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白痴男公关 轩月凝[下](3)

白痴男公关 轩月凝[下](3)

时间: 2016-12-22 20:14:06

      杜小星气的脸都红了,他拉著尧然的衣服,大声道:「你根本是在说谎!我哥哥不可能威胁别人的,你一定是在说谎!」他最爱、最敬的人是哥哥,哥哥怎麽可能会去威胁别人,尧然一定是在耍他! 

      哼,别看他有些傻就好欺负! 
      他可不是白痴! 
      尧然的脸上顿时冒出多条黑线。 
      他皱著眉,有些不悦地道:「你怎麽就这麽肯定你哥哥不会威胁别人?」哼,居然敢不相信他的话!这小子不想活了,等他为病好了些,看他不把他压在床上来个几回才怪! 

      杜小星理直气壮地道:「我就是知道哥哥不是这种人!他人那麽好,怎麽可能会去做出威胁别人这种恶劣卑鄙的事情?」杜小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我也没看见他被谁欺负或欺负过谁!」 

      尧然对於杜小星对他哥哥的坚定意念有些不是滋味,他一把将杜小星抱过来,用拳头揉了揉杜小星的脑袋。 
      「是吗?或许只是你没看到罢了!哼!」尧然越来越不爽了。 
      帮人、不对,是一个鬼,传话居然会让他越来越生气。 
      「而且哥哥他也不会冷嘲热讽。」杜小星小声嘀咕,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他怕尧然抓狂:『而且,他又不像你这麽机车。』 
      不过,这句话也让尧然严重火大了起来。 
      他瞬间成了个妒夫。 
      「这样阿?那你可不可以多说说你哥哥的一些事情呢?」尧然怒极反笑,他和颜悦色的对著杜小星说道,完全没有一点恼火的样子。 
      他倒要看看,这个杜小星地哥哥到底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 
      这个杜小星,宁愿相信他哥哥生前的一切,也不愿相信他的话! 
      还说他诋毁他哥哥?!哼,笑死人了! 
      杜小星一听他的话,反而有些迟疑了,可他看了看尧然竟是一脸愉悦,也没多怀疑,眼睛一亮,开开心心地道:「哥哥他呀,与我不一样,他品学兼优、功课一级棒,人也好的没话说,对朋友、家人、老师都是相当关心与体贴的,大家也都说他的个性很好,什麽都让我这个弟弟,奶奶也很喜欢他,不像我,笨笨地又有点小气。」杜小星笑的很甜,若不是尧然知道他是在说他哥哥,回会让人以为他是在恋爱中的人呢! 

      真是气煞我也! 
      尧然郁闷地想著那个鬼,觉得真是莫名其妙极了! 
      「小时候家里穷,很多时候都没钱吃饭,我常常哭肚子饿,可是家人也没办法,後来都是哥哥去做人家的童工赚了一点钱,买来了食物给我吃,才没让我饿肚子,我问哥哥要不要吃饭,他跟我说他已经吃了,可是後来我才知道他根本没有吃,就让自己饿著肚子,每天家里吃最饱的人就是我。」 

      「只可惜哥哥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很年轻就去世了,他才大学而已。」杜小星地声音中带著哀伤,一个那麽好的哥哥就 这样离他们而去,难免会很伤心、不舍。 
      尧然则是在暗中冷哼,但也不得不对他哥哥爱弟的举动感到赞同。 
      杜小星抓著尧然的衣服,闷闷地道:「那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哥哥有我这样健康的身体就好了,我宁愿把身体让给哥哥。」 
      尧然摸了摸杜小星的头发,道:「在你认为,是我比较好还是你哥哥比较好?」他忍不住问,直接了当。 
      杜小星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眨呀眨,思索了会儿,道:「没法比较,你是你,他是他。」丢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杜小星自己的心虚。 
      是啦,他是认为哥哥比较好,他可不想被打。 
      「怎麽没法比较,你是在耍我吗?」哼,这杜小星在想什麽他会不知道?不就是怕说了被他打! 
      「我说的是真的!」杜小星抡起拳头,打在尧然的胸膛上。 
      尧然一把抓住,冷哼道:「想也知道在你心中是谁比较重要,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在这里丢人现眼?反正你哥哥是最好的了!什麽卑鄙恶质的事情都不会做,完完全全的一个正人君子!」他眼神顿时变冷,隔著眼镜的目光让杜小星心一寒。 

      尧然用力甩开杜小星的手,一个人转身离开了病房。 
      留下杜小星一个人愣在那里,无法言语。 

      尧然火气大的时候,通常会到一个地方去。 
      那就是他们医院的顶楼。 
      本来那里是谁都不可以去的,但他尧然就是有特权,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没人可以管他。 
      尧然怒气冲冲地推开顶楼的门,发出「碰」的一声。 
      顶楼上空无一人,只有良好的视野和那栏杆。 
      到了这里,他的心情才冷静了一些,虽然还是很火大,但却也被那徐徐吹来的凉风给冲淡了一点。 
      尧然走到栏杆旁边,一个人静静地眺望远方。 
      心情虽称不上好,但风一吹了过来,马上让他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这是他最享受的时候。 
      越高的地方,风越大。 
      阳光很好,风也很惬意。 
      他陷入了沉思。 
      杜小星对他的哥哥真是爱护的让他十分吃味,唉。 
      在他心里,他算什麽呢?恐怕什麽都不是吧? 
      虽然他说了喜欢他,但,喜欢是不可捉摸的东西,他哪里知道杜小星只是把其他的情感当作爱,还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他? 
      他不晓得,但他知道,他真的喜欢杜小星。 
      在面对他的无厘头时,他感到好笑,不知何时,在他心底已经泛起了那股浓浓的宠溺。 
      他是喜欢他,这喜欢,来的毫无头绪,彷佛就在他睡梦中的时候就深植心底了。 
      唉,看来是哉了。 
      杜小星的哥哥,其实,也不过是个死人,就算他徘徊在人间那又如何?反正他碍不到他与杜小星的。 
      虽是如此,但他还是对杜小星的哥哥很忌妒。 
      忌妒他可以在杜小星心中有那样子的地位,忌妒他可以让人那样的深深惦怀。 
      他想,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到。 
      不过,无妨。 
      他何必一个鬼计较那麽多?他是人啊! 
      一个身体不存在仅剩那一抹残魂的鬼,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什麽威胁,不是吗? 
      看来,他是庸人自扰、自寻烦恼了。 
      人哪,似乎真的很容易庸人自扰呢。 
      「尧然───」一个呼唤他的声音。 
      矛盾塞开的尧然心情一好,他笑著回头,看看是谁在呼唤他。 
      只是,他一回头悲剧就发生了── 
      某个人冲了过来,像石头般硬的脑袋狠狠地撞上他的胸膛,内伤! 
      尧然差点就要吐了一口血,幸好他忍了下来。 
      他低头一看,竟然是杜小星。 
      「尧然,你不要跳楼啦──」杜小星哭的很惨,可爱的脸上带著大颗大颗的眼泪,哽咽著说。 
      「我没有要跳楼。」尧然苦笑著说,摸摸杜小星的脑袋。 
      「我知道刚刚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这样说你的,呜呜──」杜小星哭的太惨,完全没听到他在讲什麽。 
      尧然无奈地翻翻白眼,道:「我说,我没──」话没说完,就被打了断,被杜小星的拳头。 
      杜小星抡起的拳头用力地打在他的胸膛上,连续两次的重击,让尧然的内伤更加严重。 
      唔,内伤。 
      「你是最好的啦,哥哥他已经死了,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不可以离开我啦~呜呜──」杜小星哽咽著声音,让人好不舍。 
      尧然真的要忍不住吐血的冲动了,他抓著杜小星的手,大声在他耳边道:「我没有要跳楼──!!」下手真是太很了,想不到杜小星这家伙看起来一副弱鸡样,力气却也挺大的! 

      「啊?是喔,那你站在栏杆边做什麽?」杜小星呆呆地问。 
      「吹风、看景。」尧然翻白眼,忽然想到杜小星为什麽会在这里。「你怎麽会在这里?」 
      尧然正奇怪杜小星为什麽能爬到这上头来,突然看见顶楼门口旁边已经站了一海票的人了。 
      其中,还有这家医院的院长和脑科主任,也就是他父亲与母亲。 
      「尧然,你说这是怎麽一回事?」院长,也就是尧然的父亲向前一步,大声问道。 
      尧然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出柜,心里只有两个字:完蛋! 



      看来老天注定要他早死就是了。 
      悲情哪~ 
      他们家,也就是尧家,除了他的姊姊们,全都是当医生或是相关的职业。 
      他,尧然的父亲,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而她,尧然的母亲,是这家医院的脑科主任。 
      尧然的父母相当的忙碌,每天每天都很忙。 
      当然也都是几乎不回家的,他的几个姊姊都嫁了出去,偏偏,又因为尧然父母不常在家,所以整个家里十分冷清,只剩下他和总管老先生。 
      最近,他也不常在家,所以剩下来的老管家总是抱怨自己太孤单了。 
      不过,今天的正题是在尧然两个父母。 

      「尧然~小宝贝,这是怎麽一回事?」旁边那个脑科主任正是他的母亲,长的有点神经质,却相当可爱的一个女士。 
      尧然苦著脸,他最担心的就是他家两老了。 
      「诚如你们所见,爸爸、妈妈。」他抱著杜小星,看似冷静地道。 
      但谁知道,他心里的波涛汹涌呐? 
      「尧然,你你你你你──」院长大人,也就是尧爸爸大声喝道,指著尧然的手指抖阿抖。 
      「这件事情埋藏再我心里很久了,我今天必须一吐为快。爸爸,我尧然是个同性恋。」简单明了的出柜阿~ 
      旁边围观的医生惊呼。「唔~~」 
      「不是啦,谁管你是不是同性恋,你居然诱拐杜家可爱的小星,你你你──气死我了!」尧爸爸怒气冲冲地道。 
      杜小星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问:「院长叔叔和阿姨是你的父母阿?」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尧然摸了摸他的头,道:「是阿,怎麽了?」越看越觉得他家的小星真是可爱极了~ 
      「尧然,放开你的手,小星过来!快离开那个大变态!」院长大人怒骂道,竟还连带骂著自己的儿子。 
      「小星星阿,快过来阿姨这里,快快离开那个禽兽~」院长夫人也就是脑科主任,脸上带著笑,对著杜小星说。 
      尧然愣了,他还以为会被家里的长辈骂死呢! 
      可是,这是怎麽回事阿? 
      杜小星窝在他的怀里,犹豫地看著尧然父母,道:「叔叔,尧然不是大变态啦。」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要不要过去尧然父母的身边。 
      「可是他诱拐你阿!!」尧然父母同时大叫著。 
      「我心甘情愿阿。」杜小星说的理直气壮。 
      尧然则是一头雾水。 
      看著父母与杜小星地谈话,他越来越糊涂了。 
      「你们等一下好不好,可以告诉我一下,你们是什麽关系吗?」到底是怎麽回事? 
      尧然父母不屑的对他哼了声,才道:「你还记得有一个杜伯父吧?」尧爸爸这麽道。 
      尧然愣了一下,道:「我还记得,怎麽了?」那个杜伯父常常到他们家来呢。 
      「他是你爸爸的八拜之交,也是小星的亲爸爸。」院长夫人摇头道:「而你爸爸正是杜小星的乾爹呢~」 
      「是阿,小星这麽可爱,不把他收为义子真是太可惜啦~」尧爸爸一脸感慨地说,无限宠腻地模样让尧然相当无言。 
      尧然不晓得该说什麽才好,他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这样子他与杜小星的恋情阻挠会更小一点;难过的是,他父母最喜欢的小孩竟是杜小星而不是他。 
      唉~而他竟然到了今日才知道杜小星是他父亲的义子。 
      杜小星鼓起脸颊,气呼呼地看著尧然父母。 
      他用力一抱尧然的腰,扭过头去不理他乾爹。 
      「阿阿阿~小星还是这麽可爱阿~」尧然父母一脸幸福。 
      尧然流著冷汗,道:「我看你们比较像变态才是。」 
      一只高跟鞋飞了过来,差点砸到尧然的脑门。 
      这是相当危险的。 
      「小宝贝,你刚刚说了什麽阿?」尧妈妈杀气腾腾地问著,脸上笑意正盛。 
      「没有,我什麽都没说!」尧然顿了顿,忽然摇头道:「不过,小星是我的,你们不可以跟我抢!」 
      「什麽?!你这吃里扒外的小子!!」尧爸爸气的都快要著火了。 
      尧妈妈拉著他的白袍,小小声地说:「老公,吃里扒外不是这样用的。」好丢脸,她怎麽会有这样子的老公? 
      「阿?是喔,都怪我用的太顺口了。」院长先生带著歉意地道。 
      尧然和杜小星皆是无言。 
      尧妈妈挑起眉头,道:「应该这样子说才对──尧然,你这班门弄斧的王八羔子!!」 
      院长先生惊叹地为爱妻拍拍手。 
      尧然和杜小星对看一眼,更加无言。 
      这错的更离谱吧?这干班门弄斧有啥关系? 
      「总之,妈妈爸爸,我要与小星在一起。」尧然冷著脸,道。 
      「是阿,叔叔阿姨,我一定要和尧然在一起。」杜小星坚决地道。 
      过了半晌。 
      「呜呜呜,小星长大了~」 
      说不通。 
      面对眼前的两个外星人,用国语是说不通的。 


      说真的,尧然从来不晓得他父母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看起来很变态的一面。 
      父亲咬著手帕,母亲则是气呼呼地蹬著脚跟,两个人同样不爽自己的儿子,尧然。 
      尧爸爸咬了咬手帕,大声对著尧然道:「尧然,快快放下你手上的人质!!」说著,还把那条沾了他口水的手帕用力扔了过来。 
      尧然一闪,抱著杜小星。 
      他也不爽了。 
      对父母扮了个鬼脸,道:「谁理你,小星是我的,你们休想把他抢走~!!」拜托,杜小星都是谁的人了?他父母还敢在此大放厥词?! 
      笑话了,他尧然可不会输给他从未见过这一面的父母! 
      听到这话的小星幸福地仰起头来,啾了一口尧然的脸颊。 
      他笑的很傻,却十分的诱人、可爱。 
      「你你你你你,好你个尧然,你对他下了什麽迷药阿?要不然他怎麽会亲你?!」尧妈妈尖叫,她实在受不了啦啦啦! 
      尧然对面前的父母视若无睹,他低下头笑了笑,脸越来越靠近杜小星。 
      示威一般,当场表演一下什麽叫做真正的接吻! 
      「吸苏~~」众人倒抽一口气。 
      「你你你你你!!」尧爸爸气的快翻白眼,人家杜小星那麽可爱,他那不成才的儿子居然玷污了他阿! 
      嘴对嘴,舌对舌,当场天雷勾动地火,一发收拾。 
      要不是不想现场表演春宫秀,尧然一定会当场给他做下去。 
      尧然笑的很奸,杜小星则埋在他怀里。 
      「好害羞~~」这话是杜小星自己说的,不关他人的事情。 
      尧妈妈则是已经抓起另一只高跟鞋,准备干掉自己的亲儿子。 
      只是,她怕打到杜小星。 
      「妈,你要砸就砸,还犹豫那麽久~笑死人了~」这声音很贱。 
      尧妈妈气的说不出话,当场用力掷了过去! 
      只可惜没打到,只是往後面的栏杆掉了出去,不久後还发出路人甲的哀嚎声。 
      「阿~~~痛~~~~」 
      杜小羞忍不住噗哧一笑。 
      这一笑,百媚生阿! 
      尤其是中毒已深的尧家长。 
      对他们来说,杜小星是天~使~阿!! 
      天使居然被恶魔抓走了~还被人玷污了~呜呜~可怜的天使~ 
      「喂,你们干麻那的不爽我碰小星?把他带回家当我媳妇不很好?」尧然真的不爽了。 
      他皱著眉头,对刚刚的幼稚举动也实在不晓得为什麽自己做的出来? 
      「不管!你这死小孩,我们已经是小星的乾爸妈了,谁稀罕阿?总之,你要听长辈的话!我是你爸爸,我说了算!」尧爸爸似乎有点说不过尧然了,因此,他乾脆搬出老人最好用的一招,耍赖。 

      一条青筋爆出。 
      「妈的,你们两个还在那里为老不尊!」尧然的怒火被轻易地挑起,这是相当少见的情况,是说,他今天的情绪起伏特别大? 
      「靠,死小子,你骂到我啦!」尧妈妈听见尧然那声妈的,也气炸了的反骂了句浅显易懂而相当实用的秽言。 
      燃烧吧~怒火~ 
      接著,两帮人马开始对骂。 
      尧然一张口对上他父母的两张口,居然还能大个平手,嚣张的很。 
      批哩啪哩,一场精采绝伦的互骂在这医院的顶楼展开。 
      一旁围观的医生、护士们惊叹地看著、听著,想不到阿,一山还有一山高,尧家的骂人功力实在了得! 
      没有用到粗俗的脏话,却浅显易懂、杀人於无形,嗯,厉害。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日正当中。 
      尧然和其父母双双都累了,做了个休息。 
      围观的人,已经有了医生、护士、病人等等等。 
      有人各递了一杯水给尧然,还有其父母,让他们解解渴。 
      「谢谢。」尧然说道。 
      对方给了他一抹鼓励的笑,道:「同人女永远支持同性恋!」 
      阿?什麽是同人女阿? 
      尧然不解地望著那人,对方仅是给他一个神秘的微笑。 
      此时的杜小星,已经躲到了阴凉处,喝著凉茶休息。 
      好歹他也站在那害人的阳光下也很久了,休息一下不为过吧? 
      尧然和尧父母站了起来,双方互相瞪视著。 
      一场激斗,又要展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