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我被白痴算计了 影舞者的流年

我被白痴算计了 影舞者的流年

时间: 2017-04-11 14:07:21
我被白痴算计了

古语有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可是为什么,才不过是犯了那么一小格咪咪的错误,他叶梦生就要被整地这么惨?才不过是一个抬脚的错误,真的是一个抬脚的错误哦,他那原本金光灿烂、一片通途的人生大道就被"咔嚓"一下切断了,取而代之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羊肠小径,动辄要爬雪山,过草地,四渡白开水,飞夺独木桥......
"你以为你是在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
看吧看吧,又来了,连上个网聊个天找个漂亮美眉倾诉一下博得一两滴同情之泪这样的小事都要在这家伙的监视下进行--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
"天理?你的天理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天理啊!"
好吧,他投降,鼠标单击,"开始"--"关机"。
"咦,小梦梦不上网了么?"
"在您老人家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我还能上得下去吗?"叶梦生咬牙切齿地说,他这是在自己家哦,在自己家里上个小网,聊个小天,有错吗?
"那我们到床上去吧!"
什么?又来?叶梦生闻之变色,昨天不才做过吗?这么快就又来,身体难道就承受得了吗?
"嘿嘿,那个,有时候身体也是需要休息的嘛,纵欲过度绝对是不正确的一种......呃,生活方式。"
叶梦生吞一口气把长句子讲完时已经被姿势正确地摆放在床上了,望着对方闪闪发亮的眼睛,他只能长叹一声,紧闭双眼,任由处置......

=01=
三月九日晚七时,一个让叶梦生永世难忘的夜晚,在他被同事赠送一张免费电影票的狂喜中拉开帷幕。不过,电影却是很糟糕的电影,一个长得极丑的男人用机枪扫射了几次,扔了几颗烂炸弹后就"the
end"了,根本没有同事所说的什么小精灵,也没有不穿衣服的爆乳美女,总之他是上当受骗了。这时候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去上那么一趟厕所,但看电影时吃了那么多零食,喝了那么多饮料,想上厕所也是很正常的。
工作人员抬头一看,告诉叶梦生:"厕所在东边!"于是叶梦生斩钉截铁地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便昂首阔步地向西走去--没有办法,他是个方向感很强的方向白痴,也就是说,脑中坚定地告诉他是"东"的那一面,往往都不是东面。
叶梦生越是向"东"走去就越是有一种与目标渐行渐远的感觉,而且四周也不太像是影院而像是居民楼,楼道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简直都容不下他那并不算太大的两只脚。就在这时候,当时他认为是"救星"而以后都称为"恶魔"、"煞星"的人出现了。
他就在楼下,叶梦生则站在二楼的栏杆处,怀着问路的希望等待着,等待着那家伙完事儿的时候!这个一头五颜六色毛发的男人在楼道正下方站着,与一名看不到脸只能看到背影的女人激情拥吻着,而且据叶梦生回忆,当时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裙子里......叶梦生站在楼上观看着,等着他们亲到透不过气来而分开的时候问他们厕所在哪边。
"厕所?看到我们这样就直了?真是冲动的小鬼!"回答叶梦生礼貌而又礼貌的问话的是这个家伙无赖到不能再无赖的声口。
"什么?我那是被尿憋得好不好?怎么可能是因为看到你们......"叶梦生不由自主就被扯入这没营养到极点的讨论中去了。
"那你有本事就站在那里看我插进去你还不射!"
"我为什么不敢?!"叶梦生口气很大的说完,然后发现自己真的很想上厕所,只好上前一步,讨价还价,"那,你先告诉我厕所在哪儿......"
叶梦生的下半句话没能说出口,因为就在他上前一步的同时踢到了楼道间堆放的一个什么东西,只听"哐啷"一声,那东西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向楼下那人的头上砸去。
"还好那东西不是很大,不然可就麻烦了。"医院里,医生翻看着病历开口,"不过物体有锐角,这一下扎得还是很严重的,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锐角的物体比钝角的物体造成的伤害性更大......"
废话,谁都知道这道理!
"那他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醒来?"被那么小的东西砸中也能到现在还不醒,还真不是一般人。
"呃,他现在应该是睡着了。"医生小声宣布,生怕惊扰了病人的美梦。
什么?叶梦生火大了,那家伙死活都不醒,害他以为自己闹出人命了,原来他老人家是在呼呼大睡,看他用拳头给他当闹钟......
"不过,他醒来以后可能会有些异样......嗯,你知道,头部受伤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后遗症。
"啊?"
"呵呵,不要太担心啦,只要用爱心去照顾他,你男朋友一定会没事的!"
噢,会没事?那太好了,没事就好,不过......
"你为什么说她是我男朋友?"这个医生眼睛瞎了吗?看不出来他们两个都是男人吗?
"呵呵,不是吗?那不好意思了哦。"医生在镜片下笑得很阴险。
看他笑的那个样子,叶梦生就知道他在心里还是把他们配成一对,果然,医生都是大变态!

=02=
那冤家一直睡到第二天天大亮才醒,叶梦生不得以打电话去公司请了事假,此时他那由于一夜守在病床边未得到休息的红眼睛因震惊而圆睁着。
"什么?智力退化?"
"对,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白痴'!"
"怎么可能?你不是说他只是睡着了吗?"
"对啊,我也说过醒来以后也许会有异常吧?"
"哪,那你现在怎么办?"
"他现在这个情况,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作为事故的肇事者以及病人的‘朋友',我想你应该暂时担负起照顾他的责任。"医生很邪恶地冲叶梦生眨眨眼睛,很明显他在心里确实还是将眼前的这两个男人配成一对了。
"我不是他的朋友!"抗议,抗议!
"噢,我不介意把您称作他的‘爱人',嗯,如果您愿意的话。"
"请把我称作他的‘朋友'!"
"看,我就知道您是喜欢这个称呼的。"
医生夹着他那厚厚的病历本装腔作势的出去了,留下可怜的叶梦生独自面对坐在病床上一脸茫然的"受害者"。
"喂,你叫什么名字?"叶梦生现在想着怎么把这家伙甩掉。
"我不知道。"那家伙这么回答。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你妈呢?"
"不知道。"
"那你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
"我想杀了你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

总而言之,情况就是,一开始的那些日子,宋天理还是有些白痴该有的样子的。哦,宋天理,就是我们这位把头发染成五彩缤纷、脸蛋帅到一塌糊涂,脑袋据说笨到一塌糊涂的所谓"白痴"。叶梦生在为他洗衣服时从他的钱包里看到他的名字的。
宋天理这种家伙,名叫宋天理,这本身就表明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理!
现在宋天理赖在叶梦生家已经有两、三个星期了,他已经知道自己叫"宋天理",知道叶梦生叫"叶梦生",他还知道许多叶梦生都不知道的事情--这白痴已经开始有点不像白痴样了!
比如说,男人也是可以用来安慰男人的,这一点新知识是叶梦生从宋天理那每日每夜孜孜不倦的实践中领悟到的。
宋天理赖在叶梦生的床上,叉开双腿骑坐在他身上。
"奶奶!"骑在别人身上的人露出极为童稚的表情,加上嘴里发出的单音节词,像极了找妈妈要奶吃的小孩。
为了安抚这个智力退化的小孩找奶吃时露出的无比受伤的表情,叶梦生想了很多办法,先是去超市买了很多很贵的速溶奶粉,又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下买了奶瓶和奶嘴,最后甚至牺牲色相穿上有花边的围裙来假扮"妈妈"用奶瓶喂他,但是显然都不见效,这"小孩"坚持要求母乳喂养。
"奶奶,吃奶奶!"要奶吃的孩子着急了。
叶梦生哀叹一声,咬紧下唇,十指颤抖地解开上衣的纽扣,睡衣下光裸的身体纤瘦纤瘦的,玫瑰红色的小巧的乳珠随着呼吸抖动着......还好,这家伙是白痴,分不清男女,不然要到哪里去找"奶"来给他吃?
"奶奶!"
"你这白痴!"这么多天了都学不会自己俯下身来吗?叶梦生挣扎着半坐起来一把拉过他那颗五颜六色的招摇过市的头,摁到自己的胸前,然后继续躺倒。
温热的口腔就一如既往地包裹了身体的某一点,粘湿的唾液,滑腻的舌头,若即若离的嘴唇,反复的舔噬和挑逗......叶梦生开始觉得自己的下面不安分起来,书上明明说是只有女人那里被弄才会有感觉,可是为什么他也会有?
但叶梦生没有太多时间思考生理学上的这一重大课题,因为很快他的另一个乳头就被一只大手粗暴地玩弄起来,肚腹间也感觉到某个不可忽略的坚硬异常的东西。
唉,其实叶梦生也知道,这样的生活实在是看起来有点变态了啦。

=03=
三月二十六日,宋天理入住叶梦生家的第十六天,做了令叶梦生痛苦烦恼了足足有一个星期的事--他射在了叶梦生脸上。而在这一星期后,叶梦生也并没有找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他以中华民族劳动妇女所特有的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优秀品格接受了这一既成事实。
(小叶叶:为什么是劳动妇女?!
小影:因为你是小受啊,要不我改成"中华民族优秀小受"?
小叶叶:请您用"中华民族劳动妇女"!
小影:看,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个说法。)
当时的情况是宋天理在把叶梦生当成妈妈一般吸他的"奶"的时候忽然兽性大发地勃起了,那坚如磐石的玩意儿牢牢的抵在叶梦生的肚子上,致使被他吸得早就有些蠢蠢欲动的那根也连锁反应似的紧跟着抬起了头。于是那个白痴家伙被鼓励了似的开始脱拽叶梦生的裤子,睡裤是松紧带儿的所以叶梦生的反抗没有什么效果,下身顷刻失守。
宋天理气喘吁吁地脱着自己的衣服,这时候叶梦生目瞪口呆地见识了花花公子们在急着做爱时脱衣服的专业水平。他一只手按住叶梦生的两只胳膊不让他反抗,另一只手单手去解纽扣、扯皮带,动作居然比叶梦生平时两只手脱衣服的时候还要快。嗯,世界上要是有这种变态的比赛的话,他家白痴可以得第一名也说不一定。
宋天理光溜溜地趴在叶梦生上方的时候,叶梦生没心没肺地赞叹着对方的肌肉美与骨感美,他啧啧地摇着头,大有一种看到自家宠物被喂得茁壮成长的时的那种骄傲和自豪的感觉。宋天理不像一般人那样从亲嘴开始做起,虽然他也是用嘴,但他是一张嘴就吞进了叶梦生某个要命的地方。要知道二十三岁的叶梦生刚从大学毕业,平时都洁身自好,连DIY都没有做过几次,也没有和女人做过,更不要说是忽然被男人含住哪里!于是那温热的灵活的舌头没有动几下,叶梦生就泄了。
宋天理一边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一边用一种很不容易解读的眼神望着叶梦生,叶梦生一开始觉得他是在责备他射进他嘴里,后来又觉得他是鄙视他那么早就射,不过这些好像都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因为宋天理接下来用手指沾着他刚刚射出来的白色液体向他的身后摸索过去......叶梦生脑中忽然电光火石般领悟到同性之间做爱的真谛,难道是要用那里?
这无疑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大发现,这又是这个白痴懂得而他叶梦生--堂堂S大商管系毕业的高材生都不知道的事情,挫败啊挫败啊!
"住手!那里不行!"叶梦生一把推向宋天理,虽然没有成功地把他推开,但是他的手指终于不在那个有威胁性的位置了。
宋天理像个受伤的小狗儿似的,一手托着自己涨大的那根可怜巴巴地望着叶梦生。
"你......"一瞬间叶梦生有一点儿心软,但想到自己要被像女人似的插进去却也是万万不能的,而且看看那个东西吧,大的那么恐怖,被插进去的话他会死的,"没用的,就算你哭死,那个......也不可能!"

没想到宋天理还是很听叶梦生的话的,他立刻放弃了插进去的打算,向前挪动少许,对这叶梦生的脸开始摆弄起自己的那东西来。叶梦生紧闭双眼,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样子好像是叫"颜射"!
看到这里,如果你认为宋天理对叶梦生的迫害仅限于肉体方面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个白痴给与叶梦生的绝对是肉体育精神的双重折磨。
据叶梦生回忆,宋天理刚来到他家的那些日子还是很乖的,除了吃饭经常弄脏衣服,看电视要和他抢台,不讲卫生,乱说脏话......也没有什么特别难以忍受的缺点。问题就是某一天起他忽然开始要"奶奶"吃,之后他又迷上了"颜射",很难保证过一段时间后他不会发明更新的更恐怖玩法。叶梦生每天心惊胆寒地陪他做着他的睡前运动,生怕有一天自己的小屁股要贞操不保。我们可怜的小叶叶每天都只有白天在公司工作的时候才能感到自己还有些生存的意义,因为白天宋天理都被关在家里,叶梦生把他摆在电视机前,塞给他一大包零食,然后就可以逍遥一整天,到晚上才回来受这个家伙的荼毒。
但是有这么一天,叶梦生收拾好要出门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把他家的白痴安放不到电视机前去了。
小叶叶糟糕了,宋天理要跟他去上班!

=04=
这天早上,叶梦生的右眼无端端地跳了几跳,他立即贴了火柴棍上去,但明显未能止住他倒霉的进程。宋天理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像以往那样乖乖地坐在电视机前了,他像个跟屁虫似的,叶梦生走一步他就跟一步。
"天理乖,好好看电视,快看,咸蛋超人!"叶梦生双眼盯住屏幕,如果不是他一定得去上班,他倒是想留下来看咸蛋超人呢。
"幼稚!"宋天理这么说。
叶梦生吃惊地看他一眼,这个家伙难道是恢复正常了?啊,老天开眼,他叶梦生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家伙了吗?不用每天夜里忍着心疼给他买那么一堆没有营养却很贵的零食,不用捐献出自己那无辜的身体给他做"睡前运动",夜里也不用再怕他忽然兽性大发地压上来而睡不了安稳觉了?
"我要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宋天理嘟着嘴,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啊!"叶梦生立刻被从天上拉到了地狱,他就知道,老天爷是不会那么容易睁眼的,公理和正义是不复存在的,何况他叶梦生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倒霉蛋儿,老天爷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的......
"宝贝乖,马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就开始了,你要坐在这里好好地等着。"哄孩子他最拿手了,看,宋天理这不是乖乖地拿起遥控器了吗?
"哼!"那个白痴从鼻子里哼一声,采取下一步动作,立即击碎了叶梦生的自信--他用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了!
"不看电视了?那你自己玩吧,我要上班去了。"叶梦生必须承认,他家的"孩子"有点儿难带。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一起去上班!"说着,宋天理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旧包包学着叶梦生拿包包的样子整装待发。
叶梦生此时已经两眼冒火了,他就知道,老天爷是不可能让他只在晚上荼毒自己的,这下子果然了吧?要跟着去公司折磨他。他上辈子一定是无恶不作的魔头,害人无数,于是这辈子老天爷才派宋天理这样的魔头来折磨他......咦,这么一想的话,既然是上辈子害了人现在被害一害貌似也是应该的了?对,一定是这样的,于是我们的小叶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带着他身后那个大块头的"小跟班"踏上了征途。
"你去了公司后一句话也不许说,乖乖地坐在我旁边,听到没有?"叶梦生在公车上教导着。
"嗯!"被教导的人很听话地点点头。
"你去了以后要叫我‘哥哥',不可以叫我‘小头爸爸'!"汗水,自从宋天理看过那个动画片以后,叶梦生自动被升级为"小头爸爸"。
"嗯,小头爸爸!"
"不能叫‘小头爸爸'!"
"那叫什么?大头儿子?"
"叫‘哥哥',叫‘哥哥'!"气死了,那家伙只知道"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哦......"宋天理恍然大悟的样子,"哥哥!"
"对了,乖!"叶梦生看着对面的宋天理,这总是被他称作"恶魔"的人的眼睛里现在露出小天使般清澈纯洁的光芒,要不是公车上有许多人,叶梦生真想亲亲他的额头表示鼓励。
"哥哥,售票员阿姨没穿内裤!"
接下来的情景是怎样的,叶梦生已经无力去回忆了,他发誓他愿意亲吻撒旦的脚趾也不愿意去亲这家伙的额头了。幸亏马上到站了,叶梦生夹着"尾巴"逃出车外。
"你怎么可以那么乱说话?"叶梦生不主张"家庭暴力",但他现在真想揍他一顿,要不是考虑真动起手来他绝对打不过他,他真想在大街上就打他屁股。
"我没有!"那家伙嘴很硬。
"你没有?!"叶梦生目露凶光,再敢说"没有"你小子就死定了!
"她就是没有穿内裤,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宋天理得意洋洋。
"人家好好的为什么不穿内裤?!"真是气死他了,这个死白痴居然敢和他顶嘴。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穿了,我是好孩子。"宋天理骄傲地说,完全忽略早晨起床的时候叶梦生是费了多大的劲儿才让他穿上的。
"这......"难道售票员小姐真的没有穿内裤?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不过听说是有那么一种人有些不为人知的癖好,嗯,再没搞清楚孩子是不是在撒谎的情况下好的家长都不应该过于武断。
"总之,以后都不可以说这种话!"
"为什么?小头爸爸说过好孩子就要把真话勇敢地讲出来!"
呃,他说过这个话么?应该没有吧?莫非是电视里那个小头爸爸说的?叶梦生抓抓自己的头发,真烦啊,一定是电视里那个家伙说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为什么一听"小头爸爸"就反应成是自己,啊啊啊,他才不承认啦,那么难听的名字!

=05=
被这白痴折腾了一路,叶梦生在还有两分钟就算迟到的时候才赶到公司,出勤打卡处的王师傅素以严厉著称,此时他阴沉着脸帮叶梦生打卡。
"王伯伯长得好像包青天哦!"就在叶梦生一手拎包,一手拉"孩子"要仓皇逃走的时候,那个白痴很大声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死定了!叶梦生一身冷汗,王师傅的脸长得特别黑,是和那个"包黑炭"有一拼啦。不过"黑"这个字在王师傅这里可是禁忌,谁要是不小心在他面前提了"黑"、"乌"、"漆"、"阴",乃至"白"、"光"、"明"、"净"这一类的字眼,都会被认为是刻意地讽刺挖苦,作为报复,那个人那个月的全勤铁定是没有了,没有全勤就领不到奖金......现在这白痴在这里说什么"包青天",幸亏他这个月本来就已经不是全勤了,不然就亏大了。
"是吗?这个都被你看出来?实话对你讲,我们家谱上有记载,是有和包青天家联过姻的呢,你小子有眼光!"王师傅满面红光,看起来对自己家与包青天家联过姻深信不疑。
什么?这样也行?包青天的老婆姓王?还是包青天有个小妾姓王?不管了,反正只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个小子是谁?新来的?"王师傅向叶梦生发问。
"噢,他是我表弟,脑子有点儿......不灵光,他忽然跑来找我,家里没人照顾他不行,只好先带过来了。"
"脑子不灵光?看不出来嘛!多带他来玩啊!"王师傅一副大不相信的样子,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他是包青天亲戚的人居然脑子不灵光?
"呵呵,大家都说他是大智若愚,大智若愚......"叶梦生赶快补充。
"对,绝对是大智若愚,我说嘛,一眼就看出我是包青天的传人......小叶啊,你可得加油了,这个月就剩几天了,你一直都是全勤嘛,剩下的几天可得加油了!"
"谢谢王师傅!谢谢王师傅!"不是吧?如果叶梦生没有记错的话,他为了照顾在医院里的宋天理他是请过一天事假的吧?这样也能算全勤?
果然这个世界没有天理。
经证明,带宋天理去上班绝对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这个白痴在变成白痴以前应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且看起来似乎比他叶梦生能干的多。他虽然在常识性的东西上表现得很白痴,但是在知识性的东西上却是很精明的,这在医学上成立么?选择性遗忘?看来得抽个时间再带他去问问医生。

一上午叶梦生都在悠闲中度过,坐在椅子上看白痴帮他处理各类麻烦到死的文件,喝着办公室小妹泡的咖啡,无限惬意啊!不过说起来,这个小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左一个"要不要帮忙"右一个"请不要客气"。据说这个负责打杂的小妹是上面某领导的二表舅的三侄女的闺中密友,平时在办公室都是嚣张跋扈,整天嚷嚷着什么"所有凝结在商品中的个人劳动都是无差别的等价的",马克思的某些表述在她口中一折腾,结果就是在办公室里不知道是她给你打杂还是你给她打杂......看小妹今天这个样子,莫非是转性了?
(小影:恋爱中的女人是可耻的,就是说是可以无耻的!)
"宝贝儿,累了吧?来,喝点儿咖啡!"叶梦生无耻地端过小妹冲好放在他桌边的咖啡,对充当他"劳动工具"的宋天理大献殷勤,这时候他又有在公共汽车上时的那种感觉了,如果周围没有人,它可得上去"呱呱"亲他的好孩子几口表示鼓励。
"大头儿子替小头爸爸办公!"虽然他又提起了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但好在叶梦生的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宋天理的答话也是压低了声音,所以周围没有人听到。
"嗯,好,儿子真乖!"叶梦生高兴得很,一不小心也进入了角色。
"小叶,中午一块儿吃个饭吧?"大家都称为"大姐"的单明明过来约叶梦生,"把你表弟也带上哦,你表弟真是帅哥!"
什么?连大姐都这样?别以为他不吭气就代表他看不出来,小妹忽然那么客气不就是想过来多和他家白痴套近乎吗?现在连大姐也过来发动攻势,大姐明明都三十岁了好不好?虽然还是单身但也不证明她就可以过来觊觎他家白痴。太过分了,这个白痴可是他带来的哦,虽然他长得确实是很招眼,工作也做的很上手,嘴巴也很甜的会哄女孩子开心......但他是个白痴好不好?刚一进门的时候不就专门对大家强调过这一点了吗?为什么这些女人还是苍蝇似的趋之若鹜?
"顺便把办公室其他人也叫上吧!大家小聚一下。"单明明自顾自地说,"另外,这顿就当作大家欢迎你表弟的庆祝活动,饭钱你付!"
叶梦生目瞪口呆地看着单明明根本不问他意见地扬长而去,想着他马上就要瘪掉的钱包,只好把怒火都发到宋天理身上:"你笑什么笑?白痴!"
"小头爸爸你怎么了?"
"鬼才是你的小头爸爸!"

(宋天理:喂,这个关我什么事?!
小影指着胳膊上的红袖章骄傲地说:哼哼,偶今天加入了"小受保护协会"!)

=06=
傍晚叶梦生浑身虚脱地带着宋天理回到家,这一天,他虽然没有怎么工作(我们的小白痴全都帮他做了),但感觉是比以往的任何一天都累,毕竟随身携带一个口无遮拦、坚决要惹事的家伙就像是携带一枚不知道何时会爆炸的巨型炸弹,劳心劳力。
"啊呀,累死了!"叶梦生一进门就把自己抛到沙发里。
"小头爸爸,我饿了,我要吃奶昔!"宋天理挪到沙发边,很乖巧地给叶梦生捶腿捏背。
把人家整了一天以后现在来拍马屁?他叶梦生才不吃这一套!
"我没钱给你买奶昔了哦,中午你把我的钱都花光了!"那一顿大餐是因为它才请的,应该算是他花的吧?
"那我要吃饭,吃饭!"哎呀,没办法,孩子饿了。
"嗯,等一会儿我就做饭,你等一会儿啊。"
"我来给小头爸爸做饭!"宋天理信誓旦旦地说。
"好好,好孩子。"叶梦生胡乱答应着,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等叶梦生眯完一小觉,再睁开眼睛时,看着眼前一大桌子的菜,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他家小白痴坐在桌子边很垂涎的样子,看起来是忍着没吃在等他起来。啊?这是什么状况,这个恶魔摇身一变,变成了童话中的仙女?白天帮他处理公务,晚上又做饭给他吃?啊,老天真是对他太好了,这个就是平时人们说的"苦尽甘来"
......
"小头爸爸醒了,我们快点吃饭吧!"
"嗯,好孩子!"叶梦生一激动,起身就抱住那颗五颜六色的头,在他那招摇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宋天理看了他一眼便举起筷子,意外地只对食物感兴趣的样子,叶梦生不知为什么,在一秒钟内觉得有些怅然若失:按照白痴的性格,它不是应该扑上来狠狠地亲他几下才肯罢休么?
吃过饭后宋天理坐在电视机前消磨时间,叶梦生去洗了碗,随即与宋天理并排坐在电视机前。

快到睡觉时间的时候也梦生忽然紧张起来,这是他这近一个月以来形成的生理以及心理双方面的适应机制,毕竟"睡觉"这个词语现在已经被他身旁这个盯着电视机屏幕的男人赋予了新的内涵......
"啊,我们睡觉吧!"宋天理从沙发上起身。
"哦,我们再看一会儿电视吧。"时间是能拖延就拖延的好。
"不行,明天要上班,不按时休息是不对的!"宋天理一本正经地教育道。
叶梦生关掉电视,磨磨蹭蹭地离开沙发。
"快点儿过来,早睡早起才是好孩子!"
叶梦生满脸黑线,怎么倒像他是个不听话孩子,这白痴倒成了他的监护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