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花容天下 天籁纸鸢[下]

花容天下 天籁纸鸢[下]

时间: 2016-10-01 10:13:42

花容天下————天籁纸鸢[下]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该怎么办,就见重莲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剥了壳,扔到了一边。
刀是所有武器中公认最迟钝但是伤害力最大的,匕首则与刀相反。
重莲使刀时速度都快到令人惊愕,更别提匕首。
反手握住匕首,身形一闪,人就已经移到了般玉磬的身后。
我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过去的。
 
深紫色的眼眸中一道寒光闪过。
蹲下身,横举起匕首,整个人突然原地腾空飞起,在空中旋了几个圈。
匕首划过的地方,血花四溅。
捂住自己的嘴,猩红的血液令我几乎呕吐。
 
可是丢了性命的人不是般玉磬,而是他身后的那个推车人。
他扯住那个人挡在自己的面前,那人的身体瞬间被重莲的匕首乱划成了一个马蜂窝。
所有人都发现大会现场出问题了。
重莲和般玉磬两人没有在比武,而是在死斗。
 
这下我终于明白他是天下第一的原因了。
这些年来他一天没事就只知道傻练武,花遗剑都没他疯狂,人家还知道睡觉,他连觉都不睡了。
只要是有杀伤力的东西,到他的手中都变成了武器。
而且使得得心应手。
 
重莲双脚轻轻点地,薄薄的衣衫也跟着缓缓落下。
脖子上的图腾在空中留下一道火红色的残影。
他将匕首从右手抛到左手。
左手一掌打去,右手的匕首在空中划了个圈,狠狠刺向般玉磬!
 
般玉磬的武器脱了手,无法防御。
胜负已分。
很有可能还会闹出人命。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抽出一支羽箭,用力一掷,却没有扔向重莲。
紫黑色的羽箭如闪电飞过,击向我。
我惊惶地睁大了眼,想躲开,可那箭的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
嗖--
羽箭刺穿了我的手臂!
 
"唔--!"
我一下倒在了地上,原本不想发出声音,可还是受不住,闷哼了一声。
撕裂身体的剧痛在我的体内迅速扩散,我痛苦得蜷缩成了一团。
"嚓!"
台上又一次传来了中箭的声音。
我额上冒着虚汗,眼前的东西都变成了双重的。
挣扎着抬起头,往台上看去。
 
耀眼的阳光下。
重莲紧紧锁眉,手握在胸前的半截羽箭上,衣襟已经被鲜血染红。
 
般玉磬沙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七师弟,这也是你教我的。弱肉强食。为了达到目的,不择一切手段。想要《芙蓉心经》是么,三个月后,涅盘谷见。"
 
已被歌颂为神话的天下第一重莲,终于战败。
      第三十一章 乱葬村
不知不觉又到了乱葬村。
我和林轩凤两人坐在饭馆里,一人叫了一碗鸡蛋面。
门外吆喝声不断,人群熙熙攘攘。
 
皇上昭告天下,十六年前因故丢了四皇子,现在招其回宫。
四皇子名曰桓天异,常妃之子,今年十七岁,前胸有一块金色的凤凰印记。
除了三个师父和我,没人知道林轩凤胸前有这个印记。
 
林轩凤垂首,安静地吃着碗中的面条。
我看着他,张嘴半晌,还是说不出话来。
他迅速却优雅地吃完了面,抬起头,看了看我的碗,冲我妩媚一笑:"怎么没动,不想吃了?"
我干笑了一下,用筷子搅了搅碗中的面,吃了一口,食之无味。
勉强吞了两口,还剩大半碗没动,突然站起身走出门去。
林轩凤付了银子,跟着我走了出来。
 
"你是不是病了?今天只吃这点。"
"怎么不理我......我做错事了?"
到了霹雳堂的附近,他突然拦在我的面前:"凰弟,跑这么快做什么,心情不好?生我气了?"
我蹙眉看着他。他竟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凉爽的春风吹过,将我的几缕长发吹到了脸上。
林轩凤微笑着替我拨开头发,柔声道:"你心情不好要告诉我,我替你分担。"
他还笑得这么开心。
我重重吐了一口气,也假装不在意地说:"你什么时候动身?"
林轩凤仰头想了想,笑道:"下个月好不好?"
 
一股热血在我的胸腔中喷发。
我气得几乎要哭出来:"你这种人,你这种人,我瞎了眼才会觉得你好!好啊,你滚,何必等到下个月,现在就滚!"
林轩凤睁大了眼看着我:"凰弟......你在胡说什么。这明明是你出的主意。"
我狠狠跺了跺脚,忍了很久才把气压下去。
"原来是草民的错,四皇子殿下,草民若有冒犯,请多见谅啊。既然如此,殿下何不趁早起身,回去和父皇认亲,就这样,告辞。"
说完扭头就走。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轩凤哥他是金枝玉叶,我该感到骄傲才是,为何要生气。
心里很清楚,他这一去,就永远不会属于我了。
想着想着眼眶就开始发热了。
罢了,罢了。
是我自己投入太深,没想到自己在他眼里没那么重要。
 
林轩凤忽然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又扭了过去。
"你,你怎么哭了?"
我一下扑倒在他的怀中,在他胸前蹭来蹭去:"我知道你去了以后回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也不会多留你。"
抬起头,眼前的林轩凤已经变得十分模糊。
"肉麻的话我就说一次......不要忘了我。"
妈的,我什么时候变这么女人了。
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林轩凤怔怔地看了我许久,沉思了许久,突然笑了:"可是我没这么专情,要我不忘你,很难。"
刚说完这句话就被我狠狠打了一拳。
"你敢忘,你忘了老子天天钉小人诅咒你!"
"好疼,凰弟,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粗鲁的......"
"我就问你记得住么?记不住再吃我一拳!"
我几乎是一边飙泪一边说这种话。
 
林轩凤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站直了,声音轻得就像在哄小孩:"你不是说要闯荡江湖么,现在是忘了还是等不及了?"
风轻柳叶细,林轩凤长长的头发在春风中轻轻飞舞。
"你......不回去当你的皇子了?"
他假装迷惑地看着天:"我还有别的名字么。记不住了。我只知道我叫林轩凤,是一只小青蛙,我喜欢的人呢,自然是只小小青蛙。"
我整个人都呆掉了。
这混帐东西,耍我!
我两手往他的双颊一合,啪,一边一巴掌:"你带种!"
林轩凤痛得脸都皱起来了。
心窝里暖暖的,仿佛春风拂过。
我的手还停在他的脸上,坏笑一下,在那两片柔软的唇上轻轻一吻。
 
这还春寒料峭,林轩凤的脸说红就红了。
两人正亲来亲去玩得开心,一转身,变成两只冰雕。
七杀刀正站在我们身后......
 
彻底被吓住了,我倒吸一口气,猛地坐起身。
周围的场景迅速变换,发现自己又做梦了。
脑中浮现了林轩凤的脸,竟会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甩了甩脑袋,看看周围,发现自己正在奉天客栈中,突然想起了昏迷前的事。
翻身下床,手臂撕裂般的剧痛。
跌跌撞撞走了几步,推开门,刚好看到了正准备进来的砗磲。
"林公子,你醒了。"
砗磲依然一副木头相。
我急道:"莲呢,莲去哪里了?"
砗磲指了指隔壁:"宫主受了伤,大夫正在替他把脉。"
我立刻往隔壁房间冲去,砗磲却拦住了我:"林公子请先用膳罢。"
我说:"他没恢复我就吃不下。"
砗磲道:"宫主有《莲神九式》护体,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干脆道:"我就是看他!"
砗磲道:"宫主他说不想见你。"
 
又是一桶凉水浇下,把我淋了个彻头彻尾。
看着砗磲进房,我尴尬地笑了笑。
有两个人从我面前走过,提到了"重火"二字,心生疑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
 
"听说没,修炼《莲翼》的人都是雌雄同体。这么说来,莲宫主和梅影教主不都是......"
"怎么会没听说,别在这里说了,怕重火宫的人还没离开呢。"
那人的声音放小了些:"我实在没法想像下去了,那不是怪物是什么。"
"据说雌雄同体还能生孩子呢,莲宫主参加英雄大会的时候不是带了个小女孩吗?我估计那个女孩......"
"确实,不男不女,好恶心,他还是不是人啊?"
"妈的,真是怪物啊,不要再说了......"
      第三十一章 乱葬村
那人恼怒地看着我,狠狠推了我一把。
"神经病。我就说他怎么了。"
我手上的伤被拉伤,痛得冷汗直流:"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嫉妒了?"
那人冷笑道:"是么,我嫉妒他了,嫉妒他雌雄同体,嫉妒他半男不女,嫉妒他可以像女人一样生孩子,我好嫉妒啊......"
我的脑袋里嗡嗡一片,已是气愤至极。
铆足了全身的力气,冲过去一拳打在那个人脸上!
那人立刻撞到了身后的栏杆上,大声呼痛,立刻和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走到了我的身边,朝我肚子重重踢了一脚。
那一下几乎是直冲我脑门,头一昏,就往地上摔去。
浑身都像是要散架了。
骼膊上的箭伤拧得我的心都揪痛起来。
干咳两声,抬头恶狠狠地看着他们:"你们有本事到他面前去说!"
两人的脸色倏地变白了。
估计这才想起重莲很有可能在附近,又交换了个眼神,跑下楼去。
刚转过身,一道白光闪过!
两个人连呼救的声音都还没发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头上插了两块陶瓷碎片,却没有流血。
我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了站在房门前的重莲。
长身玉立,风姿冰冷。
衣衫半敞,胸前裹着厚厚的纱布,隐有血迹浸出。
我捂着自己的肚子,勉强撑起来,又跌下去。
视线一直没有从他的身上挪开。
重莲转身走了回去。
"莲,等等我!"
我大叫一声,他顿了顿,还是进去了。
我一口咬住手背,忍痛站起来,结果撞上了正出门的大夫,骼膊又给碰了一次。
槐夏风清,罗幕轻寒。
重莲站在窗前,青丝披散,深紫色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
重雪芝正躺在床上安静地睡觉,长长的睫毛偶尔动一下。
天高苍茫,月侵楼。
微风细细,带着些潮湿的空气。
重莲扬起头,享受着迎面而来的暖风,淡然索笑,绮席从容:"凰儿,还要我帮你取《芙蓉心经》么。"
霎时心乱如麻,只知道站在门口看着他。
窗外,芳草绵绵,桥边杨柳。
       帘卷珠花楼台静,劈劈啪啪相撞,轻纱碧烟。
重莲的手搭上了窗栏。紧紧握住。
"我知道你一定急着想离开。三个月后我会叫人把东西给你,这段时间,你想去哪就去哪罢。"
声音空灵婉转。
苍白的面容仿佛下一刻就会在轻风中破碎。
不经大脑直接说道:"为什么要赶我走。"
重莲转过头来看着我:"刚才他们说的话你都听到的。"
我无所谓状:"那又如何。"
重莲一脸平淡:"你放心,我不会到处给别人说这件事。"
我愕然道:"这话要说也该是我说才对。你给别人说什么。"
沉默了许久,他才轻声道:"雪芝。"
我说:"雪芝怎么了。"
重莲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想杀了她。"
我走到他身边,愤然道:"你有病么,凭什么杀她?"
"她活下去是罪孽。"
"她才多大,你就知道了?她是一条人命,不是一个玩具。"
重莲淡淡地说:"如果你知道她的来由,叫你杀她可能你都嫌脏。"
"我会嫌她脏?我会嫌她脏?!"我无法遏制地提高了嗓音:"--她是我的女儿,我会嫌她脏?!"
重莲的眼睛一下睁大了,怔忪地看着我:"你......知道?"
"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为什么会不知道?!"
大声吼出这一句话,自己都累得喘粗气。
轻风拂过两人的脸颊,温温的,卷起了重莲身上熟悉的体香。
重莲的嘴唇在微微发抖。
       "凰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骼膊上的伤又被拉伤,我痛得龇牙咧嘴。
"你要我说几次你才听得懂?重雪芝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孩子,所以,你没有权利夺走她的性命!"
重莲霎时有些失措了。
"凰儿......"
"凰你的头!"我打断他道,"全天下就你一个人会嫌自己的孩子脏!"
吼完这一句,再没力气说话。
两个人对视了许久。
"呜呜......二爹爹,不要吵我......"
我和重莲都朝床上看去。
两只小手腾空划着圈圈,雪芝小小的身子慢慢坐了起来,睡眼蒙胧地看着我们。
我抢在重莲前面坐在雪芝旁边,摸了摸她茸茸的头发。
"芝儿,爹爹不要你,二爹爹要。"
紧紧抱住她,心里酸涩得不得了。
重莲站在床旁,脸上的表情极是复杂。
"雪芝,二爹爹要你,二爹爹最喜欢你。"
       一边说一边吻了吻她的额头,眼眶发红地将她抱了起来:"二爹爹最喜欢你,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二爹爹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我没有看重莲的表情,拿布小心翼翼地将她包起来。
"那是你说的,我走。但是我要带上雪芝。"
本来以为重莲会挽留的,可他没有。
怀里的雪芝疲惫地挠了挠小脸,又睡着了。
莲不知道,刚才我和雪芝说的话,其实是我最想对他说的。
我一咬牙,转身走出门去。
结果刚出门,瓢泼大雨落下,我转过头去看了看客栈,如果现在回去......
太没面子了。
气愤地看了一眼雪芝,这小鹦鹉睡得正酣畅。
把她藏在自己怀里,往大雨中跑去。
      大雨挟风雷。
我抱着雪芝躲在了一个漏水的茅屋下。
雪芝安然地闭着眼睛,身上倒是干净暖和,我彻底沦为落汤鸡。
雪芝一天比一天漂亮了,可此时看着她的脸就觉得难受至极。漂亮是漂亮,跟她爹也是越来越像了。
她竟是我的女儿......
是我和重莲的女儿。
只要一想到这里,心就会狂跳起来。
如果我和他相爱,我一定会冲过去狂吻他,告诉他我有多开心。
只是自信归自信,我仍有自知之明。
没有宇文公子的气魄风度,没有般思思的倾城容颜。
不该埋怨谁,他不可能对我动心。
我紧紧地裹住了她的身体,头挡在了她的脸上,雨水冲破陋屋顶落下,把我本来就湿透的脑袋又浇了个遍。
我简直不敢去想那一天。
离开这个世界,离开雪芝,离开莲。
那不是暂别,没有再见。
驿道上空无一人。颠风吹急雨,倒海翻江洗残暑。
灰蒙蒙的天,不知何时才会放晴。
鼻子一痒,猛地打了个喷嚏。
"芝儿,虽然老爱学舌,又老欺负你二爹爹我,可是......"轻轻拍着她软软的身体,"二爹爹好想看你长大......"
二爹爹好留下来,看你长大。
看着你慢慢长大。
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莲花池。
团荷朵朵,醉霞摇荡。
罩芙蓉,圆青映嫩红,似云香不断,受露重如睡。
我紧抱着雪芝,看着重重叠叠的多瓣莲花,忍不住轻轻一笑,果真人如花形。
摸了摸自己的腰际,掏出一个冰凉剔透的琥珀。
即便是在这样阴暗的光线下,琥珀依旧闪烁着淡棕色的光泽。
一瞬间,我几乎想起了关于林轩凤的所有事。
好像是在霹雳堂的门口。
身后一棵枯树,几片黄叶在树梢飘摇。
我连忙挣脱开林轩凤抱着我的手,干笑道:"哈,哈,师父今天心情也很好,跑出来玩呢。"
七杀刀皮笑肉不笑:"今天叫我师父了,有什么端倪么。"
我的笑容也快挂不住了:"今天看师父神清气爽,叫叫师父,精神更抖擞。"
七杀刀视线转移到了林轩凤身上:"你明天走。"
林轩凤的脸立刻就变色了。
他从未违抗过三个师父的命令,这是第一次。
简单明了的一个字:"不。"
七杀刀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之色,但很快恢复了冰冷:"你不走?"
林轩凤又一次坚决地说:"不走。"
秋风摧剥利如刀,落叶乍开合。
七杀刀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枪头慢慢指向了我。
"你不走,可以。他死。"
平时我从来不让自己吃亏,可这次不一样。
头一昏,竟顶撞了七杀刀:"为何要让他走?就因为他是皇子?就因为你们不想让他牵扯麻烦到自己身上?你们这样做,太失人性!"
七杀刀阴森森地看着我,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
枪头如烈火,迅速朝我击来,划过之处,就连空气似乎都将熊熊燃烧。
--炽火枪三十六式!
我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撞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枪头仿佛喷发出了火焰,正击我的面门!
我抱住自己的头,一下蹲在了地上。
徒然间,一道血光闪过!
斜阳旗影,枫叶满山秋,旋转飞舞,寥落如残蝶。
一个温暖的身体扑在我的身上。
我的背重重撞上了树干,剧痛几乎将我整个人都撕裂,温热的液体流过,鲜红浸染了我的衣裳。
却不是我的血。
低下头,林轩凤倒在我的怀中,脆弱而深情地凝视着我。
奄奄一息。  
怔怔地看着眼前,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许久,许久......
他慢慢合上了双眼。
"轩凤哥--!!!!!"
凄绝的吼声划破苍穹,我紧紧抱着他的身体,浑身剧烈颤抖。
那一刻已经无法去思考任何东西。
只知道,世界在一瞬间坍塌了。
终于知道那个动力的来源,在看到朱砂挥刀杀林轩凤的时候,竟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替他挡刀。
这样的事,林轩凤也曾经做过。
我不是林宇凰,可是那样的记忆已经不止是留在了林宇凰的心中。
而融入了他的身体,他的血肉。
从那以后七杀刀再没过问我们的事。
林轩凤的命自然是保住了的,但是身体从那以后就垮了,再无法习武。
不知有多少次心疼地抱住他,对他说,轩凤哥,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林轩凤只是笑,一直一直,苦涩地笑。
第二年暮春,乱葬村来了一个陌生人。
一直住在客栈,也没有出来过。
本来没有留意到这件事,可我见了他,整颗心都是悬着的。
那一日他站在客栈外面,朴素的衣裳,非凡的风姿。
一名三十来岁的男人,眉清目秀,双眼炯炯有神,一根鼻梁高而挺,确实是名美男子。
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觉得他与我有很深的羁绊。
想去问他几句话,却总是莫名地退却了。
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他是采莲峰的副帮主。
某一次被他叫住了,他问我叫什么,我说,林宇凰。
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十分慈祥:"我叫林志颍。"
      我作为一个弃婴被丢在乱葬村口的时候,身上就有个名牌。
所以我的名字是生来就有的。
       当这个男子说他也姓林的时候,我的心几乎跳停了。
"你是我的亲戚?"
那个男子点点头,眼中却没有认亲的喜悦:"这些年辛苦你了,我来接你离开。"
和我想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从小就一直幻想过与亲人相见的那一日。
或许我的父亲没有他这么英俊,没有他的气度,但一定会让我一听他说话就会觉得像回家。
而那时看着他,只觉得陌生,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这么多年没有照顾我,等我长大了才想起有我这个儿子。
我扯着嘴笑了笑:"林叔叔,您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怎么可能和我这种街头小混混有关系,您的儿子要在这种地方长大,恐怕早给野狼叼了。"
说完转身就往霹雳堂里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道浅蓝色的光闪过--
我下意识朝那道光看去,竟是个女人。
她轻轻落在林帮主身边,举步投足间透露着高贵而典雅的气质,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却又使她看去异常妖媚。
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一时竟看得痴了。
她挑起了弯弯的眉毛,轻轻柔柔地说:"副帮主,您这儿子可不好认呢。"
林帮主的头埋了下去。
她朝我走过来,细长眼慢慢扫过我的脸:"原来你就是林宇凰。不错,不错。生得挺俊,你爹都没你好看。"
虽然喜欢美女,但是很讨厌卖弄风骚的女人。
厌恶之情不加控制地显露在脸上。
她轻佻地笑了笑:"哟,那是什么表情。小哥哥,要不,丢了你那没用的爹跟了我,我养你。我家还有五个哥哥呢,你当第六个,如何?"
笑得虽然轻浮,却美得让人收不住视线。
她冰凉的手慢慢抚摸着我的脸,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结果撞到了一个人的怀中。
转过头去,看到了林轩凤有些憔悴的脸。
林轩凤看了他们一眼,声音软软地说:"凰弟,有人来了?"
瘦瘦长长的身子看去格外单薄,我心中一紧,道:"这两人找错门了,我们进去歇息吧。"
门没关,那女人就突然走到了我们面前。
她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林轩凤,依然是一副放荡的德行,感觉却大不一样。
林轩凤极有礼貌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
她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喃喃道:"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林轩凤的脸上一红,赧然笑道:"多谢夸奖。"
我原本以为这女人会和林轩凤说一样的话,可她只是转过头对他妩媚一笑就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
       凤凰竹林的小屋。
春风和煦,竹笋沁香。
清光映竹林。
我坐在桌旁,喝了一口从小花菜头那抢来的桂花酒,差点吐出来。
林轩凤躺在床上假寐。
长长的头发落在香枕上,如流水淌过,美得让人想去蹂躏一番。
我把酒壶往桌上一放,坐到了林轩凤的身边。
他的睫毛动了动,睁开眼,却因为阳光刺眼又闭上。
我一下跳到床上,压在了他的身上,刚好挡住了太阳。
林轩凤半睁开眼,睡眼蒙胧地看着我:"凰弟,要回去了?"
我把手伸进他的衣服,摸到了他背脊:"让我看看你的背,好不好?"
林轩凤别过头去,闭眼装睡:"背有什么好看的。"
我从他身上跳下来,拽着他晃了半晌:"让我看,让我看看。"
他叹了一口气,坐起身,开始解自己的衣裳。
温暖的阳光下,林轩凤半褪衣衫,皮肤光滑如玉,仿佛吹弹可破。
可是后背却有一条又长又突兀的伤疤。
        我轻轻抚摸着他的伤,心里憋得难受。
林轩凤半侧着头,微笑道:"没关系,现在已经不痛了。"
我一下抱住他瘦削的肩膀,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轩凤哥。"
"嗯?"
"给我亲一下。"
林轩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闭上眼把脸转了过来。
我把脸凑过去,轻轻碰了他的唇。
这一吻,呼吸一下就变乱了。
一下将他扑倒在床上,两人紧紧相拥相吻。
就在这个时候,门"轰"的一声被推开了!
我和林轩凤两人惊得坐了起来。
林帮主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们。
我和林轩凤衣冠不整地僵坐在床上,两人的脸立刻变得滚烫。
我十分不耐烦地吼了一声:"请离开!"
林帮主却突然冲到我的面前,一下拽住我的头发,将我摔在了地上!
"我怎么会有这种儿子!竟和个男人......你这个废物!"
我的头皮被扯得发麻,刚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又被他狠狠掴了一个耳光,头晕目眩。
"你还不如去死了算了--生你来有个屁用!!"
      我扶着凳子站起来,气得连手指都在发抖,指着门大吼道:"林帮主,我就是爱和男人裹在一起,我也不是你儿子,所以--请滚出去!"
哪知他又是一巴掌朝我脸上扇过来!
我的头一下撞在了床上,耳朵里嗡嗡作响,顿时觉得这人不是暴力,而是好笑。
就在我准备起身反抗的时候,一声闷响--
"砰!"
猛然抬起头,发现林轩凤把花瓶砸在了林帮主的头上。
花瓶顿时破碎。
林帮主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脑袋上汩汩冒血。
血腥味充斥了整个房间,林轩凤的手一颤,往后退了一步。
两个人即时都说不出话了。
林轩凤的脸变成了一张白纸,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我......我杀了人了?"
我摇摇头,颤声道:"不,不知道。"
林轩凤抱住自己的头,惊慌地看着我:"他死,死了?"
我的脸也变了:"不知道。"
林轩凤急了,颓然坐在床上,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怎么办,我杀了你......你爹......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