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情不自禁 tictac

情不自禁 tictac

时间: 2017-01-24 20:11:24

人类文明的进步只会使人的生活更糜烂。

2874年医学发达,人类再不是由女人怀胎十月诞下,而是由人工受育再加以养育出生的试管婴儿,女人都纷纷做了绝育手术,放弃天识;即使曾称为世纪绝症的爱滋病也不是无药可医,消失踪影。
再没有可怕的疾病,子嗣的继承也不是问题,人便开始放纵......同性之间的恋爱终於抬头,异性恋亦无不精彩,一夫一妻的制度开始瓦解,社会充斥荒淫,令人忘记对伴侣忠贞的需要。
饱暖思淫欲,财力权力还是重要的基础,财团的斗争从没有终止,为了消灭对方,保护自己的性命,都用上最好的保镳、杀手,残酷的杀戮没有因为文明的进步而绝迹。

还有,还有一样讨厌的东西仍然存在--学校。
第一章
域斯格尔寄宿学校,学生都是各财阀的儿子,都是暗杀的目标。
为保护将来的继承人,所有公子少爷从小便有好几个同年纪的贴身保镳保护,方便日後入学陪读。
域斯格尔是所男校,随了学生带保镳陪读外,为解决血气正盛的男生需要,学生的男宠也是域斯格尔传统,不喜欢男子的,亦可在周末外出寻芳。

白家是世纪上数一数二的财团,没有什麽人愿意得罪。
白羽生性顽劣,荒淫纵欲......

「羽少爷看什麽?」一个姣好的男生依偎著白羽的臂手。
「......」白羽正目露凶光的盯著宫本岚,「为什麽我如此尊贵的人要跟那种人一起读书?」
「少爷,宫本少爷从来没有开罪於你,你何必如此憎恨他?」保镳 仁紧张且不解的劝导。
「他的存在令我很不顺眼。」白羽痛恨的说,「而且他根本不将我放在眼内,即使我如何针对他,他都不上心,更不惧怕我,他太讨厌了。」
『终有一天,我要你向我屈服的!』白羽心中暗下决定。

宫本岚跟白羽同级,听说宫本岚是武将之後,但他一向独来独往,没有看见有保镳护送。他的样子清秀爽直,个子不高,为人沈默寡言,因为是射击部的成员,身边的朋友也是射击部的人。但白羽从不相信宫本岚是武将之後,以他的身形跟武术完全扯不上关系,至於讨厌他的原因,白羽自己其实也不太清楚,只是想抵委他、欺压他,但宫本岚从容不迫的态度,令白羽更为讨厌。

「岚,这里啊!」射击部的队长杜斯 . 仲向刚拿了晚餐的岚大叫。
岚向声音的主人望去,面颊发红、由衷微笑,低头的走到仲坐著的餐桌旁。

『原来是这样吗?』刚才一切都落入白羽的眼底,露出邪恶的笑容,『那真可好好乐一番。』

饭後,成功撇掉仁的白羽,在宿舍门外等候著。
不久,岚一个人从餐厅方向走过来,白羽冷不防的从後袭击,岚快捷的转身避开攻击。
「是你?」岚看清楚偷袭的人。
白羽没有回答便一脚踢向岚的肚子,被踢中的岚失痛跪下,白羽立即扣起岚的脖子及双手,连人带扯的拉到自己的宿舍中。

「你想怎麽样?」四肢被绑起,岚不解的问。
「你认为呢?」白羽微笑著。
「我不明白我有什麽值得你费心讨厌。」
「那个姓杜斯的...如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会怎样想呢?」白羽悠悠的道。
「......」岚像是被说中什麽的。
「如果你被人上了,还会跟他告白吗?」白羽淫邪的望著岚,二话不说的把舌头伸入岚的口中......
「哈...很生涩的吻,是 . 初 . 吻 . 吗 ?」白羽满足的问。
「你不是已经有很多男宠吗?何必找到我的头来?」岚不相信自己受到的对待,身体抖振。「你不是很憎我的吗?」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讨厌的吗?」白羽解开岚的衣服,雪白的肌肤,迷人的锁骨,唤起他男性的欲望,从未想到眼前自己讨厌的人是如此......如此可观,起初只是打算玩玩,但已经太迟了,他已经不能停下来。
第二章
痛,是岚现在唯一的感觉,四肢虽然松绑,但已经没有多馀的力气,只好认命的趴在凌乱的床上喘气。
「啊~~」刚被人残暴闯入的地方再次被扯开,禁不住这种刺激而叫喊出来,讨厌自己身体的敏感,更讨厌身後的人,岚狠狠的往後看。「出来...嗯~......」
「我现在可是帮助你,医学虽然昌明,可是留在你体内的东西还是要拿出来。」白羽不留情的手指不停在岚的体内括,一股暖烘烘的液体在岚的股间流出,岚的面火速发红。「你这叫声是在勾引我吗?你知道吗?你刚才的叫声比小海的还要销魂哩!想不到你也有可爱的一面。」(注 : 小海是白羽的情人之一)
「你做完了吧?我可以走了吗?」岚忍痛的站起,拿起自己的衣服。
「除了在床上,你都很讨厌。走?可以,明晚同一时间再来吧!」白羽也穿起衣服。
「什麽?来干什麽?」岚不明白的问。
「干什麽?干你。」白羽的答案令岚震惊,他这样凌虐自己,还不满足吗??「看见你的样子我便讨厌,为什麽你可以这样讨厌?为什麽你刚才的样子可以这麽淫荡哩?」白羽按下按钮,墙上的投射布幕出现岚刚刚欢愉中的样貌。
「你变态的吗?」
「可能。」白羽露出笑容,好像从没有如此由衷笑过。「不知道那个姓杜斯看了後会怎样想?从没想到自己的学弟是如此淫 . 秽?还是......」
「明晚我再来。」岚气愤的抛下这句话冲出房门。
「爽快,但讨厌,而且没礼貌。」白羽自言道。

岚走出白羽的宿舍,但没有立即返回自己的房间,忍痛走到医疗室。
「啪、啪、啪......」
「可恶,这麽晚,是谁?」被打扰睡眠的校医优不满的跑去开门,岚无力的倒在他的怀里。
「岚!?怎麽了?你受伤了吗?今天不是没有任务的吗?」优发现来者是岚便紧张起来,立即抱他到病床上。
「给我止痛药......」岚虚弱的说出一句话。
优眉头一皱,旧疾复发吗?「你有定时吃药吗?」
岚慢慢摇头,「止痛药...」
优担心岚是否受伤,只好解开岚的衣服,然後......雪白的皮肤上,是一处处不堪入目的血痕和牙印......
「你...被强暴吗?」虽然这是不可能发生,但表面好像......
「......」岚痛苦的看著我,是那时的眼神。
「谁做的?」有人可以做到吗?
「白羽...」很恨的语气,是他...所以才可以得逞吧!?「止痛药...我要一瓶......以後都要...」
「为什麽?」不是讨厌吃药的吗?
「未完的,白羽拍了照...」是这样...
「......」优拿药给岚吃,岚露出平日吃药的神情,是恐惧的。
「只有不影响任务便没有问题,而且总有一天他会厌倦我的......」
『岚,会有这一天吗?』岚自嘲的想。

已经一个星期,每晚都要在白羽的床上渡过,要吃的药已经够多,现在又多一种药了,还要应付任务、学业、社团......全都要了岚的命。
「岚,你好像瘦了。」杜斯 . 仲突然的问题打断岚的思路。「还有我觉得你总是躲避我。」
「有吗?学长你多心了。」岚尽可能装作自然。
「但......」
「呀!抱歉...」手提电话像算准时间的响起,岚立即逃命似的离开。
『星期六,三时正,中央公园,目标川泰主席,照片已经send去你的e-mail。』电话的男声无情地说。
「嗯。」星期六早上有比赛,三时应该赶到。
第三章
「少爷,最近你总是怪怪的。」仁不安的问。
「有吗?」白羽只是想起岚在床上的样子,便要高兴得要死。
「每天晚上,少爷都不准仁接近宿舍,还有少爷不再唤男宠,少爷你...你不会是...不能人道吧!?」虽然白羽是主子,但也是儿时玩伴,主顾间常开这种玩笑。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大不透的男生捧腹大笑。
「怎会!只是最近找到一个新玩具。」白羽笑得眼泪也要留下。
「又是那家公子?」仁也熟知自家少爷的行径。
「讨厌的人,宫本岚。」白羽洋洋得意的说。
「什麽?!宫本少爷怎会愿意跟少爷你...鬼混?」仁真的荒了,虽然喜欢女人的仁面对岚也会心跳加速......是什麽时候的事呢?刚开学,宫本岚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男子,但少爷已经对他恨之入骨。现在的宫本岚,端正的五官,瀑布般长的黑发,个子虽小,却不失俊俏......实在有点难以抗拒。
「怎麽不会!?我看他也喜欢哩!看不出吧?」白羽的笑意更浓。「只不过是几张裸照,他已经对我贴贴服服。」
「......」仁没有再说什麽,因为他心里已经打了主意。

「还痛吗?」优担心的问。
「完事後还会痛。」岚平静道。
「星期六有任务吧?要小心。」
「嗯。」
「为什麽你可以这麽不在乎?」优实在看不过眼。「每晚这样被人凌虐......你为什麽不反抗?会开心吗?」
「反抗?可以吗?如果可以,少爷早已下命令......」岚绝望。这一来,优也无话可说,的确在岚被强暴的晚上,优立刻通知老板,但现在也没有消息,为什麽?老板不是说过岚是可以选择的吗?那是谎话吗?
「药我拿走。」岚拿起一堆不知明的药。
「记得要吃。」优无奈吩咐。
「嗯。」

「宫本少爷......宫本少爷......」仁呼唤在路上的岚。
「仁!?你为什麽不看著你家少爷?」岚感到疑惑。
「少爷要我通知你,晚上不用过去。」
「......你知道了?」岚皱眉头,然後,「谢谢你。」
「仁没有做过什麽......」仁难为情低头。
「已经很多了!别说了,免得别人怀疑。」岚说完飞比快离开。

有一星期之久没高兴过,岚很久没有如此食欲,兴奋的喝著喜爱的牛奶,可惜的是只可适可而止,否则会好像上次因喝牛奶过多而敏感,到时候必定会被优杀掉
「今天很有精神,遇到开心的事吗?」杜斯看著岚,眼神充满怜惜。
「都不是...跟往日差不多,不是要比赛吗?所以才多吃点。」岚心虚道。
「为什麽晚上你都不在宿舍?」杜斯趁机问岚。「我找你已经好几次了。」
「是吗?可能在浴室吧!?」
「你习惯三更半夜去洗澡吗?」
「仲学长习惯三更半夜找人吗?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对於杜斯的追问,岚从容对应,是训练有素吗?世上应该没有什麽人可以从他口中套出秘密,除了他选择效忠的人。虽然可以跟仲一同吃饭是很高兴,但还是回房休息比较好。「没有特别事情,我先行回房,仲学长慢用。」
对於岚近日的冷淡,在杜斯的心里挥之不去,曾一度认为岚对自己是有意思的。
『难道谣言是真的?大家都说岚晚上都跑去白羽的房间,白羽不是恨死岚的吗?本以为再花点心思,便可以抱美人归,是我态度不够明显?是时候向岚表示了吗?』望著岚的背影,杜斯心中响起哀鸣。

没有白羽的日子,岚一心准备星期六的比赛,以及任务。早上射击队员在校门整装待发,岚看见意想不到的一幕,白羽手拖著一个美得妖艳的男子,两人恩恩爱爱的登上汽车。
『原来是这样,仁真有一套!真的要好好道谢他!』岚心想。
「那白羽真有艳福哩!」队员羡慕的说。
「只不过是个男妓!」杜斯莫明的愤怒。「你们给我好好的比赛,输了的话,我不会放过你们。」
「输?会吗?我们可是有天才且可爱的小岚哩。」副队长亲腻的抱著岚,岚也显得很高兴。
「放开你的手!」杜斯怒吼。「就是因为你这麽随便,才会有如此不堪的传闻。」
「......」岚没有回答,默默的上了旅游车,杜斯立时後悔,但...可以补救吗?
第四章
比赛并不激烈,域斯格尔的射击队以压倒性击倒所有对手,赢取总冠军,得分最高的是域斯格尔的皇牌-岚,准确无误的箭术,已经为域斯格尔带来八战八胜的骄人成绩。

在更衣室,各人都为胜利而欢呼,有的拥抱,有的大笑,沉醉於快乐中......就只有岚和杜斯没有加入。岚是为了下午的任务而收拾心情,每次任务为岚带来的压力,都要了岚的命;至於杜斯,是为了早上的失言而烦恼。
「岚......」杜斯把岚拉到角落。
「有什麽事,仲学长?」岚心情已经欠佳,现在又被杜斯缠上,语气带点不满。
「......下午,你有空吗?我想......」
「没有。」杜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岚便抢答。
「呃......」
「我要到中央公园,有点事情要解决。」感到自己的无礼,岚只好解释。
「事後呢?...呃,如果不行也不要紧的。」
「你可以在附近的餐厅等吗?要办的事一会儿便可以解决。」
「好。」

三时正,中央公园。
一名少年隐藏在大树上,风轻轻的吹起少年从後束起的长发,他的手紧紧握著一支远距离长枪,瞄准坐在喷水池旁长椅的男人......
「嘭!」
枪声划破宁静的公园,子弹由上至下穿过男人的太阳穴和颚骨,保镳有的冲前抢救,有的向子弹方向搜索......

「要你久等了。」岚拿著弓箭袋进入餐厅。
「都不是。」杜斯替岚拉上椅子。「鲜奶,合口味吗?」
「嗯,谢谢。」被杜斯的细心感动,岚一面泛红。
「我喜欢岚。」
「呃!?」杜斯突然的表白令岚吓一跳,然後......是拒绝,「对不起。」
「为什麽?你敢说你不喜欢我?」杜斯激动的捉住岚的手。
「......」岚一手争脱杜斯,更把鲜奶打翻。「仲学长请自重。」
「难道传闻是真的?你一天到晚都跑到白羽那小子的房......做个下贱的男宠!」杜斯的叫声使餐厅所有人都听得清楚。「白羽有什麽好?床上技巧超人一等?可使你欲仙欲死?但他当你只是个下贱的男宠,他大概对你已经生厌吧?所以才抱著那个妖艳的男妓?」
岚面不红气不喘的拿起弓箭袋往外走。
「别走...岚,别走......对不起,是我错了......别走......」杜斯发狂的追著岚,跪在岚的面前。
冰冷的金属贴紧杜斯的额头,是一支手掌般大的手枪,岚弯下身在杜斯的耳边说:「你应该兴幸我真的有点暗恋你,否则......嘭!」手枪向前用力一推,杜斯绝望的坐在地上,岚慢慢的走出餐厅。

回到学校,岚穿起和服,一个人走到射箭场。
长发整齐的散落在岚的背後,所发出的箭均中正红心,岚藉箭渲泄心中的愤慨......
『有人......!?』脚步声惊动岚。
脚步声的主人是白羽,岚没有理会,仍然架起射箭的动作。
白羽自以为无声的走到岚的背後,吸吮岚的耳端,手不安分的伸入衣内......
「你想怎样?」岚闭起双眼,实在经不起如此爱抚,面红耳热。
「刚刚你比赛完後,跟那个杜斯去了那里?」莫名的一个问题。
「中央公园附近的餐厅。」岚诚实。「啊~...别这样......」
听到已知的答案,但白羽仍愤恨的往敏感处摸。「你实在讨厌得要命。」
「少爷。」仁冲进射箭场,从後的是早上那个男宠。
「什麽事。」白羽放开怀中人。
「羽少爷~人家挂念少爷!」男宠抢说。
掀开岚颈後的长发,恶意往颈背上咬,留下绯红的印痕。
「晚上到我的房间。」扭著男宠的纤腰,跟仁退出房间。
「可恶!」岚忍不住的骂。
第五章
岚把自己关狂宿舍,独自坐在床上,轻依窗边,夕阳映照在岚清秀的脸孔。
看著二十多粒不同颜色的药丸,挣扎著到底要不要服下去......
『何时才可以不用吃药?总有一天,我会因吃药太多而死吧!?或是因为从不准时吃药而病发死去......』样子充满痛苦的表情。『今天,大概是禁忌日吧!?』
想起杜斯的行为,岚不禁失望,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拥有目的样子,但为人......其实从没有想要跟杜斯交往,岚只是觉得他像目而已,想起目也想起慈,还有......闭起眼,怀念过去,记忆中的日子都是令人伤感的,可恨,恨自己的欲哭无泪,自从慈也远离自己,泪便没有流出。

对这个新宠已经厌恶了,样子还可以,但他那种造作、姣妖,实在受不了,是从前自己喜欢的类型吗?但为何现在的脑海只有那个讨厌的人,宫本岚那种傲骨、出尘脱俗,甚至清涩的吻、不纯熟的技巧、娇艳的双颊......一一都充斥著白羽的思海,为舒解身体不明的欲望,只好屈就自己要了那男宠一次又一次。

夜,岚独自走到白羽的宿舍,仁为了自己办事不力,向岚道歉。
岚只是苦苦一笑,然後说声不要紧,便慢慢走进那间令他迷失理智的房间。
房间充满男性欲望的味道,床铺明显经过激情,白羽祼身的半躺半卧,那妖艳男宠一丝不挂舔著白羽的下身......
「Hi!」岚轻松的打招呼,白羽的视线离开男宠。
「你出去。」白羽吩咐男宠。
「羽少爷......」男宠嗲声表示不满。
「我 . 叫 . 你 . 滚!」是不可反驳的命令,男宠愤怒的拿起衣服冲出房间,离开时仍不忘怒目岚一眼。
「脱衣。」白羽命令。
「仲学长已经知道我们的事,即使你把照片给他看,还是全校人看,我也不在乎。」岚平和的说。
「哈!」白羽忍不住的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但如果这个呢?」
白羽按了按按钮。
「啊~~~啊啊~~~~~~~嗯~~~~~~~」
凄淫的叫声满布房间,岚的面发热,再次绝望的闭上眼。
「你虽然讨厌,但声音还不错的,你想想如果校钟声是用这个,所有人的欲望会否被你的叫声而失控呢~!?」白羽的笑容是邪恶的......关掉声音,再来的是命令。「脱衣。」
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雪白的身体呈现在白羽面前......
「今天我很累,过来为我吃 . 下 . 它~!」白羽毫无羞耻的指著自己的分身。
岚慢慢的走过床边,跪在地上,合上眼睛......
「我要你亲眼看。」绝对是恶魔的声音。
眼睛盯著前方,神情是悲哀的,张开樱唇,舌尖慢慢伸出,然後......
白羽的手绕起岚的长发,享受身下人的服务。
「够了!」还没有释放,岚不解的望著白羽,得到的是再一次残忍的命令。「自己插入来!」
双脚跨过白羽,好不容易的插入,还未适应体内的肿大......慢慢摇摆腰身,岚禁不住呻吟,身下人突然向上一顶,岚无力的倾前......
「动作大点,快点!」虽然听到命令,但痛楚令岚不敢大幅度的摆动,理智被逐渐吞噬。
看见面前的人儿面颊通红,樱唇微张,白羽再也忍不住,嘴唇往前送去,激烈的亲吻掀起情欲,手抚摸挑起性欲的部位,二人都沉沦下去......

晨曦照射在岚的身上,嫩滑的身体布满白羽的烙印。
望著陷入昏迷的岚,白羽对自己失控的表现感到迷茫,不明白自己的疯狂。为岚洗刷身体,穿上衣服,再命仁送岚回宿舍,对自己的细心惊讶......
第六章
少年冒死闯入敌人阵地,盲目的向前走,把阻挡他的人全都杀掉......

走到情报所说的房间,内有数十个男人,他们都在狞笑,少年的视线被躺在地上的女人吸引,一个美艳的女人,样貌清秀脱俗,是一个不能抗拒的尤物。

女人躺在地上,衣服被撕破得难以闭体,身体布满伤痕,打伤、烧伤、插伤......血流如注,奄奄一息的。
「慈~~~~~~~~~~」少年愤怒的大叫,吓怕在场的人们,他发狂的数枪乱射,人一个一个倒下。

「慈......慈...不要死......呜...」少年抱普遍体鳞伤的女人痛哭,女人痛苦地用手替少年抹去眼泪。
「岚...别哭,姐会痛心的......」女人一字一句地说,「答应姐......无论...遇到什麽事......都不能哭...咳咳咳......也...也不能死......一定要......医治......你的病......」
「我答应你......慈...你都不能死,爸和目都死了......你不能都离开我的......」少年紧紧抱住女人,眼泪仍不受控的涌出。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少年终於再哭不出一滴眼泪,就像女人的血也流乾,少年拔出小刀,割下女人一束长发......

从梦中清醒,清醒为岚带来痛苦,一身都是冷汗
「宫本少爷你觉得怎样?」仁担心的问。
岚没有理会仁的关怀,紧紧握住一束长发,属於慈的长发,是请求优为自己殖入的长发......
「宫本少爷?」仁再问。
「我...很好。」怎样看也不能看出岚有多好。「仁,可以替我在第一格柜子拿药盒给我吗?」
仁立即照办,并为岚倒了一柸开水。
「我不会有事的,你可以离开。」岚只是吃了止痛药。
「少爷...少爷要我通知你,明天晚上才过去,今天请你好好休养。」仁无奈说。
「嗯。」

午餐、晚餐岚都没有到餐厅用膳,也没有准时服药,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回想梦里情境,如果当时没有答应慈的要求会多好,那麽便不用痛苦的生存至今,不用遇上一个像目的男人,更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哭......
没有心情上课,仍然没有食欲,岚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日一夜了。
看著药盒的药,岚愤怒的抛到地上,是已经受够了吗?

第一次下床,日前激情的馀痛还在,望见浴室镜子里的少年,令岚想起死在自己手中的慈,她,现在过得好吗?不知有否遇见爸和目?还是深爱著白翼吗?那个救不了她的男人,自己现在效忠的人。
愋愋穿好衣服,出发到白羽的宿舍。
岚会来吗?这念头在白羽的脑中挥之不去,从讨厌到现在的期待,这变化对白羽来说一点都不震撼。
对杜斯莫明的嫉妒,在最近一次交欢的失控,完事後的细心,白羽的唯一解释是他爱上岚,从前的讨厌是因为岚的与众不同,自己不能亲近,现在发现人也不是想像中的难以高攀,爱上也不足为奇。
害怕岚失约,决定自己接他好了。

「其实你不用跟来。」白羽有点生气。
「保护少爷是仁的责任。」仁说得理所当然。
「这里是学校,我不会遇到什麽危险......呀!!!」白羽的话说到一半,人被仁拉在身後。
「什麽人?」仁凶恶的吼。
「白家的保镳还真醒目。」一个男人从大树後跳出来。
「是吗?这种货色会是我们的对手吗?」另一个带著面具的人不知在什麽地方现身。
「少爷小心。」仁护著白羽,面具人一脚踢向仁的小腹,仁用手挡住,但另一个的拳头已来到面前,好不容易的避开,又击过来......
「仁......」白羽扶起倒地的仁。
「少爷快走......」仁推开主人。
「哼!走?可以吗?」面具人冷笑。
「可以!留下人头吧!白羽!」男人一刀斩向白羽的脑子,白羽紧闭双眼,然後......
头还在,白羽睁开眼睛,岚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捉著男人的刀背,左脚踢中男人的要害,反手抢过刀子,不留情的斩断男人的左手,面具人冲上前,岚狠狠的割开他的肚子......
是那个被自己打倒拉走的人吗?这种身手,绝对可以杀死自己。
「我是效忠白家的杀手,是保护二少爷的暗部。」岚转身望著吓呆的白羽。
「什麽......!?所以......所以你才会...」才会跟自己上床......
第七章
对於白羽的错愕,岚并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打电话。
「亮,我是岚。」
『小岚?吹什麽风啊?小岚竟然会找我?』讨厌的称谓,什麽小岚、小岚的?如果亮不是最顶尖的间谍,岚大概早把他了结!......最顶尖的间谍曾经是慈拥有称誉,但...现在是这个叫亮的男人的名号。
「二少爷刚被袭击,下手的人出手狠,而且连仁都不是对手,你替我查看是谁干的。」岚清楚地交代。
『仁也不是对手吗?是谁那麽胆大包天?跟白家过不去,可是会被小岚宰杀的~~』
「晚上给我满意答覆,否则被宰的人是你。」无情而狠毒的说话,是平日沉默寡言的宫本岚吗?
「宫本少爷,是老板的电话。」仁把手提电话拿给岚。
「我是岚。」
『情况怎样?』
「一个被斩断左手,现在昏迷中......嗯,另一个死了。」岚大力踏在面具人的头上。「二少爷没有受伤,还有我已经叫亮去查是谁干的了。」
『嗯!小岚做事我一向放心~!』又是小岚!?大家都不喜欢单一个字吗?『我通知了优,你们乘优的车子回来......』
「为什麽是优?」岚大叫,怎样也绝不要被优看见,他一定会发现自己没有吃药。
『因为仁受了伤,总需要医生治疗一下吧?』岚知道这只是个藉口。『那两个杀手会有其他人处理的,现在麻烦小岚好好护送羽和仁回来吧~!就这样~』挂了线,可恶的白翼!

一行人上了优的车子,仁因为受伤坐在前座,岚和白羽坐在後座。
岚的电话响过不停,内容都是有关这次袭击事件。
这次的杀手算是白羽有生以来遇到最强、最狠的一次,就连精通武术、枪法的仁都打不过,白羽的神绪还停留在刚才生死一刻,惊魂未定。
但最震惊的莫过於岚的真正身份,竟然是白家的杀手,暗中保护自己的人......
一直认为岚是个弱者,是自己的手下败仗......
怎样都想不到岚於此甘受自己摆布、玩弄,全因为他根本是白家的人,没有其他。

「如果没有我,你是否会跟那个杜斯一起?」白羽突然打破沉默,吓了前座二人一跳。
「不会。」岚肯定答道。
「为什麽?」因为他喜欢我吗?会吗?
「看见他,只会令我觉得痛苦......」
『的确是令人痛苦的回忆......』知情的二人心里默默的想......
「是因为餐厅的事?」白羽不知死活的问。
「是因为他拥有不应该拥有的脸孔。」
不明白,这是什麽答案?白羽发觉自己对这个曾经一起渡过无数欢愉的人是如此陌生,没有勇气再问问题,害怕这样只会令自己更无知......

车驶进郊区的大屋,下车的时候岚被优捉住......
「不要告诉我你忘了。」优凶恶得很。
「可能。」岚松开优的手。
「我想你怎样也不会忘记你答应过慈的。」优态度开始软化,岚只是头望地下,默不作声。
「慈是谁?」白羽问。慈!?名字很熟,从前不知在那里听过......
「这头发的主人。」岚从长发中抽出一少束秀发,明显的,是两种发质,那束秀发的颜色是棕榈色,特别幼细,跟其他乌黑的长发不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