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氷帝-目标全国 诹访部一夜[下]

穿越氷帝-目标全国 诹访部一夜[下]

时间: 2017-07-28 01:13:25
青年选拔赛的集训生活--三组对战
"1234,2234,3234,4234,5......唔!咳咳咳咳......噗噗!"刷牙竟然会呛到,我真#*¥-*#(¥-#(¥
明天吃过早餐就要回去了,所以今天就是三组对抗赛的日子了~安排在上午真是太好了~下午就可以完全的放松下来跟着跡部了喵~~~~(宠物离开主人久了就会这种反应= =)
"雅!快过来快过来呀!!呜呜.................."大早上的向日的尖叫就充满了二楼,甚至波及到了上下两层。无奈的快速漱完口擦去沫子再保持着不失态的姿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去(这是什么形容?!)
"怎么了岳人?侑士欺负你了?"坐到床上搂住缩到床尾的向日,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将得到‘氷帝的保姆'这一称号了(=﹏=)
"呜............蟑螂............"
"................................."
"呜呜......唔......嗯?雅??你怎么了?哎?!!雅你怎么僵住了?!!快来人呀!!雅他......"
等我终于清醒时,已经身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了,身边围着眼神中充满了担心、鄙视、偷笑等感情的氷帝众......
"啧,竟然被蟑螂那种东西吓得昏过去,真是逊...b...呃......"
"嗯~~~?没听清呢,‘小亮'再说一次看看~~~"我突然从床上垂直的坐起来,宍戸‘小动物'的直觉马上侦测到了危险临近,话头就这么断了。
"呜......雅......都是侑士不好!要不是他非要晨跑就不会放我一个人在房里就不会遇到蟑螂就不会被吓到叫你过来就不会把你也吓昏过去了............呜............"
".............................."萌ぇ!!"嗯咳~不是岳人的错,只是好久没见过那种......唔......"说到那个词时我打了个冷颤,"是我的心还不够坚硬呐~让大家担心了~抱歉~"我话一出口,就见到不同程序的黑线。

‘你的心还不够坚硬?就属你最狠心了......'
‘这样如果还不算坚硬,我们之后还能完整的活下去吗......'
"..................原来蟑螂可以锻炼心境?回去试试看。不过很恶心......"

"既然没事了就都给俺様去准备!今天还有比赛,你们忘记了吗,あん~?"
"啊,跡部さん?让您担心了真是对不起......"因为被氷帝众围着,一时没看到,跡部竟然坐在沙发上,看样子也是在等我清醒。
"每个人都有最不能容忍的东西,玉泽不用道歉,整理一下去集合了。"头被拍了拍,跡部带头出了206室。
‘唔......他的意思不会是指自己最怕节足动物这件事吧?'揉了揉头发站到地上,发现忍足竟然还没离开。
"嗯?侑士有话跟我说?"
"只是个小问题,小雅也可以不回答~"
"是什么?"
"嗯~~~~"忍足的镜片一阵反光,"为什么大家都以‘名字'相称后的现在,你还在叫跡部为‘さん',而跡部也还在叫你‘玉泽'呢~~?"
"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明白他会在意这件事,不过我还是老实的回答道,"跡部さん就是跡部さん啊,或者叫跡部様也可以,叫‘跡部'这样子,不是太过失礼了吗?对部长来说。而且跡部さん不止叫我玉泽,也叫你忍足,除了慈郎不明原因会叫名字外,不都是叫大家的姓吗?"
"我不应该对你的情商有所期待的......"忍足有些‘颓废'的捂住了前额,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我N遍,才转身离开。
........................莫名其妙。
对忍足下了定义后,以最快速度跑到大礼堂。

"各位选手,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的集训生活了,明天上午集训正式结束,所以在今天的上午安排A、B、C三组的混合比赛,按之前的通知,请先把出赛人员安排提供给我。"几乎在集训期间就没见过面的监督终于再次在‘公众'面前露面。
按顺序交好名单后,监督开始宣读:
"A组名单:对B组的双打为忍足侑士、菊丸英二,单打为桦地崇弘,对C组的双打为凤长太郎、向日岳人,单打为佐伯虎次郎。
B组名单:对A组的双打为大石秀一郎、日吉若,单打为柳连二,对C组的双打为仁王雅治、宍戸亮,单打为真田弦一郎。
C组名单:对A组的双打为芥川慈郎、千石清纯,单打为不二周助,对B组的双打为丸井文太、柳生比吕士,单打为玉泽雅。
A组VS B组场地为1号球场,A组VS C组场地为3号球场,B组VS C组场地为5号球场,双打赛排先,之后是单打赛,无抢7局设定。以上。"
"监督,那么A组组长的跡部要怎么分配。"我佩服的看向真田,也就这家伙敢问我家老大要怎么‘分配'了......
"集训本身是多出一人的,跡部‘さん'的能力已经众所周知,不需要再进行测试。还有其它问题吗?没有的话请各位去比赛场地准备进行三组对抗赛。"‘さん'吗~~见真田无语的转身离开了,我才暗笑了几下,带着队员去了自己的场地。

A组VS B组 双打:忍足侑士、菊丸英二VS大石秀一郎、日吉若
评语:这是场自家人打自家人的战斗~
忍足和菊丸的搭档水准相当高,与大石和日吉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虽然日吉也打过双打,打的也还行,但他那性情突然跟个他队的人组双打,一定会有‘反抗情绪'。与对方的新组黄金搭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咚!"
"4-2,A组!"
"bie~大石好差~~"菊丸大石这对黄金搭档神情有如动画版里一样,玩的很开心的样子,而在听到‘搭档'被说‘好差'后,日吉开始集中精力。
"喂!大石前辈,不想压压他们的威风吗,啊?!"
"......嗯,日吉君如果配合的话。"两人视线对上后,像上了发条般的,开始了反击战。日吉的合作起到很大作用,最终的比分定在了6-6平上。

"忍足前辈,使出全力了吗。"
"嗯哼~怎么可能~收集到了不错的情报。"

A组VS B组 单打:桦地崇弘VS柳连二
评语:COPY狂人对数据狂人?
"呵,氷帝的桦地君,就让我来领略一下你高超的球技吧。"
".................."
按数据比赛的柳唯一失算的,就是无法估量出桦地的真正实力,冠军赛时的记录数据早已经超出他的能力,所以现在除了要忍受对方的完全COPY,还要用心计算对方资料中提供的弱点。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弱点!"单腿跪到地上,柳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回到休息区的对手低喝。
柳的综合能力虽然在这次集训后得到一定幅度的提高,但真田的训练方式与他的数据类型相冲突,一方面要应付真田的训练计划,一方面还要给自己制定计划,现在就明显的体现出专攻网球和资料、网球兼收的实力差了。
"6-4.A组!"

‘数据网球的缺点,我一定会把它补上的。'自此柳开始内外兼修,不再单纯的依赖数据,而是更为夸张的可以在场上预测出对手的下一步甚至下下步的动作,并进一步确立了在立海大第三人的地位。

A组VS B组 胜方A组。

A组VS C组 双打:凤长太郎、向日岳人VS芥川慈郎、千石清纯
评语:三个氷帝的队员,很有趣的比赛~
都是双打的凤和向日配合的虽不比忍足和菊丸那么熟练,但比起芥川和千石要强一些,加上凤的发球,向日的舞蹈网球让双打赛更为激烈,所以在C组双打最后不再依从双打守则的打起了自己的单打时,便以6-4输掉了比赛。
".................."呃......干嘛凤和向日全那么看着我?那种神情不就是以往输了比赛要领罚时的......"现在你们不是我们C组的,虽然这场比赛打的差强人意,但A组好像没有这条吧?"
"啊!原来如此......呼......"向日又恢复了活泼的样子,只有凤能马上想明白吧?回去后还不是一样~~?
"慈郎。"
"唔......"芥川向后退了退。
"开始打的不错,后面转变成单打模式也不能说就错了,但中途让比赛节凑改变的还是你吧,あん~?"
"嗯......"
"和清纯一起去完全惩罚,在晚餐前。还有,你的训练量会在回去后提升些的。"挥了挥手,我看向已经上场的单打。
"是!"千石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把还嘟着嘴的芥川拉到一边,估计是想提前完成惩罚内容吧。

A组VS C组 单打:佐伯虎次郎VS不二周助
评语:命运的一战~?青梅竹马的对决啊~~
"不二,跟我全力一战吧。"
"可以啊~"
本来想着以不二的‘心慈手软'一定会弄个平局,没想到因为我平时‘惩罚'过多,他不止实力上去了,连心性也得到了提升,就成了现在的6-3。
"不愧是不二,真是败给你了。"
"哪里,佐伯也打的很好呐,就是半局后(#¥-(#¥-#)¥"
"你弟弟#%#%%%#%#......¥......¥-"
"裕太啊(*¥)*¥)#*_•#)•"
家常里短的不要在这里谈!!

A组VS C组 平局。

B组VS C组 双打:仁王雅治、宍戸亮VS柳生比吕士、丸井文太
评语:三个立海大的队员,同样有趣的对战~
"比吕士,决胜负吧!"仁王用拍子指着搭档,‘跟他打还是头一次呢~'
"........................ "忘我的无视了搭档,柳生捏着手臂上的肌肉陷入‘无我境界',‘我身体的平衡性可以打完这一局吗?'
"啧,真是逊毙了!"宍戸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扭着拍子心道:‘怎么全是立海大的?!'
"呼~~~噗!"泡泡依旧的丸井,‘啊......泡泡爆在脸上了......'
"嗯咳!文太。"坐在场边的我已经对这几个无语了,四个人的比赛竟然有四分之三不认真!
"啊!我我......我忘了!这就去吐掉!!!"飞速闪出去,又闪回来。听到我的咳声后,另外两只走神的也全都回过神来,极度认真的冲对手挑衅完,气势汹汹的对打起来......
‘虽然现在我不在鬼玉手下,但现在不认真,回去后一样要被惩罚!'
‘雅说过身体不平衡也没关系,暂时不要去想就不会影响今天的比赛。'
"文太~~加油啊~~~"芥川在我的默许下开始声援起自己的‘偶像'。
十五分钟后........................
以快打快的比赛,最终还是以平局结束呐......只能说,在拆开一对搭档后又加上两个性格完全不合的家伙,这种结局就是最好的了(=﹏=)

B组VS C组 单打:真田弦一郎VS玉泽雅
评语:复仇之战~?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这是最后一场了,大家都过来看了呐~"握过手,我环视了下周围,竟然看到跡部坐在场边的休息椅上,"跡部さん~我会加油的~!"
"あん~?让对手沉醉在你的实力下吧,なぁ~?玉泽。"
"うす!"
"三组对抗赛最后一场,B组真田VS C组玉泽,game start!"

 

 

青年选拔赛的集训生活番外--查房
"据说......青年选拔赛的集训中心,有很多人因为无法被选中而心怀恨意,在死后还一直停留在这里呢~~~~"
"喂。"
"这个我听说过!你们看到过最南边的树林吧?离那里最近的就是4号场地,4、死4、死的,而且也有不少集训的选手在晚上跑步路过时听到过里面有什么怪怪的声音......"
"是什么声音?"
"当然就是抽泣声了!"
"喂......"
"抽泣声有什么好怪的,听说还有人见过里面有时隐时现的蓝光呢!不过更怪的是夏天来集训的人只能看到蓝光,只有冬天来集训的人才听又听到抽泣声又看到蓝光呢,很奇怪吧?"
"......喂!!你们在做什么?!10点已经过了,小孩子就不要熬夜!"我说怎么查房的时候一个两个的都不在呢,原来都聚到桦地的‘双人床'上来了,看看人家桦地,可怜巴巴的坐在沙发上,连睡觉都没地方!
"哇!是鬼玉!"
"岳人这么喜欢说鬼故事吗~?不如让我也来讲几个吧~あん~?"说完在桦地耳边吩咐他去206室先睡我的床,等他离开了才转回身扫视了一遍有些感受到我意图的氷帝众。
"哎............?雅会讲这种故事吗?!"芥川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是啊~大家要‘一起'听哦~"阴笑着转身给门上了锁,然后关掉影响‘气氛'的灯,举起查房时用的手电由下而上的照在脸上。
"啊!!雅的脸真恐怖!!"
"我还没讲哦~~侑士,管好自己的搭档。"再次露了个阴笑,我开口给除了跡部和桦地外的所有氷帝备军,讲了前世的几个鬼故事。其实就是背后啊下面啊上面啊什么什么的东西(在这里讲出来就会让读者也怕怕,所以PASS),但在日本来说,这种一句话就能吓到人的鬼故事还是很少的,况且这里又是‘动漫世界',所以......
"呜......我再也不敢一个人睡了......侑士今晚一起睡吧......"向日整个人缩在忍足身边,像极了小动物。
"嗯......一起睡吧~呐~岳人......"忍足的声音虽然不明显,但仔细听还是能听的出来,有些抖(=﹏=)
"长太郎......今晚......"原来这里已经开始叫‘长太郎'了吗~
"放心吧宍戸さん,我不怕鬼,所以一起睡吧~"凤开心的冲我投以感激的一笑......啧,这个失败了吗......
"慈郎也要和若一起睡......呜......"绵羊挂着两泡泪水扑向日吉。
"前辈,不是早就已经一起......唉......"日吉无奈的拍着芥川已经埋到自己胸前的头,说出了让我无限YY的话......原来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呐~
"啊啦~大家还要不要听?我还有不少珍藏的呢~"打开灯开了锁,我一边拉开房门一边继续阴阴的笑起来。
"啊!!!"两只小动物率先拉着自己室友跑了,宍戸强做镇定的跟凤‘手拉着手'的僵硬的也离开了。
嗯哼~如果不是你们打扰到桦地我也不会这么对付你们呢~小心哦~今晚............别失身了哟~嗯嘿嘿嘿~~~(就知道你在想这些,什么颤抖的身体抱在一起之类的也就你会YY在自家队友身上 = =)
回到206室,桦地还是一样坐在沙发上,床上没有他上去过的印迹......
"唉......不用在意这些事,床不就是用来睡觉的吗?桦地。"知道他是不想弄乱我的床铺,为他的温柔而心里一暖,我拍着他的肩告诉他那些人已经被我用同样的方法吓跑了,可以回去睡了。目送着他进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我才带好门,脱去队服进到浴室。
出来时已经快11点,擦干了头发,我一头埋进被子里,然后......抖......
‘真......真真是的,怎么自己......已......说的鬼故事还......还吓到自己了呢......'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却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
转了个身,不到一米的地方就是跡部宽厚的背,唔......就一夜!就只一夜就好......
轻手轻脚的爬上跡部的床,拉了拉被子,没反应?那就不客气了~~好不容易在惊醒他前钻进了因跡部而温暖的被窝,我满足的叹了口气,为免晚上冻到他,直接贴在他的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呼............"
"......泽......"
"嗯~~唔......呼......"
"............泽!"
"............"
"玉泽!"
"嗯?!......呃!"终于清醒过来时,脸色怪异的跡部坐在我身边,这让我一下子就回想起昨夜被自己鬼故事吓到的事......
"あん~?这是怎么回事,玉泽。"听到问话,我偷偷瞄了几眼,不像在生气的样子。
"就是......"红着脸把昨晚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到最后说到怕的不敢睡觉只好钻进跡部的被窝时,这位氷帝的华丽帝王竟然......笑喷了......ORZ
等帝王终于控制住笑声时,已经过了差不多五分钟了,期间我的头就没敢抬起来过。
这件事虽然成为了我和跡部间的‘小秘密',但至今为止,偶尔想起来时还是会尴尬的不敢正视他,怪的是他竟然能猜得出哪个时候我又想起了那件事,然后就是一通笑(=﹏=)

 

 

青年选拔赛的集训生活--三组对战结局篇
B组VS C组 胜方C组。
综合评定成绩为A、C两组(氷帝?)同时获胜。
结局篇 END (啊哈哈哈~其实就是因为立海大FANS也会来看,有些写不下去了呐~~写第二卷的青学时一定要注明青学FANS‘禁入'才好呐~啊哈哈哈~啊哈哈~~~~囧)
......
............
..................
........................
..............................
以上是恶搞啦~~~

"三组对抗赛最后一场,B组真田VS C组玉泽,game start!"
"真田さん,这次就让我体会一下完美网球的美技吧~"
"如你所愿。"
虽说我们都穿着青选队服,但现在的比赛,却是全国大赛的缩影,氷帝VS立海大。
‘对上真田,就要用Zero了吧,不同于幸村的体格限制,他的力量强大的多。'
"嘶......咻!............"
"15-0。"
"真田さん,期待你可以破掉我的发球局。"抿住嘴,提升速度到70%.
"嘶!......咻咻......"
"30-0。"
"的确,这种发球不可小窥,但是。"真田锐利的眼睛直直射到我身上,如果不是早有提防,一定会被他的气势震到。
"じゃ~我要继续了。"
"Zero!"
"嘶!......"

‘过网后直接以高速下坠,在接触到地面时以半径5-8cm成圆形的快速旋转,重点是,下坠。'真田早在第二个发球时就已经想到了对策,在第三球被发出的一瞬,身体已经直冲到中场,挥拍!‘什么?!'

"知道以真田さん的实力,这种发球很简直就会被破,所以加上了些别的东西~"见真田正在为球在过网后突然消失而吃惊,我瞟了眼场边的不二,‘这个球会消失哦'这种话,还是说不出口......囧RZ 提升别人前就要提升自己,这才能立于高楼之上,虽然这招COPY了不二,但技术却是绝对的原创,本来就注重控球的我对于这类球研究是最为详细的~
"40-0。"
"这不是......Zero。"低喃了声,真田回身看着身后,‘原来那玉泽喊的那声是为了误导我吗,本来应该下坠的球突然因为另一种旋法而变得不稳,加上强大的力量支持才会一下子消失吧,消失的球直接绕过视觉受限和心里动摇的我成回旋形打到后场,技术战和心理战都很成功......真是可怕的对手。'
"6-5,玉泽!"
叹了口气,我走到休息区用毛巾轻轻抹去让人有些发冷的汗水,用眼角扫向另一边的真田。不愧是可以在明年大赛中支持着整个立海大的男人,我们双方的发球局都被保住,也都无法攻下对手的发球局,跟他比赛,比对幸村还累。
回到场上,我淡笑着挥了挥拍子,"真田さん,最后一局,还有四球,没有抢七,不知道今天的比赛会怎么样,但我不喜欢平局呢~~"
他听了我话,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有这种自信,不如先打完这局试试看。"
"碰!"
"15-0。"
"呵呵~"挑衅对手是我的快乐源泉,在暗示他会输掉的下一秒就得到了警告,真是太......有趣了~"那就请真田さん,加油吧~"
"碰!!"
"30-0。"
"........................"力道越来越重,速度也是,打了这么久的球不应该还有这种力度。我连着两球都没来得及接住,有些惊诧,眯起眼仔细的打量了下真田......唔,不愧是练剑道的出身,精神力、集中力都还依然充盈,体力、耐力也因为心态保持的很好而没怎么流失,果然没法比呐,对于这种最关键能力的调整,我要稍逊一筹,不,不止一筹,差得远呢。
"碰!!"
"6-6,真田,B组VS C组单打赛,平局。B组VS C组 平局。"

综合评定:
A组,获胜!

[青年选拔赛 END]









"不愧是跡部さん~恭喜获胜~"成绩刚一确认,我就冲到坐在场外的跡部身边。
"あん~~玉泽表现的也不错,"跡部优雅的站了起来,然后给了我一个闪耀的笑容,"最后的胜利,只能是氷帝,なぁ~?玉泽。"
"这是当然的了!跡部さん~"围着跡部高兴的跳了几圈,然后突然一呆......蹲到一边画圈圈去了......为什么总是不长记性!!为什么又被跡部当成小孩子看了......囧RZ

"怎么样,柳。"
"与跟幸村的比赛不太一样,提升了些什么,却又隐藏了些什么,真田,幸好你听了我的劝藏了些实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玉泽 雅这个人,太会观察人的弱点和能力了。"真田压了压帽檐,眼神闪烁的盯住那个人,而那个人竟然在跑到他们部长身边后,又是笑又是跳的,与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难道那才是他的真性情?
‘值得研究的人。'柳在记事本上记下了那句话。

 

 

氷帝!我们回来了--新年祭
集训归来后正赶上新年,三年级已经毕业,而且部里的训练也基本告停。
看着窗外飘落的鹅毛大雪,没办法出门让我郁闷的在玻璃上画了只小王八(=﹏=)
"咚咚!"
"小少爷,一位叫做武城的先生来拜访,跟您的关系是同学。"
"武城?嗯,让他稍等一下,我就下来。"好久不见的好友突然在这种天气来访......真是有趣~(原来只是感觉有趣吗喂?!)
把整理出来的各校强手的资料保存、备份,关掉电脑后,我才慢吞吞走到楼下。(真失礼呐......)
"哟~武城怎么在这么‘好'的天气里来找我呐~~"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我喝了口管家送上的奶茶,邪邪的笑了下。
"还不是老头子他们,非说我难得回家,一定要让我先来看看你什么的,啧,竟然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武城紧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立现。
"噗......啊哈哈~~伯父还是这么有精神呐~"抽出纸巾擦去被我笑喷到桌面上的奶渍(被跡部看到的话= =),拍了拍感觉上又大了一圈的家伙,"就来是来找我玩呗~难道你在家里除了练武还有什么其他能做的?"
"倒也不是,就是......咳,小雅,你对女人......知道多少?"武城一副神秘的样子靠到我耳边,竟然跟我来了这么一句(=﹏=)
"......知道的应该比你多,怎么了?"
"真的?那快告诉我,要是一个女孩子突然在放学后跟着自己(‘一起'这个词呢?),在课间总喜欢趁自己不在拿走自己一些东西(那是偷吧喂!),在走廊上或是哪里总会被她突然撞过来,某些部位还被她不小心碰到(真的是不小心?)......你说,这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
"跟踪狂+小偷+性骚扰?这不是变态吗?"我坦白的说了实情。
"............啊!原来这就是变态......呼,我还以为被人告白了呢~虽然以前也有人想跟我告白过,可是总是在都走到我面前了,才尖叫一声逃掉......"
"......那是你表情太吓人了吧?不过刚刚说的那个人,一定要小心,所谓变态,不是只是行为上,心理也很扭曲,以你的身手虽然不会吃亏,但有可能在智上输掉,到时被她陷害些什么不得了的事可就晚了。"这可不是吓人,前不久新闻上还出现过这一类的东西,前世也偶尔会看到这些。
"呃!雅真是会吓人,不过那女人早在一周前因为试途用刀子从我身上取些血样,而被老头子派人收拾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武城‘天真'的说出不得了的事实......
"..............................嗯,如果已经‘收拾'了就不会再出现了。"不想跟他较这个真儿,我站起来看了看窗外,几乎已经停了啊......来的快去的快可真不像在下雪。
"终于停了......武城,再过不到一周就是新年了,氷帝现在正在准备新年祭,如果那天没事就来氷帝看看吧~"摸了摸裤兜,前天才得到的入场票还在,拿出两张递过去,我邀请道。
接过票后武城无语的冒了几条黑线:"......现在回氷帝还要票啊?嗯,我会去的,小雅在新年祭里有什么活动吗?"
"嗯,新年祭不是出自班级,而是来自各个在放假时还会训练的社团,所以说,我们网球部也是要出节目的,嘛~跡部さん的策划是很华丽的~敬请期待吧!武城~"
"是你们部长策划的?......嘶(抽冷气)......"武城不自觉的打了个颤。
"你在‘嘶'什么‘嘶'!我们可是很辛苦的在准备耶!"
"啊,是吗~那新年那天我一定会去捧场的。"说着看了看表,又仔细听了听外面,"呼......他们终于撤了,没见过这样的老爸!啊,那今天就先这样,我先回去了。"我无语的听着外面有不少机动车慢慢离开的声音......原来我家,刚刚是在包围中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