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往事不要再提 七七流年

往事不要再提 七七流年

时间: 2017-06-30 19:08:15

往事不要再提----七七流年 
 
1
在商界,陆氏集团,基本上讲,是一个神话。尤其是对于陆氏现任的CEO路然而言。三年内使陆氏集团总资产翻一番,而且是在经济并不景气的现阶段,真的就是商界教科书的经典案例。

陆然已年届45,膝下只有一个儿子--陆继凡。传说陆然对自己死于生产的第一任妻子一直痴心不改,因而再未续弦,而独子陆继凡也就理所当然三千宠爱集于一身。但不知为什么,陆然并不是如想象中那般宠爱这个孩子,或许是因为心爱的妻子是因他而死吧。但不管怎么说,身为陆氏的小开,理所当然的继承人,陆继凡还是过得很滋润的。

但是陆继凡本身并不这么认为。

见过陆继凡的人都说,他长得像陆然过世的妻子:1.78的身躯略嫌单薄,飘拂的中长碎发下是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陆继凡的脸谈不上英俊,算不上性感,也和现在时行的美少年扯不上关系,但那张让人不知应当如何形容的脸就是莫名其妙的让人印象深刻。

陆继凡能平安成长也是实属不易的--三岁差点儿在浴室中窒息而死;七岁遭人绑架一周后遍体鳞伤被警察解救出来,左手无名指却彻底失去知觉;十二岁遭到陆氏仇敌枪击,擦着心脏而过的子弹让他在生死之界徘徊了两周;十六岁生日party陆然无故缺席而后第二天陆继凡莫名其妙发起高烧,还固执的不许医生诊断,导致拖延了一周才重返课堂。

总之,陆继凡就是这样跌跌撞撞成长到18岁。

陆继凡身边有一个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所谓"仆人"--伊尹。

伊尹是陆然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小孩。从小和陆继凡一同长大,是作为陆继凡的人体盾牌兼死忠奴仆兼能干经理助理培养的。但是,这个按道理讲应当是替陆继凡挡风遮雨的孩子却没道理的一帆风顺。他就像是缠绕着大树的藤条一样,反而蓬勃向上的一塌糊涂。高大健硕的身材,橄榄色健康的肤色,五官如刀削斧劈般的深刻,英俊性感的让人想尖叫,更是顶着一头桀骜的卷发,总之就是帅的果真没道理。

顺便说一句,想伊尹这样的孩子,应当有一个专有名词是叫做"影子"。

陆继凡和伊尹都就读在最著名的赛亚私立高中,华裔十大家族中所有的适龄继承人全部在这所学校中念书,由此可见它的知名度和声望。不过即使如此,陆继凡在其中也算的上是与众不同的存在。只是,他的不平凡却是源自他的平凡。

陆继凡,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是一个平凡的一塌糊涂的人,扔到大街上绝对不会有人能把陆继凡从中辨认出来,当然,这只是某人的一家之言(伊尹补充)。

陆继凡的成绩普通,每次都游荡于年级100名左右;体育普通,高尔夫网球篮球足球等等等等都可以玩上两手,也都不太玩的转;人际普通,和每个人都可以颔首微笑,却没什么刎颈之交......,总而言之,陆继凡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躲在图书馆人迹罕至的角落,让任何人--主要是伊尹找不到自己,舒舒服服,安安稳稳的,打开陆继凡的笔记本,戴上耳机,玩游戏。

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陆继凡怎么隐藏,怎么小心,终究还是会被伊尹抓到,然后被揪出图书馆,扔到体育场上,被勒令替他加油,身后总会集结无数旷男怨女忧怨的眼球,洒落一地,让陆继凡每每不寒而栗。

实话实说,伊尹真的不乏招蜂引蝶的实力。学校里那么多号称未来的"钻石王老五"陆继凡看的太多了,但大多数或是形象欠佳或是EQ过低或是弱不禁风或是体大无脑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像伊尹这样长得帅身材好能力佳手腕娴熟的简直就是man in man了。虽说他只是陆继凡的影子,但有女生们还是趋之若骛拼命想把自己的姓冠在"尹"字前面;男生也忙着和他"勾结"因为他们看的很清楚--陆氏未来的权利实际上还是会掌握在伊尹手中,而不是陆继凡这个"扶不起的阿斗"。

但是,虽说伊尹是他们主要取悦对象,但是他们对陆继凡还是礼貌周到,因为所谓的"明眼人"都看的出,伊尹是多么"宠"陆继凡。陆继凡总是有最新最全的课堂讲义和作业提要;午饭总是有热好的便当和香浓的红茶;老师的训斥总是被某人四两拨千金的一一化解;某些人出于某某心态的恶作剧也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破坏,还礼尚往来的奉送伤残数人......,他们都会这样认为:伊尹对陆继凡是多么忠心耿耿。

每每听到诸如此类的言论,陆继凡都会一笑而过。外人总会为表面的金壁辉煌眩目,很少有人能看到表层下的暗涛澎湃。对此,陆继凡不知改以何种表情应对。

在外,伊尹是陆继凡的影子;在内,陆继凡是伊尹的床伴。

很奇怪,你会觉得这很肮脏么?陆继凡不会觉得呀,因为他们都要活下去呀

 


2
陆继凡和伊尹一起长大,陆继凡从来没有辱谩过他。因为陆然,陆继凡的父亲从小是这样教导伊尹的,凡是陆继凡给予伊尹的,伊尹都可以依样回击。就是因为这样,陆继凡和伊尹,可以说,是"平等"成长的,凡陆继凡有的,伊尹都有,或者说,只要伊尹喜欢,他都可以从陆继凡这里夺走。

从陆继凡7岁遭人绑架伊尹未受到任何实质惩罚开始,陆继凡已经明白了陆继凡的无足轻重的。从此之后,陆继凡就乖乖的跟在伊尹背后,做他的影子。

陆继凡始终坚持着用陆继凡的平凡衬托着伊尹的不平凡,但凡伊尹喜欢或是擅长的活动,陆继凡都让自己笨拙的惹人发笑,看到伊尹的嘲弄,陆继凡也松了一口气。唯一的一次,16岁时,在股市模拟大赛中,陆继凡的积分超过了伊尹。陆继凡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陆继凡绝对不知道那个化名为"莱茵哈特"的人就是伊尹。谁让陆继凡好死不死傻傻的取名为"杨威利"呢。

就是那一次,在陆继凡16岁生日的晚宴结束后,伊尹闯入陆继凡的房间,上了陆继凡。

陆继凡从不知道,同性性行为竟是这么痛,陆继凡仿佛被人撕成两半,伊尹的每一次冲撞都仿佛顶到陆继凡脆弱不堪的胃上,让陆继凡一阵阵的作呕,陆继凡想呼救,伊尹却在自己耳边告之,即使她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于是陆继凡就这样,随着伊尹摆动,像一个没有知觉的破碎的娃娃,没有快感,只有仿佛烙印般的痛楚,让陆继凡一次次从晕眩中痛醒。

恶梦不知何时完结的,陆继凡只知道当自己醒来时,房间一如既往的整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整洁的让陆继凡想破坏,而事实上,陆继凡也真的这样做了。

然后,陆继凡冲到卫生间,吐到没有什么可以吐了。最后,他趴在盥洗台,静静的哭了。他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哭了,当你知道你的眼泪在别人眼中只是毫无意义的水而已,你也就没有什么哭泣的欲望了,所以,流泪对于陆继凡而言,只不过是一种简单易行又无伤大雅的发泄途径。

后来陆继凡卧床了大概有一周。一周后回到学校,一切还是老样子,陆继凡的桌子上有伊尹帮陆继凡准备的讲义,伊尹照例帮陆继凡泡好了红茶,伊尹还是那么人神共愤的帅。喝了一口他泡的茶,陆继凡却控制不住跑到卫生间大吐特吐。这时候旁边有人递来纸巾,陆继凡含糊的道谢,接了过来,却没有伊尹惯用的Hugo Boss的味道。陆继凡抬起头,即刻魂飞魄散,是沈枫,陆继凡们学院唯一能和伊尹相抗衡的沈枫。就像每个学校都要有两到三个这样的任务组成口口相传的学院神话,强强相撞,是弱小者最爱看的肥皂剧。强者间的友情和对抗呀,少年创造了神话。陆继凡更想吐了。

对于这样的陆继凡,惹上沈枫,只能导致死得更快,更难看,于是在伊尹还没有发现前,陆继凡把没有拆封的纸巾还给沈枫,解下领带将自己清理到可以见人的状态,然后顺手将领带扔进垃圾桶。与其被风级委员扣分,也好过被伊尹发现沾有沈枫的味道。

等弄好一切再抬起头,伊尹不知何时也站到了门口,与沈枫对峙。如果看在别人眼中,这将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幕呀!但对于陆继凡而言,敬谢不敏,陆继凡只想溜之大吉。

想拨开两人走人,伊尹却把陆继凡拉向他,让陆继凡暧昧的贴近他的胸膛。他解下自己的领带,给陆继凡打上,自己敞开衬衣的几个扣子,让胸肌若隐若现的引人垂涎。

Faint,你跟这儿垂涎个头呀。陆继凡用力挣开他的双臂,低声说一句"谢谢",跑出盥洗室。即使迟钝如陆继凡,也能体会到山雨欲来风满楼,要尽量远离是非之地呢,这或许是陆继凡唯一的生存之道了。

从那之后,伊尹又多了一种渠道,来折辱陆继凡。

每周,总会有几个晚上,伊尹会进到陆继凡的房间,做那件让陆继凡怕到骨子里的事情。陆继凡始终搞不懂,那些小说里写的受怎么会做一次就上瘾然后欲罢不能之类。他只知道,伊尹每次,带给自己的除了撕裂的痛楚,无法消除的呕吐感和事后如影相随的恶梦,什么都没有。虽然陆继凡尽力放松,虽然伊尹努力做前戏并用润滑剂,陆继凡还是,没有快感,无法高潮。伊尹的举动只能稍微减轻自己的痛楚,让自己隔天的脸色不是那么吓人罢了。

但不知为什么,伊尹迷恋上了这种单方面的发泄行为,他每次大概都要在陆继凡体内高潮个四五次才会放过陆继凡。整个过程唯一让陆继凡安慰的是,结束后,伊尹会很温柔的把自己揽在怀里,伴自己入睡。虽然第二天早上起床身边没有他,但是睡着的时候,他的体温确实是在温暖着自己。

陆继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人的体温有如此的眷恋。或许是因为自己从小就没有母亲,也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与人有这么近的身体接触。印象中,他每次爬向父亲,父亲都会推开他,几次之后,陆继凡也就不再重复这种无意义的示好行为了。

还好,有伊尹,虽然他会让陆继凡痛不欲生,但至少他会用体温温暖他。

陆继凡们两个仿佛达成协议,伊尹在外仍然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和那些女生玩纯情的爱情游戏,在家拿陆继凡发泄他过剩的欲望;然后,他让陆继凡在他的体温中安睡。

不管怎么说,经过那一次梦魇后,陆继凡再也不玩股票游戏了。于是陆继凡在图书馆,只玩最简单的游戏--扫雷。看着那个园园的明黄的笑脸对陆继凡微笑,陆继凡就有保护那种微笑的冲动,陆继凡不想看到那张脸露出忧愁的表情。陆继凡很高兴,因为它的喜怒哀乐均是因自己而生。

但伊尹显然不能理解陆继凡这样的嗜好。他总是很鄙夷的看看陆继凡的屏幕,然后勒令陆继凡关机,然后去看他比赛。

然后陆继凡会很顺从的被他扯出图书馆,安置在阳光下,看他和沈枫两个人在网球场上杀个不亦乐乎。周围的男男女女的尖叫此起彼伏,陆继凡却无聊的想睡觉,太阳这么好,为什么要在这里看这两个荷尔蒙明显过剩的人跑来跑去呢。

但陆继凡不敢离开,陆继凡知道如果陆继凡表现出哪怕一点的不耐伊尹会加倍讨会来。于是陆继凡只能扮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欣赏"他和沈枫两个人斗得你死陆继凡活。

其实仔细看,两个人的球打的都蛮不错的。伊尹胜在发球和底线;而沈枫的主动失误明显要少于伊尹,并且他的网前截击得分也更多。除去别的不讲,这两个人打球的确养眼。看伊尹严阵以待的样子,真的像那部忘了几岁时看的动画片里讲的一样,是"鹰的眼睛,豹的速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可除了陆继凡,谁又知道这个学院50%女生,30%男生,20%老师心中perfect的人不吃青椒和洋葱和土豆泥,讨厌猫,对洋白菜过敏,喜欢GUNDAM08MS呢?想到这里,陆继凡不由得笑了。

却偏偏是此时,一阵风好死不死吹起了陆继凡过长的刘海,把陆继凡不经意的笑揭露出来。站在陆继凡对面的摄像师却又好死不死在这是按下快门。

于是几天后,陆继凡的照片便被贴在宣传栏最显眼的位置,名字叫做"惊鸿一瞥"。

虽然当天伊尹就动用了陆家的权利撤下了那张照片,当晚陆继凡还是承受了伊尹异乎平常的怒气。伊尹像是要不够似的,一次次夹杂着狂热席卷而来,然后热潮持续不断,仿佛没有终结。在陆继凡即将昏聩的时候,却又携着更大的热度涌了上来。

陆继凡不知道那一天伊尹何时放开的陆继凡,但陆继凡唯一确定的是,伊尹当晚在陆继凡耳边仿佛咒语般重复着"你是我的"。

其实讲真的,陆继凡自己看到那幅照片时也惊呆了。照片上的笑脸与阳光呈现一个奇异的角度,这样看起来,笑脸仿佛要比阳光灿烂。

事后,听从伊尹的建议,陆继凡配了一副黑框眼镜,很呆板的那种。

照片事件之所以圆满了结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照片的没有多少人想到那是陆继凡。这也是伊尹第一次动用陆家的权势。

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

写的东东究竟能不能看,七七也不是很知道
拜托大家抨击一下好不好
其实就是变相要回帖
呵呵

 


3
陆继凡照例在图书馆玩心爱的扫雷,一次次刷新纪录,却被外人打断。不是伊尹,是沈枫。

只要不是名为伊尹的存在,基本上说,陆继凡都可以熟视无睹。于是他便任凭他在自己身边徘徊逡巡,发出不知名的声音等种种在陆继凡看来毫无意义的举动而依旧专注于自己的屏幕,知道忍无可忍的某人伸手夺去陆继凡的眼镜。

无奈的离开屏幕,陆继凡转向沈枫。沈枫笑盈盈的看着他,等他向自己讨还眼镜。沈枫一直很不明白所谓"陆继凡"的这个存在--身为陆氏的当家小开,却没有一点点这样的气质,印象中的这个人只是静静的呆在那个伊尹身边,努力的,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不知道为什么,沈枫偏偏就是对这个陆继凡印象深刻。

那次看他在盥洗室吐得辛苦,沈枫想都没想就递上纸巾。没料到那小子却看都不看一眼,宁可摘下领带清理完事。因收到冷遇而石化的沈枫却因此看到了陆继凡的脖颈,意外的苍白纤细,因为陆继凡转头的动作而凸现美好的曲线。

虽然沈枫千真万确的认定自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但他还是不能否认内心伸出涌上的冲动,唆使自己咬上那脖颈。

从此之后,沈枫就开始和陆继凡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你躲我追。

总算这次在图书馆堵上了陆继凡,对方却当自己是空气。沈枫知道,那不是故作姿态的高傲,那只是很单纯的,不在乎。

不知道为什么,沈枫对这个从未有过交集的陆继凡的"不在乎",莫名的在乎。

但是,错过他的脸,陆继凡关机,收拾电线,装包,站起身,向沈枫点点头,转身走向门的方向。无奈却被什么抓住了手臂。

"沈枫同学,可不可以请你放手?"

"原来你还会讲话"沈枫仿佛从内冻结到外。

陆继凡试着挣了挣,怎奈技不如人。看看表,到了放学的时间,伊尹找不到陆继凡,一定又要暴走了。为避免皮肉之苦,陆继凡试着和沈枫沟通。"我要回家了。"陆继凡尽量把声音放轻,极力体现哀求的色彩。

"你要去我家做客。"沈枫果然不是徒有虚名。

"我没有听说。"陆继凡继续努力。

"现在你知道了。"

"可是伊尹......"陆继凡只能搬出伊尹了。

陆继凡的话轻而易举的点燃了沈枫的怒火。伊尹伊尹......,这家伙还会说别的话么?还没搞清自己在做什么,陆继凡的后半句话已被沈枫的嘴唇堵住了。

陆继凡必须澄清一点的是,自己和伊尹进行那种名为"做爱"的激烈运动时,伊尹从未吻过自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除了三岁养的猫五岁养的松鼠和七岁养的海豚,沈枫是第一个碰过陆继凡嘴唇的脊椎动物。

让陆继凡难以忍受的是,他不仅对陆继凡可怜的嘴唇又啃又舔,还得寸进尺的把某种柔软的仿佛有生命的物体伸进陆继凡的嘴里,并展开强大的公式,逼得陆继凡的舌头层层撤退,无所适从,最终还是被他虏获,被逼与他纠缠不清。

在这种让陆继凡难以忍受的交换唾液的行为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后,沈枫才放开陆继凡。一得到自由,陆继凡便冲到窗户旁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并不断干呕。这样的行为仿佛让陆继凡生吞了一只蜗牛,滑腻的感觉只能唤起他的呕吐感。

而沈枫也在这边诧异的一塌糊涂。他也希望有人能告诉他自己为什么会去吻一个甚至没有与之交谈过同性,而且吻的不亦乐乎,吻的自己欲火中烧。可是看到陆继凡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沈枫却又没有道理的焦躁。就这么天人交战着,陆继凡已经冲出图书馆了。

看着他的背影,沈枫真的觉得自己应当静一静了。

趁着沈枫发呆的片刻跑出去的陆继凡也没跑太远,冲到体育馆旁边他就忍不住找了一个水池开始一遍一遍的漱口,拼命要把嘴里那种滑腻的感觉去除,连水滴早已浸透了他的衬衣犹未察觉。
所以当球场上的伊尹看到飞奔的陆继凡而急忙赶来时,看到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样子。陆继凡的眼镜不知掉到那里去了,眼中胧着一层水雾,头发也湿了,紧贴着苍白的脸颊,因为剧烈跑动,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称得他的肤色更加透明,刚刚被虐待的嘴唇仿佛要燃烧一般,还沾着水珠,在阳光下有着钻石的光芒。嘴唇还在一开一阖,吝惜的露一点樱红的舌。

伊尹觉得自己的呼吸加剧了,这绝不是因为刚刚跑的3000米100个伏地挺身100个三分球100个反手击球......,伊尹只觉得胯下胀得难受。

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和陆继凡做那种事,伊尹其实自己也不明白。第一次是因为怒气,第二次是因为想在看如冰雕般的他哭喊的样子,但第三次第四次乃至其后的乐此不疲乐在其中其乐融融则是连伊尹这样的天才儿童都无法理解的。就是恋上了那种异乎寻常的高温,仿佛要把自己融化掉;还有那咬嗜般的紧和。看着他苍白脸因自己染上潮红,不动声色的声线沙哑的诱人,柔软的头发在自己指间穿梭,最后那张白板脸在自己怀里露出甜美的睡颜,平素对自己避之不及的他此刻却像只小袋鼠似的缩在自己怀里,每次自己起身都要扯开他的四肢才能脱身。

也就是这样,无论多么美丽性感的女人都再也无法唤起自己高昂的"性致"。

而此刻的陆继凡,该死的,是谁让他露出这样媚惑的表情!

想到这些,伊尹的脸沉了下来。"怎么搞得,这个样子。"

"呃--我在图书馆睡着了,做了恶梦。"如果让伊尹知道自己被沈枫吻了,那还了得。陆继凡虽然大部分时间比较迟钝,但生死攸关,还是不敢大意的。

"真的么?那你的眼镜呢?"伊尹危险的皱起眉头,抬高眼角。这是陆继凡最怕的表情了,每每一摆出这副表情,陆继凡都会乖乖就范。

"嗯,眼镜睡之前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被我不小心扫到地上,因为坏了所以扔了。"陆继凡忙不迭的解释。

"算了。"伊尹摇摇头,虽然怀疑去度身定做的眼镜质量是否有这么糟糕,但那也或许是陆继凡不喜欢扔掉了吧。再者18岁的生日就要到了,也不好太过苛责他。想到这里,伊尹叮嘱到"一会等我放学回家。我找到了你要的那套书"

"真的!"陆继凡于是很宽容的忘掉了刚刚被盘问的尴尬,拼命点头表示赞同。

于是伊尹转过身,不让陆继凡看到他下体蓬松的运动服也遮掩不住的变化......

于是这个意外就这么了结,只有沈枫继续在图书馆风化中......

当晚,伊尹还是来到陆继凡的房间,迫不及待的稍微润滑就把自己的欲望插入陆继凡紧涩的体内,开始疯狂的律动。

陆继凡也是一如既往的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却不知自己的嘴唇此刻吸引了施暴者的注意。

高潮过后,下意识的,伊尹低头吻住了陆继凡的嘴唇,甘美的让伊尹一再细细品尝而不愿离去,而当他意欲向更深一步探索时,陆继凡却紧紧的咬着嘴唇,拼命摇头组织他的探索。

伊尹动怒了,印象中陆继凡还没有这么反抗过他。他扼住陆继凡的下颌,将他晃动的头固定住。"别动!"伊尹压低声音呵斥到。

"不!不要!"陆继凡却一反常态的叫到。如果不是伊尹及时组织,他一定会叫醒家里的每一个人。

"你疯了!"伊尹此刻已经兴致全无,他裸身下床,简单穿起自己的衣服,头也不会的离开陆继凡的房间。恨恨的摔到自己床上,伊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生气。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的吻,那么介意干吗。那个小子,让他上就好了。前戏是因为不想把床搞得像凶杀现场,接吻这类爱抚的举动简直就是没必要,和一个男人接吻,更何况是那样一个男人,想起来就让他伊尹恶心。愤愤的想着,伊尹辗转难眠,总是觉得自己身边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而陆继凡在这边,则是痛苦的把自己蜷成一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接吻那么排斥,不就是交换唾液么,又不是没和男人吻过,干吗那么介怀。自己和伊尹不是连床都上了吗。接吻这种事情只能算是小case了吧,干吗扭捏的像个女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伊尹要深吻自己的时候,内心突然涌进的那种酸楚让他只想拼命挣脱。陆继凡形容不好那种感觉,像是父亲对自己视若无物时,像是听到仆人议论自己不像是父亲亲生儿子时,像是伊尹第一次对自己露出那种情欲的笑的时候,不,不对,自己甚至要比那些时候还要难过多了。

算了,陆继凡告诉自己,事情也只能这样了,以后如果伊尹要吻就让他吻好了,反正自己除了这个伊尹还感兴趣的身体以外也没有什么了。

但是,但是,好冷,不管把室温调到多少度,陆继凡还是觉得冷。他把自己蜷的像只刺猬,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沉沉睡去

 


4-6
而这个晚上睡不好的人不止伊尹和陆继凡两只,沈枫此刻也是一团乱麻。沈家总的来讲和陆氏属于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型的。沈家的主要势力范围在国外,号称CEO之家族,是因为全球500强有7家的CEO姓沈,像陆氏这种家族性质的企业自然和崇尚自由平等博爱的沈家扯不上什么关系。沈枫是沈家第三代中年级最小的,上边的两个哥哥已经攻读完所有必须的学位而开始进入商界了,而他们也均是从赛亚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的,所以沈枫也理所当然的也在赛亚完成其高中阶段的学习。

沈枫从进入青春期就确认了自己只会对同性产生欲望的倾向,也很明确的向家人现身了。虽然无奈,但本着"自由平等博爱"(真怕被人打死)的沈家也很宽容的接纳了他的性取向,只是很语重心长的要求他一定要当心某种A字打头的疾病。

沈枫自己也是相当注意的。身为男人,当然会有那方面的要求,凭借出色的外表和阔绰的出手,不乏有人投怀送报,因而沈枫从来不会缺419的对象。但沈枫自己还是有选择的,比如他绝对不会招惹学校里的人。因为一旦闹起来,不仅麻烦不好摆平,而且会影响他在学校的风评。因而虽然在外面无所不至,沈枫在校内还是恪守着健康向上的形象的。

沈枫虽然对同性恋世界残酷的现实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但不可否认,在他心里还是很憧憬一份可以持久的恋情,他也会期望能有人陪他走完未来坎坷的路途,但他决不承认,死也不承认,那个人是叫做陆继凡那个长得没特色,骨瘦如柴,要气魄没气魄,要特长没特长的市井小民,即使他顶着陆家继承人这个金光灿灿的光环,即使他那张照片看的让人心动不已,即使他的唇品尝起来是那么销魂......

笨蛋,你在想什么!沈枫痛击自己的头部,为何这时候会眼前会出现那小子的脸呢,还意外的清晰。苍白到透明的脸色,一点都不健康;细长却晶莹的双眸,嗯,一点都没活力;还有那嘴唇,那么单薄,又没有血色,怎么会那么,那么......。明明是丝毫没有特色的五官么,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让人记忆犹新呢......

着可不是沈家人的作风,婆婆妈妈的,干脆明天中午约他好了,如果真的是......,那么就......

就这么自我催眠着,沈枫同学终究还是睡着了。

但是第二天,三个应该没什么太多关联的人--陆继凡、伊尹和沈枫,都不约而同顶着一堆熊猫眼出现在学校。

一早上,一直到学校,陆继凡都没有找到和伊尹独处的机会。像往常一样下了私家车,伊尹走在前,陆继凡跟在他身后。定了定神,陆继凡出声唤住伊尹:"呃,那个,伊尹,昨天对不起了。"

"嗯,什么?"伊尹回过头,阳光洒在他身上,一下子就把陆继凡罩在名为伊尹的阴影中,"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呃,那算了,也没什么。"陆继凡识趣的低下头。

伊尹转过头,满心不爽。一大早就看到那小子畏缩的脸,真的不爽到极点。平日这小子还至少微笑着和自己打个招呼,今天却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憋气。他没睡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不知是有意回避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沈枫一早晨没有跟伊尹和陆继凡讲话,按照惯例,沈枫和伊尹一早的"强强对话"可是学院的重头戏,但看来今天双方都没有好好准备,害某闲人甲乙丙丁乱期待了一把。但私下,沈枫可是偷偷看了陆继凡许多眼,许多许多眼,每次都在陆继凡注意到之前仓皇撤退,但今天的陆继凡明显远较往日还要困倦,于是也就很大方的让沈枫"狠狠"看了个够本。

而偏偏很凑巧的是,伊尹今天明显没有过多关注陆继凡,所以当然他也不会留意到沈枫投向陆继凡一波波灼热的眼神。所以,可怜的陆继凡,只能像夏天放大镜下的蚂蚁,苦苦忍受着太阳高温的煎熬。

好不容易忍受到上午的课程结束,看起来伊尹还是怒气未消,没有和自己共进午餐的打算,陆继凡也只好识趣的自己步向餐厅。而显然,沈枫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搞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于是也就跟着陆继凡走出教室,从后面拍上陆继凡的肩。

"嘿,今天中午和我约会吧。"

陆继凡昨晚被狠狠"疼爱"的身体显然经受不住沈枫出其不意的大力拍打,一个趔趄,若不是沈枫眼明手快从后面拉住陆继凡,恐怕陆继凡早就要和地面做一个亲密接触了。

"你到底有没有在看路呀。"沈枫一脸受不了的表情。God,自己看上的是个什么家伙呀!

"也对呢,似乎碰上某种‘活动瘟疫'我就厄运连连了。"与世无争的陆继凡称着伊尹不在的时机和积聚的怒气也纵容自己的毒舌发威。就是昨天被这家伙"啃"了,才直接间接的搞得自己今天这么狼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