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前篇之梦归何处 御

重生前篇之梦归何处 御

时间: 2016-10-15 07:12:33
第一章
春天又发挥了它的力量。
山的背阴虽寒气凛凛,可是寒冷的威力已在渐渐衰竭。朝阳处的温暖雪水顺着斜谷流过来,溶化了硬硬的雪层,冲开了山涧水溪的冰面。那巨大的冻结在岩层上的瀑布也开始活动了。流水声越来越大的响起来,最后成为一股汹涌的奔流,冲到山下流进河里。那河间的冰层就克嚓克嚓爆裂成块,拥挤着向下流淌去。
当那燕子出现在摇曳着的青树枝上时,到处已是满目春光了。
皇宫的车队走进深绿色的松林中,穿着浓浓淡淡的艳丽的官袍的人不计其数,好比撒了满地的樱花与红叶。平亲王依照先列带随身童子一队。这十个童子装束非常华丽,发作童装,左右耳旁结成双环。结发的紫色带子浓淡配合,非常优美。身材一样高低,相貌都很漂亮,姿态十分可爱。金少将紧随其后,由大队人员簇拥着,随马的童子十个一样打扮,服装亦与众不同。一行人,远远望去,煞是好看!
寺院的红墙隐约可见了。
车队正准备加速前进,忽闻一阵急促的、慌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未待回神,只见一匹黝黑的骏马穿透深林而出,身后扬起一片雪尘。
"让开!让开!"马背上的少年大呼小叫,身子不断地抛高,脸色也骇得苍白,双手却倔强地紧握缰绳不放。
车队未及让出一条道,骏马已飞驰而过。在即将冲下山坡的一霎那,少年果断地跳离马背,一头栽进雪堆。
平亲王拍马上前。
一颗娇小玲珑的脑袋冒了出来,吐掉嘴里的雪渣子,抬起头,露出一双具有魔一般魅力的星眸。
平亲王霎时惊呆了。
乌黑的大眼,如画般的眉毛,纤细的鼻梁,还残留着稚气的嘴唇,轻易地勾起平亲王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一段往事。
平亲王默默地伸出了手臂......
× × × × × × × × ×
寺院位在紫城山深处。背后高峰矗立,四周岩石环峙。
传言中的浕皇子就居住于此。
平亲王和金少将等坐在侧殿休息。稍顷,住持领了浕皇子出来。但见他身着白地彩纹薄绸礼服,内衬一件淡紫色衬袍,垂着极宽大的袖衣。举止端详、容貌清丽,酷似洛玄帝,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众臣见了,不免一番感叹。
平亲王抬眸望去:那双星眸如此清亮,如此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描绘不出来的天真与宁静。
这是怎样的一对眼睛啊!
里面该盛载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吧!这世界定然没有纷扰,没有烦忧,充满了恬然与安详!
平亲王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浕皇子一惊。坐着还不觉得,站起来就感到这个男人,身形极高大--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魁梧,只是高,高的英俊、高的潇洒、高的轻巧、高的--一个词最为贴切:玉树临风!
是错觉吗?失去的、再次得到......
时年浕皇子18岁,平亲王26岁。

第二章
浕皇子移驾回京。这次的迁移堪称历史上最长、最为壮观的行军。整个皇宫的迎驾人马遮天蔽日、浩浩荡荡地沿着海道向京城皇宫进发。沿途挤满了顶礼膜拜、恭候一睹未来圣主风采的民众。
浕所乘坐的黑漆大轿,轿顶是一只金鸟,象征永存不朽。头和身体象孔雀,尾巴象雉鸡的尾羽,呈扇形跷向眼睛上方张开。皇族的六十名轿夫和卫士,穿着皇丝绸长袍,戴着很小的耳环,随皇帝而行。平亲王护驾在侧,身穿红绸直缀,外罩浅绿丝线缝缀的铠甲,跨坐在配有黄金镶边的雕鞍的战马上,威风凛凛。在队伍前面,几名老年京官对密集的人群扇着扇子,大声吆喝,为御驾开道。人群象潮水似地在京官两侧此跪彼伏,叩头触地,直到未来圣主和朝廷的队伍全数通过为止。
行过祭祀大礼,回到皇宫,已是深夜。
浕皇子疲惫不堪,平亲王禀明事项后正待离去。
"平亲王。"浕皇子见他要走,立即离开矮几,坐直身体。疲惫的神情被满满的惶恐所取代。
"臣在。"
浕皇子向他伸出右手臂:"你可以留下来陪陪我吗?"极近哀求,可是看的出即使已经确定了帝王至尊的位置,此时此刻亦难以平复、适应如此的变迁。对浕皇子而言,这是全新的世界,是陌生的世界,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从一个生活在深山老林与残烛冷月为伍的毛小子一跃成为当今的圣上,浕有的只是满腹的不确定与惶恐!担心这只是一场美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他眼眸里尽是惊慌和不安,平亲王知道这对他而言有多难!但是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不,是那个人的安排,谁都逃不了,谁都无法拒绝!
"臣愿为您效劳!"
幸福的笑颜只为了这么一句简单的回应,"平亲王,你坐啊!"
依言坐下,默默地对视。
"平亲王,我从来未进过京城,也从来没有见过父兄,不知道那个只在传闻中听到的卵生哥哥长的是什么模样?"
"殿下,您应称自己为本宫,待数日后登基就该称谓为‘朕'。"
浕皇子撅撅嘴,应道:"我知道,哦,不,本宫知道。可是私底下本宫能说‘我'吗?"
"当然。"平亲王淡然地一笑。浕皇子的个性柔和、乖巧,也许是在山林长大的缘故,身上的稚气未脱,象个孩子。
让这样一个孩子来扭转乾坤。洛,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冥冥中的安排已经在你的掌控之中了呢?你现在是否正带着一贯自信的笑品味着我们这些被你所设计的人们!
"殿下与先皇除了眼神之外,无所不同。"
"真的吗?"
"殿下您的眼神天真浪漫,如溪水般清澈;而先帝则是寂寞坚强又略带着叛逆倔强。这样的眼神虽与他的年纪不大相称,却会令人看到心痛心碎。"想要保护却又被那高贵无比的傲气所伤,一辈子只能看着,望着,等待着。
浕皇子歪着可爱的头颅想了想,摇首:"我不懂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是一个长期生活在极度复杂、混乱及其压抑的环境里的人所持有的神色。这个金壁辉煌的皇宫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的了。有许多的人在此失去地位、权势甚至是生命,但是他们还不断的在追求、在渴望、在期盼。皇宫是个冷酷无情的地方,却又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天堂!先帝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和您自然有许多的不同,微臣亦没有品论的权利,殿下日后自然会明白的。"
显是被吓住了,浕皇子的秀眉厥了又厥。平亲王看看他,拍拍他瘦小白皙的手,柔和的说:"对不起,殿下,吓着您啦!您放心吧。微臣即使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您受到一点一滴的伤害。我发过誓的!"已经失去了的,没能保护的,就让我一起赎回吧!
"真的吗?"眼巴巴的盯着他,生怕错失。
"是的,殿下。"
"这么说你会一直陪着我?"
平亲王含笑点头。
"一辈子?"浕皇子的脸庞上有着孩童天真的依赖。
"一辈子!"平亲王答的极其慎重。是的!我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我曾经犯下的错误,用一生的代价去捍卫他所坚持的信念。不管他相信与否,他都会竭尽全力却验证。
"平亲王,你明天一定要来啊!"
临走时,浕皇子心满意足的微笑一直刻在脑海中。这样可以吗?让浕皇子如此的信赖他,如此的依附他,这样的结局可以吗?
第三章
浕跟随着舞影公主走进废园。这里很幽静,绿树成荫,百多年年所修建的院落已经无法保持它完美的体态。笔挺的松树之间,香珠草填满了石板路的裂缝,院中央的水井已经让位给了爬山虎和纵横交错的野菊花。月季花蓬蓬,纷披的枝越过小径;无人照看的老葡萄藤也不结果,藤条从一颗已为人们所遗忘的枯树上垂挂下来,摇晃着叶茂的枝头,慢悠悠的,却停不下来。
"这是?"浕皇子目睹这一片的荒凉,不懂为什么皇姐带他来此。
"这是我们外公的家。"几尽相同的相貌,一双灵气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哀愁。身上淡紫色衫子罩着紫面蓝里外衣,光鲜靓丽,与此处的荒凉有着明显的落差。
"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荒芜的院子会是皇亲国戚所能居住的地方。
"母亲因为难产而亡。而我们的外公在失去靠山后,被平氏一族排挤,最终落得人散家亡的悲剧。"
"平氏?"
"平亲王的家族。他们专权独断三十载,若非洛皇帝拼死力争,今天坐在皇位上的人就不可能是你了。"
痛在心里最暗的深处。
先皇洛玄帝的血洒在了皇宫正殿上,只是为了要改变平丞相独揽大权的势力。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皇族人的权利以及地位,也确立了今天浕的位置。
难掩的伤痛,浕无能为力。
"洛皇弟临逝前有遗训:铲除平氏一族,绝不留祸根。"
"但是平亲王是个好人!"
舞影难以置信的瞪视着这个天真烂漫的弟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是逼死你王兄的人,也配称好人吗?浕皇弟,你未免太糊涂。"
"逼死王兄的人是平丞相,而且他及其党羽被杀头时,王兄不也留下平亲王的性命了吗?可见王兄憎恨的人是平丞相。"
"洛皇弟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只是现在还不是将平氏连根拔起的时机,即使要打到他们也要按部就班的做,不能操之过急。现在平丞相已经伏法,我们要做的就是扳倒平亲王这最后的势力。洛皇弟已经为此牺牲了生命,而你现在所要做的应该是立即着手计划安排一切,不能再任由平氏左右我们的皇朝。"
"金少将是我们最忠诚的心腹,您可以加以重用。"
轻轻地叹息,浕开始明白到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困境。
皇帝原来是这样的辛辣!
"怎么,你害怕了?"
"不!我只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平亲王会说皇宫是一个极度复杂、混乱、压抑的地方。他是你的丈夫,可你却要置他于死地。我不懂为什么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仇恨?"
习惯了山林的生活,习惯了淳朴的人们,浕不能理解、不能适应这样的阴暗。
"你这席话若让洛皇弟听见了,他定死不瞑目。他煞费苦心、牺牲性命,扶你上帝位,而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让人感到心寒啊!早知如此,洛皇弟当初就不该白白没了性命。也许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王族还有救,但是现在我已经丧失了所以的希望。洛皇弟的判断竟在最后一刻失效了。"
舞影公主气愤至极,拂袖而去。
满眼的哀愁,真的不能共处吗?真的要成为对立的敌人吗?
还记得初识的情形,平亲王带着讶异的表情向自己伸出了手臂,是那样的温和、那样的亲切,那样的令人安心!
要与这样的人为敌吗?
不!不!
浕知道自己做不到!
打从一开始,浕就已经无条件的信任他啦!


第四章
"我皇祖皇宗,谨遵惟神大道,经纶天业,肇万世不易之丕基,传一系无穷之永祚,以逮朕躬,朕赖祖宗之威灵,敬承大统,恭奉神灵,兹行即位之礼,诏告尔等有众。"
紫宸殿御座前,新即位的浕玄帝接过礼部卿亲王奉上的即位赦语书,用他经过训练的不急不缓地语调宣读着。
大殿上下,鸦雀无声。
"朕内则希望教化醇厚,民心愈加和睦,国运愈加昌盛。外则期待国交亲善,永保天下和平,造福全民。"
立于阶下的臣民欢呼"万岁"。
改年号为浕玄的新帝在一片庆贺声中轻轻的舒了口气,还好没有出错。
"诏命:金少将平乱有功,特赐良田万亩、黄金十万两,晋升大将军!"
平亲王抬起头,望向那王座上的人,还是无法改变吗?即使在帝位上的人已然不同还是无法平息这场战争吗?
洛,这是你所坚持的吗?
那天也是这样晴朗的天气吧!
空气里仿佛闪动着淡淡的金光。几只白鸽列成一长行划过天空,白的翅膀载着点点金光,映在蔚蓝色的背景里,显得无比的鲜明。
洛皇子身着黄丹袍,头戴立缨冠,踏着稳健的步伐登上紫宸殿面南而设的御座。随着垂在面前的幕帐的掀起,立于殿下的朝臣一齐向新皇致最敬礼。
洛与浕不同,他天生就是霸主,天生就带着傲气。凝重的表情,深沉的眼眸,霸气的举止,他所散发出的气息无疑在对每一个向他俯首称臣的人宣告:他是真正的帝王!
不期地与那个不曾有过色彩的眼神相撞,静止,凝视,读不出彼此心中的悸动!
俏丽的嘴角轻轻牵动,同时移开眼眸,他向所有臣子。向天下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是的,他可以对天下所有的人笑,却只忽略他的重视!
如果他愿意与自己对话,愿意将一切交付给自己,悲剧就不会发生,他依然是天下人的皇帝,依然可以掌控至尊的权利!
只是他不明白这一切其实都很容易--只要他开口!
临到末了,当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拥抱他的时候,在怀里的却只是一副没有体温的娇躯。鲜血浸湿了彼此的衣服,刺目的红,灼烧着他。当拥上前的士兵试图要将他们分开的时候,他固执的捍卫着这唯一属于自己的片刻幸福。
那样的举动,那样的异常是让天下人都为之震撼的!
原来平亲王也有不能自控的时候!
可惜那个人永远看不到了!
第五章
花团锦簇,绿树环抱的弘徽殿,恭和皇太后(靖玄帝之妻,洛玄帝即位后尊为太后)端坐在王台上,舞影公主陪同在侧。门外恭候着数十名年龄从11到17岁不等的妙龄少女。她们个个出身显贵,面带羞色,妩媚迷人。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序号,她们一个个单独进入房间,跪坐在恭和皇太后面前,一边举止优雅的小口喝着茶,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皇太后的问话。与此同时,在房间南面的屏风后面,浕玄帝正襟危坐,目视着跪在地上的少女。
这次奇特的会见,是恭和皇太后为浕玄帝选后而特意安排的。她希望用这种方式为皇帝选出一位可心的皇后。
对于眼前所进行的事项,身为当事人的浕玄帝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喜色。在选妃仪式进行不到一半的时候,浕玄帝起身,退出了房间。
花园里的蓝色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几片白云象碧海上的白帆在空中漂游。空气是那么新鲜清爽。走进天井,一股温和的风微微地迎面吹来,好像把生命与活力吹进了他的胸膛,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深深的吸一口气。不经意的回头却发现站在回廊处的平亲王。
"平亲王?"
猛然地,对上浕玄帝投射而来的眼光,闪躲不了的失措。
"皇上。"恭敬的行礼,掩饰仓惶。
是错觉吗?刚才平亲王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哀愁、伤悲以及无助。
再抬头,已恢复往日的沉静与稳健。
"皇上怎么一个人在此?您不是要参加选妃仪式的吗?"
浕随手扯下了根树枝,露出不悦的表情。
"谁惹您不高兴了?"
"我不喜欢她们啊。恭和太后却说什么天伦什么规矩的,我不想知道她们受过多么高尚多么严格的教育,我只知道我喜欢的不是她们。"
"哦?那皇上有意中人了?"耐心的看着他的任性以及天真。
"那到没有。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眨眨眼睛,"平亲王有好办法吗?"
"皇上,册立皇后是每一个皇帝都要经历的,您.....。"
浕玄帝一转身,背对着平亲王,拒绝再谈。
平亲王看着他,溺宠的笑了。
浕是个好孩子,他的喜怒哀愁直接的写在了脸上,表现给别人看。他会很明白告诉你他的要求他的渴望。他想要得到的,他所要拒绝的。这样直率的个性在人脉复杂混乱的宫廷是很危险的,是很难生存的,但是平亲王却认为这样的浕更能打动大家的心。希望他会给这座死城般的皇宫带来新鲜的空气以及命脉。
"平亲王在想什么?"
又失神了,为什么平亲王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突然陷入思绪,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总是那么迷惑呢?
"是因为我和先帝长的很象的缘故吗?平亲王看我的眼神总是若有所思的。初相见时也是这样,平亲王的表情好奇怪,显是被我的脸吓住了。我不知道我和先帝到底有几分相似,我只知道我现在你所看到的、接触到的是我--是我浕玄帝!"
平亲王默默地听着。
"我很信任平亲王,不管别人告诉了我些什么,不管他们怎么阐述你所犯下的错,我还是很愿意信任你!当第一次见面你伸手给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你是个很温柔很体贴很可靠的人,我愿意将我的性命以及一生的幸福交付给你,不管以后你是否会真的废弃我,会残酷将我杀害,我都愿意信任你!主持大师曾经跟我说过:只要我们抱着诚实真切的心与人交往,总有一天会打动那些为恶的人。我相信大师的话,更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内心所感觉到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化解皇族与平氏的纠葛与战争。如果你觉得我这样一个平凡朴实的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那你就不要在我的面前伪装,请直接的向我宣战。我不介意再为这个皇宫增添败笔。我只是希望能改变我们对立的现况。"
正面迎视的眼眸坦率而真诚,有着平亲王最为渴望的悸动。
浕玄帝的身上有着自己没有的、不敢拥有的勇气!
惊诧不只来自那个一向沉稳的男人,在角落的她也难免失措。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只是她无法不置疑那个人的计划是否真的会如愿的成功!
在洛玄帝的墓前所看的、所听的真的可以相信吗?
皇家的雄伟的,用光滑大理石砌成的陵园被笔直的白杨树环绕着。在多余的空地与通向黄陵的大道上散落着长年累月的枯叶。
舞影公主是独自来到这里祭拜先帝洛玄的,一路上看着其他陵墓的石墙经过年深月久的风吹日晒已经被风化了。独有这一座,光鉴照人的白汉玉石碑显露着崭新。墓前开得正艳的花朵映着骄阳,甚是美丽。
行礼上香,舞影凝视着冰冷的墓碑重重的叹息。
守墓的老官恭敬地站立一旁,"回公主,这是平亲王的意思。他关照老奴一定要在先帝的墓前种栽各式各样的花卉,说先帝爷生前就喜欢这些。老奴岂敢怠慢,单不说这是我们的主子,就是平亲王也不允许我们失职啊。"
"平亲王?真是平亲王?"舞影不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要确定。
"是的公主,是平亲王没错!"
"是吗?"淡淡地,没有惊讶,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
"是的,公主。奴才们也很纳闷啊,可偏偏确是平亲王。"老官望向无言的石碑,很讽刺吧,生前如死敌,逝后倒成了朋友。先帝在天之灵也会感动无奈吧。"平亲王总是独自来凭吊长眠于此的先帝,久久地静默凝视中奴才感到他所有的伪装都一层一层地剥落。那颗裸着的灵魂便抽离出来,弹落在面前冰冷的墓碑上面,期待着那个人--奴才猜想一定是皇帝吧,期待着那个人的灵魂从风中徐徐而来期待着两颗灵魂的彼此接触和缠绕。"守墓的老官静静地凝视着无声无息的墓陵,淡淡地述说。
这会是真的吗?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谎言,都不是假相,那么最后的胜利者必定是你了--洛皇弟!
PS:这是重新修改的!请版主帮忙替换一下吧!谢谢!
第六章
册后大典当日,亲王公卿等所有的人都随行,年幼的皇太子也参加。御驾于卯时出宫,由朱雀门经天桥,到东边的天坛。皇帝册立后妃不一定要铺张,但此次规模异常盛大:诸亲王、诸公卿都特别用心,把马匹和鞍子整饰得十分漂亮。随从和马副都选用容貌端正、身材等高的人,给他们穿上美丽的衣服。因此气象壮丽,迥异寻常。丞相、各部大臣以及三品以上官员获准随驾。
天上撒下缤纷的花雪,使得一路上天空的景色也很艳丽。官铉的画船照例在庭中的池塘里游行回旋。唐人的舞乐,高丽的舞乐,种种歌舞依次表演,品类繁多,乐声震耳,鼓声惊天动地。
但闻岸上的悠闲舞乐转急,蝶装女童渐渐舞近棣棠篱边,飞进了繁密花阴中。片刻之间,高高的红叶树荫下,数十名铁甲裹身,狰狞面具遮脸的武士冲上前来,挥舞着手中的剑与盾,阵形千变万化,姿态异丽。此时乐声大作,响彻云霄,美妙之极。众公卿大臣无不称颂。
如此华丽、如此奢侈、如此完美、如处仙境一般!这是在深山寺院永远欣赏不到的画面,永远接触不到的美景!京城原来是这样的美丽,难怪人们都说这里是天下最令人向往的天堂!
"皇宫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自从先帝去世之后大家的心象布了乌云,是时候走出阴霾了。"简丞相含着微笑对一旁金大将军低语。
"是啊!"抬头望向陶醉在舞乐中的浕玄帝,继而低下头悄声说道:"只是不知道这个皇上能让我们高兴多久啊!"
"大将军不要这样,小心隔墙有耳。"
"我怕什么!我有先帝遗诏,是顾命大臣,我就不相信他能把我怎么样!纵然要死也要拼个你死我活!"怒视站立在浕玄帝身边的平亲王,冷冷地哼;"他逼死了先皇,我一定要报此仇,雪此恨!现在朝廷上除了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皇帝外,还有人会帮助他们平氏吗?早晚一天会让他们知道失去一切的滋味,会让他们知道飞扬跋扈的下场!在此之前就让他们再多高兴几天吧!"
"是!我们一定要为先帝报仇!"
"犹记当初,先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也曾为了祭天表演过舞乐。那时多美啊!老臣永远记得当时的情景,那画面美如仙境,看了叫人落泪。当时在场的大臣无不感叹非常啊!时过境迁,如今在看,亦是人事全非!唉!先帝离我们而去,如今却留下我们这些苟延残喘的人还活着!如不铲除平氏怎么有脸面去见先皇啊!"
舞乐已罢,感叹声淹没在欢愉之下。
领舞的红衣铁甲人重新登场,向皇上拜谢。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赏赐绫罗绸缎十匹,黄金十两。"
"谢主隆恩!"
领舞的乐人跪地叩谢,再抬起头来,身形已经飘至浕玄帝眼前,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身经百战的勇将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目瞪口呆,一时都忘记了反应。
在众人都成了化石一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的瞬间,只有一个人采取了行动。
这个人快速的挡在了浕玄帝的面前,扳开了暗杀者的手臂,并大喝:"护驾!"
接除了人们约十秒的惊愕,武将们一拥上前抓住了行刺的犯人,将他压在了地上。
平亲王回头来,询问显然惊吓过度的浕玄帝:"皇上,您还好吧?"
浕玄帝瞪着一双惊惶失措的大眼睛,尽是慌乱!
平亲王怜爱的伸手拥住他不断颤抖的身躯,小心翼翼的抱起,让他依偎在自己宽阔的胸膛前,然后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混乱的现场。
简丞相和金大将军留下来善后。


夜是柔和的。月亮被黑灰色的云遮掩了,四周暗了起来。桥亭的影子带了烛光在水面上微微的摇动,花草的幽香缓缓地飘过来,一缕一缕的沁人心脾。
浕玄帝躺在清凉殿的床榻上,握着平亲王的手,一丝不敢放松,生怕一旦放手就会没了依靠,失去所以:"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皇上,他们想杀不是您,是皇位上的人。无论今天是谁坐在那个位置上,他们都会出手的。"
"他们是什么人啊?"
"是前朝二皇子的余党,他们为了替过世的主子报仇才行刺皇上的。"
浕知道宫中曾经发生的叛乱。二皇子在其舅原兵部卿亲王的鼓动下向当时的皇太子以及靖玄帝发动了逼宫,但在洛皇子联合众勇将的力挽狂澜之下,粉碎了夺位的阴谋。但靖玄帝与皇太子因此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之后继承大统的就是先朝洛玄帝!
"皇上您放心,我已经派遣部属进行彻底的追查,您放心吧!"
"你会留下来陪我吧?我不相信他们!我只要平亲王陪着我!"眼眸闪烁着哀求的光亮,急急得寻求答案。
"臣不会离开的。皇上您忘记了吗?臣答应过皇上要保护您的!您安心的睡吧,臣会一直陪着您。"
还是不安心,一双可怜的明眸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人。在平亲王微笑的注视下,因为敌不过疲惫才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目视着连睡着了也不肯放开自己的手的人。恬静的脸庞在睡梦中更显得柔和、安宁,柔顺的乌发散落在枕边,将白皙的面容映衬的更加美丽、清秀。
平亲王静静地看着,贪婪的用眼神品味着这张曾经与自己失之交臂的容颜。(5555555555)
此刻的幸福,本该早一点到来的,只是自己当初不知道如何掌握。
记忆回复到一年前的那天,当是自己还只是将军的身份。
太阳和煦而温暖,草木青翠,大地在阳光下沉睡。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懒洋洋的。连那轻柔的春风,都带着倦意,吹得人痒酥酥的,而那充满花香与泥土气息的空气,却更熏人欲醉。
靖玄帝祭天的日期将近。此次祭天,比往年更加有趣。因舞乐都在天坛表演,嫔妃等不能参加,甚是遗憾,皇上为了他所宠爱的妃子能目睹这一盛况便命令先在宫中清凉殿试演一番。
庭院中的垂樱花繁枝茂,开得正艳。枝头上的朵朵花瓣分明是樱花,可远远望去,却宛如半空中悬着粉红色的花伞。
踏着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四十名乐人绕成圆阵。嘹亮的笛声穿透云霄,妙不可言。和着松风之声,樱花缤纷,随风飞舞。洛皇子的辉煌姿态出现于飘絮的花雪之间,美丽之极,令人惊叹!插在洛皇子冠上的红叶,尽数散落,仿佛是比不过主人的美貌而退避三舍。
此时红日渐渐西倾,夕阳照人,鲜艳如火,乐声鼎沸舞兴正浓。再看洛皇子一袭白衣薄衫,手持利剑,翩翩起舞,演绎着一段绝唱!
亲王公卿及中嫔妃无不感动得流下来泪来,如痴如醉。
拔开垂下的树枝,黑蟒铁胄着一身的他冷峻的双眼直视着他轻盈袅娜的身躯,直至曲终了。
舞毕退回更衣室,再出来时已换上平日的衣装。有梅花折枝及飞舞鸟蝶纹样的白色礼服,和鲜艳的浓紫色称袍。在一群身穿上淡下浓的紫色面淡紫色里衣裙的女官陪同下,走在昏暗中带着蔷薇般瑰丽的色彩的暮霭之中,让看的人觉得他本身就好像一首诗篇般的动人。
"殿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