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亲亲老爸的情事 夜樱月影

亲亲老爸的情事 夜樱月影

时间: 2017-04-15 23:10:21
-若文篇-
夜幕降临,灯火通明,街上的人潮来来往往。夏天已经快要过去,现在算是仲夏了吧,但天气还是那么燥热,热得人心烦,心慌。
我一个人走在拥挤的街上,看着各行其道的人们,心中竟有了一丝惆怅,一分失落与莫名的寂寞,早该习惯的啊。自从和雨离婚已有4年了吧,想想当初允希12岁,允恒才10岁,本来允希跟着雨,允恒跟着我,可是年幼的允恒离不开妈咪和姐姐,只好让2个孩子都跟着她,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充满大家回忆的大房子里生活。想想自从那以后,我过的都是什么生活?天天都是家,公司,公司,家的两点一线,去超市都嫌烦,一个人稀饭,面条什么的凑合着吃(夜:迟早会胃出血翘辫子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下了班,还经常被老板叫着拉着去陪客户吃饭应酬。偶尔和朋友聚聚,打一下牙击,一个人就这么过了,还真他妈的该死丫!一个三十四的男人居然这样混的?!越想越气,越想越恼,我一冲动,进了街边的一个酒吧。
里面好暗好闷,一如我的心情一般,我坐到吧台前,点了一杯过客,举到口边一仰而尽,烈,好烈,喝得太快,害我丢脸地猛咳嗽,酒保轻笑出声,拍拍我的背:"拜托,老哥你以为这是白开水还是小孩子喝果汁啊?!你还好吧?"
"没,没事,再给我一杯!"我把见底的酒杯递给他,"豪爽"地说,其实我已经发觉自己的胃开始不舒服了,我早知道自己的酒品一向不好,一喝就会犯错,记得当年就是因为酒后乱性,和正在交往的雨那个了。。。(夜:原来如此,和着她的寂寞他的冲动,BABY就降生了,汗)才18岁就奉子结婚,啊,该死的我干嘛又想起这种事了啊!喝,继续喝,管他的(唉,我还真不是普通地"自虐"丫)!
"呵呵。。。你喝得也太猛了吧?!会醉的哦!"我已经喝得不知天南地北,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又多了一个人,直到他为边喝边猛咳的我拍背,很温柔的说。
我抬头看着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2个他(夜:笨,那是因为你醉了!还喝??)但是我看到的人还真的是很帅,坐在椅子上就能看出比我高,肯定在一百八十五以上了(好呕,我才一百七十五,连这也欺负我!)他看起来比我也要壮(一天瞎混瞎吃的我真的越来越瘦了),我很难看清他的脸,不过,我知道,他一定很帅(男人的直觉有时也很准的)。是个好男人吧,被他轻轻拍拍背,真的会舒服一些哦,要谢谢他哦。
* * * * * * * * * 
-维烨篇-
我没有见过像他那么傻的人,我已经记不得是在什么情况下来到酒吧的,只记得我一在吧台前坐下就看到身边的人在不停地大口大口喝酒,但他一定很不会喝,因为他几乎每喝一口就会猛咳一次看着他就这样喝了又咳,咳了又喝地反反复复,我不禁失笑,这人真不是普通的自虐啊。
"呵呵。。。你喝得也太猛了吧?!会醉的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当我发觉时,手已经轻抚上他的背,看不过去地帮他顺顺气,让他好过些。
"谢谢!不过我还没有醉哦!"他抬起头,对我如是说。我这才看清他的脸,猜不出他有多大,他有张好看的娃娃脸,几杯烈酒让他的脸变得绯红的,一双眼睛也蒙上一层水雾,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咧着红润的嘴笑得好不开心。没有醉?通常来说,凡是酒醉的人都会矢口否认,他们会一口咬定:"没醉,绝对没醉!"然后继续努力灌。所以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和他们争,反正最后一定是他赢,而你一定会被他的耍赖气得想揍人,想吐血,所以我只有看着他继续灌丫灌,毕竟我是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管他的。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他放下杯子歪着头瞪着眼看着我。
"我。。。"
"哦,我还没有告诉你对不对,我叫韩若文,三十四岁,你呢,你呢?"没等我开口,他抢了我的话,看来喝醉的人真的是很多话丫!啊,他真的有三十四吗?只比我小了四岁,真是不像,他真的是有张会骗人的娃娃脸哪。
"我叫殷维烨。"他想要和我聊聊的样子,我啜了口伏特加,又转过头看着他。
"殷维烨,维烨,对吧,我念对了的吧?维烨,呵呵。。。我记住了哦,我很强对吧?"念着念着便伸出双手拍拍我的脸,"是有弹性的哦!好好玩!呵呵。。。"他好象找到玩具一样,又捏又摸,笑得好不开心。
"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他没有停,只是憨憨地点点头。一般来说,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脸又捏又摸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但如果是几个男孩,那可以说是闹着玩,可是,再怎么说,我和他都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那看起来就会觉得怪怪的了,好象很暧昧的样子。但他却是一点都不在意样子(夜:废话,喝醉了的人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哦)。奇怪的是,对于他那双"侵犯"我俊脸的双手,我并没有觉得什么讨厌之类的,只是有些茫然,有些想笑。看来,这是比酒更能吸引他的事情。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觉得高兴呢?"
"因为你跟我说话,跟我聊天了啊。"他停下来看着我,用一双朦胧的眼睛瞅着我。他真的是很可爱的,我知道,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人,尤其是他这个三十四的男人,可是,为什么呢?不管是他的笑还是他迷糊的眼睛,都让人觉得他真是可爱得紧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坐在这里陪着一个男人说话,还是个醉到傻笑了的大男人。我不是来这酒吧喝酒放纵的吗?我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再次看向拉着我的衣袖,想要引起我注意的他,是叫韩若文没错。
"你听我说啊,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寂寞!我好寂寞。"他可怜兮兮地吸口气,然后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他这句话着实把我给吓到了,想想,一个寂寞的男人,在深夜的酒吧,对着一个帅帅的看来很多金的男人"媚笑"(夜:喂,别人没有啊,人家只是笑得粉开心粉可爱丫:))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难道说他这是在。。。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是紧张?(不会,都是三十八的人了,怎么会为这种事像个小男孩一样的紧张?)是害怕?(不,这不可怕,而且他那么好看!)期待?(噢,不,决不是!就算他再好看,我也是正常男人的说!!!我在心里反复强调。)
"喂,我跟你说哦,我18岁结婚,被父母赶了出来,然后有了一个女儿,20岁又有了个儿子,22岁熬出了大学,24岁进入大公司开始为家里拼死工作,可是还是30岁就离了婚,开始一个人生活,他们还把我丢在那个一起生活过的大房子5555555555。。。"我没有想到,绝对没有想到韩若文会开始对我讲起他的个人生活,绝对没有想到他讲着讲着便开始呜咽了起来。本来就蒙上水雾的眼这下可变得更是水汪汪了,薄薄的红唇委屈地扁了扁,我无法移开看着他的视线,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他说。
"我因为工作会经常被老板拉去陪客户,那是一定要喝酒的哦,那些人简直不是人,每次都害我喝到头痛得快裂开,胃呕得快烂掉,5555555555。。。"他停下来,吸吸鼻子,抹了抹眼睛,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我忍不住笑着摇摇头,递给他一张手帕,他倒是很自觉地拿着就开始吸鼻子,然后充满感激地看着我,灿然一笑。天,谁来告诉我,他真的是三、十、四、岁的男、人、吗??为什么一个三十四岁的大男人可以这么的可爱?!可以这么让人。。。让人。。。没等我想到答案,他就又开口了。
"你知道什么时候是最惨的吗?就是生病的时候,因为没有人来看你照顾你,你要自己起来做饭,收拾,运气不好的话,家里没有的还要去药店买药。再倒霉一点,你就会难过得晕倒,如果在街上会有人送你去医院,如果在家,那就会在地板上昏睡到醒为止,5555555555。。。"韩若文说得戚戚惨惨兮兮,哭得更是唏哩糊涂的,最后终于倒在我胸前像个孩子般地抽泣。我知道,这样的姿势,这样的情景很奇怪很暧昧,我也知道周围的人都注意到我们这边,都奇怪地看着我们,但是,我根本没有办法放开他,丢下他不管,因为我知道他在我胸前小声地说着好温暖好舒服,我知道他用小狗般的眼神看着我,所以我无法弃他于不顾,所以我只是轻拥着他,丢了张大钞在吧台上,带着他慢慢走出了酒吧。
"啊,我,你,我。。。"突然,韩若文从我怀里猛抬起头,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袖,定定地看着我,有些激动地说。我无法否认,看到他泪痕未干的脸,看到他红红的双眼时我的心狠狠地悸动了一下,他这是?(夜:色老头,你在想什么丫,嗯嗯?!)
"噁~~~~~~~~~我,我想吐!"就在我还在莫名心动的时候,丢出了爆炸性的一句。没等我反应过来,随着他噁的一声,悲剧发生了,我已经可以想象身上这件亚曼尼的惨样了。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韩若文有些心虚有些无措地看着我喃喃道,刚刚干了的双眼又开始"泛水"。看来他还没有彻底醉掉,至少还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我苦笑。我没有办法生气,或者说我一点都不想对他生气,更不想责难他。
"算了,脏得不是很严重,还能洗。我先送你回去。"我不知道是不是今晚中了邪,居然做到了这一步,不过,现在让他自己回家,一定是让人给买了还笑着说谢谢的,所以,我就好人做到底,反正我也闲,当是积德、积德,就是这样,就只是这样的!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待续)


2

-若文篇-
好痛,我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头痛到不行,痛得快要裂掉,"啊,该死的~~~~~~~"我抱着头大叫一声,可是我忘了宿醉的人就该快快吃解酒药,乖乖躺在床上安静地休息,但是我却。。。所以只听房间里又一声惨叫,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是的,混蛋,这次我不小心就滚下了床重重摔在了地上。
透过一双朦胧的睡眼,我努力看清眼前的事物,啊,对嘛,这是我的房间没错,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呢?啊,对了,我昨天不是去了酒吧的吗?那又怎么回家的呢?
本来就有低血压的我因为宿醉,现在头脑里嗡嗡直响。乱得像一团糨糊,完全无法思考。
我站起身,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换好衣裤(手脚都不听使唤的感觉真糟糕啊!)揉揉一头黑发,晃进了厨房,冲了一杯热牛奶,嗯,,早上一杯热牛奶真是通体舒畅啊!我混沌的头脑也逐渐清醒,开始努力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是有去酒吧喝酒,而且喝了很多,然后呢,然后,然后。。。啊,对了,我记得我有和一个男人聊天(嗯,为什么是男人呢?),聊天聊天,接着。。。嗯,我好象做错了一件事,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呢?算了, 记不起来了,跳过跳过。再来他把我带上了车,然后我就不记得了,这下真的不知道了。啊,这么说的话一定是他把我送回家的,他真是个很好的人丫(夜樱月影:你一定就是被骗或是引盗入室还在傻笑的那种人)。可是他是谁呢,陪我聊了一晚上的人,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只隐约记得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只隐约记得带我上车时搂着我的手很有力,让人很有安全感,只隐约记得他身上有种淡淡的,属于男人的气味,夹杂着烟草香和古龙水的气味。啊,天哪,韩若文,你在想什么丫。你是太寂寞了,所以对陌生男人也犯花痴吗?我苦笑着对自己摇摇头。
"铃--"突然响起的电话铃阻止我继续想下去。
"喂,我是韩若文。"
"喂,老爸,你搞什么啊,昨天我们给你打电话打到快半夜一点,你都还没有回家,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丫!"耳边传来一阵低吼,完全让我插不上嘴,我一听便知道是我家那个火暴急噪的韩允恒。
"笨恒,你干嘛对老爸那么凶啊。"呵呵。。。一定是允希在那边骂那个凶巴巴的小子了。
"那是因为。。。"
"把电话给我,我来讲。"话筒那边马上传来允希好听的声音,"喂,老爸,最近还好吗?"
"我丫,还行吧。"我就知道还是允希最关心我了。
"是吗?快乐得你都乐不思蜀了吧。"啊,相较于允恒的火暴急噪,允希最会冷静地讽刺人啦。
"啊,允希,不是这样的,我昨天心情不太好。。。"我知道一定会被骂。
"然后呢?"果然,简单的三个字就充满了火气。
"然后,然后我去喝了一点点酒。"我小心翼翼地说。
"一点点?"
"啊,几杯啦。"我苦笑道。
"然后醉到不行,忘了时间,忘了要回家,还是别人好心地把你送回来,接着就一片空白,一觉睡到天亮?"
"啊,你这么知道,允希你好聪明啊。"居然全被说中了,我傻傻地笑道。
"白痴老爸,你会做出什么事,我还会不知道吗?看来把你一个人放爱那边是不行的,我和允恒已经决定从明天起就搬过来和你住。"
"什么?你刚才有说什么吗?"我一时无法理解她的意思,试探地问道。
"对,我说明天起我和允恒就要搬来你这边,怎么,你不欢迎?"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要搬过来呢?"出什么事了吗?
"妈咪她要再婚了,那边好象也有孩子。"
"雨她不要你们了吗?"那我的两个孩子不是很可怜吗?
"妈咪怎么可能不要我们,只是我们不想给妈咪添麻烦。"
"所以你们决定搬过来给我添麻烦了。"哦,原来是这样。
"你,你这个笨蛋老爸,我们是想搬过来照顾你!"不知道为什么,允希就算再冷静,有时面对我也会气得大叫跳脚,我真的是很笨吗?
"这样吗,好是好,可是我。。。"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们就过来,老爸,为了你好,我要挂电话罗,拜拜。啊,你最好看看时间。"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的声音我才明白对话已经结束。时间?我反射地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天,七点五十分了,这下可惨了,铁定会迟到的,啊,我记得昨天万协理有今天信息部新的部门经理会来上班,该死的,抓上外套,我飞快地跑出了家门。
当我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冲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十分了,万协理正在为大家介绍新经理,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我,噢,该死,我只有对大家尴尬一笑,红着脸不住地低头道歉:"对不起,很抱歉。"
"你迟到了十分钟。"耳边传来一道促狭的声音。
我愣愣地抬起头,眼前这男人少说也有一百八十五公分,深刻的五官,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以及性感的双唇,不管怎么看,都是让我羡慕不已的类型。
"对你的上司你还满意吗?"感受到我直直打量的目光,他轻笑着问道。
"啊,对不起。"韩若文,你还要多丢脸才算啊,我在心里暗骂自己。
"若文,这是我们部门新来的经理殷维烨,经理,这是韩若文,是非常能干的哦。"万协理朝我使个眼色,"若文,快去工作。"向经理点点头,我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
"若文,好难得哦,你居然迟到了。"
"对丫,你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什么,若文,你出了事吗?"
"若文,你还还好吧?你出了事的话我会很伤心的哦!"。。。
逃过经理的责问,却又要面对这群年轻同事的询问,对于他们过度的关心,我真有些招架不住,笑着摇摇头,我连忙说着"没事没事"。
* * * * * * * * * * * * * *
-维烨篇-
"对不起,我迟到了。"循声望向办公室门口,我看到了那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人--韩若文,也是让我从今天早上起心情就相当好的原因。
对于能在这里见到他,我没有太多的惊讶。昨天晚上送他回家时,看见床上和桌上摆着些文件,当我无意中发现文件上写着公司部门的名字时,我就觉得这世界真小真巧,看着安然入睡的他那张孩子气的睡脸,我开始对以后可以和他一起工作的事感到莫名的高兴。
"你迟到了十分钟。"看看大口大口喘气,又不住道歉的他,我知道迟到一定是因为昨晚的宿醉,而且我私心里也不想责难他,所以只是看着表对他笑道。
他抬起头愣愣地看着我,相较于昨晚危险动人的脸,现在呆呆看着我的表情也让人觉得非常的可爱。我知道他一定不记得昨晚的事了,从他眼里透出的陌生就能发现,虽然知道这不能怪他,他昨晚确实醉得不轻,但是对于他根本不记得我的事,我还是有些不舒服。
"对你的上司你还满意吗?"有些吃不消他直勾勾看着我的坦率眼神,我失笑地问。
"啊,对不起。"他马上就不好意思地底下头向我道歉。
"若文,这是我们部门新来的经理殷维烨,经理,这是韩若文,是非常能干的哦。"万轲很体贴地就转开了话题。
他又抬起头,对我礼貌地一笑,我一点都不喜欢他这么笑,太过公事化,太过疏远的笑,还是昨晚那个像小狗一样天真的笑比较可爱,我在心里想。
"若文,快去工作。"我没有忽略万轲对韩若文使的眼神,也没有忽略他回到作座位后,其他同事对他的关心。
"你们似乎都很喜欢他,很保护他的样子啊,万协理?"
"啊,这个,经理啊,因为我们信息部几乎全都是年轻的职员,而若文他虽然算是前辈而且工作又很出色,却没有什么架子,对大家都非常好,只要是你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帮你,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关心他啦。"
"就是说他是个好好先生罗?"
"也不是,他也不是任人予求,如果你惹他生气了的话,那你会就知道什么是倔强固执了,他虽然不会把你整回来或是报复你,但是绝对不会让你觉得好受的,呵呵。。。"
"这样啊。"看来他真的是坦率简单的可爱的家伙啊,我期待与他的共事。想着想着,就不禁轻笑出声。
"经理,你。。。"万轲不明白地看着我。
"啊,只是觉得韩若文是个不错的人。"
"啊,是这样的啊,他。。。"万轲后来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到,我看到的就只是韩若文对那些同事们露出的笑脸(为什么他可以对那些家伙露出发自真心的笑脸,对我却笑得那么生疏),听到的就是他慌张解释的声音(被那群啰唆又多事的家伙缠着也很烦吧),脑中回想起的是他昨晚上车后靠在我肩上一边轻轻抽泣嘴里还一边小声嘀咕,然后又沉沉入睡的情景(我那时就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差点就控制不住地吻上他白净的额头)。仿佛感觉到我的视线,他转过头对我点点头,对我一笑。虽然那只是共事化的一笑,却也让我觉得心"咚"得一跳,啊,我这是怎么了,中邪了发神经,还是寂寞难耐?努力控制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我快步走进经理办公室,重重关上了门,把他的笑声关在门外,把他僵掉的笑脸关在门外,把大家诧异的目光关在门外,把一切都关在了门外。

 


3

-若文篇-
我知道,新经理殷维烨一定是生气了。昨天早上我因为宿醉又接到允希的电话而迟到五分钟,被经理逮个正着;傻傻地对着经理直看;上班时想着想着允希,允恒的事就开始发呆,所以我想他对我一定不满极了,不然他不会在我对他礼貌一笑时,甩也不甩我就气冲冲地冲进了经理办公室还重重地甩上了门;不然他不会在我发呆回过神时发现他拉开了百叶窗正透过经理办公室的玻璃窗皱着眉看我。我也知道如果我今天请假一天,他对我的印象又会大打折扣,但是我没有办法,为了要搬过来和我一起生活的允希和允恒,所以我只有借口生病请了一天的假。我就这样发着呆,直到听到门铃响了起来,我条件反射地度到玄关开了门,等我回过神时,才发现一个黑影朝我扑过来。
"啊,老爸丫,你在干什么呢?我一直按门铃你都不来开门,让我们等了好久耶!"紧紧抱着我的人没等我开口就开始埋怨起来。
我轻笑出来,一手回抱他,一手轻揉他一头软软的黑发
"允恒--"我低头看着怀里小小的允恒,看到一张和雨极像的可爱的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巧的翘鼻子上有几颗淡淡的雀斑,更显出他的可爱顽皮,咧开红红的嘴大笑着,露出他白白的小虎牙。
"你长大了,允恒,越来越可爱了。"我欣喜地笑道。
"老爸,我好想你哦,你又不常常给我们打电话,你好过分啊!"说着,不满地瞪着我。
"好了啦,笨恒,你先放开老爸,让别人帮我们把东西搬进来啊。"紧抱着我的允恒被一把拉开,接着我看到允希那张漂亮的脸:"老爸,以后请多多指教罗!"笑着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到他们的笑脸,我仿佛感到了家庭的温馨,心溢满了幸福。
和他们一起布置房间,一起享用晚餐,洗了澡一起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吃着零食,聊着天,啊,好久了,好久没有这么棒的感觉了,我笑着,大笑着,狂笑着。

"老爸,老爸~~~~~~~"
"嗯~~~~~~~~~~"我似乎好象隐约听到有人在睡梦中这么叫着我。
"老爸,快点起床哦!"啊,我确实听到有人在耳边叫着我,我努力睁开眼睛,一束强烈的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近来,照着我的眼睛。
"嗯 ,好想睡。"我揉着想要睁开却又不由自主要闭上的双眼。
"老爸,早安。虽然很不忍心叫醒睡得正香的你,但是我得提醒你,现在已经七点三十分了哦。"我恍惚觉得允希给了我一个早安之吻,然后用她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
"哦,七点三十分了,七点三十分。。。什么,七点三十分了?!"我猛地回过神,允希微笑着点点头:"对啊,已经七点三十分了。"
"该死!"我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匆匆洗漱完毕,喝了一口牛奶,抢过允恒手中的面包,给了允希允恒一个拥抱,顾不得在身后哇哇大叫的允恒便冲出了家门。
"呼,为什么这两天老是这么狼狈呢?!"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电梯关上的前一秒冲了进去。
"唔,痛!"冲得太猛的我失去重心,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前倾,扑进了一个宽宽的胸膛,我吃痛地揉揉发红的鼻子,手本能地抵在那个胸膛上。
"呵呵。。。"我听到电梯里另外两人发出了闷笑声,啊,好丢脸丫。不但和没有形象的地从车站一路狂奔到公司,挤进电梯,这下又重重地撞上了别人,为什么我就老出状况呢?
"没事吧,韩若文?"一道沉稳而又略带笑意的声音从我上放传来,一双有力的手扶住我的腰,稳住我前倾的身体。
"啊,没事,真是对不起啊。"我尴尬地抬起头,陪笑着道歉。
"啊,经理!"我现在才知道一个人倒霉的时候真的可以这么惨!当我对上殷维烨那双细长深邃的眼睛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经理,我真的很抱歉,我刚才没有注意到,所以不小心撞到了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我红着脸,有些语无伦次地重复着,谁不好撞,为什么偏偏撞上了经理呢!
"呵呵。。。好了。"对于我的慌张,殷维烨失笑:"不要再道歉了,我没有生气啊。"他用一只手轻揉我的短发,宠溺地对我笑着。宠溺?
"呃?"我和他似乎都被这有些亲昵的动作给吓到,我愣愣地看着他,为什么他可以那么自然地,好象是理所应当地对我做出那么亲密的动作呢?而我为什么没有一点的反感,反而觉得,觉得很舒服,很亲切呢?
他也愣愣地看着我,对于自己的举动也觉得很吃惊,他没有拿开手,我们忘了电梯里还有两个人站着,我们两个人就这样看着,站着。
"铛--"
"哟,经理,若文,一大早就这么亲热啊?"
"哈哈。。。好暧昧啊,两位‘大叔'!"电梯门打开了,信息部的段水泽和封云走了进来,被他们这一坏心的调侃,我才注意到,殷维烨还就着刚才的姿势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抚着我的头,而我竟然就这样靠在一个男人怀里,一个前天才认识的男人的怀里,手还抵在他胸前。我,这样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真的恨不得马上人间蒸发或是立刻消失掉,可是却只有僵在那里,我。。。
"呵呵。。。对嘛,我昨天就觉得若文他好可爱,可惜我比你们晚一步来信息部,所以我正在努力和若文联络感情哦,怎么,和羡慕吗?"殷维烨笑得好不开心,一点没有我的尴尬,不自在,毫不在意说着,还紧了紧搂着我的手。
"啊,真的吗,‘大叔'你怎么可以抢先呢?若文不能被你抢走了!"水泽看看他,又看看我,然后一脸认真地说着。啊,天哪,他们不知道我们现在还在电梯里吗?难道他们不知道什么叫难堪,什么叫不好意思吗?难道他们就一点不在意别人吗?他们可以不在意,可是我会啊!我敢打赌我的脸已经红得快发烧,快不行了!
"什么大叔啊臭小子!"殷维烨笑骂着,终于放开我的手狠狠敲了下水泽的头。他一放开我,我马上退到了电梯的角落,水泽张嘴还想说什么,见我这举动便住了嘴,让我好好松了口气。电梯一层层地停停走走,人进来了又出去,电梯里越来越挤,本来就在角落的我更是被挤得几乎没有站立的空间。
"铛--"电梯门打开,我抬头一看,啊,25层了,到了。殷维烨,水泽和封云都走了出去,我试着想要挤出去,可是,几乎连一步都跨不出去。外面的人不断地挤进来,里面为了腾出空间的人更是往角落里挤。
"借过!"我努力地想要排开前面的人出去,眼看电梯门马上要关上了,"等一下!"我着急地叫着。
电梯门没有关上,电梯也没有再往上行,我只看见有两只手轻松抵住了电梯门,往两旁打开,接着我看到了殷维烨,他站在电梯前,一只手挡着电梯门,然后对着还在电梯里面的我伸进来一只手,"过来,若文。"
"呃?"我一时愣住了,然后心在一瞬间开始狂跳,好帅,他这样的男人真的好帅啊!啊,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