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倩女幽魂之成为金光宗主 水沐羽(下)

倩女幽魂之成为金光宗主 水沐羽(下)

时间: 2012-12-18 21:12:31


58、第五十八章 依旧无题 ...

  镜无缘在一旁冷眼看着,在心中叹息,目光转到了封锁住魔气的封魔大阵,越看越是心惊,忍不住脱口惊叹:“好厉害的阵法。”
  听到镜无缘的话语,七夜暂时将自己的情绪收拾到一旁,也专注地打量起眼前的阵法来,随即开口道:“这应该是玄心正宗的阵法,难怪魔气虽然强烈却并没有外泄出去,看来,玄心正宗已经先我们一步到来了,只是不知道是玄心正宗中的哪一位,竟然有如此高的阵法造诣。”
  正说着,两骑从不同方向疾驰而来,到众人旁边时翻身下马,在七夜面前同时跪下:“启禀圣君,属下等人探得,玄心正宗已在忘情森林北方五十里处安营扎寨,观情况似乎昨日就已抵达。”
  “启禀圣君,属下亦探得,龙虎宗门人在忘情森林东方八十里处停住,正在安营扎寨。”
  玄心正宗昨日就已经到了?那阴月王朝岂不是落后了一步?七夜心中一凛,很自然地忽略掉了监视到龙虎宗的探子,立刻问那负责监视玄心正宗的探子:“那你们可曾探得玄心门人的动向如何?”
  “玄心正宗戒备森严,属下等无能,只知那营寨并无人进出,无法更加接近探得他们的动向。”那探子惭愧地低下头。
  七夜皱眉沉思,挥了挥手:“你们且去再探,要密切监视玄心正宗与龙虎宗的举动,一有异样,立刻回报。”
  “是!”探子恭敬地退下。
  七夜吩咐过后转向饿鬼、修罗两位贤者,沉声道:“饿鬼,你去挑选五十名精兵留守忘情森林之外,修罗,传本圣君口谕,阴月大军退出忘情森林五十里外,重商对策,众人必须提高警觉,随时备战。”
  “遵命!”
  小倩见那边终于要安营扎寨了,立刻笑逐颜开地对着诸葛无为说道:“书生,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诸葛无为一怔,刚要拒绝,那边七夜略带冷淡的声音响起:“小倩说的不错,你们难得在这里又遇上,那边一起过来吧!”征询的话,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诸葛无为略一扬眉,对上了七夜的眼睛,那双眼中虽然极力保持着平静却掩盖不住淡淡的嫉妒,心念一转间忽然改变了主意,唇角弯起,扬起一个标准的充满书生气的笑容,略一点头笑着应下:“既然如此,那边恭敬不如从命了!”
  
  绝情山庄中,自从那阵绝望的痛哭后,司马三娘就一直木木地坐在那边,失神地看着山庄外面,不言不语地好像痴了一般,那三个少年则是一声不吭地站在司马三娘的前方,将她可能冲出去的路线全面封死。
  眼看着这几个人没一个能用上的,顾青竹拉着善保到一边,低声商量起了接下来的安排,毕竟他们不能一直被动地就呆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如今的当务之急,就是知道阴世幽泉的具体情况,爆发的时间究竟是什么时候,虽然早已嘱咐三界圣女仔细推算,但是如今身在封魔大阵中,有了大阵的阻隔,传心术并不一定能够让三界圣女将消息传递给他。
  “我出去看看情况,顺便办点事。”善保开口说了一句,不等顾青竹反应就立刻化作一道紫色光芒消失在御魔结界外。
  顾青竹转过身体看向善保消失的方向,眼眸闪烁了一下,静默不语。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自从在这个世界重逢之后,也许是因为久别重逢,或是因为经历过失去的恐惧,善保一直对他非常包容,事事以他为先,甚至为此努力压抑自己肆意的本性,温柔退让得简直是另一个人——丝毫没有了曾经大清朝那位钮钴禄公爵大人的意气风发与恣意飞扬。
  他曾经暗示过他数次,可是每次都被善保三言两语地转移了话题——在这方面,他永远不是善保的对手。
  几次下来,他便放弃了,也许他不该自作聪明,这是善保的决定,既然他觉得这样很好,那便随他吧。
  可是刚刚,善保二十年来第一次将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关注其他的事情,顾青竹有些失落之余,心中也泛起一丝高兴还有好奇。
  能够让善保那么积极的,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善保穿过结界,化入干将剑中直直向阴世幽泉中飞去,它的出现就像一只鲶鱼被放进了装满沙丁鱼的鱼槽中一样,立刻就让忘情森林中的魔气骚动了起来,浓烈的紫**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几乎要将同色的长剑淹没。
  一开始善保还会在剑身上覆盖一层薄薄却很牢固的结界努力在魔气中穿行,可是随着越来越接近阴世幽泉,魔气的浓度越来越强,看清的范围越来越小,阻碍的力度却越来越大,虽然依靠着和莫邪剑的感应和魔气浓度这两项指明灯不会走错方向,但是这种被阻碍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更不要说疾行之间还因为看不清楚而硬生生从好几棵大树树身中穿过。
  干将剑停住了动作,下一瞬,俊美少年的身形出现在剑身旁边,周围的紫**气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般,立刻迅速地朝着善保涌了过去。
  善保勾起唇角,眸光流转间轻轻一笑,笑容不像面对爱人时那般温柔深情,而是带着邪气妖异的,显得极为诡异魔魅的笑,身随剑动,向着阴世幽泉的方向而去,同时五指一张一合,魔气迅速地向善保所在的方向涌来,却被干将剑以更加疯狂的速度如巨鲸吸水般吸入了剑中,一瞬间,竟然在所行过的路上开辟出了一个短暂存在的魔气真空地带。
  就这样一直到了阴世幽泉所在的山洞外,善保才停下了动作,眸光扫过眼前的山洞,嘴角控制不住地扬起,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暗紫色的幽光!
  
  忘情森林外
  阴月王朝的营寨扎好后,诸葛无为就直接被‘请’到了一个帐篷中,名为休息,实为软禁,诸葛无为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这正中他下怀,他也正好需要时间好好思索一下刚刚闪过脑海的想法。
  兄长曾经仔细地给他和诸葛流云讲过阴世幽泉的可怕之处,一旦爆发,整个三界都无法幸免,虽然如今整个忘情森林都被封魔大阵封住,魔气无法外泄,但那是因为那只是阴世幽泉不稳而出现的小小先兆,和阴世幽泉真正爆发时的可怕根本无法比,封魔大阵固然厉害,可是当阴世幽泉真正爆发的时候这大阵比起一张薄纸只怕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当务之急是想尽一切办法解决阴世幽泉之危,哪怕是和阴月王朝联手。
  本来诸葛无为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一开始设想的是和龙虎宗,毕竟是传承千年的宗门,总是有它过人之处,可是魔宫探子的那一句‘龙虎宗门人在忘情森林东方八十里处停住’让他有些迟疑,虽然八十里与五十里只是短短三十里之隔,但是却表明了龙虎宗人的一种潜意识的畏惧心态,虽然不说全部,但至少下命令的人是胆怯的,这样的话,只怕发生什么事也很难派上用场。
  而阴月王朝,虽然底下的人桀骜不驯,但是领头的魔君七夜倒是让人另眼相看,诸葛无为虽然连这次也才见过他两次,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他产生好感,在一旁看过他果决的下令后,他更加倾向与阴月王朝合作。
  而且,他爱小倩,还是那种为了小倩能够开心而宁愿委屈自己的爱,比如,为了小倩而违背自己的本心让诸葛无为留下来。
  在诸葛无为看来,能够这样为一个‘人’付出,真的是很难得,能够这样爱一个人的人,也是值得佩服的,当然,这只是单纯的佩服,无关那个人的身份与立场亦不会为此改变自己的身份与立场。
  而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和七夜商讨双方合作的可能,即使不能建立合作关系也要做到互不相干,进水不犯河水,至少在解决阴世幽泉之前双方不能起冲突,孰轻孰重,他相信这位七夜魔君应该不会让他失望才对。
  还有就是,七夜魔君在他被领到这里来的时候帮他拦住了想要跟他一起的小倩姑娘,诸葛无为对此表示很感激。
  正沉思着的时候,修罗走进了帐篷中,打量了他一句,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起来,圣君要见你。”
  诸葛无为眼眸一闪,微笑点头:“麻烦姑娘了。”
  魔道中除了尊主七夜与帝师镜无缘之外的魔大都是些煞气毕露的,就算有些皮相俊秀的也都是些阴毒类的,修罗还从未被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这般温声细语这般说话,还被称呼为姑娘,因此很是愣了一下,虽然对着诸葛无为还是没什么好气,但是冰冷锐利的神色倒是略略缓和了一点,转过身大步离去,远远丢下一句:“快一点跟上,不要让圣君久等。”
  诸葛无为失笑地摇了摇头,从容地跟在修罗后面走出了帐篷。
  诸葛无为此时并不知道,因为他一时兴起跟随七夜来了阴月王朝这边,另一头的玄心正宗已经炸开了锅。
  
  “青龙,你是怎么保护公子的,怎么可以让公子去了阴月王朝的地盘,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听匆匆赶回来的青龙带回了消息,宗门中身份最高的公子居然身陷敌方,另外三位玄心护法只觉得一个晴天霹雳狠狠劈中头顶,顿时都呆住了,朱雀第一个回过神来,顿时拍案而起,气急败坏地大喊出声。
  青龙无奈地苦笑:“这是公子的决定,我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跟在公子身边的吗?应该寸步不离公子才对,现在公子一个人在阴月王朝营帐中,万一出事了怎么办?”朱雀急得直跺脚。
  “公子远远看到魔宫的人就把我赶到一边去了,否则,就算没有这身玄心正宗的服饰,就我体内的玄心法力,你以为我能够瞒过现任魔君回来吗?”青龙没好气地说。
  “青龙朱雀你们不用担心,不要忘了公子所修习的乃是本门无上心法玄心奥妙诀,威力巨大,所以我们暂时不用担心公子的安危,现在我们要思考的应该是公子所谋的到底是什么,这样才能及时更好地与公子配合好。”玄武缓缓地开口道。
  “以公子的身份,只要他所下的命令不损害玄心正宗,我们都不会违背。”听到四人中最智慧的玄武的推测,朱雀放下心来,随口说道:“公子总不至于让我们和斗了这么多年的阴月王朝并肩战斗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发得有点迟了,不是某懒,实在是没感觉啊没感觉,这章也是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我打了一晚上,光删掉的就有近一千字,很艰苦啊有木有,结果打完了一章一看还各种别扭奇怪啊有木有,各种啰嗦废话的有木有???
还是那句话,卡文的人乃伤不起啊伤不起(忧郁远目之)


59、第五十九章 燕赤霞入魔 ...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啊啊???”诸葛流云茫然地在紫色的魔气中闯来闯去,现在的他已经没心思在那里疑惑自己为什么居然能够在魔气中自由行走,他现在尽快地离开忘情森林。
  “你好歹给我个方向啊啊啊!”诸葛流云几乎泪流满面,这该死的魔气和结界,弄得森林里一片雾气,他根本看不清楚太阳在哪个方向,只能在里面绕圈圈:“祖师爷啊,给弟子指点一下迷津吧!”
  话音未落,一个狂乱的男子声音忽然在前方响起:“三娘,三娘,三娘你在哪里?”
  哇哦,不是吧,这么灵?!诸葛流云张大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娘,三娘?”声音渐渐变大,很显然喊的这个人正在向着这边而来。
  “仁兄,仁兄,这边,这边!”诸葛流云非常兴奋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三娘,三娘!”爱妻心切的燕赤霞跌跌撞撞地在忘情森林中寻找着司马三娘的身影,虽然有着一身高深的法力护体,之前在忘情山洞中守着莫邪宝剑时被阴世幽泉侵蚀虽然让他的身体留下了损害,但是同时也让他对魔气拥有了一点抵抗力,可是自从再次闯进忘情森林后,周围的魔气就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身体,甚至神智,再加上此时的燕赤霞情绪大乱,心境不稳,神智已经开始模糊,可以说,此时的燕赤霞已经半只脚踏进了入魔的门槛了。
  模糊中,燕赤霞忽然听到有人的呼喊声,喊着‘这边这边’,有人,是三娘,三娘在那里。燕赤霞立刻拼命地向着那个方向而去,可是,不是,不是三娘,心中最后的不灭的清明让他压制住了因为被欺骗后的暴怒而产生的暴虐想法,越过了那个满脸高兴的少年,再次寻找起了他的妻子。
  
  为了充分表示友好而大大扬起的笑容来不及退去,就这样凝固在了脸上,本来已经举起来准备打招呼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诸葛流云猛地回头,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只是扫了自己一眼就无视了他的存在一掠而过的身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要不要这样啊?”不过踌躇了一下,他还是拼命跟了上去,怎么说也是这么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跟紧了应该可以离开这个鬼森林吧!
  跌跌撞撞地跟了好半天,前方的人猛然停住了脚步,低垂着头,肩头不住抖动,诸葛流云喘着粗气站在后面,迟疑着不知道要不要上前去,那个人是来寻找那个叫‘三娘’的人的吧,可惜这里到处都是魔气,那个三娘只怕已经······
  诸葛流云越想越觉得不忍,放轻脚步走到燕赤霞身后,绞尽脑汁安慰道:“这个,这是天灾,不是谁的过错,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变吧!”说着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被拍的男子身体一僵,陡然仰天发出一声厉啸,瞬间爆发出了极其强大的气势,周围的魔气被他周身的气流卷过乱飞,而男子本身散发的强大魔气竟然丝毫不逊色于这忘情森林中的魔气。
  诸葛流云白着一张脸不住地后退,然后一个转身不顾胸口翻涌的气血慌不择路地选了个方向埋头只向前冲,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来,那个男子,已经入魔了,而且还是个魔力极强的魔物。
  跑,快跑,只要跑出这个森林才能活下去!诸葛流云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也许是上天不忍,也许是龙虎宗的天师祖师终于眷顾到了这个小小的弟子,一番狂奔之后,诸葛流云的前方不远处竟然出现了透明状结界。
  也就是说,前方就是忘情森林的边界!
  原本已经气喘吁吁头脑发晕的诸葛流云顿时精神大振,脚步加快地向着结界出冲去,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呼啸声突然传来,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女声:“小心!”
  诸葛流云眼看着生机就在眼前,情急之下一个滚地,就这样翻滚着冲过了结界,满头落叶地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头脑晕晕乎乎地想着,刚刚好像听到了红叶的声音。
  “玄心奥妙,万法归宗!”冷冽的少女声音响起,眼角闪过一抹金色光芒,诸葛流云茫然地抬头顺着光芒闪去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浑身漫着魔气的男子正捂着自己的肩头,目中凶光大盛。
  再扭头,看向金色光芒的来处,一个红衣少女英姿飒爽,俏然而立。
  诸葛流云眼睛瞬间亮了,果断爬起来跑到了红衣少女身边,满脸的疲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兴高采烈:“红叶,原来是你救了我,我们果然是有缘啊。”
  燕红叶面色苍白,对于诸葛流云的话恍若未闻,一双眼眸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被结界挡住的已经入魔的男人。
  她的手在发抖,抖得她根本无法扣指挽诀,她的嘴唇也在发抖,抖得她有无数的话想说却无法开口说出一个字!
  一定是她看错了,一定是的,世上容貌相似的人多得是,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燕红叶脑中此刻一片空白,怎么可能呢,那个浑身魔气的魔物怎么可能是那个人?怎么可能是那个一辈子放不下除魔卫道的重任,甚至为此不惜赔上自己亲生女儿的男人呢?
  他怎么可能会是他?怎么可能会是——燕赤霞???!!!
  
  忘情森林以南
  阴月王朝营帐中
  修罗一路将诸葛无为带到了主帐前方,扔下一句:“在这等一会儿,我去回复圣君。”就走向了主帐前,对着端坐高位的七夜抱拳行礼:“启禀圣君,书生带到。”
  七夜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诸葛无为走到了七夜面前,微笑颔首:“七夜魔君,不知找在下来所为何事?”
  七夜冷眼看着他,抿唇轻笑:“没什么,只是想继续上次被诸葛流云打断的话题,阁下已经知道了七夜的名字,而七夜,却还不知尊驾是何方神圣呢。”
  “那是在下的疏忽了。”诸葛无为眉眼含笑,温润如玉,丝毫不隐瞒地道:“在下复姓诸葛,诸葛无为!”
  没有人注意到,温润书生的话一出口,站在七夜下首,那位一向淡笑从容的帝师镜无缘竟瞬间变了神色,盯着面前盈盈浅笑的俊美书生,镜无缘恍若回到了二十年前,他在人间游历时无意间遇到的那个男子,他也是这样笑着介绍自己。
  “在下复姓诸葛,诸葛青天!”
  镜无缘一向爱交接一些不在意正派魔道分别的人才,然后将他们引入魔宫,可是他却宁愿他从来没有遇见过那个人。
  诸葛青天,因为他,他的君王兼好友死去了,因为他,他的妹妹深陷情网,离开魔道,最后却化身火龙,生生与亲生骨肉母子分离,二十年来饱受痛苦折磨。
  而如今,就在他已经渐渐摆脱梦魔的时候,却再次出现了年轻的男子,用着三四分相似的俊美容颜,七八分相似的神色语气对着他苦心栽培出来的得意弟子,阴月王朝的君主说着类似的话。
  “诸葛这个姓氏,可不多见啊。”镜无缘忽然开口,看着诸葛无为的眼神冷得像阴气,刺骨的冰冷:“听说玄心正宗曾经有过一个神秘高手,是前任宗主燕赤霞的同门师弟,名叫诸葛青天,都姓诸葛,不知阁下和那位诸葛青天是何关系?”
  七夜诧异地看了镜无缘一眼,老师一向稳重自持,自有记忆以来和从没见他如此失态过。
  诸葛青天?七夜眼神闪了闪,暗暗将这个名字记下。
  诸葛无为莞尔一笑:“不敢,诸葛青天,正是家父。”
  “原来你是玄心正宗的人,你们居然还敢到阴月王朝来!”魔宫四贤中要数饿鬼对玄心正宗的恨意最激烈,一听到诸葛无为的话立刻爆发了,玄心正宗那些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堂而皇之地混到魔道的地盘来了,简直是找死,‘锵’地一声,长剑立刻出鞘。
  诸葛无为微微一笑,身形一闪,手指拂过,众魔还没反应过来,饿鬼手中原本出鞘的长剑已经归鞘。
  “你······”已经站起的七夜眼神一凝,定定地看了诸葛无为一眼,方缓缓坐回去,扫视了饿鬼一眼,沉声道:“饿鬼,退下!”
  饿鬼不甘愿地狠狠瞪了诸葛无为一眼,刚刚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动了兵器,只从那一手上他就知道自己比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书生实在差太远了,他也不是那种莽撞死脑筋的人,强忍下一口气,退到了一遍。
  七夜把目光转向诸葛无为,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淡淡道:“好高明的身法,好巧妙的手法,七夜眼拙,竟不知诸葛公子竟是一位法力如此高强的高人,玄心正宗果然不愧是玄心正宗。”
  诸葛无为嘴角弯起,笑而不语,也不惯例地谦让一番,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将七夜的赞叹全盘接受。
  “那么,诸葛公子随我们这些魔道之人来到这里应该不是单单为了小倩的邀请吧!”七夜扬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有什么事情,诸葛公子便直言吧,我们魔道中人一向直来直往,不似你们玄心正宗,懂得那么多弯弯绕绕。”
  “无它。”诸葛无为灿然一笑:“只为这阴世幽泉而来,七夜魔君亦是聪明人,应该猜得到无为的来意。”
  七夜冷笑一声:“阴月王朝与玄心正宗数百年来皆为死敌,你却异想天开要双方合作,简直是荒谬!”
  “阴世幽泉一旦爆发,三界都毁了,更何况其他。”诸葛无为敛去笑容,认真地看着七夜:“魔气可不会辨认一下谁是谁,然后因为你们是魔道中人放过你们,到时候还不是一起化为飞灰,玄心正宗的确和阴月王朝是死敌,你们没有化解的想法,玄心正宗亦然,只是如今大家共同面临这遭大劫难,应该一起放下成见,共度难关,之后是同归于尽还是怎样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和敌方誓死战斗到底那是‘坚持’,可是这种情况下还固执己见的那叫愚蠢,七夜魔君,希望你能够冷静地认真地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诸葛无为在玄心正宗静候佳音。”
  话音落下,诸葛无为微一点头,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七夜静静地看着诸葛无为原先站立的地方,挥退了所有下属,缓缓闭上了眼睛。
  和玄心正宗合作吗?他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作者有话要说:简单一句话——卡文的人乃伤不起啊伤不起!!!(奄奄一息爬下)


60、第六十章 忘情结界 ...

  “无为公子回来了!”
  正担心得在主帐中走来走去的玄心四将忽然听到帐外传来的声音,立刻掀帘大步走了出去,果然那个温润如玉的俊美青年正向着主帐而来。
  “公子!”玄心四将同时抱剑行礼。
  “四将无须多礼。”诸葛无为愣了愣,随即含笑点头:“正好,我正有事要和你们商量,进来吧。”说着,率先走进了主帐中,玄心四将随之跟上。
  “公子,您怎么可以擅自跑到阴月王朝那里呢?”刚一落座,心直口快的朱雀就忍不住开口:“要是出事了怎么办?要是阴月王朝的人对您不利怎么办?”虽然知道公子法力通玄,可是他们还是会担心的。
  诸葛无为知道朱雀是担心自己,也不介意她的埋怨,笑着点头:“知道了,我下次会小心的,不过,你们也该对我有点信心啊,好了,不说这个了,先谈正事。”
  诸葛无为将自己所思所想向四将说了一遍,本以为会招来四人的反对,毕竟阴月王朝那边的反应在那摆着呢,玄心正宗这边他原本以为也应该差不多的,可是没想到对于他的想法玄心四将只是沉默不语,没有同意,却也没有反对。
  半响,玄武缓缓开口:“公子,您在玄心正宗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您的命令玄心正宗上下本该遵从,实际上自从青龙回来告知您去了阴月王朝这件事之后我们四将就在猜测您的目的,和阴月王朝联手······,如今整个三界都面临着阴世幽泉引发的毁灭之劫,如此关键时刻该如何行事,玄心正宗自然不是那固执己见、鼠目寸光之处,和阴月王朝合作,并非不可,倘若宗主在此,也一定会同意公子的提议,可是公子,既然是合作,那么便不是玄心正宗一家之事,而阴月王朝,公子,并非四将有意抗命,而是我们四人实在无法相信阴月王朝那些妖魔,要是玄心正宗专心与对付阴世幽泉的时候他们在背后使绊子的话,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诸葛无为点点头:“玄武所言有理,可是阴月王朝这一代的魔君七夜并非那种眼光狭隘、目光短浅之人,我和他虽然相处不多,但是也对他的为人略有所知,况且,他是个聪明人,所以在这种时刻,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百分之百成功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做到一切我们能够做到的,那么,就算最后真的失败了,我们玄心正宗也可以宣告,玄心正宗无愧于心,更无愧于整个三界。”诸葛无为站了起来,神色肃穆:“玄心四将听令!”
  “在!”
  “传令下去,玄心正宗上下按兵不动,除非魔道来犯,否则任何人不得主动前往阴月王朝挑衅生事,违者,决不宽赦。”
  “是,四将领命!”玄心四将对视一眼,肃然应道。
  “另外。”诸葛无为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蹙了起来,随即展开:“玄武下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和我一起前去忘情森林之东拜访龙虎宗。”
  
  无独有偶,就在玄心四将对阴月王朝抱持怀疑的时候,阴月王朝的副帐中,魔宫四贤也同样抱着否定的态度讨论着这件事。
  “不行,我忍不下去了。”无间猛一拍桌,站起身来就大步向帐外走去:“我现在就去跟魔圣君说,我们魔宫四贤绝不同意和玄心正宗那群贼子合作。”
  “无间你给我站住!”修罗在他身后厉喝:“我们应该等一等,圣君不是还没有做决定吗?”
  “哼,看圣君的样子,他像是要拒绝的样子吗?”饿鬼在一旁恨恨地说:“要是真的不愿意,他应该当时就拒绝,可是他没有,不但没有,他甚至还放走了那个叫诸葛无为的玄心弟子,而且看圣君的样子,明明就是已经被那个诸葛无为说动了,议而不决,哼,我看他根本就忘了我们与玄心正宗之间的血仇。”
  “饿鬼!”修罗秀眉蹙起,怒声喝叱:“你太放肆了。”
  饿鬼一怔,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话语里的冒犯,咬牙扭头不再说话。
  “跟正道合作,根本是与虎谋皮,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恶龙在一旁冷冷地说出自己的决定:“无间,我和你一起去。”
  “还有我!”饿鬼立刻附和。
  “你们······”
  “修罗,你也和我们一起去!”恶龙认真地看着修罗:“魔宫四贤共同的意见,即使是圣君也是必须要考虑的。”
  “就是,修罗,难道你忘了上一代的魔宫四贤,我们的父一辈们的血海深仇了吗?”饿鬼紧跟着劝说。
  修罗咬着唇,目光阴晦不定。
  “修罗!”无间、恶龙、饿鬼同时唤道。
  “好吧!我跟你们一起去。”修罗终于下定了决心:“宁愿拼死一战,同归于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