀中的孩子。看得出来在母体内营养供给的很好,孩子小小的看起来却很健康,头上的头发稀稀疏疏地贴在头皮上,有点呆呆的可爱,只是这个时候五官皱成了一团,仿佛是被吵到了很不高兴。

“赐名,爱新觉罗永璐。”

看来皇上是真的很宠爱令妃娘娘啊,这小阿哥刚出生就赐名了。周围的宫人们心里想着,直直地跪在地上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十四阿哥千岁千岁千千岁!!”赐了名,相当于有排行了。

“告诉令妃好好休息,朕先走了。”

“恭送皇上。”

>>>>>>>>>>>>>>>>>>>>>>>>>>>>>>>>

刘荣是在一阵窒息感中醒来的,自己仿佛是在一个充满液体的器皿内,器皿内的液体在缓缓的流失,他也渐渐地随着液体的方向滑到了一个甬道处,只是这甬道太窄,他的脑袋卡在那里出不去,真真是急死一个人。

过了一会,甬道剧烈地蠕动了一下,一股力道把刘荣使劲地往外推着,为了不窒息而死,他也十分配合地顺着这股力道往外挤,最终落到一双大手上,被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

耳边有很多的声音在嘈杂,但接收到的声音都成为了乱码,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随后一个巴掌打过来,没有准备下的刘荣“哇——”的叫了出来,婴孩的声音顿时让他蒙了。

他是被帝国的特工抓住送到哪个实验室了?以前他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国家为了培养更多的军人就进行人工培植,使用脑垂体激素让克隆出来的婴儿在三年内成长为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只是这种激素有个弊病,就是会一直照着这种速度老化下去,所以一直有人在致力于研究克制激素或是直接让人返老还童的药物。

瞧他这情况,是成功了?

那些科学家个个都能化腐朽为神奇,哪天他发现自己成了外星生物都不会觉得奇怪。

耳边声音在不久后消息了,刘荣也觉得困了,便打了个哈欠睡觉去了。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七月十七日午时,皇十四子爱新觉罗永璐诞生,其母是受乾隆宠爱,一时风头无双敢与皇后叫板的令妃。

第二天醒过来之后,也许是睡了一觉让缺氧的脑袋恢复了一下,刘荣终于听清楚周围人说的话了,从话里的各种讯息,刘荣了解到自己现在是处在清朝(毕竟阿哥这个称呼还是很特殊的),而且还是排行十四的阿哥。

搞了半天是穿越了!刘荣眨了眨眼,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穿越要比成为小白鼠要好很多。

仔细回忆了一下清朝的十四阿哥,爱新觉罗多尔衮?爱新觉罗胤祯?爱新觉罗永璐?似乎清朝排行十四的只有这么三个,除了多尔衮,其他两个貌似都是悲剧吧?一个早殇,一个有个极品额娘,自己也跑去和万年腹黑雍正抢位子,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悲剧。

刘荣尽量把自己思维放远一点,不要去注意自己正在被奶妈把尿,然后给他擦屁屁穿上尿布……

真是有种风吹JJ凉的感觉!

排泄完后,刘荣被奶妈放到床上,用小被子裹好以免露风,另一个奶妈端来一盆温水给他擦脸和手,然后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

刘荣闭着眼睛任由对方把属于女性的某个部位塞进他的嘴里,心里却是在想着另一件事——清朝的阿哥都活的很不容易,死亡率在整个历史当中都是赫赫有名的,要是他想要平安的长大,就得以完成任务的谨慎心理来面对。

喝饱奶水之后,刘荣在奶妈的帮助下打了个奶嗝,又放回床上,准备睡他的午觉,这个时候,走进来一个女子,奶妈一看到她连忙跪下行礼:“令妃娘娘吉祥!”

“起来出去吧,本宫想看看小阿哥。”

奶妈出去了,女子缓缓走到床边,温柔的抚摸着刘荣的小脸,说道:“额娘的永璐,在这里住是不是不开心?来,喝下这个,永璐就可以回到额娘的怀抱了!”

说着,把从袖口里掏出来的瓶子打开,喂到刘荣的嘴边。

顾不得对永璐这个代表着早殇含义的名字表示震惊,刘荣看不清楚女子是什么表情,但听她说的内容就知道瓶子里不是好东西,连忙偏过头去。

“永璐不要怕,喝了它永璐就可以和额娘在一起了。”女子显然不会认为一个婴儿会抗拒,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掰开刘荣的嘴,把瓶子里的水倒了进去,还用手绢挡在嘴边,以免滑落到衣襟上留下痕迹。

纵然是极其不愿意,婴儿无法控制的身体还是让一部分水滑下了喉咙,刘荣暗道吾命休矣,拼命的大哭起来。

女子给他擦了擦嘴唇,温柔地亲了亲他的小脸:“乖,永璐不哭,等永璐回来,我们和你的皇阿玛,一家三口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我的天,这个女人好**!皇帝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和哪个妃子能称得上一家人?就因为这种想法,要让他喝下疑似是毒药的东西,因为清朝的阿哥在出生后都是交由奶妈照顾的,保姆8个,奶妈8个,其他的还有专门给他做衣服的,专门给他准备吃的,专门做这样做那样的共40个人,生活说有多滋润就有多滋润,要是他这个时候应了女子的想法回到她身边,岂不是白惹其他的妃子嫉恨吗?

爱新觉罗永璐的额娘,应该是鼎鼎大名的孝仪纯皇后魏佳氏,他从来不知道一个能追封成皇后的女人会是个疯子。

救命啊!!!

3第三章 不自觉卖萌

哭了好一会,见刘荣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令妃不得不叫外面的奶妈叫太医。

又想了想,对着身边的贴身宫女春梅吩咐了一声,春梅领命而去。

没一会,一把年纪的太医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还来不及请安,就被令妃喝住让他去看刘荣怎么样了。

等到乾隆来的时候,刘荣已经哭得满脸通红,在听到周围的人喊“皇上吉祥”后,对着他伸出了小手,泪眼汪汪地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

“皇上,看来是永璐想皇阿玛了,瞧您一来他就不哭了。”令妃在一旁说道,还撅起嘴装作不满道,“臣妾来的时候永璐可没什么反应。”

“哈哈,爱妃这是在吃朕的醋?”乾隆被刘荣的反应还有令妃的话哄得龙心大悦,走到刘荣的身边,看着小家伙通红通红的脸蛋,问道,“太医,永璐怎么了?”

“回皇上,十四阿哥有些发热。”

“什么?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照顾的?阿哥发热了都不知道?来人啊!给朕拖下去狠狠地打!”

“皇上,奶妈他们也不是有意的,现在要紧的是把永璐治好,我可怜的永璐,才这么小……”令妃眼圈红了,看的刘荣心里破口大骂——你要是真的心疼就别给他喝什么药啊!

乾隆一看令妃的样子,心马上软了:“滚吧!看在令妃给你们求情的份上,这次饶了你们的狗命!太医,给朕把十四治好!”

“谢皇上开恩!谢令妃娘娘开恩!”

一阵忙乱,太医给刘荣开了药,喝了下去也不见有什么效果,反而体温越来越高。太医吓得满头大汗也不敢去擦,一门心思的想要找出刘荣发热的原因,也是要忽视乾隆越来越冷的视线。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刘荣已经烧的神志不清了,对着乾隆咿咿呀呀:把我带走吧!难怪历史上的永璐命这么短,有这种老妈,还不如不生下来呢!

他对古代的毒药不太了解,所学的都是化学合成的各种毒素,不过看令妃并不是很担忧的样子来看,应该不是什么致命的毒。呸呸呸——再怎么不致命也不该用在一个刚出生的小孩身上。

眼看着日头从东方移到正中央,又从正中央移到西方,太医终于放弃了,面如死灰地跪在地上:“臣、臣请罪……臣查不出十四阿哥发热的原因……求、求皇上治罪!”

“咔擦——”乾隆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可以清晰地听到木头裂开的声音,差点把太医给吓得灵魂出窍,只能不停地磕头,“臣有罪!求皇上治罪!”

“拖出去!”

两个侍卫走进来,把太医拖了出去,乾隆这才对身边的大太监说:“吴书来。”

“奴才在!”

“去把宋太医叫来。”

吴书来眼里闪过惊讶,只是在乾隆身边待久了,也知道这个主儿不像他的表面一样随和,忙收敛了所有情绪退了出去。而站在一旁的令妃有些慌张,她的方子是民间来的偏方,但宋太医可是天下名医,万一他知道了永璐发热的原因……

没有去注意令妃的表情,乾隆坐到床边,看着刘荣迷迷糊糊的样子,有奶妈坐在一旁给他用温水擦拭身体,身体红通通的,连下面的小家伙也是红红的,怎么看怎么可爱,于是伸出一只手挠了挠刘荣的手心。刘荣不自觉地抓住作乱的手指,小手像是没有力道似的贴在他的手指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攀上心头。

半个时辰后,宋太医终于来了,他给刘荣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身体,又轻轻地搬开他的小嘴闻了一下,沉吟了片刻道:“十四阿哥是中毒。”

“什么?!”乾隆惊怒道。

“这种毒对人体没有太大的伤害,只是致人发热一段时间,但是十四阿哥才出生不久,恐怕对身体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不!怎么会这样?!”乾隆还没来得及说话,令妃一下子扑到床边,“永璐,是额娘对不起你,额娘没有照顾好你!”

“令妃!”乾隆不悦道,往日里令妃一直是善解人意的,现在永璐还没有怎么样呢,她就哭成这样!不知道其中详情的乾隆自然不知道这是令妃在后悔,永璐是她盼了好久的儿子,要是知道那种药对小孩子有影响,她是怎么也不会让永璐喝的!

“影响先放到一边,现在先让永璐的体温降下来。”

“回皇上,这种毒和任何治疗发热的药物都是有冲突的,只能等毒效自己过去,只是这样一来,可能对十四阿哥的头部有一些影响。”

令妃哭的更大声了,乾隆心烦气躁也不想去理会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吴书来,把那些保姆奶妈关进大牢,查出毒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下毒之人……朕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喳!”吴书来领命退下,他已经可以想见,后宫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令妃哭了一阵,转身对着乾隆跪下:“皇上,求皇上让永璐留在臣妾身边,看着永璐这个样子,臣妾心里好痛呀!”

清制,无论嫡庶,生下来如果是男孩,一坠地,即由保姆把持交由奶妈之手。不过,如今有一个永璂从小待在皇后身边的先例在前,把永璐送回令妃之手也不无不妥,何况令妃温柔体贴,相信她会是一个好额娘的。

“既然令妃请求,那朕就……”

没等乾隆把话说完,刘荣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作为特工,他最强大的是意志力,哪怕已经烧得有些不清醒了,他也一直坚持着没有昏过去,如今听到乾隆要把他送到令妃这个**老妈的身边更是直接用哭声来反对——其实他是想跳起八丈高把令妃的罪行揭露出来的,但是他是婴儿啊!真是各种苦逼……

“永璐很难受吗?不哭不哭,有额娘在身边。”令妃伸手要去抱他。

“哇……哇……”刘荣哭的更凶了,小手伸向乾隆的方向,虽然听说清朝的皇帝一个比一个渣,但是为了活命,他不得不抱紧乾隆的大腿,反正他是打死也不愿意跟令妃的!

乾隆走过来握住刘荣的小手,掌心中柔若无骨的感觉让他心情平复了许多:“永璐先跟着朕回养心殿,把身体养好后再议。”

“皇上……”令妃惊愕道。

“爱妃有话要说?”乾隆眯了眯眼,明明是带笑的弧度无端让令妃心中产生了一股寒意,她知道这才是乾隆,作为一个皇帝,即使乾隆再怎么笑呵呵的也不可能是个良善人士,只得乖乖地谢恩:“谢皇上恩典,求皇上一定要治好永璐!”

就这样,刘荣被移到了养心殿的偏殿,又烧了一个时辰体温就渐渐地退了下去,刚出生没几天就发热发了三个时辰,哪怕是神仙转世也受不了了,刘荣白眼一翻,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危险,还不如做小白鼠呢!然后睡了过去。

而在养心殿正殿里,乾隆正在处理奏折,宋太医经过通传走了进来:“皇上吉祥!十四阿哥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

“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回皇上,有什么影响还暂且不知道,臣已经为十四阿哥开了方子,如今只有先给十四阿哥补一补身体。”

“退下吧。”

乾隆坐在御案后,似乎是不经意间问道:“吴书来,你说,毒有可能是令妃下的吗?”

吴书来吓得马上跪了下来:“这、这……奴才不知。”

“行了,朕只是在想,一个孩子的眼睛……”里面怎么会有害怕和期望这种情绪。

4第四章 入住慈宁宫

在养心殿的日子终于让刘荣找到了一点安全感,乾隆是个大忙人,忙着上朝,忙着播种,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理会他个小奶娃,平日里都是宫人在照顾他。但刘荣知道,他的危机还没有过去,等他的身体养一阵之后,还是要搬去阿哥所或是延禧宫。

为了能够不回去,刘荣可是打起精神拼命克服睡神的**等着乾隆来,好方便他进行抱大腿计划,哪知道乾隆愣是不来,让刘荣挫败得不行。第二天,刘荣发现他有更好的人选。

这个人自然是乾隆的生母——钮钴禄氏皇太后,老太太人老了,心也要软一些,跟她混要比跟乾隆混安全得多。于是在太后听说十四阿哥中毒来养心殿看看她孙子时,刘荣对着她露出了BABY无齿的笑容。

中了一次毒,又才出生没多久的刘荣脸色有些苍白,连皮肤也不那么红通通的,受了那么大的苦还能笑的那么乖巧,真是太乖了!老太太总是疼小孙子的,虽然这个孙子的额娘让太后不喜,正因为这样,才需要做好隔离措施,免得小家伙像了他额娘,这就糟蹋了!

等乾隆听说太后在偏殿专门赶过来,看到的就是太后抱着刘荣笑呵呵的样子,每次只要太后一说话,刘荣很给力的送上一个可爱的笑容,还咿咿呀呀的跟着附合,直看得她心肝都要融化掉了。

“皇帝啊,来的正好,你是打算把永璐就放在这里了?”说着,太后把刘荣放回床上,还摸着他的小脸道,“乖永璐,皇玛嬷和你的皇阿玛说说话。”刘荣对准太后的手指亲了一下,然后附送上超级无敌可爱的笑容。

累死他了,这演戏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特别是他一个社会五好青年居然跑这儿来卖萌,刘荣表面上玩着手指不亦乐乎,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泪流了。

“皇额娘要是喜欢,永璐以后就跟着您吧。”乾隆看出太后对刘荣的喜爱之意,人老了可不就是希望有人能够陪在身边,而且他对这个儿子也感到十分好奇,放到阿哥所或是令妃那儿他都不放心,放在养心殿未免招人嫉恨,还不如送到太后那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