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误上龙床Ⅰ 林寒烟卿[上]

误上龙床Ⅰ 林寒烟卿[上]

时间: 2017-05-19 19:14:28

误上龙床Ⅰ

苏小砚藏在游廊的围墙下面,在早春的寒气中瑟瑟发抖。苏小砚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差。才偷偷溜出来,就前进不能,后退不得的被堵在了这里。太子朱昭明文武全才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稍有动静弄出来被听到,自己恐怕就没有希望去看杏烟阁新来的姑娘了。
朱昭明温和的声音自游廊的另一边不紧不慢的传来,太子和太傅忽然来赏梅花,苏小砚只有暗叹一声命苦。
等到屏风被搬来,火炉也架好,苏小砚才算是明白自己到底命苦到什么地步。身下的雪已经开始融化,寒意一点点渗进衣服里来。
朱昭明的声音温文动听,听在苏小砚的耳朵里,却打了一个冷战。
“去请今年的探花郎苏小洵来。”
请我哥哥,干什么,赏花么。
“太子今天真是好兴致。”
只要是能折磨我的事情他都有兴致。
“老师请,难得今日梅花开了的多了,岂可错过。”
梅花天天开,有什么可看的。
苏小砚听见他哥哥的名字,哪里还管什么太子不太子,梅花不梅花,七手八脚的开始往更远的方向爬。
爬着爬着眼前出现了一幅明黄色的衣袍,苏小砚沿着衣服向上看,朱昭明饶有兴致的望着他:“小砚,怎么你不是病了去休息么。”
苏小砚陪笑:“屋里太热了,出来透透气。”
朱昭明点了点头,吩咐两边的近侍:“送伴读回去,将他房间内的火炉全部撤了。伴读这次病的不轻,我传唤了三次都不能来,你们可要给我看好他。”
苏小砚眼巴巴的看着他,朱昭明优雅笑笑,仿佛他是一个关心伴读的好太子。苏小砚已经没时间和他计较了,比起太子来,哥哥似乎更可怕。三十六计,溜为上策。
漆黑冰冷的房间,苏小砚裹着棉被躺在床上,牙齿不住的打战。窗户都被木板钉牢了,门口侍卫在低声交谈。
苏小砚莫名其妙的在心里浮现出两个字:“冷宫。”
事实上这是太子的东宫,苏小砚是自幼就被选来做太子伴读的。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苏小砚心目中朱昭明就是半只老虎。无论外面对这彬彬儒雅的太子有多少溢美之词,苏小砚都认定太子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个……坏蛋。
猛的推开房门,苏小砚哆嗦着开口:“我要求见太子。”
朱昭明正在书房里看信,苏小砚进来跪在他脚边。朱昭明只是凝神回复,全然不理会他。换做是别人,也就老老实实的跪着了。苏小砚正觉得委屈,不肯在这里被罚跪,用力的咳嗽了两声。
朱昭明听如未闻,直等苏小砚跪的再也坚持不住,才放下手中的书信,冲他道:“起来吧。”
苏小砚挣扎着爬起来,腿已经跪的麻了,摇晃了两晃,瘫坐在地上。狼狈的模样换来朱昭明的大笑,亲自去扶了他起来。
“怎么,你的病好了?”
“回太子,好了。”
“我看不像,冬儿,去把给小砚煎的药端来。”
苏小砚出了一身的冷汗:“好了,好了,真的好了。”
“哪有上午还病着,下午就好了的道理,你不知道去病如抽丝么。就是面子上看起来好了,里子也需要补养。”
玛瑙的药碗装了满满的一碗,苏小砚闻着味就知道是黄连,跪在朱昭明脚边抱着他的腿:“太子饶了我吧。”
朱昭明一脚踢开他:“我再惯你,天你都敢捅个窟窿。这碗都给我喝下去,洒出来一滴,你这一年都不用出门一步。”
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要苏小砚这几个月留在东宫,千万别出门去,苏小砚竟然阳奉阴违。眼见着朱昭明真的震怒了,苏小砚也不敢违背,委委屈屈的把那碗黄连水咽了下去,话还没说,眼泪就下下来了。


侍者端著药碗退下去,苏小砚站在旁边,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朱昭明一步步踱到他面前,伸指抬起他的下颌:“不服气?”
苏小砚把头转开:“不敢。”
朱昭明冷笑:“你有什麽不敢的。”
挥退了左右,朱昭明的手冰冷的掐在苏小砚的脖子上,麽指轻轻在苏小砚才微微有一些突起的喉结上移动,然後收紧了手。
苏小砚狼狈挣扎,气红了的脸又渐渐变白了。朱昭明一松开手,他就咳嗽著跪倒在朱昭明的腿边,肩背一阵可怜的颤动。
太子这样生气,苏小砚只有龟缩在地上,盼望自己能缩成一粒灰尘。朱昭明蹬了蹬他的腿,苏小砚抿住唇角不做声。
朱昭明起了兴致,又蹬了蹬。苏小砚垂下眼帘,稍微我旁边挪了挪。朱昭明蹲下去,掐住他的下颌:“往那里躲?”
苏小砚陪笑:“我是怕太子嫌我烦。”眼帘却是更加低垂,长长的睫毛挡著,一点的眼波都看不见。
朱昭明手上的力气越发大:“你不耐烦?”连语气都是危险的,隐藏著更大的一触即发的怒气。这次不收服他,真跑出去惹麻烦了可不好收拾。
“我……我……”
说什麽都是错,说什麽你都不满意,还问我干什麽。
朱昭明本来就在生他的气,看他这窝窝囊囊的样子也实在不爽快,狠狠的哼了一声:“给我滚。”
苏小砚吓的浑身一激灵,连礼也不见了,真的连滚带爬的跑出太子的书房。才出去没有十几步,冷风一吹顿时清醒了。这麽回去,自己的那个冷屋子可住不了人。现下朱昭明满腔的怒火,去求他一次换了碗黄连,求第二次不知道是什麽了。
苏小砚站在庭院中想了一会,向厨房那边去了。
清早朱昭明起来看了会书,吃饭的时候想起苏小砚,派了人去叫他。下人回来的倒快,只摇头说不在房内。门外的侍卫已换了一班,不能立刻问昨夜看没看到苏小砚去哪里。朱昭明心知肚明,苏小砚那点三脚猫的本领,墙上的狗洞既已被堵死,是决计偷跑不出去的。
果真找了一圈,说人此刻正躺在厨房。厨子知道他是太子的伴读,唤了几声不醒,也不敢撵他,就任由他躺在那里了。
朱昭明吩咐了找到就行,没说让叫,这些人知道太子对这个伴读实在是宠爱有加,回来禀报就是。
没想到朱昭明竟亲自去了厨房,两边人表情严肃的跟在後面。年轻的却已经忍不住在嘴角边露出点笑意。
太子为人恩威素著,唯独对这个伴读,有时候不像是上下尊卑,倒像是做父亲的管教儿子。
厨房里有许多大火炉,有些是经年都闷著小火,专门煲汤熬药炖补品的。炉壁极厚,摸上去只是温。
苏小砚正躺在其中一个火炉边上,衣服半解,舒舒服服的睡觉。朱昭明就算有一些歉疚,也被他满脸享受的睡容驱散了。
苏小砚在梦里去了兴烟阁,才看见美貌的姑娘。拉了手没有说几句话,一头凉水浇了下来,浇的他惨叫了一声坐起来,身上真的湿淋淋的。苏小砚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到身前的人和这人身後齐刷刷两排同情的目光。


太子的伴读苏小砚,出神世代书香门第之家,当朝大儒之子。无奈父兄皆进士,苏小砚偏就不争气。且不说没本领考功名,就连基本的礼数规矩都一概不听不记。朱昭明看他蹭的雪白的背黑了一半,衣服狼狈的打着卷,直想一脚把他踹进炉子里去了。
苏小砚被这凉水浇头,也浇出了一身的火气。朱昭明昨天那样责罚他,今天早上起来还要找他的麻烦。他本来就不是老实孩子,心里的怒火上来简直想和朱昭明吵一架。
朱昭明什么样的人物,苏小砚那点心思哪里能逃的过他的眼睛,微微握了握拳,冷哼了一声:“把他洗干净了带到我的书房去。”
苏小砚被换上干净的衣服,一路上都噘嘴闷闷不乐。推开书房的门,也不用禀报,就径直走过去跪在朱昭明的书案下,嘟囔一句:“叩见太子。”
知道朱昭明不会叫自己起来,干脆连这四个字都说的微不可闻,只要说过了礼节无亏,不会被找错处就可以。
朱昭明真的不理他,这些日子皇帝生病不临朝,他身为太子却不能进宫探望,心里早存了万一之心。这天下多少蝇营狗苟的人,为了那权利明争暗斗,朱昭明自负才智本领,却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可如今毕竟是关键时候,赏梅看雪都不过是掩人耳目。苏小砚身份特殊,偏偏天下大事全不往他的心里去,除了惹祸别无所长。若真给他溜出去乱窜,不知道能不能保全性命回来。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候,自己严令呵斥了他几次,竟然全给他当作耳边轻风。
想到这里,忍不住重重的拍了一下书案。两边的人一起往过来,不知道太子有何吩咐。唯独这怒气的对象苏小砚声息全无,混若未闻。
朱昭明站起来,这才发现苏小砚已经睡着了,就着跪下的姿势四肢摊开,上半身蹭到了自己的书案下面,下半身还微微蜷曲着腿。
苏小砚今年十六岁,从小淘气不肯老实吃饭,生的虽然不矮,却比同龄的男孩子单薄。伏在地上活像一张椅子上铺垫的老虎皮。
朱昭明笑了笑,又忍不住皱眉。敢在太子怒气下睡觉,天下也只有这一个小无赖。苏小砚这是算准了自己不会真的为难他,有风驶尽帆。
朱昭明伸脚蹬了蹬他,苏小砚用力的推开他的脚,又向书案下爬了爬。最后干脆就整个人都缩在了书案下黑暗的空间里去。那里的地毯十分柔软,苏小砚小时候最喜欢躺在那里。无论玩耍还是睡觉,朱昭明只要招呼他的名字,就立刻用雪白的手指攀着书案,露出眼睛来问太子有什么吩咐。
朱昭明气他胆子大,先是装病欺骗自己,接着偷溜出宫,连对他的惩罚都敢阳奉阴违的逃个彻底。本来想彻底收拾他一通,给他立个规矩,以后也好管教,现在却不舍得把他从书案下抓出来了。
让人又拿了被子,给苏小砚盖在身上,任由他躺在自己的脚下。苏小砚翻了个身,抱住朱昭明的腿,把脸都贴了上去。他昨天夜里其实睡的不好,厨房的砖地虽不冰冷却生硬,翻来覆去的半夜才睡着,如今柔毯软被,才算是真正舒服了。


这一次被关同以往都不一样,苏小砚先是软语相求,继而哭恼偷跑,一切招数都不行。直等到桃花也开了,这禁足令才算解除。
春光明媚,苏小砚穿著新做的衣服,开开心心的出了太子府去找他的好朋友陈瑜。他不喜欢做轿子,也不愿意带随从。他是天生的野猴子,如今脱了锁链,简直恨不得奔跑几步。
太子府既是东宫,本是皇宫的一部分。一年前十二皇子引了一位僧人回朝廷,据说预言万物是灵验无匹的。这僧人请皇帝在东宫与皇宫间封闭高墙。说是为了风水气场,彼此循环,有助于皇帝的身体早日康复。
那时候群臣震惊,都以为这极不妥当。皇帝年渐老迈昏聩,若真修建这墙,不啻于宣告东宫人选有变,引起新的一波变动。唯有太子朱昭明毫无异议,上书表示本朝素以孝为人根本,但愿父皇早日康健如初,亲自督促人修建了这道墙。
这件事情里面蕴含了什么内容苏小砚并不很关心,只知道他过去见陈瑜,只需要迈脚走几步。如今却要先出了太子府,辗转周折的绕过层层的宫墙,拿着太子的令牌,经过漫长的等候,一级级的求见。
好不容易等到接引的小太监出来,苏小砚拉着他的手,一溜烟似的往里面跑。陈瑜是十二皇子的伴读。十二皇子自幼体弱,皇帝爱惜他不舍得他出宫,才成年就第一个封了他的王,特准他继续留在皇宫内陪伴母亲。
苏小砚和陈瑜身份相近,住的也近,从小玩在一起,亲近纵然不如亲兄弟,也差不了几分。
陈瑜正趴在窗台前逗鸟,听见院子里有声音,立刻甩了那难侍候的鹦鹉,扑出去抱住苏小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苏小砚在陈瑜的脸上胡乱亲亲:“陈瑜哥我可真想你,你的心真狠,也不去看我,我想你想的要生病。”
陈瑜嗤笑:“你是被关的生病吧,前阵子那么乱,我怎么去看你,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几天。”
苏小砚苦脸:“怎么乱了?”
陈瑜看看左右无人,伏在苏小砚的耳边:“皇上病了呢,又没有见太子。四处都说皇上要改立储君。”
苏小砚毕竟是官宦子弟出身,知道这件事的利害。朱昭明是从来不告诉他这些东西的,在陈瑜这里听说,立时出了一身的汗。但他从小和朱昭明在一起,心里对朱昭明实在有莫大的信心,觉得他睿智过人,总不会出事的。
陈瑜说到这里,拉着苏小砚的手:“太子英明神武,是一定要做皇帝的。”
苏小砚哦了一声,权利还没有在他面前展现威力,所以这个少年并不会对权利格外的尊重。只要朱昭明好好的,当皇帝还是当王爷在他心里没有区别。
几个月没见,陈瑜比从前多了些青年的气息,苏小砚留在这里吃了饭,兴致勃勃的和陈瑜谈论杏烟阁新来的花魁。
十二皇子朱昭和下午派人来传陈瑜,苏小砚自己在陈瑜的房间内翻了一会书,左等右等陈瑜也不回来,就留了字条,一个人先回去了。


苏小砚走在路上,身后有马蹄声追过来,他向旁边让了一让。那马停在他身边,跳下来的人穿着一身青衣,看打扮不过是个小厮,却满面的书卷气息,让人没来由的生出好感。这京城只有一家的下人能够如此,苏小砚在心里立刻叹息了一声。
果真那人鞠躬行礼:“老爷请您回去。”
老爷,是苏小砚的哥哥苏小洵。
苏小砚自幼和太子住在一起,对自己家倒不怎么熟悉。他的父亲是当朝大儒,在十三年前病故。父亲在时苏小砚尚小,还不懂悲伤。皇帝怜惜他父亲的才华,把三岁的苏小砚拨给六岁的太子当伴读。
太子朱昭明那时候已经展露出足够的风采,多了一个鼻涕虫伴读也只是略微皱眉。伴读通常是先生训斥皇子时的替身,为皇子枯燥的学习里增添些同龄人陪伴的乐趣。前一点苏小砚几乎是全然没有完成,太子聪慧睿智,对身边人诸多体恤,原也没有被训斥的时候。第二点完成的倒还算称职,朱昭明的确看见他就会觉得心情大好,就算有什么不快的事也会烟消云散,就任由这个鼻涕虫跟着自己。
苏家蒙皇恩浩荡,宅第离皇宫并不远,也算是门第重重。这里本就是王侯贵族居住的所在每大小和气派自然不如左右王孙府邸,但白墙黑瓦坐落在朱门之中倒也有几分雅致秀逸的气质。
门被一道道的打开,苏小砚一步步蹭进去。他的父亲希望两个儿子德行无亏,视自身小,天地大,永远谦逊。在两个儿子的名字里都取了个小字。苏小砚觉得自己在这点上实在是实现了父亲的愿望,小的几乎看不见。一切都优秀到几乎完美的哥哥,实在是任何人都忽视不了他存在的大气派。
苏小洵的确是一个完美的人,无论相貌、性情、学问,都让人叹为观止。今次考进士,远不如他的人被点为状元,名震天下士林的苏小洵只不过得了探花,却不见他有半点不豫之色。世人都道苏御史的儿子有青出于蓝之势。
苏小砚远远的看见哥哥坐在厅中,穿着一身玄色的深衣,一手轻轻支颌望着自己。他走过去老老实实的跪下,一本正经的问安:“弟弟拜见兄长安好。”
苏小洵点了点头,示意弟弟起来。苏小砚坐在他对面,他虽然害怕这个兄长的管教,但苏小洵毕竟是他在世上最亲近的人,忍不住仔细打量,看哥哥有没有什么变化。
苏小洵雪白修长的手指放在漆成黑色的桌面上,手上的纹路很浅淡,像是在玉石上雕刻的花纹,雪白的肌肤莹润非常。
苏小砚忍不住在心里赞美,觉得自己兄长的美貌胜过杏烟阁那位最美丽的花魁。
苏小洵冷哼了一声:“在想什么,满面的委琐不堪。”
苏小砚狠狠的被吓了一跳,连忙收束心思,满面严肃:“哥哥叫我来做什么?”
苏小洵看了看他,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不做什么,我想你了。”


苏小砚灵动的眼睛立刻眨了眨,心里飞速的判断哥哥的话是真是假,是不是要训自己前先给的安心丸。
苏小洵神情温柔,眼神清澈,脸上的关怀虽不显露的十分浓,却全是真诚与对弟弟的爱怜。
苏小砚抽了抽鼻子,离开座位,坐在哥哥脚下抱着他的腿,把脸枕在苏小洵的膝上:“哥哥我也好想你。”
苏小洵也不抽开腿,任他抱着,过一会笑道:“小砚我今天读了你最近的文章,觉得你学问大有长进了,。”
苏小砚最怕听他提学问两个字,连忙噤声。
苏小洵声音更加温柔:“你在太子那里住的还好么?”
苏小砚仰头看着哥哥,不知道哥哥的用意,因此也就不知道该回答好还是不好。
苏小洵轻轻转动手里的扇子:“若是不好,那就回家来住两天,我去和太子说。”
苏小砚吓的打了个激灵,连忙道:“很好,很好,太子对我很好。”
苏小洵了然:“你是更害怕回家啊。”
怕自己惟一的哥哥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但和哥哥比起来,太子似乎更容忍自己一些。
苏小洵拉他起来:“多大年纪了,还喜欢抱别人的腿。”
苏小砚站起来,迟疑着不愿意回到座位去。哥哥今天似乎心情不错,苏小砚勇敢的坐在苏小洵的腿上,抱住了苏小洵的脖子:“哥哥。”
苏小洵握着弟弟的手:“你撒娇的本领真是比学问好上百倍。”
苏小砚把整个人都贴在兄长怀里:“学问再好,也不会有比得上哥哥的人啊。”
苏小洵忍俊不禁,在他身上轻轻打了一下:“说什么胡话。”
苏小砚闻哥哥身上微冷的清香:“我最喜欢哥哥的气味,比梅花好闻。”
苏小洵略微挑了挑眉:“好假的话,你既然喜欢,怎么不肯回来和我住。”
苏小砚吐了下舌头,拿头在哥哥身上蹭。
苏小洵手指轻扣桌案:“小苏是猫,大苏是虎,小苏见大苏,急急爬上树。整个京城都知道你怕你哥哥怕的像见了老虎。”
苏小砚苦着脸:“哥哥,他们是说你教导弟弟有方,这歌谣不知道是哪个坏蛋编的,你可千万不要信。我朝朝暮暮的都想着哥哥。”
苏小洵笑了笑,仿佛梅花初绽。苏小砚看的发呆,难免在心中又和杏烟阁的花魁,那据说是第一美女的美人做比较。越发觉得自己的哥哥容貌出众,假如是个女子,又去了杏烟阁,那现在的花魁一定会被比下去。
苏小洵瞧见他眼睛里光芒乱闪,这次没训他,只问:“我有件事情,你要老实说实话。”
苏小砚在心里打鼓,假如哥哥问自己刚才在想什么,那是万万不能说的。
苏小洵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在转悠些什么事情,这弟弟心既然野了,做哥哥的又不能次次都骂。也只有当成不知道。
“太子要娶太子妃,你知道了么?”
“不知道。”
……
“你有什么想法么?”
“娶谁?”
“那就和你无关了吧。”
“呃……”
的确无关,苏小砚不在意。
看到苏小砚点点头,苏小洵彻底放下心来:“回去吧,没事不要总出门,我叁天后去太子府看你。”


苏小砚依依不舍的亲了亲哥哥,又在哥哥身上蹭了蹭,才撒腿跑了。在苏小砚的心目中,哥哥这个词就是……又爱又怕的意思。太子比起哥哥的管教来,还显得温柔宽松一些。
匆匆回到太子府,苏小砚飞快的在游廊间奔跑,力争用最短的时间回到自己的院子去。
这种努力总是不会成功,他的院子和太子的院子离的太近。有什么风吹草动,根本无需通报就会被太子看在眼里。
今天不巧,朱昭明正背手站在院子里,看见他进来了,没有说话,轻轻咳嗽了一声。
苏小砚立刻顿下脚步,像被猫看见的耗子。不过他很快就想起来今天之所以回来的比规定的时间晚,是因为哥哥把自己叫走了。整个人恢复了活泼泼的生气,跑到朱昭明的面前:“太子叫我?”
朱昭明笑了笑:“去哪里了?”
苏小砚老实回答:“去看陈瑜,然后看我哥哥。”
朱昭明牵着他的手,整个人靠了过来。苏小砚觉得像是一面山压在自己身上,让他每一根汗毛都觉得紧张。
“真……真的是见我哥哥去了。”
朱昭明不在意:“我知道。”
苏小砚急于从他的气场范围内逃离:“那我回房去洗漱。”
“去我房间洗。”
苏小砚垂头丧气的被拉进朱昭明的房间,下人会意上来给他擦洗,为他脱了外衣。把他服侍的好好的带到朱昭明的面前。
朱昭明觉得好笑:“我这么可怕么?”苏小砚挠了挠头:“没我哥哥可怕。”
朱昭明让左右都退下去,把苏小砚抱在膝上:“我让人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苏小砚伸手把饭菜上扣的盖子掀开,香气立刻弥漫开来。苏小砚暂把心事都抛在脑后,拿起筷子,飞快的向自己最喜欢的樱桃草莓冲了过去。
朱昭明已经很久没抱他了,怀里的人没有多一点肉。苏小砚全神贯注的和自己最爱的食物拼搏,根本没有感觉到朱昭明的手在他的腰身上轻轻摩挲。
朱昭明的手悄悄向上,隔着衣服爱抚苏小砚胸口的小突起。心里涌起一阵阵的火热,又强自压抑下去。面料良好的衣物传来几乎没有隔膜的触感。朱昭明把苏小砚又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一手箍紧他的腰身,另一手继续抚摸他微小的突起。
苏小砚有些不耐的扭动,来自朱昭明的抚摸这不是第一次,他早就熟悉了,但这样锲而不舍的时候还不多。
苏小砚坐直了身体,深深的叹了口气,用勺子挖了一颗樱桃,转头递给朱昭明:“太子,吃。”
朱昭明为他幼稚的反应在心里吐血,皱了皱眉:“我不吃。”
苏小砚脸上立刻露出欢喜的神色,埋头去继续对付他的美食。朱昭明伸手进苏小砚的衣服里轻轻解开他里衣的带子。
苏小砚放下手里的勺子和筷子,终于把吃东西先放在一边,把朱昭明摆在更重要的地位。他用力的把朱昭明的手拉出来:“我不喜欢被人摸。”


朱昭明不悦的冷哼一声,苏小砚吓了一跳。最近几个月,朱昭明一直都很忙碌,不太开心,对自己也是多加训斥。
苏小砚终究是和朱昭明感情要好的,觉得朱昭明要努力做一个太子,又威严又尊贵,真是很辛苦,就算有什麽与众不同的“爱好”发泄压力,也可以理解。同情弥漫上来,转身抱住朱昭明:“你摸吧。”
朱昭明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对主动送上门来的身体自然不会拒绝。伸手抱起苏小砚,走向後面的卧室去了。
苏小砚在离开桌子前迅速的抓了两颗樱桃塞进嘴里,这才勉强算是心甘情愿的舍弃了美食去陪伴他的太子。
朱昭明的卧室很温暖,浅明黄的帷帐浅淡的近似於白色,苏小砚被放在床上,立刻骨碌爬起来,跑到床尾的床柜翻自己上次落在这里的老虎。
小老虎是朱昭明送给他的,精工细作,栩栩如生。但终究是玩了十多年了,腰身上的花纹都有些模糊不清。小时候这老虎比苏小砚还要大,现在却只能当做枕头和靠垫了。
朱昭明看他开心的去把老虎搬出来,欢呼著在老虎身上按来按去,暗恨自己过了这麽久都没有一个棉老虎吸引苏小砚。
他坐在床边,按住苏小砚的腰。苏小砚回头看了他一眼,把老虎铺在床头,认命的躺上去,合著眼睛,等待著朱昭明的抚摸。
苏小砚的外衣在厅中就已经脱掉了,现在剩下月白色的中衣和里衣。朱昭明缓缓打开他的衣襟,并不急於把他全部剥开来。
苏小砚一只手伸到头顶捏老虎的须子,另一只手也被朱昭明放到了头顶,整个人像是在朱昭明的眼前毫无防备的被打开。
朱昭明最喜欢看他这幅样子,老实乖巧,像是全部的身心都等待自己去攫取占有。眼睛柔顺的合著,长长的睫毛透露出无限的亲近与信任。朱昭明轻轻抚摸他细腻的肌肤,想像有一天苏小砚开始明白人事,知道这爱抚里深藏的意味。得到苏小砚,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可是舍不得他那麽早就懂得一切,只好忍耐他幼稚到连生涩都算不上的反应。
细小的乳尖有漂亮的柔粉色,稍加拨弄会自然的充血挺立。朱昭明在那颜色渐渐变浓的突起上缓缓揉捏,苏小砚的肌肤雪白,衬的殷红的一点越发夺目。
朱昭明低低喘息了一声,快要抑制不住对眼前人的渴望了。苏小砚这时睁开眼睛,关心的望了望他。朱昭明为他的目光吸引,手上不知不觉加大了力道。苏小砚是听见他的喘息才看他的,担心朱昭明是不是最近太劳累,身体不大好。然而看朱昭明神采奕奕,实在不像是身体不好的样子,立刻就又把眼睛合上了。
苏小砚是不会觉得被朱昭明摸是一件害羞的事情,但是朱昭明却不喜欢他瞪大了眼睛望著自己。这种小事情苏小砚一律不会坚持,何况合著眼睛也可以幻想这是母亲的手。书上写母亲的慈爱里面就有轻抚幼子。苏小砚父母早逝,所有曾经得到的爱抚都来自哥哥和朱昭明。不过哥哥和朱昭明不大一样。苏小砚在被翻过身去的时候想,哥哥比较喜欢抚摸我的头,太子既喜欢头也喜欢身体。
朱昭明把他的人翻了一个身,将苏小砚的衣服全都罩上去,连苏小砚的头都被罩在里面。视线从苏小砚单薄光滑的背向下滑落到纤细的腰身,再到形状美好的翘臀。臀瓣紧紧的合拢,藏著朱昭明想探询的秘密。朱昭明分开苏小砚的双腿,伸指按在那朵隐秘的红梅之上,轻轻拨弄苏小砚身体入口处的褶皱。苏小砚被罩在一片黑暗里,双手捏著老虎的耳朵和尾巴,略微不耐的扭动了一下腰身,因为空气的缺乏而张口轻轻喘息。



苏小砚的喘息声像诱惑的咒语,因为天真懵懂,增添了更多更强烈的吸引。朱昭明手上的力气逐渐加重,细腻的肌肤渐渐渗出一层汗水,因为汗湿变得更加柔滑,像是吸著手不肯放。
朱昭明沿著臀瓣向下,按了一下苏小砚腿间的双丸。苏小砚整个人颤了一下,修长并拢的双腿分开,露出更大的空隙给朱昭明攻城略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