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faith 暗夜行路[上]

faith 暗夜行路[上]

时间: 2016-09-09 04:09:03
第一章

一进家门,于耐就知道,情形不对,他首先看到的是于佐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作为背景的是于争微微翘起嘴角带着微笑的冷静面孔,明明一副事不关己悠然看着电视屏幕的样子,偏偏可以感觉到他在强烈地置身目前的情景中。

习惯地摆出一副懒散的样子,眼神飘忽地问:"叫我回来干吗?"
话音还没落,‘啪'的一声已经传入耳膜,同时脸上一阵火辣辣,脑袋几乎撞到墙上,嗡的一声。
于佐愤怒的声音伴随着喊出:"你这个不知道廉耻的畜生!"
于耐站稳了身体,脑子里虽然还有点混沌,却已经可以盯紧了于佐,抹了一下嘴角,那里很疼,看着于佐冒着火光的眼,又往后看到了于争不经意露出的冷笑,忽然就撒了气一般地动了下嘴角,无所谓似地说:"手疼不疼啊?你的老关节可得注意保护啊。"
听了着话,于佐更生气了,于耐很满意他开始哆嗦起来的身体。
"你要不要脸?你不要我还要呢!光着身子的照片贴在洗浴中心,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你的照片么?"于耐问。
"什么?!"于佐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
"又不是你的照片,你这么激动干吗?"于耐往屋子里走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三室一厅,两间卧室,一间于佐的,一间于争的,还有一间,是于争的书房。于耐瞅了于争一眼,又拐进厨房里,里面的台面上还摆着吃剩的菜,一盘菜上摆着吃剩的半个馒头,于耐过去抓起来就吃,拿了双筷子,夹了剩菜往嘴里塞。
于佐冲到厨房门口,吼了一声:"你就打算这么不要脸啦?!"
于耐又夹了两筷子菜,头也没回地说:"现在猪肉这么贵了,你们还顿顿都吃哪?不过菜比以前炒的好吃了哟。"
于佐已经在爆发的极点,这个时候终于怒吼一声:"给我滚!"
和他成强烈对比的是于耐毫不在意的脸,他快速地把馒头消灭了,然后又夹了两口菜,踱着方步向门外走去,快关门的时候,回头说:
"以后您要是就为了打我一巴掌,就别费事叫我了哈。"
于佐冲过去猛地把门关上了"你再也甭回来!我没你这个儿子!"
于耐在门外对着关严的门说:"这话你说过了。"

于佐在屋内气还无法散去,对着于争说:"你说说他,怎么这个德行,癞皮狗似的,现在还不知廉耻,拍那种照片,贴在洗浴中心门头,是个认识的人就知道是他,邻居看我的眼神都不对,随时笑话我呢!"
于争看了一眼电视,微微探了探身:"爸,你别那么大火气。为了他,不值。"
"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于佐颓然坐在沙发上。

于耐靠在一辆切诺基上发短信"你在家么?我找你去。"
很快有了回复"没有。"
于耐直了身体,把手机键盘锁了,揣进衣袋,又想起了什么,又把手机拿出来,发出一个短信:"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很想你。"
回复不久过来"我晚点去找你。"
于耐高兴了起来,大步走出了于佐住着的小区。走在路上,琢磨了一阵,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久就到了繁华地带,霓虹灯闪烁,餐馆里人头攒动,车水马龙。于耐快步朝前走,鼻子里充斥着经过的饭馆里飘出的饭香,但是眼前出现的,是那几盘剩菜。
很快,他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望着马路对面。那里赫然几个大字[龙腾洗浴中心],在它的门头上,赫然有个裸露着上身泡在浴缸里的男孩图片,一脸陶醉,一池玫瑰。
盯了那张图片很久,于耐突然乐了。

他穿过马路,走进那间洗浴中心,前台小姐热情地招呼他‘先生是一位么?'
于耐走过去"你们老板在不在?"
"老板?"小姐上下打量他,然后问"找老板有什么事?"
"谈生意啊。"于耐说。
小姐疑惑地看着他。
正好有个中年男人经过,小姐找到了帮手,叫"峰哥,他要找老板。"
刘梓峰看了一眼于耐,很友好地问:"找老板有事么?"
"你是老板么?"
"是主管。"
"管事么?"
"看什么事吧。"
"你们侵权了。"于耐说。
刘梓峰楞了一下"噢?侵权?侵了什么权?"又打量他"你看上去挺眼熟啊。"
"眼熟就对了。"于耐说"你们把我泡澡的照片摆大街上去了,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
刘梓峰瞅了几眼于耐,此时他的右脸有点肿,于耐说:"被老爹给揍了,就因为你们那个门头,我精神和身体双重损失,你们看怎么办吧?你要是不管事,就叫管事的出来!"
"你想怎么办吧?"
"简单啊,有钱好办事。"于耐说。
刘梓峰话还没出口,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你要多少?"
刘梓峰回头看到来人,自然的往旁边让了一下,来人和他并排,面对着于耐。于耐看着他,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那人身上有股不可忽视的气场。于耐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打量于耐。于耐问:"你能做主啊?"
"多少?"那个人问。
于耐想了想"5000吧"
那人讪笑了一下"你值这个数?"
于耐也不生气,懒洋洋地说:"我没说不能侃价。"

于耐走回学校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手机一直没有动静,他拿出来打了个号码。
里面有人说:"我还没有忙完。"
于耐对着话筒说:"我已经回学校了。"
"恩。"
"刘畅。"于耐说。
"啊?"
"你以后想泡澡咱俩有地方去了。我今天赚了一张消费卡。"
"你给他们拍门头换的?"
"不是......"想了想,于耐说"也算是吧。"
"你真本事了,拍个光溜溜的照片挂到洗浴中心,就换张消费卡。"
"能免费洗50次,修脚免费,按摩半价。"于耐咧着嘴。
"我要忙了先挂了。"
"刘畅我想你了。"
"嗯。知道了。"
"刘畅......"
"挂了啊。"

对着变黑了的显示屏。于耐放下了手机。自言自语地说"那里是龙威的地盘你不知道?我有胆子进去已经不错了,赚了张消费卡已经烧香了......"忽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
"耗子。我有张龙腾洗浴的消费卡,你帮我问问有没有人买。嗯,便宜,1000块就卖......"


龙易走出洗浴中心,回头看了一眼门头上大幅的泡澡男孩的照片,扭头跟刘梓峰说"照片哪来的?"
"咳,谁知道,估计装修的时候拿来就用了。不过,你还别说,真的有好这口的问你们店里有没有照片上那个人的,还寻价呢。"
"哈......"龙易笑"那卡给的不冤。"

 

第二章

 

崔龙威坐在大班椅上,对面坐着张豪和谢成。三个人谈笑风生着,门就被推开了。崔龙易探了个头,看着他们仨,笑:"在忙啊?"
崔龙威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对着他没好气地说:"谁会比你忙?"
张豪扭头看着龙易,笑:"小龙哥,你真厉害,海淀老四的儿子你也惹。"
龙易无奈地说:"真的豪哥,他先惹我的。"
"你好好上个大学毕个业就这么难?"崔龙威严肃发问
"不难不难......"龙易满脸堆笑"不过这次学校火了,我也没办法,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你给我说真的?再一次机会你怎么样?"
"不会吧?"龙易难以置信,"你是说我还有机会啊?"
张豪和谢成笑。
谢成说:"不好意思,你真的还有机会。"
"操!"龙易有些恼怒。
"你给我听着!"崔龙威正色说"如果这次你还给我惹事,别怪我把你直接送出国去。你别打着跟我这儿混的主意,咱们家,有一个我混黑也就够了,你给我老实点!在学校给我装孙子也得给我装到毕业。谁也甭惹,谁也甭招,听见没有?否则,我让你下半辈子没有好日子过!"
崔龙易很郁闷,经过一次次地尝试,他终于知道,他只有大学毕业这条路可走了。
"听见没有!"崔龙威再次提醒他。
"知道了。"

崔龙易蔫头耷脑地走了出去,手里拿着新学校的地址。那学校他知道,相当有名的烂校。不过,不是烂学校怎么会收他?
从分校转专业,靠,天知道那学校的分校在哪个山旮旯里!
好在,他只需要混一年。

三个人看着龙易关门出去了,不由得相视而笑。谢成说:"小龙那个脾气,也就你能降得住他。"
龙威眯了下眼睛:"我能降住他,也希望能保住他。咱们的事,绝对不能让他插手!"
"放心吧。"两个人颔首。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崔龙易进了明辉大学××分校,继续他的大四学业。原来他是读经济的,这次读企管。
这个烂校在郊区,到市中心公共汽车要20多站地,崔龙威让他住校,这使得崔龙易更加郁闷。
刚到的那天下午,就看见离学校不远的车站那儿有人打架,崔龙易看了看热闹,三个打一个,原因好像是看他不大顺眼。
进来不到2天,就听说学校里有两大帮派,朝阳帮和向晖帮,说起来龙易好像听说过向晖这个名字,貌似和谢成有点什么关系。
崔龙易这次下决心装孙子了,熬到毕业再说。他是有点怕崔龙威,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有可能怕的人,但是不单是因为怕他,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让崔龙威不顺心,虽然有时他确实管不住自己。

没事在校园里溜达,远远看见两个人,正走近,一个人兴奋得手舞足蹈。龙易一下就觉得他很眼熟,依稀在哪儿见过,又想不起来。

"耗子,还是你厉害,真能帮我把卡卖了。"
"那是,600块闹着玩呢。"
"谢了谢了。"
"请我吃饭啊!"
"成,没问题!"
"别拿学校食堂打发我啊!"
"成,没问题。"
叫耗子的掏出600块递给他,他往耗子手里放了一张卡。龙易认得那张卡,是大哥龙腾洗浴中心的消费卡。他突然想起那小子是谁了。
那小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一边捻了一下那六张红票子,一边接电话,耗子跟他打了个招呼先走了,临走的时候,龙易看见他脸上露出一摸得意的笑。
"刘姐!有事啊?"那小子对着电话眉开眼笑"什么?有照片要拍?成啊,我随叫随到啊。这次拍什么?就几张宣传画?那更没问题了。300?能不能多点啊......我知道我没名气就是要我一张脸......成.....300就300吧。对了刘姐,我上次给杂志拍那个洗澡照片,怎么流落到洗浴中心去了?什么?您也不知道?那我找谁说理去啊?我知道版权在您那儿,可是当初不是说只有杂志用么......怎么的也得给点补偿吧......我爸把我打了个半残.....啥?多给100?这个还不够我医药费那......啥?好吧,您以后多给我找点拍摄机会吧,好咧刘姐,谢谢您啊......白白......白~~"
挂了手机,那小子笑了起来"哈,又多弄100。"
龙易特意走到他面前,他本来正低着头发短信,感觉前面有人挡着,一抬头,看见了龙易。楞了一下,大概想起了他是谁,又楞了一下。
龙易微笑"原来你就值600块啊?"
于耐说:"没辙啊,还没成名。"
龙易比较不喜欢他懒洋洋的样子,瞥了他一眼,绕过他走了。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有人说:"于耐你有钱了哈,该请哥们儿吃饭了吧?抢!拿来吧你!"
"东晨哥,你给我留点儿啊,别全拿走!"
龙易回头看,于耐正在试图从一个大个子那里抢钱,周围还有两三个人在看热闹,不时捅于耐两下。
于耐拼了命似的跟那个叫东晨的抢那600块钱。
东晨耍他似的胳膊挥来挥去。
"东晨哥,这钱我有用的。"
"废话,钱肯定有用啊。是不是哥们们,够咱们吃顿好的了。"
"就是就是......"
东晨冲着旁边的人乐,于耐突然蹿起来,正好抓住了钱,抻过来就跑,东晨楞了个神,随即气极败坏地追了过去,嘴里还喊"于耐你给我找死!"
几个人也跟了过去。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龙易想,这个学校暴力频率还挺高,不错,天天有热闹看。
慢慢踱过去,就听见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伴随这几个人的骂声,然后听到于耐一句话:
"你们打完了怎么也得留点给我......"
龙易听着差点笑出来,这小子还真爱讨价还价。

没一会儿,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东晨还说"这个德行还敢抢钱。"
"朝阳哥不是说了么,他除了钱啥都不要。"
"找抽就是!背叛朝阳哥,以后见他一次收拾他一次!咱们今儿可以开荤了,幸亏耗子报信儿呢。"

龙易从他们身边走过,东晨瞟了龙易一眼,龙易若无其事地瞅了他一下,然后向前走去。
心道:像耗子这种人,还真是哪里都是,明显已经少给了那个于耐前,反过头还把那小子卖了。
东晨跟旁边人说:"这人好像没见过。"
旁边人回头看了看龙易的背影"外校的吧。"

龙易走过拐角,看见于耐正扶着腰慢慢往前走,他那本来就好几个洞的牛仔裤又是土又好像被磨破了。胳膊上也破了皮。
想起东晨说的话,他背叛朝阳帮老大?难道又是因为钱?
他走得不快,一瘸一拐的,龙易跟了两步,准备走别的方向,然后似乎看他拿出手机,自言自语说:"幸亏手机还没坏。妈的一帮王八蛋,想要钱自己拍A片去。"
他好像拨了什么号码,然后把手机放到耳朵上,对着里面说
"刘畅,我想你了。"

 

第三章


于耐坐在一座大厦门口的花坛边的大理石台子上,搬上一条腿,看着膝盖处牛仔裤的破口,毛毛边,露出磨破的膝盖,吹了口气在上边,似乎感觉到有人,一歪头,棒球帽的帽檐正好擦了一下伤处。
"我操!"于耐倒吸一口凉气。看见一个女的正在旁边看着他。
于耐看见她的脸,笑:"原来是狐狸姐啊。"
李蝴瞥他一眼:"又挂彩啦?"
"怎么样,粗犷吧?"于耐站起来"刘畅呢?还在忙?"
李蝴说:"他今天没来,你咋倒来了?"
于耐楞了一下,然后说"我路过,还想让他请我吃饭呢。"
李蝴看他,心里动了一下,然后说"我请你吧。"
"真滴假滴啊?"于耐做欣喜状。
"当然是真的!"说罢拉了下于耐的胳膊"走阿。"
于耐跟着她走,嬉皮笑脸地说"你请我吃啥,嗯?不怕我吃穷你?我饿了小半年儿了,你这样出来TIMING可不对啊,TIMING,是这么说得吧?"
李蝴走在前面,忽然说:"没见着刘畅失望了吧?"
于耐跟着说"你虽然偶尔善解人意,也别用来揭人伤疤行不行啊?"
"都伤疤这么严重了?多久没见他了?"
"也没多久啊。"
"嘴硬!"
"他烦我了估计。我这人本来就不招人待见。"
"谁让你非当GAY!"
"不是赶时髦么。"
李蝴转过身瞅他,于耐对着她瞪眼睛,李蝴说:"挺可爱的呀,搭理刘畅干吗。"
"狐狸姐,我想吃咖喱鸡。"
"你怎么又吃那个!"李蝴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然后伸手打车,于耐跟着李蝴坐进出租车里,车子往李蝴说的地方开。
李蝴歪头看了看于耐"你是喜欢刘畅还是跟他玩啊?"
"当然是玩了!"于耐把帽檐转歪了,瞅着李蝴又说"当然是玩了。"
李蝴歪过头不看他,看着车窗外面,似是自言自语"你这个阿Q。"

从小和于耐,刘畅一起长大,直到房子拆迁才各奔东西,反而工作后又巧合得和刘畅一个公司。小时候,刘畅对于耐是很照顾的,于耐也喜欢和他一起玩,加上李蝴本来就像个男孩,三个人在一起还挺高兴。后来,于耐家发生了不少事,这反而让他和刘畅更亲近了,确切地说,是于耐比较粘着刘畅。于耐上了那个烂学校以后,刘畅到一个还不错的公司工作,又碰到了李蝴,李蝴再见于耐的时候,感觉他变了好多,吊儿郎当,懒懒散散的样子,和小时候的感觉相去甚远,那时她就感觉他和刘畅不是一路人,刘畅讲排场,讲面子,于耐不管不顾,从来不掩饰自己对钱的喜好。李蝴知道他们俩有暧昧的关系,但是,刘畅不止一次地提到,于耐活得很没情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情弱势,李蝴反而觉得于耐很好,至少她觉得他很真诚。

于耐没吃完他的咖喱鸡饭就跑了,他说他上班的时间到了。李蝴知道他给杂志拍照片,因为于耐有一张很清秀可人的脸,眼睛里常常发出一种掺和着野性,倔强和清纯的矛盾光芒,让这个人一会儿看起来很帅气可爱,一会儿又像个小痞子。
李蝴曾经跟他说如果他缺钱自己和刘畅都可以借给他。
于耐却拒绝了。
李蝴知道他在跟什么人叫劲,跟生活叫劲。

第二天李蝴跟刘畅说,昨天于耐来找他了。刘畅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李蝴说:"你喜欢于耐么?"
刘畅说没你的事儿,别乱说啊。我们俩都是男的。
李蝴切了一声,你跟我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啊?你们俩穿开裆裤我都见过。
"你觉得我跟他合适么?"刘畅问。
听了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李蝴挺生气,黑下脸硬邦邦地说"不合适!"
刘畅似乎倒满喜欢这个回答。
"他也不一定是喜欢你。"李蝴说。
刘畅楞了一下,抬头看李蝴。
"他只是对你很依赖。因为除了你,没人对他好过。"
说罢,李蝴走开了。刘畅楞了一阵,才慢慢走回座位。
∷∷∷z∷∷y∷∷z∷∷z∷∷∷
晚上,于耐竟然接到了刘畅的电话,问他,在学校还是在市区。
于耐说:"我在东四这儿呢。"
"干吗呢?"
"打工啊。"
"怎么又换工作啦?"
"多兼顾几样么。"刘畅没看见于耐的样子,他那时正用脑袋和脖子夹着手机,手里面还忙活着,正给一个人的头发上抹染发剂"对阿......我现在也是技术工种。什么?你一会儿过来?成啊。正好有东西给你看。到了打电话吧。白白......"
说完,冲着旁边另一个发廊小工使眼色,让他帮着把手机拿走了。
嘴里哼起歌来。
然后看着镜子里正端详着自己的客人说:"姐姐,这颜色绝对适合你。"
那客人莞尔一笑,于耐手里还在忙活着,"姐姐,你这么漂亮的头发要好好护理啊,我们这儿有进口的洗发水和洗发膏,专门针对染烫过的头发,你要不要试试啊?"
.......

刘畅刚到发廊门口,就看到一个物体在里面对着他笑,楞了半天神儿,才发现,那是做了新发型的于耐,他此刻看上去像个日本发型书里的模特儿,全身上下还有他感觉的,就是那条破了几个口子的牛仔裤。

靠近于耐,他身上还有股染发剂的味儿。
于耐看着他,打量了一阵,刘畅说:"你看来看去的干吗?"
"刘畅我想你了。"
"你就会说这个。"
"因为这是真的。"
刘畅没说话,于耐说"你是不信啊?还是不想信啊?"
刘畅还是没说话,他在想李蝴说的那个依靠。
于耐问:"你交了新男友了?"
刘畅挑眼睛看他。
"还是交了新女友?"
刘畅问:"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会怎么样?"
于耐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却笑着说"我说我会去死,你信么?"
"没跟你开玩笑。"
"我跟你开玩笑呢。"于耐说"你死了我还活得好好的呢,我还好多事儿没干呢。今天是特地来跟我说这个的吧?我老给你打电话,你烦了吧?我上了个破学校,在外面拍照片,贴小广告,卖假烟,上洗浴中心的门头,当发廊小工,你腻味了吧?你再也不会像小时候似的跟我说,于耐你要石头那个遥控汽车么?我给你抢过来!了吧?"
刘畅没有接他的话。
于耐却似乎无所谓地说:"我不在乎。"
刘畅说:"大家都长大了,可能路不一样。"
"是吗?"于耐把手插进口袋里"什么路不一样?"
"咱俩走得可能是两条射线。"
于耐哈哈大笑。"那我们往回走,不是还能接上头么?"
刘畅一愣。
"我往回走,你走么?"
刘畅说"我往前走。"
于耐一时僵在那里,忽然又说:"我还是处男呢,你不觉得可惜啊?"
刘畅脸有点红,有点木。
"上次没进入主题,你妈就回来了,你忘了?"
"于耐!"
"我觉得可惜啊,我怕留给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人,就亏了。"
刘畅已经有点手足无措"我走了。"
"附近如家开个房吧"于耐继续说"我出钱。"
刘畅说你别闹了,我走了。
于耐看着他急匆匆地走,忽然跑过去,搂住刘畅的脖子,脑袋在他脖子和后脑勺上蹭。
刘畅除了说于耐别闹,也不知道能怎么样。
直到他感觉到脖子上有湿湿的东西顺着脖子流到脖领里,才猛地拉开他的手转过头,于耐居然正用一副挑衅的眼神看着他,眼睛里却都是泪水。
刘畅张口结舌,却没说出什么。
于耐却说:"我一直有个信念,总有人,会喜欢我,会一直喜欢我,会一直待在我身边。谁知道,这个人,不是你。"

刘畅忘了那个晚上,于耐是怎么消失的。总之,他没有追上去。

于耐漂亮的发型,第二天就在学校里被东晨弄得乱七八糟,于耐跟腊像似地让他们弄,还有人扬了一把土在于耐脑袋上。于耐翻了个白眼跟他们说:"我现在洗头弄发型都免费了,你们随便弄。"
崔龙易看见于耐灰头土脸的,眯着眼睛在食堂里,筷子上戳了一个馒头,一边大口吃,一边出其不意地偷吃了旁边同学一根小香肠。

第4章

崔龙易向大哥保证了一定要从这个学校毕业,于是真的偃旗息鼓了。根据他观察,这个学校大概分为几类人,一类就是向晖,朝阳和他们的混混;一类是貌似良好学生埋头学习的,这类人要不是向晖朝阳懒得理的,要不就是修理过没什么发展前途的;还有一类就是两边都不得罪,嘻嘻哈哈过日子的;最后一类是两边都不待见,谁见着谁惹的,这类人,崔龙易只见过一个,就是于耐。加上上次的洗浴中心的事,崔龙易对他没法不注意。这个家伙在学校跟要不跟过街老鼠似的,要不就像地道里的老鼠。

当然,崔龙易也不属于以上几类人,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气质起的作用,还是崔龙威做了什么手脚,没人理他,也没人惹他。

宿舍里的有个叫光辉的小子,对他格外友好,他没来几天就要不帮他打饭,要不帮他签到,和颜悦色,言听计从。崔龙易怀疑这家伙也是崔龙威安排的。

他其实完全可以逃开崔龙威的掌控,到国外去念书。不过,他不想那么做,毕竟在这个世上,只有他和崔龙威相依为命,再加上崔龙威干的不是什么正经行当,他不想在万里之外,听到大哥什么不好的消息。

也许是学校的方位过于偏僻,成了滋长校园暴力的土壤。据说向晖帮和朝阳帮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火并,打群架时有发生。两边各自扩张自己的势力,招兵买马,学校里人心惶惶。

崔龙易看过一次热闹,就再也没兴趣了。比这再刺激的场面他都见过,学校里,还是小儿科。
听说今天又有小型的火并,光辉拉着他去看,崔龙易连动都懒得动。

正在宿舍里面百无聊赖地随便翻着书,门突然被推开,然后快速闪进了一个人,然后门被他关上了,又露出一个缝往外看了一眼,然后又赶忙关上。转过身来靠在墙上,他一眼看到了崔龙易,崔龙易正瞪着他,刚要说点什么,就看见他用食指竖在自己嘴边,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门就被猛地推开了,一个混混大喇喇地站在门口,看见了崔龙易,做势凶狠地问:"有谁进来了么?!"
崔龙易倒不是想保护于耐,而是实在讨厌混混那嘴脸。
他轻飘飘地说"关门,出去。"声音几乎没有任何力量,但是混混似乎被什么震慑了一下,旁边一个捅了他一下,好像说了句什么,两人真的关门走了。
于耐似乎也被这个场景弄懵了,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崔龙易。
"这么听话?"于耐难以置信地走了过来"你干吗的呀?上次看见你就觉得奇怪,洗浴中心都能说了算,怎么跑这儿念书来啦?怎么如今混黑道也得有大本文凭啊?"说罢,哈哈笑起来。
崔龙易瞅着他,然后说:"你最好少跟人提起上次的事。"
"噢。"于耐噢了一声。"我再待会儿啊,现在出去,肯定逮个正着。"
崔龙易也不搭理他。
于耐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求你个事。"
崔龙易看他"我为啥要帮你?"
于耐转了个眼睛"你也没有损失啊。"他往前凑了凑"我想去龙腾洗浴打工。听说按摩一个小时我能分到20块。"
崔龙易说:"你没毛病吧?"据说于耐在外面兼了不少工,现在居然打起去洗浴中心的主意,他还真是饥不择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