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Weare 鸡蛋灌饼加火腿

Weare 鸡蛋灌饼加火腿

时间: 2012-12-14 00:09:34


全文:
哈利简直无法相信!
六年的针锋相对让他们彼此了解,其后三年的生死相随更是让他们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搭档情谊。
牢不可破……去他的牢不可破!
他根本没有想到,只为了区区一个预言日报的实习记者,就让他和斯内普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情分你不要了,好、行。
搭档你也不要了。完全可以。
送上门来洗衣做饭打下手的人你统统不要了。
这完全是赌气!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
受够了?还认真的?呸!鬼才相信你!
倒贴?倒贴!他救世主是倒贴上门给前任魔药教授当佣人的货色吗?
不要笑掉人大牙了!
赶他走是吧?
那就不要后悔!
下一次,下一次再踏进这个蜘蛛尾巷的破门,就不是免费给你当佣人那么简单了!
怎么着,也要拿个身体做补偿吧?
————
拿身体做补偿什么的,绝对是小哈的yy。最后送上身体的,毫无疑问会是名为哈利?救世主?波特的洗白白小羔羊。
也许是小狮崽?
总之只要教授吃的尽兴,那都可以啦!
又是一年的一月九号,你准备好了吗?
如果亲爱的你准备好了,请跟着火腿念三遍。
HAPPY BIRTHDAY TO SEVERUS SNAPE!!~~~~
鞠躬
——by 火腿 于2013年1月9日
原著背景战后文。 SS/HP

☆、Chapter1

作者有话要说:不算贺寿词的贺寿词:
西弗勒斯·斯内普本人恐怕会对这种浪漫情怀嗤之以鼻。
庆贺生日?简直不要太可笑了。
他的一生从少儿时代,到青年时代,以及最后那混乱的七年,都可以称之为灾难。
但是他也许无法想像,我们这些斯迷以及哈迷们是多么庆幸他的诞辰。
他正直——并不是邓布利多那种大局观上的正直,而是他挺直了脊背没有愧于自己。他保护哈利,他保护学生,他做了数年称职——虽然可怕——的好老师。如果不是没有机会,我想他更会是一个好丈夫。这对容易迷失自我的花花世界来说,已经是难得的正直了。
他勇敢——这点根本不需要我花费精力来形容。
他忠诚——他忠于自己,以及莉莉和她的儿子,这就足够的好。
他的生命从他诞生的那一天就注定是个悲剧,起因非常简单,因为他是个巫师。
如果他不是巫师,他的家庭或许不会破碎,如果他不是巫师,他或许不会爱上莉莉,如果他不是巫师,他更不会进入霍格沃茨,不会知道黑魔王是何许人也。
他或许会在普通的大学念完逻辑,或许会成为一个学识渊博的学者,或许会爱上一个相濡以沫的他/她共度余生。
但他也不再是我们看到的那个西弗勒斯·斯内普了。
这个男人的骄傲源自于他强大的魔力,虽然那给他带来的更多是灾难。
他也不再会是《哈利·波特》这个故事的主线,不会再让故事到他‘不动了’了之后不久就戛然而止。
同样,也不会再有许许多多爱上他的人们,在那之后,为他构思了一个又一个温馨的故事。
只希望在某处某时,他能真切地感受到幸福。
————————
HP系列的故事在2008年,已经由JK罗琳亲手画下圆满的句点。但大家对它的爱,时至今日,都没有消退半分。
同人依然铺天盖地,图片依然一张一张的上传。
我坚信,只要语言还在,只要说故事的人还在,他们的故事就会永远地流传。
最后,祝愿我们最亲爱的斯内普教授,永远幸福安康。
PS:这篇贺文从2013年1月9号零点开始,每两个小时一更,到2013年1月9号22点结束,一共十二章,五万字左右,希望大家看的高兴。火腿在此鞠躬拜谢。

  “我劝你现在就放下魔杖,先生。”成年了的救世主——哈利·波特紧紧逼迫着那个来自法国的通缉犯,绿眼睛里充满了势在必得的信心。“一味的逃窜没有任何意义,尤其在这里,在我熟悉的英国而不是你的。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在减少吗?”
  “除你武器!昏昏倒地——”连续两道强力的魔咒向逃窜的通缉犯袭去。
  有着一头脏乱头发的中年男人勉强闪过,喘着气回身发出一个任谁都能挡下的咒语,很明显,他的魔力所剩不多了,长达数个小时的你追我赶让他筋疲力尽。
  “滚开,滚开!英国佬,我没有在你们的地盘上犯事!”体力透支让他的声音几乎听不清了。
  “那不代表我们不能与来自法国的代表联盟。”又是两个咒语紧随而上,看着对方踉跄地拐入一个眼熟的巷子,哈利知道,猎物快要入网了。
  “你不追上去?”
  操着一口带有浓厚口音的英语,收到哈利之前发送的消息就匆匆赶来的法国魔法界来使,幻影移形出现在哈利身边。“难道那是个死巷子?”
  “不,”哈利勾起嘴角,“那里有我的搭档。”
  “噢——”金发的法国人夸张地垂下了头,“我还以为你呼唤我是因为你需要帮助,哈利。原来你正牌的搭档并没有因为受不了高强度的工作而离你远去。”
  “我呼唤你只是因为任务完成了,需要你把人带走。至于我的搭档……他永远不会离我远去。”早已经褪去腼腆和青涩,成熟了的哈利波特微笑起来自有一番魅力,何况还用着那么温柔的语调。
  “你都要让我心碎了。”金发男人嘟嘟囔囔,“这么信任你的搭档?要知道那个逃犯狡猾得很,说不定只是看上去没有足够的魔力使用幻影移形了,而事实上,他正等着你这一霎那放松的机会。”
  很明显,法国人上过这个逃犯的当。
  哈利了然地摇头,撩开有点汗湿而紧贴着额头的黑发,放松了姿态靠在巷子口等待他的搭档出来:“在我面前都没有找到机会逃走的人,还想在他面前留有一线生机?”
  这听起来就像老鼠从猫的爪子下逃走了,却一头撞死在墙壁上一样可笑。
  
  “我奉劝你,现在就立刻回头。”阴冷如同死神的声音从某个黑暗的角落传来。
  “谁!谁在那里!”
  发现身后逼得他四处逃窜的可怕绿眼男人没有追来,干下了数桩抢劫杀人案的暴力犯松了口气,正准备把怀里能恢复魔力的救命稻草喝下去,却听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声音。
  他慌张地扫遍四周,“谁在那里鬼鬼祟祟地躲着,出来——”
  “昏昏倒地。”
  强光从头顶袭来,根本无法做出反应的男人应声倒下,发出了‘砰’的巨响。
  促成这一切的人平静地从二楼某个窗口跃下,风带起了他黑色长袍的衣角。月光映着男人苍白的脸色,使他的形象无限逼近某个黑暗角色。
  
  “波特。”
  来人习惯隐藏在阴影里,油黑的长发、鹰钩鼻子与苍白肤色。
  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的搭档,十年的时间几乎没在他身上改变过什么,一如既往的阴沉沉,一如既往的黑漆漆。
  “啊,出来了。”哈利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三分零五秒,西弗勒斯,真可惜,超过了五秒钟。”
  “嗤。”斯内普不屑地冷哼,“就你抬起手臂的那点时间,三个五秒都过去了。”
  男人说着,踏出了黑暗的小巷子,让来自法国的代表看到他身后被一路拽着头发拖出来的通缉犯。“带着人,滚。”
  “先生,您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逼人。”和哈利两人合作了好多次的法国来使苦笑,“我可以问问为什么从第一次见面起,您对我的敌意就屡增不减吗?”
  “大概因为你那一头嚣张的金发和过分敏感纤细的情绪?”看出斯内普懒得搭理,为了英法关系劳心劳力的救世主代为回答。
  满嘴谎话。斯内普依然没有出声,只给了哈利一个嘲讽的眼神。
  没办法。哈利用眼神这么说。
  总不能实话实说地告诉他:这是因为你在各方面都太像一个故人——吉德罗·洛哈特——以至于没法让人心生好感?
  好吧,臭名昭着的洛哈特先生声明早已传到国外去了。所以这么直说,敏感纤细的外国来使会哭的。
  任务完成,斯内普连告辞的话都省了,懒懒地点了个头,把正做着交接工作的两人撇在一旁,转身就走。
  “西弗勒斯,等等我。”哈利急切地嚷嚷,等对方在文件上落下最后一笔,就迫不及待地收起东西跟上去了。
  “你们这就走了?”唯一一个外人尴尬地被甩在其后,“回哪儿?傲罗局吗?”
  “当然不。”哈利惊讶地转身,“我们任务完成了,为什么还回傲罗局?”
  “那急着是去——”
  “买菜。”
  绿眸亮晶晶的,笑容爬上哈利的脸,“西弗勒斯打赌输了,怎么能不好好享受难得一次的胜利果实呢?”
  “波特。”斯内普平静地站定脚步。
  “来了来了,我知道你要说,”不再理会身后的外国人,三两步就站到了斯内普的身边,哈利清了清嗓子,学着斯内普的腔调道:“和草履虫多说话,智商会下降的,波特。”
  “完全正确,波特。既然知道,还不快走。”
  敏感纤细的草履虫在两人身后瞪着他们的背影。
  哈利波特。
  就这样肆无忌惮地谈论他人是会遭到报应的!
  
  “哈利,看看这是你们这个月来接到的第几个投诉了?”金斯莱头痛地翻着桌上的一叠子纸,“虽然傲罗局的办事效率一如既往的高,但是在言行上还是收敛点吧。”
  “尤其是你,哈利!”他瞪一眼还依然笑嘻嘻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的哈利前救世主现傲罗局长波特:“我特意把西弗勒斯支开,就是想给你提个醒。”
  神色一肃,绿眼睛里的不满显而易见:“部长,您又要说些什么?西弗勒斯的行为不端,我不要向他靠拢?还是又要老生常谈地提起那段——”
  “我没有要说这些。”放下写满投诉的纸,金斯莱叹口气,“西弗勒斯是英雄,我无意要提到他那段可想而知是多艰苦的间谍生涯。我只是想说,你现在的说话方式和做事方法都越来越像曾经的魔药教授了,这真的不是个好现象。”
  “我没有发现它不好在哪里。”哈利腾地站起来,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愤怒。“我和他作为搭档共处了三年,更别提这三年前我就有多了解他。这才是正常的现象。”
  “一点也不正常。”一提到西弗勒斯就反应过度,以前羞涩可爱的年轻人去哪儿了?金斯莱再再叹了口气:“你没发现吗?曾经围着你转的女生们,现在很大一部分都嫁人了。”
  “……”对话完全向他意料之外的地方发展,哈利张口结舌又坐了回去:“您在——说什么?”
  “我在说你的终生大事,哈利。”作为部长,有义务要关心他最为得力的属下,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小辈。
  最关键的是,邓布利多的画像提醒他要‘关心’年轻人很多回了。一回比一回的间隔要短。
  “终、终生大事——”成年了的救世主提起感情问题依然青涩。哈利的脸一点点涨红:“不急、不急,我才二十出头……部长,您什么时候改行拉皮条了。”
  “金妮和迪安的孩子在三天前出生了,罗恩和赫敏的孩子都已经学会爬了,你不想要一个吗?”
  “想。”哈利脱口而出。他想死了。一个会喊他爸爸,会骑着玩具扫帚满世界飞的可爱团子。
  “那就成了。别再拖了哈利,”趁着性子还没有完全变成西弗勒斯那种绝对不受女生欢迎的阴沉沉样子,“赶快找一个解决吧。”
  “可、可是——”
  “没有可是!”金斯莱强硬地说:“我给你放假,傲罗局这边西弗勒斯一个人就——”
  “金斯莱。”突兀地从门口传来的嗓音打断了部长接下去要说得话。
  斯内普进来了,带着他的标志:华丽地翻滚着的黑袍以及——
  冷得可以刮下冰渣子的脸。
  “西弗勒斯!”哈利惊喜。他终于可以从金斯莱的尴尬的话题中解脱出来了!
  “西弗勒斯!!”金斯莱惊吓。他明明给西弗勒斯布置了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任务,最少要跑十几个地方才能完成它!
  “怎么?”斯内普停下脚步,“我好像打断了某场事关重大的对话?需要我回避吗?”他讥讽地加上敬语:“部长?”
  “不不不,不用回避,没什么需要私下进行的。”哪怕不是对方的学生,也依然没能力抵抗男人的低气压。金斯莱赶紧调整表情,摆出他平时温和的脸:“任务,已经完成了?”
  嗤,胆小如鼠。
  哈利分明可以看到男人的黑眼睛里闪过这几个字,吃吃地笑出了声,在被搭档一瞥后又讪讪地闭上嘴。
  “嗯。”他把跑了数个地方浪费不少宝贵时间才得的签名文件扔在对方的桌头,“我想我的搭档给你添了麻烦?”
  “没有。哈利很好,他是有史以来最称职的傲罗局长,办案能力强得让人无可挑剔。当然你也是,西弗勒斯。”
  斯内普满意地点点头:“那么下午还有什么事”
  “我想应该没有了。”听出男人的言外之意是要早退,金斯莱扶额。看来他的红娘计划又泡汤了。
  邓布利多校长,您原谅我。
  “很好,那么波特,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等部长给你发盒饭吗?”
  “啊,原来已经午饭时间了啊!”哈利一跃而起,搭住了男人的肩膀就往外走,完全忽视脸上还写着‘我话没说完’的某部长,挥挥手道:“部长,我明天再来,西弗勒斯也是,明天见。”
  “哈利——”
  “你中午想吃什么?西弗勒斯?”
  “可是——”
  没等他可是完,门‘啪’地被甩上了,留下办公桌后一脸苦闷的金斯莱。
  有他当得这么憋屈的部长吗?被两个大英雄压得威信全无!
  这算什么?
  对了,不止两个,他还忘了一个——画像上的那个。
  部长,不好当啊。
  
  “中午想吃什么?西弗勒斯?”扫一眼被他关在门后的吃鳖部长,哈利把笑声咽下去,正经地问。
  斯内普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但黑眼睛里有着放松和笑意。他想了想,顺应自己的心意报了菜单:“牛排。”
  “我们已经吃了三天牛肉了,”哈利满脸不赞同,“营养会不均衡的。”
  斯内普斜睨了他一眼:“既然决定了菜单就不要重复劳动了。我没有兴趣和你玩‘猜猜今天吃什么’的猜谜游戏。”
  “好吧,你真敏锐。”哈利叹口气,“我觉得照烧鱼排是个不错的选择,你觉得呢?”
  “鱼?”斯内普很厌恶那个,“不。”
  “昨天是你决定的菜谱!今天难道不应该听我的吗?”已经想吃鱼想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成功吃到嘴的哈利抗议。
  “既然你记忆力差到这个地步,我也不介意提醒你一下,波特。那是因为你打赌输了。”
  “那我们再打个赌吧。”哈利挠了挠他凌乱的头发,东张西望地寻找打赌内容。
  “无谓地挣扎。”斯内普嗤笑,“这一个星期以来都紧紧跟随的霉运,凭什么今日现时就要离开你身边了?”
  “就凭我馋鱼肉都馋得昨晚梦到它了!所以我今天肯定会赢。”哈利说。
  “你会打腹稿吗?在说谎前?”斯内普毫不留情地指出:“我昨天晚上分明听到你在梦里喊妈妈,毛没长齐的小鬼头。”
  “……”哈利顿时噎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西弗勒斯!你偷听我说梦话!”
  糟了,他梦里喊了妈妈?虽然确实梦到莉莉没错,但那不代表他能够叫出声来。那会很显然地刺激到‘偷’听他说梦话的人。
  西弗勒斯可真长情。哈利酸酸地想。
  “需要偷听吗?两张床中间什么时候安上了一堵墙,我怎么不知道?”
  “额……”
  他忘了,他们睡得是一个房间。小小的屋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完全不需要‘偷’这个行为就能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失言的哈利早就熟练于被斯内普堵得说不出话来时怎么解决那尴尬的气氛
  ——他很有技巧地转移话题了。
  “西弗勒斯,金斯莱结婚了吗?”
  斯内普扫了哈利一眼,眸色有点暗沉:“我不明白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这些。”
  “在他先关心起我‘这些’之后。”哈利叹了口气,“你以为他今天找我真的就为了那些处理不完的投诉?根本不是!”
  他们每个月的投诉都是那点量,金斯莱早就该习惯了才是。所以被叫去的时候他还吃了一惊,思考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是不是惹上了什么傲罗局局长和魔法部部长联手都摆平不了的大人物。
  “哦?”斯内普饶有兴趣地等待哈利接下去的坦白。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从来不瞒着他什么事,尤其是工作上的事的哈利,竟然脸红着支吾过去了。
  倒不是说他真的非要知道波特所有的私事,只是——
  脸红!从打败了黑魔王之后血色素就再没高过的救世主竟然脸红了!
  这分明是在宣告着些什么。
  男人的脸色迅速沉了下去,在菜单上小胜一回而赢得的好心情消隐无踪。
  而这些,正有点羞涩,东张西望眼神没留意身边搭档的哈利,全都把它们粗心大意地忽略过去了。
  如果他有注意到,那么也许他会稍稍预见之后发生的事情。


☆、Chapter2

  一把飞路粉回了家,打开冰箱准备做午饭的时候哈利才发现,冰箱里的存货空了。
  “西弗勒斯,牛肉吃完了。”哈利苦恼地说:“我们似乎是一个星期前买得菜。”就是抓到那个法国通缉犯的那次。
  还没把衣服换下来的男人闻言,脚步没停就径直向门口走去。
  “你是打算出门吗?现在买回来再做也太晚了吧。”赶紧阻止男人出门,哈利假装观察冰箱,然后用惊喜得很夸张的声音道:“你看,西弗勒斯,冰箱里还剩一点鱼肉。”
  “扔掉。一个星期前的鱼肉会新鲜吗?”
  哈利撅起嘴:“我都是用了保鲜咒后才把它们放进冰箱的。”
  “不要做出这副表情!”斯内普不甚厌烦地第无数遍这么说,“那也不代表它们就会和新鲜的一样,重新出去买。”
  “好吧好吧。固执。”哈利叹气,恹恹地关上冰箱门,“为什么这么讨厌吃鱼肉?我明明都把刺挑干净了。吃起来怎么也该比血淋淋的牛肉要口感好啊。”
  这就是他讨厌鱼肉的原因,而对方却对此毫无概念。
  斯内普扫一眼个头在一年前就窜到他眼睛位置的青年,努力扯平快要无法维持成水平线的嘴角,摔上门率先向最近的超级市场走去。
  
  “给我个青椒,西弗勒斯。”
  “不要买这种东西。”斯内普嫌恶地避开那片摆放着绿油油蔬菜的冷冻柜,“往前走,波特。”
  “吃牛肉都由你了,配菜还不能让我做个决定吗?”哈利才不管男人对这些可爱东西的评价,硬是顶着斯内普的刀子眼神把青椒扔进了购物车,“我会把它煮软一点的。”
  “那也不能改变它不是肉的本质。”
  “你也不能只吃肉就过一辈子。”看了看青椒附近的胡萝卜,哈利决定把它带回去煮咖喱。西弗勒斯前两天说过想吃牛肉咖喱,虽然之后可能被他自己抛到脑后去了。
  “谁说不能?”把哈利放进购物车的萝卜统统扔回去——青椒还是保留了——斯内普挑眉,“你见过吃肉吃死的人吗?”
  没等哈利举例,斯内普又补上:“巫师。”
  “额——”那还真的没有,缺乏什么营养一瓶营养水就解决了,“确实没有。那你就当满足我微小的口腹之欲吧,”哈利叹气又把被扔走的胡萝卜捡回来:“这是明天的,西弗勒斯,你不是要吃咖喱吗?”
  抓住哈利手臂的大手一松,斯内普明显没想到哈利还记得。他动了动唇角,不再反驳地任由哈利挑拣他最讨厌的蔬菜。
  耶!
  在心里比了个V字,哈利很得意。想说服曾经最固执的可怕魔药教授改变主意,也是需要技巧的。比如用关怀去感动他?呕,虽然听起来可笑,但是事实上很管用。
  “唔,咖喱的话还需要苹果,顺便再买点橙子吧,我们去水果区。”哈利推着车调了头,眼神扫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放松愉悦的表情顿时一僵。
  “西弗勒斯。”
  “嗯?”斯内普正像有仇似得瞪着购物车里那些大量的非肉类,听见哈利叫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那位法国来使回去了吗?”哈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处的人,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就是敏感纤细的那个。”
  “怎么?”男人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抬起头讽刺,“一个星期就想他了吗?你应该移民到法国去,波特。”
  “是啊,我想死了。”他苦笑着,示意搭档看远处那个人影:“我在想,他怎么就让那个疯子又溜出来了?我们好不容易抓到的通缉犯。”
  “该死。”斯内普也看见了那个确实是熟人的身影,“跟上去。”
  
  我们的英雄们鬼鬼祟祟跟随在那个通缉犯身后,压低声音交流的样子比通缉犯更看上去不怀好意。
  “你猜他怎么逃出来的?”
  “法国佬的无能。”
  “你猜他现在在超级市场里做什么?”
  “总不会是为了体验麻瓜生活来的。”
  “你猜,他把魔杖放哪儿了?”
  斯内普若有所思地眯起眼,“法国佬还是有堪比草芥鸟的脑子的。”
  哈利翻翻眼睛:“也不至于那么小,草芥鸟加上羽毛也只有我拇指那么大,脑子岂不是都不能用肉眼看到?他们好歹知道要折断魔杖以防万一。”
  “要想确实保证万无一失,就应该把他扔到摄魂怪面前而不是单单折了魔杖!”斯内普很恼火,“他们难道忘了无杖魔法吗?”
  “那最多能用个招来咒,不顶事。我们怎么办?西弗勒斯?要追上去吗?既然他都失去了魔杖。”哈利说
  “为什么不?别忘了用麻瓜驱逐咒。”
  
  斯内普大踏步上前,一眨眼就出现在远处那个通缉犯身边了。哈利紧跟在他身后一路释放成打的麻瓜驱逐。
  “伊克·霍格尔。”
  正用招来咒偷附近架子上的小巧值钱物件的男人吓了一大跳——这个声音!这个在最恐怖的梦魇里才会出现的声音!
  “是你!”飞到一半的东西稀里哗啦掉在了地上,男人步步后退,“又是你。”
  “是我。”斯内普扭曲了唇角,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你怎么逃出来的?”
  胆怯褪去,得意从男人的脸上显现:“杀了那个笨蛋,就逃出来了。”
  这倒是出乎意料,斯内普有点吃惊地顿住了脚步。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刚刚关于魔杖已经被折断的推测可能错误了。
  “我想你的魔杖现在应该拿出来了,先生。”他这样试探。
  “魔杖?”霍格尔狰狞了脸,“确实如此。”他的手迅速地摸进了口袋,再伸出来的时候,带起了一溜乌光。
  因为施放魔咒耽误了一些时间,刚刚抵达搭档身后的哈利眼瞳一缩,那个光!那绝对不是魔杖!
  斯内普正眯起眼等待咒光的袭来,却感到一股大力把他向后推去。
  然后是‘砰’的一声巨响。
  没有绿光,没有咒语声,仅仅是一声响过后,哈利就在他眼前慢慢倒下了。
  “哈利?”
  没有人回答他。
  下意识地朝正要开第二枪的霍格尔扔了一个阿瓦达,根本没兴趣看对方是不是中了咒,斯内普茫然地在哈利身边蹲下,思绪一片空白。
  “速速愈合!速速愈——”没有用,血依然泊泊地往外流。
  怎么办?补血剂。他没有带在身上。
  “……”捂着胸口的血洞,哈利没法说话,只能努力睁大了眼睛急促地喘息着,向斯内普表达他的意思:“……”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