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Merlin!我是分院帽?! 雾十(下)

Merlin!我是分院帽?! 雾十(下)

时间: 2012-12-23 16:14:22


  第一章

  1938年夏末,霍格沃茨迎来了又一年的天使们。
  Mr.Hat被戴在邓布利多的脑袋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那些青涩的稚童。人群攒动的大厅外面,一张张紧张的笑脸让Hat想要发笑,为什么每一年初来乍到的小鬼都是这么的可笑。
  也许,应该除了那双带着审视目光的贪婪黑眸,Hat暗自皱眉。
  循着目光Hat找到了那让他感觉不适的源头,一个干扁、瘦小,完全不起眼的黑发男孩。他就那么冷静的站在叽叽喳喳的人群里,虽然他的身边也同样围着少许的小鬼,很热情的在和他攀谈着什么,而他也很有礼貌的一一微笑回答着,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Hat这里。
  但是Hat可以肯定,那赤 裸裸的贪婪目光,还有那另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全部都来自于那个不大的黑发小鬼。但是他小心翼翼的掩饰着,可惜显然,他的掩饰还不够高明。
  而邓布利多也明显注意到了这一反常的现象,不过这只披着狮子皮的狐狸,却高明的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全部掩藏在了迷雾重重的记忆后面,让Hat无从可知。
  黑发?这让Hat突然有些怀念,他生命中的谁曾经也是黑发来着?= =
  Hat明智的放弃了和邓布利多较劲的愚蠢想法,他除了能在工作上刁难一下这个像极了戈德里克的狐狸精以外,在邓布利多身上他其实很难讨到什么便宜,特别是近几年狐狸精向着老狐狸发展的现在……
  所以,Hat很快就找到了新的问题,他生命里的谁,曾有着那么一头迷人的黑发。
  等邓布利多已经介绍过Hat,并将他放在三角凳上的时候,Mr.Hat还是想不起来那个男孩的黑发让他想起了谁,Hat觉得自己大概是老了。
  虽然邓布利多当年入学的样子他还历历在目,那一头碍眼的红头发,还有该死的他现在的职位——校长助理,这些无不都让他想起了那道下了菜的红萝卜。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记忆其实早已混淆,原来他真的也已经不再年轻。
  “咳!”
  又是一声咳嗽,Mr.Hat才从自己漫无目的的神游中清醒过来,他不满的瞪了一眼邓布利多。然后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准备了整整一个学年的歌声。
  ……
  在邓布利多都以为那顶帽子终于放弃了每年一吓的经典曲目的时候,帽子开始了自己堪称一绝的清唱。这让在场人的幻想又一次破灭,也让那些将耳塞拿出来的投机分子又一次饱受了Mr.Hat的恐怖嗓音,重温了一次自己刚开学时的噩梦。
  一曲结束,Hat勾起那个堪称傲慢的嘴角,瞪了一眼从他的歌声开始后,就一直用不怕死的目光扫视他的黑发小鬼,说真的,他有点不喜欢那个小鬼翘起的嘲笑嘴脸了。
  “不得不说的是,我以为您今年放弃了分院帽之歌的演唱。”
  邓布利多明显是为了活跃气氛,不让那些在他身后开始瑟瑟发抖或者面色难看的小鬼们更加恐惧,他扯动着嘴角,勉强的打着岔。
  “你可以理解为我今年换了演唱的套路,阿不思蜜蜂!”
  Hat明显听见了来自于斯莱特林桌子上,对于邓布利多“蜜蜂”这个外号赞同的嗤笑声。Hat能说什么,这些小蛇们偶尔的幽默感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随之而来的,当然还有格兰芬多学院不满的瞪视,Hat甚至在那里面看见了两年前那个让他很在意的格兰芬多女孩——米勒娃·麦格,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考究女孩。虽然Hat曾一度坚持要将她分进拉文克劳,她实在是太像罗伊纳了,但是最后Hat的建议却被女孩坚定的拒绝了,她想要进入格兰芬多。于是Hat得出结论,那个女孩像的其实是Ignatz。
  邓布利多好像并不为这个外号所动,说真的,他每年都会听到来自于Mr.Hat不同的外号十余个,他早就已经很习惯了——习惯那顶帽子从他入学开始就看他不爽的事实。
  分院开始,Hat无聊的对着大厅喊出每一个与那些小鬼对应的学院名称。
  ……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又是一个无聊的名字,哈,前面已经有7个格兰芬多、5个斯莱特林、5个拉文克劳以及6个赫奇帕奇。今年的赫奇帕奇人数有点少呢,好吧,决定了,如果这个名字毫无新意的小鬼引不起我的兴趣,就去赫奇帕奇吧。Hat无聊的在脑海里私自决定下来。
  (戳,某开始怀疑你的公正性了= =你以为分院是凑数字吗?!Hat:我是分院帽,我说了算,往年一般的比例都是2∶1∶1∶2来着,我们要按照旧例来!= =鄙视你)
  那是一双有些粗糙的小手,虽然骨骼分明、修长纤细,堪称为一双很漂亮的手,但是Hat却能看出那孩子过去十一年的艰辛。好吧,也许他应该进拉文克劳,好好养一养他这双本应该完美的双手。Hat又一次转变了主意……= =
  当Hat被戴上那个小脑袋上的时候,Hat僵硬住了。
  ‘萨拉查?’
  ‘您说什么,先生?我没有听清楚,你刚刚叫了谁的名字吗?我是汤姆,汤姆·里德尔。’
  Hat在精神世界里和孩子的对话让他惊醒,这是萨拉查的血肉,这么多年以后,他终于重新遇见了斯莱特林的后代。赞美Merlin,原来这就是他有那么一头黑发的原因,萨拉查的孩子当然是黑发黑眸。(这是个天大的误会,泪= =)
  虽然Hat因为走神而没有看清男孩的脸,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个叫汤姆的孩子就是那个眼神另他感觉不舒服的源头。
  —‘你想去哪里,我的孩子?’
  —‘学院可以自由选择吗?’
  —‘对有些人来说,是的。’
  —‘好比,我?’
  —‘对,好比你。不过我建议斯莱特林,你一定会在那里大放异彩的,我亲爱的。’
  ……
  “斯莱特林!”
  Mr.Hat有史以来第一次最洪亮的喊出了那个学院的名字,没有哪次分院能让他如此激动,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甚至想要落泪。Hat曾经想过很多惩罚萨拉查离开的办法,但是当他真的遇见了斯莱特林的后人以后,他除了激动以外再也想不到别的情绪。

  第二章

  分院结束后Hat就决定草草结束了自己的亮相,很快就被家养小精灵重新放回了校长室。
  被放回校长室后,Hat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精神世界里找到了那个被丢弃了很久的玩偶。甚至可以说从他拥有它以后,他就从未动过它。= =
  那是戈德里克的东西,Hat一直这么坚持的认为,所以他从不动它!
  但是现在情况紧急,Hat不知道还要那么坚持做什么,他想要了解那个汤姆。Hat有些懊悔刚刚没有多问汤姆一些东西了,好比为什么他会那么营养不良的样子。= =
  Aaron在画像里审视着Hat,这是他记忆里Mr.Hat第一次如此激动。
  在近两千年的日子里,Hat总是把自己弄的像个老古板,教训着每一个校长以及即将上任的新校长。除了他最近喜欢捉弄那个叫邓布利多的校长助理以外,Aaron甚至都会怀疑是否时间把Hat弄的失去了本性——恶趣味。
  现在,很显然,随着Hat恶趣味的复苏,他的那些激情也一起回来了。不管是因为什么或者因为谁,Aaron都由衷的高兴着。
  Hat有些犯难的和眼前的玩偶大眼瞪小眼,他的苦恼也随之而来。
  “红萝卜,我想我遇见我人生的危机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进去……愚蠢的格兰芬多,永远都学不会交代清楚问题,他应该附上一个使用说明来着。”= =
  “先生,也许您应该试着冥想……”
  Aaron无力的依靠在镂金的画框边,叹气,说真的,他对于Mr.Hat跟着激情一起回来的脱线不报任何期望,不过,这才是我们的Mr.Hat,不是吗?
  冥想?该死的又是冥想,他恨这个名词。当初进入人类身体的时候,这个冥想就已经害苦了他,萨拉查嘲笑他的上扬嘴角又一次开始鲜活……该死的!等等,我还有一个人类的身体,哇,人生无处不存在着惊喜,我都忘记了,我还有一个身体。= =
  当Hat想明白自己的身体被放在了哪里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这个穿着霍格沃茨古校袍的玩偶身体里,好吧,我们可以无视了那上面格兰芬多式的红黄相间的围巾,以及象征了格兰芬多学院的院徽。
  Hat又一次尝试着站立,然后他挫败的发现那个玩偶身体里都是棉花,这该死的棉花!
  Aaron无奈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先生,您以前帽子的身体无法使您悬浮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个对魔法免疫的东西。而现在,您可以试着悬浮在空中,不要告诉我,您连这么简单的魔法都忘记了……”
  那是对于你这种魔咒学的**来说的简单,见鬼去吧,不对,他已经见“鬼”去了,他早就死透了,不是吗?= =好吧,Hat深呼吸,然后他开始尝试着按照无数次理论知识里所了解到的那样,迈出了自己人生历程的第一步。
  然后,他飞起来了,呃,感觉,还不赖。
  然后,Hat直直的擦着桌子边摔了下去,他恐高……Hat人生哲学的第一课,天使之所以能飞,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看的很轻。
  Hat锲而不舍的重沓征程,这一次,他决定直视前方,不胡思乱想,勇往直前!
  当Hat重新飞出校长室的时候,Aaron担忧的听到了不一会儿就传来的“咚”的一声撞击声,那一定很痛,Aaron想。但愿您不会有事,先生……
  “他脱线了,您也跟着脱线了吗,Aaron?”戴丽丝(霍格沃茨的一任女校长)的声音从斜对面的画框传来,她咯咯的笑着,指着画框提点Aaron。“如果您不放心,您可以利用画框来随时看着他,我英俊的前辈。说真的,您不好奇是什么驱动他如此热心的吗?”
  这位女士说完还俏皮的眨动了一下眼睛,然后Aaron表示完感谢就慌慌张张的消失在了画框里。
  Hat的飞行只能用很不顺利来形容,他想他恐高的弱点一时半会是改不了了。
  按照记忆还有Aaron一路上的提点,Hat终于跌跌撞撞一路艰难的找到了斯莱特林所在的地窖。原来霍格沃茨这么大,Hat如是感慨,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过。以前他想要到哪里,总会有人把他带到,而现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好吧,也许还有个半吊子的红萝卜Aaron。
  地窖前的壁画是一条绿色的母蛇,吐着猩红的芯子,冲Hat嘶嘶叫着。
  “打开它,我的小可人,除非你想被阿芒多(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撕碎。”
  【不,先生,你没有这个权利!】
  蛇有区别于人类的另一套认人的办法,不是吗?起码眼前的这条母蛇很快就认出了眼前不大的玩偶就是那顶分院帽,远近闻名的分院帽,几乎可以称之为霍格沃茨一霸的存在。连皮皮鬼一般都轻易不敢去招惹的恐怖存在,历届校长职业生涯里毕生的痛。
  “你可以试试,亲爱的。不要妄想挑战Mr.Hat的耐心,你知道的,你付不起那个代价。Basilisk(萨拉查蛇怪的名字,还有谁能记得?0 0)不远的将来就会出来了。”
  【你,你在撒谎!算了,我今天心情好,你进去吧。】
  Hat愉快的挑起自己现在拥有的线眉毛,虚张声势的小蛇总是那么可爱,看来今天是一个回忆过去的好时段。Aaron却被挡在了门外,那位小淑女全部的怒火都承载在了他的身上,Hat毫无同情心的在漂进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时候想到。
  千年不变的布局,Hat兴趣索然的评价道,装饰华丽依旧,但是毫无新意。
  这次的宴会好像开的有点晚了,Hat无所事事的躺在休息室里的绿色沙发上,靠着软垫等待着。而门外,一堆等得不耐烦的斯莱特林小蛇们看着一人一蛇正在壁画里瞪视……
  【先生,你应该明白,这里是私人领地,外人不得入内参观。】
  Aaron的魔杖在他手里晃了两圈,虽然这个魔杖对于壁画外真实的人类不会有人任何效果,但是他不保证那对于壁画里的他们同样无效。
  “女士,纯血!”
  (说真的,某很想写个别的口令来着,但是貌似发现只有这个口令最适合让刚开学的小蛇们明白,什么是对于斯莱特林最重要的。很恶俗,但是将就一下吧。= =)
  斯莱特林刚上任的级长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苍白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情绪,该死的,任何人,哪怕是斯莱特林宿舍门口壁画里的蛇,也不能藐视高贵的马尔福的存在!
  他后面的学生开始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万幸的是还没有人愚蠢的在这个时候去触马尔福的霉头。而门口的僵持,还在继续……

  第三章

  当小蛇们终于在阿布拉克萨斯忍无可忍的爆发下走进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晚了,而Mr.Hat已经沉睡在了那一堆银绿色交织的软垫里,而这,让他错过了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以及魔药学教授)富有特色的个人演讲。
  斯拉格霍恩教授离开后不久,斯莱特林学院真正的重头戏开始了。
  Hat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首席之争,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每一个年级都会有一个的年级集体行动领导人的争夺。Mr.Hat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有了如此根深蒂固这样的想法,但是事实上,斯莱特林并没有首席之争。= =
  只不过会有一个小小的“迎新晚会”,教会那些新进的小蛇们斯莱特林一些独有的小规矩。
  Hat打着哈欠在软垫上蹭了两下,无聊的看着那些可怜的新生被高年级的学生围住。
  今年斯莱特林掌权的是一个刚上来的六年级男生,不用言明的,他一定也是斯莱特林这几年来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埃德温·亚克斯利*1是来自古老的纯血世家亚克斯利的下任当家,此时这个棕发的青年就坐在Hat所在的那堆软垫的旁边,得体的微笑着。
  “先生、女士们,首先欢迎你们加入斯莱特林学院,我由衷的表示欢迎。我是埃德温·亚克斯利,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疏远点和我的距离,我会很高兴从你们可爱的小嘴里听到‘亚克里斯学长’这样的称呼。
  希望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和平共处的愉快学年,我们都不会希望因为一些不愉快而导致悲剧的发生,对吗? 为了以防万一,我想身为学长的我,有必要教会你们一些有趣的小东西。我想让你们知道,除了斯拉格霍恩教授以外,斯莱特林在谁的控制之下。而这,正是此时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大动干戈的原因。
  你们要清楚,谁制定规则,而谁遵从这些规则!是我吗?不,我说了不算。是利益、力量,这些主宰了一切。我可爱的学弟、学妹们,你们要牢记,特别是那些‘异类’。”
  亚克斯利特别挑眉,着重在说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看了几眼躲在角落里的老生,很显然,那些异类指的就是混血。而在新生里,一些心中肚明的人也开始瑟瑟发抖,有恃无恐的大概就是那些世家子弟,他们大多笔挺的站在那里,不可一世的看着亚克里斯,他们自然会不服气。
  “我很喜欢你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小蜜糖那倔强的眼神,那总让我回想起一年级的我,多么美妙的眼神,多么高傲的气质,完美,你说对吗,甜心?”
  亚克斯利偏头和他旁边一个身材火辣的黑皮肤女孩微笑,那是他新上任不久的女友。
  “好了,言归正传,在过去的一年里,四年级表现的很棒,出类拔萃。不用怀疑,我指的就是阿布拉克萨斯你,五年级请继续努力。”
  “努力什么,在女孩们的方面吗?”
  一些傲慢的声音从七年级中传出,五六年级的人则跟着哄笑,很显然的,都是些了解阿布拉克萨斯为人的年轻贵族们,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可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花花公子。这也是他无法让亚克斯利放心的地方,他的能力很强,但是他对于女孩们的迷恋也很强……
  亚克斯利有些无奈于那些人不分场合的调笑,然后他一记凌厉的目光让休息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之后他满意的笑笑,重新开始了他的总结陈词。
  “那么,最后,不管是什么,一年级,你们最好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一年,相信我,这对你们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那么,恕我先告退了,你们知道的,六、七年纪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而你们,欢迎新生们也要掌握一个度,好吗?闹的太晚了,明天谁也不好看。”
  亚克斯利的脸上是明显的蔑视,他之所以敢如此也是因为今年的一年级里没有什么特别古老的世家子弟,唯一个还能入了亚克里斯眼的普林斯家族今年来的是个女孩。
  不是说亚克里斯性别歧视,而是他知道那个艾琳就是个标准的懦弱性格,成不了大气。
  混血是每年“迎新晚会”上受到那些无聊的高年级“照顾”最多的群体,只有少数的世家子弟可以凭借着家世的关系幸免于难,或者你的力量得到了高年级的肯定,有发展的前途。那些高年级的贵族可不是傻子,他们当然也要拉拢一些人才或者小心一些人未来的报复。
  Hat却觉得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小打小闹,小孩子的玩意,他将自己用魔咒隐藏,然后顺利的靠近了此时处于劣势的汤姆。
  那些高年级倒是没有先动汤姆,因为他们拿不准这个里德尔到底是否值得开罪。
  虽然从他的穿着上就可以看出他的家境一定是捉襟见肘,但是他身上那份浑然天成的贵族气息让他们有些忌惮。金钱有的时候是判断一个人力量的一部分,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个没有听说过的里德尔是否有一些让他们会付出代价的魔咒,这让他们不敢贸然行动。
  而Hat愉快的占据了有利地形——汤姆的口袋,虽然有些粗糙不适,但是勉强可以接受。
  亚克斯利所代表的六、七年级几乎悉数都回到了寝室,只留下了几个人来观察今年的一年级里是否有可用之才,还有各个年级的统治格局的变动。
  ‘亲爱的,你害怕吗?’
  汤姆现在神经绷紧,他知道在这里他会实现他的野心,但是同时他也会因为自己不知道的身世而在一年级的时候付出一定的代价。他有信心早晚有一天他会报复回来,但是现在,他只能忍耐,因为他掌握在谁手里的可怜情报以及一年级课本里少的可怜的魔咒。被欺负,他在孤儿院里已经视为稀松平常,然后早晚有一天他会让那些不长眼的人为此付出代价。
  就在别人观察汤姆,汤姆也在观察别人的时候,汤姆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而且从旁边人的神态观察而得,只有他听见了这个声音。而且声音还在继续。
  ‘不用着急寻找我,或者回答我,现在的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A被那些高年级的蠢货好好的收拾一顿,立立规矩,然后等待说不定哪一天等你得势了,在狠狠的报复回去。
  B求我,如果你肯放下身段恳求我的话,我不介意用魔咒帮助你解决你的小烦恼。’
  这是个苛刻的条件,汤姆和Hat都知道,这个几近羞辱的条件是多么的令人讨厌。汤姆的双手在颤抖,他不知道他应该选择哪个。而Hat则好整以暇的等待着,他喜欢刁难一下这个聪明的小东西,谁让他是萨拉查的后代,这是斯莱特林欠他Mr.Hat的!
  沉默,汤姆抿着唇倔强的咬牙闭眼,他会隐忍,但是他不求人!
  ‘呵呵,亲爱的,放轻松,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对吗?在我看来这可不是十分的明智,我的小宝贝。不过,Mr.Hat总是那么的好心,我会给你个C选项。
  我教给你魔咒,但是会不会使用,就要看你的了。当然了,你不用为此付出代价,这是我自愿的,成败都在你自己,我只提供给你一个可能。’
  汤姆显然喜欢最后一个条件,但是他却也掌握了这其中的规则。
  ‘我选择D,给我一个绝对保证结果的咒语,我帮你完成你之所以找到我的理由。’
  Hat喜欢这孩子的机灵,他很敏感,也很聪明。他知道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并且掌握谈判的节奏,从对方很少的语言信息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好比对方的底线以及所求。但是,他还是太大意了,如果Hat的所求很过分要怎么办?
  ‘好吧,你赢了,聪明的孩子。’
  就在这短暂的谈判里,“迎新晚会”已经接近了尾声,那些看见汤姆没有任何动作的家伙们也放开了胆子,一步步的逼近了角落里的黑发男孩。
  汤姆垂头尽力将自己营造成弱势的那一方,额前的短发遮挡住眼睛里的算计眼神以及上扬得逞的嘴角。他尽力吸引着那些人向他靠近,以求得一击致命,他的力量还很弱小,就像Hat所告诉他的,他只有一次机会,而他必须让这个机会失败的几率降到最小。
  紫光闪过,汤姆的旁边瞬间成为了真空地带,那些将他围住的人群全部被狠狠的弹开,狼狈的跌倒在了地上,而且短时间以内不会再有谁能够爬起。
  不过是些中世纪的小把戏,但是这已经能够保证,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们出自本能对未知事物的惧怕,而让他们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认知,这个黑发的一年级很可怕,不好惹。然后,他们会很明智的放弃,因为这样的一年级在以后绝对会有出色的表现。
  亚克斯利留下的人得出了‘今年终于有一个能看的新生’这样的结论后,悄然的离开了。
  汤姆礼貌的鞠躬,不高调也不卑微,得体的微笑带着Hat全身而退,不疾不徐的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了休息室,踏上了男声宿舍的楼梯,只有汤姆知道自己手心里的汗有多么的湿。
  斯莱特林因为人丁稀薄,一般都是2~3人一个宿舍,而汤姆幸运的得到了一间两人宿舍。刻着繁复花纹的铜牌上用魔法雕刻着汤姆·里德尔和另外一个陌生的名字——劳伦斯·甘普,但是不管是谁,汤姆的新室友一定将在以后的七年里拥有一个可悲的就寝时间,Hat有这种预感。

  第四章

  劳伦斯·甘普就是汤姆未来七年的室友,这个在以后几乎执掌了食死徒全部财政大权的执行官,在1938年的时候却还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小滑头。
  劳伦斯深得汤姆喜爱的原因,我们从他们相遇的第一个晚上就可以窥见一二。
  那晚,劳伦斯回来的很晚。那并不是代表他受到了多大的高年级“照顾”, 事实上,自从他的姑妈赫斯帕·甘普变成高贵的布莱克太太以后,甘普家这个一度被藐视的小贵族纯血家族也得到了一些重视,那些高年级断然不敢对他太出格的。而劳伦斯本人,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能手,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吗?
  劳伦斯之所以选择在休息室的软垫堆里多呆一会的原因,是在他看到了汤姆的表现以后决定的。劳伦斯给足了他未来室友私人的时间,让汤姆得到充分的准备,而他这么做的原因,不过是希望在这个强势的室友眼里自己显得不那么讨人厌。
  事实证明,劳伦斯这个奸商不仅头脑灵活,而且还是好运当头,他日后为他一年级时明智的选择不知道感谢了多少次Merlin。
  在劳伦斯做出了人生里最重大的一个选择的时候,汤姆和Hat正在汤姆的寝室里对视。
  “那么,来谈谈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吧,汤姆。”
  “是什么让你,呃,你一个布娃娃,还是个格兰芬多学院的布娃娃,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要求,恩?”
  汤姆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在他找到那个神秘声音的来源以后。一个棉布芯的布娃娃,会动会笑会说话,脸上是不可一世的表情。而且,它还围着象征格兰芬多学院的围巾,魔法世界里到处充满这种冷笑话吗?他,汤姆·里德尔,属于斯莱特林的里德尔,被一个不可一世布娃娃,格兰芬多的布娃娃所搭救?
  Hat喜欢那孩子的警惕,但是果然还是太嫩了,考虑事情还不够全面。
  “过河拆桥也未免拆的有点早了,小鬼。你现在不过是踏上了桥的第一步,就急不可耐的想要把自己推到河里去了吗?”
  “那也要看这座桥是否坚固,不是吗?格兰芬多娃娃。”
  “该死的,我不喜欢那个称呼,愚蠢的格兰芬多,哼!Hat,Mr.Hat,汤姆包,如果你不学会从名字上改变对我的态度,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汤姆有些意外,他愣了一下,虽然他不喜欢那个“汤姆包”的叫法,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会觉得自己好像和眼前的布娃娃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没有谁会用这种亲昵的叫法称呼自己,他生命里永远只有“魔鬼”、“坏孩子”等一系列不怎么友善的叫法。当然了,那并不是代表他喜欢“汤姆包”这个叫法!
  “好吧,Mr.Hat,你能帮到我什么?”
  Hat咧嘴微笑,“你能帮到‘我’什么?”而不是我能帮到你什么。真不亏是萨拉查的后代,一上来关心的就是自己的既得利益。嘿,这孩子真的很有前途,我说过我很喜欢他吗?没有,好吧,那么现在,Mr.Hat宣布,他喜欢这个斯莱特林的小蛇。
  “也许你不觉得刚刚我帮助你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吗?汤姆包,你应该先表示感谢才是。然后,我们再来谈及以后。”
  “很感谢您的帮助,先生。”
  礼仪OK,能屈能伸,懂得适时的退让,却也不过分。这孩子真是个天生的阴谋家、政治家,伪善是他自己领会的精髓,天,Hat甚至有些激动了,他想他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孩子。
  “漂亮,汤姆包。你知道的,将来的日子里你缺少不了我。Mr.Hat活了上千年,你会有很多地方用到我的。而我,只需要你帮助我办一件小事,很小的事情。我有一件东西被放在了这个霍格沃茨的某处,而我需要一个人去帮我找到那个地方。”
  Hat笑着解释,无条件的帮助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会让两个人站在同一高度。而Hat在真心想要照顾汤姆的同时,他也需要汤姆蛇老腔的本事帮助他打开密室,但是Hat也有所保留,他让汤姆明白,他并不是非他不可,只是碰巧他很欣赏他,仅此而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