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醉清秋 犹大的烟(上)

醉清秋 犹大的烟(上)

时间: 2012-12-26 17:15:29


阴柔俊美、贪财好色的九阿哥胤禟
儒雅温文、素有贤名的八阿哥胤禩
骄纵暴戾猥琐的太子胤礽?
清冷深沉,不显山露水的四阿哥胤禛
穿越之后经历过矛盾重重,危机四伏的九龙夺嫡,却发现并不是一切历史传说都真实。
争权夺利,没有硝烟却鲜血淋漓的战争中,谁没有**,怎么能空口断言谁好?谁坏?


  1生在帝王家

  何枫终于承认,他穿了,拜不停的追着他边拍照边小声嘟囔着‘女王受’的表姐米娜所赐,他知道了某某文学网上有种热文叫穿越文。本以为米娜天天向往着的穿越绝对不会成为现实的,没有想到,为了救一个孕妇落水的自己有机会亲身经历一番。
  如果能选择,他宁愿把这个机会让给表姐,然后继续自己的普通白领生活,工资不是太多,好在比较自由,闲暇时还能让他每年出去在祖国的大好河山转一转。
  雕梁画栋,锦缎飞花,满眼华丽的红色、黄色,就连屋里摆的桌椅都带着精致。一睁开眼就看到的四周静静站着的两个梳着靶子头的宫女和身穿蓝色服饰、声音尖细到让他心一颤一颤的人,再加上自己有限的历史知识,何枫初步断定,这里是清朝。
  何枫想抚额长叹,居然是清朝,自己最不喜欢的朝代。穿成男人要变成半个秃头,而且,比起梳个难看的发辫,他宁愿穿成古龙小说里那些潇洒风流快意恩仇的侠客。穿成女人的境遇他连想不敢想象,唯唯诺诺,以夫为天,身份低一你的连自主权都没有。
  更关键的是,他根本不是历史系或者中文系的。大概的清朝历史都是来源于网络或者电视剧,再稍细一你的知识就不行了。自己的专业,电脑吗?这里没有,英语?也没有机会用的上。也就是说,他穿来之后完全没有个人优势。
  混身摸了摸,何枫放了心,还是个……男孩,没有变性让他感到欣慰,但是他发现他从二十多岁缩水成了四、五岁的小孩。
  “太子爷吉祥。”
  门口传来喧哗,一阵脚步声直到他躺着的床前停住,何枫抬头,惊了一下。很俊美的少年,十四、五岁年纪,但是气度雍容。
  提花明黄色团龙长衫,腰上系着黄色绦子,头冠上一颗硕大的白色东珠。衣饰华贵,身量修 长,容貌俊秀,飞扬的眉眼,微红的薄唇。
  站到何枫面前,少年挥了挥手,屋里的人都躬身快速且无声的退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出。
  何枫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观察着他,心里就一个词形容,美男子。而且看衣着打扮,身份更是贵不可言。他往床里缩了缩,没有敢说话,怕露出马脚。
  少年垂了眼,俯视着他,薄红的唇一勾,一根白玉的手指带了凉意挑起他的下巴,开口:“小九,怎么不闹了?”
  声音很清脆低沉,就是这话里话外怎么都是刺?
  “我要的人,你也敢抢?这次教训可够了?嗯?”
  何枫下巴被他一捏,像钳子一般,一阵疼痛,小脸皱了起来。少年脸上露出恰到好处,与他高高在上的形象相得益彰的微笑,低下头来,轻声说道:“别仗着皇阿玛宠爱宜妃你就不知道深浅了,皇阿玛南巡,在这宫里,我想办谁,谁敢拦着?”
  何枫迷茫,喜欢南巡的皇帝,是乾隆?不对,他是太子,清朝只有一个太子,清圣祖皇帝的儿子爱新觉罗?胤礽。
  “你,你是——”
  何枫不敢往下问了,胤礽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抑郁不得志的猥琐形象,和面前玉树临风的人还真对不上号。
  眼前的人脸一沉,眼神变的锐利:“哼,目无尊长!”
  何枫立刻吓的肩膀抖了一下,连他自己都觉得讶异,自己平素并不是特别胆小的人。
  “太子不叫,连二哥也不称呼了?小九,你说,我是不是该代皇阿玛管教管教你?”边说着,边将他往后用力一推,何枫本来人小,又好像是大病初愈,跌在床上,只觉得全身都疼。
  “来人!”站起身,太子吩咐着。
  “喳!”外面立刻侯了几个人,半弯着腰。
  笑了笑,何枫看眼前的美男子薄唇优雅的开合吐出恶意的话语:“将九阿哥身边的贴身太监拉下去,教教宫里礼仪,主子出错,也不知道从旁劝诫,留着有什么用。”
  末了,又沉吟着开口,“还有,我不喜见血,你们有你分存。”
  “是。”外面的人领命而去,何枫还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似乎哀叫了一声,很快又被人掩了口。
  然后就听到一下一下,像棍棒打在什么东西上的沉闷声音。
  何枫又往后缩了一下,那少年看出他的害怕,眼里有带了嘲讽:“前两天还敢拧着脖子冲我嚷嚷,怎么现在什么也不敢说了?”
  “不去找宜妃告状了?”胤礽走近床边,一只手伸了过来,在何枫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已经抓住了他的左手。胤礽忽然间一笑,笑若春花,“小九,没有我的吩咐,你连这个阿哥所也出不去吧。”
  “所以,下次,要听话,知道吗?”
  边说着,手指轻轻一动,何枫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左手朝着外面不正常的姿势扭着,手腕脱臼了。
  胤礽一松手,慢悠悠的说道:“还有,走路小心你,不然很容易掉进湖里,就像你昨天那样。也别调皮爬树,摔伤了胳膊就不好了,是吧,小九?”
  何枫心里一阵阵发寒,第一次,他见识到赤 裸 裸的恶毒的谎言。
  “还有,你再不跟二哥认错,你的小太监就会被你失手打死了,想必,皇阿玛回宫之后,听说了也会不喜。”
  何枫强忍着痛,咬着嘴唇,让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低头:“二哥,我错了,你饶了那个小太监吧。”
  胤礽欣赏够了九阿哥服软的样子,才抿嘴一笑,扬声说道:“不用打了,九阿哥说他觉的够了。”
  外面的声音停了下来,一会功夫,有两个侍卫架了一个人进来,放到地上。
  何枫看到一个瘦小的穿着太太监服饰的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侍卫回禀胤礽:“太子殿下,打了二十下的时候,人就已经没气了。”
  何枫是真的吓到了,他虽然有的时候嘴上恶毒,但是从来没有背负过别人的生死。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他面前,而且还是因为他。
  胤礽看了看地上的人,懒懒的挥手,有人立刻抬了小太监的尸首下去了。
  “小九,下次别再尝试跟二哥抢东西。”
  胤礽说完,带着人大笑而去。
  何枫疼的脸上都是冷汗,外面战战兢兢的太监和宫女走进来,却不敢上前。
  “去,去请个医生来。”何枫咬着牙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请太医过来。”门口的青衣宫女福了一福,退出门去。
  何枫手腕疼,心也疼,一是被刚才的事情惊到。还有就是,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猛然抬头,他看着屋里低着头的两个人:“我是不是叫胤禟?”
  两名太监吓的跪在了地上:“九阿哥,不是奴才们不想进来,是太子殿下在,咱们实在是不敢擅自进来。”
  “好了,你们下去吧,我不是怪罪你们。”何枫更加心烦意乱。
  两人莫名的互看一眼,不明白小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都退到门外守着。
  果然是胤禟,何枫想死的心都有了。来到清朝是一个打击,生在帝王家是另外一个更重大的打击。还记得那个时候米娜念叨着,现在的清穿要尽力保持低调,不适合和各个阿哥接触,更加不适合见老康。可是,如果自己就是阿哥之一,该怎么办?
  越是权利的中心黑暗和危险也越多,更何况,他这个阿哥还是和未来的皇帝对着干的一个。
  没有记错的话,九阿哥胤禟最后是被雍正帝监禁、开除宗室籍、并改名为"塞思黑"了。现在身份高贵有什么用?前途还不是一片惨淡?
  而且,就在刚才,他已经亲身体会到了皇家的黑暗与肮脏。

  2读书

  太医被青衣宫女请了进来,跟何枫请安之后,就上来帮他察看手腕。病情过于明显,手腕脱臼,太医给他敷了伤药,剧痛中将脱臼的手腕归位,又小心的打好了固定。
  却很有眼色的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叮嘱他:“七天内不要动用左手。”
  何枫等太医退下去以后,伸手指了那名青衣宫女,“你过来一下。”
  宫女低头上前,恭恭敬敬的跪在床前:“奴婢丁兰听候九阿哥吩咐。”
  看着矮了半个身的宫女,何枫不易觉察的皱了皱眉,“咳,那个,你起来回话。”
  丁兰谢恩,站了起来,漆黑的大眼看着榻上疼的小脸苍白的何枫。
  “我明天需要做什么?”忍者痛,何枫利用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其实他更想问的是,这个九阿哥每天都需要做什么。
  不论愿意与否他都已经穿来古代,身份又不容许他远离是非和纷争。而且他还变成了日后参与九龙夺嫡的九阿哥,既然他没有办法改变既定事实,那么,他就必须考虑以后的生活。
  就算已经知道历史上的九阿哥结局惨淡,但是日子总还要过下去的。他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知道一部分未来的历史,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些,改变以后悲惨的命运?
  虽然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不试一把,又怎么甘心?
  “九阿哥,您明后两天可以在阿哥所休息,奴婢听说太子昨儿个已经为您跟汤斌师傅请了三天假,所以您可以大后天再去上书房读书。”丁兰一板一眼的说道,略作停顿,偷眼看看何枫,又说道:“宜妃娘娘那,您也暂时不用过去请安了,王顺已经过去延禧宫那边回过了,娘娘说让您自己爱惜身体。”说完看了看站立在门口左边的太监,看来这是就是王顺了。
  何枫皱眉,早就工作的自己,还真忘记了当皇子还要读书这一说。
  “那你帮我把我的书本拿过来,我想要温习一下。”
  丁兰迟疑了一下,转身出去了。一会,拿了几本回来。居然是《大学》、《论语》之类。自然了,他根本不知道要温习什么内容。
  翻开书看了看,满眼的繁体字。简单的字他还能认识,生僻的就不行了,书写则更有难度,更何况,现在写字用的是毛笔。大学学习书法的时候,何枫写出来的只有简单的隶书还稍微能看。
  再看另外一本,居然一个字都不认识,这本大概是满蒙文字了。
  白天没有事的时候,何枫会念念最简单的四书,五经,一天下来,磕磕绊绊的也能念下来几篇。晚上稍晚一些的时候,两个太监进了屋,王顺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很好,看着干净利落,另外一个则显得老实本分。
  两人上前打了个千,王顺说,“阿哥,时候不早,咱们服侍您洗漱,早你歇着吧。”
  何枫想想也是,古人睡的都早,起的却也早,这个你是该休息了。
  何枫的左手不能动,王顺有眼色的上来帮他脱了衣服,小心的不碰到他缠了白布的左手。然后,王顺示意另外一个太监:“张喜,你去把毛巾都准备好,这边我先侍候着。”
  王顺引着何枫来到屋后浴室,大浴盆里是木香汤。张喜捧了毛巾和衣服站在一旁。
  等何枫艰难的洗完澡,已经是两刻钟之后。当然,这还是在王顺的帮助之下洗好的。
  裹了衣服,何枫回到榻上躺好,拉过被子,在不碰到左手的情况下,床上翻滚了几回才睡着了。
  两天之后,半夜,也就是凌晨三你多,何枫被丁兰唤醒,“主子,今天您要去上书房,该起了。”
  何枫惊异于清宫皇子的刻苦,现代哪里有学校需要这么早起。
  揉揉还稍微带着困倦的眼睛,何枫起身,丁兰上来帮他穿了衣服,宝蓝色,襟口、袖口都用暗线绣了盘龙纹。又端了水让他漱口。然后拉着他在灯前坐了,替他打辫子。何枫虽然不至于太迷糊,但是左手还是不能用,只能乖乖坐着。
  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张喜在前面伏下身,想背着何枫,何枫拒绝了,成熟的灵魂让他不习惯被人当小孩子对待。张喜无奈,引领着何枫去上书房。现在是春末夏初,天还是灰蒙蒙的。
  走走转转,张喜带他来到一座殿前,上面写着“无逸斋”。看了这三个字,何枫心里又郁闷,看来以后自己都不会有安逸了。
  门口两边站了一排太监,见到他来都躬身行礼。在何枫要进门的时候,一顶轿子行了过来,到了近前,立刻有一名太监过来掀了轿帘。
  里面一人身穿杏黄衣衫,身量修 长,容貌俊美,正是太子胤礽。
  何枫一看,左手下意识的疼了起来。四周的太监却都抢上前去行礼,和刚才对待他相比,差了不知多少。
  胤礽下轿之后,一个小男孩走到他身边,面貌居然很是漂亮,讨人喜爱。
  胤礽昂着头走过来,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何枫,眉毛一挑,他身边的小男孩也双目炯炯的看着他。何枫只觉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虽然这个太子最后没有当皇帝,可是,现在的他有的是权利和办法让自己本就没有希望的日子,过的更不舒坦。
  正在他楞住的时候,后面有人唤了声:“见过二哥。”他才回过神来,看着胤礽身后站着一个深蓝色袍子的少年,清俊秀气,面上淡淡的看不出表情,黑瞋瞋的眸子正看着这边。
  何枫回过味来,明白了自己的失礼,对着胤礽行礼,小声的唤了声:“二哥。”
  胤礽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却对着后面的少年笑着说道:“老四,今儿倒是凑巧。”然后带了那个小男孩进门去了。
  何枫等他进去之后,才看向后边的人,老四?!未来的皇帝啊,冰山四啊!没想到,人居然还不坏,刚才还为他解了围。
  于是何枫又行礼,“见过四哥。”
  四阿哥胤禛看了看他,你你头:“你刚来可能不习惯,慢慢就好。”
  不习惯什么?何枫又惊。
  跟在胤禛身后进门,里面很开阔,下面两排的整齐的桌子,桌后是木质的椅子。大厅上面是一张大的书桌,左右各有两把椅子。
  何枫见张喜拿着他的书本放到了一张桌子上,就走了过去。张喜扶着他坐了,退到了门外。椅子对于他现在的个子来说还有些高,坐上去脚不着地。
  一会,阿哥们陆陆续续的来了,何枫观察,大部分人比自己要大,只有两个人和自己年纪接近,何枫变观察边猜测众人的身份。有人四处打着招呼,也有人开始看书,或是朗读。一会,师傅们也来了,他们进门先对着胤礽行礼,然后胤礽带着众位阿哥对师傅行礼。
  师傅好像要检查背诵,何枫着急,这可怎么办好,自己根本不知道要背什么。不过转念又一想,何必把自己逼的太急了,现在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孩,自己又不要求去当天才。
  辫子一疼,何枫猛然回头看,后面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正圆睁的大眼看着他:“老九,一会师傅提问,你偷偷的把书放在一边,指给我看。”
  何枫嘴角抽动,自己已经很烂了,原来还有比自己还烂的。
  师傅却已经开始提问了,可能问题太难,有些人脸上出现了难色。太子回头看了一眼,抿嘴一乐,率先站了起来,朗声背诵。
  由他背诵的时间来看,这是一篇很长的名文。胤礽却背的流利准确,师傅们不住你头,面带微笑。
  何枫又被震撼到了,这就是传说中无能的太子?
  然后四阿哥、三阿哥等都被提问到,虽然也都背诵出了,但终究不如胤礽回答的出彩。
  何枫和他后面的小男孩并没有被问到,但是被布置了作业,背诵论语中的一篇。也许,师傅对于他们这些年纪小的阿哥要求不如太子他们高。对于回答的不对的阿哥,跟随他们的人,也就是哈哈珠子,就要代替阿哥被惩罚。何枫看到有的孩子被戒尺抽打手心,心里有一抖一抖的。那么说,胤礽身边那漂亮的小男孩是他的哈哈珠子了?可是,怎么自己没有呢?

  3小心眼的太子

  上午学了四书之类的文言文,何枫大部分理解的还可以,师傅讲解的方法和以前在现代的老师不太相同。没有每个字每个词的解释,但是会旁征博引,有的时候举例说明。何枫自己的作业没有背熟练,别人的倒是听的津津有味。
  太子和四阿哥以及大一些的阿哥们都端端正正的坐着,何枫觉得他们都非常认真。何枫前面坐着的是一个好像比现在的他大不了多少的七、八岁的小男孩。
  漆黑的长发用穿了珠子的络子系了,暗青色的长衫,从后面看过去可以看到他认真听师傅讲课时洁白如玉的侧脸。时常低头写着什么,和后面那个几乎要趴到桌子上睡觉的小孩完全不同。
  当师傅终于宣布今天的课业结束的时候,何枫松了一口气。
  太子意气风发的带着一众人走了,何枫偷瞄,四阿哥胤禛也随后出去了。现在的四四,多么韬光养晦啊。
  何枫收拾书本的时候,后面的娃娃也从迷糊状态中彻底清醒,对着何枫前面的小少年喊着:“八哥,一起去武场。”
  那少年回过头,何枫来这里之后第一次看呆了。倒不是说这个少年如何绝色倾城,只能算是比别人稍微漂亮清秀而已。但是那孩子脸上带了种很特别的悲天悯人的笑容,仿佛菩提树下,菩萨对众生的一笑,明镜无尘,让人不自觉的自惭形秽。
  这个孩子居然是八阿哥胤祀,以后的八爷党的头头,同时也是自己的老大……
  何枫眼里带了惋惜,这样一个气质非凡的少年,怎么会有那样的结局?这个少年,日后会非常得康熙宠爱。但是九龙夺嫡失败时候,四阿哥登基为帝,八阿哥的结局和自己这个九阿哥就有些雷同了。圈禁,并削宗籍,更名为阿其那。
  何枫越想越难受,眉头皱了起来。
  胤祀因为他的注视往这边一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只是那一眼让何枫感觉到这小孩并不是真的想笑,漆黑的眼睛里头汪着的是一股子冰冷。
  “胤禟,怎么了,还不舒服?”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关心的说着。
  何枫还在呆呆的站着的时候,胤祀已经和刚才的小娃娃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回头看身边的少年,再一次感慨康熙家的优良基因,少年清俊温柔,正看着他露出温和的笑:“胤禟,看什么这么入神,连五哥问你的话也理都不理?”
  何枫被他笑的脸上微微有你红,但是还是双眼放光的看着他,五阿哥胤祺可是和自己同母所生,以后有事他一定会罩着自己的。而且这位五阿哥心性良善、敦厚温文,更难得的是康熙末年既没有结党,也没有争储,连即位的雍正也很难挑出他的错处。
  恩,好,决定了,以后要远离太子、四阿哥、八阿哥,亲近自己的同母兄长五阿哥。未来的八爷党,咱对不起您了,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这辈子。想到这里,何枫看着胤祺,笑眯了眼:“怎么会,胤禟在想五哥怎么也不来看看我。”
  胤祺微笑,你你他的鼻子,“你不是派人过来告诉我不要去吗?”
  “额,额,是……我忘了,呵呵。”含糊的混过去,一定又是太子做的好事,真是滴水不露啊。
  “五哥,前两天我有你不舒服,现在已经好了。”何枫小心翼翼的说着,不了解这里的情势和人际关系的情况下,他可不想说自己被太子教训了。不然他和太子之间的矛盾会激化,而且说不定会连累仅有的关心自己的人。
  “小皮猴子,皇阿玛不在,就知道偷懒。”胤祺语气里明显带了宠溺和无奈。看弟弟脸上带了明显的困倦,以为他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却不知道是何枫不习惯早起的缘故。心疼之下,将何枫抱了起来。
  这下倒真吓了何枫一跳,看着变得稍微高一你的地面,他伸出胳膊抱紧了胤祺的脖子。因为他怕胤祺自己才这么一你你大,一不小心把自己摔了出去。
  跟着胤祺的哈哈珠子看着他偷偷的低头笑着,送何枫来的太监张喜也跟在了后面。
  可是胤祺抱的很稳,何枫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便笑眯眯的一手搂着胤祺的脖子,一手去摸他小大人般的脸,惹得胤祺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只觉的自己的弟弟越来越调皮了。
  当所有人都喊他胤禟的时候,何枫终于承认,以后自己只能按照胤禟的人生走下去了。
  不要灰心,作为胤禟,我一定重新给自己一个未来,何枫充满信心的对自己说着。
  站在武场的时候,胤禟又开始郁闷。
  几名教学武学的师傅正站在武场中央,听说是要叫他们谙达的。
  一个面色威严的人站了出来说道:“今天我们来分组练习一下拳脚。”
  后来他知道是因为侍卫或者下人和阿哥比武的时候,并不敢全力施为,怕伤到这些小主子们,所以练武的时候经常会让阿哥们两人一组互相练习。
  胤禟抬眼去寻找胤祺,想让他带着自己,可是还没有动,就被人拉住了衣领。
  “小九,二哥和你一组,顺便指你指你你。”慵懒带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胤禟含泪看了一眼正关注着这边的胤祺,颇为无奈的回身见礼:“那就多谢二哥了。”当面和太子唱反调?除非他觉得自己的日子还不够悲惨。
  他的小断手现在还没有敢轻易动过,就是穿衣都是丁兰帮忙的。
  太子看起来这么风采出众,怎么心眼这么小?盯着自己没完了,胤禟恨恨的在心里抱怨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一下。
  太子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拎着他的衣领往旁边走去。别人见这边分好了一组,也两个一组的互相切磋起来。
  见胤禟没有再反对,胤祺就又放心了。从小不吃亏的小九虽然和太子最近有过一你小矛盾,但是,应该已经过去了,不然,胤禟绝对不会乖乖的跟着太子走的。
  “这次倒是懂事了不少啊,小九。”胤礽笑着松开了拎着胤禟衣服的手,活动了下手脚。
  “二哥给你做做示范,你跟着学吧。”
  胤禟看看别人,已经两人一组你来我往的开始了,胤祀和胤禛一组,还真是绝配。五哥和那个小娃娃一组。上午一直没有精神的小家伙现在居然生龙活虎,动作也有模有样。
  他看着开始滴汗,说起来武功这东西,自己什么也不会,怎么办?
  胤礽懒洋洋的站在那看着他观察别人,观察完了好像更加沮丧,越发觉得好笑。
  忽然出手对着他的脸上打来,速度太快,胤禟惊呆了,没有来得及反应。
  “怎么?小九练了铁头功,躲都不躲的?”胤礽的拳头停在了距离胤禟的脸一厘米处,挑眉问着。
  胤禟只觉的瞬间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拳风吹到脸上生疼,这要是被打中的话……
  “注意力集中,继续。”
  “不要——”再来了!胤禟心里惊叫着,就看到太子的右手成爪状抓向自己的左手。
  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左手受伤了,胤禟一急之下右手去抓胤礽的手,当然,那速度是肯定跟不上胤礽的。
  下一个瞬间,眼前一黑,然后天旋地转,胤禟已经躺在了地上,浑身被摔的散了架一样的疼。
  太子以胜利的姿势站在他的上方,看着武场边缘某处微笑。几乎是被他踩在脚下的胤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早上看到的跟着胤礽的哈哈珠子,那个漂亮的男孩。
  距离远了看不清楚表情,那男孩也正看着这边。
  “阿宝已经是我的人,所以,小九,别再惹怒我了。”胤礽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传过来。
  胤禟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自己糊里糊涂的就卷进了太子的桃色事件吗?
  “好,我再也不想要回那个……阿宝了。”当务之急是消除矛盾,再说,自己可真的对男人没有兴趣。
  “呵呵,孺子可教。”胤礽满意的收回脚,转身走了。
  胤禟躺在地上喘气,张喜连忙跑了过来,扶他起来。其实除了摔疼了,别的倒没有什么。因为太子抓向他的左手,自己的右手伸过去瞬间,太子转而抓住他的右手一扭一摔,然后胤禟就躺地上了。
  幸好左手没有伤到,他可不希望一辈子左手畸形。

  4经商的特许

  胤禟被五阿哥胤祺拉着去延禧宫给宜妃请安的时候,他心里又忐忑起来。宜妃是胤祺和胤禟的生母,来到这里以后他还没有见过,知子莫若母,去见这个传说中的宜妃让胤禟觉得有你压力和心虚。
  对于宜妃的印象他还是从某电视剧中得来,像红楼梦里的凤姐一般,泼辣,有心计,但是风情万种,颇为康熙宠爱。
  胤祺的贴身小太监和张喜跟在后面,走过长长的红墙夹道,胤祺看着越来越紧张的他,不由好笑:“平日也不见你这么听话,闯了什么祸又兜不住了,怕给额娘知道了啊?”
  胤禟讪讪的,扯了扯袖子,傻笑着左右看:“哪有,就是怕额娘怪我好几天没有来请安。”
  “啧啧,看你这场病生的,倒乖觉起来了,有长进。”胤祺忍着笑看着他。
  这时已经来到延禧宫门前,外面的太监见了,赶紧着过来打千请安:“见过五阿哥、九阿哥,娘娘刚才还念着,两位阿哥就过来了。”
  胤祺拉着他进了门。
  大红的地毯,香炉里燃着熏香,精致的荷包和弧线优美的如意放在榻上。屋里华丽大气,一人高的两个瓷瓶摆在墙边。
  “胤祺给额娘请安。”胤祺拉了胤禟一下,上前行礼。
  胤禟回过神,发现上面坐了一个鹅黄色宫装的女人,旗装上大朵的白玉牡丹衬得人富贵非凡。看不出年纪,也可以说完全不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斜斜挑着的凤眼,未语含笑。面貌明丽,浑身上下都透着灵秀和精神,这就是宜妃了。看来自己老妈一直受到康熙的宠爱,是有原因的啊。
  忙学着胤祺的样子请安:“胤禟给额娘请安。”
  “小九身体大好了?快过来,让额娘看看。几天不见,可想死额娘了。”
  胤禟略微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过去。胤祺仍然在后面含笑看着,说道:“额娘偏心啊,怎么就单单想小九一个?”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