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唐七歪传 生生死死

唐七歪传 生生死死

时间: 2017-04-20 11:10:13
第一章
唐门,给人的印象总是那麽的神秘。
作为一个以毒药在武林中立有一席之地而没被人剿灭的门派,它,自有它生存下来的原因。
其中有一条便是,每个想出唐门在外面混的人,都必须在刚出去的头一年里接受一些挑战。
这些挑战是唐门现任的当家唐奇定的。
如果有谁要出去,可以,从这些还没人完成过的任务中选上三个,完成了,以後就可以在江湖上行走;完不成,对不起,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经商吧!就甭出去丢唐门的脸了。
今年,跃跃欲试想出去的是唐家孙辈中排行老七的唐麒,门里人按照习惯,总喜欢依著他的排行来喊他唐七而非唐麒。
唐七今年二十岁,正是大好年华可以闯江湖的岁数。
要想让这样一个活蹦乱跳的大男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那还不闷死了他?
於是,他便申请出去走一趟。
可是......
可恼的是,现在都已经过去十个月,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他竟然还有一件事没做成。
依规矩,每人在这一年内都得完成三件事。
唐七先是很迅速地在五个月内完成了两件事。
可是,其余的事,他试过了,居然都完成不了!
现在,只剩下最後一件没做过的了。
唐门聚贤楼的墙上写著那件事。
"男女通吃"。
唐七不知道为什麽爷爷会出这样一道题来考人。
据他所知,现在外面挺流行养男宠的,但似乎自己家的老爷子没那方面的倾向啊!那为什麽会出这样的题来?
他去问了问唐奇。
"笨小子,现在外面乱极了,美人计中不但有女人上场,还有男人的。我当然得跟得上时代的步伐才行,别到时候你们什麽阵仗都不知道,被人家勾走了魂,那我们唐门的脸还往哪儿搁?所以嘛,咱们先练好本领,管他是男是女,咱们都用不著怕别人用美人计了。嘿嘿,所有的美人到了我们唐门都只有进来没有出去的份!"
唐奇的一番话让唐七幡然醒悟,觉得爷爷想得果然周到。
於是欣欣然去试试最後一件事。
可是......
男人和自己想像中可以接受的范围还是太有差距了。
找了一家花楼进了去,叫了一个相公来。
长得还算清秀,但......
那人一脱衣服,看著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地方,他愣是一阵反胃,什麽兴趣也没有。
不得已,只得换一家。
可是换了一家又一家,就没一个不让自己倒胃口的。
床上的东西......还是女人好啊......
可是......这最後一件事,应该算是最容易的了,如果自己都做不了,那......自己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不行!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
一个,两个,三个......
要问唐七现在在干吗?
他正站在官道上,数著眼前跑过的马,准备把这种事交给上天,数到第二十个,不管人家同不同意,先毒了他听自己的话,然後上了再说。
至於那人会是个什麽样,他都不在乎了,就当是上天替自己预订的嘛!
可是......
"二十!耶!终於来了!"
看著前面来了一个在动的黑点,唐七兴奋得脖子都伸长了。
那人是骑著马的,不一忽儿就到了跟前。
我的妈!上天啊!你行行好好不好,怎麽可以塞给我一只大熊呢?
长得漂亮点的男人他都倒胃了,何况这种铁塔般身形的彪形大汉,自己哪来的兴趣啊!总不能自己给自己下春药吧!
於是,他背转了过去。心中默念,我没看到他,我没看到他。
好不容易那人过了去,唐七也颇为沮丧地准备回去先歇一夜明天再接著数。
没法子,被那只熊弄得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低著头在想明天该怎麽逮一个人来完成那件事的时候,自己突地被一匹疾奔而来的马惊得向路旁斜射出一丈才停住身形。
这可真是一匹好马呀!这麽快的速度!幸好他们唐门出来的人轻功都还不赖,要不然,岂不是活活被马踩死了?
所以,马虽好,人还是要骂的。
"喂!你搞清楚行不行,在路上横冲直闯地也不看看前面有没有人。要不是小爷身手好,还不成了你的马下冤魂了?"
那名骑士被唐七拦住了马头,无法,只得下马道歉。
"小兄弟,在下有急事,所以马跑得快了点,其实奔雷很有灵性,你即使不躲开它也能从你身上跃过去,绝不会踩上您。"
骑士因为有急事,不想惹麻烦,所以说话的口气尽量温和。
唐七的眼睛骨噜噜地在那骑士身上转了几圈,半晌才开口道:"那我怎麽知道马不会踩上我呀!总而言之,你得赔我的精神损失。"
"好吧!你开个价吧!"
骑士心道,要钱简单,自己犯不著为这点小事耽误自己的行程。
"那......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唐七,你呢?"
少年露出可爱的虎牙笑眯眯地问。
"龙擎日。开个价吧!"
他实在是不想多耽搁时间。
原来自从君如风走後,他实在是想他想得受不了,於是,便骑上奔雷,想赶往京城看看他去。
谁知半路上会遇到这样的事来!被一个似乎是刚出道的小游侠挡住了去路。
"我拷,原来你是擎天堡的堡主龙擎日啊,我听说你还是龙门中人,是吧?"
唐七本来只有一丝兴奋的脸,在明白骑士的身份後,马上便变得有十丝兴奋了!
"是......我是龙门中人......"
就像唐门的人全是唐姓子弟,这龙门的人,自也是全都姓龙罗!说是龙门唐门,其实跟四大家族一样,也是家族性质的门派。
"哈哈,哈哈,还真给我猜对了,那我今天可真是交到好运了。"
少年笑得龙擎日心里毛毛的,不由後退了几步。
第二章
然而终是晚了一步,只觉全身一软,他知道自己是中毒了,但至於是怎麽中的毒,却是丝毫不知。
"你给我下了什麽!!"
龙擎日气极。
"也没什麽,就是一些小毒药而已。你呢,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我是全无恶意的,只是想让你配合我一下,做点事而已。做个几天,等我熟悉了,就会放你走的。"
唐七笑得很可爱地歪著小脑袋。
"做什麽事?要我配合?"
龙擎日觉得奇怪极了,他练个什麽东西要自己配合?莫非是......
"我警告你!你甭想把我当药人来炼毒药!"
这是他惟一能想得到的可能。
听说这江湖上有不少变态的神医,专门弄些人养在家里做药人来著。
"我说你是不是走江湖走得时间长了,大脑长虫了啊,都想些什麽!"
少年扶著他上马,两人一道找了最近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小二,你去准备点洗澡水,小爷我要沐浴。"
龙擎日不知道他都要干些什麽,也就不去管他,反正自己落到他的手里了,多说也无益。
於是,他便免费地欣赏了一出美男出浴图。
说句实在话,这个小鬼虽然没有君如风来得漂亮,可是看起来却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家夥。
尤其是那对虎牙,分外地可爱。
娃娃脸也很讨喜。
──总的看来,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东西。
只是......
"你干什麽!干什麽脱我的衣服!"
龙擎日见他洗完了澡後竟然脱起自己的衣服来著,不由大骇。
可惜自己全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任他把自己剥得光洁溜溜,然後塞进了那只大洗澡桶里。
"得洗干净一点,待会儿好用。"
唐七边左搓搓右搓搓边嘀咕。
龙擎日怎麽听著怎麽都感觉像是被妖精逮到的唐僧要被煮了吃了前的台词。
自己不会是碰上了什麽食人族的人吧?
除了变态的神医,似乎还听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什麽什麽食人族的怪物。
唉,这个世界怪怪的东西太多了。
龙擎日颇为感慨地想。
呜呼哀哉,自己怎麽就这麽倒霉来著!
不仅自己心爱的人不爱自己,现在自己千里迢迢去见见自己喜欢的人还生平第一次阴沟里翻了船,掉到一个小毛头手里!
可是......
自己心里明明是极度恐惧的,可是为什麽会觉得那只在自己身上乱爬的手似带了魔力般,摸来摸去,摸去摸来,竟然摸得他心慌慌意乱乱了起来。
"你......你干什麽......"
可怜的龙擎日只剩下喘息和语言上的恐惧了。
身体早已背叛了自己的意志,在大唱我要我要我要要要。
"啊哈!有反应了哦!不错,不错,比我预料的要快。呃......忘记告诉你,我还给你下了点春药。不重的,做个两三次就解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来说,我的最高记录也不过四次而已,所以我下的量较小。"
不过,就是不知道和男人做与和女人做的次数是不是差不多。
自己也吃了点。
目的是防止自己没兴趣。
因为这次决不能让它功败垂成了!
不过,不知是春药的原因,还是自己真的有点兴趣了,反正他觉得还挺想压倒眼前的男人的,虽然他是一个男人。
嘿嘿,有点意思了,自己变得怪怪的了。
终於可以和一个男人做一做了,从此自己也算得上步入了时尚的行列了吧!
抓起已经洗得差不多的龙擎日放到了床上,他和身扑了上去。
嘿嘿嘿嘿,肌肉还不错,紧紧的,挺有弹性的。练过武的人就是不一样,是那一种和女人不同的弹性呢!
摸了又摸,还真是摸上瘾了。
"不要紧张哦!我会很温柔的。别怕别怕,不要用那种恐怖的眼神看著我嘛,你那样看著我,好像我强暴了你一样。你看你看,像我这样的柔情似水,哪里像是那种强暴的人嘛!"
唐七边做边嘀嘀咕咕地安慰龙擎日放松神经。
龙擎日现在已经知道再说什麽也不管用了,所以干脆什麽话也不说,只是狠狠地瞪著眼前他刚才还认为很可爱的男孩。
"哈哈哈哈,我要真的用了哦,你别怕别怕哦,只是痛一会儿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他还是知道被抱的男人第一次和女人一样,会痛的。
所以他尽量控制著自己不去弄伤他。
他可不想明天去照顾什麽病人之类的东东。
可是......
(以下省略大约一千字有关H场面的内容,有兴趣者可以参照任何一篇高H文,然後把名字换成本文的两位主角即可。嘿嘿!)
"还痛吗?"
轻轻推了推身边的人,唐七问得小心翼翼。
压根儿就没声音传过来。
说句实在话,除了做的过程中龙擎日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声带发过几次嗯嗯啊啊的声音外,他压根儿就没再跟唐七说过任何话了。
於是,唐七只能自食其力了!
他毫不客气地翻过那人的身子,再次检查了下那个地方,除了点红肿,什麽也没有呀!
他们唐门的伤药那可不是一般江湖郎中卖的狗皮膏药可比的!疗效那是好的没话说的!
"都什麽伤也没有,那你老瞪著我干吗呀!昨晚,你不是叫得很大声的嘛!真是!"
一个强暴者居然还会感到心里不平衡,真是奇了怪了。
"昨晚......可都是我一直在小心翼翼地侍候著你呢!你看,咱们第一次做,都没把你弄伤,对不对?"
这样一说,似乎唐七的气是有些道理。
可是,任何被人霸王硬上弓的人被人侍候的再怎麽好,对那个罪魁祸首也好感不起来吧!
更何况的是,他强暴的人还是天下第一堡擎天堡的堡主龙擎日!
这样一个霸气、骄傲的人,被人压在身下,如何能不去恨他?
所以,唐七气得没有道理,一点都没有。
"算了,你爱讲不讲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
唐七点上他的穴,就出去弄吃的去了。
其实即使不点龙擎日的穴,他也不会跑,全身软软的,是被下了什麽毒药还不知道呢!要往哪儿走去?
那人说他叫唐七,八成和四川唐门有关系,唐门下的毒,自己能往哪儿跑去?
第三章
"饭来了!"
进来的,自然是那个依旧鲜眉亮眼样的少年,脸上带著的,依然是那种阳光般的笑容。
他似乎从来就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龙擎日想。
世上这样的人,还真少见。
许许多多的世人总会因为许许多多莫明其妙的原因,时不时地情绪低落著。
像自己。
不知有没有哪一天,他也能像唐七这般活得开朗。
想来,自己竟然是豔羡他的。
"盯著我看干嘛?来,我喂你吃。"
将龙擎日扶起坐好,他小心地一口一口地喂著他,生怕自己动作力度大了点,把食物弄到床上污了被子那人生气。
唉!这样小心地侍候著一个人,还真是平生头一次啊!
他大小是个公子哥儿,从小被丫环仆人们侍候惯了,这时亏他能放下身段来照顾别人。
边照顾著他,唐七边唠唠叨叨地劝龙擎日想开点。
"你呀,也别总生气啊!咱们都是男人所以也就没什麽关系嘛!如果你是女人,我哪敢像昨晚那样做啊,那还不玷污了你的清白?可是你是男人就无所谓了啊!"
这是什麽歪理?龙擎日虽未跟他辩解一翻,但心里面可是气坏了,照他这理论,那这世上喜欢男色的人,岂不是可以只要看谁顺眼,就可以将那人强暴强暴?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又不会毁人清白嘛!真是不可理喻!
却听那唐七接著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种喜欢男色的人,所以你不用为你的未来担心,我不是因为看上你了才把你药倒的。我只是因为要做某些事需要你帮忙才把你药倒的。所以,你能不能开口说点话呀,总是我一个人说话很闷耶。"
可惜效果不大,人家虽然没再瞪著他,但还是理都不理。
"你放心,我不会把昨天的事说出去的。"
以为他是担心这种事,唐七忙保证。
他若是不保证还好一点,他这一保证反而吓坏了龙擎日。
这个小鬼,不会是威胁自己来著吧!
说句实在话,别的什麽威胁他还真不怕,但这种攸关面子问题的威胁还真是他的软肋。
想想,要是哪一天在江湖听到有关擎天堡堡主龙擎日被某个小男生压在身子底下夺去清白的传闻,那还不如让他一头撞死干脆。
於是,他听话地开口了。
"你什麽时候放我走啊?"
这也叫开口吗?一开口就问这种东西?
但,龙擎日能重新和自己说话,唐七还是乱高兴一把的。
"嗯......"
这种事大约要几天就会练得不错了呢?
"十天吧!"
他随便想了个时间。
"十天?!你说要十天!你知道我十天能干多少事吗?我又不是像你这样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儿,我哪有那个闲工夫陪你!你要是喜欢男人,我可以给你找百来个男人供你用,而且,你不觉得我这样的身材不适合被人压在身子底下吗?!"
龙擎日说到底,还就是在意自己被他压在了身子底下。
"谁说你不适合来著?别的男人我都不感兴趣,不知怎麽的,我对你,还是挺感兴趣的,你说,我们是不是挺有缘的?"
唐七回避别的问题,只拣最後一条回答。
有缘?这种有缘他情愿让给别人好了,他是无福消受这种缘的。
"你不要又闷住了嘛,就只有十天而已。十天後我练熟了就会放你走的。"
"你练什麽?"
龙擎日颇为奇怪,不止一次听他说要练个什麽东西,可又不说明白,再没好奇心的人也会被他勾起好奇心来。
"那种功夫啊!"
少年的脸倏地红了起来。
他想起了昨夜的缠绵。
"哪种功夫?"
天下功夫千千万,他不说清楚他怎会知道是哪一种功夫来著!
"床上功夫啊!嘿嘿。"
唐七笑得颇为尴尬。
"爷爷交给我的任务。"
这是什麽状况?
果然那句先贤名言说得不差啊!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世上居然有这样的老头,出这样的任务来让自己的孙子完成。
而这个孙子居然是人家怎麽说他就怎麽做,难道就没想过自己的爷爷出这种题目来考他就没有什麽不对的地方吗?!
自己八成是碰上一堆疯子了。
一个老不修外加一个小神经。
这样的家庭,会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四川唐门吗?
还是问问吧,如果不是唐门,自己也许还可以先偷溜出去再说。天下间,他还就怵唐门的毒来著,别的毒,君如风或许能解,但唐门就不同了,他们的秘药向不外传,外人很难知道他们的解药该怎麽制作。
"你是唐门的唐七吗?"
於是龙擎日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他。
如果是别人,唐七肯定不会把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的,但龙擎日不同,他,可以告诉他。
"是啊,我就是唐门的唐七,唐门门主唐奇就是我爷爷。"
希望破灭。
他还真是唐门的人来著!
现在他总算知道了,原来唐门的人都是这种德性,难怪江湖上的人见到唐门中人莫不远远避开了,想想看,像这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家族,谁还敢多打什麽交道啊!也只有像自己这样的人才会这麽倒霉,被他很荣幸地选上吧!
"那......你爷爷怎麽会想出这种任务来,让你们去和男人做这种事呢?难道不怕败坏门风吗?"
他会喜欢君如风纯属偶然,而像唐门这种老家族会让自己的子孙去和男人厮混,还真是新鲜了!
唐七听了他的话,也觉得爷爷做的事有些荒唐,於是,就把爷爷当初对他讲的话向龙擎日转述了一遍,直听得龙擎日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四川唐门啊......
第四章
十天,其实是很容易过去的。
唐七说起来,也并不是什麽坏人,只是为了完成那个该死的任务才不得已心急地霸王硬上弓的。所以他对龙擎日的照顾那还是好的没话可说的。
於是,两人虽然还会时不时地闹点小矛盾,但日子还是倏地就滑过去了。
──────────────────────
唐七觉得这十天像是十个时辰那般的快,他还享受得正舒服著呢,不知怎麽的就到了他和龙擎日约定的时间了。
他挺想再延长点时间,可是龙擎日死活不干。
"我看你做得挺熟练的了,用不著再练习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龙擎日冷冷的表情看得唐七直发怵。
为什麽他就没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呢?
都这麽多天了,多多少少也该有点想法了呀!他看龙擎日有时明明是挺喜欢做的嘛,可是事後却又总是那样面无表情地跟自己说著话,真是没劲!从来没见过这麽口是心非的人!
"你办完事记得到唐门来找我要解药啊!"
他尽量让自己说话时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恶狠狠的样子,可惜不怎麽成功,倒像是担心丈夫远行不归的怨妇般。
"怎麽?你不准备把我的毒给解了?"
龙擎日头上冒出了黑线。
"我又没说过了十天就给你解药来著,只是说放你走而已......"唐七嗫嚅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好委屈。
龙擎日阴阴地、惨惨地笑了声。
自己真是白走这麽多年的江湖了!居然会相信这个小鬼说的话!可是又能怎麽样呢!自己落在了人家手上!
"那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浑身软绵绵的能去办事吗?"
他灰心至颇为无奈地问他。
"我会给你一些暂时抑制药性的解药的......"唐七还是嗫嚅地小声地回答。
"快点拿来!"
龙擎日命令他。
唐七不情不愿地拿出一粒粉红药丸递给他。
龙擎日服下。
看来这药还不错,龙擎日觉得自己浑身的劲又都回了来。
再次瞪了一眼立在床边那个看起来似乎非常无辜的小鬼,他移动身形就准备往外走。
"等等......"
唐七唤住他。
"还有什麽事?"
还敢叫住他?!要不是自己身上还有毒没解尽,他早把这小鬼暴揍一顿了。
真是奇怪,自己怎麽就没想要杀了他呢?对自己做了那种事的人照自己的性格一旦咸鱼翻身了早会被他大卸八块了呀!
龙擎日摸不清自己的想法。
为什麽......他会对这个小鬼这麽宽容呢?
"咱们......咱们......"唐七想说什麽但看著龙擎日的样子又不敢说出口,於是落寞地低下头看著地上。
"你到底想说什麽!拖拖拉拉地耽误时间!"
龙擎日不耐烦地追问。
"你......你亲亲我总可以吧......"
唐七仍是低著头,不敢看那人的表情,轻轻地问他。
等了半晌,都没动静,唐七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了,喉头也哽得难受。
正当他觉得自己的眼睛里有什麽东西要掉下来时,下颌却倏地被人抬起,然後......呼吸便被那人夺走了。
...... ......
"这样好了吧!哭!哭!你有什麽好哭的!我都没哭你哭个什麽劲!"
龙擎日说话的口气虽然凶得很,唐七却像是没听见,只是傻傻地看著他冒火的双眸,然後低下头羞涩地笑了。
"我走了。"
这次,是第一次,龙擎日说话的口气轻轻柔柔的。
唐七不敢看他离去的背影,仍是低著头。
没有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他不禁有丝疑惑。於是抬头。
是那人立在门边扶住门把要开不开的样子。
见他抬起头看向自己,龙擎日定了定心神,"我会到四川找你的。"
然後便似乎是有些狼狈地急切地几乎是夺门而去。
唐七立在床边,久久,久久,没动。
──那种充溢在心间像蜜一样的感觉,是那种叫喜欢的东西吧?
第五章
"这种毒......很奇怪啊!"
见到君如风後的第一件事,龙擎日便是让他给自己看看唐七那个小鬼给自己下的毒能不能解。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司金銮的严密监视下进行,他们现在就是在司金銮的御书房。他们商量著解毒的事,司金銮看他的奏折。
然而即使是在这麽完全公开化的情况下龙擎日还是得三五不时地接受司金銮杀向他的眼刀,确切地说,是杀到他手腕上因为把脉的关系而搭在自己腕上的那三根修长手指──君如风的手指──所接触到的那个地方,而且那眼神看得他有如......芒刺在背。
可惜的是,他这些忍受还白忍受了。
君如风在仔细看过之後,蹙著眉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怎麽个怪法?"
"似乎......在你吃了他的那个解药後,你的身体是正常的,没有中毒的迹象啊!这样看来,这是一种比较难缠的毒啊!不过,你放心,按你所说这个毒的症状来看,应该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麽危害的。"
君如风虽然对这个毒无能为力,但仍好心地告诉他那毒毒性不强。
龙擎日知君如风见多识广,可竟也查不出这是何种毒来,心下不由微有些怕起来。他倒不在乎那毒毒性如何,只是想著身上带毒终是不好。他是擎天堡的堡主,要是身上带了一种不知底细的毒,怎麽著说都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是以,君如风的安慰之语哪里能令他放心得下?
想起临走前那小鬼曾叮嘱过自己要在一个月内赶往四川唐门去取解药,否则就会发作,发作时前十天还会好点,接下来就会像那次那样全身无一丝的力气,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不论怎样,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好,所以,他在宫里没呆个几天,便告辞了出来。
他知四川来回要花上不少的时间,於是便先回了趟擎天堡,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这才带著三个堡中顶尖的高手,赶赴唐门。
然而,由於回了趟擎天堡,到得四川时,已是过了与唐小鬼相约之期,他初时还没感觉到什麽,只是觉得身上有些筋酥骨软,但总算还能骑骑马,然及至到了唐门山下时,他已如上次那般全身无力,全靠他带的那三个高手抬著他才到得唐门门口。
抬眼望去,却见那门前空荡荡的没什麽动静,知道唐门向来闭门谢客,不与外界来往,是以山门前并不与其他门派那般派有人当迎客的。
"你终於来啦!"
龙擎日一听那道清亮的声音,便知是唐七那小鬼无疑,正在寻找他的踪迹呢,却见他从门前一高树上跃至自己眼前,脸上闪著讨好的笑意。
──不会吧,这唐门原来并不是没人迎宾,而是把人藏在树上对来客进行监视?只是,这对客人也未免太不礼貌了些吧?
其实当然不是像龙擎日所想的这样,其真正的原因是......
"我都在这儿等了你十天了,天天都在看你来了没有,可是都没有看到。"小鬼说到这儿,一转哀怨的口气,嗔怪道:"你怎麽今天才来,那药力都发作五天了。"
这才是唐门门前的大树上为什麽会藏著一个人的真正原因呢!
"没听过蜀道之难,难於上青天的说法吗?你以为你们蜀中这些山好上吗?"
龙擎日没好气地回他,然後更是不想再跟他多说什麽废话,直接问他:"解药呢?"
"你先把这个吃了。"
又是一个粉红药丸,跟上次那个长得差不多啊!
"谢了。"
他也不想教训这小鬼了,唐门中人,还是少惹为妙。
吃了解药,龙擎日感觉恢复体力了,就准备上路了。
"咦,等等,你要去哪啊?"
唐七见他吃完便走,颇为惊奇。
"我吃了解药当然得赶快回擎天堡处理事情啊!要不然干吗?你当我跟你一样,是那种很闲的人吗?"
他龙擎日才瞧不起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呢!呃......当然,君如风除外。君如风那不是游手好闲,而是有那个能力办得好某事只是他不想做而已,跟唐七这种富贵人家出来的纨!子弟可不是同一类人。
"这个......你刚才吃的那个......还不是完全的解药。"
唐七在龙擎日毒蛇一般的目光盯视下不由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地说著,好不可怜一个。
"还不是完全的解药?!"
龙擎日现在有力气了,是以听了唐七的话,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唐七的衣领提了起来,怒吼。
第六章
抹了抹喷在自己脸上的口水,唐七仍是小心地陪著笑脸,道:"这是我们唐门的规矩嘛,一些重要的药其解药是不可以随时带在身上的,以防被江湖上的人抢劫。......"
唐七在龙擎日身上下的药,名叫"骨酥",虽然药性发作起来和普通的"软骨散"症状差不多,但却可不像"软骨散"那般好解除,是被唐门列为制敌最常用的药之一。
唐门虽以下毒为主,但毕竟跟一般的下九流使毒门派不同,他们并不是那种嗜杀性的组织,是以在江湖上行走时,除非必要,一般是很少取人性命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