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在阳光下 呆提欢颜

在阳光下 呆提欢颜

时间: 2013-01-06 20:14:55


斯内普回到了刚毕业的时候

看再不是双面间谍的教授如何养成小巫师

原著向,V殿还是蛇脸BOSS

温馨甜文,1V1

1、死亡与新生 ...


  1997年5月2日,巫师界笼罩在死亡阴影下。 西弗勒斯·斯内普,阴沉油腻令人憎恶的双面间谍,本世纪最年轻最伟大的魔药大师,在救世主哈利·波特碧绿眼眸的注视下,结束了短暂而痛苦的一生。
  他在黑暗中沉浮,心里带着茫然和一丝遗憾。
  他的一生,充满了痛苦和悔恨。自己的母亲,眼里只有那个嗜酒的疯子,而一起长大的好友,投向了死敌的怀抱,自己因追求力量,害死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后又背叛了曾经的信仰,却只带来死亡的结局。而他发誓要保护的人,最后却由他自己引导走向死亡……
  浑浑噩噩中,他恍然的听到欢呼声,哈利·波特的名字响彻天地,斯内普突然觉得彻底解脱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哈利·波特真的赢了黑魔王,他终究完成了最艰难的使命,守住了自己的信念和诺言,他保护的男孩活了下来。
  很快,斯内普彻底没了知觉。
  
  1978年平安夜前夕,伦敦蜘蛛尾巷的一栋房子里面,一楼客厅,一个黑衣青年醉倒在沙发上,披散在肩颈的黑发微微卷曲,苍白瘦削的脸颊,高挺的鼻子,紧锁的眉头,双目紧闭,细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显然睡得并不安稳。原本古板的黑色巫师袍因着不适被扯开最上方的两颗纽扣,露出一抹白皙的肤色,褶皱的衣物熏人的酒气使得整个人看来很是颓废。
  突然,一只凶猛的金雕啄上窗户的声音惊醒了陷入噩梦中的黑发青年,男子飞快的摆脱梦境,睁开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一抹凌厉的眼神射向声源处,整个人顿时气势大变。随即利索的起身,挥动魔杖将金雕放入。金雕高傲的抬起一只脚,青年随手接过信件,是一封请柬。
  金雕见没有男子没有任何奖赏的举动,不满的啄了他一下,扑棱扑棱飞走了。
  此时的黑发青年早已陷入深思,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死于蛇吻,死前还看到那个愚蠢的波特,怎么现在,梦吗?梦怎么可能这么真实。西弗勒斯修长的双手扶上自己的脖颈,现在他还能记起那毒牙穿破皮肤的那一瞬间,毒液麻痹全身的痛苦与绝望,以及临死前见到那抹绿色的释然以及些微的遗憾。
  他伸出手指划过空气,“1978.12.23.17”,微眯了一下双眼,随即挥散了数字,又连续几次“时间显性”还是一样的结果,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沙发上,不一会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走进二楼的浴室。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依旧苍白消瘦,却很显然年轻了许多,这是18岁的自己啊。勉力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喃喃自语:“我回来了……”。
  对于曾经发生的一切,再如何悔恨,他也不会去假设如果,他是一个斯莱特林,他从不逃避自己的责任,可是,在他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梅林居然让自己回到了从前。
  斯内普想起什么似的,右手摸上左臂,眼里带着一丝期冀的,卷起了衣袖。果然手臂洁白一片,没有那个恶心的标示。自清醒后一自然运转的大脑封闭术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冷静,右手手指狠狠地掐住左手臂,软倒在地,低垂下头,嘴角发出似哭的轻笑声,全身止不住的轻颤着。
  18岁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想起刚才的请柬,很显然是马尔福家的。一个飞来咒召唤了请柬。果然是邀请自己参加宴会,而上一世的自己就是那时候觐见了黑魔王,打上了丑恶的烙印,从此走向背叛而绝望的一生。
  其实即使没有莉莉的事件发生,自己也会想脱离食死徒的身份的,他再如何的追求力量,也不过是想要改变贫穷卑贱的地位,成为人上人,不再受人欺凌罢了。他又不是个嗜血疯狂的**,更不想匍匐在一个疯子脚下的享受“钻心挖骨”。
  不过谁也不会想到本来威严睿智的黑魔王会是个灵魂撕裂者吧,否则那么多的纯血贵族也不会心甘情愿供他驱使。而他自哈利·波特的闪电疤里有灵魂碎片就清楚了,也对,正常人又怎么会因为阿瓦达反弹就有灵魂碎片飞离呢,只可能是黑魔王本身的灵魂不稳导致,何况后期他熬煮了那么多的灵魂稳定剂。西弗勒斯自己也喜欢研究黑魔法,往那方面一想也就知道了。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加入食死徒,毕竟黑魔王终究是会失败的。一个疯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邓布利多这个连自己性命都可以算计的变异老狮子。而没有他的加入也许预言就不会被黑魔王知晓,即使知道了他只需要到时候不惜一切的保护莉莉一家周全就可以了,最多搭上自己白得的性命,这是自己欠下的罪孽。
  而对于邓布利多,当年因为预言之事危及莉莉,自己求助于他。冒着死亡的威胁,游走黑白之间,可是最后也没能救下他们,甚至连保护了七年的小波特也由自己引导他走向死亡。其实自己本来就应该想到的,邓布利多是一个完美的领导人,为了最伟大的利益连自己爱人都可以抛弃的人,对于牺牲少数人就能赢得胜利,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更何况他在揣摩人心方面无人能及,自己一个斯莱特林不也彻底为他所用吗!
  斯内普心中冷笑,也不能怪那个老人不是吗,毕竟发动战争的不是他,最后他也牺牲了自己的性命,甚至还是自己亲手杀死了那个可敬又可怕的老人。只是这次一定不会全心信任他了,即使需要提供一些消息,也只是利益交换。
  自己擅长魔药,又有后二十年的重生记忆,完全可以发挥魔药大师的优势,针对未来发生的事情,及时调整对策,只要可以救下莉莉,那自己就可以赎清罪孽了,以后找个清静的地方,研究自己钟爱的魔药和黑魔法,也是幸事。
  
  想清楚以后要走的路,斯内普开始始清洁自己。自毕业后,他一直都依靠熬制魔药赚取生活费,这次因为接到莉莉订婚的消息而喝的酩酊大醉,以致醒来以后极为邋遢的样子。
  近二十年的教授生涯,又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一切日常都有家养小精灵,也算养尊处优,根本不用费心生活琐事,虽然因为熬煮魔药时常头发油腻腻的,可也并不是个能忍受如此脏乱的人。可惜现在没有家养小精灵了。否则自己且不是可以一心一意的研究魔药和黑魔法了。
  斯内普想到这点,不觉有点头疼,难道以后还要自己洗衣做饭?慢慢的思维越发发散,由于长期不规律的生活,饮酒过度加上灵魂重生,累到极致的斯内普不知不觉睡着了。
  浴室内,开始以斯内普为中心形成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魔力漩涡,斯内普半长的黑发清晰的增长。原本平滑苍白的肌肤开始紧绷,双手无意识的握紧,指甲甚至陷进掌心,手背暴起青筋,全身不停抽搐。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狗血


2

2、觉醒的血统 ...


  当晨间的阳光射入室内,浴缸内的水已经变得异常浑浊,全身□的黑发斯莱特林静静的趴伏其上,原本半长的黑发已经长至腰间,覆盖了大部分光洁的背部,修长白皙的双腿微微蜷曲着。光线进入后,慢慢苏醒的斯内普睁开双眼之际,眸中流光异彩。
  站在穿衣镜前,斯内普审视自己,镜中的青年依旧苍白消瘦,菱角分明的五官配上不足二十岁稍显稚嫩的样貌,疏朗的眉目,深邃的眼神,双颊透出粉红,因为魔力暴增,黑发长至腰间,啧,以后头发更得勤洗了,身量似也有长高,历经风霜的灵魂加上稍显稚嫩的身体,很是气宇非凡。
  斯内普没想到灵魂重生将未来自己的魔力也带了回来,庞大的魔力改造自己的身体直接导致了血脉中精灵血统的觉醒。很显然魔法生物的身体可以更好的容纳庞大的魔力。嗯,可以考虑研制血统觉醒药剂。以便日后解释自己身体的变化,毕竟身为混血的自己觉醒魔法生物血统是极为难得的,否则那些纯血世家有何必坚持世代纯血联姻呢。
  这样一来要救下莉莉他们应该更容易些,不过自己倒是要小心了,看着自己尖尖的耳朵,总是用忽略咒怕是不妥。而且如果可以对精灵魔法多多研究,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还真是个极其难得的机会。
  穿上放在一边的浴袍,西弗勒斯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他并没有在主卧安置,自父母故去,就封闭了原来的主卧,他还是睡着自己的小房间,直到为衣食无忧,开始充盈自己的书库,才重新改变房间格局的。
  在经过主卧时,感觉有什么在呼唤自己一样,西弗勒斯不由自主的推开封闭数年的房间,走到床边,从床底拖出一个小铁盒子。斯内普知道这是母亲从普林斯家族带出来的,里面原本放置着自己的魔杖,现在应该是空的。打开以后,经过仔细的观察,斯内普诧异的发现,这里居然有个隔层,打开隔层后,里面有一枚小铁环,正发着莹莹的微光。
  斯内普拿起它,顶在食指仔细研究,而铁环自被斯内普拿住后微光愈加明亮,几乎无法目视,随即光亮全部融入斯内普的身体,从远处看就像被裹住的光茧。
  
  斯内普也被庞大的信息冲击的几乎晕厥,幸好他一向意志坚定,察觉到是精灵的信息时担心晕过去过阻断信息传输,硬是咬牙挺了过去。
  等光亮消退,斯内普手中的铁环变成一个盈白的戒指,带上小指却是正正合适。原来这竟是一枚精灵传承之戒,其中存储了大量的精灵资料。普林斯家族拥有精灵血脉,为避免觉醒血统的后代失去精灵传承,在远古精灵们撤离魔法界时普林斯家的精灵留下了这枚传承戒指。几千年来少有能觉醒血统,因此只是用来放置随身物品的,在普林斯家只是一个继承人身份的象征,对于巫师来说却没什么大用,毕竟缩小咒空间咒一般就足够了。
  意外得到精灵传承的西弗勒斯回到自己的卧室,想着现在魔法界还没有到风声鹤唳的地步,而自己作为一名才毕业的混血斯莱特林,即使魔药天赋出众,在外人看来也是比不得那些成名已久的魔药大师的。毕竟一个魔药大师,也是要靠魔药材料堆砌的,贫穷的自己自然是无法做到的,当初加入食死徒一部分也是为了这个。就回信卢修斯·马尔福,告知因为一场魔药事故自己身体出现异常,需要慢慢调理,委婉的回绝了宴会邀请。对于作为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马尔福,卢修斯一定可以了解自己想法。
  说起来现在贫穷混血自己也没可能入黑魔王的眼,而马尔福一家黑魔王卷土重来前在魔法界一直是举重若轻,自己与其一直保持联系就可以了。而与马尔福学长共事期间产生了斯莱特林的友谊,以及对于自己不同寻常的看重信任,等有能力回报就是,说起西弗勒斯也就这一个朋友了。对于自己的人缘从不抱希望的的斯内普转身把这些灰暗的想法抛掷脑后,他从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
  至此,蜘蛛尾巷的斯内普宅,西弗勒斯·斯内普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平静规律的生活。每天斯内普都是熬煮些魔药,邮寄给对角巷魔药商店,用于赚取生活费。空余时间用来学习精灵魔法,精灵魔药和炼金术,他希望结合自己的魔药才能,炼制一个可以反弹死咒的炼金装备,这样可以确保未来的走向又可以救下莉莉他们。
  西弗勒斯与魔药商店一直是单向联系,这样可以避免走漏消息,他提供的是一些难炼制的中级魔药和高级美容魔药,这些药剂非常好卖,商店的人也只会以为这是个没有什么天赋急需金加隆的药剂师,既可以轻松赚取金加隆又不会引来多方的关注。
  斯内普忙于提升实力,每次出门也就是购买魔药材料,或者去麻瓜的超市购买生活用品,但是,魔法界的消息也没有错过,通过预言家日报一直关注着凤凰社和食死徒的动静。经历过那段历史的斯内普自然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这不会因为少了一个食死徒就有所改变。
  1979年上半年还算平静,下半年开始,凤凰社和食死徒已经不再只是口水战了。在黑魔王的命令下,食死徒开始展开针对凤凰社成员的恐怖袭击,被残酷灭门的十数起,甚至一些中立的格兰芬多家庭也没放过。1980年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斯莱特林家族被食死徒,打上黑魔印记,还有一些拉文克劳纯血世家被迫加入。黑暗开始笼罩了整个巫师界。
  看现在这样,黑魔王应该是彻底疯狂了,毕竟撕裂灵魂不是谁都可以忍受的,一些圣芒戈的高级药剂师先后失踪,估计是被抓去熬煮灵魂稳定剂了,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熬制的,即使是魔药大师也未必能做到。
  西弗勒斯有些担心,一旦斯拉格霍恩教授逃离,以黑魔王的疯狂,只怕他会将所有有希望熬煮灵魂稳定剂的人统统抓去,自己普林斯继承人的身份肯定无法保密,而几乎所有的的普林斯都会是个魔药大师,想要中立无异于镜花水月
  为了避开魔法界,斯内普这次连莉莉婚礼都没有参加,仅仅送了一个防御型手链。虽然5年级以后他们决裂了,但是毕业以后也一直保持联系的。现在怎么办?
  进入霍格华兹?1980斯拉格霍恩教授会离开英国,魔药教授的职位会空缺。可是这样相当于托庇邓布利多,以那个老狮子的作风,只怕会压榨死自己,而一个斯莱特林在这时候加入霍格华兹,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靶子。他的活命药剂研究已经有眉目了,到时候依靠魔药也许可以在阿瓦达下保住莉莉性命,在配以炼金装备,完全可以重演上一世黑魔王的结局。
  为了争取研究时间,他只能离开英国,反正他一直生活在麻瓜界,以一个麻瓜的身份远离英国,只要保持和莉莉的联系以便及时了解状况,还顺便去收集一些稀有魔药。
  西弗勒斯暂停手上的研究,准备远行。

作者有话要说:奥运会的第一天啊,为中国队加油!


3

3、与莉莉的见面 ...


  1979年12月24日平安夜,戈德里克山谷一个小院门口
  西弗勒斯·斯内普已经静静的站立了好一会了,微风吹拂起一绺发丝,墨色的长袍在身后鼓起波浪,远远看着身形更显消瘦。自重生以来,除了信件往来,他还没有接触过熟人,也没有来过这里,现在这里还是一片祥和,站在门口甚至可以听见里面的欢笑声。
  虽然对于自己能重生,西弗勒斯很庆幸,也一直很努力的想要改变悲惨的过往,可是现在看到这幢充满生机的院子,才有了真的回来了的真实感。心也不再悬浮着像是身处梦中一样。
  西弗勒斯漆黑而深邃的眸子闪过几丝复杂难明的神色,终于抬手敲响了院门。
  “咦,这个时候是谁啊,我来我来,尖头叉子,你还是陪着莉莉就可以了” 屋内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嘈杂声,并且越来越近。
  “是你”门被用力的打开,一个黑色短发身材高大的青年愣在那,因为过于吃惊,眼睛瞪的极大,嘴巴都形成o了。
  西弗勒斯皱起眉头,很显然,是自己的对头之一,被逐出家门的西里斯·布莱克。看来他应该准备在这里过节了。
  “西里斯,是谁啊?”莉莉·波特轻快的声音自后面传来,在西里斯侧身之际,西弗勒斯看见二十年未见的好友,火红的头发,一双碧绿色的双眸,依然青春靓丽、神采飞扬,可以看出生活的很幸福。
  西弗勒斯虽然讨厌老波特,可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莉莉还是一心一意的,一个纯血迎娶一个麻瓜种会承担很大压力,否则又何至于生活在这而不是波特庄园。
  更何况重生回到过去,他也明白对于莉莉最初的那份爱情早已不存在了。这份纯洁真挚的感情充斥了太多愧疚,太多苦楚,他用了一生的去诠释。现在他只是希望莉莉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着,也就无所求了。
  “西弗勒斯”莉莉不可置信打量自己童年好友,神情复杂,他怎么会过来,毕业以后她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连她的婚礼他都没有参加,只是猫头鹰了礼物。
  她早在无意中知道了詹姆斯救人的真相后就已经后悔了,当初不该断然拒绝他的求和,说起来是她自己不相信他,是她从未站在他的立场替他考虑。可是后悔也晚了,而和詹姆斯在一起,她也很快乐,詹姆斯很爱她,虽然他看起来像长不大的孩子,可是感情是真挚的,她想留在巫师界,詹姆斯无疑是个好的选择。
  她原以为他们的友谊真的就此断绝了,午夜梦回,很是心痛于彼此的疏远。西弗勒斯毕竟是她第一个认识的巫师啊。
  看着莉莉复杂的神情,西弗勒斯作为成功的双面间谍,察言观色几乎是他的本能,轻易看出了莉莉眼底掩藏的愧疚。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暗哑的嗓音想起,黑发斯莱特林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黑曜石般的双眸闪着温情。
  “对不起……”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又一阵寂然,两人都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一个即将为人母,一个是再世为人,以往的隔阂终于消融了,可也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两小无猜的少时了。
  詹姆斯在一旁看着,嘴角动了动,终究没有说什么。开玩笑,自从莉莉知道狼人真相后,詹姆斯几乎不敢提起关于斯内普的事情,每次提到莉莉就眼泪汪汪的。而且他现在也要做父亲了,不再那么没心没肺的了。回想自己的学生时代,也知道自己四个欺负一个,毁了妻子和童年好友的友谊是多么过分的事情。
  西里斯则是不屑的撇撇嘴,不自在的转身走进客厅。
  莉莉也招呼西弗勒斯坐了下来。
  “西弗勒斯,你变了好多啊”莉莉感慨的看着好友。的确,原本阴沉冷漠又毒舌,再加上不修边幅,总是油腻腻的头发,凌厉张扬的气势,像极了伺机潜伏的眼镜蛇,令人心生惧意不敢靠近。可是现在,及腰的长发,眉目坚定,五官深邃,气质清冷高贵,优雅而又稳健,完全没有介于少年和青年的浮躁和稚气,就像一轮皓月,明知远在天边却总有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西弗勒斯并不习惯莉莉热切的盯人举动,也无法习惯这么温情的相处,决定速战速决,将手中的双面镜递给莉莉。
  “咦,给我的,做什么?平时写信就可以了啊?双面镜很贵的。”莉莉很是诧异,要知道他的好友只能靠自己养活,这么贵的双面镜,即使是纯血世家也未必舍得买,猫头鹰就够了。
  西里斯和詹姆斯也很是不解,詹姆斯想着难道这个“鼻涕精”还在肖想莉莉,有了双面镜且不是天天可以见面聊天?西里斯则内心更是复杂,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事实上离开霍格华兹后最不习惯的,莫过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家伙了。
  西弗勒斯抿着嘴唇。
  “我要离开英国一段时间,猫头鹰无法找到我。”
  莉莉顿时吃了一惊,睁大碧眼对着西弗勒斯,看的西弗勒斯更加不自在。
  “为什么,你不是一向只在家研究魔药的吗”
  西里斯闻言心里更是很不爽快,却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斯内普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顾虑全盘托出“事实上,也是为了魔药呢,我要到处走走,采集一些稀有魔药材料,准备下一阶段的魔药研究。”
  “会需要很久吗,还准备双面镜?”看莉莉这么激动,詹姆斯也不得不开口“莉莉怀孕了呢”。
  西弗勒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莉莉腹部,感觉很复杂,抬头看见莉莉幸福的笑脸,双手也抚上腹部。轻轻的道了声“恭喜” 。心中千头万绪,也只是想着:这次说什么也会保护好莉莉,也许这次莉莉可以送小波特上霍格华兹特快。
  西弗勒斯再与莉莉絮叨了一会后,又留下一瓶福灵剂作为圣诞礼物,起身离开了波特宅邸。
  莉莉目送好友离开,目露担忧,对着詹姆斯:
  “西弗勒斯真的只是为了魔药材料吗,他都买的起双面镜,为什么不索性收购魔药材料?”
  詹姆斯可不想莉莉满心的老对手,只得插科打诨。
  “特殊的魔药材料是收购不到的,可是要有门路的。”
  “不,一定是因为现在形势对他不利,他才会离开英国的”西里斯突然开口,盘算最近收到的讯息,最近圣芒戈的高级药剂师失踪了好几个,国内的魔药大师只几个,听说也有几个出事了,而邓布利多校长也提到说魔药学教授斯拉格霍恩教授已经准备离职。
  他看着詹姆斯,神情带着丝紧张,舔了舔干涩的唇“斯内普是一个斯莱特林,毕业以后就一直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到现在也没听说加入食死徒,说明他一直在避开这些。也许是黑魔王注意到他了,我们都知道他的魔药天赋很好。而现在……”
  “不会的”詹姆斯厉声打断了他,紧张的看了眼因为西里斯的话更加忧郁的莉莉,笑着开解“莉莉,你不用担心。虽然不想承认,可斯内普的确是个聪明的又强大的巫师。你看,他和我们四个作对七年,也不是一直落下风的不是吗。想想我以前可怜的头发,嗯?”
  莉莉噗呲一声笑了起来,显然想起三年级顶着光溜溜圆滚滚脑袋的詹姆斯。
  看见莉莉笑了,詹姆斯松了口气“你怀着我们的孩子呢,别想那么多了,反正可以双面镜联系啊,我估计这家伙就是算到了才离开这里的。其实是好事不是吗,如果他真的加入食死徒,且不是要和我们兵戎相见。”
  说起来,与食死徒战斗的这一年,詹姆斯也是成长的很快,昔日的纨绔之风也消失了。
  西里斯还是有点不满:“那他也可以加入我们凤凰社啊,邓布利多一定可以保护他的”
  莉莉顿时眼睛一亮,随即又泄气的说“西弗勒斯一定不会同意加入格兰芬多为主的组织的”说完瞪了詹姆斯和西里斯一眼,表示都是你们的错。
  詹姆斯挠了挠他的鸡窝头,使他们更加纷乱有型,苦笑着不再知声。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本来就是死对头啊。西里斯则是百感交集,他自是知道最近几年毕业的斯莱特林,大多加入了食死徒,包括他的亲弟弟。他以为斯内普早就已经加入了呢。可即使没有加入食死徒,只怕也是有其他原因,早在那个月圆之夜后,他就对自己这四个格兰芬多怕是恨之入骨,更何况他们还毁了斯内普唯一的一段友谊。
  西里斯突然脸色剧变,使劲敲了敲脑袋,想什么呢,斯内普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也不喜欢那个人不是吗。可是脑子里又闪过刚才斯内普优雅的坐姿,淡漠的神情,看向莉莉时黑曜石的双眼暗含的笑意。
  詹姆斯和莉莉在一旁看着,对视一眼,一脸的无奈。西里斯实在太迟钝了,学生时代的屡屡挑衅难道只是为詹姆斯出头吗,那六年级以后莉莉远离了斯内普,他又为了什么还是不停寻衅滋事呢。
  不过这种事情现在挑明也是没什么好处呢,且不说斯内普的想法,现在的局势可不容一个格兰芬多和一个斯莱特林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


4

4、旅行中的斯内普,预言的产生 ...


  1980年月元旦前夕,伦敦街头到处都是兴高采烈准备迎接新年的人群。穿着一身休闲服装,拿着一个装饰用行李箱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到了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在这个人如潮水、充满节日气氛的日子里,是不会有人关注一个麻瓜飞离英国的。
  为了彻底避开巫师界,几天以来,西弗勒斯一直在了解麻瓜的人文历史地理,他至少要有一年伪装成普通人在麻瓜界行走,不了解是无法融入其中的。
  他不喜欢麻瓜,是幼年令人不快的生活经历造成的,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自然不会受负面情绪的影响。作为一个成功的双面间谍,自然拥有收集资料的高超手段。经过这几天的大致了解,他发现麻瓜并不是巫师想象中的弱小。
  从他了解的二战资料来看,麻瓜大杀伤性武器甚至可以毁掉巫师界的所有人。哼,什么保护麻瓜,什么消灭麻瓜、净化血统,保护巫师还差不多。
  也许自己并不需要如此畏惧黑魔王了,想要救下莉莉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了呢。穿着修身得体的西弗勒斯优雅的迈入机场,警惕的本能还在,面上却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精灵的体质、重生的灵魂,他早已不是那个浑身是刺的油腻腻老蝙蝠了。
  
  布莱德·杰克森是意大利社交界有名的花花公子,处处留情却又极易喜新厌旧,不过他父兄很有能耐,又宠溺非常,只得时常在后面给他收拾烂摊子。好在他还算识趣,没有惹出人命来。
  这天,布莱德从伦敦返回意大利过节,来到机场的他在助手的协助下准备登机,前面一个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一个黑发及腰的男人,要知道男人少有头发如此长的,更别说柔顺的黑发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身量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行动间优雅从容,显出高贵的气度。
  注意到许多人都在看着这位英国绅士,布莱德心里一动,心中暗暗期盼着同一班飞机就好了,背影如此优美,虽不知长相如何,他**大多针对美女,可与一个气质男人相处也很愉快不是吗。
  哦,真是上帝保佑。居然真的是同一架飞机,飞往佛罗伦萨。
  看着男子在头等舱位靠窗的位置坐下,面朝前方,布莱德发现是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长得并不俊美,却也清秀端正,黑色星眸深邃有神罗马式的鹰钩鼻并不突兀,反而更显五官如雕像般深刻,四肢纤长,神情冷漠,气质高洁,还有这个年纪少有的沉稳雍容。
  布莱德·杰克森认为自己也许找到一个不错的旅途伙伴,一旁的助手对于他的心思掌握不错,很快调换好座位。
  西弗勒斯斯内普靠在窗口,面无表情的坐着,但心里却很好奇麻瓜的飞行器。要知道巫师想要飞行,大都是依靠飞天扫帚或者飞行斗篷。麻瓜的飞行器可以一次装载百多人飞行是巫师无法做到的。
  感觉旁边有人坐下,西弗勒斯并没有关注,他拿出在麻瓜书店购买的《全球通史》看了起来,这本书对于缺乏麻瓜知识的他很合适,霍格华兹的麻瓜研究学课程千年不变,可是麻瓜的发展却日新月异,巫师对于麻瓜了解的太少了。
  千多年来,巫师们墨守成规,甚至许多威力大的魔法都失传或被禁止使用,大部分的巫师也就熟悉家务魔咒。而麻瓜们利用科技不断的改变提高自己的生活,即使没有魔法生活也一样便捷,他看到跑道上的飞机起飞,有点跃跃欲试,这样也很好不是吗,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救世主,麻瓜的智慧不容小觑,那自己的魔药研究可以加入很多新课题。
  西弗勒斯看到书中提高的医药技术,嘴角上扬,心情更加放松。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