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红楼之林家二爷 梅逐音

红楼之林家二爷 梅逐音

内容介绍:
龙三太子转世成为林如海弟弟,华丽丽的展开了其敛财养家的一生

==================

☆、林家次子

  天雾蒙蒙的,半晴不阴,京城西林府里,闹哄哄的,要问为什么?他家夫人正在生孩子呢。要说这林夫人也算得上是可怜,她本是侯门嫡女,只可惜年幼时就没了爹娘,好在后来嫁的丈夫待她不错,身份也高,是个小侯爷。这一对本来可以说得上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可偏偏好事多磨。林家第二代,也就是林老爷的爷爷那代时也算得上是人丁兴旺,嫡子庶子加起来就有十几人,可这十几人联合他们的娘亲抢起家产来,也是很厉害的,今天我陷害你,明天他就回敬你,恼的是不可开交。最后是死的死,伤的伤,十几个儿子就剩三个,一个病怏怏的嫡子,另外两个身子好的还是不上进的庶子。林老爷那个怒啊,一气之下,就下令以后林家的子嗣不准妾生子,除非嫡妻十年没有生子,否者不准有庶子的存在。这下子,林家就成了一脉单传。到了这代,林老爷和林夫人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又要生一个,能不开心吗,试问谁家不希望自己儿孙满堂,多子多孙呐。
  可惜,这“开心”二字,并不存在于林府之中,要问为什么,还要从几个月前的丧事说起。林家一脉单传,到了林老爷这里又是体弱多病的,好不容易熬到娶妻生子,长子也有十四岁了,刚准备为儿子说亲事,林老爷就一病不起,不到三个月就去了。林夫人和林老爷夫妻相伴二十载,可以说得上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妾通房的,除去林老爷的身子不好,夫妻俩的日子是甜甜蜜蜜,有滋有味。林老爷这一去,就把林夫人的三魂七魄带走了一半,当场就哭晕过去了,吓得林少爷赶紧找来太医。老太医揪揪自己白花花的胡子,忙道:“林夫人有喜了!”
  林夫人今年三十有六了,这可以说得上是老蚌生珠,就因为这个意外来到人间的孩子,林夫人才断了跟林老爷一同离去的念头,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林少爷松了一口气,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自己还未来到世上的弟弟或妹妹。
  时间一晃,五个月半月过去了,怀孕七个月的林夫人摔了一跤早产了。林家这下子像热锅上的蚂蚁,求太医,找稳婆,烧热水……闹的是不可开交,可是整整八个时辰过去了,从天黑到天亮,孩子却依旧没有生下来,林夫人已经快没有力气了,林少爷那个急啊,跪在院子里求他爹保佑他娘,顺顺利利的把孩子生下来……
  林夫人的气息渐渐地弱了下去,稳婆和太医商量着,问林少爷,要保大人还是孩子!林少爷当时就懵了,跪在产房门前撕心裂肺的喊着:“娘!那是爹心心念念的弟弟妹妹,娘!您想想爹,他是多么希望再有一个孩子,您和爹的孩子。娘!您要坚持,娘!”或许是那一句“爹是多么的希望再有一个孩子,您和爹的孩子”鼓励了林夫人,林夫人一鼓作气下,林家二少爷终于生了下来,母子平安。
  林苑迷迷糊糊的睡着,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四周黑洞洞的,难道这里是地府?林苑摇摇小脑袋,不对,地府不是这个样子的,难不成自己又重生了,还是没有经过地府就重生了。他记得自己已经是第二次重生了,第一世,他是南海龙王敖钦的三子,很有貔貅之风,只进不出敛财之极的龙三太子,后来觉得无聊了,就联合着东极青华大帝三子青颜,封印了自己的一身法力只带着父王所赐的一个空间芥子来到凡间体验生活。第二世他是被人扔在孤儿院门口的小孤儿,小人儿虽小,却因为拥有上一世的记忆,一张小嘴甜的发腻,再加上小模样长的粉雕玉琢,更是受人喜爱。长大后,他做过很多工作,去云南昆仑新疆采玉,在东海养珍珠,收水晶……靠着他那一个空间芥子,什么好东西都往里头扔,继续着龙三太子的敛财之路。
  七十岁的时候他准备去参加一个拍卖会,据说拍卖会上会拍卖一棵举世无双的五色翡翠玉树,要知道翡翠的每一个颜色都有着不同的寓意,红色寓为福,绿色寓为禄,紫色寓为寿,白色寓为禧,黄色寓为财,五种颜色是为“五福”。一般一块翡翠只有一种颜色,但偶尔也能见到双色,三色甚至四色同时出现在一块翡翠上,这是翡翠拥有而其他宝石所没有的一个特点。这回居然有五色的,还正是福禄寿禧财。身为敛财专家的林苑自然不会放过,结果还没有到会场就出了车祸。这是一起谋杀,为的就是林苑几十亿的身家财产,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林苑的财产,几乎都在空间芥子里,唯一剩下的那一点也都在他死亡的那一刻捐给了慈善机构,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林苑呢,致死都不瞑目啊,他的玉石,他的翡翠啊!最起码也要让我看上一眼啊!混蛋!
  等林苑再次清醒过来时,就听见有人在哭,依依呀呀的吵死了,林苑那个怒啊,喊了一句:“别哭了。”就听见婴儿的喃喃声,这下子没有人再哭了,一个两个都喊着:“小少爷出声了,小少爷出声了。”“小少爷终于是活过来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祖宗保佑啊,祖宗保佑……”
  活过来?这是毛意思?林苑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儿,连忙查查自己的新身体,这一查哭都来不及啊。妈呀!这是神马破身体啊筋脉纤细断落,心脉堵塞,浑身上下灵气全无,虽然这辈子的家室不错,但有这破身体还不如上辈子做个健健康康的孤儿呢。
  唉~林苑唉声叹气道,算了算了,自己本来就不是这世界的人,为了自己的敛财大业才来到这世上,身子破一点就破一点了,好在自己的空间芥子里有一眼灵泉,每天在里面泡上一个时辰,自己的筋脉大概就能扩张修复,心脉也能得到疏通,等以后在重新开始习武,身子渐渐就会好的。林苑这般安慰着自己,而他的便宜哥哥也因为他的身子渐渐变好而开心,这一年来的巨变是他所不能承受的。父亲的离世,亲戚的势利无情,母亲时病时好的身子,早产而体弱的弟弟……母亲的身子是完全的坏了,生完弟弟时太医就告诉自己要他为母亲尽早准备后事,就这几个月了。而弟弟也因为早产时睡时醒,好在在太医的救治(灵泉的浸泡)下,渐渐地好了起来,虽然看上去依旧瘦小,却健康了不少。
  林苑周岁的时候,林夫人依旧卧病在床,根本移不了身子。哥哥林海不好大办周岁宴,就关起门来在自家母亲的屋外办了一个小的抓周仪式,母亲看不到,听听也好。自出生以来,这还是林苑第一次穿的跟红包似地,毕竟父亲才去世,他跟哥哥需要守孝。
  林海抱着弟弟,亲了又亲:“弟弟要乖哦,咱们抓本书抓支笔,以后考状元啊!”
  林苑听了不禁挂满黑线,哥哥啊,弟弟以后是肯定要经商的,不然我的宝贝玉石们去哪里找啊。现在的林苑对别的还好,单对玉石最感兴趣,这只能说是上辈子死前的执念啊,他总是希望再见到五色的玉树,不然,心里总是难受。
  林海在母亲屋外的空地上铺了一块绿色的毯子,上满林林总总的放满了东西,林苑一被放上去就开始淘宝。至于该抓什么好呢?母亲是命不长久的,所以哥哥以后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哥哥的话是一定要听的。而自己经商的小愿望也是不能放的,总得给哥哥先打一剂预防针,不然以后真的选择经商,哥哥会受不了打击的。林苑打定主意后,迈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努力地在毯子上爬着,看到一本诗经和它身边的小狼毫就抓了起来。丫鬟小厮嬷嬷连忙高兴地说道:“小少爷以后一定是个会读书的!”林苑抓着书本和笔又爬了一段,从一堆杂物中捞出一把玉做的小算盘,摇了两摇,翡翠做的算珠清脆作响。丫鬟小厮嬷嬷又道:“小少爷以后一定是个会理财管家的。”林苑见自己哥哥微微皱了皱眉头,又拿了一把小弓箭就爬回自家哥哥的身边。
  “哥……哥……哥哥……哥哥,抱!”在林苑奶声奶气的说出最后一个“抱”字的时候,林海就将他抱起,来到自家娘亲窗前道:“娘亲,弟弟拿了诗经、小狼毫、爹爹做的小弓箭和外祖父亲手雕刻的小玉算盘。”
  “看来我儿将来一定是个能文能武的,可惜……你爹爹和外公看不到了……”林夫人泪流满面道,“海哥儿,你弟弟已经周岁,就给他取个名字吧,等我到了地下,也好告诉老爷我儿的名字……”
  “娘亲,弟弟还小,他不能没有娘啊!”林海紧紧地抱住林苑,“弟弟,来,叫一声‘娘亲’!”
  “娘!”林苑很听话的叫了一声,想了一下,又叫了一声,“娘亲!”
  “乖~”林夫人听到那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喊,立马就破涕为笑,“娘的乖孩子,乖孩子……”林苑听到窗户那头的哭声,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这一世的娘亲自己就见过一面,然后就被抱出了病房。但是,光光那一次,林苑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一世的母亲早就已经油尽灯枯,不久于人世了。现在还活着,就是因为不放心自己的一双儿子。其实,主要还是自己,哥哥林海一年前已经是举人老爷了,等他守完孝就可以参加殿试,功名利禄都已经唾手可得。而自己却才刚满周岁,又是早产儿,能不能长得大都是问题。想到这里,林苑摇了摇脑袋,依偎在了自己哥哥临海的怀里,喃喃道:“哥哥,困!”
  唉~林苑不是不想帮自己的母亲,只是母亲身子早就已经垮了,灵泉的水可以强身健体,医治百病却不能起死回生。果然,林苑周岁刚过七天,林夫人就随丈夫驾鹤西去了。林家好不容易才挂上去的红绸又换了下来换上了白缎,又是凄凄惨惨一年。
  ------题外话------
  开坑了
  


☆、林家探花

  转眼间,林苑四岁了,哦,现在他的名字叫做林源,是他在周岁他天哥哥给起的。“源”,水之源也,自古水源皆生生不息,林海亦希望自己的弟弟能生生不息,安然成长,所以,为他取名为“源”。知道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林源无奈的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自己跟源这一音多有缘啊,第一世,自己名为“敖远”,听大哥说父王给自己取这一名字,是希望自己能飞的更远。但自己知道他是希望自己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好不用待在他跟母后的身边做电灯泡。第二世,自己的名字是“林苑”,因为自己是在杂草院子里被捡到的,所以取名为苑。这一世,又是这个音,林源。希望自己这一世收集的财宝也同这个名字一样,源源不断吧!
  林源迈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吃力的跑着,今天是哥哥参加殿试的日子,也不知道能考个怎样的成绩。林源了解过,自己穿越的这个时代不是华夏正统的时代,它只是一个分支,也不知道是哪位上仙分裂出来的,从唐朝开始,李氏儿孙没有从“安禄山之变”后夺回王位,反倒是太平公主的儿子继承了王位。不过因为太平公主嫁的是武家人,因此之后继位的也是武家的子孙,其后的千年历史尽变。现在的朝代名为“明”,当然,这不是朱元璋开创的那个明朝,而是因为天家姓明,所以,就叫明朝。这个朝代所处的时间段就跟华夏正统历史中的清朝一样,大概就处于康熙年间,当然,这里的人不剃头。
  “二少爷,二少爷,大少爷中了,中了……”现在还是林海书童的林忠一边跑一边喊着,“大少爷中了一甲探花,现在正在大街上骑着大马游街呢!”
  “真的!”林源乐的合不融嘴了,虽然知道自己的哥哥就是传说中的林妹妹的父亲林海,此次殿试定能夺得探花郎的宝座。但真正听到哥哥高中探花还是打心底为哥哥感到高兴地,这几年,哥哥的刻苦自己看在眼里,要不是为父母守孝,以哥哥的才学早就高中了。林源心里高兴,连忙又道,“今儿个哥哥高中探花,赏,人人都赏五两银子!”
  “谢二少爷赏!”底下的人一听有五两银子呢,个个都乐了,要知道在平常人家二两银子就能过上一年了,林府虽是书香世家,但每月的月钱也就五百钱,这在很多人眼里还是多的。现在大少爷高中探花,二少爷赏了五两银子,这可抵上好几年的月钱了,哪能不乐呢。
  林海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家里灯火通明,人人都在等着他的回归。林海笑笑,刚进大厅就被自家的宝贝弟弟扑了个正着。
  “恭喜哥哥高中探花郎!”林源人小嘴甜,经常哄得林海一愣一愣的。
  “臭小子,多谢了!”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这没爹没妈的孩子一样得早当家。林海虽然不在家,但也知道自己高中后,家中下人的赏赐,老师的谢师礼,同科友人们的酒宴都是自己家弟弟一手安排的。要是没有这些安排,自己可就吃亏了,让同科们笑话了,毕竟自己早就已经,没有了父母,而林家的爵位也在父亲那代就结束了,在他们看来自己已经无人可靠了。好在还有个贴心的弟弟,想到这里,林海紧紧地抱住林源。
  “哥哥,累了吧,我让人准备了洗澡水,你先去洗洗睡上一觉,要是有事儿明儿个再说可好。”林源看得出林海那意气风发之下的疲倦,还有闻到了他身上满身的酒味。
  “臭小子,嫌弃你哥身上的酒味了?”林海笑笑,在林源那水灵灵的小脸蛋上蹭了又蹭。
  “哥哥坏,臭死了!”林源连忙用手支开林海,好不容易才从林海的怀里回到地上,“哼,还不去洗洗,我要在你的洗澡水里加上几篮子的玫瑰花瓣,看你还敢熏我!”
  “哈哈哈……”林海大声地笑着,在自己弟弟的小脸蛋地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走!一起洗澡去!”
  “人家才不要呢!哥哥坏!哥哥坏!”现在的林海依旧年少,红楼中的谨慎个能干都还没有形成,似乎还有几分大大咧咧的。
  接下去的日子过得极快,在父亲旧友的帮助下,林海很快就在翰林院站住了脚,虽说只是个庶吉士,但也好过现在就外放吧,林源还小呢!
  五月的时候,林海和林源的舅舅司徒老侯爷来了,顺便给哥哥订了一门亲事,那女方正是后来的林妹妹的老妈——贾氏。说到这贾家,林源是一百个不满意,一万个不如意的。红楼里林家是怎么败的?大半就是给贾家弄得,林海的无子,黛玉的死亡,家产的吞并,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跟贾家脱不了关系。再说,贾家本身他就是看不上的,长幼不分,奴大欺主等等。现在又要跟贾家联姻,林源心里暗恨,但也不可奈何,毕竟这是舅舅亲自做的媒,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有就是,贾家的当家荣国公贾代善还在,现在贾林联姻,还是林家高攀了。
  话说两头,林家小弟林源正不满贾林两家的联姻,贾家的太太史氏,也就是后来的贾老太君一样不满意这件婚事儿。
  “老爷,这敏儿嫁到林家,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史氏皱着眉头,“林海好是好,可也就是个庶吉士,抵什么用,要是以后外放了,咱们可真的就见不到敏儿了。还不如把敏儿嫁给京里的公子……”
  “哼!你懂什么!”荣国公冷冷的哼了一声,“林家五代为候,虽然到了林海这代已经没有了爵位,但也是正正紧紧的书香世家,清贵的很,又是这次科考的探花郎。怎么着,不把敏儿嫁给这样的有才之士,还要学王家将嫡女嫁给薛家那样的商户不成。”
  “这……”史氏愣了一愣,这薛王氏可不就是自家儿媳妇的妹妹嘛。这王家越来越不像样了,虽说薛家有钱可也不能嫁嫡女,嫁个庶女也就差不多了……“那也可以嫁给别人,修国公家的二公子人就不错,也只比敏儿大了两岁,大家又熟,总比林家好!”
  “净胡闹!修国公家多复杂,光他家二公子房里就已经有了四五个通房了,那里比得上林海。人家林海家上没有父母,下没有妯娌小姑,唯一有的也就是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小叔。看看敏儿给你娇惯成了什么样子,要是真的去了修国公家,还不给人家欺负死。”荣国公狠狠地叹了一口气,“反正敏儿的婚事我已经定下来了,就在十一月,你快给敏儿准备嫁妆去吧。”说完,荣国公看不没有看史氏一眼就离开了,气得史氏撕了一打的帕子。她的敏儿,这样好的相貌和能耐,就是进宫做娘娘都不为过,现在,居然要嫁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庶吉士,她真的不甘心啊!可是就算不甘心又能怎样,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多为她的敏儿准备嫁妆,好叫女儿不受委屈。(ps:要是林源知道了,一定会大嚎一声:“草泥马啊草泥马,明明受委屈的是我哥哥啊,有木有啊有木有~”)
  深秋的十一月,林家终于还是迎进了新媳妇,年芳十五的贾敏娇羞的犹如一朵香艳欲滴的海棠花。掀开盖头的时候,林海着实是惊艳了一把,而贾敏见到林海时也是立马就芳心暗许了。今日的林海已经不再是当年柔弱的书生,这几年,林源总在自己哥哥的茶水中放入灵泉水,又要哥哥陪着他练武,本来还有些矮的林海哥哥身高是蹭蹭的往上涨,年仅十八的他已经有一米八的个子了。想想吧,你家的夫婿要是有着江南学子的书卷之气,又有着北方学子的豪迈和英气,能文能武还温柔体贴,谁都会心动的,更何况这人本来就是自己的夫婿。
  而史氏的担心也在贾敏回门时,被告知林家是不准纳妾的,除非媳妇十年之内还没有子嗣,否则就算只有一个女儿也不准纳妾的时候,终于是安心了,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女婿有着三妻四妾而自己的女儿受苦的。这也算是女儿嫁到林家唯一好的地方吧,老太太心里总算是有些安慰了。
  ------题外话------
  林哥哥做探花了
  


☆、长嫂不慈

  贾敏嫁到林家的第二天,林管家,也就是林忠他老爹就将林家明面上的账本交给了她。是的,你没有听错,就是明帐。林家的账本分位明暗两册,也可以叫它内帐和外帐,外账就是记载着林家明面上的铺子田庄的,而内帐则是记载了林家各代秘密的庄子铺子和钱财的。两本账册三七分,明三暗七,以前都是由婆婆亲手交到媳妇手里的,但那也要先考察媳妇三年,**好了将暗册交给她。可是林家这一代的主母走得早,还留下了两个儿子,虽说应该交给长子,可长媳人品如何却完全不知道的。所以,林管家夫妻准备先听从老夫人的话,考察的时间从三年变成了十年,到那个时候,小儿子已经长大,就算长媳为人不好也可以交给次媳,让林家不至于没落。
  而这一切,林海是知道的,他的宝贝弟弟是他最宝贝的东西,从小看着他一点点的长大,从生命垂危到牙牙学语,从步履蹒跚到上蹿下跳,他的弟弟值得得到最好的东西,至于这点家产,林海还真不放在眼里。可林海不知道的是,他不在意,他媳妇贾敏在意啊。
  贾敏是贾代善和史氏的老来女,还是唯一的嫡女,从小娇生惯养的,没有人给她气受。家里的大嫂子又宠她,要什么给什么,后来大嫂子有了身孕本该二嫂子管家,可因为自己倒了该学习管家的年纪,太太硬是从二嫂子手上拿了管家的权利给了自己练手。(这也是后来你家二嫂子不待见你闺女的原因)
  出嫁前,老爷一直说林家是个好的,以后好好过日子。太太却说林家并不好,林海也只是个穷进士,要自己保管好自己的嫁妆盒子,别叫人家谋了去。自己一直都不以为意,相公人长得好学识又好,林家也是五代列侯,书香世家,原以为就算没有家中富有,八分还是有的,却不想直到自己查到这账册,才知道林家也就只有家中一半的富庶。家中还有一个幼弟,据林海说等林源长大了还要分一半的家产,那林家还剩些什么,自己以后的孩子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想到这里,贾敏就不淡定了。原先的红楼里没有林源的存在,就算林家的资产少了一点,那也完全是他们夫妻两个的,不会有人来分。可现在不同,多了一个林源,所有的东西都会分成两分?那自己孩子还剩些什么,贾敏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帕子,不行,她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没过多久就过年了,这是贾敏在林家过得第一个年,也是林家兄弟除孝后的第一年,贾敏很能干,里里外外张罗的热闹极了。回娘家拜年时,送了一车又一车的礼物。林源心里暗恨,这才嫁过来多久,就已经准备将林家搬空了不成,以后,以后可怎么办?林家少不了要像书里写的那样,成为贾府的另一个院子。可现在林源年岁尚小,就连贾家的孙子辈贾湖都比自己大半岁,出不了半分力。对,你听的没有错,就是贾家嫡长孙贾湖,那个本来应该在五岁时早夭的孩子,至于贾珠,现在才四岁。林源见过这两孩子后,就异常的喜欢贾湖而讨厌了贾珠,要说为什么,只能说遗传这种东西是强大的。贾湖比较像他娘,性子温顺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柔弱可欺,就算他遗传到了贾赦的不聪明,但也是傻乎乎的,讨人喜爱。可贾珠,笑笑年纪就十分要强又看不起贾湖,他私下里甚至觉得大伯家的哥哥真是可怜,有这么没用的爹爹。还有他觉得自己家也很可怜,为什么又这么一个没用的亲戚,他对于自家住在荣禧堂东院没有任何的疑问,这本来就是应该的。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贾珠他是在贾母身边长大的,贾母看不上林家,贾珠小孩子心性,有样学样,觉得自己是国公家的公子,看不上区区翰林家的公子,还有就是,自己都已经学完三字经,百家姓了,这个比自己还大半岁的哥哥居然跟湖大哥哥一样才学三字经,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好在林源不会读心术,不然绝对饶不了贾珠,但是就算是这样,这两孩子也是互看不爽的,好在有个贾湖和稀泥,不然非吵起来。
  林源每回见到贾珠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就来气,因为每回见他都是在贾敏回娘家给娘家送礼的时候,可怜他一个敛财之极的龙三太子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的东西一件一件,哦!不,是一车一车的送到贾家,呜呜呜……他的心在滴血啊~
  贾敏的这一次归家就是让贾老太太帮着出主意的,贾老太太白了一眼女儿,以前教你的忘了不成,这么点小事儿都做不好?
  贾老太太史氏,在贾家生活了整整四十几年,从一个孙媳妇开始做起,到现在的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其手段不可谓是不高明。最起码她那两个媳妇的手段她是看不上眼的,至于女儿贾敏虽然娇宠了些,可这为人妇的手段却没有少教。
  光光一个吃食就能整的人生死不能,像鹅肉和鸡蛋,鸡肉和芥菜,同食伤元气,西红柿和地瓜同食会呕吐、腹痛、腹泻。而林源本就是一个身体羸弱的早产儿,多这么“病”上几次,小命可就不保。至于那些歹毒一点的,一次毙命的,不好意思,她贾敏的心还是很软的。
  只是贾敏没有想到的是她有张良计,林源就有过墙梯,做过营养专家的林源很清楚哪些食物是可以吃的,哪些是不可以吃的。这天,庄子上弄来了几斤新鲜的驴肉,安嬷嬷(贾敏的奶嬷嬷)就张罗着给主子们做些好吃的。林海和贾敏是吃的是单独的炒肉,而林源这几日有些小着凉,就让人准备了肉粥熬的香香的送了过去。可没有想到就是着了一碗肉粥坏了贾敏的大事,当天下午,林海刚一回到家中,就被林嬷嬷(林忠他娘)给叫住了,跟他说,一边哭一边说太太要害二爷。
  林海自是不信,贾敏温柔体贴,知书达理怎么会害自己弟弟?但一听林源出事,还是急急忙忙的先赶到林源的千翠苑。
  千翠苑中,金大夫还在为林源把脉,林海一进门就先问了句:“舍弟可安?”。金大夫摇了摇头,带着林海就出去了,见此情况,林海的心顿时就悬了起来。
  “大夫,舍弟到底如何?”林海狠狠地拽紧了自己的袖摆,担心的不得了。
  “林大人,令弟暂时无碍,但从老朽拔得脉象来看,这一阵子他吃了不少不能同时食用的食物啊!”金大夫摸了摸自己的小络腮胡子,“像鹅肉和鸡蛋,同食伤元气啊!好在食用的不多,但禁不住令弟体弱还是注意些的好。”本以为只有大户人家才会有这般歹毒的手段,没有想到林家这样简单,同共就三个主人,还会出这样的事儿。
  “多谢大夫指教,不知今天可是为此……”看来源儿没事儿,怎么林嬷嬷说贾敏要害源儿呢。
  “今日的事儿可不是小事,府上的厨子为小公子熬制了一锅肉粥,驴肉香菇黄花粥,看着香味四溢,实则要人性命。府上的厨子怎么这般无知,不知道驴肉忌黄花,同食会导致心痛致命的吗?好在小公子尚未食用,只是拿着肉粥逗狗玩,结果,那哈巴狗替你家小公子死了!”
  “这……”林海听了万分心惊,他的脑子里就只剩下那一句“同食会导致心痛致命”。他的弟弟,一出生就多灾多病的弟弟,差一点就……难怪林嬷嬷要用那个“害”字。查!一定要狠狠地查!林海打定主意要彻查此事,可他不知道的是这回还真的冤枉贾敏了。
  贾敏院中,安嬷嬷正伺候着贾敏休息,这些日子贾敏的身子有些乏了,总是提不起精神,还有些反胃。身上的日子也迟了几天,现在还未来,安嬷嬷觉得是有了身孕了。只是还没有确认,正想着,反正金大夫也正在府里为二爷把脉,待会儿就将他请过来把把脉。
  “嬷嬷,你说二弟这回没事儿了吧!”贾敏揉揉眼睛,还有些犯困。
  “那小子命实在是大,暂时还死不了。”安嬷嬷为自家小姐心疼,这林家二爷打小姐一嫁过来,就跟小姐不对盘,总爱给小姐找麻烦。偏生姑爷又宠溺着这小子,让小姐没有整治的办法,听小姐说等他长大了还要分林家的一半家产。听听,这像话吗?一个克父克母的病秧子,分的几亩薄田也就算了,多了,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福气享受呢。再说了,就算是身子顶好的次子也也没有与长子平分家产的说法,要钱,自己不会挣去。
  “这粥是谁熬的,可查清楚了?”贾敏的心理有些不安,她还没有起直接弄死林源的想法,这次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恰巧撞上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