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两只小熊 婆婆

两只小熊 婆婆

婆婆
http://www.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100013911/index.asp
1
阿太子:见面吧!
人马座:好啊!可是......
阿太子:你犹豫什麽啊?婆婆妈妈的,怕我吃了你啊?
人马座:网上多色狼啊!:)
阿太子:~~~~~倒!你是不是男的啊?
人马座:我是说母色狼啊!:)
阿太子:母色狼?!我@$%$#R!!......
人马座: :)。
见面吧!
阿太子:先说好。我不是什麽随便的人哦!
人马座:(无辜:()我也不是啊!
我不是什麽随便的人......
柯特关上电脑,托著下巴朝窗外傻笑,那个家夥真是好好玩!
夜,并不安静,比猫更暧昧的叫声更露骨的是天花板上传来的阵阵喘息声。
也怪不得母亲会受不了地走人。
柯特连抱怨也觉得不好意思。
扭大了收录机的音量作为对楼上的人的小小惩戒,柯特傻傻地笑了起来。
广播里面放著男变女女变男的无聊搞笑节目,不过比起听做爱交响乐还是有营养的多。
"下面请148号先生配一下简.爱的音,看看是不是比之前147小姐的哈姆雷特要好?"
"......如果上帝赐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会让你难以离开我......"
虽然有捏著嗓子,可是听起来相当的不自然。
柯特微呛著咖啡闷笑著。
"今天的天气很好!......法蓝,我们去郊游吧!"柯特突然开口,然後爆笑地吐了吐舌头。
"起码比那个像被抽了筋的家夥要好!"柯特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
"下面是149号的王小姐,她要学的是罗斯福的竞选演说......"
听著听著,柯特渐入梦乡。
敞开的窗户外,凉凉的风灌进来,吹起柯特额前散乱的刘海,也吹走一丝暑意。
暑假的第一个星期天。傍晚下了一场大雨。人马座与阿太子约在滨江公园的望江牛石碑前。
"真够远的。"迟到了两分中的柯特湿漉漉地出现在御慈茶的面前。
"对不起。我迟到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御慈茶甩著手中的伞,看清了眼前人的样子。
"不会吧?你怎麽湿成这样?"
吐了吐舌头,柯特笑著抱怨:"要被淋死了......出门忘了带伞!"
"运气真背。"
"没错!好像要被水融化掉一样!幸好雨已经停了!"
柯特一边说,一边打量眼前的人。虽然说刚刚到约定地点的这边看到的有好多人,但是他问也没问就站到了这个人面前。
大概是对方有两道神采飞扬的眉吧?好适合他哦!
"喂!你一个人在笑什麽啊?真是跟我想象的一样傻。"
"呵呵,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玩啊?"
"什麽啊!淋成落汤鸡你还只想到玩啊?先去我家吧!就在附近。"
"好啊!"
柯特高高兴兴地大声应道。
御慈茶的家不大,有些和式的格局。是一间公寓的二楼。
一进门,柯特就被推进浴室,直到尴尬地披著浴巾出来。
"我忘了衣服都拿去送洗了!"御慈茶有点难以启齿地开口
"全部?"
"呃!......那个,我妈出去了!已经好几天......"
"喔!了解。"
柯特贼贼地看著他不好意思的脸。
原来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啊!
"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找我爸爸的衣服穿。反正他也不在。"
"......没关系的啊!等会儿衣服烘干就可以穿了啊!"
柯特笑得很甜。
"对了!你要不要看碟片?"
"好啊!我最喜欢看碟片了!"
柯特盘腿坐到沙发上,一脸兴奋地说。
"你看起来有点傻傻的......"
"别吵啦!画面出来了哦~!好棒。"
".................."
"嗯呢......"
"嗯嗯 ...啊............啊啊......"
"啊哦?"这一声是柯特发出的。
御慈茶满脸通红地看了他一眼。
"那个......我是向朋友借的,他说很好看......"
"哇哦──"柯特开始惊叹。
"好像是A片......"
"没关系啊!因为演员好帅哦~~~!身材好好!! "
"喂!你知不知道你看起来有点傻啊?"
"拜托你不要吵好不好?"
"不用看了吧?"
"为什麽不用看?"睁著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柯特无辜地看著御慈茶,"难道你要用做的?"
"你真的是很傻......"
御慈茶的身体不等说完就缠了上来。嘴巴也随即堵住了柯特的。柯特回应了他,很快就把腿缠绕住了对方的腰。
一切开始得相当自然,自然到两人交换了两次的鱼水之欢。
──好麻!柯特捶了几下腰,从御慈茶的臂枕上起来。
回头看了他一眼。
御慈茶的俊脸上挂了两条搞笑的哈喇子。
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指针已经指向10点,哇!得快点回家!
再回头看了他一眼,见对方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柯特轻轻地嘟起了嘴。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一路走来,街上连路灯都睡著了似的幽幽暗暗的。
坐到花墙上,无聊地看著天空。
月亮很大,星星也很多,草丛里的虫鸣也很响,真是热闹啊......
可是车库里没有爸爸的车,整幢屋子里没有一点灯光──
──原来当个准时回家的乖孩子就是要忍受寂寞吗?
这样想起来的话,突然觉得听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到还比较安心。
今天真的是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呢!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呢!
看到那个人时,会有著两个人是一挂的感觉。
呵呵!第一次能给这样的人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呢!
可是,好像有什麽事情不对劲呢!
我不是随便的人......
他会不会觉得我跟他不一样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太随便了所以不再跟我聊天了呢?
柯特烦恼地抓起头发。
人马座:对不起对不起!昨天学校里临时有事,突然被叫过去所以没赴约。
阿太子:咦?你也没去吗?......我昨天因为要看家所以也没办法赴约......
人马座:咦~~~~~?这样吗?......:),那,看家愉快吗?
阿太子:很无聊。你呢?学校里有什麽事?
人马座:也是一堆无聊的事啦~~*─*!
阿太子:我们都是无聊一族呢!......哈哈哈!
人马座:是啊:)!好巧哦!
2
那个人不是人马座吗?
御慈茶从地毯上站起来,抖了抖发麻的双腿。
今天他很早就等在聊天室,想向柯特解释(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要解释什麽啦)。
可是柯特竟然是到深夜才上线,而且竟然说自己没赴约。
那麽"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感觉真的是很怪异。
像半年前被不负责任的父母抛弃一样。
环视了一眼四周。
室内安静得太过异常。
拾起地上的泡面盒子,与垃圾筒里的一袋叻色一起打包了一下,顺手扔到窗户正下方的垃圾堆里。
虽然夜已经深了,可是因为楼下即是大马路,所以,突突突的机动车声还是时不时地经过,扰的人心里很不耐烦。
御慈茶胡乱套了一件宽大的T恤就出门了。
J市的霓虹灯灿烂得像洗衣店里翻翻滚滚一瞬即逝的肥皂泡沫。
是个繁华得也许明天就会因为到极限而爆开的城市。
午夜来来往往在街上走的人还是很多。
虽然穿得形形色色,但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是跟自己一样的人。在同一个城市生活著的人们,相似得好像一个个的标点符号。
人马座也会在这样的街头走过吗?还有那个人......
与那个人的事,发生地那样自然,就好象自己找到了生命中那个可以交换身体的人。
"小茶今天看起来特别帅哦!是不是有什麽好事情发生了?"
千篇一律的鼓噪声,害得对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帅起了疑心。
"迷色"是路上一家很有名的GAYBAR。对外营业,所以也不限制会员以外的人入内。WAITER只是普通打扮,也不需要提供额外服务,所以生客来的时候,也不会觉得与其他酒吧有什麽太大不同。
御慈茶在店内做酒保的工作。
这里提供的工资比较优厚,换班也很随意。而且跟城市里泛滥的色情业比起来,这里的空气清新多了!
"昨天那盘带子有看吗?"
一旁的服务生查尼司凑过身来,有些暧昧地问。
一想到那个,御慈茶臭下一张脸:"切──"
"怎麽了啊?是很难找的毛片呐!所以忍不住要献宝。"
"......可是我是正常人啊!"
"你是指哪方面?"
听到这句话的御慈茶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你还管好你自己吧!不要被随便哪个乱七八糟的男人诱拐去就好。"
调侃著夥伴的御慈茶突然想起了那个人,哼,他仰起头,甩了甩最近突然变长的刘海。
"迷色"......。
柯特坐在酒吧角落里,悠闲地看著人群。
他也看到了御慈茶,看到他进门,然後换了制服站到柜台前。
他穿制服好帅!!~~~!!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根本就被比下去了嘛!
柯特笑得意味不明。
这个酒吧的气氛好好哦!而且原来是个同性恋的酒吧。今天因为被一个人丢在家里觉得太无聊,下线後就出去到处乱逛,结果不知道怎麽地就逛进这里来。
原来是因为他也在这里啊?
之前有被搭过两次讪。一个是一个高高帅帅的大哥,穿著光光亮亮的皮衣。第二个也是个大哥(废话,未成年年人不得入内,Q:柯特为什麽YES?A:因为他是主角啊)穿著粉红色的无袖T恤,嘴唇的颜色很漂亮。
柯特莫名其妙地觉得心情特别好。
原来自己是个对别人有吸引力的人呢!嘻嘻!
而对那个人呢?
他是怎麽看我的呢?柯特很好奇。
"嗨!"他站到了御慈茶的柜台前面,看到对方有吓了一跳,嘿嘿地笑了起来。
"......第一次来这里吗?"御慈茶搓著手,问得有些紧张。
"嗯!"手比著1字,放到御慈茶的眉心......
"你这里有颗痣喏──好像女生喔!"
说著,柯特还鬼马得用力点了一下头强调语气。
"............"御慈茶回望著柯特,发现他今天也一样很傻。
柯特倾身向前,越过吧台,吻到了御慈茶眉心的痣。笑了!
"要努力工作哦!"
御慈茶愣怔地看著小步踱出去的柯特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喂!有人看上你了!"查尼司嬉笑地靠过来,"御慈茶同学~~~!来,谈谈被当作零号的感想。"
"我决定跷班。"
盯著即将消失在"随手关门"的标牌後的柯特,御慈茶的眼神闪过一道微邪的光芒。
"帮我向老板报备一下。"
"哇!你不会吧?"
"恩,人家是行动派的啊~"
"......呵,要努力工作哦!"查尼司趁机捏了一把他的屁屁。被御慈茶一脚踢开。
跃出吧台,他回头朝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查尼司做了一个倒翻舌头的表情,後者则回了一张大猩猩的脸。
当御慈茶出来的时候,柯特正靠在"营业中"的标牌旁边。看到御慈茶,柯特轻轻地朝他微笑。
"去我家吧!"御慈茶的指尖拨开柯特耳後的头发。
回答他的是柯特甜蜜的唇吻。
窗上的风铃发出轻微的声音。
睁开眼睛,刚好可以看到窗上的一方狭窄的天空,两个人好像被圈在了里面似的。
柯特伸出手触摸到风铃。清清脆脆的声音顿时碰撞开来。柯特好心情地笑了起来。
"嗨!......已经是早上了吗?"御慈茶用手遮住眼睛,回避并不刺目的阳光。
"是啊!早上好。"倾过身体代他挡住阳光,柯特脸上满是笑意。
"早上。"
御慈茶有点木讷地看著眼前的男孩,觉得他给他的感觉可以是随时消失掉的样子。
"......我肚子好饿。"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冥想,眼前的男孩这麽说。带著些微的撒娇。
"呃!我去帮你买早餐回来......"
赶紧从地毯上爬起来,三下两下套好T恤,确定牛仔裤里的钱後,就直往外面冲。
跑到玄关时,却突然感到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被留下的男孩,特别嘱咐,"你等我哦!"
回答他的是男孩像熊宝宝一样可爱的傻乎乎的笑。
回家的时候,客厅的灯还亮著,但是却早已是人去楼空。
御慈茶席地坐了下来,开始一个人享用早餐。
他的脸上没有什麽失望的表情。可是整个空间里却蒙上了一层冰一样的寒气。
"爸爸......妈妈......"
轻声地,御慈茶突然这麽叫了起来。
3
"柯特,你昨晚上去哪了?"
客厅里,沙发上的柯席问著刚进门的儿子。
爸爸的脸上挂著黑眼圈?
柯特木讷地站著,心中猜想著别的种种可能。可是却被感动了。
"我昨天去一个朋友家睡了。"
他敷衍地回答。
男人的表情放柔了下来。
"柯特也到了交女朋友的年纪了啊?是什麽样的女孩子?上垒顺利吗?"
"问太多了!爸爸。"柯特著恼地嚷。
"怎麽!小夥子也懂得害羞了?"
"是男朋友啦!"
"哦。小特,以後要外宿的话,别一声不吭的啊!虽然你爸不怎麽样,可也是会担心儿子的。"
"......"柯特转身向楼上走去。
在楼梯口的时候,终於还是忍不住地说了出来。
"谢谢爸爸。"
对方没听见。
转过头,柯特对自己莫名其妙的说话皱了一下眉。

人马座:今天心情不错呢!
阿太子:哦?我也是。
人马座:我跟你说过我有个讨厌的色情老爸吧?
阿太子:怎麽?你整到他了?
人马座:*_*。不是啦!原来他也没那麽讨厌啦!
阿太子:......是吗?
人马座:小茶呢?我记得你上次说你爸的糗事。还没讲完呢!
阿太子:没什麽好说的啦!
人马座:......你跟你爸吵架了吗?
阿太子:被你猜到了!
人马座:开玩笑的吧?
阿太子:真的!我还被他无情地抛弃了呢!
人马座: :)哎呀呀!事情真的不得了了。太子殿下成了弃婴了。
阿太子:是啊!小马座可不要抛弃我哦!
人马座:那要看太子殿下自己了!
阿太子:看不起我呀!人家可是出了名的英菌笑傻,粪流涕淌喔!
人马座:讨厌!你家的抽水马桶坏了啊?
阿太子:嘿嘿嘿~是啊!所以暑假没办法呆在家里了。
人马座:你有知道什麽地方好玩吗?
阿太子:不知道。不过,我最近在朋友那边要到两张游乐园的招待券呢!
人马座:啊哦!^V^!要请我要请我吗?
阿太子:当然──不可能了!我已经跟人约好一起去了哦!
人马座:......(令人火大)

礼拜天的游乐园,人山人海的相当热闹。
柯特站在广场上,悠哉地喝著珍珠奶茶,看著川流的人群。
广场的另一端,御慈茶正神情沮丧地坐在白天当作摆设的路灯下的长椅上。
"喂!你怎麽在这里?"
柯特看到了他。
"啊!是你啊?"脸上表现出的是惊讶。但是亮晶晶的眼神却好像本来就是在等著他一样。
"我和朋友约好了的啊!可是时间都过了还没人来呢!"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呀?"
"──不要。"
"咦?为什麽?"
──好伤心......
"因为你上次不告而别啊!我不能轻易就原谅你!"御慈茶说的理所当然。
柯特佯装生气地指了一下他眉间的痣。
"哼!"

"哈哈哈......哈哈哈!!......"
从云霄飞车上下来後,柯特就一直笑个不停。
"不要笑了!"
御慈茶的脸上则是青了又红,红了又青。
"哈哈哈............"
"我跟你说不、要、笑、了!!!"柯特的嘴被某个气急败坏的人用手捂住了。
"呼呼呼呼......"柯特不放弃地在他的掌心里继续他的笑。
热热的吐息喷的他的掌心直发痒,御慈茶只有赌气地背过身远离这个像被点了笑穴的怪家夥。
"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很酷哦!"柯特笑嘻嘻地追上去,"而且很帅气!"
你说好听话也没用!
御慈茶在心里狠狠地做著鬼脸。
"没想到你竟然会在云霄飞车上怕得喊‘爸爸、妈妈......'──为什麽会这样呢?"
"你,你不要给我提这个了啦!"
御慈茶涨红了脸,喊的声嘶力竭。
可是柯特却毫不反省。
"又有什麽关系嘛!"
"反正当时杂音那麽大。听到你的声音的也只有我而已啊!"
"哼!"好不容易恢复镇定的御慈茶再瞪了他一眼。
"连我也不行吗?"柯特抓住他的胳膊挨上他。
"你想你的爸爸妈妈了吗??好可怜!"
御慈茶蓦地睁大眼睛看著他。
[他究竟是知道了什麽吗?]
4
"这里这里!"柯特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说了什麽不得了的话,突然朝一边喧闹的那边喊。
"那边的两位同学要上来表演吗?"
台上的小丑蹦蹦跳跳地朝他们打招呼。
"可不可以?"柯特拉过御慈茶的手,兴高采烈地问。
"很欢迎啊!小朋友们也都很期待哟!这里正好是让观众参与演出的部分哦!"
"是什麽什麽?"柯特比小孩子还像小孩子,兴致勃勃地叫。
"是好朋友的熊先生甲跟熊先生乙。他们在散步时遇上邪恶的熊先生丙。然後就是非常精彩的变身对打,当然,我们还有专业的演员来表演变身之後的对打......"
好无聊的剧情──
小丑红色的鼻球在眼前不断放大,御慈茶被周围布景的眩目色彩搞的头晕眼花。
"呀──那我们就是演两位熊先生了啊!LUCKY!正义必胜!......我们还可以自己加台词吗?"
"当然可以了!而且之後还会送给两位纪念品哦!"
"呀啊啊~~~!还有纪念品可以拿的吗??──好幸福哦!"
............好丢脸!
看著笑容可以媲美娃哈哈商标的柯特,御慈茶无声地说。
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看到柯特的笑容,实在不忍心扫他兴的御慈茶忍辱负重地穿上了肥大的熊布偶的道具装。
"早上!熊先生乙!今天的天气很好呢!早饭吃过了吗?"
裹在粉红色熊布偶装里的柯特笑眯眯地问他了。
"啊,嗯......吃,吃过了!"
好热~~~~~~~~!!
这麽热的天,竟然穿著这种肥得走不了路的道具服,在光天化日底下,被一群小毛头当"动物"看。真是有够给他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汗水顺著御慈茶的额头滴落在道具服里,分不清是冷还是热,开始感觉有点黏黏的。
他的脑中顿时闪过没出息的声音:救──命──啊────!
可是柯特却正在状况。
"那麽,一起去散步吧!熊先生乙。说不定啊!我们会遇到什麽大事情呢!比如说,邪恶的熊先生丙──啊啊啊!好可怕呀!你说对不对?熊先生乙?"
紧接著是台下的一片大笑。
"嗯,......嗯嗯!"
晕了晕了!......──好晕啊!
御慈茶在心里大声尖叫。
"谢谢!真的是太谢谢两位的卖力演出了!"
前台,变身超人还在大战熊先生丙,後台,迫不及待地脱下道具服的御慈茶拉起柯特就想快点走人。可是那个鸡婆的小丑却硬是拉住两人。
"我原本还在担心呢!没想到两位同学竟然演的这麽好!"
"我们可以走了吗?"御慈茶臭著一张脸晃到他面前。
"如果不介意的话,希望可以等到表演结束後跟小朋友们打个招呼再走不迟!"
脸上涂著花花绿绿的油彩,绘出笑面的脸,实在是看不出他到底是什麽表情。
我介意──还没等御慈茶开口,柯特就拉过他的胳膊,"喂!再等一等又没关系!呆会儿一定会有礼物可以拿的!"
"是啊!"小丑过来帮腔,"本来就设有观众参与的纪念品的!"
"礼物?!"御慈茶脸上拉下一道道黑线,"你是为了礼物才不顾我的意愿把我拉进来的吗?"
"当然不是!"柯特摸摸他的头,"是因为你当时看起来好寂寞,所以我烦恼怎样才能让你改变心情,正好发现这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就拉你过来了啊!"
"原来你不喜欢吗?对不起......"柯特低下头从下看著他的眼睛,一副小可怜的样子。"这样的话,我们就走吧!"
可是御慈茶突然拉住了他欲离去的胳膊。
"你不要礼物了吗?"
"要!当然要了!"柯特咧大了嘴,"啪!"地给了御慈茶一个大熊式的拥抱。
"──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只是换来一声好人,却丢足了脸......
不过,意外的,一向脾气不算很好的自己却没有觉得讨厌。
被柯特当作玩偶一样抱著,御慈茶闷闷地这样想著。
5
"原来真的是熊啊!我最喜欢熊玩具了!而且我家已经有好多只了呢!你呢?......你有几只熊玩具呢?......"
柯特一只手里抱著作为奖品得来的布偶熊,另一只手中抓著一支刚买过来的蜜桃冰激凌,喜气洋洋地问著。
"我......我才不会玩这种东西呢!"
──好白痴!御慈茶在心里咕哝。
"啊?!──你从来没有玩过熊玩具吗?好可怜......那麽,这一个就给你好了!"
赶忙推开柯特递过来的布偶──
"我才不要这种东西!!"
"讨厌!拿去啦!根本不用不好意思的啊!而且反复说那麽白痴的话也很没意思哦!"
"你才白痴呢!"说出去後御慈茶才真的想咬掉舌头。
是从没想到有一天,在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面前,自己竟然可以这样任性地说话。
"要不要吃一口?"柯特冷不防将手中的冷饮递到他面前。
吓了一跳後,御慈茶不由得惊慌失措地看著甜筒,然後突然嗫嚅地说:"咿呀......好像是间接接吻的样子......"
"就是啊!"柯特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你刚刚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嘛!忍不住就想吻你哦!......可是周围太多人在看,所以要请你吃冰啊!"
原来如此。御慈茶呆了半晌。
"......一直以为你这个人会很单纯!没想到却是个有够邪恶的人呢!"
"呼呼呼──所以说,外表常常会骗过人哦!......呀呀呀,我刚刚好像说了一句挺了不起的话呢!"
"你这个大傻瓜......!"亲亲匿匿地说完,御慈茶俯过身,伸出舌头,在原本柯特啃过的相同位置,慢慢地舔了一口。
"呀啊啊!不得了!你吃冰的样子竟然会这麽色啊!!"柯特哇哇大叫。
"如果是要把他当成是要来接吻的代替品的话──当然是色情一点比较好了!"
"呀?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呢!"柯特认真地想了想,然後把冰激凌递给御慈茶,"那麽,就请你再用力地、色情地吃光它吧!"
"我才不喜欢吃冰激凌!"御慈茶为难得满头大汗。
直到柯特哈哈哈地笑到直不起腰,他才发现自己是被自以为单纯的柯特给耍了。想到这里,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已经很晚了......"当太阳已经落山,两个人相偕走出游乐园大门时,看著外面的天空,柯特仿佛不自觉地低声说。
"今天要去我家吗?"
"不行,今天我爸爸在家。"柯特脸上自然而然地表现出的为难让御慈茶心中一窒。
......也许会再也见不到面了!
看著已经走到斑马线对面,微笑地站在站牌前面等车的柯特,不知道为什麽,御慈茶突然就强烈地这麽预感著。

"柯特────!!"
广场喧闹的声音,突然间就被刺穿了一个洞。气流倏地涌了进来,灌进了身体,御慈茶呆呆地站立著,带著一丝的希望。
柯特回过头来了。他在人群中疑惑地搜寻著喊他名字的人,然後自然地,就将视线落在御慈茶的身上。
"......?"
"为什麽......你会是知道我的名字的呢?"
看著追过斑马线的男孩,柯特呆呆地问。
御慈茶盯著他的眼睛看。"因为,其实,你也是知道我的名字的!......"
柯特的表情变的明亮了,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原来,我们一开始就没有错过彼此啊!小茶。"
"......可是,我现在是真的要回家了!"柯特接著突然提醒道。
"去、我、家、吧!"御慈茶一字一顿,不容拒绝地说。
"你爸爸妈妈也该在家了吧?这样,会不太好呢!"
"......他们,......他们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骗人。"迟疑了一下,柯特说。
"我没有骗人!你跟我回家──跟我回家!"
回答他的是抿著嘴唇的柯特的沈默。
最後一班车驶了过来,柯特却还是不说话,所以临上车时,御慈茶突然就抓住了柯特的手腕。
柯特是想甩开他,可是对方就像看上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执著。所以,最後一班车也在两人无声的对峙中过去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