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众神与野兽 砚临

众神与野兽 砚临

时间: 2017-04-10 22:13:32
误入魔窟
杨阳再次对了对手上的便条,确认自己的确没有找错地方后,又按了按门铃。
虽然朋友保证过此刻一定有人,且铁门后隐约有声音传来,但是杨阳还是不太肯定,毕竟他已经按了三、四分钟的门铃了。
"有没有人在啊!"最后终于忍不住,杨阳掏出随身带着的纸巾擦了擦门后,用力地拍起来。
这次里面终于有了反应,声音停了后,有人似乎喊道:"XIODUMADAI!"
杨阳不由皱起了半边眉头,很快,里面的人又补充道:"啊,等等、等等!"
脚步声由远至近,快到门口时又突然传来很大的撞击声,里面的人好象摔到了。这下子,杨阳的另半边眉头也皱了起来。
门终于打开,杨阳不由往后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个身材消瘦,顶着鸡窝头,衣服脏乱,一手还揉着膝盖的青年。见到杨阳,他满脸堆起傻笑,伸出另一只手,道:"你就是杨阳吧?对不起啊,刚刚我在看动画,没听见门铃。"
杨阳盯着他的手,考虑过后还是决定不去接触比较好。虽然朋友说过这屋子的主人有些怪,但是杨阳想不到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还会因看动画片入迷而没没有注意门铃。
"我朋友说,你要出租单间?"杨阳问道。
"是啊,是啊。"青年伸出去的手没有得到回应,他却丝毫不在意地受回来摸摸头发,"要不进来说吧。"说着他退开了身子。
而当杨阳步入客厅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见过的客厅不少,但乱成这样子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地面上全被杂七杂八的东西堆的没有下脚的地,沙发上全是衣服,电视旁边和茶几上则被各种光碟攒满,万幸的是房间里面没有什么怪味。
青年看了看客厅,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实在没有坐的地方了,"那个,不好意思啊,有点乱,要不去我房间。"
杨阳杨阳满头的黑线,这样子的情况还被称做有点乱,那么非常乱的标准是什么他完全不敢想象。
垃圾之森!!!
青年打开自己的卧室门时,杨阳头一个反应。
如果说是客厅是炼狱的话,这里简直就是地狱了。
窗帘半拉,里面的光线昏暗,墙面上贴着不知名的卡通形象人物,地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漫画,小说,杂志之类,电脑桌上也堆得满满,连显示器上面也不放过,摆着几个卡通模型人物,床上全是衣服,食物,包包什么的,唯一干净的就是电脑桌前的那把椅子。
那电脑还播着什么动画,不过被定格了,画面上色彩阴暗,一名少年苍白着脸,神情恐惧,正好符合杨阳此刻的表情。
这次青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还带着傻笑轻轻地关上了门,拉着呆掉的杨阳又打开对面的房间。
终于重反人间。
这个房间和客厅以及青年的卧室比起简直是天壤之别,干干净净,里面书桌、衣柜,床等简单家具一应俱全。青年把杨阳推了进去后他才回过神来。
"出租的就是这间房。"青年介绍道:"家具基本上都有,厨房和厕所也都可以用。"
杨阳上下打量着房间,采光很棒,而且因为是在教师家属区里面,所以离教学楼也不远,可以说他相当满意。
"你的条件是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朋友说此房不收租金,房东找房客也有特殊的要求。
"你必须打扫整个屋子,除此之外,还有洗衣服,做饭,顺便帮我跑腿。"青年笑咪咪地伸出手指一一数道:"简单的说呢,就是做佣人做的事。相对的,我可以免受房租,不过水电煤气费必须平摊。"
哪有这样子的??像这样的单间,出租的话每月租金至少可以到五、六百以上,请个终点工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了,干吗还要怎么麻烦找人来合租呢?
杨阳满脑子的疑惑。
"因为,钟点工打扫的太慢了!"青年回答道:"如果是住在里面的就快的多。"
敢情是他制造垃圾的速度一般人跟不上时间来打扫!杨阳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应该在这里住了,但是像这样不用花钱而且离学校又近的房子实在找不到第二个了。
"......成交!"衡量之后,杨阳决定道。
青年很快拿出一份和约,让他签下。杨阳大概地扫了一通后,边签边问:"怎么没有注明时间的长短?"
只见青年拿起杨阳签过字的和约,大笔一挥,写下了"十二个月整",又笑着解释道:"以前那些人总是住不到两个月就要走,老是找人来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委屈你了。"
那笑容未变,只是杨阳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以后要多指教了,"青年自我介绍道:"还没说呢,我叫魏方。那么,请你先把客厅给打扫一下吧!"
※※※z※※y※※z※※z※※※
恐怖人种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当杨阳拎着第五袋垃圾出门时,忿忿不平地想到。
整个客厅还没有清理完毕,他就已经塞满了五个垃圾袋,里面全是一些废纸,旧包装袋之类的,而屋里还有一堆被魏方称为宝贝而不能扔的垃圾。杨阳怎么也想不到,魏方的碟子竟有上万张,全是些盗版的CD、电影、动画、游戏之流。
这些还不算那些没有洗的衣服。
想到衣服,杨阳就更加头痛。魏方的衣服即使是用洗衣机来洗,也要洗上好些时候,很多衣服他换下就一直扔在那儿没管过,还有的衣服会掉色他也不知道,被染上色的衣服也不少。
扔完垃圾,刚回到屋,就见魏方亮着件看不出本色,揉得像淹菜的衣服,兴冲冲道:"杨阳、杨阳你看,这件有王国的人签名的衣服找到了,我还以为找不着了,真是太好了。"
杨阳掩着鼻子往后退去,衣服上所谓的签名在他眼里也不过是鬼画符一堆。他不记得这是魏方第几次从一堆垃圾里挑出他要的垃圾了,看得出来,这位房东对于自己的东西一点概念也没有,都乱放惯了。
他可以想象的出为什么前几位房客住不了多久就要跑的原因了,他叹了口气,看着魏方又不知从垃圾里翻出什么而高兴得要死。
终于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炼狱客厅打扫完毕,一想到地狱般的卧室,原本就累的爬在阳台上的杨阳打击到地上。
好累啊!!!
撑着最后体力的杨阳走到客厅,发现魏方正跪在客厅的中央,头压得低低。
"喂,你怎么了?"杨阳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上前问到。
魏方抬起头,表情激动,眼眶微红。
"我......我......我好感动啊......"他的声音发颤,一手指着洁白的瓷砖,那是杨阳跪在地上刷了一个多小时的杰作,"我还以为......有生之年,不能......再看到这种洁白了......"说完,他又想朝圣一样,把额头紧贴地面。
|||||||||
杨阳连想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瓷砖的确是白,那是他点一点刷出来的,到现在腰都痛得要死,而这位大爷却一直对着他的垃圾发花痴,只有在他要扔掉某些东西时才会醒过来。
他把手上的抹布跌好晾在阳台上,又脱下塑料手套搁在一边,浑身无力地滩在没有套的沙发上。在把沙发套洗过一边后,他才发现原来以为是黑色的沙发套竟是深蓝色的,而最后倒完 第八盆像酱油一样的脏水后,他才惊喜地发现,原来沙发套是浅蓝色的。
"喂,你家沙发套有多久没洗了?"杨阳随口问道。
"从我家搬家后就没洗了。"
"你家什么时候搬家的?"
魏方直起身子,人还跪在地上,认真地思考起来:"大概有2年了吧。"
一个不稳,杨阳震惊得直接从沙发上摔到地上,他艰难地爬起来,"什么?2年??你平时都在干什么去了?"
"看碟,画画。"大概是跪的累了,魏方盘腿坐在地上,"如果我什么都做了,那要你来干什么?"
杨阳觉得自己已经被他打败了,能在这样的垃圾里生存下来,是应该说他太没追求还是太随遇而安好呢?更何况,那句话还有点耳熟。
摇摇晃晃站起生,杨阳无力地问道:"我要洗手,你家厕所在哪?"
魏方随手指给他,自己则起身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东西来。
杨阳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冲如厕所,情况比他想象中的好得多,虽然也是很没有人关心的样子,但是至少没有异味,也没有苍蝇什么的。对于自己的新房东,杨阳的要求不能太高。
足足洗了十分钟,他才觉得洗干净。走出厕所,刚刚整理好的客厅又被翻得乱七八糟。
"喂,你在干什么?"杨阳气急败坏地吼到。
人还东找西翻的魏方头也不抬,道:"找钥匙啊,你把钥匙都清在哪里去了?"
"钥匙在这里。"杨阳拉来一个小抽屉,"你所有的钥匙都放在这里。"
魏方点了点头,把扯出来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又塞了回去,看着一旁的杨阳一头火大,而后又在一堆钥匙里面找出三把来,道:"这个是房门钥匙和房间钥匙,你什么时候搬进来?"
本来站在一边的杨阳早就跑到刚刚被魏方翻乱的地方,把所有东西给倒了出来,又重新开始清理。
魏方看着他的背影,想了会儿,"那个,你是不是有点洁癖啊?"
杨阳一愣,浑身都僵硬起来,没有回答,仅仅轻轻点了点头。
"哦,那你还真是可怜啊。"魏方豪无同情感地说道,上前把要是塞到杨阳手里。
"你要是同情的话,就请你稍微收敛点。"收下钥匙,杨阳凶巴巴地说。
虽然嘴里说着"HAYI、HAYI"但是魏方看上去一点不把杨阳的话放到心上,"我看动画去了,你要走的话记得帮我锁门。"
看来新房东应该用神经大条来形容了。
终于清理好的杨阳站起身,略有些自豪的整洁的客厅。
"很好,明天还有场硬战要打。"
※※※z※※y※※z※※z※※※
女王SAMA
第二天,杨阳清来自己的一部分东西,学校还没开学,所以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整理。本来今天的主要目标主要是魏方的卧室,不过在他看到厨房后,决定把卧室给缓一缓。
今天的杨阳可是有备而来,身上套的是平时不穿的旧校服,头上戴着报纸折的帽子,手上照旧套着手套,而最重要的是,带来的大口罩和游泳镜,反正是在房里,他也可以不用在乎形象问题。
房东魏方还窝在卧室看动画,对于杨阳的到来根本没有察觉,而昨天本来清好的客厅,又被他不知要找什么而翻得有些乱,杨阳无言地整理好后开始打扫厨房。
碗堆得想山一样,柜子里发霉的食物,水龙头旁到处乱跑的小强们,这些都很符合新房东的风格啊,不过幸好他这里几乎什么都有,不管是清洗剂,还是消毒液,甚至连衣领剂都有,不过都是未开封的就是。
杨阳很认命打扫着,门突然被拍得啪啪作响,屋外的人叫道:"魏方魏方快开门,我给你收尸了,你死了没?"
杨阳的眉头皱起,望了眼魏方的卧室,他似乎还沉浸于动画中没有出来。杨阳想了想,就这么全副武装地去开了门。
方魏正拍门拍得正欢,哪知门突然被打开,出来的一个头带纸帽,口带口罩,手上带着手套,还一手拎着块抹布,一手拿着瓶清洗剂的青年。且不说他的体型和魏方的完全不同,就看他一副打扫的模样就知道肯定不是万年垃圾王魏方。方魏探头往客厅瞅了眼,里面整洁干净,完全就不是自家那种恐怖的垃圾场,她便以为自己敲错了门,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她红着脸转身离开。
杨阳黑着线又关上了门,不知道那个女孩在搞什么。可刚刚回到厨房,门又敲起来,不过和刚刚的不同,这次要文雅的多。
打开门,还是那个的女孩。
方魏刚刚左右一瞧,发现自己并没有敲错门,她有些局促地问道:"请问下,这里有个叫魏方的人住这里吗?"
杨阳点了点头,侧开身子,指着里屋,道:"在卧室看动画。"
方魏大吁一口气,"还好,我刚刚以为瞧错了门呢,客厅简直就像换了个似的。那个,我叫方魏,是魏方的妹妹,你是我哥的新房客吧?"
杨阳答应了声,找出拖鞋,要她换上。因为今天一来时就发现,昨天刚刚刷干净的瓷砖又染上了黑印,可能是魏方穿着脏鞋踏过水后留下的,所以他特意把所有的鞋子都好好的刷了边。
方魏看到拖鞋有些汗颜,她没有想到老哥此次的房客颇为讲究,进屋就要换拖鞋,她家一向大而化之,这样子反到让她有些不习惯。
走到客厅,她又不由蹲下,用一只手指在地上轻轻划过,惊讶万分,"天啊,我没想到我能在有生之年能再次见到这种洁白!"
本来还有些怀疑的杨阳这下什么都不用多想了,连语气、说的话都一样,这个女孩的确是魏方的妹妹没错。
终于听到动静的魏方慢慢度出卧室,语气疲惫,"啊,你来了!"
方魏还蹲在地上,样子拽拽的,"是啊,这次的货色不错哦。"
货色?听到女孩这么说,杨阳有些奇怪。方魏站起身,对他说道:"虽然我还是很欣赏卡卡西的,不过你可不可以把口罩拿下来给我看下脸?"
卡卡西这个名字对杨阳来说有些耳熟,但是他不明白这和他带口罩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顺从地取下了口罩。
方魏上下打量,脸蛋90高分,身材85,气质是她比较欣赏的冷漠优等生型,总的来说很不错啦。
杨阳只觉得她的目光好似在给商品评估一样,让人浑身不自在,便用询问的目光向魏方求助,哪知那个家伙又回到电脑前看动画去了。
"你不错嘛!"不知何时上前的方魏两眼放光,惊得杨阳不由往后退去,"你叫什么来着?"
"......杨阳。"
"哦~~~~扬扬么?"方魏喜得好象找到猎物的狼一样,"好名字啊!!!"
"是木易杨,太阳的阳。"感觉方魏念错了的杨阳纠正道。
"一样啦、一样啦。"方魏不在意地挥挥手,"你在打扫卫生啊,我也来替我哥帮忙吧。"
杨阳直觉上感觉这女孩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要来帮忙,但是要做的实在太多,多个帮手也不是不好,所以他就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方魏边打扫边问些有的没的,杨阳都语带保留的糊弄过去了。
"那个,你为什么要搬出来住啊?"f
杨阳低头擦着桌子,语气冷漠,"寝室里太闹了,没法学习,而且你哥这里又不受房租,便宜很多。"
"便宜的话,寝室才最便宜啊。而且反正都是父母出钱,无所谓了。"
"我的学费和生活费除了大一外都是自己挣的,"杨阳淡淡地说道,"我父母不会出钱,所以我会找便宜一点的地方。"
"啊!!"方魏很是惊讶,"为什么啊?"r
杨阳的动作顿了顿,道:"我父母认为我满18岁了,没有那个义务了。"
"哇,你爸妈好前卫啊,不过你也很厉害了。"方魏很是佩服。
杨阳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是吗?"e
方魏很用力的点点头,强调她的佩服。正说着,一只蟑螂飞到两人面前。
杨阳愣了愣,等着方魏的尖叫,哪知方魏脱下拖鞋将其拍死,很是不在意,"这里小强很多啦。"
杨阳没有答她的话,看着那尸体从墙上剥落下来,掉到地上,刚刚擦干净的墙上留下黑色的痕。他不由皱起没有,用一边的废报纸包起尸体,又擦了擦墙上尸痕,对方魏道:"这样子很脏,知不知道?"看了下还在她手上的拖鞋,他顺手拿了过来到水龙头下冲了冲。而后又道,"对待蟑螂应该这样,"撕了片报纸,将路过的小强一只抱起扔进袋子里,"这样子才不会把墙弄脏。"
方魏呆呆看着杨阳,猛地用手指着他,语气肯定道:"你、你有洁癖!!!"
杨阳带着口罩,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方魏却明显感觉到他对"洁癖"这个词很是不满,于是她急忙解释道:"其实,洁癖没什么的啊,你有洁癖最好不过了,可以整治我家那个垃圾王的说。"
杨阳没有应答她的话,只是又转过身,开始整理最后一点地方。
方魏知道自己踩到地雷了,便也不敢多问,在一边打着下手。e
当杨阳扔完厨房里的垃圾时,发现魏方和方魏兄妹俩都窝在卧室里,不知在争论些什么,吵得闹轰轰。杨阳没有过多去注意,径自走进厕所里洗手,出来就看到方魏在让她哥让电脑给她用。
"起来啦,该我了,"方魏一手叉着腰,一手拉住魏方的衣服,把他左右摇晃,"小方快点!"
"不要,让我看完再说。"魏方死活不动,两眼死死盯着显示器。
"你不起来是不是?好,我打电话给爸妈,说你看一夜的动画都不休息。"
魏方抬起头,望了眼方魏,"好吧,那我就告诉他们你一直用我的电脑看你的耽美。"
"你还得像他们解释什么是耽美。"0
魏方衡量了片刻,马上起身让座,"姐姐,让我做你的狗!"在爸妈眼中看来,可能只会把耽美一种文化而不多加思索,最多骂她一顿,换到自己身上,太划不来了。
方魏顺势把一脚踩到椅子上,一手叉腰,一手遮住嘴边,发出三段式的笑声,"哦呵呵~~~~,叫我女王!"
女、女王么?一直在门外的杨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对兄妹实在太会耍宝了,什么"姐姐,让我做你的狗",还有"叫我女王",连名字都那么搞笑。
兄妹俩听到笑声,往外望去,见是杨阳,方魏急忙把脚收了回来,呵呵傻笑。
"那么,女王殿下,可否让我来打扫这间地狱了?"杨阳难得笑着开起玩笑。

优等生
御宅族(OTAKU):广义是指积极地收集跟特定领域具有关联的商品与情报的人。狭义是指对动漫画、电玩游戏等领域有收集嗜好,偏向拥有高虚构性世界观的人。
电脑前的杨阳再次不由捂住嘴偷笑,那对与其说是兄妹到不如说是姐弟的两个,最后在自己边打扫房间边不停唧唧喳喳地吵着。
"啊啊啊,你对我的卡嘉丽·尤拉·阿斯哈干什么?"魏方上前冲过去,一把夺过杨阳拿在手里的婚纱人物模型,弄得他一头雾水。不过是要先把魏方显示器上模型拿开,便激动得不的了。
"什么你的嘛,明明是阿斯兰的卡嘉丽。"蹲在一边忙着清理小说的方魏凉凉的说道。
像是捧着家宝的魏方奇怪地问道:"你上次不是说了,阿斯兰是基拉的吗?"
方魏闻言马上拉下了脸,"别提那只垃圾了,和拉克丝在一起时间长了,都被洗脑了。"
杨阳完全听不懂那两人在说些什么,听上去好象是几角恋爱一样,不过这样子的话性别上有问题啊?他没有多想,随手拎起显示器上的另一个模型。
"啊啊啊~~~~~~!"这次换成方魏尖叫了,仍下手上的书,她冲了上来,夺过杨阳手上红衣模型,"你要对我家藏马做什么?"
"明明是南野家的啊。"魏方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的嘀咕。0
"你说什么?"可是耳尖的方魏还是听见了,回头狠狠地瞪了眼哥哥,让魏方不由地缩了缩脖子。
而后两人同时将注意力放回手上的模型。
"卡嘉丽,你穿婚纱太漂亮了!"
"藏马桑,玫瑰太适合你了!"
杨阳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不管还在发花痴的两个,直接一把抓起显示器上剩下的模型,"你们换个位置放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强下模型,样子心痛十分,"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啊?这个手办可是限量的啊。"
"就是、就是,要是哪里擦坏了怎么办?" 0
两兄妹小心翼翼地将手上的他们称之为手办的东西,供起似的搁在客厅的桌子上,让杨阳感到哭笑不得的是魏方手上的全是女性手办,方魏手上的全是男性手办,敢情他们还分工明确啊。
"恐怖的OTAKU!"看着魏方拿倒手办,看人物的裙底,方魏鄙视道。
"邪恶的同人女!"魏方也不感示弱,尤其看到方魏习惯性将两个男性手办摆成暧昧样子。
一想到他们互瞪的样子,杨阳就不由偷笑。
"哇,杨阳在笑啊~~~~"不知哪里的女声悄悄地说道。
"真的啊,杨阳笑起来好帅啊!!"马上就有声音小声应和。
杨阳马上收敛笑容,那天方魏提到魏方是OTAKU,他一时好奇,今天跑到学校图书馆微机室查询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虽然还没有开学,但是已经有不少同学已经到校了。
"杨阳,问下这题怎么做吧?"刚刚小声议论的女孩红着脸上前问到。
杨阳板着脸关上浏览器,扫了眼女孩手上的笔记本,随手写了几步公式,冷漠答道:"剩下的你应该可以自己解决了。"
而本意就不是来问题的女生们哪肯走开,仍旧围在杨阳的身边不肯走开。
"喂,你们干什么?"杨阳的正牌女友宋晓韵,叉着腰怒气冲冲地赶走男友身边的苍蝇。
女生们瞅了眼英语系的系花,扁扁嘴,只有走开。目标人物杨阳却对周围丝毫没有理会,不光那些女生们一一不舍的目光完全没有在意,连女友来了也没有扭头看一眼。
"杨阳,你什么到学校的?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赶走其他女生后,她又向自己的男友发问。
杨阳的眉头皱起,不耐地关上电脑,随手收拾好自己的物品,起身去还机。
见他没有理会自己,宋晓韵倍感侮辱,跟在他后面,不停地追问。
"和你无关好不好!"杨阳被烦得不行,不知多少次觉得交女友是件麻烦的事,尤其还是女友又不温柔。
宋晓韵听后,气得美丽的五官都变形了,顾不上自己身为系花而应该注意的形象,在图书馆的门口尖叫道:"杨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阳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这个样子丑死了!"
"你!!!"系花小姐气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此刻碰巧杨阳同寝室的兄弟也从图书馆里出来,遇这一幕,对于平时娇纵的宋大小姐早就看不顺眼,便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哦,杨阳啊,你家母老虎又在发威啊?"
宋晓韵正是满肚子的怒火没处发,又听到他这么一说,更是火气上窜,"我们间的事关你什么?"又扭过头来,指着他对杨阳骂道:"杨阳,我说过多少次,你交朋友可不可以找些上点档次的啊?"
"喂?你......"被女生这么说,那兄弟的面子上也挂不住,毕竟和优等生杨阳比起,他的确上不了档次。
"够了!"一直没有表情的杨阳的吼道,惊得周围吓了一跳,"宋晓韵,你又不是我妈,管我交什么朋友?"
"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去他妈的为我好!"冷漠地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的宋晓韵气得浑身发抖,同寝室的兄弟跟跑上来,拍着杨阳的肩,道:"这个样子才像男子汉嘛,不要老是被那女人踩到脚下了。"
杨阳没有附和,只是轻轻挪开肩上的手,"忘了说声,我搬到外面去住了,那家不收房租就是。"他突然转移话题道。
那兄弟收回手,杨阳不喜欢与人接触寝室里人都是知道,倒是这要搬到外面,他都没有说一声,"啊?哦。好!"杨阳靠自己挣学费,生活费这事大家几乎都知道,搬到外面去住又不花房租,每年至少可少用一千多块钱,想想也很正常就是,不过说搬就搬也太突然了。
"老师那里都说好了,"因为成绩优秀,他这么一说辅导员一点意见都没有,很轻松就过了关,"放心,该罩你们的时候,我不会忘的。"
听杨阳这么一保证,那兄弟也就没有顾及了。
回到寝室,清完最后一点东西,其他人都没有发觉他的东西都不见了,都各顾各的看电视,玩游戏,连他出门,都没有人问声。
如果是期末的话就完全不是这副样子,杨阳的笔记就会在各个寝室间乱传,大家口里都说着"没有你怎么办啊?"之类的话。可现在用不着,自然也就不会去注意了。
在旁人眼里看来,杨阳觉得是让人羡慕的角色。成绩优秀,奖学金每年拿得眼睛都不眨一下,老师也十分宠爱他,每次评什么都有份,女朋友也不差,英语系的系花。
要不是因为忙着打工而没有加入学生会,否则的话,他应该更加引人注目了。
但是,杨阳自己却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他是个同性恋。
所以,他必须自己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
所以,他这么不合群。
所以,他有洁癖。
在高中时,他就对自己的性向有过怀疑,而到了大学才肯定。当他无助地向父母求问,哪知道他们却大发雷霆,甚至要送儿子去看病,因为怕丢脸才作罢,而后强硬地断绝了关系,对于杨阳学业上不再给一分钱。
"哪天你治好病,再叫我们爸爸妈妈!"
父母强硬让他很是绝望,在异地读书中,他已有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和人接触中他也处处小心,生怕被人知道。父母鄙视的嘴脸让他十分害怕。
杨阳的家里对他要求十分严格,也就养成了他事事完美的性格,但是同性恋却是他最大的污点,他时常觉得自己十分肮脏,洁癖的形成也是在大学时,加上寝室里的男生们都不拘小节,脏乱让他忍受不了,也害怕别人的察觉,他便决定搬了出来。
优等生。
这样的词,在杨阳耳里听上去就像讽刺。
宋晓韵看上他是优等生,长得也不差,才提出和他交往。班上的同学看上他是优等生,考试时可以罩自己,才会在期末时理会一下。
对于宋晓韵,杨阳之所以答应交往,一个是因为她来找的很烦,另一个,他也希望有人能治好自己的不正常,杨阳还是渴望回到那些正常的生活中去的。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颇为自嘲地想,宋晓韵每天的纠缠比起她开始追自己时有过而不及,让杨阳很是头痛,别说喜欢上女人,现在更是让他看到女性就头痛。
不过现在至少可以图个耳根干净,搬出去的事他没有和宋晓韵讲过,搬到哪里的具体地点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房东虽然是个怪人,但感觉上人还不坏,对于现在的杨阳来说,一切只有将就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