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我只是情人 尤雅娜

我只是情人 尤雅娜

时间: 2017-04-17 13:16:02
作者:尤雅娜
邮箱地址:duanjin_cao@163.com


1
一年了,从被那个人包养,做他的情人到今天整整一年了。明天起他就是个完全自由的人了,因为合约只有一年。楼丰颜环视着这个禁锢他一年的地方--一套高级公寓,即将获得自由的喜悦,无法压抑的从心底升起一路攀上他白晰的脸,展露出笑容。
展烈昂,28岁。一个在商界有着帝王之称的男人,也是包养他的人。说真的,楼丰颜一直不明白像展烈昂那么优秀、出众的人为什么会包养他,因为他实在太平凡。不是楼丰颜妄自菲薄,而是他非常的了解自己。通常能被人包养的人至少要有让人一见难忘的美貌,而这个正是楼丰颜没有的。平凡的五官组合成一张再平凡不过的脸,怎么看也和"美貌"二字扯不上关系,唯一算得上优点的,就是他的皮肤白晰,而且比一般人要来得细腻。当然,展烈昂的情人并不只他一个,还都是些美貌与气质兼备的大美女,正因为这样,才让楼丰颜更对展烈昂包养他这个平凡无奇的男人感到奇怪。楼丰颜也曾问过展烈昂原因,而展烈昂只是看着他,然后将他拖入激情的漩涡,使他无法思考。
楼丰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他根本什么也没看进去,而是回想起过去一年的点点滴滴,从每一次共进晚餐到每一次共度的激情之夜,楼丰颜惊奇的发现,他竟然记得这一年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特别是他和展烈昂想遇的那个夜晚。


一年前
"楼先生,你母亲的病情又恶化了,如果再不做手术,恐怕活不过两个月。"说话的是楼丰颜母亲的主治医生,语气中带着职业化的同情[自由自在]。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直接听到医生说出来时,还是让楼丰颜白了一张小脸:"手术后,我母亲能好起来吗?"祁翼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医生看着眼前纤弱的青年突然有些不忍,却也无法反抗事实:"我不想骗你,就算手术成功了,你母亲也只能再多活半年。"

"半年...半年..."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垂着头,楼丰颜的嘴里低喃着,良久。就在医生以为他要放弃时,楼丰颜缓缓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绝然:"请安排手术的时间吧。"

看着楼丰颜,医生反而有些犹豫了。就像他了解楼丰颜母亲的病情一样,他也非常了解楼丰颜的经济状况。每个月花在他母亲身上的医药费已经让楼丰颜拙襟见肘,而手术的费用非常庞大。有些迟疑的天口道:"那么...手术费..."

"多少?"

"50万"

"我明天给你。"
"魑魅"是一家拥有严格会员制度的高级俱乐部,而就在半个月前楼丰颜知道了它的另一个面貌-红馆,也就是为人提供各种服务的地方[自由自在]。

为了支付母亲的医疗费,楼丰颜除了一份正职外还同时做着三份兼职,其中一份是在一家咖啡厅里做男招待。半个月前,咖啡厅里来了一位很漂亮的客人,那个客人长得真的很美,一进门就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楼丰颜礼貌的为他送上咖啡正想离开,突然被那人拉住。

"我有一份工作薪水很高,想不想试试?"客人问道。

"那得看工作的内容是什么。"楼丰颜虽然很缺钱,但并不傻。

"牛郎!"简单而直白的说法,让楼丰颜红了脸,气红了脸。将拳头背在身后握了握,强忍
住揍人的冲动,楼丰颜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恐怕我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我的话你也许不喜欢听,但是我觉得你很适合..."那人正想继续游说时发现楼丰颜的脸开始由红转青便闭了口,只是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塞到他手里说,如果楼丰颜改变主意了就拿着这张名片去一家叫"魑魅"的倶乐部找他,他叫亦君[自由自在]。

看着名片楼丰颜只是冷冷一笑,心想无论有多缺钱也不会把自己给卖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名片没有被丢掉。


站在"魑魅"的门口,楼丰颜自嘲的撇撇嘴:"当时没将名片丢掉是不是我早就知道我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啊!"

将名片递给门卫,说要找名片中的人。门卫看了一眼就将楼丰颜带了进去。不一会,楼丰颜被带到一间办公室门口,那门卫敲了敲了门,又将名片还给楼丰颜便离开。

"请进。"里面的人应道。

推开门,楼丰颜就看到亦君、"魑魅"的老板坐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旁。

看到走进来的人是楼丰颜时,亦君的脸上泛出了一抹笑容。

楼丰颜可以对天发誓,那绝对是一种猎人看到猎物自投罗网时才会有的胜利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到这来,但现实已不容他后悔[自由自在]。

亦君笑着迎向他道:"你决定到我这工作了吗?太好了,你不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的。这里的工作性质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们就谈谈薪水的问题吧。我这薪水没有底限,每当有客人指名要你时,俱乐部会抽取30%的拥金,剩下的全归你,你可以每周结薪也可以每月结薪。还有,我这里最好的一点就是,俱乐部里所有的会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所以绝对没有不良嗜好。"

亦君兴冲冲的一口气说完,才发现楼丰颜从进门开始就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静静的站着。这让亦君感到有点尴尬。

"咳!"轻咳一声,亦君有点尴尬的问道:"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50万!"

"哎??"

"我要50万,现在就要。就当是我先预支了薪水。我白天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上班,每晚会在这里工作,直到还完这笔钱。"楼丰颜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亦君看了楼丰颜一会问道:"能告诉我你要钱的原因吗?"

"我需要钱。"楼丰颜不想多说什么去博取别人的同情,甚至他还很怀疑眼前这个叫亦君的男人是不是有同情这一种情感存在。

"还真是句废话啊!就不信我逼不出你的真话。"亦君在心里想着,于是说道:"我这里是不预支薪水的,你的要求恐怕......。"

"那么,就当我是借吧,你可以算利息。"楼丰颜有些急了。

"可是,我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借钱给你吧,这50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楼丰颜有些无奈的发现眼前的男人纯粹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才会这样一再推拖。看来不说实话是得不到钱了。"我母亲病了,需要50万元的手术费。"

知道了真相亦君也没再说什么,爽快的给了楼丰颜50万元,并和他签立工作合同。

楼丰颜离开后,从办公室的里间走出了一个男人,俊美而邪。

"你到底想干什么?那样一个人不适合呆在‘魑魅'里的。"男人靠在办公桌上问着亦君。

"怎么这么说,我觉得他很合适啊!!"亦君单手支着形状完美的下额,嘴角又泛起了笑容[自由自在]。

"哼!他太干净了,那么干净的一个人,怎么能在‘魑魅'里生存。你,又再玩什么花样?"男人托起亦君的脸,直直的看进亦君的眼里。

"知道莲花吗?"亦君打掉男人的手,继续说道:"美丽高洁的莲花,是生长在污泥里的。而越是污秽的泥就越是能开出洁白无瑕的莲花。"

"你就不怕他还没开花就先凋谢了。"男人甩甩被打到的手,显然那一下很重。

"那就要看他自己了,是在污泥中绽放成为世人瞩目的白莲,还是凋谢了成为污泥的养份。"亦君笑得像一个正在等待花儿成长的种花人[自由自在]。

男人看着亦君绝美的脸,突然心中一动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亦君问道。

"就赌楼丰颜是开花,还是成养份。而赌注则是输的一方要答应赢的一方一个要求。"男人说着,脸上露出了邪的笑容。

看着男人的笑容,亦君知道他一定在打什么主意,但因为也觉得有趣就答应了,不过:"不许插手要让他自己去成长,否则就算输了。"亦君笑着说出了赌约的限制。

"成交!"
金钱的魅力真的很大,楼丰颜早上把钱送到医院,下午,楼丰颜的母亲就进了手术室。经过近十个小时的焦急等待,手术终于完成了。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只要不引发迸发症,楼丰颜的母亲也许能活得更久。

坐在床边,淡淡的月光洒在母亲的脸上,十分安祥。这一刻,楼丰颜觉得一切都值了。

 

展烈昂今天觉得很无聊,便决定到"魑魅"去猎艳。因为和"魑魅"的老板亦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所以对他的眼光很放心,能被亦君招览进"魑魅"的都是上品,自己现任的情人中就有几个曾是"魑魅"的红牌。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高级的红酒,怀里搂着个极美的女人,眼睛却一直盯着角落里一个清雅的身影。展烈昂一进门就看到他了,他坐在混暗的角落里喝着酒,看不清样貌却意外的吸引展烈昂的视线。开始时展烈昂以为他是"魑魅"的客人,还在感叹有着那样清雅气质的人也会来光顾"魑魅",可见这的品味有多高。却突然发现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的竟然是商界的名门千金"董氏"的二小姐,才知道原来他也是"魑魅"的人。一股怒意涌上心头,这很让展烈昂不解,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可展烈昂就是不高兴。当看到董二小姐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时,不满的情绪达到顶点。推开身上的女人,大步向他走去[自由自在]。

楼丰颜觉得自己很幸运,工作两个月了他所陪伴的客人都是些温柔的女性。她们出手大方,常常给他大笔的小费,这让他可以早一些还完那笔钱。他本来以为凭自己的长像不会有很多的工作,没想到从第一天开始就不断的有人指名买他出场。第一个买他的是一个很有钱的年轻寡妇,美丽而温柔。对他也很好,连续买了他一周却只是一起吃吃饭,散散步。后来女人知道了楼丰颜母亲的事,很感动就想帮他还债。楼丰颜拒绝了,他认为自已攒钱还债,最多卖给"魑魅"一两年,如果这个女人替他还了债,就等于把自己卖给那女人一辈子。知道他的想法,女人很温柔的笑了。当天晚上楼丰颜主动的抱了她,第二天早上,却发现女人留下一封信走了。女人在信里说,她很爱自己的丈夫,不想背叛他。但再呆下去,她一定会爱上楼丰颜的,所以她走了。女人的事让楼丰颜觉得会到"魑魅"来的人,其实都很寂寞,这让楼丰颜对那些买他的女人多了几分怜惜。就是这几分怜惜,让那些女人对他如痴如醉,上次买他的女人甚至说要嫁给他。

今天买他的是一个小姑娘,只有18岁。开始时女孩很凶,她是来兴师问罪的,说他勾引了她姐姐,让她姐姐放弃大好姻缘而要他这个牛郎。楼丰颜发现女孩只是很崇拜姐姐,在她心里姐姐就好像天上的仙子一样完美。楼丰颜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竟让她变得温驯起来,甚至改变立场说要支持姐姐,让他做她的姐夫。女孩率性而直接,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撒娇的偷得一吻便离开。

女孩的身影刚消失,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隐含着怒意:"董氏的二小姐不是你碰得起的人。"

抬起头的瞬间,楼丰颜看到了帝王。英俊似雕刻般的脸、伟岸的身躯,高贵与霸气完美的结合于一体,仿佛从古书中走出的王者。"这个人是小姑娘的男朋友吧。还真是个幸运的小丫头啊。"楼丰颜如是想着。

在楼丰颜胡乱想着时,展烈昂也在打量他。并不出色的五官却因为那清雅的气质而显得出众。就算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也很容易引人注意。这样的人在"魑魅"是很危险的,在被客人觊觎的同时也会成为同行忌恨的对象。"他应该被好好的珍藏,被我珍藏。"

"你叫什么?"展烈昂问。

"楼丰颜。"

"我叫展烈昂,记住我的名字。"

"为什么要我记住你的名字?"楼丰颜奇怪的问。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情人。"帝王狂妄的决定一切。

楼丰颜呆了呆说道:"你不是董小姐的男朋友吗?(娜语:这是你自己认为的)而且,我是个男的。[自由自在]"

"我和那小丫头没关系,我也很清楚你的性别。"展烈昂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说出这么那么蠢的话。

楼丰颜愕然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竟然要一个大男人做他的情人,难到他是同性恋?

"我不是同性恋。"楼丰颜道。

"我也不是。"

"那你...."

"你是在这卖的吧,那么我买你。"一句话将楼丰颜堵死。

虽然展烈昂说的是事实,但楼丰颜并不想将自己卖给一个男人,就算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也还是希望能越晚越好。正在这时一陈铃声响起,楼丰颜接起电话。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只见楼丰颜的脸一下子苍白得可怕,站起身就往外冲,却被展烈昂一把抓住。

"放开我!!"拼了命的挣扎,却被展烈昂抱得更紧。

"你怎么了?"看到楼丰颜苍白的脸不由得问道。

"你想怎么样都随你,放开我,我要去医院!!!"慌乱的楼丰颜一心只想着离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

"我送你去。"得到想要的,展烈昂慷慨的说道。


一路狂飚至医院,终究还是迟了。看着医生将白单盖在母亲身上,楼丰颜全身发软跌坐在地。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没有印像,混混愕愕的。当展烈昂告诉他母亲的后事已经办妥时已是三天后了。看着母亲的墓碑,楼丰颜终于哭了,泪水无法节制的往下落。哭累了睡在展烈昂怀里。

5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极具个性的装饰,再再显示着居住者那狂傲、覇道的性格。
"你醒了。"

听到声音,楼丰颜知道房间的主人是谁了。

"做为情人,能躺在我的床上,你还是第一个。"展烈昂的语气间明显透露着‘这是你的荣兴'。

还没从母亲去逝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就被展烈昂一句‘情人'震得七昏八素。楼丰颜睁大双眼茫然的看着他[自由自在]。

"怎么,忘了自己的承诺了吗?"展烈昂坐到床边俯视着楼丰颜,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现在的楼丰颜看上去非常诱人,睡皱的衬衣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一半混圆的肩头,白晳的脸衬托出双唇的红润,因为刚刚睡醒神情间带着几分迷茫几分庸懒。

"承诺??"楼丰颜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展烈昂在说什么。

"三天前,在‘魑魅',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展烈昂好心的提醒着。

其实那时候楼丰颜早就被焦虑和担忧弄得失了分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能十分无辜的看着展烈昂。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大魅力的楼丰颜这一看不打紧,却让展烈昂一股热意直冲脑门差点当场失了冷静。顿了顿,用略显暗哑的声音说道:"不记得没关系,反正你在‘魑魅'里的那笔债我替你还了,从现在起你只要乖乖做我的情人就好了。"说完就扑在了楼丰颜的身上,让还处在失神状态的楼丰颜尽了他身为情人的义务。

说起来,那一夜真的很糟高,第一次抱男人的展烈昂遇到第一次被男人抱的楼丰颜,而后者还有些神志不清,就别提什么配合之类的话了,总之那个乱的..........

第二天醒来,楼丰颜觉得全身都在痛,手脚酸软得连动一下都很难。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天才有所好转,还好这三天里展烈昂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不然楼丰颜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受到照顾的楼丰颜甚至觉得展烈昂这个人还不错,对自己的情人还挺好的。却不知展烈昂也在纳闷一向大牌的自己怎么会那么细心的去照顾别人。

对于既成的事实楼丰颜并不打算反抗什么,但也不愿让自己一辈子就这么活下去。第四天,已经可以行动的楼丰颜立刻找展烈昂谈了自己做情人的期限问题。将自己卖给"魑魅"时楼丰颜相信能在两年内将自己赎出来,所以做展烈昂的情人也一定要有个期限。开始时展烈昂的脸臭臭的,在他的认知里那些情人每个都是紧粘着他不放,使尽混身解数也只为多留他一会儿,这个楼丰颜到好,一开始就和他谈期限,哼!正在生气的展烈昂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爽快的答应了楼丰颜的要求,还拿来一份合约书,就什么口说无凭,要立字为据。楼丰颜没想到做情人还要定合约,看看时间只有一年也就没太多想签了字,正式成了展烈昂的情人。


一阵开门声响起,把楼丰颜从回忆中拉到现实,是展烈昂回来了。这一年里,展烈昂从最先开始时一周来一两次到后来几乎每天都睡在这里,让他那套豪华的别墅只能养养蚊子,这让楼丰颜深深的感到展烈昂有多宠自己,这是楼丰颜一直无法理解的。只是有时展烈昂也会很霸道,例如他硬是逼自己辞了白天的工作,说什么做他的情人还出去工作让他觉得丢脸等等。

一边做着两人的晚餐,一边在想如果展烈昂知道自己要离开了会不会生气,还是等会和他说说吧。

今天,展烈昂的心情很好,晚餐时不停的说着话,让楼丰颜没机会开口。晚餐后正想开口又被展烈昂直接拖上了床,几番云雨,什么力气都耗光了,只想早早去陪周公下棋。楼丰颜忘了要和展烈昂说的话,也没有听到展烈昂在他耳边宣布的事情。

醒来时已经日上三杆,楼丰颜洗漱完毕,拿出早就整理好的行李,将房间的钥匙连同展烈昂给他的几张金卡全都放在桌上,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6

在一间只有15平米的小房间里,楼丰颜坐在桌旁准备吃晚饭,这是他离开展烈昂的第五天。他用自己以前存下的钱租了这间虽然小却一应倶全的房子,房东是个很慈祥的大婶,开的价格很公道。两天前他成功的在一家小公司里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薪水不是很高但也足够养活他自己,最主要的是工作很轻松,只需要泡泡咖啡,印印文件就行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但楼丰颜并不计较什么,能让他彻底摆脱过去灰色的身份,自在的活着就让他很开心了。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这是楼丰颜在这几天才发现的。过去一年他几乎都是和展烈昂一起吃晚饭,所以每次做晚饭时他都会做两人份的。现在虽然离开了,但到做晚饭时,他还是习惯性的做了两个人的份量。叹着气,努力的将两人份的晚餐塞进肚子里,一边吃一边想着展烈昂是何时开始只同他一起吃晚饭的呢?只到吃完他还是没想起来。

一进公司楼丰颜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空气中流动着一种叫诡异的东西。当他走进办公室时,这种感觉更明显了,本来有些吵的办公室突然间就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他,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最多的却是‘怎么会是他'的样子。楼丰颜努力的回想这两天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没什么特别的啊?!实在想不起来,楼丰颜耸耸肩决定把他们丢在脑后(娜语:汗!!怎么写着写着觉得小楼楼有点粗线条了啊!-_-bbb)。正想去茶水间泡杯茶,就被顶头上司告之老板找他,要他立刻去总经理办公室[自由自在]。

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看见老板站在他的办公桌旁,态度恭敬。而他平时坐着的那张真皮的大椅子正坐着另一个人,因为背对着门,楼丰颜看不见那人的样子。

"总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有人想见你。"老板看看楼丰颜,又看看坐在椅子上的人,显得有些紧张。

还没来得急问是谁,椅子就转了过来,一张楼丰颜熟得不能再熟的脸呈现在他面前,展烈昂。吃了一惊的楼丰颜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不想这个动作让正努力保持冷静的展烈昂一下子怒火狂炽,差点将旁边站着的人烧成灰烬,赶紧找个借口远离战区。

本来也想逃的楼丰颜想到展烈昂既然找到他了,就算逃也没有用,何况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去怕他。于是楼丰颜露出淡淡的带着疏离的笑容,礼貌的说道:"展先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你。"

"展先生?你竟然叫我展先生?!!"狂怒的气息由远至近,下一刻已被塞入一个宽厚的胸膛。仿佛要却定他的存在一般,展烈昂大力的搂着他,背好疼。楼丰颜开始挣扎,却被搂得更紧,抬起头,迎上一双冒着熊熊怒火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我才没有!"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没有,那你不声不响的离开是什么回事?"

"合约结束了,我当然要离开。"楼丰颜放弃挣扎,任展烈昂紧紧的搂着。

"合约?!"要知道我们的展家大人早就忘了还有合约这码子事,想了好久才想起来。

"你竟然........"愤怒中带了一丝心伤,抓起楼丰颜的手向外面走去:"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不行,我还要上班。"楼丰颜张口吐出拒绝的话,却忘了王者是不容反抗的。

一出办公室就看见公司老板站在不远处,紧张的看着他们。冷哼一声,展烈昂走到他面前:"给你两个选择,1、解雇楼丰颜;2、准备回家吃老本。"答案只会是1,就这样楼丰颜连反对的余地都没有就展烈昂拖回了那禁锢他一年的牢笼。

刚进门就被展烈昂直接丢在床上,摔得楼丰颜头晕脑涨,还没回过神就被拔光了衣物。巨大的炽热毫无预警的冲进体内。一声惨叫,拼命抗拒着展烈昂的侵袭,却被轻易的制服,楼丰颜只好努力的放松自己以减轻痛楚。

......

从痛苦的欢爱中醒来,楼丰颜愤怒的指责道:"你强暴我!"

"身为情人,满足我是你的义务。"展烈昂赤着上身斜靠在旁边,嘴里叼着烟,表情有些阴霾。

"我已经不是了,我们是签了合约的,已经到期限了。"

"说到合约,当时签字时你都没有好好看过吧,这上面可是说就算到期了,只要我不同意解约,你是无权离开的,否则视同违约。好好看看吧,在附件的条款中明确的指出这点。"说着将一份合同书丢到楼丰颜面前[自由自在]。

楼丰颜拿起合同仔细的看着,果然在附件的三第条中写着"一年期满后,如甲方(指展烈昂)有意续约,则乙方(指楼丰颜)无权单方面解除合约,否则视同违约。"这根本就是一张卖身契。

将楼丰颜手中的合约书抽走,展烈昂以恩赐般的语气说道:"这次我就当你是去休假,不跟你计较,如果敢有下次,我绝不轻饶了你。现在,先来满足我吧!"说着再次将楼丰颜压倒。

一直沉浸在再次失去自由的悲伤里,楼丰颜根本没听到展烈昂说了什么,也更没有发现在展烈昂狂狷的面容下隐藏的淡淡情伤。

夜,还很长!!

7


--------------------------------------------------------------------------------
抱着楼丰颜做了一天一夜,就连他哭着求饶也没有放开,是为了惩罚也是为了却定他的存在。尤自记得,当发现他离开时那灼心的痛。一年前初识的那晚,第一眼就失了心,用近乎强迫的方式将他留在身边。也曾因这异世的恋情而逃避,却终抵不过他的一颦一笑,想好好爱他,想给他世间最美好的一切,我努力了。用尽手段将所有的阻碍一一铲除,只为了能让他光明正大的站在我身旁。一年的努力,我终于成功了,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抱着他无尽欢爱,在幸福的顶端作出爱的宣言"我们结婚吧!"
第二天,他走了[自由自在]。

轻扶上即使在沉睡中也带着疲惫的脸,满腔无法宣泄的爱意竟让一向狂傲的帝王红了眼--─心,好疼!!

身体好重,剧烈的疼痛从身体的深处传遍全身,咆哮着宣布意识的苏醒,却又在不久后再度被拖入更深的黑暗,如此反复,当楼丰颜真正醒来已是四天后。

"你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展烈昂坐在旁边。

喉咙干的要命,火烧般的痛,发不出声音,想要喝水却连手指都抬不起来。正难受得要命,一杯冰水送到嘴边,一口气灌下总算好过了点。看向一旁的展烈昂,发现他憔悴了不少,心里有个地方微微的痛起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助理?"楼丰颜诧异的看着展烈昂。

"嗯,我的私人助理。"展烈昂坐在桌旁平静的宣布着。

"为什么要我?"一向不喜他抛头露脸的展烈昂竟主动要求他去做他的助理,这让楼丰颜感到很奇怪。

"你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放着这么好的人才不用,太浪费了。"嘴里这么说,其实展烈昂心里很清楚,只是为了怕他再次不告而别。那种痛,一次,就够了。


本以为做一家跨国财团总栽的助理会很忙,结果这半个月来,楼丰颜除了接接电话,泡泡咖啡外什么事也没做过。展烈昂有两位秘书,据说跟了他多年,很能干,什么事情都作得干净利落,结果导至他这位私人助理只能趴在桌上叹气。哎!怎一个闲字了得!!

午后,温暖的阳光柔柔的照在楼丰颜身上,引得睡意直上眉梢,就在他收到邀请,准备同周小姐共赴梦海时"楼丰颜!!"一声呵叱将他惊醒:"你竟然在上班时间给我睡觉。"展烈昂满脸怒意的站在桌边,身旁站着他最得力的秘书刘利。

上班睡觉本就是自己不对,楼丰颜只好低头认错却听展烈昂柔声道:"如果累了,就去里面的休息室睡会吧。"

心里有阵暖意流过,抬起头不经意的发现刘利的眼中带着嫉恨。"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吗?"楼丰颜有些不解。

为免周小姐再次相邀,楼丰颜决定去泡杯浓茶来喝。走在楼道间不时遇到一些职工都会礼貌的叫他一声"楼助理",他也一一回礼,一不注意在转角处与人撞了满怀。

揉着被撞的下巴,擒泪看向正抱着头蹲在地上的人。"董小姐?!"

那人抬头,一张清秀的小脸出现在楼丰颜面前,一如记忆中一样干净纯美。在所有买过楼丰颜的女人中,唯有这骂过他的董家二小姐董心纯给他的印象是最深的。

"楼大哥!!"夹着惊喜,一个娇小的身躯冲进怀里。感到旁边传来打探的视线,忙将怀里的小丫头推开,小丫头却不依的紧紧抱着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