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爸爸抱抱 妖妖ka

爸爸抱抱 妖妖ka

时间: 2017-03-06 13:08:19


吕风打了个哈且,懒洋洋的仰面躺在公园旁的长椅上。"日子过的真无聊啊。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这时几个衣这时髦的贵妇人抱着卷毛犬走了过去"听说了吗,街角那家宠物店啊,专卖奇怪的蛋和宠物。"
"当然,附近谁不知道啊,我进去过一回,那真是。。。。。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才不枉活一场啊。"
这些话全被吕风听见了,他拿开挡住脸的报纸"什么店这么好玩,我要去看看。"
"看见了吗?那边的小伙子,长的真不赖啊。。。"旁边的妇女们议论纷纷。
真是的,吕风心里暗暗骂着,长成这样又不是我的错,怎么连欧吉桑都要多看几眼啊。真是没趣。

走进了那家传说中的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比自己还要俊美的男子。
咦,宠物在哪里,怎么一只也没看到?吕风正奇怪呢。突然身后又进来一个人,一进来就死死的盯住了自己的脸。突然那人好象下定了决心一般,指着吕风对着店内喊了一声"老板,我就要这只了。"
"神经病。"吕风莫名其妙,只见内室里走出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脸上却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对不起,他和您一样,是客人。宠物们在这边。"他说着指着那些美貌的男子道。
难道说这里是人口贩卖店,吕风顿时感到不妙,想要开溜。
而前面那个客人却和店长不停的商量着什么,最后店长将他带入内室"其他的请到里面看。"
好机会,吕风悄悄的走到门口,突然店长回过身来"这位客人,请稍等一会。"然后又叫身边的"宠物"们给他上茶,这才走进去。
不许我走?难道他们想杀人灭口?还是说,想绑架我?或者把我卖掉?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心惊胆战的喝着茶,如坐针毡。
吕风不时抬头,数了数大厅内的的"宠物",然后暗自做着打算"一,二,三,四。。。。。。一以对四啊,不知道对方身手怎么样。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突出重围。"
这个时候,店长从内室唤了一声,只见大厅的"宠物"们全都跟了进去。吕风喜上眉梢,可以溜咯。

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冲出一只巨大的蟒蛇,比人的大腿还要粗,他吓的跳了起来。可是蟒蛇似乎对他没有兴趣,从他身边滑了过去,绕到了桌子上,两眼放着绿光,盯着放在里面的一颗紫色的蛋。
那蛋足有好几个鸵鸟蛋合在一起那么大,吕风从没见过。看来那蟒蛇似乎想吃掉它。
吕风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回过头来,发现蛋裂开了一个小缝。好象里面的生物就要破壳而出的样子。
真可怜,吕风为那个新生的孩子可惜,马上就要葬生蛇口了。吕风又看了看那蛇,绿幽幽的眼睛带着贪婪的光。别多管闲事了,告诫自己了以后,吕风推开了门。
蛇扫着大尾巴,只听得"哐档"一声,玻璃被蛇尾打碎。

这是什么声音,温和的有如歌吟,如此均匀。吕风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对了,是蛋里生物的呼吸声,它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要被这蛇给改变了,仍然呼吸着。这声音打动了吕风。
算了,死就死了。吕风又推回店里,左右张望了几下,拿起凳子向蛇狠狠的砸去。蛇挨了打,于是松开蛋,向吕风爬来。
吕风拿起刚才被蛇打碎的玻璃碎片,甩手像扔飞刀一样,瞄准蛇的要害,狠狠的丢过去。蛇挣扎了几下,不一会就断了气。

外面的声响惊动了店主,他跑了出来,看到这景象,明白了一切。张了张口正要对吕风说什么,吕风却抢先说道"不用谢不用谢,保护弱小动物是应该的。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站住。"店长的话把吕风一下子吓住"客人误会了,我是想要客人赔偿。"
"赔偿。。。。。难道说,那蛇也是店内的宠物。"
"那倒不是。"店长停顿了一下"但是,这可是这即将出生的生物的交配对象,你却杀了它。"
"那。。。。怎么办?"
"没办法,现在再找蛇也来不及了。你自己做它的交配对象来补偿咯。"店长轻描淡写的说,吕风当场呆住。
"客人,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店长笑了出来。
"那么。。。。它的交配对象是蛇。。。。难道说。。。。这里面也是蛇。"
"这倒不是,可是这种生物生来身上就有一种诅咒,要在出生后与蛇交配才能把这诅咒消除。不知道客人听过希腊的蛇女神的故事没?"
"就是那个蒙住了双眼的蛇神吗?据说看了她的眼睛就会变成石头。"
"没错。"店长还没说完,只见蛋动了动,里面的生物马上就要出来了。"客人,提醒你一句,等会你说的每句话都要小心。"
"啊?"吕风虽然不明白,还是点了点头。
"客人,你喜欢什么样的动物呢?"
"这个。。。。"吕风准备说,小小的,可爱点的那种,刚说了"小小"二字,蛋内的生物突然破壳而出,跳到吕风身上,而且整个身体贴住他。

"啊啊啊啊啊"吕风看清楚眼前的生物后忍不住惊讶的叫了出来,竟然是个长着猫耳,全身赤裸着的男子,左眼被一块布蒙住。仔细看看,简直像是天仙下凡。他有着可以打动所有人的美貌,身材匀称,眼线,肩角,唇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特别是那双艳美的眼,蛊惑着别人的心。
吕风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却脆脆的叫了声"爸爸。"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所以我不是说叫你说话要小心吗?客人,因为你刚才给他起名字了,所以你就是他的爸爸了。"
"名字?我哪有给他起啊?他名字叫什么?"看着这个男子白皙的肌肤,吕风有点心猿意马。
"叫小小啊,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听到的第一个词就是这个,所以它就认为这就是它的名字。"
"那,他为什么蒙着一只眼。"
"这就是客人你造成的了,因为没有破除诅咒,所以他这只眼必须蒙着。而且没有破除诅咒的宠物本店是不卖的。所以是您使我们损失了一个宠物,也让它成了废物。您必须赔偿。"
吕风看着眼前的"宠物",他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他。没想到是自己害了他啊。
"那要怎么赔偿。"
"抚养它。"
"什。。。。。。么。。。。。这么大个人我要怎么养,我自己都快养不活了。"
"嫌它大啊,没问题。"店长望着小小,笑眯眯的说"小小,变小给爸爸看。"只听"噗"的一声,怀中的它瞬间变成了五,六岁孩子的样子,可爱极了。
"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也是由你决定的。每个宠物都有一项奇特的能力,根据出生时主人的希望而生成。"
"那它会变小,该不会是。。。。。"
"没错,因为你给他起名小小,所以他的能力就是变小啊。"
这句话让吕风一个后悔啊,要是刚才说的不是"小小"而是"发财"之类的该有多好啊。

"这个。。。请拿着。"店长递过来一张纸"本店不提供售后服务,抚养的注意事项我全写在上面了。请仔细看,出了差错的话,再来找我解决可是要交钱的哦。另外,这是本店赙赠的。。。。"
"什么。。。。"吕风探脑袋过去看,差点晕倒。
"宠物衣服一件。。。"

吕风坐在长椅上,回想着刚才的事情"是梦吧是梦吧,一定是梦吧。。。。。恩,睡个觉起来就一切都好了,一定是的。"然后躺下,半分钟后张开眼"哎呀我就知道是梦了。。。。。呵呵。。。。。。"回过头,笑容僵在脸上。小小坐在他右边带着疑惑的眼神望着他,然后慢慢向他伸出双手,娇滴滴的说了句"爸爸,抱抱。"


"幸好。房东太太不在。"吕风在楼梯口张望了一下,舒了口气,然后转过身"小小,听爸爸的话,变小,然后到爸爸的包里来。"
小小抖抖耳朵,乖乖的变小,然后钻了进去。"等会不要发出声音哦。小小。"
吕风背起背包,轻手轻脚的走上楼梯,怕惊动了房东。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一声喝令"吕风,我说过多少次了,作为一个良好的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晚回来,不要以为你长的帅就了不起。"
"房东太太。。。这个。。。下次不会了。"吕风赔着笑脸。
"你包里装着什么,怎么这么大。该不会。。。你是带宠物或者小孩子回来了吧,本楼的规矩我说过多少次了。"
"知道知道,不许带小孩子,宠物,女人回来嘛。放心,里面只是点吃的而已。"
"那就好。"房东太太满意的点点头。
"那我就回去了,房东太太晚安。"吕风暗中捏了一把汗。正要开门,房东太太突然叫住了他"等等,那是什么?"她一眼望见包的开口处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耳朵。
"这个,只是玩具,玩具,不是动物拉。不信。。。。。不信你看。"吕风使劲的甩着包"你看,怎么动里面都没反应。"这才瞒过了对方。

一进门,吕风马上关上门,然后将耳朵贴在包上"真没声音了。糟糕,该不会是被我甩晕了吧。"正着急的时候,小小跳出来,抱住了吕风的脑袋"爸爸,刚才是荡秋千么?好好玩哦,人家还要还要拉。"
"不要趴在我的脸上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还有,不要突然变大啊。。。。。。。压死我了。"
等到小小终于安份下来,乖乖的坐在他身边,吕风才拿出店长给的纸条,认真看起来。
"饲养宠物小小守则:
一, 不可以对它有非份之想。
二, 不可以取下它的眼罩
三, 不可以让它太频繁的变小,这样它会感到疲倦。
四, 不可以让它哭,生气等等产生不好的情绪。
五, 小小长着猫耳朵代表它是猫科动物,所以不可以让它碰到狗等猫害怕的动物。
六, 当他沮丧或者哭泣的时候便无法再变小
七, 切记前两条,否则,会受到惩罚的哦。"
"这样啊,记住了。小小,过来,爸爸给你洗澡。"
"洗澡,洗澡是什么?"小小含着手指,不解的望着吕风,一副秀色可餐的样子。吕风含泪望天"老天啊,不要这么折磨我啊,让我看的到吃不到。。。。。。。这样诱惑我,我会疯掉的。"
"爸爸?"
"恩。。。。小小,洗澡就是脱光了衣服然后到水里。。。。。"吕风话未毕只见小小利落的把衣服脱下来"爸爸,就是要这样吗?爸爸。。。。。。你怎么了。。。。。。你鼻子怎么流血了?"
"小小。。。。。"吕风背过身疯狂的拿纸擦鼻血"你还是先变小吧。。。。。这画面太刺激了。"
"变小。。。。为什么啊?爸爸不喜欢小小的样子么?"
"这个。。。。。?"吕风把变小的它放到浴缸里"因为这样可以节约肥皂,而且,家里的浴缸比较小,装不下两个大人。"

洗完了,也到了睡觉的时候,吕风把小小刚放到床上,它便兴奋的跳了起来"好软啊,咦可以飞啊。。。"它在床上高兴的蹦来蹦去。
"睡觉了。别闹了。"吕风抓住它,"噗"的一声,它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原来包在它身上的浴巾散开,露出完美的恫体。小小高兴的坐在吕风腿上,然后死命往他怀里钻。吕风心潮澎湃,下半身有了反应。

"爸爸,好象有什么在顶我。。。。"小小咬着嘴唇。
"啊?"吕风脸一红"小小。。。你还是先变小吧。"
"怎么又要变小。"小小皱眉头的样子同样惹人疼爱。
"因为。。。。家里是单人床嘛哈哈明天我去买张双人床回来。。。。。"
"爸爸,我要听故事。"
"什么,可是我不会。。。"
"人家就是要听嘛。"
"好吧好吧,那给你讲个故事好了,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小小屏住呼吸,竖起毛茸茸的小耳朵,听着吕风一遍遍的讲"庙里有个和尚在讲故事。。。。。。。。。。"

3
吕风和往常一样睁开眼睛,又是美好的一天啊。和平时一样吧,可是又隐隐觉得似乎有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好象身边应该有个长着猫耳朵的帅哥才对,吕风伸手探了一下,身旁空荡荡的。难道说。。。。。吕风简直要欢呼出来,太好了,昨天的一切果然是做梦啊。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长成人样的宠物还有些奇奇怪怪的规定。太好了,不必想着怎么更努力的赚钱养两个人了。正当吕风暗自得意的时候。。。。。。

"爸爸。"很小很小的声音,几乎要听不见。
诶,吕风愣了一下,是幻觉吧,一定是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哈哈哈。。。。。又一声让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爸爸。"
"完了完了,一定是我的幻觉严重了,我该考虑去不去看医生了。"
"爸爸。"
吕风不笑了,立马坐了起来"小小?小小你在哪里?"
看着卧室,吕风一边搜寻着那个小影子一边后悔平时没有好好收拾卧室,到处都是成堆的东西,这下可好了,连儿子都掉里面找不着了。
"爸爸。"它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捂住了。吕风四处东翻西找着"小小?小小你在哪?"
"爸爸我被盖住了。"那声音很小。
"那还不快变大。"
"哦。"
又是"噗"的一声,小小从吕风身后的衣服堆里露了出来,一下子跳到了吕风背上。
"好重,糟糕,腰闪了。。。。。。"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小小,爸爸教你刷牙,首先,把牙膏挤到牙刷上。。。。。。那是刷牙的,别往手上擦。。。。。是刷你的牙。。。不是刷我的。。。。不要往我嘴里塞。。。。啊。。。唔。。。。"

"小小,别在厨房玩,这里有很多对小孩子来说危险的东西。听话,等会爸爸给你买糖吃。"吕风无奈的看着小小好奇的在厨房来跳来跳去,一边在内心咒骂上天我到底造了什么孽了?虽然它长的很好看但是心理年龄能长个十岁左右就好了。。。。哎

"小小,来。吃饭了。先去洗手。。。。。。。等等那是肥皂,不是吃的,别往嘴里放。"

"唉。"吕风长叹一声"总算是平安无事的撑到开饭了,不过还只是早饭,不可以掉以轻心。"
"爸爸,这个。。。。。好像很眼熟哦。"小小目不转睛的盯着盘子里的鸡蛋。
"哦,这是煮鸡蛋啊,多吃点,可以长高。"说着吕风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小,他的身材真是标准的可以,没必要再长高了"咳。。。。。还可以补补脑子。"
"蛋?爸爸,这也是蛋?"
"是啊。对了,小小你也是从蛋里孵出来的。"
"那这蛋不就是弟弟吗?"
"什么什么。弟。。。。弟。。。。"
"是啊,爸爸你怎么可以叫我吃弟弟呢。"
"小小啊,你听爸爸给你解释。。。。。这个。。。。。"
"我不要听,爸爸是坏蛋。是大坏蛋。"小小任性起来。
吕风突然想起以前某本书上好像写过。。。。恩,对待孩子要奖惩并行。。。。有时候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不对。

"小小,不要耍脾气,不然爸爸就打屁股咯。。。。。。别以为我不会。。。。"正说着只见小小已经撅起嘴,两眼泪汪汪的,梨花黛雨即将落下。。。。。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让人实在是下不了手"当然,我不会的。"吕风急忙改口"那么,不吃蛋就不吃蛋吧。"
"爸爸最好了。"小小立即笑成了一朵花。汗,它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说完将嘴凑过去,狠狠的在他脸上啃了一口。
吕风刚才还在心疼鸡蛋白买了,而且最近还涨价了。而此刻在心里感谢上帝,耶稣还有天上所有的神仙,让我在多买几打鸡蛋都值啊。
但是想归想,手里已经拿着一个已经剥好了的鸡蛋,实在舍不得浪费。灵机一动"小小,你看那边。"趁小小转过头的时候吕风迅速的要将鸡蛋放入口中,不料小小突然又将头转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咳,爸爸这是在亲弟弟呢。"吕风夸张的傻笑着"呵呵呵呵。"

"那么来吃鸡吧。"吕风把鸡腿夹到小小碗里,小小望了望叉子,笨拙的拿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把鸡顺利的叉起来。
"算了,你还是用手吧,以后爸爸再慢慢教你。"
"爸爸,那这是什么?"
"这是鸡肉,是从鸡蛋里出来的。"刚说完吕风就后悔了。别用那种无辜的眼神望这点我啊。。。。。。这下鸡肉也吃不成了。
最后早饭变成了白开水。。。。。。。

"小小。爸爸要出门了哦。你乖乖的在家,知不知道,不要随便给人开门,冰箱里有吃的,不要进厨房,不要玩火不要玩水。。。。。。。。"吕风长篇大论以后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糟糕。。。。迟到了。急冲冲的跑出门,小小在身后小声的嘀咕"爸爸刚才说了那么长。。。。说的什么啊?完全没听明白。"

4.
"快点准备现场啊,还有,那些道具,准备的怎么样了,对了,吕风到了没有?"
"来了来了,我在这。"吕风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片场"对不起我来晚了。"
"吕风,你怎么现在才来呢。这是台词,半小时以后开拍,没问题吧。"
"没有,不过,这份台词是哪个角色的。"
"是那个男主角的,今天他有事来不了了,你代替一下。台词蛮长的,半小时,没问题吧。"
"没问题的,你放心。"

吕风走进更衣间,打开台词本,粗粗的翻看了一下,又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这时候门开了,一位戴着眼镜,一身俊朗之气的男子走了进来。目光冰冷,看起来不苟言笑。"迟到是不好的。吕风。"
"是你呀,吓了我一跳。我在背台词呢,要是忘记了,你可要负责哦。"吕风开着玩笑。
"背台词?你这双过目不忘的眼睛,还需要背吗?"来人仍然一副冷漠的样子。
"先不说这个,严戌,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吃的,我要饿死了。"
"你迟到了。怎么?还没吃早饭?"
"哎,一言难尽啊。"吕风还担心着小小,也不知它一个人在家怎么样,可不要出事啊。怎么想怎么不放心,而且被别人发现可就糟了。
"严戌,今天你有事吗?"
"没有,我只是来片场随便看看。"
"那,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我家里有人需要照顾。"
"是谁?"
"是一个。。。。。"吕风正要说明,门又被推开"严经理,徐总监正到处找您呢?请快点过去。"
"好的,我这就来。对了,你刚才说是谁?"严戌又转过身来问。
"是。。。。。"吕风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人"是我亲戚家的孩子,想让你帮忙照顾一下。"
"哦。"严戌走出门去。
"等等。。。。"吕风想,最好还是说明一下的好。
"什么?"
"恩。。。。这是门钥匙。"小小说不定不知道怎么开门呢,还是把钥匙给严戌的好。而且以他的个性,没有什么能吓到他的吧。
"好的,十分钟以后我就到你家去。"

本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是小小会接电话吗?还没教。。。。。算了,还是让严戌来照顾他吧。毕竟他是自己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好的。吕风,今天的表现不错,哪天我让你演我的第二男主角。"
"谢谢,不过,还是算了。"吕风婉言谢绝了。
"怎么?难道你喜欢演配角。"
"呵呵,我习惯了。对了,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吕风离开片场,导演在身后惋惜"这么好的人才,怎么就是不愿意在电视上露脸呢?真是可惜了。"
"吕风,上车,我送你。"一辆黑色轿车在他身前停下,严戌拉开车窗对他说。
"你不是到我家去了吗?怎么会还在这?"
"我临时有事,就拜托徐昃去了。"
"什么?"吕风如五雷轰顶"那个传说中男女通吃的并且对你进行过N次性骚扰的花花公子,我家漂亮的小小怎么可以落到他的手上。"
"你放心,他虽然浪荡,但是不会对小孩子出手的。"
"什么小孩子啊,小小可是看上去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鲜美可口的美男子啊。"吕风后悔不已。后衣领突然被一把拽住,整个人也一下子跌到车里。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抓紧。"严戌关上车门
"你。。。。你准备怎么样?"
严戌并不回答"抓紧就是了,我可是拿过赛车冠军的。"

一路上,
吕风紧紧的抓住把手,看着车外的风景飞驰而过。
"前面的黑色C1684,你正在超速行驶,请靠边停下。"
"严戌,怎么办?"吕风看着后面紧跟的警车问。
"别说话。"严戌加快了速度,并不理会后面越来越多的警车,一路呼啸。

终于到了吕风家,二人飞快的爬上楼。
"钥匙呢?"吕风到处找钥匙。
"在徐昃身上,不用找了。"严戌提醒他。

门内突然传来了尖叫声。
"小小,不要怕,爸爸来救你了。"吕风使劲的撞开门。"哐铛"一声,门被撞开。
映入眼帘的是--客厅里,小小和那个家伙正兴高采烈的看着电视,电视里的主人公还在继续尖叫着。

5
"爸爸,你回来拉。"小小见到吕风,兴奋异常,一把扑过去,正巧撞上刚才吕风破门而进时碰到的地方。"啊,疼疼疼。疼死了。"吕风一阵惊呼。引来了坐在客厅的另一个人的回望。
"小风风,小戌戌,你们来拉,我实在是太高兴拉。"沙发上的人一下子朝吕风和严戌扑过来,却被赏了两记巴掌。
"啊,这就是爱的鞭挞啊~~~~~。"对方不但不怒,反而陶醉起来"所谓打是亲骂是爱。。。。。"
"花痴。"吕风和严戌异口同声道。
吕风突然反应过来,紧紧的抱住小小,上下打量看他有没有少块肉,然后对徐昃道"你该不会对我家儿子做了什么吧。"
"你放心,我虽然大小通吃,不过我也是有选择的,很不巧,小小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拉。"
"应该是好巧才对。"吕风舒了一口气,突然想起来什么,立即泪眼蒙蒙。
"小小没事,你哭什么?"严戌奇怪道。
"我的门啊,早知道小小没事我就不撞了,这下倒好,那个视财如命的欧吉桑房东一定会狠狠的敲我一笔的。"
"小风风别哭嘛。在孩子面前哭多不好,是不是,小小?"徐昃说道。
"是的,妈妈。"小小答。

"你说什么?"吕风把小小抱的更紧了"小小,你刚才叫这个家伙什么啊?"
"妈妈啊?他叫我这么叫他的。"小小诚实的回答。
"徐昃你这个家伙。"吕风一声大吼"你怎么可以叫小小这么叫你。"
"有这么不对嘛。小风风你是爸爸那我当然就是妈妈咯。我知道你一定是害羞了,不过小风风害羞的样子也好可爱呀。"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这么叫我。"吕风一记右勾拳,将徐昃打到几米之外。
"爸爸好厉害。"小小天真的鼓着掌。
"停手。"严戌对吕风道。
"别拦我,就算是你说情也没用,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天下第一的花心大萝卜狠狠的揍一顿。"
"我不是说情,只是。。。。。。。你确定损坏了室内设施房东太太不要你赔?"
这句话提醒了吕风"天拉,我差点犯下大错了。"

"小风风,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徐昃爬起来。
"忍耐,我要忍耐。"吕风捏紧了拳头。
"小戌戌,你今天也好漂亮啊,我们来个热情之吻吧。"徐昃跑向严戌。
"咣"的一声,严戌飞起一脚将徐昃踢飞。
"吕风,忍无可忍的时候,可以不忍的。"严戌推了推眼镜。
"叔叔也好厉害哟。"小小再次鼓掌。
"你的样子好恐怖。。。。。。。"吕风打起寒颤。

拥有如小强般的生命力的徐昃再次站起来。"妈妈你没事吧。"小小关心的问。
"我当然没事了。小小过来,妈妈抱抱。"
"你给我滚出去。"吕风急忙抱着小小后退几步。
"小风风不要这么无情嘛。想想如果小小的事情被别人知道的话那就不好了哦,说不定还会被送到动物研究所解刨呢。"
"那你就是在威胁我了。"
"小风风别这么说嘛,我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就好了啊。我,小风风,小戌戌,小小。幸福的四口之家啊。"
严戌的后脑勺立即出现三条黑线"怎么把我又扯进去了。"
"小戌戌,难道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

"底下的哪辆车是谁的。"两个警察上气不接下气的出现在门口。
"小戌戌,你可知道我对你的心有如明月。。。。。。"
"你们几个,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警察怒了,徐昃回过头"叫什么叫,我对你们这种长的不好看的人可是没兴趣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