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感官世界 止水

感官世界 止水

时间: 2017-03-30 23:07:31

第 1 章

我回到家,正是傍晚,夕阳将房间染上一层金色,房间里一弥漫股老照片的恬静的气息。
李书俊从厨房里走出来,腰上围着一条围裙,一副居家的样子,还是掩饰不住身上的一股温文尔雅的知性气质。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你不是要出席投资公司的晚宴么?"我对他突然出现在我的公寓略感错愕
"哦,今天酒店里上了一道新菜,味道很别致,突然就想回来做给你尝尝。"李书俊嘴角扯出一湾浅笑,又回到厨房里去了。
我褪下脖子上的领带,走到厨房里。
李书俊背着我忙碌着,他穿着白色的全棉衬衫,肩膀的造型及其完美,背影及其提拔。谁能想到一个家势显赫相貌堂堂的男人,平素却最爱流连于厨房为人烧饭做菜。虽然,对于不同人的不同生活方式我一贯是持理解包容的态度,可是对于李书俊的行为,同居那么长时间,我都一直没有办法理解。
"饿么?"李书俊过来拿盘子,顺势微笑着在我面颊上啄了一下,"在等一会,马上就好了。"
"你下属要是知道李总在这里做居家男人,不知道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李书俊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笑着说:"没办法,我命苦,千辛万苦找了个漂亮老婆却做不来饭,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回来还要伺候你。要早生华发了"
"嫌烦就叫外卖呀,或者到你家里头去吃,你们佣人做得比你好吃多了。"
"小没良心的"李书俊将手伸到我的腋下,开始挠我痒痒,"你说你老公哪里做的不如别人好吃。"
我嘻嘻笑着,躲着,逃到客厅里,李书俊追出来,将我按在沙发上一边挠一边笑:"说,是外面的饭好吃,还是你老公做的饭好吃。"
我缩在沙发里头大叫"救命啊,有人虐待老婆啊。"
正闹着,口袋里手机响了,我一听这个音乐,心里头咯噔一下。收起笑容,装模做样摸出手机,看了看号码,果然是他。我拍了拍李书俊的屁股说:"伺候老子的机会是你前世修来的,乖乖做饭去吧。"
李书俊一双眉目风流婉转,一笑,自去了。
我走到阳台上打开电话,低声说:"秦阕,你回国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笑,让人心痒痒:"翼绮,那么长时间才接电话,他是不是在你旁边啊。"
"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
电话哪头又传来了一阵低笑:"三个月没见了,想我么?我可是想死你了。"
"......"
"今天晚上七点,老地方,我等你。"
"今晚上不行,我和他要出去。"
"哎呀,你们俩感情还是那么好啊,真是叫人吃味,我这此回国就一个礼拜,接下来要去日本拍广告,又两个月不能回来看你。你自己斟酌吧,我等着你那。"手机挂断了,连给人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我靠在墙上,拿起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想到了和秦阕做爱时他健美雄浑的体魄,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野性气息,他在我耳边的散发强烈雄性气息的喘息,这些感觉纷纷涌进我的脑海,夜风是凉的,可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热。
"翼绮,想不到你抽烟的时候还会有这么动人的表情。"我一惊,手里的烟差点掉下来。
李书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阳台的另一侧,正抱着手臂观察我。
"嗤,没见过男人抽烟抽得有格调啊,饭做好了么。"我一阵心慌,强作镇定,不知道他看出来多少。
李书俊笑着夺走了我得香烟:"虽然老婆你抽烟的样子很好看,可是抽多了人容易老,到时候你没了姿色,可就要被我抛弃了。"
"我操咧,哎呀"头上立刻吃了记暴栗。
李书俊走过来捏着我的脸道:"明明是个美人,整天说脏话,跟个流氓似的。"
"老子就是个流氓,嫌弃了就再去找个绝色的。"
李书俊揽着我的腰仰天长叹"唉,在我眼睛里天下就你一个绝色的,想换都没的换啊。"
"你怎么这么油嘴滑舌的啊,老实说,以前有多少个小姑娘被你这张嘴给骗掉的呀。"
"哎呀,这哪儿数得清呀。"
"少在这臭美,吃饭去。"
※※※z※※y※※z※※z※※※
李书俊饭菜水平越来越高了,老子虽然不会做菜,但是要真得用心得话,水平一定不比他差......恩......虽然老子现在还不会做饭。李书俊也不怎么吃,盯着我多吃些青菜豆腐,绿色蔬菜。人都说烧菜得人不会对自己做的菜有多大食欲,看来是真得有道理。
"翼绮,把胡萝卜吃了,别瞪我,我们早怎么说的。"唉,我又多了一妈。
"书俊,晚上我不能去画展了。"
"局里头有事?"
"一案子出了点纰漏,得回去重新把程序再走一遍。"
"又要忙到很晚么?"
"难说,可能又得熬夜,今晚你别等我了,回你自己家里头睡吧,我要是晚了,就直接到局里头的宿舍窝一晚。"
"你说你这么拼命干什么呢,你那天想通就辞职,我让你回来享受猪一样的生活。"
"那还不让随时让你一刀宰了。"
"太瘦,宰了也没肉。养你这头猪我可亏大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会不会说人话呀。"
李书俊朝我媚惑一笑,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我埋头吃了一阵,突然说了句对不起。
李书俊抬起头来,定定这看着我半饷道:"翼绮,什么对不起,是画展么。"
我听着语气里头好像有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抬起头,疑惑得打量着他。
李书俊看着我,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脸轮廓优美,目光闪着变幻莫测的光彩,让人看不透。
难道,难道是......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不可能会知道。
"翼绮......"李书俊薄唇微启,吐出两个字。
我的心跳不自觉得开始加速,背脊开始发凉
"什么......"我的声音有竟然些发颤,该死。
"这些芹菜,不许自己偷偷得挑出来,吃掉。"

第 2 章

告别了李书俊从家里头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时间紧迫,我快速跳上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我阿峰的房子里,阿峰是我的一个朋友,半年前因为飚车时出事故去世了,他的房间借了一年,里面放了我的许多东西,可是他死后我再也没有来过。
我打开了门,走进积满灰尘的房间,打开灯。房间里面盖满了白布,里面的东西还是和我最后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有点伤感。
我拿出了一个箱子,放在桌子上,吹去上面的灰尘,打开。里面是一套套的女装和化妆用品,假发,纱布,丝袜。我用手抚摸着我心爱的衣服,假发,开始变得兴奋。以前阿峰活着的时候我们经常异装成两个女子去酒吧疯狂。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恩,不是很久却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我拿着化妆品,走到梳妆台前面,拉下镜子上的白布。镜子里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苍白的面孔。五官的形状十分好看,帅气,头发披到肩上却没有女气。我对着自己笑了笑,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妩媚的情调。不知道是从那里流露出来,却丝丝漫漫得弥漫了整个房间。镜中的世界都因为男子的一个蛊惑的笑容,变得诡异而暧昧。镜中的人是最真实的我,又似乎不是我自己。
禁忌偷情的情愫让我兴奋而又有一点点眩晕。多久没有背着李书俊做这样的事情了,大有三个多月了吧,难怪让我如此激动。
我拿出眉笔对着镜子细细的描画自己的眉目。我的五官生得极好看,只要稍稍描绘一下就会显得很精致。皮肤苍白有点透明,完全不用上粉底。男人衰老得比较慢,不知道我这副好皮相可以维持到几岁。接下来是嘴唇,我用了一种酒红色的唇膏,在水色的薄唇上抹出一抹诡异的诱惑。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魔女,再刷上一层光泽极好的金属色,塑造出柔软丰润的质感。
我将自己的头发细细的梳理,拨开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再用水钻头饰仔细得夹住一股头发,垂下几率闪闪发亮得流苏,右耳上佩上一个水晶十字架,宗教的气息,被审判的感觉。
上帝啊,我有罪,我背叛书俊,背叛自己。请降罪于我,让我的灵魂在地狱之火中焚烧殆尽,不要让我我机会去犯罪,去伤害爱我的人。
镜中的女人,涂着褐色的眼影,魅力四射,表情似乎无比痛苦,又好像无比沉醉。
我将展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骨肉匀称,形状完美。我拿出一瓶黑色的指甲油,一个指甲一个指甲得仔仔细细涂上这种犯罪的颜色。
白色的天使在夜幕降临后褪尽一身光芒,展开了魔族的黑色翅膀,飞翔地狱得最深处,与黑夜一起堕落。
吹干指甲。我褪尽了自己的衣服,对着镜子优雅得转动着自己得身躯。修长性感,从肩膀,到腰部,到臀部,线条是如此地流畅美丽却又不乏力量。佩着着一张妖艳的脸,有着修罗般地美丽,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却同时拥有男人和女人的两种美。
胸口缠好布条,穿上黑色紧身长群,转过身,裙子后的分叉中露出了一条修长白皙的腿。这美貌是上天赋予我的礼物,上帝啊,请你看着我如何将你赋予我的天赋用到极至吧。
※※※z※※y※※z※※z※※※
七点半,酒吧的人已经很多了,我孤身一人走到空气混浊的房间里,口哨声便开始此起彼伏。
有好几个年轻的男子盯着我目瞪口呆,有一个甚至酒倒在了身上都不知道。
我毫不理会周围人的惊艳,自顾自地坐到吧台上,点了一杯红酒,慢慢自酌自饮。
酒吧的那一头,灯光昏暗的地方坐了一个极英俊的男人,若有若无地喝着自己的酒,仿佛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毫无感知。却若有若无得对这里头来暧昧的眼神。
我看着自己的指甲,若有若无得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个男人立刻动容,站起身来,嘲我走来,身材修长,姿态美好。
是了,我的字典里,没有风花雪月,礼物巧克力情人节。恋爱么,就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时身边走过来一群男人,领头的一个胳膊上纹着一朵罂粟的男人说:"美人,就你一个人么?"
我仿佛没有看见这群人,自顾自喝酒。
罂粟男人有点生气,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怎么不说话,美人是哑巴么?"
"他的意思就是叫你滚。"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罂粟男人的身后,声音不大,却充满威胁。
"你他妈的哪儿冒出来的......"罂粟男人刚操想破口大骂,转过身看到男人的长相突然一句话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秦哥......,对不住,我不知道是你的人。"罂粟男人一脸错愕,立马带着人离开了。"那,秦哥,你们好好聊,我不打扰你们了......"。
男人走到灯光下,露出了一张比刚才角落立帅哥更为漂亮的脸,黧黑,生动,而有男人味。
我用眼角瞟了他一眼:"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有势力。"
"那是很明显的事情,你大概是这里唯一不知道这个的人。"角落里的帅哥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定了。
"Johnson,好久不见了,我已经有快一年没看见你了。"秦阕显然是认识那个帅哥。
"呵呵,我也快半年没来这里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绝色的,还是你的人,真背到家了。"
秦阕将手搭在我的肩上玩弄着我的一缕头发道:"没你想像的那么有艳福,美人不太赏脸,我也是一年见不到几次啊。"
Johnson目光在我的脸上转了一圈,却对着秦阕说话:"这样的美人可得看牢,下次别在让他一个人出来,太容易出意外了。"说完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把杯子扣在柜台上,
转身里去。

第 3 章

秦阕伸手从身后将我拥入他宽大有力的怀抱,在我的耳侧轻轻得说:"早说过不要在这种污七麻遭的地方见面,你不肯,看现在惹麻烦了不是。"
我回过头去舔他的唇角"记住,我们是在发展奸情,不是爱情,群魔乱舞的地方才适合为所欲为为。"
秦阕在轻轻地笑了,:"我秦阕无论是在黑道还是在娱乐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竟然沦落到做人奸夫。"
他在我的耳边吐出一股股热气,让我心里痒痒,他一边吮着我耳后一寸的地方一边笑道;"我呢,竟然还陪人玩偷情玩的不亦乐乎。真真讽刺。"
我转过身去,拉下他的头来,用舌尖轻轻舔他的嘴唇,再轻轻的吮吸他的下嘴唇。秦阕的手抚摸着我的侧腰,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我放开了他的嘴唇,用舌头添了舔自己的嘴唇,让它更柔软。
秦阕盯着我的脸,眼神痴迷:"翼绮,我一向不喜欢男人把自己打扮的不男不女,可是你画女装真是危险而漂亮。"
我笑着,将嘴唇帖上去,轻轻地蹭秦阕的嘴唇,然后在稍稍将舌尖伸进去,挑逗他。
秦阕的呼吸一下子重了,他用一只手托住我的后脑勺,狠狠的吻我,舌头一直深入我的喉咙,我只觉的呼吸不畅,不自觉的用手推他胸膛,被他一把抓住,掰到身后,他的手臂一紧,我的身体完全贴上了他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灼热感透过衣衫传递过来。
秦阕就用这种霸道的姿势变换角度不段地喝我深吻,透不过气的感觉让我眩晕,欲仙欲死。
我身上开始发热,不自觉得用大腿蹭秦阕的下面,秦阕一阵颤抖,放开了我的嘴唇,喘着气说:"去宾馆么,房间我已经订好了。"
我用手磨挲着秦阕健壮的背部肌肉,说:"不,我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和你做爱。"
秦阕的目光一下子灼热起来,他把我拉进怀抱,埋首于我的颈间一边吸吮一边呢喃:"翼绮,你真是太可怕了,像个妖精,随时都会点燃我的激情。"
我的手往下,磨挲到了他的阴茎,已经硬起来好久了,多久没有碰这个小帅哥了,真想念它啊。
秦阕放开了我,拉起我的手,快步把我拉进了男洗手间,里面有几对正在激情的,偶尔看了我们一眼,便目不转睛的将目光牢牢得锁在了我身上。
秦阕一脚踹开了一个隔间的门,大吼一声:"你们俩,出去搞。"
里面真吻的天昏地暗的两个人都被他的样子吓傻了,回过神来后立即跑出去了。
秦阕把我一把推进去,随手带上门,嘴唇就堵了上来。f
我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低下头开始舔他的乳尖,他的手,从我的腰上磨挲到腹肌,最后伸到了我的裙子低下,磨挲我的欲望,我心跳加速,不自觉的开始呻吟。
秦阕的手一路煽风点火,慢慢的滑入了我的股沟,刺了进去。
后面太久没有用了,不适感慢慢涌上来。
"你的后面那么紧,你和李书俊做的时候一直没用后面吗?"秦阕的手指慢慢的在我的肛口揉着,熟悉的痒痒的感觉慢慢得浮上来。
"书俊说这种做爱方式会损害我得直肠,他不许我养成这种习惯,所以我们做爱只能手淫或者口交。真是不痛快啊。"
"呵呵,李书俊那么疼爱你,真是让人想不到,这么心狠手辣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秦阕吸吮着我的锁骨呢喃着。
"为什么你们都说他厉害,无情,他可是我看到的最温暖的男人。"
"那是你没有看到他的另一面,老天是公平的,他这么强势的一个人,感情上却这么可怜,挖心掏肺得对你,你却时不时欲求不满,跑出来和我发展奸情。"
"对哦,我的确对不起他,这样吧,我干脆放了他,跟你私奔了,你看怎么样。"
"那我得先去打一副合金手铐把你拷家里头,省得老担心你哪天欲求不满跑出去偷人。"
"呵呵,逗你玩呢,我就是一祸害,谁沾上谁倒霉,真和你在一起,你还不给我折磨死。"
"恩,下面开拓得差不多了,可以享用了。"
我一把按住他的手说:"凭什么每次都是我在下面,我也是男人,为什么次次都要给你上?"
"你想在上面啊,好,那这次就让你在上面。"秦阕大大咧咧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坐在坐便器的盖子上,动手将我的内裤褪下来,一把把我抱到怀里,分开了我的双腿,将粗大的阴茎捅了进来。
没有准备,我惊出一身冷汗来,还好下面没有裂开来。
秦阕一边用灼热的手按摩着我的臀部一边说;"不要紧张,我很小心不会弄伤你的。"
我回过神来,一口咬在他肩膀上,混蛋,这么欺负我。
秦阕夸张的叫痛:"哎呀,轻点轻点,小祖宗,牙齿张全了是吧。"
我笑得松了口道:"活该,咬死你。"
秦阕把手扶上了我得腰,开始慢慢得摇晃我得臀部,阴茎在我得身体里头轻轻得摩擦,撩起一丝丝的快感,细细地电流从我的尾骨处窜出,窜向四肢百骸。
我身体又开始发热,脑袋犯晕。r
秦阕的身体开始向上顶,我就着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跟着他一起摇晃。
这个姿势阴茎插得太深,稍稍一动感觉就很大。
秦阕也开始激动起来,动作渐渐粗野起来。
"啊,轻,轻一点......啊"我不自觉得仰起脖子,呻吟着。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希望他不要再动,又期待他能够继续。
秦阕听到我得声音越发激动,用力将我得腿拉得更开。粗大的阴茎一下下的撞入我的身体最深处。
我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只觉的一阵眩晕,身下射出了白色的精液,尽数溅再秦阕小腹上。我整个人迅速软下去,伏在秦阕身上,伴着高潮的余韵微微颤抖。
秦阕却正到欲仙欲死的时候,抽插得越来越快。我得整个人随着他得动作上下摇晃。突然秦阕得手机响了,他就在这音乐声中射了出来,灼热得液体仿佛要烫伤我的内璧。


第 4 章

"Fuck,谁他妈的这么不解风情,这个时候打搅大爷好事。"秦阕喘息者,拿出手机,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喂......,什么......,不可能......"秦阕的脸上开始阴晴不定,我知道肯定有事了。
"你们赶快打电话给BOSS,我马上就赶过来。"秦阕挂了电话,在我的嘴上狠狠的亲了一下"宝贝,乐队里出事情了,我马上要过去。"
我从秦阕身上下来,坐在马桶上,拿出一根烟点燃,看着秦阕在那里手忙脚乱的套衣服。
"你不走么?"
"我抽会烟就走。"
秦阕理好衣服,把我嘴上的烟拿过去吸了一口说:"别在这儿多呆,抽完烟直接回去,虽然我只是你奸夫,可我也不希望你和再和别人去发展奸情。"
"滚"我推了他一把,"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大爷了"
秦阕弯下腰,伸手摸摸我的头发,和我脸对着脸说:"说真的,这个地方治安比较乱,我今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怕什么,要劫财我双手奉上,劫色么......我求之不得,只要不是个长得惨绝人寰的就行了。"
"靠,我怎么会迷上你这么个人"秦阕笑得一脸无奈,拿着外套离开了隔间。
---------------------------------------
我抽了会烟,感觉有点无聊,就穿好衣服出来,打了辆车去了阿峰家里。卸了妆,洗了澡。确认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淫靡的痕迹,这才出来打车回家。
想了想李书俊一定是回了自己家,于是叫司机调转车头去他的西郊别墅。
别墅里头没有一点灯光,非常诡异,就算李书俊不会来,房子里不会连个下人都没有啊。
出租车已经开走了,这边山头晚上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车子,想想晚上也只好睡在这里了。
我拿出钥匙,开门进了房间。房间里漆黑一片,一股香烟的味道。落地门大开着,窗帘随着夜风飘荡着,佣人门怎么连门窗都不关就出去。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在墙壁上摸索着点灯的开关。
"不要开灯。"房间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还好是李书俊的声音:"怎么了,干麻不开灯。玩惊悚呀?"
气氛很不对,我走到沙发旁,"你怎么了?"
李书俊坐在上面抽烟,烟头一明一灭,烟雾婷婷袅袅,使他的人影看上去更不真实,仿佛电影胶片中的一个剪影。
他突然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把头凑在我的脖子上闻了一下说:"你洗过澡了,你们单位的公共浴室不是在装修么。"
"今天去同事家拿点资料,顺便在他们家洗的。"我装作不经意的回答。
"啪"一声,李书俊打开了身边的落地灯,灯光打在李书俊的脸上,他在笑,不那是在冷笑,在嘲讽。
李书俊伸出手磨挲我的嘴唇,打量着说:"你的嘴唇怎么肿了"
他突然把头凑到我的耳边低身说:"化妆舞会玩得很开心吧。我的灰姑娘。"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随即翻江倒海。他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我做事一向隐秘,手脚利落。他是从哪里知道的,他知道多少。
我用最镇定的语气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书俊妩媚得笑了,随即打了个响指。
门外进来两个黑衣男子,拖着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得男人进来,一把扔到房间中央。
果然是秦阕。e
秦阕软倒在地上,满身血污,似乎已经失去意识了。
李书俊使了个眼色,一个男人拿来一桶冰水"哗"一下泼在秦阕身上。
秦阕身体一抽,慢慢睁开眼睛,又看了看李书俊,说:"我当是哪路仇家,原来是栽在你的手里。"
李书俊走到他面冷笑一声:"哼,看来你倒不怎么为自己的处境担心。胆子挺大,难怪敢来招惹我的人。"
秦阕离开被打青的嘴角,笑了笑说:"李书俊,你是聪明人,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杀了我,然后等着被秦氏灭门,第二,放了我,我留你一条命。"
李书俊咯咯地笑了:"我知道,秦氏想对我下手已经想了很久了,苦于一直找不到借口,好,今天我就给你们这个借口。"
秦阕愣了愣,翻过身,仰躺在地上,望着吊灯半天,骂了句:"Fuck, 想不到老子今天竟然要死在你这个阳痿男人的手里。"
李书俊喷了一口烟,蹲下来,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知道你很行,可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在翼绮眼里,你只不过是根按摩棒而已。你们每次见面除了做爱还是做爱,我这里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你他妈给我闭嘴的闭嘴。"秦阕一下子暴跳如雷,坐起身来,朝着李书俊挥拳过去,立刻被周围人拉住按在地上,喉结上下抖动,嘴里犹自怒骂不休。
李书俊走到我的身边说:"你的眼光还不错,这根按摩棒看上去爆发力很不错。"
"放了他,书俊,是我勾引他的,你把他打成这样够本了,李氏企业根基还不稳,不要和秦氏为敌。"事情因我而起,没有必要害他人一条性命。
"凭什么"
"你要报复就报复我好了,要打要杀随便你,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男人。"
李书俊一只手捂住脸大笑起来。
"真是情深意切令人动容啊。"放开手,露出一脸戾气:"阿利,阿德,拿桶汽油进来,我要看着他烧成灰烬。"
我迅速动手夺下李书俊身上的佩抢,枪口指着他说:"阿德,放人。"
阿德愣了愣没动手,只是叫了声:"老大"。
李书俊看着我,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翼绮,想不到你会为他做到这个地步,我还以为一门只是玩玩而已。"
李书俊走过来,一手摸上我的枪,将他顶在自己的额头上:"杀了我好了,杀了我你们就可以比翼双飞了。"
我心里暗叫不妙,情况太危险了,太容易擦枪走火了。狠下心来,趁他不备,一枪打在李书俊后颈上把它打到在地,一只手把他的胳膊拧到背后,用膝盖抵住他的背,再把枪顶在他的后脑上,厉声叫道:"阿德,已经动手了,我不介意在再你们老大身上多舔几个窟窿。"说着将子弹上膛。
阿德、阿利慢慢地松开了手,秦阕从地上爬起来,从阿德和阿利身上把抢抽出来,指着他们说:"你们俩,把自己地手脚拷起来。"
阿德和阿利取出身上的手铐,将自己的手脚拷在一起。
李书俊偏着头看着我说:"为什么不动手杀了我,现在你们都有退路了。"
我不理会他,转过头对秦阕说;"我今天最后帮你一次,如果你记我这份情的话,请你不要和李氏集团为难。这便的势力不止你们一家,两败俱伤自会有其他人趁虚而入。"
秦阕走过来,向我伸出手说:"翼绮,更我一起走,我会动用秦家的关系来保你无恙。"
我偏过头去说;"秦阕,你别傻了,放你走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感情,我们当初说好只有性关系的,少子作多情,不要让我看你不起。"
秦阕摇摇头说:"你还想留在李书俊身边么,你是傻子么,他会杀了你的。"
"我想做什么事情,我自己很清楚,你快滚,少在这里给我制造麻烦。"
秦阕叹了口气说:"我早就觉得没有人能琢磨你,谁都不会抓得住你的心,看来我错了,你还是有心的。你自己当心吧。"说罢,提着枪头离开了。

第 5 章

听得秦阕走远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秦阕是聪明人,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来教。
我松开了李书俊的手腕,做在了地上,把枪"哐蹚"一下扔在地上说:"我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来阻止你,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两败俱伤。"
李书俊一言不发地坐起来,揉着自己的手腕,冷冷得看着我。
我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他的外表还是那么俊朗,线条刚毅的五官曾经是如此得柔和,我想他也许再也不会对我笑得那么温柔,那么宠溺了。我想我大概是要永远失去他了。
"翼绮,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看着他一脸绝望的样子,心中大痛。这几年和他在一起,何曾看到过他如此无助的样子。我不敢看他悲痛欲绝的表情,低下头去道:"书俊,我背叛了你,我对你犯下了无可弥补的大错,我不想为自己找借口,你可以选择报复我,羞辱我,杀死我,我不会反抗。"
"你说什么,"李书俊一脸惊愕,随即转化为暴怒。"你再说一遍,你这个混蛋"他爬过来,一把拎住我的领口道:"你变心了是不是,你喜欢上了秦阕那个败类是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