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冰雪恋冬阳 星迤

冰雪恋冬阳 星迤

时间: 2017-04-30 15:14:24
※翔龙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每期的新生都会有一个充当辅导与引进的直系学长、姐,亦即为『认养学弟妹』的活动。
((认养活动是在每期新生的欢迎会上举办,以学号来决定你的学长姐是谁。))

单飞雪是管昱阳的直系学弟。
他们遇见的那一天一样是在欢迎会的会场上。
++++++++++++++++++++++++++++++++++++++++++++++++++++++++++++
(啊!谁到底是学生会长的直系学弟呢!?真是紧张~~~紧张喔~~~~)
台上的会场主持人以兴奋的声音说著,眼睛一边瞟向已经坐在认养位子上的学生会会长─管昱阳。
他还是那张八风吹不动的一百零一号笑脸。
(来~现在请学号是一百零六号的学生到台上来吧~~~~~)
主持人说完,就见一个俊酷男子被簇拥走上前来,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大大破坏了刚才兴奋的氛围,让大家的乐趣减少了很多。
单飞雪重重地哼了一声,眼神不屑地看著同班的同学替他把管昱阳从台上拉下来,并把他推到自己眼前。
(喂~~飞雪,他是你的学长喔!你要乖乖地听话...)话还没说完的同学兼友人─蓝音无 就看见单飞雪觉得无趣地一个大转身,酷酷地走出会场,走出大门。
糟糕!雪这小子~~~~
管昱阳无视蓝音无那抱歉的眼神,迳自地一味来安慰他。
(蓝同学...你先别泄气喔...我想刚才他不是有意的...)
蓝音无虽然感激他的安慰,但是......
要说飞雪不是"有意"的!?
对!但他是"故意"的!
只因为他强拉著他来参加这个欢迎会。
(放心!我会帮你辅导他的!)管昱阳又露出笑容,不在意地说著,看著蓝音无的脸色变得更加青绿。
哇咧~~~~!
他是不是呆子啊!?
经过刚刚的事件,任何人都会明白飞雪是个难惹的角色啊~!?
(我以我是学生会长来保证...)他很有信心。
(......)蓝音无不可思议地猛瞪著他,这小子...
摆明了是自杀......。


管昱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单飞雪拉进学生餐厅,然後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无视於单飞雪那想杀人的脸色,管昱阳一手拿著点菜单兴奋地瞧著,没看见邻座学生们那害怕又猛冒冷汗的脸。
学生会长和单飞雪!?
真是个奇怪到极点的组合!
单飞雪当然也知道他和眼前这个大笨蛋已经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了,所以怏怏不乐地咬牙切齿,突然痛恨起自己的存在。
妈的~~~~这小子要顶著那张白痴笑脸到什麽时候啊!?
真是让他愈看愈火大了!
相较於单飞雪那阴沉的脸,管昱阳可是远在暴风圈之外的阳光大地上,只见他笑著向侍者点完了菜後就松了口气的模样,单飞雪有种想把他掐死的冲动。
谁让他随便替他做主点餐来著!?
不晓得管昱阳哪来的傻劲,硬是忽略了单飞雪那气到头顶冒烟的脸,笑著道:(菜来了,快吃吧!)
他不说倒还好,他一开口就让单飞雪给一手揪住了衣领,定定地死瞪著他。
(你...!)
他的暴力相向让餐厅里的学生们都为学生会长偷偷捏了把冷汗并吓白了脸。
谁知管昱阳轻松地柔声道:(飞雪,放开我...)还一脸的灿烂笑容。
(你凭什麽叫我的名字!?)来自冰绝的冷声,不约而同地让大家打了好大一个冷颤。
管昱阳又笑,倾身在他耳边道:(难不成你想让老师知道那件事吗!?)他看到单飞雪躲在树丛里抽烟。
(你!好样的!)单飞雪要自己不要抓狂,因为他已经濒临火山爆发边缘了。
这小子....!
(那就乖乖坐下来吃饭吧~~)管昱阳绽放出一抹耀眼的笑花,秀逸的小脸上满是对於单飞雪服从的满意。
(哼!!).......
管昱阳笑睨著他。
(我告诉你~你休想再用同样的理由来让我听话!)他发誓!
瞅著单飞雪那不甘又黑到可怕的脸,管昱阳倒是没说什麽。
反正他有的是办法来绑住他的。
因为他答应了蓝同学,那麽他就必须设法做到。
管昱阳又看著单飞雪,笑了。


单飞雪被训导主任请到训导处。
不悦地板著一张臭脸,单飞雪已经很习惯被抓到这儿来了。
之前他没来训导处"参观"的原因是那白痴小子一直跟他一起上学,他就是想做些违法的事都没办法。
那笨蛋可比训导主任可怕多了。
再说那个笨家伙蓝音无和他不同班级,当然也管不到他。
瞧著训导主任刻意地清场,单飞雪又讽刺地笑了。
有这样做的必要吗!?
有话为什麽不能直说的!?
一定要这样偷偷摸摸的,还真像做了什麽亏心事!
哼......!
(单同学...)训导主任板著脸转过身来。
单飞雪一副不太想理他的模样让训导主任马上抓狂。
(你这是什麽学生啊!?什麽态度~!)
单飞雪邪恶地扬起唇角,回身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那麽多美国时间听你碎碎念。)
(你...~)训导主任气忿地揪住单飞雪的衣领,额头青筋暴露。
(好~~!)他放开单飞雪的领子,并不屑地将他往後一推。
(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接近管同学了!他可是我们学园梦寐以求的天才...是你碰不起的!哼~)
单飞雪听完後嗤哼了声。
(你有没搞错啊?那笨蛋是天才?那我不就是伟人了!?还有~是他自己来缠著我的,我巴不得他滚得远远的呢!)昂起下巴,单飞雪可跩得很。
训导主任气到不想说话。
(我不想听你那些无意义的藉口,反正你少接近他...!)训导主任对著单飞雪即将迈出大门的背影大喊著。
(呵!有趣!你愈要我不要接近他,我就愈要做给你看~~如何!?)回过头的单飞雪以冰寒的语句吐出这一串话来,眼神既不驯又高傲。
(你...)训导主任气得无以复加,没见过这麽顽劣又难以调教的学生。
桀骜不驯!
(你会後悔的!单飞雪!)
对於训导主任的话,单飞雪只是轻哼了声,没做回应,然後快意地离开。
单飞雪在教室走廊外面走来走去。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早就该来的人。
奈何都已经放学半个小时了,人却还没来...
此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蓦地朝单飞雪走来。
是他!
(你还在等他喔!?)蓝音无眨眼地打趣著,表情像是在偷笑。
他今天刚好晚点下课.......不然还看不到这种稀世的情景哩!
呵呵.....这小子难得也有在意的人哩!
(你说谁?)故意装傻的单飞雪装不懂地迈开脚,想否认却又被蓝音无发现他的脖子全红透了。
他当然知道蓝音无指的是那个笨小子─管昱阳。
(喂.......等我啦...)蓝音无也追了上去,这小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别扭。
(你喜欢上人家喔!?)诡笑地凑到单飞雪耳边,蓝音无像在说秘密般地小声,搞得单飞雪嫌恶地挪开他的脸。
(别靠这麽近!真恶心.......)
蓝音无顿时冷下脸,清逸的俊秀脸蛋跃上不悦。
(喂...好歹星探也有找我去试镜欸.....)不怎麽认真的抱怨。
(那代表什麽吗!?)很不屑的眼刚瞟向蓝音无,好像在说:本少爷可没空听你的废话。
(喂.......你...)蓝音无拿他没辙地败下阵来,他总是能在一瞬间杀去他的威风。
反正他这人就是这样啦!
他又不是不知道!
(回家罗!)跟在单飞雪的身後,蓝音无轻哼著口哨。
反正他不要管太多,只要等著看好戏就行。
嘻嘻~~~~

 

一大早,空气中就因为下了雨而弥漫著一股霉味。
(我们赶快走吧!不然会迟到哩...)说话的人正是和单飞雪一起走路上学的蓝音无,只见他一手撑著雨伞,一手拿著刚才爱慕者送他的便当盒,一边回过头朝走在他身後又没撑伞的单飞雪道。
(要走不会自己走!)单飞雪酷酷地瞟他一眼,意思是叫他快点消失,不要老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烦死人了!
(喂~~~~你又来了欸~~)蓝音无没力地大翻白眼,看来他永远都不会习惯这小子那尖酸又刻薄的话了!
(哼!)单飞雪才懒得理他。
要不是他和那笨小子一样黏他黏得紧,他早就开溜了!
(喂~~~~~~~~)蓝音无正想说些什麽反驳之际─
(姓单的和姓蓝的吧!?我们等你们好久了...)一群的不良学生马上将两人围在中间,来者不善的目光让蓝音无直喊倒楣。
啧!他本来想拿全勤的啊!
看来是不太可能罗~~~~
真可惜...。
摇了摇头的他又瞥向单飞雪,就见到他脸上那不怀好意又蠢蠢欲动的表情,蓝音无的叹息声更大了。
看来飞雪不打算讲合哦!?
那他只好舍命陪君子啦......
挽起袖子的蓝音无朝单飞雪抛了个确认的眼色─
++++++++++++++++++++++++++++++++++++++++++++++++++++++++++++
没几下就把那群人给修理得惨不忍睹外加屁滚尿流的两人,终於在把人吓跑後理理自己的衣裤,忙不迭地连声抱怨。
(浪费我们的时间...呿...)说话的是蓝音无,只见他拎起他的爱心便当察看。
(欸呀~~~~都倒了一地...呜...可恶~~~~)那是他的午餐欸~!
(你...是故意的吧!?)突然,单飞雪扯住蓝音无的衣领,锐利的眸光直瞪著他,但是他却瞧著蓝音无笑了笑。
(你鬼扯什麽呀!?呵呵~~~~)蓝音无一手挥开他的箝制,弯下身体捡拾刚刚散落一地的东西。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这样做实在太极端,太奇怪了!
(哼~你知道什麽了!?)蓝音无回眸加上撇嘴,他这麽说好像他不该和他一起共甘苦似的。
那是朋友该做的不是!?
(你故意让自己挂彩...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子的拳脚功夫可没那麽差!
他老头唯一承认的道馆继承人可不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家伙。
(随你说吧...哼...)没有不高兴,蓝音无看来似乎有点快乐,用手拨拨凌乱的发丝,然後朝学校迈步。
(哼...又是一个怪胎...)立於雨中的单飞雪这麽说著。


隔日,管昱阳自己跑来找单飞雪。
(飞雪...对不起,昨天你一定等我很久了吧!?)一开口就是道歉,管昱阳为昨天自己忙坏了而忘掉了单飞雪而忏悔著,没想到单飞雪只是轻哼了一声。
(小子,可不可以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啊!?)嫌恶地避开管昱阳那对纯真的眼眸,单飞雪大笑。
(你以为我会特意等你吗!?)斜睨著管昱阳那听了话而有点受伤的表情,单飞雪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
他不过就只是个爱黏人的橡皮糖而已嘛!
(我...我忙著学生会的事就给忘记了,很抱歉,飞雪...)觉得过意不去的管昱阳一个劲地道歉,也没管单飞雪有没有听进去。
因为他总是觉得这件事对飞雪的伤害很大...
撇开管昱阳拉著自己的肘部,单飞雪面无表情地移开步伐,冷淡的话冒出他的口。
(怎麽会呢!你是学长,我哪敢怪你啊!?)
听了这话的管昱阳欲哭无泪,原来他早被飞雪给讨厌了。
只是他自己不晓得,还强拉著飞雪不让他离开。
管昱阳难过地低下头。
(我还是得说一句"对不起"...飞雪...)就算他因为生气也好,不原谅他也好,该说的话他还是会说的。
++++++++++++++++++++++++++++++++++++++++++++++++++++++++++++第四节下课後,天气转凉了,天空中还堆积著几朵乌云,看来等会儿就要下雨了。
中午的用餐时间,单飞雪在咬了几口面包後就被叫了出去,蓝音无大概认为那个人是代替学生会长来传话的,也就没放在心上地继续吃著某不知名女孩给他的做的便当。
但是,当单飞雪连去了好几个小时後,蓝音无这才察觉不对。
因为学生会长从未找他出去这麽久。
管昱阳向来是以课业为重的人,他不会要飞雪翘课的!
蓝音无思及此马上冲出教室,不顾同学们的呼喊的。
这时,天空中传来阵阵的雷鸣声,不一会儿就下起大雨来了,蓝音无看著灰暗的天空,心想单飞雪到底被叫到哪里去。
凭藉著直觉,蓝音无来到了靠近实验大楼的林子旁边,在树下观望著,不一会儿就看见单飞雪狼狈地坐在一棵大树下淋雨,全身湿漉漉地。
(喂!你在干什麽!?)蓝音无发声,蹙著漂亮的眉,脸蛋上满是疑惑与雨水。
(快进教室啦!瞧你湿的...)摇摇头,蓝音无无奈地扶起单飞雪,讶然瞧见他脸上的不快。
(都是那家伙害的...)咬牙切齿,单飞雪恨恨地说著...。

蓝音无扶著单飞雪的手顿了一下,脚步也停了一会儿。
因为他看到前方那张熟悉的脸孔。
(喂~~我先回教室去,你等会自己跟上来吧!)说著,就跟著松手放开单飞雪,自己哼著小曲儿走到管昱阳面前。
单飞雪当然也远远地见到管昱阳撑著伞站在他们前方,所以也就没反对蓝音无的提议。
(你自己多担待吧!那家伙可是不好拐喔...)呵呵一笑,蓝音无趁著单飞雪还没把他用眼神瞪穿前离去。
(飞雪...你又打架了!?)待蓝音无走远後,管昱阳怯怯地走到单飞雪面前,开口。
单飞雪本来不想提这件事的,奈何问题的主因自己提起了,他就把事实全说了也没关系。
(是...我是打架...)单飞雪眼神一变,(那也是因为你!)冒火的眼眸直瞪著管昱阳,让他怔愣住。
管昱阳眼一瞪。
(我吗!?为什麽!?)
他打架又扯上了他!?
(因为你老是死赖著我!那群人看我碍眼,所以尽可能地找我麻烦,你懂不懂啊!?)单飞雪怒火一来,也不管这番话会不会伤害到别人地大吼著,他实在厌恶这样的被欺负原因!
因为这个白痴到极点的家伙,他居然被一些小喽罗欺侮,这实在太侮辱他了!
(我...)原来他带给单飞雪这麽多的困扰...
望著管昱阳失望又难过的表情,单飞雪的心底竟产生了一种叫做"同情"的情绪,让他惊得节节後退。
(对不起...)他从没想这麽多,他单纯地以为他自己只要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他好的,飞雪是因为他的关系才被讨厌、被欺负的...
他...他真是失败!
(白痴...)看他的表情单飞雪就知道他又误会了。
那群人是因为"喜欢"管昱阳才要整他的,因为这小子老是死缠著他不放...。
(我以後会离你远远的...对不起...)管昱阳突然抬起头来,看来他答应蓝同学的事情是无法兑现了...
(...)把伞递给单飞雪,管昱阳抱歉的眸光含著些许的遗憾,谁知,单飞雪竟一手打掉他握著的伞柄,然後斜睨著管昱阳─
(好好注意你的四周吧!)笨蛋一个!


管昱阳在树荫下找到了常常和单飞雪在一起的蓝音无。
(原来你在这儿...)管昱阳兴奋地松了口气,相信只要找著了蓝音无,要透过他见到单飞雪就非常简单了。
不知道怎麽的,飞雪不和他见面已经两天了,他正想找人问个清楚,却偏偏遇不到单飞雪的人,似乎他是故意躲著他的。
这让他伤透了脑筋。
(你现在才来呀!?)讪讪地起身,蓝音无捻熄手中的烟,云淡风轻地,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什麽事的样子,使管昱阳蹙起了眉头,爱笑的脸也变得严肃了。
(你的话...好像我早该来了!?难道...飞雪他...)发生什麽事了!?
瞧著管昱阳那吓到的脸,蓝音无笑著轻哼:(那小子最近怪怪的,你该不会和他吵架了吧!?)
也难怪蓝音无会有此一问,因为单飞雪这两天都不让他跟进跟出了,远远地看到他後就把他独自甩在後头,连一句话都不肯说,脸色超级的难看。
管昱阳听了後忙点头。
(我不知道他在生什麽气...那算是吵架吗!?)该不会他还在介意那群人欺负他的事!?
可是...他都已经道歉啦!?
瞅著管昱阳那疑惑的脸,蓝音无忍不住大笑,让他回过头来好奇地盯著他。
(呵呵~~~~真是一物克一物呀...哈哈!)
管昱阳还是完全不知道蓝音无到底在笑什麽。
(那小子在顶楼喔...别说是我说的...嘻...)蓝音无揩去笑出来的泪水,柔笑了一张脸,大叹单飞雪的好运气。
居然也有人能这麽地在乎他。
继『他』之後......
呵呵!
不过...那小子不知道怎麽想的,居然还要他不要接近眼前这家伙,也不要管他的事。
单飞雪大概不晓得,他们可是同一种人吧...
那个人一向很迟钝的。
(蓝同学,谢谢你...)管昱阳朝顶楼相反的方向奔去,一边回头说。
(喂!你走错边了欸~~~~)蓝音无瞪大眼,敢情这小子是个路痴!?
管昱阳回眸笑了笑,什麽话都没说。


管昱阳找齐了上次欺负单飞雪的几个学生。
不管如何,飞雪都是为了保护他而受伤,舆情於理他都应该帮他找出凶手,让他们和飞雪道个歉再说。
再来,他真的不希望单飞雪因为生他的气而和他从此不互相往来,再也不是朋友了。
他要挽回这段友谊!
『重要的东西得自己保护』!
很奇怪的,他从没和别人这麽要好过,也不曾让某个人走近他心里,更不用说他会去在乎谁了,但是...
飞雪让他首度破了例。
那个小他一岁的男孩子!
他总觉得他不能丢下他不管,因为飞雪他没有比较好的朋友,也不让别人靠近他,啊...
蓝音无大概是个大例外吧...!
每当看著单飞雪时,他就好像瞧见了从前的一个朋友。
冷漠、孤傲得让人心疼...。
他拒绝别人、也拒绝自己。
从不让别人近身,独来独往,他只有自己而已。
把大家都踩在脚下、唯我独尊,其实他只是缺乏自信,不晓得怎麽和别人交谈与往来罢了。
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
他不知道飞雪是怎麽想的,总之,他很想再次见到他那跩得要命的脸,也想再和他一起做事,更想和他当好朋友互相关心...。
有时候他真的很笨,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都会被他搞砸了,飞雪没有他的话会更迷糊的,呵呵...
虽然自己可能在飞雪的心里什麽也不是,但是他想帮助他,他想看见他的笑容,不过那很可能是天方夜谭了...哈哈!
往前方奔去的管昱阳边想边笑著。
所以......
他想要飞雪!
虽然他可能会嗤之以鼻....哈....
但是和他在一起,会让他忘记所有的不愉快。
飞雪大概没想到他还有"娱乐"的功能吧...呵呵!
《啊...这个要保密...不能说,不然他会被飞雪给...嗯...》


蓝音无跟著管昱阳等人一起冲到顶楼,果然瞧见了他们的目标─单飞雪。
单飞雪早就知道了,於是缓缓地回头,唇畔一抹冷漠的微笑将气氛弄得更诡奇了。
(飞雪...)管昱阳在单飞雪面前半跪著,察看著他的异样,(我带他们来了...你们说句话呀!)最後的那句话是对著那几个学生吼的,瞧见他们那紧张又惊讶的样子,管昱阳又道。
(你们是来干什麽的!?)他气得拎起一名学生的衣领,暴怒的样子和在欢迎会上那呆傻的模样完全相反而迥异。
几名一年级新生吓得不知道该说什麽,只能面面相觑。
(为什麽要这样!?飞雪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该...)管昱阳难过地握紧拳头,心揪疼了。
为什麽大家无法好好相处,而要互相伤害呢!?
(会长...我们...)
(我从未当你是朋友过。)突然,单飞雪终於出声阻止这场角力赛,但是他的话却严重地伤害到了管昱阳。
一旁,管昱阳因为单飞雪的话而呆滞住。
他说─
『从未...当成朋友!?』
那麽...他们之间又算是什麽!?
那他的心痛又是什麽!?
蓝音无看著管昱阳跌坐在地,又看著那几名学生在说了句:"对不起"...後,就匆忙离去,他只觉得...
单飞雪这小子实在太不诚实了!
他有责任把他揍醒!
因为...他要不这麽做,这小子会再次尝到"失去"的滋味的!
而~那样心痛的感觉他也曾经有过,那会很难受的!
(你以为自己是什麽!?)夹杂著痛苦与忿怒,蓝音无挽起袖口,脸色可好不到哪里去。
这小子还要"逃"多久!?
(你这麽做就能把那个人叫回来吗!?)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单飞雪,眼神怪异到让管昱阳喊出声。
(蓝音无!你要做什麽...!?)
单飞雪顿时间像被针刺到的惊跳表情让蓝音无呵笑出声。
(怎麽!?刺到你的痛处了!?)
(飞雪...)管昱阳担心地喊他,看样子...这两个人是阻止不了的了。
(你懂得什麽!!)没防备地,单飞雪被迎面而来的拳头打个正著,嘴角立即冒出血花。
(你那根本不叫"保护"!那是伤害啊!你这个白痴加笨蛋!)蓝音无收回拳,朝著单飞雪猛吼。


单飞雪只是抿唇,固执的样子又激怒了蓝音无。
(不要不说话啊你!)蓝音无忿忿不平地抓起单飞雪的手,(那件事都是我的错啊...!你为什麽要原谅我!?)
单飞雪将头撇向一边,死也不说出一个字。
(说啊!!)蓝音无气到狂吼,眼眶的泪逼红了他的眼,他好生气!
那个人...是因为他保护不了那个人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
但是,原本他以为单飞雪永远不会原谅他的,他却...
他一声不吭地转了校,还对他视若无睹,他以为那会是更严重的疏离,想不到单飞雪只是对他如此...
(那个人...)单飞雪在蓝音无的熠熠目光下脱口而出。
(他要我不要去怪任何人...)说著,单飞雪将手掩住脸,而後似乎有什麽液体从他脸上流淌下来。
蓝音无无力地放开他的手。
(我知道...他一直是那样的...一直都是...)那个滥好人!
就和这个人一样!
(所以你才逃避他!?)蓝音无指指一旁呆住的管昱阳,脸上的表情显得阴霾无比。
(你以为那是为了他好!?)
(难道不是!?)从手中抬起脸来的单飞雪已拭去了眼泪,冷冷地反问著。
如果当初他离他远一些,他也不会因为他而死...!
这件事他永远不会忘记!
蓝音无哈哈大笑。
(那只是你自己胆小、懦弱!)蓝音无气得口不择言了。
(那是你害怕保护不了你所爱的人的藉口!说得真漂亮啊!什麽为他好,其实只是你自己无法面对你自己罢了!)
单飞雪狠瞪著发言的蓝音无。
他说的没错,他是怕!
那又如何!?
连自己爱惜的东西都保护不了的他还有资格去爱护他的东西吗!?
真是可笑至极...!
(他,...)蓝音无把还搞不清楚事情的始末的管昱阳扯过,(你不要,是吗!?)
单飞雪盯著管昱阳脸上的不安,没答话...。
(我不要再重蹈覆辙了!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保护!)
『自己的东西,我自己保护!』
(这话什麽意思!?)单飞雪沉声冷道。
看著蓝音无把管昱阳纳入他的羽翼下,单飞雪的心忽然一悚,蹙眉只手缠住自己的衣领。
心,有点疼。
(字面上的意思。)蓝音无不想再说,眼神凌乱。
管昱阳不多话地乖乖看著。
只因为他什麽都无法帮上忙的。
单飞雪顿了好几秒钟,默默地松开自己揪住衣领的手,缓缓地放下并垂到身侧。
(随你便。)眸一转,态度一变,单飞雪直起身,他绝对不会毁了自己对自己的约定。
因为那个人...他的死...会永远存在他心底,忘不掉。
而他的愧疚也不会消失。
也因为他不愿意再痛一次,因为那疼会啃蚀掉他的心。
(你...!)蓝音无咬牙,难不成他真的宁可舍弃这个人!?
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心再度打开吗!?
该死的他!
(你站住!...)蓝音无喊住即将离去的单飞雪,无奈的是他根本就当作没听见地下了楼。
蓝音无瞪著单飞雪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他真的不知道单飞雪在想什麽,虽说那个人的死对他造成太大的冲击,可是...
他更应该珍惜活著的人,不是吗!?
看到这里,管昱阳突然发声。
(能告诉我整件事情的始末吗!?)眼睛直瞅住蓝音无那有点狼狈的样子,管昱阳决心搞清楚这个事件再说。
因为他什麽都不知道,所以无法和蓝同学以及飞雪站在同一点上,当然也无法下任何的结论。
蓝音无在看了他一眼後默然地点头,反正他早晚会晓得的...
(其实...一开始谁都没有错...)
望著管昱阳的眼,蓝音无把自己再调回那段相识且相知的日子......

阵阵的闷雷从天空上破空而来,紧随著的是一阵大雨,灰暗的天空中堆满了黑鸦鸦的雨云。
那雨,打进了两人心的缝隙中。
好疼!
(所以他...才会对被欺负的那件事反应如此大吗!?)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的管昱阳终於打破沉默出声。
原来..飞雪是以那样的心情...
来保护他的。
蓝音无没有抬头。
(是的...那个人对他真的很重要...如果我再小心一点的话...)说到这儿的蓝音无已经难过地哑著嗓音了。
他...他也不会死了...
管昱阳踱至他身旁,然後蹲下来:(这并非你的错...那是绑架他的人不好...)只因为飞雪的一句话就造成如此,那些人是很莽撞!
也难怪飞雪他总是不苟言笑了。
蓝音无抬眼瞟了眼管昱阳,(你和他一样...很善良...)难怪飞雪他...
管昱阳摇头了。
(一点也不。在听到这件事时,我甚至想把那群人给宰了...)
蓝音无默然。
(重要的是飞雪。他只怕不会再理我了吧...)管昱阳暗下脸,他真的觉得自己好没用,他没办法让飞雪解开心结,更帮不上忙。
(他家伙固执得很...)
(但是我还是想努力看看!)管昱阳全身湿透地立起身来,也拉住蓝音无的手,(因为我很喜欢飞雪!)
笑容灿烂的管昱阳让蓝音无吃了一惊。
这小子...
真的和那个人好像...连说的话都一样...
啊─单飞雪这小子实在走运!
望著仍旧黑暗阴霾的天空,蓝音无让雨直接打到他脸上。
他什麽时候也能像那小子一样,也有个人来爱他呢...!?
(走吧...我不喜欢淋雨...)蓝音无催著管昱阳。
(我也不喜欢...)管昱阳也笑著回答。
放学时间。
管昱阳望著天边烧红的夕阳,一边等著那个不会出现的人。
飞雪他果然还是不愿意见他吗...!?
他和那个人真的很像吗?
像到飞雪非得逃避他不可!?
管昱阳失望又难过,他从未料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只是很单纯地想和他在一起而已啊...
就在他失落地喃喃自语著的同时,一抹人影缓缓地接近。
管昱阳瞥见了,就兴奋地喊:(飞雪!)头也跟著抬起来。
(是我...)来人发声了。
管昱阳见不是飞雪,失望地垂下手臂,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喂!我说你也太小气了吧!?学长!?)蓝音无轻哼了声,面对那小子就一脸的笑容,对著他却一脸哀怨,这算什麽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