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风起有迹,风过无痕 过期作废

风起有迹,风过无痕 过期作废

时间: 2017-01-17 00:10:01
七月天,热得人难受。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的房间简直就是蒸笼,维凯觉得自己已经快熟了,就和放在桌上的小汤包一样。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混身没有一点力气,大脑也一片空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那样子就像吸了粉似的,没有人的气息。
突然,闷热的空气中有一丝风轻拂过维凯的脸,使得他猛然清醒过来,这才发现门铃已经响很久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爬起去开门,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只扣了一颗扣子的衬衣。
门开了,外面站着的是个相貌佼好的男人,看起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上班族。精致的脸庞上挂着与他极为相配的无框眼镜,直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让人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你想让我在门外站多久?”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其中却又带着冷漠。维凯因为这句话而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了句“进来吧,不过很热”便转身回到了卧室。
这是个很小的屋子,只有一个小客厅和一间同样大小的卧房,厨房和浴室连在一起紧挨着客厅。总之,这个屋子小到站在门口便可以将全部的东西包览。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维明?”维凯懒懒地躺回床上有气无力地问到。维明将包扔向沙发,脱下薄西装,拉下了领带,并顺手解开两颗扣子。衣领下,隐约露出了锁骨,性感诱人。他冷冷地瞥了一眼维凯,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我哥,你怎么听不懂?别总是没大没小的叫我名字,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大四岁,你不应……”维凯迅速起身伸手摘下维明的眼镜将唇凑了上去,打断了他的罗嗦。维明皱着眉试图转过脸,却被维凯摁住了头不能动弹。“你太罗嗦了……”维凯放了维明的唇,小声说到。却在维明准备说话而张开嘴时再次堵住了他。但这次,比上次要来得激烈得多。维凯用力夺取着维明的每一寸口腔。末了,又轻轻舔过他的上齿龈,引地维明身体微微一颤。维凯坏坏一笑,放开了维明,伸出舌头舔过维明还挂在嘴边的液体。“你……”维明低下头,轻声嘀咕着什么。
“什么?”维凯把耳朵凑了过去,不想却狠狠地挨了一记拳头,从床上摔了下来。“你不要太嚣张了!”维明揉着打疼的拳头低声吼到。但他生气的样子就像只背毛舒起的小猫惹人疼爱。维凯慢慢从地上爬起,用危险的眼神望了一望维明,那样的目光让维明动弹不得,只得任凭已经站起来的维凯把自己压到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已经完全黑了。只有从窗口头过的比星星更明亮的闹市里的灯光刺得维明睁不开眼睛。随手拉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扶着腰艰难地摸到了厨房,倒了杯水,递到口边却停下了。因为刚才过度的喊叫而疼痛的咽喉不知道能不能经住这么冰冷的液体通过。正在犹豫之时,杯子从手中被人抽了出来。维明惊讶地转过头,却正迎上维凯逼近的嘴唇。还未来得及合上的嘴就这样轻易地被占领了。正欲推开他时,却发现温暖的液体从干燥的咽喉滑过。好舒服。原本瞪人的眼睛也眯了起来。还来不及吞下的水从嘴角流下来,淌到皮肤上,痒痒的。水已经没有了,温柔的吻却没有停止。然而不知什么时候,维凯的吻开始霸道,直至让维明脚一软坐到地上。
当维明坐在地上如饥似渴地吸着被阻断已久的氧气的时候,维凯转身进了浴室。过了一会儿,维凯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轻轻地抱起已经站不起来的维明走了进去,然后把他放进已经准备好的浴缸里。虽然天气炎热到连晚上温度也丝毫不减,但泡在温水中却也一点也不感到讨厌。维明把头靠在浴缸边缘,闭起了眼睛,享受这份难得的清静。但他却完全忘了正在旁边冲浴的维凯。因为白天工作的疲劳和被维凯那么一折腾,现在这样舒适的状态下,睡意一波又一波地向维明袭来。虽然心里不住的提醒自己现在不可以睡,却还是让睡意冲破了理智的防线,意识模糊了起来。朦胧中觉得有人替自己擦背,力度适中。好舒服。抹肥皂的时候,肌肤间的接触也没有让人反感的味道。于是不知是梦呓还是清醒的,维明的口里溢出一声“恩……谢谢…………”
再次醒来是被热醒的,满身大汗感觉粘搭搭的,让人很不舒服。于是起床向浴室走去,却意外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原本裸露的身上已经穿好了洗净的睡衣。维明笑了。回头看着床上那个睡得像死猪的维凯,维明露出了久未有过的笑容。
维明临走前特意弄了一份早餐放到桌上,还留了张字条。然后顺手扔了已经坏掉的小汤包,这才满意地出了门,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维凯醒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他依旧是那样没精打采的样子。慢慢踱到厨房,看见桌上竟然有食物,不由得大吃一惊,随后又瞟见了桌边的字条:
“弟:
发现你最近都没怎么吃东西,这样不好的,还是吃点吧!注意身体,别让母亲操心了。
哥 明 留”
维凯看完字条,又瞥了一眼桌上的食物,不禁放声笑了起来。母亲?!亏他还能叫那个女人为“母亲”?!那样恶毒没有良心的女人,他竟然还可以叫她母亲这个伟大的词汇!愤怒的维凯撕碎了字条,然后把碎片狠狠扔下了窗外。没再理会桌上的东西,径自走入了浴室。站在篷头下猛冲着冷水,维凯陷入了回忆。
*******************************************************************************
那个被称为母亲的女人是在维凯五岁时被父亲领进家门的。他们的生母在维凯四岁时患上胃癌,不久便非常痛苦的离开了家里的三个男人。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被留下的人才是更痛苦的。父亲常常温柔的安慰着悲伤的维明和维凯,而他们也清楚父亲才是最需要安慰的人,于是他们很懂事的什么都不让父亲为他们操心。三人就这样相依为命。维凯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延续下去,但是这样的家庭生活却被那个突然插进来的女人完全破坏了。她骗去了父亲的心。在维明十八岁时,她便将他一脚踢出了家门。四年后,在维凯十八岁时,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原本,这对兄弟是非常优秀的,周围邻居常拿他们作榜样教自己的小孩。但就在维明被赶出去以后,维凯就变了。曾经积极向上,是学生会会长的他开始抽烟,喝酒,逃课,打架,而且凭着自己出众的相貌让白领族的女人养着。他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反抗那个可恶的女人,却被父亲一次又一次地镇压下去。而更让他失望的是哥哥竟然开口闭口地叫那女人“母亲”!维凯觉得维明是背叛者,所以对维明的态度也不再是从前的依赖,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无视。他甚至希望靠这样来让维明醒过来。但恶劣的态度却没有换到他期待的结果。因为维明并不像他那样偏激,他是个稳重而有远虑的智者——当然这一点维凯并不了解。所以无知的维凯开始向维明展开报复——而不是对那个女人。终于,在四年后维凯被迫与维明同住的那天,维凯失去了理智。他第一次侵犯了维明。
对两人来说,那都是个黑暗的夜晚——没有月光没有星光,甚至连灯光都没有。有的,只是倾盆大雨。当维凯全身湿透地出现在维明面前的时候,维明哭了。那是他第一次在维凯面前落泪。然而后来,维凯却让他哭了整整一晚。因为他擦干泪对维凯说:“母亲……也放你飞出来了么?……”他那软弱的态度彻底激火了维凯,盛怒之下,维凯做了让他后悔至今的事。
从那以后维明也变了。没有了从前让人暖到心窝的笑容,没有柔软的话语,没有了充满感情充满灵气的眼神。面对放荡不羁的弟弟,他只是置身事外,冷眼旁观。他没有办法原谅维凯——正如维凯没有办法原谅他的背叛一样。而当他们发现根本无法离开彼此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维凯已经冷静了许多。来到桌前,盯着食物许久,都在犹豫。终于肚皮还是不争气地嚷嚷起来。他坐下,狼吞虎咽地解决掉了所有的食物。然后满足的打了个嗝,把手提电脑放到了床上开始上网。现在是一点半,他知道维明也在网上。果然,好友的名单里有维明的名字——“风起”。此时,维明也看到好友名单里出现了维凯的名字——“风过”。
“你下午什么时候回来?”
“我可能会晚点。”
“为什么?”
“今天公司有个应酬,我脱不开身。”
“不要去。你回来。”
“不行。这个应酬很重要,我不可以推掉。”
“推掉。”
“不行。”
“给我推掉!”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说什么都没用!”
维凯盯着这行字看了很久。因为维明很少用这样强硬的口气说话。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发了一句话出去。
“你去做什么?去哪?我也要去。”
维明沉没良久,然后打出了一行字。
“说过了是公司应酬,你不用管那么多。如果吃的不够就去便利商店买好了。“
“告诉我你要去哪?”
维明没有理会他。
“好了,我要上班了。乖乖在家,别给我惹麻烦!”
他没等维凯回话便匆忙下了线。这时,身后走来一个惊艳的女人,在他身旁停下。维明很快闻到了香水味,抬起头对她说:“好了,我们走吧!”站起身,女人微笑着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出了网吧。
维凯对维明暧昧的回答感到很怀疑,而且维明的IP地址根本就不是他们公司——那家公司的职员都有一台电脑,而且可以上网。维凯知道 ,那个IP地址是他以前常去的网吧。“维明为什么要说谎?”维凯反复想着,最后还是忍不住穿好衣服夺门而出,他要去找维明。
来到维明所属的公司,维凯一刻也不耽误的找到了维明所属的部门——这是个人员很少的部门,但任务却多得出奇。因而常常不得不加班到很晚。虽然维明常早出晚归,而维凯也绝对不会不等他回来,但维凯不知道的是,维明作为这个部门的主管其实并没有加班的必要,那只是他为了闪避维凯的一个借口罢了。可是维明没有料到有一天维凯会来他们的公司然后戳破他刻意隐藏的谎言。
所以维凯很容易就了解到维明请了一下午的假没来公司,而他对维凯说是要出去为公司应酬,但公司里今天没有应酬。维凯思索片刻,便想到了维明可能到的地方——“凯瑟琳咖啡屋”。
怒气冲天地来到咖啡屋,很自然地注意到了面向后门的维明,当然也注意到了坐他对面的女人。
“维……凯,你怎么来了?”当维凯站到维明面前时,他才发现维凯的存在,一脸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维凯。
“你的应酬……就是她?……”维凯没有回答维明的问题,而指着维明前面的女人恶狠狠地问着维明。
维明显然后点被维凯的态度吓到,脸上露出露骨的惊恐神色,那样子就像被丈夫发现偷情的妻子。然而那神色却又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完全没了踪影。被换上来的则是往日的冷漠。然后嘴角轻轻上挑,一字一顿的说:“怎么?我和母亲见面也要通过你的批准吗?”怒火中烧的维凯冲动地举起右手甩了维明一个耳光。“啪!”刺而的声音令整个咖啡屋里的人都回过头来盯着这一桌奇怪的组合。
“告诉过你别叫那女人母亲!”维凯的火气不降。
维明将左手轻轻放到被抽红的左脸上,低下了头。反光的眼睛挡住了他的表情。肩膀轻微的抖动让人觉得他在哭泣。看到这一幕,维凯突然完全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马上蹲到了维明面前,用他的手臂紧紧拥住了维明,在他的耳边不停的道歉。全然忘记了母亲的存在。而此刻,母亲正一脸冷笑地将手抱在胸前看着这对兄弟在咖啡屋上演的好戏。
突然,被抱住的维明猛的推开了维凯,让他一下坐在了地上,那样子很是狼狈。然后维明站了起来,用藐视的态度对维凯说:“告诉过你要叫我哥。你不但不叫还打我,你真的不想再活了吗?”维凯被这突如其来的现况弄得有点晕了,没等维凯回过神,维明已经拉起母亲结完账走出了咖啡屋。然后维凯慌忙爬起跟着冲了出去,维明和母亲的身影却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可恶!”维凯狠狠地向墙上打了一拳。然后瞥了一眼墙上瓷砖被自己打出的裂纹,转身走了。
一回到家,维凯便把身体摔向了床。无视全身粘搭搭的汗水,生气的蒙头大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维明却还没有回来。这让维凯更加烦躁不已。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维凯一把抓起电话拨通了维明的行动电话。电话响了很多声,没有人接,维凯却没有一点要挂掉的意思。终于,有人接了电话。令维凯吃惊的是,接电话的不是维明。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娇滴滴的,让维凯觉得恶心。
“喂——你是哪位——”刻意拖长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震动着维凯的耳膜,维凯恨不得立刻挂掉电话远离这恶心的声音,但他没有。
“我找维明。”维凯把音调压低下来,这样,他的声音就和维明的声音出奇的相似了。
对方停了几秒,然后用很尖的声音笑起来。“呀~~~~~~呵呵~~~~阿明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难道浴室里还有电话吗?~你是怎么想到这种游戏方法的啊?~你是叫我也来和你一起洗吗?~~呵呵~~~”
维凯顿时明白了维明在哪里,要做什么了。不由气得头上青筋暴起。“我说我找维明,给我叫他来接!”维凯开始不耐烦了,现在的他几乎想把这个恶心的女人撕成碎片。
“你……不是阿明?……你是谁?”女人的声音稍有收敛。
“不用你管!快滚去叫维明来接电话!”维凯火了。
“你叫谁滚呢?!你这人怎么……”女人尖叫起来,但声音却突然小了下来,显然有人拿走了电话。
“谁说过你可以私自接我电话的?谁给你的胆子?!滚开,女人!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让你看着自己的血流满浴缸!”是维明的声音,但这种粗鲁的说话语气却是维凯从未听过的,他理所当然的呆在了那里,直到听见维明平静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
“喂。不好意思,刚才是别人瞎闹,你哪位?”静如止水的声音让维明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
“是我。”维凯轻轻说到。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维明停顿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却仍没变——还是那样冷淡的音调。
“你还不回来吗?或者说你准备和刚才那个女人鬼混一整晚?”维凯的话里带着气愤。
“哦?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还是说你在吃醋?”维明点上一支烟,叼着烟的嘴角向上挑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谁生气了?!你给我回来!我还要找你算帐呢!”维凯沉不住气的吼到。而这时,这场闹剧胜利的旗帜已经倒向了维明。
“算帐?算什么帐?”维明在那明知故问。
“你!……你给我回来!”维凯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就像那晚一样。
“好。”出乎意料的,维明一把摁灭了烟,干脆地说到。
对于维明的话,维凯倒无言以对了,只得愣愣的听见维明轻松挂掉电话的声音。
不久,维明便推门进来了。还没来得及说“我回来了”就被一股力量压到了地上。他第一次没有做任何反抗。就这样躺在地上让维凯的吻侵略到自己的每寸肌肤,让他的手指接触到自己的每个敏感的地方。
“你……今天不反抗吗?……”维凯似乎察觉到了,便停下了动作。尽管他现在很想狠狠地侵犯维明,但为了确认点什么,还是忍住了。
“怎么?你喜欢我反抗?”维明把头别向一边,冷冷的说。这语气,完全看不出来刚才他都还在维凯的挑逗下大口喘息。
“……当然不喜欢,你这样更好。”维凯说完一把拉下了维明的裤子,将自己的火热顶向了他的入口。虽然已经被侵犯过很多次,而且这样粗暴的动作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维明还是皱起了眉头。
“今天你没哭哦!”维凯坏笑着说。然后一个用力便全部推了进去。强烈的疼痛让维明叫出声来。
“啊!……你……就这么爱看我哭吗?……”维明嘶哑着喉咙说到。
“当然。因为你哭的时候我就会更想得到你。”维凯继续着自己的动作,挑衅的话也仍在继续。
“啊……啊……好疼……笨蛋……你轻点啊……啊……”维明强忍着因为疼痛而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大声喊到。
“疼吗?……”维凯突然停下来,伏在维明耳边问到。
“废话……不信你自己试试……”维明有气无力地说。
“呵呵……既然疼那你为什么还不哭呢?”维凯说着又是一阵猛烈的进攻。
“啊!啊……你这个……混蛋……啊啊……”终于,维明还是没能忍住,泪水一颗一颗的滑落下来。在他扬头的瞬间被抛向空中,变成一道美丽的抛物线。
“哦……你还是哭了嘛……现在的你……好美……维明……”维凯轻声叹到,“我……爱你啊……”
维明隐约听到维凯的话,但又不确定。于是睁开眼睛朦胧的望着维凯,直到看见维凯那个清楚的口型。维明笑了,和很久以前一样的笑容,然后他用胳膊紧紧拥住维凯的脖子,艰难的说:“我……不能……离开你…………”

那夜风起了,吹起了窗帘,让人凉爽。
然后风过,没有留下什么,只是带走了悲欢离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