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春药(相遇篇) 悠閒的鱼

春药(相遇篇) 悠閒的鱼

时间: 2016-12-17 12:16:01

T市~
在T市著名的一家制药厂里,几名穿著研究衣的人员在一脸凝重的讨论最新研发出的春药。
这种春药和一般市面上卖的春药可不一样了,这颗药丸可是由T市最有钱的钱多多老板花钱赞助研发出来的,总共花了这群研究药物的精英中的精英六年半的时间,才研发出来的。
这颗绿色的小药丸和市面上卖的春药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於吃下普通春药的人是自已会产生一时的情欲,但是研发出的春药则是会让吃下药丸的人身体产生一种会引人情欲的香味,吃一颗就会让吃下药丸的人一辈子都变成产生香味的体质,无法改变。
由於制造药丸的材料特殊,因此只能取到制造药丸两颗的份量而已,但两颗就已经让这群精英的精英陷入讨论重点的范围了。
「鲍伯,我看就依我的方法来试试好了,我们先在报纸上应徵人来面试,最後让通过我们体质测试的人吃一颗试验,若成功了,就把另一颗药丸交给钱多多交差。」一名年约40-50岁的精英A脸兴奋和严重睡眠不足的把他的方法讲给这次研发药物的领导人-鲍伯听。
「这...可是用人体来试验不知道是不是有危险的药物是犯法的...」鲍伯毕竟是这群精英的领导人,在兴奋之馀还是保有著理智。
「我们可以假借徵工读生及临时工,请这些人来面试就好了,只要我们不泄露出去,不就没有人知道了,鲍伯,用动物试验太浪费药丸,我们只有两颗药丸而已,不能浪费了,你也不想浪费我们辛苦了将近七年的研究品吧?」另一名40-50岁的女性精英B是一脸兴奋的说。
看著其他人也表示支持这个计划,鲍伯也只能泯灭一时的良心了...
="= ------------------我是分隔线------------------------ ="=
在T市最繁华的商业区里,有一名男子正坐在路旁的椅子拿著报纸喃喃自语,若靠近听就会知道这个男子嘴中到底在喃喃自语什麽了-
「真没想到公司竟然这麽突然就倒闭了,若倒闭就算了,还欠员工半年的薪资,真是的,这半年都已经把我的存款都花光了,在不快点找份工作,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唉~我怎麽会这麽倒楣!」
仔细一看,男子长的斯文,虽然口中喃喃的报怨,但还是挂著春风般的微笑,此男名为 东方畅意,自小便被亲生父母丢在孤儿院里,孤儿院院长姓东方,因此院里的孩子有八成以上都姓东方,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充满著温馨的感觉,但由於前阵子财务状况出现问题,因此孤儿院在前不久才倒闭而已,院里的孩子大部份不是被收养就是有能力工作了,至於那些少部份的没有谋生能力的,则就让院长带回家乡领养了,因此东方畅意此时可以说是人生最低潮的时期,没有家人(孤儿院)可帮忙,公司又倒闭,身无分文的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咦~~这个应徵...竟然不需学历、经验耶,月入30000,身体状况佳,无任何抽烟喝酒的恶习,这不就是在说我吗?地址、地址在哪...咦~就在这附近而已,去应徵看看吧~~」
说完,东方畅意脸上的笑容更耀眼了,他一脸兴冲冲的想『老天总算没有抛弃他』,却不知道这是一连串事件的开端~~。

1
T市工业区-
东方畅意快步走向要去应徵的目的地,这间制药厂位於工业区里的中央,占地广大,一看就知道是国际知名的,因此东方畅意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不实而夸大的徵人广告所骗。
东方畅意先在制药厂的门口整理一下衣服,才拿著徵人广告进去,一进门就看到了大概上千的人潮在等待面试。
「天啊~没想到那麽多人,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唉~早点发现就好了,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一边在心里喃喃抱怨著,一边又依柜台小姐的指示往末端的位子坐下。
由於等的实在是太久了,东方畅意竟不知不觉的打起盹了,真不知他是神经大条还是太有自信...
等到叫到他时,已经是工厂快休厂的时候了。
「东方畅意、东方畅意、东方畅意在吗?」
也不知道叫唤的那位职员是不是故意的,明明偌大的等待室里只剩下东方畅意一人而已,但却装做没看到在打盹的东方畅意一样,一边叫唤、眼睛还一边往四处看去,就是不看坐在末端的东方畅意。
但由於东方畅意完全没有被吵醒的症状,因此那位职员也只能走到他旁边,大声的叫唤...
「东方畅意、东方畅意、东方畅意!!!」
一直觉得有蚊子在耳边吵闹,终於在最後那声大声的叫唤中醒来的东方畅意,一脸迷糊的往四周看了看,终於想起自己是来做什麽的。
看看叫唤职员不满意的脸色,东方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谁叫他睡的太熟了,别人都叫他好多声了,现在才醒来。
="= ------------------我是分隔线------------------------ ="=
两天前...
「鲍伯、鲍伯,发现重大发现了!!」
精英C一脸兴奋+不知所措的一路大声叫喊的往鲍伯的办公室。
「怎麽了吗?」
鲍伯一脸紧张的看著已经来到他的办公室的精英C,不能怪他紧张,因为精英C一直是负责看管那两颗药物的,他会这麽匆忙的赶过来,一定是发生大事了。
「药丸有重大发现了...!」精英C一脸兴奋的看著鲍伯。
「什麽重大发现?」鲍伯一听药丸没事整个人就都放松了,但还是颇为紧张的看著精英C。
「我刚刚和B、D一起发现虽然这两颗药丸的外表、功能一样,但产生的作用却不太一样...」精英C还未说完,便被鲍伯打断...
「有什麽不太一样的?」鲍伯一脸紧张的问。
「我们先把药丸分成甲、乙两颗来区分,甲药丸是会令人费洛蒙大增,假设我们一般人的费洛蒙是1的话,那吃下这颗药丸的人就会产生99-100的费洛蒙,而乙药丸则就和我们当初设定的一样,会使吃下药丸的人产生引人情欲的香气...,鲍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要给来应徵的人吃下哪种药丸?」
「这...当初钱多多赞助的是产生香气的药丸,既然两颗药丸都差不多,我们只要试验一颗就可以的话,那就把费洛蒙大增的药丸给来应徵的人吃吧!」
="= ------------------我是分隔线------------------------ ="=
看著门禁森严的实验所,东方畅意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突破千人面试,得到这份人人都想要的职位...,这真是令人难以相信,毕竟虽然在这些面试者中,自己不算最差,但也不算最好,没想到自己竟然过了...得到这份人人都想要的职位。
但此时他确没有刚刚进来的兴奋了,因为他此时被人五花大绑的绑在实验台上,附近的人全都穿了白色的实验衣,他终於觉得不对劲了...
『不会吧~我不会被人解剖吧~?人肉不好吃,尤其是我的肉,千万不要吃我啊~~』
虽然东方畅意想歪了,但事实却和他想的差不多...

2
在绑在手术台上的东方畅意一脸惊恐的看著其中一个穿著白色手术服的『人』(在东方畅意的心里已经骂他们是畜牲了,竟然敢欺骗他...),看著他从另一个人手上的托盘拿出一个很像是药丸的东西缓缓朝他走过来...
「啊~~~~~~嗯!!」
在东方畅意因忍受不了心里的恐惧而放声的大叫之际,那个白衣『畜牲』反而乘机把药丸往他的嘴里塞...
「你...你...你们给我吃了什麽???」
东方畅意一脸惊慌的看著那群此时正在专注研究他的白衣...『畜牲』(鱼想不出怎麽形容这群精英,所以用东方畅意对他们的称呼来称呼他们)
但没有半个人理会他,自顾自的讲了一些话後,全部人又都走了,但此时的东方畅意确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 ------------------我是分隔线------------------------ ="=
虽然才过两天而已,但东方畅意却感觉像被绑了一辈子了。
因为自从他们给他吃了不知是什麽的药丸而已,东方畅意的人生在一天内有了360度的大转变。
东方畅意从来不知道自已竟然这麽受欢迎,上至99岁的老公公、老婆婆,下至才刚牙牙学语的1.5岁的小胖娃,竟然一看到他就扑过来扒光他的衣服,真让他对人类这种动物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恐惧症...
要不是那群穿著白衣的『人』多次解救,他的贞操早就没了...(此时的东方畅意因为他们多次的『解救』他的贞操,开始把他们称为人了,而不是『畜牲』,如果他知道就是他们害他陷入这种水深火热的境地的话,可能会把这些白衣人的袓宗八代都问候一遍吧...)
在这麽下去,东方畅意觉得自已迟早会精神崩溃的,所以根据他这两天的观察,这家研究所在大概半夜1点30到2点30这段时间最松懈,所以他以趁这个时间赶快逃跑...(不要问鱼为何只让他观察两天,这都是剧情需要嘛~~~cc)
到了1点半时,本来假眠的东方畅意偷偷的张开眼睛,凭他学过的一点小魔术,很快解开绑住他的绳子跳下手术台上...
毕竟不是专业小偷,马上被研究所人员发现,并开始追捕他...
慌忙中,他看到路就跑,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大马路上,半夜的工业区非常的阴暗,往来的车辆也少,和不夜城的T市简直是两个样。
他很慌张,也很害怕,所以只能拼命的和身後的人拉开距离,可能是专注於後面的人的关系,一时之间没注意前头来了辆超速的车...
等他发现在,车子已经来到他面前了...逃不了...东方畅意认命的閟上眼睛,没想到...
没想到...等他睁开眼睛後一切都改变了...

3
『咦~~怎麽一点也不觉得痛???』
在闭上眼睛的那刻,其实东方畅意早就有非常痛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都等了那麽久了,却一点都没感觉到疼痛...
『难道我直接升天了,所以才不会感觉到痛...不会吧~嗯~~算了,就算死了,我也有权知道自已现在在什麽地方。』
东方畅意做好心理准备後,就毅然的张开眼精...
「啊~~~~~~~~~~~~~~~~~~~~~~~~~~~~~~~~~~~~~~~~~~这里是哪里啊?????????」
只见四周景色风光明媚、鸟语花香,呈现出没有被破坏的自然...山涧里,小鱼缓缓的游动著,温暖的阳光使一些白兔悠閒的窝在旁边休閒,没有现在社会的忙碌,使人非常放轻松的自然环境......
「妈啊~~~~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 ------------------我是分隔线------------------------ ="=
两年後...
羽凤皇朝 756年
在古意镇这个淳朴的小乡镇里,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大事,住在村尾的二狗子,前几天上山砍柴後,就没在回来过了,但前两天被人发现昏倒在村口,脸色死白...就像生了一场重病一样。
因此狐妖作祟的传言一直在村里流传,有人说他是被狐妖抓去吸走了精气,有人说他被狐妖看中选去做夫婿,甚至有人说他被狐妖抛弃,反正众说纷云,但当事人-也就是二狗子至今还在昏迷中。
有人劝二狗子他娘拿著二狗子的衣服去收惊一下,但二狗子他娘总是坚信根本没有什麽所谓的狐妖,压根儿没打算带二狗子去收惊。
今天,村里来了许多的陌生人,五教九流都有,始得村里唯一的小客栈天天高朋满座,让客栈老板最近笑的都閤不拢嘴。
="= ------------------我是分隔线------------------------ ="=
在小客栈里,许多江湖人士一边吃著不怎麽样的菜、一边高谈阔论著最近最让人注目的话题。
「没想到天剑和刀君会约在这个默默无名的小村镇来决斗,当初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快过来占个位子,可以这里竟然只有一间客栈而已,让我只能在郊外打个地铺,真是失算。」
「可不是吗?天剑和刀君可是当今武林最厉害的人物,没想到他们年纪才短短的二十来岁就这麽强了,武功能比的上他们的只有少林和武当的掌门而已,真不知道他们是怎麽练的。」
「对啊~我听说当朝宰相有意召天剑-任君意当夫婿不知是不是真的啊?」
「这可是真的啊~谁不知道宰相的小女儿-紫霞仙子可是武林第一美人,没想到竟然会看上任君意啊~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天剑和刀君可都是人中之龙,长得是一表人才啊~」
就在人人都在高谈阔论的同时,客栈角落中,有一群人却没有跟著他们说,只是默默在吃著菜。
那桌两人是完全不一样的皇者气质,虽然他们行事低调,但却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注竟到他们了。
穿深蓝外衣的那人,全身上下都是一股邪气,但俊秀的脸庞却会使人忘了那股危险的邪气,但寒冰似气息让人还是不敢接近他。
而穿浅色外衣的那人,却是一脸嘻皮笑脸,但却不会使人感到厌恶,只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接近他,当然俊美的外表也是让人注意到他的主因。
="= ------------------我是分隔线------------------------ ="=
「你说会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是谁啊?」
穿著浅色外衣的皇甫扬一脸兴致勃勃的问著对面那个冰块脸。

「...」
冰块脸,也就是名为御魂兮的男子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打算回话。

4
古意镇邻近有一座山,名为出尘山,而这座山就是被人称为有狐妖出末的地方,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敢接近这座山,但是今天却人满为患,因为今日正是天剑和刀君相约要比试的日子,而他们相约的地点就是这座山的山上。
时辰快到来,来看热闹的人都已经挤满了这座山的山顶了,可是天剑和刀君却都还没出现。
而那时在客栈里引人注目的两人也在这群人中看著热闹。
「果然溜出来是值得的,刚好看了场热闹,嘻~挑对了时间了。」
皇甫扬一边发出诡异的微笑,一边拉著御魂兮在旁看热闹。
而御魂兮也全然由他拉著自己看热闹,除了偶尔给他一记白眼外,其他时间仍旧维持的最高品质-静悄悄。
="= ------------------我是分隔线------------------------ ="=
在离决斗场不远处的一个被树群遮住的地方,有一间遗世独立的小茅屋,此时小茅屋的主人正因为不能好好睡个午觉而发脾气。
「妈勒~真是够了,今天怎麽会那麽吵啊~想要好好的睡一下午觉都不行,真是够了。」
只见小茅屋的主人百般无奈的自床上爬起,又直又黑的头发也跟著披垂一地,清秀的脸庞虽然并没有特别美丽,但是看到他那一瞬间却会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将他强压在床并侵犯他...
「到底怎麽回事啊?一向没人来的山顶竟然会有这麽吵杂的声音...算了,偷偷去看一下吧!」
茅屋主人虽然好奇心不强,但因这吵杂的声音吵到他最重视的睡眠,这他就一定要去探个究竟。
只看茅屋主人一边抱怨、一边拿起出门必备行头-大黑布,虽然在这种大热天全身上下蒙了一块黑布会被人当成神经病,但总比被人OOXX来得强,这已经是茅屋主人受到无次惨痛的教训後得到的启示。
在众人仍在议论纷纷时,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在偷偷、缓缓的朝他们『逼近』。
全身上下被一块大黑布包的像一粒粽子一样,相信只要是人都会说他怪。
而现在这个怪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仍旧缓缓的朝向目的地的所在,准备看看到底发生什麽事,让这麽大一群人在他屋前吵吵闹闹的,害他没办法睡午觉。
「魂,你看,有个好奇怪的『东西』正缓缓的朝我们『逼近』耶~」
皇甫一脸有趣的看向那个怪东西,一边和御魂兮说他的发现,一边还指向已经在他们前方的那个奇怪『黑粽子』。
难得御魂兮没赏给他白眼,因为此时他也正有趣的看向那个在他们前方的『黑粽子』。
其实只要是练武者都会对这些偷偷摸摸的人、事、物产生一种警觉心,但由於他们从这粒『黑粽子』的身上感觉他一点武功也没有,所以也只是有趣的看他偷偷的走过来。
黑粽子...不,是茅屋主人边看著人群、边从他们所讨论的事情上知道为啥一群人在他屋前吵吵闹闹了。
『真是的~为啥哪里不约,要约在我家门前决斗啊~难道那个什麽天剑和刀君不知道这样会造成别人的困扰吗?』
已经知道想要知道的讯息後,茅屋主人不免喃喃的报怨著,但脚却也不敢停止走动,已经逐渐缓缓的倒退著,要退出这个是非之地,因为他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劝他最好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一定会後悔的。
在他以为没人发现他的时候,却不知道已经有两个人正跟著他。
等他终於到了自已的屋前时,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时,一转身,却被吓到差点叫出声来。
他一脸不可致信的看著有两个人站在他屋前,一人冷冷的看著他,但从他漂亮的丹凤眼中可以看得出来一丝感兴趣的眼光,另外一人却是有趣的看著他的屋子,还东摸西摸的,就像刚获得新奇玩具的小孩一样。
茅屋主人呆呆的看著皇甫扬摸够後,就转过身来一脸感兴趣的看著他。
等了一会儿,或许是受不了一人正发著呆(被吓到还没恢复)、而另一人要他开尊口比天仙下凡还难,皇甫扬终於开口问被吓到的茅屋主人了。
「哇~这是你的房子啊~建的不错耶~风景秀丽、鸟语花香、附近还有潺潺的流水声,虽然简陋了点,但住在这里很幸福吧?」
虽然是开口了,但问的却是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而茅屋主人只是呆呆的看著皇甫扬漂亮的薄唇一上一下的动著,却完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看来他还在震惊中。
「喂喂~回神了没?在不回神,就将你的黑布抽掉了喔!」
不知何时,皇甫扬已经站在茅屋主人前面,一只手还有趣的拉拉那块大黑布,看来他是想要趁茅屋主人还未恢复意识的时候,动手拉开那块黑布,看看茅屋主人的真面目。
茅屋主人在脑中一片空白时,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人要拉掉他的黑布,立刻回神过来,并紧扯他的黑布,口中还一边大呼:
「等一下、等一下啦~我回神了~~」

5
「等一下、等一下啦~我回神了~~」
当茅屋主人喊出这番话时,清楚的看到皇甫的眼中闪过一丝遗憾的眼神,让他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心里一直喃喃的念著:
『这个人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妈啊~~早知道刚刚就不要凑什麽热闹了,惹个刹星出来,还是只笑面虎,天要亡我啊~~』
才刚刚神游天外去而已,马上又感觉有人在拉扯他的黑布。
「嘻嘻~你再发呆,我就把布扯下来了哦~大黑粽子。」
茅屋主人...算了,应该说是东方畅意一回神就听到这句令他气得差点吐血的话,『大黑粽子』...这是什麽烂绰号啊!!!
「你竟然叫我大黑粽子,粽子比得上我这麽高贵优雅有气质吗?你以为我喜欢蒙这块黑布啊~」
两眼发出闪光,射向那只笑面...不是,是射向皇甫扬。
不过可惜的是功亏一溃,因为黑布遮住了他大半的脸庞,当然也包括了他的眼睛。
而皇甫扬这次可就没回话了,只是有趣的东拉西扯著那块黑布,让东方畅意一直紧拉著,免得一不小心真的给扯了下来。
「哪哪~这位粽子老兄,你不请我们进屋去坐坐吗?你这样对待远来的我们,难道你没读过书...唉~看你长的一表人材、衣冠楚楚(明明就包的像粒粽子,哪来的衣冠楚楚啊~? =.=),竟然目不识丁,可惜啊~粽子老兄,连远来是客的道理都不懂...唉唉唉~~~粽子老兄啊~虽然你目不识丁,但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歧视你的,我们从来不欺负目不识丁的粽子的,你放心,我们...」
看皇甫扬一付还要继续涛涛不绝的讲下去的趋势,再听他左一句粽子老兄、右一句粽子老兄,连圣人都会发火好吗?何况是已经没有什麽耐心的东方畅意。
「你够了没有啊?就跟你说我不是粽子啊~」
东方畅意一直告诉自己要忍耐、不然一拳挥下去,难保不会被他打死...(看来东方畅意也知道自已不是打架的那块料)
「粽子老兄这样就不对了,你是粽子不可耻,可耻的是你不承认自已是粽子的一员,你难道不知道粽子一族是有多麽骄傲吗?我们每次端午节就是为了给粽子老兄们庆祝的啊.........」
後面的话东方畅意已经没听到了,因为他已经给这个『番人』气晕倒地了。
="= ------------------我是分隔线------------------------ ="=
在小茅屋内,呈现出尴尬的沉默状态...
其实东方畅意老早就醒了,但是...他就是不醒睁开眼睛承认自己早就醒过来了、不想承认自己还得看见那位笑面虎刹星、不想承认自己的脸已经被那两人看光了...很多的不想承认,都是他不想睁开眼睛的原因。
但他等了一会儿,照道理来说,那位老讲废话的笑面虎应该早叫呱呱叫了,怎麽到现在还没听到他的声音,真是有点奇怪...
当他终於股起勇气、深吸一口气,偷偷摸摸的睁开眼睛後,却只看到了...一张冰魂脸?????
="= ------------------我是分隔线------------------------ ="=
老实说,其实御魂兮早就知道茅屋主人醒来了,但却不知道他为什麽就是不睁开眼睛,但他竟然不睁眼,那他也只有奉陪了,谁叫皇甫刚要走时,一定要他好好的顾好他,而且不能偷看这个怪人的脸,应该说不准他独自先看,这...他以为每个人都像他啊!
其实他对这个怪人的脸并不感兴趣,只是很好奇为何刚刚他的行为要这样偷偷摸摸的,所以当他将他搬进屋内的床上时,并没有掀开黑布看他的脸,直到他自己愿意睁开眼睛为止。
="= ------------------我是分隔线------------------------ ="=
「你...你为何会在我的屋子里面?那个笑面虎呢?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脸?」
东方畅意一睁眼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但眼前的冰块脸似乎不打算回答他。
「......」
「喂~我在问你问题耶~冰块脸??」
当东方畅意一讲完这句话时,马上就後悔了,看眼前的冰块脸长得一付凶神恶刹的模样(明明就长的很漂亮,哪里凶神恶刹了?虽然冷了一点点啦...),谁知道他会不会先奸後杀、再奸再杀啊~?
只见御魂兮忽然朝东方畅意靠近,让东方畅意吓了一大跳,当东方畅意准备拿起枕头攻击他时,他却忽然拉起东方畅意的手,在他手上写著:『御魂兮』
「御魂兮??哦~~这是你的名字喔~对了,御魂兮,你为何会在我的屋子里面?」
(以下《 》这种括号代表御魂兮在东方畅意手上写的字)
《昏倒、休息》
虽然御魂兮写的简短,但东方畅意却是知道他所写的意思,不禁在心里暗想:
『虽然冰块脸的脸冷了一点,但人很好嘛~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那个笑面虎呢?」
《皇甫扬》
「我不是问他的名字,我是指怎麽没看见他的人?」
《决斗》
「要决斗的人来,他去看热闹了哦~原来如此,啊~对了,你有没有...有没有...看见我的脸啊?」
《没》
「没有啊~好险,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不》
「哪里不是好人了,至少比那个叫做皇甫扬的笑面虎好多了吧~」
《嗯》
「嘻嘻~笑面虎做人真是失败啊~竟然连你都这麽说他~对了,你怎麽没去看热闹啊?」
《没》
「没兴趣啊~可是我想去看,你能陪我去看吗?可以吗?」
御魂兮沉默了一会儿,没有马上在东方畅意的手上写上答案,并不是他怀疑东方畅意有什麽不良意图,而是他讨厌人挤人的场所,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皇甫强拉他过来。
「求你啦~可以吗?」
虽然他们才刚认识而已,但是东方畅意却完全没对御魂兮有任何生疏感,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他们像是认识很久一样,可以很自然的就对他撒娇,完全没有刚认识那时的害怕了。
《好》
御魂兮考虑了一会儿,最後还是抵抗不了东方畅意的请求。
「谢谢~啊~我都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东方畅意,请多多指教。」
东方畅意说完,便迫不及待的下床拉起御魂兮准备去看热闹。
其实东方畅意对於什麽天剑和刀君的决斗根本就没有兴趣,他只是想和自已在这个时代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在一起而已。
对於东方畅意的拉扯,御魂兮却没有移动到半步,只见他看著东方畅意,然後用手指著他那块黑布。
「哦~我了解,我马上变装一下,你先出去等我一下。」

在屋外的御魂兮其实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从小到大从来没对人有半分好脸色看,除了皇甫扬以外,其实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好感,怎麽会容得了东方畅意,这真是让他觉得奇怪的一点。

6
在茅屋内...
「怎麽办?要穿什麽好呢?要怎麽样才能有效的遮住脸和眼睛啊?平常我都直接里著黑布出现,但那个笑面虎竟然叫我大黑粽子,太可恶了,我才不会再让他也取笑我的机会!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麽办?啊~我又不是女人,也没有要约会,为何要为一件衣服在这边烦恼啊~~~」
只见东方畅意全身上下包著一块黑布,在床上使出他的绝技-连续滚动,只不过因为床实在太小了,所以有好几次他都差点掉了下去。
.
.
.
.
.
「对了,我记得...是在这里。」
东方像是想起什麽一样,连忙往床底躜,好半天了,才见他拿起一个乌漆麻黑的小箱子,他一边清理箱子表面的灰尘、一边却克制不住嘴角那得意的微笑。
「嘻~找到了~我真是个天才啊~」
东方得意的从小箱子里拿出一个木制的面具以及一块黑纱,接著便将吊在墙上的黑色纱帽拿了下来,轻轻拂掉灰尘,便将黑纱和黑纱帽一起缝起来。
「这样就行了~」
戴上帽子後,满意的照了照铜镜,将刚撕的细布条穿过面具的两侧,戴上了面具後,便心满意足的出门了。
「阿魂~可以走了。」
猛然一听『阿魂』两个字时,御魂兮还真一时没办法反应他是在叫自已,等到东方人都走到他前面了,他才知道原来是在叫自已。
「阿魂...」
还未说完,便被御魂兮牵起手在手心写了个字:
《魂》
「哦~魂,我们走吧!」
随著御魂兮微微的点了个头,两人便一起走出这片东方住了两年的地方,东方并不知道,往後他已经没机会再回到这里了,若是知道,他一定会死也不肯离开吧~~
真是混乱...这是怎麽一回事啊???
看著前方血流成河的景象,东方无法克制自已的双脚正缓缓的颤抖著,甚至於他对於自己还能够站著而没有被吓到脚软感到不可思议。
刚刚他和魂走在半路时,魂不知怎麽回事,忽然消失不见了,而他却只看到他如一阵光一样消失,那时东方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原来这就是轻功~~好强哦~~』
等他终於从这个念头回过神时,御魂兮早就不见踪影了,那时他还想说到那个天剑和刀君的决斗场去看看,不然他也不知道魂跑到哪里去了,但是当他一来就看到眼前这般堆尸成山的画面,却再也没看见他眼熟的两道人影,只看到一群黑衣人仍在他眼前疯狂的杀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