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武林歪侠传(穿越时空) donggua1986

武林歪侠传(穿越时空) donggua1986

时间: 2017-07-27 04:12:25

 文案
丰衣在“乐极生悲”之后穿越到一个莫名的武侠世界,变成了小乞丐“蚕豆”,本想安安分分做一辈子乞丐,却被老混蛋“天机老人”一脚踹入江湖。
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与亲亲小桐再续前缘,但是剑神谛皓与九重天主人轻寒的“厚爱”,让他明白也许回不去也不算是坏事……

第 1 章
我坐在窗台上,摇晃着两条不怎么长的腿,呆呆地看着远方的夕阳,就似一个咸蛋黄,蝉儿在树上叫嚷得撕心裂肺,真不懂它们本就短暂的生命为什么要这样挥霍。
“小桐,我又没考上大学……这次比上次还让我不甘心……上次差了五十多分,而这次只差了两分,难道我注定与你无缘?”我看了看脚上的拖鞋,“不行!这么轻易就放弃,小桐一定会看不起你!”我握紧拳头看了看天边只剩一半的咸蛋黄,信誓旦旦。
“哎呀!儿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老妈揣着刚从菜市场买来的乌骨鸡一抬头看见我坐在窗台上,吓得差点没心脏病突发。
“妈——我没想不开,就坐这儿看看风景!”我心里一乐,什么啊,我那么怕痛,而且贪生怕死,跳楼自杀不是我的风格啦!
“儿啊,你乖乖呆着,千万别动!妈这就上来!”她还是不相信我坚定不移活下去的信心,捣着胖得就快迈不开的腿硬要用跑的,但是事实证明,她跑步的速度和走路的没差别,只是上身摇晃得更加剧烈而已。
“丰衣!丰衣!”我看见远处一个女孩向我跑来,蓝碎花的裙子迎风飘扬,就似一只款款而至的蝴蝶,“你考上了!你考上了!”
是小桐,我的女朋友。
“什么?”我怀疑是不是她也以为我要自杀,天啊,要自杀我可以吃安眠药,干什么要跳楼呢!摔得又疼又难看,还要麻烦环卫工人来清理我留下的痕迹……
小桐站在楼下,眼睛如星子般闪烁:“XX大学因为人没有招满,所以分数线降了三分,你上线了!你上线了!”
“真的!”我高兴得想要跳起来。
乐极生悲的结果就是我跳起来之后发觉自己开始做物理学中著名的自由落体运动……
“丰衣——”
“儿子!”
我猛地一下坐起来,大口地喘着气,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还好,我还能呼吸,哪里都不痛,“做梦啊,吓死我了——”
“好小子,你可醒过来了!”眼前一个老到脸皱到一块儿的老头道,“我还以为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我愣了愣,看了看他的衣着,一个补丁,两个补丁,三个补丁……手臂瘦得和竹竿儿似的,手里还捧着一个缺了一半儿的碗,看来他要么是在演戏,要么他就是一个乞丐。
“我认识你么?老伯?”怎么回事,老妈呢?小桐呢?
“豆子,你没事吧?难道从树上摔下来摔傻了?”老伯伸出他那不知道多少年没洗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完了,今天非得用威露士洗头不可了!
“什么豆子?豆子长树上么?”我懵了,再看看自己,天啊!我穿的什么?难道这是时下新潮流的补丁装?可之前怎么没听小桐说过?
“豆子不就是你吗?你全名叫蚕豆,我们这群要饭的都叫你豆子!这几天我们没要着饭,饿得发昏,你就爬到城隍庙旁边的枣树上打枣子吃,结果摔下来昏了两天半,怎么一醒过来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造孽啊造孽!”老乞丐老泪纵横。
我不是叫丰衣吗?我老妈呢?还有她的乌骨鸡呢?今晚不是煲鸡汤吗?还有小桐呢?我不是终于考上大学能和她一块儿了吗?我到底怎么了?现在怎就变成乞丐了?天啊!我一抓,抓住的全是稻草般的头发,妈呀,这年头用的什么洗发水!
之后,我整整一周都处于呆滞状态,思考着到底怎么回事,“庄生晓梦迷蝴蝶”,到底老妈和小桐还有那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一场梦,还是我现在仍在梦中?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站了起来,作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上街讨饭!老妈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不是社会适应你,而是你来适应社会。”小桐在我第一次高考失败时安慰我说:“我们要以打不死的蟑螂精神,在这个人挤人的社会勇敢地生存下去!”
为了生存,所以我要勇敢地走入这个社会。既然我的职业是乞丐,那么我就要像高考失利时一样尽管心如刀绞却还是要接受现实。
这个世界和原来看电影的古装片很相似,只是说话没有高考文言文那么饶舌,大街上有小贩在做买卖,也有卖艺的,还有个商埠的幌子在风里飘啊飘,当然没风的时候便无精打采地坠在那里。
我半躺在街道的角落里,懒洋洋晒着太阳,偶尔也能听见面前的破瓷碗里有铜板响起的声音,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在横店影视城啊,自己现在正在做五十元一天的临时演员。
老实说,一开始我真的很郁闷,我想自己多半是穿越了。“穿越”这词儿还是小桐那丫头片子看言情小说的时候告诉我的呢!穿越的定律就是主角穿越了之后身份显贵、容貌非凡、妻妾成群……再看看我,穿越成了叫花子,前几日去城东小溪洗澡的时候,身上搓下的泥可以制出十斤十全大补丸,害我都想放弃乞丐这份有前途的职业改行卖假药了!
忽然,头顶上的日光没了,天啊,难道要下雨?也好,懒得动了,正好洗个澡。
“想回去么?我可以帮你。”

第 2 章
我睁开眼,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他印堂红亮,眼含笑意,白色的长衫在微风里悠闲地摆动。如果要我形容他的气质,好吧,仙风道骨。
“帮我回哪儿?回破庙吗?我认得路。”做了三个月的乞丐,我有一点麻木了。天天混吃等死虽然无聊,但是再不用被老妈逼着一星期至少洗两次澡了,也不用天天背古文英语单词化学反应物理公式,也是解脱啊。
“当然是回原来的世界啊!”他不紧不慢地回答。
“原来的……”我猛地回过神来,“你知道怎样让我回去?”天啊!我的老妈,我还没喝的乌骨鸡汤,我亲亲的小桐,还有我的电脑,我的英特网,我的线上游戏……老头的话让我无限畅想中。
“我是知道怎么让你回去,但是这三年内,你必须按我的要求为我完成一些事。”老头依旧在笑。
我看着他,看着他,又坐了回去,什么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掉下个馅饼也能把人砸死,而且以我这么多年看古装片的经验,这个老头恐怕是个“仙风道骨”的骗子……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想,按我说的去做,你还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可是如果你继续蹲在这里,到死也不过是个乞丐……”老头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意欲转身。
“等等——”我拽住了他,作出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我答应你!”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选择考虑一段时间,列上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然后懒洋洋地回答“我勉强答应你吧。”
可惜,只是如果而已。
于是,我离开了破庙,离开了据说是养大我的老乞丐,跟了这位老头。当我问他怎么称呼的时候,他得意洋洋道:“天机老人”。我挑了挑眉,难道我穿越到了《小李飞刀》?于是我赶忙问他是不是有个孙女叫小红,他臭屁地回答无可奉告。
后来我告诉他我的名字叫丰衣,他却非坚持叫我豆子,因为这名字好养活;我说要他给我买件干净衣裳,他却说现在人人争着想入丐帮还入不了,就别浪费钱买衣服了。我跟着他的这大半年里,他什么都没有让我做,除了练轻功。
我从一开始连树都爬不上,到能一下子从一棵树越到另一棵树比猴子还灵敏让我怀疑自己返祖,再到踏水只有三道痕,天机老人都惊叹我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某天,老头子用自己引以为傲的“落雁指”打下了天上飞的大雁想向我显摆显摆,我惊讶道: “啊!六脉神剑!”难道我实际上穿越到天龙八部?
“什么六脉神剑?名字真土!我这落雁指乃是借助身体里的内力化气为形……”他指着天开始唠叨,我没理他直接把那大雁拔了毛烤了,啃得我满嘴冒油。老头子却坐在我身边没有盯着我嘴里的雁腿而是盯着我整张脸道:“虽然有点早,但是我决定要你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我停下嘴,看着他,我当然没有忘记自己和他的约定。这大半年辛苦练轻功就是怕他要我做的不是什么容易事。
“偷剑。”
“偷——剑——你以为我是司空摘心啊,轻功一流,偷遍天下——”我惊叫,他竟然让我去做小偷,想当年我可是个五好公民,算了,此一时彼一时,“偷什么剑?”
“那是一把刚刚铸好的神兵,开山破石易如反掌。你准备准备,三日后我送你去藏剑的地方。”
我本想再问他那把剑长什么样,藏在哪里,他却一脸神秘道:“佛曰,不可说。”后来我才知道不是佛不让他说,而是这个老混蛋自己也不知道。
盗剑的那天夜晚,月光明晃晃地映照出我做贼心虚的脸。当老头领着我来到藏剑的地方,我站在那里,仰着脑袋,呆滞久久,道:“不会吧——”
那是一座山的峭壁,峭壁上除了山岩,在月光的反射下我确定石壁上密密麻麻插着一柄一柄的剑,不时地折射出森冷的光。而这座峭壁直指夜空,我根本看不到顶。
“上去吧。”死老头子轻飘飘地说。
“哈,那我什么时候才爬的上那峰顶啊?”还有,这些剑插的结不结实啊,不会一踩上去就松了吧,又没有安全带啊?我开始打抖,死老头要疯你自己疯,你以为拍《蜀山奇侠传》啊!我转头刚想逃跑,后衣领就被老头拎了起来,他一气跃出几丈高,踩在剑柄上借力的时候竟然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而我就这样被他扛在肩上,耳边是风嗖嗖而过,底下是离我越来越远的地面,我闭上眼咬紧牙关大字不敢说一个。事后,我想起那感觉比从前和小桐一起玩飞降还要刺激。

第 3 章
这样的折磨不知道忍受了多久,死老头停了下来,将我扔在地上,我抚着胸口大喘着气,脸上一定比被白炽灯照着还凄惨。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前面你就自己去吧。”死老头一下子将我推了出去,暗含内力,我欲哭无泪,怎么刚飞降完又变成了云霄飞车!
当我落地的时候,揉了揉自己备受摧残的屁股,再环顾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坐在一片竹林之中,基本上每一棵竹子下面都有好几把剑直插入泥土之中,整个场景仿佛决战之后的战场,萧瑟、孤寂,唯一的不同只是没有人的尸体。而我的位置,也许是竹林的中央,因为我的眼前呈现出一片空地,空地的中央是一个三丈高的石头,云儿轻轻飘逸,将月光流泻,我看清楚石头上刻着两个字“剑冢”。
老实说,我对书法从来没有欣赏的心性,但这两个字却牢牢扣住了我的视线。
剑冢,剑的坟墓。孤寂而苍绝。
我挪动自己的腿,强迫自己回想起这次的目的。老头的意思应该是要我在这儿找到那柄所谓的神兵,天啊,这简直是大海捞针!我随意捞起一把剑,妈的,这么华丽,剑柄上镶的又是琥珀又是玛瑙,这种剑肯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要!这把剑拿的如此不顺手,临阵杀敌,剑还握不稳自己就该被刺成马蜂窝了,不要!这把剑这么重,挥起来太费体力,又不是人人都能像杨过那样扛着把比小龙女还沉的剑大战金轮法王,这剑不要!
当我郁闷地将不知道第多少把剑扔在地上时,忽然看见地面上被月光拉得很长的影子,而这影子却不是我的。
我猛地回过头来,赫然望见竹林中央那块石头上屹立着一个身影,纯白色的衣襟在风中凛冽,我几乎听见嗤啦啦的声响,衣角翻起的部分被月光沾染成银色,给人以利刃出鞘的错觉。
逆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差点匍匐在他的脚下。
“你是谁?来铸剑巅做什么?”清冷的声音沿着空气扩散开来,让我想起电视里的南极冰川,纯粹而倨傲。
对方依然微微低着头,就似俯视人间的天帝,世间万物在他眼中犹如蝼蚁。
“偷剑……”当我看见他的眼睛,我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撒谎。
那是一张让人惊叹的脸,而他的眼中是一种无欲的冰凉。
“如果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可以不杀你。”他的眼中依然没有丝毫波澜,似乎杀人在他的生命中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咽了咽口水,四周很寂静,我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可能,今日我要埋骨剑冢了。
对方从背后抽出一把剑,动作没有丝毫的多余却莫名的优雅,“此剑乃我三个月前炼成,之后修改不下百次,开山破石且剑身轻盈,可以节省剑主的体力,但是因为太轻失了气势。到底怎样修改才能让它拥有剑气?”他握着那柄剑,剑尖遥遥指着我的眉心。
我没有说话,呆呆地望着他,很久很久,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仿佛刚才的话不是问我,而是在问这产生万物的天与地,又似乎在问他自己。
不由得,我笑了。痴儿啊,这世上有情痴酒痴也有剑痴。
“你不寂寞吗?”我轻轻问,连我自己也不明才自己怎么突然之间平静了下来,“独自站在高处俯瞰众生,找不到与自己匹敌的人。”
我慢慢走向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剑尖:“人无完人。所以过分完美的剑只会因为找不到与自己匹配的主人而孤独。况且,一柄剑的剑气强弱并不在于这柄剑,而是握着这剑的主人,就好比现在,这剑的剑气浑然天成。”
也许是风太大迷了我的眼,又也许是月光太缥缈让我有了错觉,我看见他的眼睛在那瞬间清亮得犹如他身后的皓月。他的左手执过剑尖,将剑柄递到了我的眼前。
“现在,你是它的主人了。”他的语调里依然没有任何情绪的透露。
我惊讶,身体像是操线的木偶双手伸过去将剑收下,而那柄剑出人意料的轻。
“无邪,这柄剑的名字,就像他的主人。”
我点了点头,对方依然站立在远处,就似一座千年冰雕,历经斗转星移也不会有丝毫偏移。
“……我走了。”我捧着剑转身,向被师傅扔过来的地方走去,却依然感觉到身后凝视的目光。
于是我加快脚步,看见峭壁近在眼前,连忙跑过去:“死老头——”
“请留步。”身后那白衣人的声音响起,明明已经离得很远,他的声音却似乎近在咫尺,而且平稳流畅,根本不像利用内功吼出来的。
我一个失神,踩中了一块小石子,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由于地面是向下倾斜的,我整个人滑了出去,就似在游泳池里滑滑梯,只不过摔下去的地方不是水里,而是悬崖深处。
“妈啊——”我惊叫。
我以为这回我铁定要去头胎而且头胎前还免不了摔个面目全非,但当我在风中体会加速度与空气阻力的相互作用时,一只胳膊揽住了我的腰。
我在呼呼风声中睁开自己的眼睛,一抬头发现那张震人心神的绝世容颜离我只有三寸之遥。他右手抱着我,左手似乎毫不费力地抓着峭壁上插着的一柄剑。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带你下去。”


第 4 章
“蚕豆。”我当时一定是吓傻了,不然怎么不说自己叫丰衣呢?
他用轻功将我带到了地面,安稳的陆地让我大大叹了一口气,几乎当场瘫软在地上,连道谢的力量都没有,只是抬了抬手。他依然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轻轻重复了一遍我告诉他的名字:“蚕豆……”
我不禁一阵心悸,为什么被任何人一念都有些让人感觉滑稽的名字被他念出来,就似冬日里望着窗外欣赏月下的银装素裹般曼妙?
回到老头子住的小破屋,我竟然发现他早就在桌子前对着窗外大饼似的月亮喝着小酒,好不悠闲,我的肺顿时气炸了,冲过去,将剑砸在桌子上,惊得酒瓶子都跳了起来。
“个老子的!爷为了你的那把所谓的神兵差点连命都没了,你不在那儿接应我却跑来这里喝酒!你这老不死的!”我拔出剑来就要把他的脑袋砍成两半。
他却伸出两只手指夹住剑尖道:“小豆子莫急,老夫洞晓天机,早就算出你此番有惊无险!”
“狡辩!”我愤恨,你不知道就算“有惊”也能把人吓出心脏病么!
死老头不管我杀人的目光,继续喝着他的小酒。
“嘿,你还不告诉我那个送我剑的人是谁?那样的气势,绝对不只是一个铸剑的!”这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甚至从与他分别的那一刻起,我的脑中就会不自觉地浮现出他清傲的脸。
“小豆子,你师傅我确实应该给你补补这有关武林的知识了。”死老头摇了摇脑袋。
原来这个世界的武林有六大势力不容小觑。而这六大势力中有三大源于同宗。
其一,就是我才“光顾”过的铸剑巅。铸剑巅自然是以剑闻名,凡是武林中的一流剑客无一不希望能够得到铸剑巅铸炼的宝剑,甚至为了争夺宝剑大打出手。先前铸剑巅已经赠出了六把宝剑,其中有正派大侠也有邪派魔头,铸剑巅选剑主的标准不在乎黑白,而在于剑主与剑是否有共鸣。但是这共鸣是怎么感觉到的,我就不得而知了。铸剑巅的主人谛皓被武林尊称为“剑神”,并不只因为他铸的剑被人称为“神兵”,更是因为他的剑术已经到达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武林之中放眼望去,能与他过上十招的剑客不下十人,他是名副其实的剑中之神。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想想自己不久前才被这位剑神用剑指着,能活到现在实属奇迹。
其二,九重天。没有人知道九重天的尊主姓什么,只知道他的名字“轻寒”。若说这世上还有谁能与谛皓的武功并驾齐驱,那便是轻寒了。他以掌法和指法闻名天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剑术也是高深莫测。见过他的人,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他。传闻他嘴角轻轻一个笑意,曾经让自小在少林寺出家的高僧渡尘失了心智,自此之后再无法静心清修,于是自毁双目。我听了之后感觉好笑,这世上除了月下如神邸般的谛皓让我感觉到难以用目光追随的美之外,我不相信还有男人能迷惑人到那种地步。当然,如果他是东方不败就另当别论了,不过还是要说一下,毕竟东方不败也算不上美男子了不是?
其三,碧幽宫。其实碧幽宫已经名存实亡了,而前任铸剑巅和九重天的主人便是从碧幽宫里离开的,并且还带走了绝大部分的武功秘籍,因此碧幽宫实力大减,基本上等于退出江湖了。不过看看江湖上的这两大绝顶高手也能想象碧幽宫当年有多么风光。盛极必衰,也算是自然定律了。由于碧幽宫已经不参与江湖是非,所以现任宫主是谁他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的三大势力依次为月亮城、宿天阁还有瀑斜山庄。
月亮城里都是女弟子,月亮城的城主是武林第一美人苏月河,虽然她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依然抱有倾国倾城的绝世容姿,连死老头提到她的时候眼睛里都在放光。
宿天阁的阁主夜流晓喜好记录武林佚事,而宿天阁的消息比丐帮还要灵通,如果有人向宿天阁买消息,付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自己的得意武功,因此,如果你在武林中不入流,还别想从宿天阁里买到消息。
瀑斜山庄因其东面的千云瀑布而闻名。瀑斜山庄的庄主凌霄公正仁义,是被武林同道敬仰的大侠,武林中不少后起之秀都曾得到他的提点。倒是他唯一的一双儿女显得十分中庸。
听完之后,我不禁问死老头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你的武功那么好,为什么不自己去偷剑?”
“因为,你是那个‘有缘人’啊!”死老头笑得云淡风轻。
简直放屁!


第 5 章
清早起来,还以为那个死老头因为内疚至少把早餐备好了放桌上,无奈我醒过来,小破屋里已经空荡荡了,除了桌子上那被三天没洗的盘子压住的一张纸条在风中抽痉儿似的翻动着。
我爬起来,端着那张纸看一看,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气得我上火,嘴巴上又多长了一个泡。
死老头写道:小豆子,师傅我先走一步,咱们半个月后秀云县见!
不会吧,你太不负责任了。我就算要去找你,也要知道秀云县在哪里才行啊!
想了想自己回家的希望还在他的手上,只好一面恶狠狠地将他咒骂到肠穿肚烂一面收拾压根没有多少的行李,却意外发现死老头留了些银子和银票给我,还有那把所谓的“神兵”。
唉,虽然你长的一点都不威风,没有丝毫“神兵”的架势,但好歹也是宝贝,于是我找来死老头的旧衣服将它包起来背在背上。不过心里面还是有不甘,想当日谛皓持着这把剑指着我的时候,是多么的有气势,可到了我手里,就像小孩子玩骑马打仗时握在手中的竹枝。
我一路东摇西逛,也不管自己方向走的对不对,管他呢,作文里常用的一句话那什么“条条大路通罗马!”
看看身上这件破烂的乞丐装,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到县城里找间裁缝铺子买套像样的衣服,正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可惜到了县城裁缝铺子没找着,肚子倒是饿得直打鼓了,看来还是先祭饱了五脏庙再说吧。我刚一脚踏上那饭馆的台阶,一小二便跑过来径直将我往外推:“走开!走开!这儿可不欢迎讨饭的!”
爷爷我火了,妈的,你没听过什么叫做众生平等么!连美国还总嚷嚷着人权!我本想拽起他的衣领好好教育他一番,转念一想,此刻我已身在江湖,还是少惹事为妙。
“这位小兄弟不妨与我共饮几杯,如何?” 阁楼上一阵温润的声音随风而至,我不由得仰起头来,看见了一位俊逸公子,笑容儒雅,手中折扇轻轻摇摆,耳际的发丝随之起舞,眼含笑意,让人心神宁静,犹如在二月春风里随波逐流。
我呵呵一笑道:“多谢公子,在下手中有足够的银两。”我将一枚银锭在手中晃了晃,眼看那小二一愣,脸上堆起了笑脸,连声说着抱歉。我跟着他走上楼去,一边走一边道:“这人啊穿得像乞丐,但不代表他一定就是个乞丐啊。”
小二一面将茶倒上一面说:“是啊,小的这不就把爷给弄错了吗?”
我呵呵笑道:“你没有弄错,我就是个乞丐。这乞丐讨够了钱也没人规定他就不能到酒楼里做做大爷啊!”我看着小二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他可真经不起玩笑啊!
槛栏边的那位公子纸扇一摇,对着我笑了笑,顿时一阵书墨风潮而来,让我足时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古代的“知识分子”。我看了看对方面前,虽然只有两盘菜,但一看就能看出对方品味非常,那菜的色泽搭配和谐,却又没有富贵招摇的意思,一人一扇一壶酒,倒真似了一副山水墨画。
再看看我,稀里哗啦吃着阳春面,时不时塞两片卤牛肉,嘴里整个成了一搅拌机,十足的饿鬼投胎样儿。而那位翩翩公子则噙着笑意看向我,眼中没有丝毫嘲讽,倒像是欣赏山水字画的模样,想来他连涵养也是非凡了。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不免心生攀比。我在心里嘟囔着,这样的公子,若不是附庸风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披着羊皮的狼,那他就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小乞丐只能羡慕不能嫉妒了。
我刚把面条吃了个见底,摸着肚子发出满意的呻吟,忽然听见阁楼下传来大斗的声响。于是我费力地伸长脖子看了看,原来在大街上四位身着蓝衣的少女正在用剑围攻一个青衣男子,而男子身旁跟着一位孕妇,瞧她的肚子,没有六个月也有五个月了。那青衣男子的剑术自与那四位姑娘在伯仲之间,但是却要分心保护那孕妇,自然有些示弱,一番车轮战之后,大街上的小摊小贩已经抱头逃跑,连摊子都来不及收拾,而那名男子为了抵挡故意刺向孕妇的剑,身上胳膊上已是伤痕累累。
我本想摔一下碗表示自己的气愤,无奈吃太饱了,碗刚离开桌面便懒洋洋落回原地,那声音除了我自己听见,还有谁能听见。
真是气人,四个人围攻一个已经很不道义了,打不过人家就去欺负孕妇,不但不道义,连道德都没有了!你们不知道孕妇是要小心对待的吗?上了公车看见孕妇还不得不让座!
如果有人以为我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就错了,我除了轻功之外还会什么?
最重要的是,我的亲亲小桐曾经说过:“枪打出头鸟,没本事不要逞英雄!”那次是在我见义勇为想要保护一个被小流氓抢钱的中学生结果被揍得连我老妈都认不出我之后,小桐义正言辞对我说的。

 
第 6 章
“柳缙,你拐带我月亮城的侍女以为能够就此平安无事吗!”
“我俩真心相爱何来拐带之说!”那柳缙倒是义正严辞,够爷们儿!
“若琦,你勾搭宫外的男子,如今还有了小孽种,你以为城主会放过你吗!”
“几位师姐,若琦只想嫁作人妇,与夫君过些平静的日子,请诸位放若琦一条生路吧!”哇塞,眼泪哗啦啦就下来了,真叫做“我见犹怜”啊!
可惜,在这个年月,“自由恋爱”好像是不合规矩的,就算生米煮成了熟饭,也不代表你就有机会把那碗熟饭给咽下去。
眼见着那四个蓝衣女子又持剑而来,柳缙也只有抵挡的份儿。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可那又怎么样呢?没有本事可不能强出头啊!
“榕树错根两生仪,海棠摇叶四面息。”栏边的公子纸扇收拢,为自己斟了杯酒,而阁楼下的柳缙就似得了什么指点一般,先是一个委身,剑花一挽,前后两名女子向后退去,起身后左腿向右扫去,右臂挥剑刺向左侧,左右两名女子随即收起进攻的招式反过来抵御柳缙的攻击。我屏息观看,像是明白柳缙得了这公子的指点。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