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白痴男公关 轩月凝[下]

白痴男公关 轩月凝[下]

时间: 2016-12-22 20:14:06
31 
      这几天下来,尧然都不见了人影。 
      一天天的过去,杜小星只能一个人枯坐在家哩,看著电视发呆。 
      说真的,这些天他一直觉得很无聊、很寂寞。 
      在一个硕大的空间里,还要想要有一个人陪著的吧? 
      哪怕对方只是包养他的雇主...... 
      唉唉,真是可悲阿,想他从一名风风光光的外文系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失业人在後来又变成一个卖身体的小公关,你说,世事难料没错吧? 
      他从来没想过今天的事情,也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来当什麽男公关,之前的他认为,只要自己做个平凡的人,这样子就心满意足了,他不求多、不求富贵,只希望自己能平安的活著,即使庸庸碌碌也无妨。 

      只是,现今的变化真是带大了。 
      这几天,他发现到一个事实,那就是他随时随地都在想著尧然。 
      不论是尧然的事情还是他的面孔,总之,哪现在脑子全塞满了尧然这个人,几乎要将他的脑袋给弄爆了。 
      阿阿阿,他是犯了什麽病阿? 
      不会是绝症吧?? 
      坐在沙发上的杜小星,脑子一歪,想到这里时脸色顿时一变,红变白,白变青,青在变黑。 
      一瞬间,他甩了甩脑袋,低声自语道:「怎麽可能?我一定是乱想过了头。嗯,没错,就是这样......」他水亮的大眼睛眨了眨。 
      咕噜~~ 
      那该死的小肚子叫了。 
      而他在沙发上坐著发呆竟然已经有了八个小时了。 
      也忘了吃饭。 
      「阿阿阿阿,我是怎麽啦啦啦~~」突然,杜小星像疯了似的站起来抱头呐喊,说真的,那表情可将孟克的「呐喊」学的九成九啦。 
      嗯,或许他可以朝模仿这条路迈进。 
      他又是想到哪去啦?? 
      唉~~ 
      尧然哪~没你在很无聊耶~虽然说你很机车,但好歹你也是这出搞笑戏的主角之一阿~ 
      讨厌,他现在倒像是个小女生似的情窦初开,好不羞赧阿~ 
      看起来真像在犯相思。 
      脑袋顿时一空,时间像是停摆了一般。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去,这什麽东西阿。 
      这一时间,杜小星领悟了他这一生最重大的事情。 
      他,竟然像个思春的少年! 
      而思春的对象竟是他的雇主,尧·然! 
      哎呀呀,难不成他他他他他喜欢上了尧然?! 
      「嘿嘿,或许是喔~」阻塞的心情顿时一好,杜小星憨傻一笑。 
      虽然心跳没有跳的太快啦,小鹿乱撞也没有,但严重思春、想念倒是货真价实的。 
      简单来说,他喜欢尧然啦! 
      阿哈哈~ 
      「作为一个男人,爱上了就要勇敢去追!」这是他那小脑袋里最直接的想法。 
      「嗯嗯,没错,我也该有所行动了~追爱第一步,虽是最老的方法,却是最直接的,送里!」杜小星开开心心地计画著,完全不晓得,他这麽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可我该给他送什麽礼物呢?他那麽有钱,大概也没什麽东西缺的吧??那什麽礼物才是最好的呢??」杜小星依然坐在沙发上,手撑著下巴,模样颇为苦恼。 
      他不晓得的是,为什麽尧然这几天不跑来找他? 
      不过,依他那脑袋要想出来大概是难之又难。 

      「有了!」杜小星大眼睛一瞪大,开心地击掌。「最好的礼物,就是我的身体!!」欢呼~他终於找到了该给尧然什麽礼物了~ 
      哎呀,古人说的好:「食色性也~」 
      想他尧然又不是什麽圣人君子,也吃了他好几次,而且都是欲罢不能,把自己献给他不就是最好的礼物? 
      加上,他也能投奔尧然地怀里,享受著那美好的爱,还能对他告白,这下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呵呵,他真是聪明哪~ 
      嗯,打电话通知他今天来我这里好了~ 
      杜小星说到做到,他起身奔回房内,取出手机,打给了尧然。 
      嘟─嘟─嘟─嘟─ 
      连续好几声了,尧然没有接。 
      等快进入语音信箱的时候,尧然终於接起来了。 
      「喂?」声音有些疲惫、模糊,杜小星听见时真的狠狠给他感动一下。 
      低沉而优雅的嗓音,让人真觉得无法抗拒阿。 
      「尧然,我是杜小星啦~」小星开心地说著,呵呵,他要把尧然约过来~ 
      「喔,再见。」小星没想到,对面那一头的尧然只是简单的回答道,小星更没想到的是,那家伙竟然挂他电话! 
      这是怎麽一回事阿? 
      小星不死心的再打过去几通,尧然已经关机了。 
      奇了,尧然到底是怎麽了?! 
      杜小星陷坐在床榻上,整个人呆滞。 
      阿不然尧然是中邪了吗?不,中邪的人是他。 
      32 
      不知道过了许久,坐在那床榻上的杜小星回过神来。 
      脑中,一片空白。 
      却也清晰的只有那明确的答案。 
      他喜欢上了尧然,他喜欢尧然。 
      杜小星淡淡地叹了一声,喃喃道:「阿,先去吃饭好了。」空腹了许久,为隐隐有些痛了起来。 
      他胃痛其实是高中时代的事了,那时候升学压力大,天天作息不正常。 
      胃痛,就在那时候开始了。 
      可後来高中毕业後他就直接去当了兵,因为他考上私立学校,所以就乾脆不去读。 
      可那胃痛,却越演越烈,当兵时候还好,服完兵役後,他面临重考。 
      阿阿,那时候才叫做苦不堪言。 
      早上工作,晚上跑补习班,整个人忙得跟停不下来的陀螺似的。 
      过度操劳加上作息不正常,差点让他胃溃疡。 
      虽说他也如愿以偿地上了间国立大学,但那病根却也深植在他体内。 
      所幸,大学他过得反而开心又轻松,胃痛倒也没那麽严重,只要饮食和作息正常,也就只是偶而给他痛了两三下,没什麽大碍。 
      但好死不死,毕业後,他便又重蹈覆辙了。 
      刚刚还想著尧然的时候也没很痛,现在反而痛死了。 
      「我的胃药死去哪里啦?」阿阿,痛阿。 
      杜小星额头冒出冷汗,他艰难地伸出手往床头柜。 
      他小小地挪动一下,那闪电般的疼痛瞬间刺到他的脑内。 
      他身体卷成虾状,手抱著肚子上方一点的地方,表情痛到狰狞。 
      眉头揪在一起,冷汗滴滴直流,本来有些红润的脸蛋被刷得惨白,嘴唇也变成了有些紫。 
      忽然,他紧闭的漂亮眼睛陡然一瞠,一举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快速的将药拿出来,拿起放在旁边的矿泉水,将药吃下去。 
      接著,像是浑身得力气被抽光似的,他一股脑儿的往床上倒去,昏睡过去了。 
      那手,依然紧紧揪著胃部。 
      他那浑沌不清的脑袋,只有一个清晰而光明的念头。 
      喜欢,喜欢尧然。 
      「喜......欢......」声如细蚊,杜小星紧皱的眉头没有放开。 

                         

      夜晚,医院十分的忙碌。 
      不只是外科医生之流的,他尧然一个药剂师也是忙的很。 
      忙到他接到杜小星的电话时,也没有閒暇的时间。 
      只能草草结束通话。 
      他忙到不记得刚刚回杜小星的话是什麽了,不过想也知道是什麽简单而又无情的话。 
      难得,杜小星会主动打电话给他,而他却只能因为忙碌而挂断。 
      这几天,他脑中十分清醒,也想了许多的事情。 
      他明白,他喜欢杜小星,早在这场包养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他了。 
      心理,虽然曾经有声音要他停止,但他停不了,那一天天的喜欢,是每天都在持续增加的。 
      就像等差级数一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那永无止境的喜欢。 
      虽然相处的时候不多,但杜小星总能让他感到轻松自在。 
      或许是被束缚惯了,虽然那晚他一杯就醉,朋友也灌他许多酒,但,保持一丝丝理智总是有的。 
      他或许,是故意放任朋友将他送到杜小星面前的,他想要轻松的片刻。 
      一下下就好,他不求多。 
      但,懒惰是人的本性,经过一次的休息,他怠惰了,想要常常休息。 
      可那休息似乎也跟著变质了。 
      那杜小星就是这麽的特别,让他深陷其中。 
      那一天,杜小星对桐飘零说的话是真的伤透了他的心。但他窝囊这些天也够了。 
      他该去问杜小星,他的那些话是怎麽回事。 
      心中一直有那麽一个东西搁在那里真的很不好受,他还挺害怕给病人开错药的。 
      忙到一个段落,早已经过了晚餐时间。 
      啪。 
      有个人拍他的肩膀。 
      「喂,尧哥。」那人正是那粗犷的同事兼朋友,友人A。 
      「嗯?什麽事?」他想去吃晚饭,但那模样粗犷的友人叫住了他。 
      友人A眼睛狐疑地转了一圈,看著他道:「尧哥,你是不是和之前我们送你的礼物在一起阿?」友人A语气里有一些试探的味道。 
      尧然推了推眼镜,不知道他要做什麽,纳闷地道:「是没错,我包养他。怎麽了?」他不晓得友人A到底想做什麽。 
      友人A神秘地凑过来,小声在他耳边道:「尧哥,你也知道我和内科的锺医生有些交情嘛。」 
      「嗯哼,然後呢?」尧然轻哼了声。 
      「你知道我看到了谁吗?就是那个小朋友阿,听锺医生说,他胃部的情况很遭,有可能要开刀。」友人A这麽说著。 
      尧然愣了愣,然後回神抓著由人A的手臂,慌忙道:「你说什麽?小星他可能要开刀,我怎麽不知道?!」 
      友人A吓了一跳,旋即嘿然一笑,道:「拜托,他今天才被送急诊,你我都那麽忙碌,你也不太可能在第一时间知道阿,况且,他目前在病房里,你去看也来得及啦,他必须待到明天才能出院,然後等待下次复诊。」他这麽说著,并用力地拍拍尧然的肩膀。 

      尧然反抓住他的手,迅速而敏捷。 
      「几号病房?」他问。 
      眨了眨眼,道:「3012病房。」阿啦,真是著急阿。 
      一个旋身,尧然那抹白色身影就离开了友人A的视线。 
      友人A若有所思地望著他离去的方向,搓著下巴道:「跑的真快阿──」 

      「对了,小星。」尧然揉著杜小星的肚子,像是想起了什麽,道:「我问你一件事情。」他声音平淡,却遏止不了那里头的担忧与心烦。 
      「嗯?」杜小星眼睛微眯,舒服地应了声,像只可爱的小猫。 
      尧然看了他一眼,眼神变的有些宠溺。 
      「那一天,也就是我送你回去的那天、桐飘零带了一堆零食的那天。」尧然低沉的声音回盪在安静而黑暗的病房里头。 
      杜小星望著他那略显严肃的脸,安静而专注地听著。 
      尧然的手依然没停下来。 
      「你为什麽要说那些话?」尧然直接了当地问了,他并不想要拖延时间,那个问题已经搁在他心里几天了,天天都难磨的过去,又是心烦意乱,又是心不在焉。 
      杜小星愣了一下,半眯起的水亮瞳眸突然睁大了开,他望著尧然,眼中有著吃惊与疑问。 
      「哪些话?」杜小星的心砰砰跳了几下,不会让他听见那些话吧? 
      尧然在他肚子上方按摩的手停了下来,沉默著。 
      他实在不想说那些话,其实,真的很让人不舒服。 
      「唉。」他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想说出来,只能告诉你,我讨厌你说的那些话。」语罢,他抓起杜小星的手腕,箝制住他。 
      「什麽?」杜小星尚未反应过来,就见一个人的脸正迅速的放大。 
      杜小星的嘴被狠狠地堵住了。 
      他的胃又隐隐的在发痛了── 
      尧然不顾杜小星的感受,一个人疯狂地吻著,用舌头洗礼过对方口中的每个小地方。 
      像发了狂,无需顾虑对方。 
      想将这几日下来的苦闷,全数发泄出来。 
      而那手,也毫不在意地伸进了杜小星的衣服里,时而用力时而轻揉地逗弄那胸前的红蕊。 
      「唔──嗯、阿。」舌头被紧紧地揪住,杜小星也只能发出那简单而无意义的单音。 
      他轻轻地扭著自己的身体,用肩膀撞击尧然的胸膛,进行无声的抗议。 
      因为牵动,那胃部的疼痛更加的清晰与剧烈了。 
      他痛,为什麽除了胃在痛之外,心口那里还有点闷闷的感觉呢? 
      闷到会痛,一种让人想将其剖出来丢弃的痛感。 
      眼睛,流出了泪水。 
      忽然,那像发了狂的男人停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杜小星的眼泪,也或许不是。 
      总之,他停了下来,抽出了舌头,有松开了手。 
      他的眼角,也那麽湿润。 
      「对不起,我太急躁了。」他这麽说著,用力著将眼泪潸潸落下的杜小星塞进怀里。「我很抱歉。」那声音里有著愧疚,也有那难以遏止的难过。 
      他钻牛角尖了,只要是人,难免都会钻牛角尖。 
      而此时的尧然正是如此,他看著杜小星的泪水,心中也愈来愈难过。 
      他知道,自己有时真的很令人讨厌,说话贱不用说,行为也不是那麽让人苟同。 
      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麽,只是紧紧抱著杜小星。 
      那抽抽咽咽的声音,也让尧然的心更加的失落。 
      彷佛落入了深渊。 
      过了许久,杜小星那因为哭过而带了点沙哑的声音从他怀里窜出。 
      「我说,尧然哪,你不需要那麽激动──」杜小星怯怯地说著,那带著水色的眼睛散发著一抹笑意。 
      尧然一听差点脑溢血,中风去了。 
      好在他身体很好,还不至於那麽早就去见他祖父。 
      「什麽叫我不用那麽激动,你那什麽话?拜托,有哪个人听到你那天说的话不会发飙、不会难过?!我这哪里叫做激动阿?!」尧然怒气冲冲地问著,用力地捏了捏杜小星的手臂。 

      杜小星嘿嘿笑了笑,手指了指尧然顶在他大腿上的臃肿。 
      「我说的激动,指的是这个。」杜小星红了红脸,不知道该不该挪动身体一下。 
      尧然低头一看自己的跨下,也愣了愣。 
      瞬间,他脸红了。 
      生平没有脸红超过五次,这次竟然是他的第五次! 
      「呃,这个嘛,我们忽略这家伙一下。」他抠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他虽然脸皮算挺厚的,但他还是会有那麽一点不好意思的,他又不是没神经。 
      不知为何,气氛又有些凝重。 
      「尧然,我想我该和你说那天的事情了。」杜小星认为,这误会必需要消弭,况且,他还想追尧然呢! 
      呵呵,看来尧然也是个别扭的人哪~ 
      尧然长而密的眼睫垂了一下,表情漠然地道:「你说吧。」纵然心里被那问题困扰了好几日,十分想知道为什麽,但他也不想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那逃避的心理让他畏惧。 

      这是矛盾。 
      「那天,我的话是为了开桐飘零的玩笑。」杜小星在他越来越紧的怀抱里说出了事实,又道:「我不晓得你为什麽会知道那天我说的话,但我可以肯定,你的误会有些冤枉。」 

      「哪里冤枉了?你害的我这几天可是难过死了。」尧然试图摆回那机车的语气,但却始终无法掩藏那充满了难过的语气。「你和她开什麽玩笑?」 
      杜小星眼珠子转了转,道:「那天他拿了一袋零食,望在我眼前可却不让我去拿,我实在是嘴馋哪。」他顿了一下,像是在回想那天的情况,又道:「後来,她问我和你出去的一天过的怎麽样了,我就回答那些话假装可怜,为的是他手里的那条进口巧克力,就这样。」他摆了摆手。 

      一阵沉默。 
      「就这样?」尧然问著,他突然觉得有些头晕,那他这些天的心烦是怎麽样?被耍好玩的阿?! 
      「没错。」杜小星沉重地点点头,坚定地看著他,并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会吧──」尧然手掌拍上自己的额头,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些糖果惹的祸?! 
      房中,依然是一片黑暗,但那气氛已经活了许多。 
      半晌,杜小星像是想起了什麽事情,对著尧然问道:「尧然,我问你阿,为什麽你这些天会难过到快死了?」他觉得奇怪,想著会不会是他心理想的那样,如果是的话,那他根本就不用追尧然,他就已经是他的了~ 

      尧然愣了愣,好似没反应过来,他心不在焉地答道:「喔,因为我喜欢你阿──」话说到一半,他止住了嘴巴,吃惊地望著他。「你套我话?!」 
      「套话?哪有!」欸欸,说话好听一点,他哪里有套话,他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才问一下的好不好?! 
      「你这家伙,看来我平时小瞧了你了!」尧然一把欺了上来,结结实实地给他亲了下去。 
      再次接受那熟悉的吻,杜小星愣了愣。 
      『......会不会是他故意说出他喜欢我的阿?总觉得,他就是假装是我套他话的。』被亲吻的杜小星一心二用,想著。 


      这白色的病房里,隐隐地冒出了那一点点的桃红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