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以下犯上 冷雪魁

以下犯上 冷雪魁

时间: 2016-11-14 14:12:24
1


阳光透过窗棂,照在纯白的被褥上,连著睡在上头的男人,平等地给予光耀及温暖。
气温是十八度,湿度也不会很重,虽然偏冷,但却是一个盖著棉被睡正好的早晨,麻雀们神釆奕奕的鸣叫,像是预言今天也会是美好的一天般,刚好是最合宜的催眠曲。
前一天忘了调闹钟,所以今天也不会有恼人的闹铃声扰人清梦...事实上,活了二十四个年头到这麽大,他从来没能好好养成调闹钟的习惯,摆在床头滴答滴答走的矩型闹钟,总是工作一天就可以休息三天。
天时人和地利、灯光美又气氛佳,於是很理所当然的,男子持续著平稳的呼吸,一吸一吐间,那在睡衣间若隐若现的锁骨、小麦色的宽厚胸膛,也跟著规律地起伏。
男人轻闭双眼,略长的眼睫在眼下映出映影,微启的薄唇不断地吐出温暖湿热的气息,染的那性感的两瓣更显红润有光泽。
凌乱的黑色短发披在枕头上,配上男人毫无防备、就是天塌下来也压不醒他的表情,反而为他粗犷不羁的容貌和体格添上几丝意想不到的可爱。
每天早上,泷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一如以往,他不自觉的说出每天的同一句感想。
「真是只大睡猪...都日上三竿了还睡个不停。」泷也理理制服上的领带,将书包搁在摆满许多专业书籍的桌上,漫步走近床上的男人,伸手搭上,摇了摇。
「喂,起来了,洸己。」随著手劲的加大,泷也的淡褐色浏海也轻轻摇晃,低垂的眼睫凝视著男人就算天摇地动仍完全没有苏醒迹象的睡颜,泷也的脸上没有不耐、也没有任何表情,但仔细注视他的眸底,却有淡淡的、不让人轻易发现的柔情。
「嗯...再五分钟啦...─────沌...」
洸己无意识的梦呓,传到泷也的耳里,他紧蹙著的眉头跳了一下。不过仅仅一瞬间,他又回复到原来的面无表情。
修长纤细、充满骨感的手,离开了洸己。少了打扰源,洸己脑袋内的睡魔更是肆无忌惮的大力发威,无法无天地睡著。
嗯嗯...沌大哥的手艺真好...普通的早餐也能这麽好吃...。洸己动了动嘴巴,梦中的他,正想把最喜欢的熏鸡培根堡大口地咬下去──────
嗯?奇怪?明明就还没吃到,怎麽肚子就越来越胀?
哇...哇哇!!汉堡...汉堡越来越大了...!!洸己想逃,却逃不过以光速膨胀的汉堡,於是很不幸地被压个正著。但即使如此,那外星汉堡还是不停地吹气球,压的他喘不过气。
(沌...沌大哥!快救我啊!!)他朝著站在一旁,挂著温和微笑的沌求救。
(嘻嘻...我才不要。)
沌?他的沌平时会这麽笑的吗?
(你、你在说什麽?快救我呀!)
(沌才不会救你呢!)那个「沌」拉下眼皮,扮了个大鬼脸。(他早就已经跟凉二搬出去住了!)
(你不是沌?那你到底是谁?!)洸己惊慌地叫道。
(你连我跟沌都分不清...这是你的惩罚!你就慢慢被压死吧。)沌可爱的容颜,在不知几时居然变成了泷也欠打的可恶容貌!!
「哇~~~不要─────!!」洸己啪地睁开眼,正好和泷也对上了视线。他喘了几口气,转头看了看周遭......「还好是梦──────喂!你这家伙在这里做什麽?!」
泷也美丽的眼眸斜了斜,从单字卡上移开,慈悲地施舍了一个白眼给洸己,好像在说:还好他愿意回答他这个白痴问题。「你看不懂吗?我在背单字,早上有小考啊。」
「浑帐!我是叫你从我身上下来!!你干嘛坐在我肚子上?」洸己龇牙咧嘴的吼道。可恶,害他美好的早晨就这麽毁在恶梦中!
「我在叫你起床啊。」洸己从他身上下来,顺手拨了拨完全没有弄乱的柔软发丝。
「你就不会用正常一点的方法吗?!」可恶!明明是寄住在他家的食客还这麽嚣张!
「要是那种方法叫得醒你的话,睡猪。」像是挑衅般,泷也用长指弹了弹洸的额。
「你─────」他到底是为了什麽要让这个死小鬼搬进来气死自己啊?!
「我要出门了,如果今天再迟到的话,小心影响到你的考绩啊...实、习、菜、鸟。」虽然泷也依然是从小到大就没改过的一零一号无表情,但洸己听的出来他心情很好───────废话!那家伙最大的乐趣就是以下犯上、天天作弄他这个长辈!
洸己狠狠地瞪著那颀长纤细的背影,恨不得用视线烧穿那张该死的俊容......不过回头想想,这样的话他会变成方圆百里内的女性公敌,地位搞不好会比色狼还要低等......。为了那个死小鬼陪上他一世英名?呵呵,他还没有圣贤到这种程度。
裸足踏上光滑的瓷砖,从脚心透上来的冰凉感让睡意消去不少。洸己慢悠悠地晃进了浴室,制式化地扭开水龙头、拿出牙刷、挤上牙膏、然後塞进嘴里...尽管他的眼神依然满是刚睡醒的迷茫。
脑袋一清醒,就忍不住开始想东想西...虽然现在才认真地烦恼这个问题也过於为时以晚,但洸己还是想知道───────为什麽泷也要拿著全国榜首的成绩单,进入龙辰学园就读?
说真格的,不管是设备、师资、管理方面,龙辰的水准都不会逊於其他二流学校,但它也不是人人都抢破头的明星学院啊?而且这里离他们的老家东京差了十万八千里远耶~他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考上来呢?
这也还好,毕竟龙辰也还算是间不错的学校...他更纳闷的是──────这家伙干嘛硬是跑来跟自己挤啊?
虽然这间公寓不算太小、相当整洁设备也不差...重点是,离龙辰高中很近。不过这里住的,可是感情跟他最不好、从小吵到大、而且也早在五年前就离开故乡的高木洸己啊!
啧,要不是沌在电话中千拜托万拜托,他才不屑继续当这死小孩的褓姆咧!
难道泷也是因为看不下去凉二和沌成天卿卿我我,所以才逃了出来,连寒暑假都赖著不走...?洸己也想过这个可能。
拿起杯子漱过口後,洸己步出浴室。经过饭桌的时候,不经意地瞥见了那上头摆放的...他最喜欢的熏鸡培根堡。
洸己拿起那份还冒著热气、他永远也做不出的汉堡,咬了一大口,不同於口里尝到的美味,心里漾开了复杂的味道。
...算了,管他呢,人家不都说天才的想法是最难理解的吗?反正他也没真正的损失到。
+++++++++++++++++
「呼、呼、呼!各、各位...早...」从家里全力冲剌了十分钟,洸己终於得以在分针指到整点的位置前踏进他的工作场合、用残存的最後一口气问过好後,便不支倒地、宣告阵亡。
「安全上垒!高木。」前辈A拍掌叫好。「哈哈~我就说吧,高木老弟的发色很有光泽、体格又好腿又长,跑起来绝对很快的!拿钱来拿钱来~」
「可恶...我周末还得要跟女朋友约会的啊~~~高木!你晚一点来是会死喔?哇啊啊~~凉子不会原谅我的啦~~~!」前辈B一边惨叫,一边跟他可爱的福泽谕吉们道别,还不忘多念了洸己两句泄恨。
「我看第一个不会原谅你的是日本的人民吧......我是赛马吗?」身为他的前辈、身为人民的保姆、身为警察!!居然公然聚赌~~~~!而且还拿他的迟到与否做赌注~~他哪有这麽常迟到啊!(魁:是的,让我们回想一下~从洸己在随.缘登场、一直到现在~~几乎都在赶时间,天天用冲的上学──────洸:要你多事?!#)
「啊啊~?这是你对前辈说话的态度吗~~?害我输钱的家伙~~有时间发牢骚的话,不如快去换制服交班!菜鸟~~」不甘输钱的前辈B,学著黑道大哥的口吻,把赖在地上的洸己硬是拽起来,然後像扔垃圾般把他丢进派出所後方的小隔间,脸上夸张的表情还真颇像在道上混的。
「哇...!痛死了,这哪里还叫警察啊...」呜呜呜...他真是命苦,怎麽会被这种前辈带到...?哀怨归哀怨,他还是乖乖地换上了制服,准备一整天的工作。
「你不是有脚踏车吗?骑那个来不就好了?」赢了钱,又有後辈的拙相可以当馀兴节目,心情很好的前辈A,说话自然也轻快许多。
「厚!就是说到这个我才气...还不都是那个死小───────」洸己倏地捂住自个儿的嘴。
「那个什麽?」
「呃...我是说死小偷啦!哈哈...我的脚踏车被小偷牵走了啦。」
「什麽?你也太丢脸了吧?亏你还身为我的後辈、身为警察、身为人民的保姆!!连你都被偷东西,那日本的人民还有未来可言吗?」
「唔...因为犯罪率实在太高了嘛...。」这、这句话怎地还蛮耳熟的...不过!就凭你们这些公然聚赌的家伙,也没资格教训我吧~~~?!沌在心里偷偷想著。
「啊,说到脚踏车和犯罪率,我今天早上好像看到那个龙辰的校草骑著车经过派出所喔,那辆很像是你的车呢。」替自己倒了杯茶,前辈A不经意地提起。
「哈...应该不可能这麽巧吧...毕竟脚踏车长得都差不多。」洸己以最僵硬的笑容说道,眉头还不住的跳动。
他当然知道!就是因为泷也把他的车骑走、他才只得用跑的来上班~~~!!可恶,那家伙明明时间充足的很,想也知道是故意的!唔~~~他好像已经可以看到那死小鬼经过这里时、脸上那得意的表情~~~!!
「不过,为什麽说到脚踏车和犯罪率,就会想到他啊?」
「嗯嗯...因为他是那种会制造罪犯、提升犯罪率的型吧?像是被跟踪啦、性骚扰之类的。」
「啊哈哈!说的真好啊~~!不过照我来看,那些有胆对他出手的家伙都会被打个半死不活,最後真正进警局的大概是他吧?哈哈!」开玩笑,别看泷也比女孩子更加绝美的纤细外表,他可是尽得他怪物老爸的真传,就连在警校受过特训的洸己也不见得打的过哩!
「喔~?你怎麽知道?」
「呃!这个...」洸己调开目光。「我猜的啦,我看他一副个性很差的样子...嘿嘿。」事实上,他也真的是个性超级差。洸己在心里补充道。
还有,他不但个性差、还相当的讨厌自己!要不然的话,为什麽泷也老是三申五令地不准他告诉别人他们同住的事?为什麽从不叫他一声哥哥?而且还一副用鼻孔看他都是浪费的模样!
虽然他们没有血缘、也没有姻亲关系,但是好歹泷也是他从小照顾到大的...在他心里,尽管有时对泷也的恶作剧很生气,但他还是打从心里的将他当弟弟看啊...。若不是心里还抱持著一份对弟弟的宠溺,他又怎会随便让人参与他的生活?
不过,泷也说什麽就做什麽的他...也真是没用啊,居然还真的照做,隐瞒了两人同住的事。或许,他还是希望泷也能承认他这个「哥哥」,才会这麽卖命吧?
「哎呀~高木老弟~就算你没有人家好看也用不著嫉妒人家啊。」前辈B将警官帽压上了洸己的削短的黑发。「他是不是个性差,我们去看看不就好了?」
「..................啊?」反应整整慢了一拍的洸己,这才吐了一个代表疑问的单音。
「我就知道你记不得。」前辈B按著太阳穴、摇头叹息。高木老弟的确是以应届毕业生中,成绩名列前茅的精英,有正义感,体能又相当地好,几乎是无可挑剔的好警察...不过,他这样脱线的个性和经验的浅薄,才是为何他会沦落到这种閒著没事干的小镇的原因...实在让人担心啊...再过不久,他的实习就要结束了耶!「你忘啦?我们两个今天预定要去龙辰学园,替学生们做一些有关防身术的演习的!」
「啊!」
「鸭!我还鸡咧鸭!知道了还不快走?!我可不想跟你一起用跑的!」毫不留情地在洸已的屁股上赏了一个大又清晰的皮鞋印,把他踹出门後,前辈B才简单对前辈A交代几句,也行色匆匆地走了。
+++++++++++++++++++
私立龙辰学园。
「啊...不行,讨厌啦...」少女豔丽的脸蛋因激情而潮红扭曲、乌黑的长长秀发染上一些汗滴,随著剧烈摇晃的曼妙身子甩摆。加诸在她身上的爱抚和进攻惹得她娇吟连连,涂著蔻丹的纤白玉手更是紧抱著少年修长有力的体格不放。
「嘴上说讨厌,其实还蛮享受的吧?」少年讪笑著,喑哑的嗓音有著超乎年龄的性感,被情欲染色的脸蛋更是远超过美豔少女的妖媚。
「嗯...你好坏...啊!太棒了─────泷!!」被快感推至顶点的娇躯开始痉脔,少女疯狂地喊叫出那个男孩的名字。
冷静地盯著少女狂乱迷蒙的容颜,虽然欲望获得解放,但泷也的眼中却闪过一抹莫名的空虚。

烟香袅袅。
泷也吸了一口烟,让尼古丁挤满肺部,然後一口气地吐出来...好似这样,就连他的烦闷也能随之被吹出体外。
奇怪的是,未成年抽菸的情况发生在其他少年身上,只让人觉得又拙又难看,但同样的动作由泷也做出来,只有优雅、沉郁、和一种难以形容的...性感。
刚办完事的他衣衫不整,衬衫的扣子一颗也没扣上,只是套在身上。捻著菸的他坐在窗台,任那女孩的手非礼他裸露出来的肌肤,却再也不碰女孩一下,彷佛她的价值比一根菸还不如。
「你刚刚的表现真好,泷。」女孩小鸟依人地靠在泷也的胸膛上娇声软语,还不时的、有意无意的用胸前「伟大」的丰盈挤历、磨擦他。「害我又想跟你复合了...」
「呵...别说笑了,学姊。」泷也弯唇,嫣然一笑。声音却平板的像是电话语音。「你不是早有新男友了?」
「哎呀~这种时候不要提他嘛,多扫兴。」女孩嘟翘了红唇。「他呀~技巧根本就没有你的千分之一,一到床上就只知道冲、一点都不温柔!我又不是母狗!」她又更贴近了泷也。「哪像你,温柔又热情...而且...呵呵...居然连学生会室都无所谓,真是懂得找剌激呀...」
泷也扯唇,冷笑。
不是母狗?那还来找他发泄?虽然他是学生会长、虽然他的确是连学生会室都可以毫不在乎的拿来当宾馆,不过前提也是要有一只欲求不满的母狗巴著他不放、满脸想做的荡样,他才有办法来那套「温柔又热情」不是吗?
他不著痕迹的推开了她,拉开两人的距离。然後才捻熄那根才燃了半根的菸。
「时候也不早了,学姊,请你还是到体育馆去吧。」泷也整整装,放了一块口香糖入口,好消去菸味。毕竟,他可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会长。
「去做什麽?」原本还想锲而不舍的巴上去,但女孩终究因泷也全身散发出的拒绝意味而打消主意。她知道,这时要乖乖听话,才有下次的机会。
「今天有防身演习。」泷也淡淡答道。
「咦~好无聊喔,翘掉不就好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嘛。」
「学姊这样的美人用得到的。」
「才用不到呢,你会保护我啊。」
这娘们!小说看太多不成?「学校的活动,请务必赏光参加。」漂亮的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瞬间,平板好听的声音掉了八度。
「喔...既然你这麽说...」察觉到自己的得意忘形,女孩安份了许多,她乖乖的整理仪容,退出了学生会室。
花痴。
门扉掩上的那一瞬间,泷也毫不掩饰,满脸的嫌恶。
不过,明知道契合的只有身体、明知道那女人是怎样的货色,他还是和对方上床...回头想想,自己也已经疯了吧?
────────彻底的为那男人、为爱疯狂。
++++++++++++++++++
叫人家去集合参加演习,自己却慢吞吞的磨到时间快结束时才出现的泷也,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像这种时候,只要用手臂往外转...注意喔,要往外转大圈,不然挣脱不掉的。然後......」洸已用慢动作,配合假装成歹徒的前辈B,在全校面前做著示范动作。
「这次警官好帅喔~」忽地,女孩甲的声音飘进泷也耳里。
「是呀,而且你看,他的身材好好喔~再穿上警察制服...呀~真是女人的浪漫啊!」女孩乙的声音陶醉著。
「好像是新来的耶~就是我们学校附近的那个派出所啊。」
「咦~我都没注意到...不过太好了,那和我上学的路线一样耶!那就是说每天都有眼福罗?」
「真好~我家就是反方向...乾脆我去问他电话好了。」
「你敢啊!」
「有什麽好不敢的?你看他教学这麽热心、说话又很幽默,那麽好的人,跟他要支电话不会不给吧?」
「哟~真大胆,其实你不只想要电话吧?」
「嘻嘻...」
女孩们的嘻笑声此起彼落,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其实大多数的观众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自觉的,泷也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家伙...!不是说了没事不要到学校来吗?!他就是不想发生这样的事,让那些花痴越来越多啊!
「好,示范告一段落,在场有没有人愿意实际上来演练一下的?」洸己朝著台下的学生们喊。很好!看来大家的反应都不错,这件任务算是成功吧?好啦,只要再撑一下就轻松了!
台下一片哗然,虽说对方是难得一见的帅哥,但人对偶像啦、美人啦总是有一番莫名的紧张感,大家推推挤挤,就是没人真的敢上去。就在这个时候......
「我。」
「呃...?」泷、泷也?
「哇...他就是那个校草啊?的确是比通缉犯还令社会不安的长相...不过表情怎麽这麽可怕?」前辈B咬了咬洸的耳朵。
「呃...所以我才觉得他个性差嘛...哈哈...」岂止可怕?!泷也那活像眼前站的是杀父仇人的表情只能用「阴鸷」来形容啊...
他没有忘记泷也警告过他不要来学校的事,不过这是为了公事,没办法啊!泷也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为什麽还......
是了,他讨厌自己嘛...讨厌的家伙出现在学校里,谁的脸色好看的起来?
还没等台上的两人答腔,泷也已经快步上了台。「由我做你的对手,应该不会太差吧,警察先生?」
「喔,不会...那就请你站在这里...」
「不,我来当歹徒吧。」
「咦?」
「我来当歹徒的话,同学们才能看了最标准的防身姿势,不是吗?」
「我...」
「那我就从背後制住你。」语毕,泷也已绕到洸己背後,伸手捉住洸己两只手腕。
「呃。」他、他他他没说「好」啊!!
「怎麽了,高木?快开始啊。」前辈B叫著,洸己这才回过神,知道要挣扎。
「歹、歹徒要是从身後抱住你的话,这时候呢...咦?」怎麽...挣不开?
「好痛...泷也你就不能轻点吗?!」洸己低声抱怨道。可恶!居然用擒拿手!
「真正的歹徒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喔,警察先生?」
见洸己迟迟无法动作,台下又是一阵骚动。
「怎麽回事,他挣脱不了吗?」
「不会吧?对象是那个纤纤美少年会长耶!」
「咦~~居然连那个会长的箝制都挣不开,看来他也没什麽了不起的嘛...」
「是啊,我看防身术也没什麽嘛,亏他说的还比唱的好听。」
见到这样的情况,洸己也慌了。「泷也,放开!」
「不要。」泷也贴上了洸己的背,使得洸己更是动弹不得。「普通的色狼,都是这麽做的吧?」性感沙哑的声音与气息,在洸己的耳边吹拂著,敏感的耳根立刻一片通红。
「不要逼我!」双手被制,被惹恼的洸己索性乱扭一通,开始死命挣扎。
刚发泄过的地方,在这麽两人近的距离、及洸己的臀部不经意的摩擦下,又是一阵阵的热流窜过。泷也惊讶,原来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这麽没有自制力。
有空隙!!
洸己的防身术总算奏效,他用力的踩了下泷也的脚,然後趁著双手重获自由时更是不客气地用肘往後一顶───────
「唔!!」腹部吃了一记,泷也一时捂著腹部蹲了下来。
「啊,好过份喔!!」台下女孩丙叫道。
「喂!死条子,你竟然玩真的,殴打我们的学生会长!」男孩丁也叫嚣著说。
一句、两句...没多久,连锁反应就影响了全校的学生。
「就是啊!相泽是好心要上台做示范的耶!」
「把我们的学生会长还来!」
「身为警察,居然敢对学生施以暴力,太差劲了!!」
「讨厌、笨蛋!去死吧!」
「这...」看著几乎快要暴动的学生们,洸已慌的不知如何是好。
严格说起来,这也不是他的错吧?!明明是泷也太过份...
可是,回头想想,不过就是被捉住,反应就这麽激烈的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
「我...」
「高木,够了。」倏地,一只有力的手,搭上洸己的肩。「这不完全是你的错。」前辈B说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看你就先回分局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就好。」
「前辈...」他必须就这麽逃走吗?把所有吃力不讨好的事交给前辈?
「帮新人收拾善後,也是前辈的工作啊──────────不过,记得请吃宵夜啊。」
「喂!」怎麽跟这个前辈,就是无法感动超过三秒?「我都还没问呢!我刚刚有难的时候你在哪里啊?#」
洸己和前辈B「亲腻」交谈的模样,落入泷也的眼中,瞬间,泷也明亮的双眼黯了下来。
比脑子更快行动的身体,在泷也意识到前,就分开了眼前的两人。「这样的小场面,不需要两位出手。对吧,警察大人?」
「泷...呃,同学,你的身体不要紧吧?」洸己抓住泷也的手臂,看著他的时候,赫然发现,他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上这麽一点了。
眼神,也变得锐利了...就连骨架都与自己相去不远、声音变得粗嗄、四肢也修长了...连那张容貌,都几乎找不到年幼时的稚气...。
泷也,真的长大了。
那带著些微愤怒和冰冷注视著自己的双眸,好像在说: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突然,被抛下的感觉,让洸己无法言语,只是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泷也没有回答,他只是趁著洸己闪神的时候,取下了他的麦克风。「各位同学,请大家安静!!」
喧闹到连麦克风都被干扰的体育馆,却只在泷也这麽一声低吼下,就这麽变得鸦雀无声。
「我想,大家都误会了。」泷也维持著一贯的面无表情、一贯的平板语调,一点也看不出他刚刚才受过足以让人三天吃不下饭的攻击。「高木先生并没有打到我,是我被他吓到才会蹲下来。」
「他真的为大家做了很好的示范,平时也很认真的执行勤务,大家实在不应该对这样的人不尊重。今天他们愿意在百忙之中为了我们的安全,抽空来到这里,於情於理,都该表达一下我们的谢意吧?」
「......。」场内先是一片寂静无声
啪。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第一个人拍下了掌声。接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两声、三声一直到无数声,全场的人都开始鼓掌。
「啧...感觉上,这根本是给那家伙的掌声嘛。」前辈B说道。
「......。」洸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盯著那名少年。

2

「唉...」派出所中,响起洸己的叹息声。
「好了啦,事情不都过去了?你就不要耿耿於怀了。」前辈A拍拍洸己的肩膀,说道。
「唔...」洸己含糊地回道,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意些什麽,是演习不甚成功的事吗?还是意识到泷也长大的事...?
泷也他......
「对不起,请问是你是早上来演习的警察先生吗?」
「是...?」虽然前辈B也在场,却只从报纸上抬头看了一眼,露出一副「我对未满十八岁的没兴趣」的模样,又缩回社会版,於是回答的人就只有洸己一人。
不过来人其实也不在乎。
「太好了,其实我们...呃,我们...」身著龙辰制服的女高中生们,扭扭捏捏地,迟迟答不出话来。「我们、我们是想送这个给你!!」三份包装精美的物品,咻地飞到洸己的鼻端前停下。
嗅到该物的香气,洸己迟疑地道。「这是...饼乾?」嗯...是有听说过在路上捡到现金要送到警察局的啦...但是在路上捡到饼乾...如果不怕吃坏肚子的话,还是留著当点心吧?
洸己在心里开玩笑地想道,他又不是家里那白痴老哥,哪会不知这些女孩的心思?三包饼乾买一支私人的手机号码,便宜的很。
「嗯...请你收下。」女孩们红著脸蛋,捧著饼乾的小手抖啊抖,好像随时都会把饼乾从手中晃下来。
「呃...我...唔唔唔唔唔!!」
「哈哈哈,他说他很感谢你们的心意啦。」前辈B捂住洸己正要婉拒的嘴,笑著说道,也不管洸己已经憋到快没气。
「是呀是呀,饼乾他就收下了喔~~」前辈A一手抓住洸己的手腕,另一手咻咻咻地收下那三包饼乾,还附赠了一个免费的和善微笑。
叛徒!!!不是一副「未满十八勿近」的跩样吗?!怎麽一看到手工饼乾脸色就全变了?他们不会是想出卖他的手机号码吧?!
三个女孩们相视了一眼。「呃...既然如此,我们想...方便的话,可不可以...」
「唔唔唔唔唔唔!!(不行不行不行!)」来了来了来了!不要啊~~!
「─────可不可以什麽?」冰冷的声音在女孩们的头上响起。
「啊...相泽同学...!」
泷也手插在口袋,以超睥睨的眼光睐著女孩们。「你们...来这里是有什麽事吗?」
「啊,没有...我们...先回家了!!」脸皮薄的女孩们哪禁得起全校公认的美少年这麽一瞥?没一会她们就红著脸蛋,以冲百米的速度消失在日暮的巷道。
「警察先生,你们...这是在玩什麽?」绝对零度的视线,在女孩们之後,扫向还扭成一团的三个人。
无法了解泷也眼中的冰寒是为何而来,但下意识的,前辈AB像是被洸己烫到似的,以反射神经收回了手。
「警察先生,正好,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的手机弄丢了。」泷也长臂一伸,便攫住了还来不及逃的洸己往外拖。
「啊呜!我、我...」叛徒、叛徒!!你们这还算什麽前辈啊?!後辈有难的时候居然只知道挥手帕!!
就这麽地,洸己被拖到河堤边。这个时间,平时在河堤上玩耍的小孩也在妈妈与爱心晚餐的感召之下回了家,河堤旁顿时只剩几位连红绿灯都看不清楚的老灰仔。偶尔在空中嘎嘎飞过的乌鸦都还比这里的人多。
「呃...你的手机,是掉在这儿的什麽地方啊?」糟啦...泷也的脸色还
是好难看,丢了只手机有这麽严重吗?
「你还不懂啊?那只是让你出来的手段。」
「什麽?」
「拜托你放精明点好不好?!才不过几包饼乾就想收买你的手机号码,你随便就卖啦?!你知不知道一个女高中生知道你的手机,一个礼拜後全校都会跟著知道!」
「我又没...」
「你就这麽想钓女高中生吗?我明明就已经告诉过你没事不要到学校来!」
「你给我等一下!!」泷也莫名其妙发脾气的行径终於惹恼了洸己。
「我几时想钓女高中生了,啊?我又几时收了那些饼乾、让她们知道号码了?说啊!你自己也知道我是因公来到学校,又不是我想来!你以为我稀罕啊?还是说,在你眼里我不过就是个哈女高中生哈到不行的下三滥?!」
好可悲,原来泷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他只不过把他当个色狼,所以才不许他接近学校!
「洸己...」察觉到自己说得太过份,加上又被洸己的愤怒给吓到,泷也的态度顿时软了下来,他伸手想碰触洸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