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穿越红楼之纨绔 碧落天风(下)

穿越红楼之纨绔 碧落天风(下)

时间: 2013-01-09 15:09:47


☆、34三十二

  既然中举无压力,那婚事就要提上日程了,吕家曾按着王妃的礼制准备过一次,林源又早提了这事儿,所以东西都很齐全。收拾屋子什么的,家里是绝不会让他两个出去单过的,皇上就是再赏一座王府下来也不行,所以就还在林月白自个儿的院子里,说起来林月岩也是没挪动的,他爹娘还在呢,别说他封了侯,就是封了王,也得老老实实的呆着。
  林月白这几日也不是很了,没事就到园子里坐坐,湖上那座台子已经拆了,按照他的构想,要建起三座小阁楼,立于水面,彼此之间用游廊连接,湖里不种花草不养游鱼,只停着几只小小的灯船,晚上看来是极美的。黛玉却觉得不好,那样看着过于冷清了,这么大的湖不栽些荷花,养几尾锦鲤实在可惜了。两人争执不下,林月岩坐在中间翻了个白眼,“前面种花养鱼,后面放灯,湖这么大阁子又建在中间,有什么好争的?一人一半得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林月白心情还是不错的,等有了灯船不知道能不能让家里唱小戏的女孩子坐在上面唱个曲什么的。等他溜达着去找时才发现那班女孩子被送走了,据说,一个女孩儿为了能压下别人一头爬上了管事的床,被人告诉了公主,她顶看不上这样的人,一怒之下把整班人都送走了,那个管事也受了处罚。
  林月白有一点伤心,先前不给唱戏就算了,现在连唱个小曲的都没了,忧郁的坐在人家屋子里。林源去园子里看工程进度发现他,大惊,儿啊,你眼瞅着是要结婚的人了,和男人纠缠不清不说,现在还惦记上戏子了……你这也太,你对得起人家姑娘吗?!
  拎着儿子耳朵骂了一通,把他赶出去,不准再进园子。回去跟公主一说,公主也愣住了,“先前我听说他总半夜去找人家姑娘唱西厢牡丹的,管事不敢答应,回回把他送出来,就觉得不好,没想到……?”
  林源望了望天,一脸深沉的看着妻子,“我现在不担心咱儿子吃亏了,我只担心他对不起人家,咳,导致后院起火就不好了。”……公主无语了一下,“我说,白哥儿他真的……?”林源苦笑一下,“真的不能再真了。”公主就笑起来,表情里有着得意,“你看咱儿子认真起来也是可以的嘛。”林源看她一眼,你是没看见太上皇当时的脸色,绿的都发黑了。他当时入宫找太上皇说白哥儿的婚事,正赶上人家到处的找儿子,童远就进宫说这事,他看着人脸色都没敢开口……
  儿啊,你一边欺负人儿子一边还要人给你指个媳妇,你这是坑你舅舅呢?!
  林家关注林月白婚事的不止他父母,黛玉和刘氏也很在意,姑嫂两个常常聚在一起说悄悄话,讨论吕家姑娘的性情,在这个时代十九岁出嫁年岁已经很大了,不过是为了守孝,也没办法,黛玉首先就同情的一塌糊涂,联想起自己的身世来,很是伤感一番。刘氏的父亲外放了,带着家人去了山东,只能靠书信往来,一年年的也见不到一面,刘氏也想起母亲来,回去自己屋里的时候很掉了几滴眼泪。
  黛玉蹙着眉头,有些烦恼,“不知道这位嫂子性情如何,可不要是太厉害的了,但若是个一声不吭的,未免也无趣得紧。”刘氏笑起来,“听说是吕太傅的独女,人品样貌都好,家里自她母亲去了都是她在打理,可见是个能拿得住事儿的,这样也好,进了门还能帮母亲分担些。”黛玉担忧地看着她,刘氏就叹了口气,“我这阵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上懒懒的一点劲儿都没有,女人的病,也只能慢慢养着了。”
  要说刘氏这病,那大半是来自心里,这段日子大爷虽然不往家里领人了,可回来的次数越发的少了,听他身边的连喜说,他最近总和忠顺王爷在一起呢,京里谁不知道忠顺王爷是个什么品行,这么多年了,也就从小和他一处长大的二爷没和他传出过话来,别的人走的近了都说是王爷的男宠呢。
  刘氏想着连喜的话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喜的是大爷不近女子自然弄不出庶出的孩子,忧的是,她总觉得大爷和王爷之间是真不对呢。你说往日里王爷来了府上都是找二爷一起出去的,现在回回是找大爷,她有时候都觉得大爷是从二爷手里把王爷抢走了,真是要命。给了黛玉一个安抚的眼神,刘氏又慢慢说起打听来的吕家小姐的事。
  不过女人嘛,讲着讲着就跑了题,跑到衣服首饰上去了,黛玉现在还守着孝,一些颜色艳丽的都穿不了,可就是素色的衣衫也尽够了,她就是每天换不同的穿,也穿不了那许些。“白白的堆在那里,可惜了。”刘氏也叹了一声,前个林月岩的册封下来,她也成了诰命,赶着做了好多衣服,也穿不完,都放在那儿。
  “这也没办法,谁让母亲就爱看女孩子穿的漂亮些呢?说起来做衣服倒也花费不了多少,我只烦它没有处放呢。”黛玉有些忧郁,“前个一不小心没看住羽毛让它跑进箱子里抓坏了我喜欢的一件裙子呢。”刘氏掩着口笑起来,“我就说该给它剪剪爪子,偏妹妹好心舍不得,怎么样,吃亏了吧?”黛玉有些烦恼,“可不是,不想它被嬷嬷抓去修理一通回来好几日也不理我。”
  刘氏唇角弯弯,“妹妹这猫脾气也忒大了,可见是被娇养坏了的。要我说饿它几顿就好了。”黛玉没精打采的还有些委屈,“弄墨也这样说,可是它会自个儿跳进池塘捉鱼吃,那些鱼我也舍不得呀。”刘氏再忍不住大笑起来。
  黛玉嗔怒的看她,“嫂子,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好好,说正经的,”刘氏好容易止住了笑,“它不理你你也不理它呗,你院子里不还养着兔子什么的吗?和它们玩也就是了,猫呀,最是耐不住寂寞,你不理它就忍不住来亲近你了。”
  “可别提了,”黛玉小脸皱成一团,“我之前不是得了只鹦哥吗?就是外祖母家宝二哥哥给的那个,不过教了它几句诗词,羽毛就生气起来,追着它满屋子乱飞,弄墨好容易抓住了,毛都掉了好几根。”
  “这是聊什么呢?又是羽毛又是鹦哥的?”公主走了过来,两人忙起身让她坐了,待三人都坐好了刘氏才回说和妹妹两个闲聊呢,讲着讲着就说到宠物上了,妹妹新收的那只鹦哥总被羽毛欺负呢。黛玉就叹了一声,“还好我也不是很爱那鹦哥,只是盛情难却才带了回来,既然羽毛喜欢就给了它玩吧。”
  公主微微一笑,“咱们家里也不缺一只两只鸟的,园子里你父亲养了很多,有喜欢的只管捉回来养就是了。”黛玉也欢喜,要说她不喜欢那鹦哥,不过是因为是贾宝玉给的,学了他的语气妹妹妹妹的叫,黛玉听了心里烦得很,若有只新的,自己教它些东西也是好的。
  又过一日就是殿试了,林月白早早起来进宫去了。那日他和林月岩童远两个说了半天也没想到怎么解决掉童枫,偏林月岩又漫不经心的,林月白一怒之下跟他爹说把他大哥关在家里,不准他出去了。这事儿林源当然是支持小儿子的,林月岩每日里只能满府游荡,一走到门口就被护院恭恭敬敬的给送回来,十分郁闷。
  不过到底让他得了个出去的机会,妹妹的猫从树上跳去外面了,他为人兄长自然要去捡回来的。说起这事儿真真叫人哭笑不得。那日黛玉得了公主提醒果然去园子里抓了几只颜色漂亮的来养,不想才一带回院子,羽毛就怒了,黛玉屋里自此过上了鸟飞猫跳的日子。嬷嬷带了小丫头本来要去制止,小姐却爱看这样的热闹,因为鹦哥们人多势众的,羽毛不得不来求黛玉庇护,女孩子很得意,帮它把鸟赶开。
  然后羽毛又去招惹人家,又被欺负,黛玉又去救它,如此循环,嬷嬷和丫头们看着小姐乐此不疲也不去管了,只小心着不要让小姐被猫和鸟抓伤了。说起来这院子里的花草可是遭了殃,东倒西歪,人家可也是很名贵的种类的,家里人到都不以为意,横竖在她自已院子里头,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吧,黛玉文静,现在每日里能这么运动一下也是好的。
  这一日黛玉也起了个大早,去送他二哥,屋子里羽毛没了小姐帮忙,丫头们笑嘻嘻的看笑话,一不小心就让鸟啄了几下狠的,还是雪鹤看不过想着上去帮它。不想这家伙还娇气起来,不肯理她,非得自力更生,在屋子里跳来跳去,上房爬树,终于让它出了这院子,跑进公主院里了。几个丫头都惊了,忙着赶去捉它,这可是小姐的心尖子,可不能有什么差错。
  它这突然乱入了主院,里头的人也吓了一跳,就有那小孩子想着抓了它去向小姐讨赏,人和鸟可不同,许是用的力气大了,羽毛,“咪呀”惨叫一声,小丫头手一抖叫它窜了出去。小家伙在林家刚到京城的时候才出生不久,现在也才几个月大,这会儿可是拼命地跑,蹭蹭蹭的的出了公主院里,在前一进里见到棵大树蹭蹭蹭爬上去了,蹭蹭蹭的……它下不来了。偏这日公主她们送了林月白就去了刘氏那里看明轩,小哥儿也才几个月大,小手小脚,黛玉捏捏他,转头,不理她。刘氏在一边看着很是担心,妹妹可别把轩哥儿当成羽毛来玩了。
  黛玉心里喜欢,他越不理自己就偏和他玩闹,小哥儿拍拍她,他娘在一边看着觉得他说的是姑娘咱别闹了行吗?这么一耽搁,羽毛就困在树上了,里头丫头婆子的想了好些办法也没把它给救下来。直到公主带着黛玉回来,看着这情景也无语了,要说这树也真不是一般的高,羽毛又小爪子又才剪过,你说它这是怎么上去的?!
  看着女儿泪眼汪汪的公主一阵心疼,叫人把到处游荡的林月岩抓过来,上树去带它下来。且说林月岩在万众瞩目之下优雅的爬到树上向羽毛伸出他的援助之手,“唰”被羽毛扫了一爪子。……林月岩冷笑一声,就要去抓它,羽毛退了几步退无可退,前面林家大哥笑的狰狞,情急之下它后腿一蹬,凌空一跃,它跳出去了……
  林月岩:……
  公主:……
  黛玉:……
  是真的跳出去了,跳到府外了……咦?原来可以这么出去啊?林月岩有些愣愣的,在树上观望了一下,远远的一堆人就进了视线了,他就胃疼了,前个才上了请罪折子他真不想这么快再上一次。树底下黛玉和公主看着他心惊胆战的,羽毛刚刚是跳出去了,大哥/岩哥儿不会也想,黛玉忍不住叫了一声,“哥,你快下来……”林月岩回头朝妹妹笑了一下,果断的顺着树干上了墙头,他也跳了。
  黛玉:……
  公主:……
  林月岩跳下去先捡回了羽毛,“让你逞强,看,受伤了吧……”“喵呜~”羽毛很虚弱的叫了一声,小爪子血肉模糊的。林月岩身上没有帕子,只能手捧着它往那边去了。
  在那对峙的是吴晰和贾宝玉。吴晰这阵子总来,林家大哥已经淡定了,倒是贾宝玉,这还是第一次,不知道他两个怎么撞上了,话说回来为什么吴晰就一个人,这出门都不带人了?对方人多势众的……这可不太好。林月岩到了那把羽毛塞给吴晰,“有帕子没?给它包包。”吴晰看着林家大哥放松了下来接过了猫。
  贾宝玉看着他两个互动只是微笑,林月岩朝他懒懒的一拱手,“贾少爷带了这么多人在我们宅子附近逗留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贾宝玉淡淡看吴晰一眼,“我确是有事,倒是吴公子一个人在这附近转悠不知是为了什么?”林月岩皱了皱眉,突然惊了一下,回身抓着吴晰,“你怎么在这儿?!今个儿殿试,你……”
  吴晰被他看着有点紧张,“我,我答完了,今个考的时事政要,我在家里常听父亲说起,要比别人答得快点。”“哦。”林月岩扬了扬眉,六部尚书的公子嘛,果然比别人占便宜,“那子期上哪去了?”答时事政要别人或许会左思右想,斟酌掂量,怕得罪了什么人,他可不会,怎么这会儿吴晰都来了,他还没回来?
  吴晰更不安,“我就是来说这事儿的,二公子在大殿外头和忠信王爷起了冲突,被皇上带走了。”“……啊?”林月岩愣住了。不多时后头来了一队人马,看得出是吴家的人,恐怕吴晰是看着林月白被带走的,一出宫就来报信了,把跟着他的人都甩下了。
  那边林源也得了消息急吼吼的出来卷走了林月岩进宫请罪去了。
  这会儿吴晰和贾宝玉都带着人马,吴晰就冷笑了一下,拱了拱手,“宝二爷?咱们后会有期,走着瞧吧。”宝玉冷冷的看他,吴晰也不等他回话,翻身上马,带着人走了。
  贾宝玉,看着他背影神色淡淡,“有林家帮你又如何,总有一天……”
  林月岩在进宫的路上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是忘了什么呢?
  二哥出事了,大哥进宫了,羽毛不见了……黛玉很忧心,呜呜呜~~对了,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是什么呢?呀!今个儿好像是薛宝钗的生日,大家说好了聚聚,自己还想着去看看惜春她们……
  忘记了?没关系,贾宝玉笑的温润,哥哥来接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么小的猫是不可能上房又上树的,就当作者给它开挂了吧


☆、35三十三

  今天一早林月白进宫,随着队伍去了殿试的考场,里面桌椅已经排好了,众人按着牌号站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多时朝中大臣们也排着队进来了,一溜两行按文武分开来站在大殿两侧,一个个目光炯炯对众考生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林月白前面的那位仁兄估计是心理素质不太好,两股战栗,林月白在后头看着都想去扶他一把,说句题外话,会试的时候他得了第三名,吴家小哥儿是会元。
  皇上来了,众人俯身跪拜,那位太紧张了,扑通跪了下去,林月白听着声音都觉得疼,那人前面是吴晰,年纪虽小却十分老成,听着后面的声音眉头都不动一下。皇上向他们那扫了一眼,“众卿家平身。”林月白看着那人慢慢站起来暗暗叹了口气,夹在我们两个中间真是难为你了。因着他和吴晰两个身份特别,大臣们的视线大多集中在这里,对不喜欢别人注视的人来说确实很难熬,就是林月白也觉得很不舒服。
  会试的成绩考完第五天就出来了,那可真是考第二科的时候第一科都批完了,殿试还要更快,考完当堂批,不过三日后才能知道成绩,期间还有复核户籍和别的什么事要做。答了两个时辰皇上按例是要起来巡视一番的,林月白答得极快,这会儿正在欣赏自己的作品,皇上淡定的从他身旁经过看都不看他一眼。
  转了一圈回去,皇上心里对谁是可造之才已经有个谱了,像会试第二名那位,就不是能大用的,朕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吗?!不就路过一下,你紧张什么,手抖成那样还能写字吗?!看看你前面的那个,年纪才是你的一半,多老成啊,这会儿都答完了……怎么答得这么快?!皇上冷冷的看了眼六部尚书吴承宪,尚书大人面上淡定心中泪流,皇上,这是意外,真的……你看,林二公子不是也答得很快嘛,人才啊这都是!!
  皇上巡视完就走了,大臣们也准备退出去了,很多考生已经准备好拿出贡饼来啃了,就在这个时候林月白站了起来,他交卷了……很多大臣都站住了脚,敢这么早交卷果然是有依仗的,不想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吴晰也站起来了,林月白扬了扬眉,小哥儿,你是不是等我站起来等了很久了?吴晰一交卷第二名前面就空出来了,当然后面也空了,也就意味着下午场的时候他要直面帝王,此时忍无可忍地站起来,他也交卷了!
  收卷的那位文轩阁大学士看了他好几眼,第二名淡定的越过了林月白越过了吴晰,他第一个出了考场……林月白和所有大臣都转头看收卷人,那人一脸深沉的点点头,真?人才出现了!这个必须要好好结交一下……
  林月白失笑,摇摇头走出去,吴晰就跟着他,才出了殿门斜里杀出一个人来,林月白一个没刹住撞上了,忙伸手一揽,把人扶住,……我去,我能把他扔地上吗?!来人十分熟稔的靠在林月白身上,“子期,我有些头晕……”林月白咳嗽一声,“王爷自重。”随手推开他,旋即又扶住,“你怎么了?真不舒服?”
  童远翻了个白眼,废话!他昨晚做噩梦吓得睡不着,起来吹了一夜的风,现在头疼欲裂了都。好友难得柔弱一次林月白还是很愿意体贴他一下的,可是,你这柔弱的时间和地点都太不对了吧?!林月白抱着童远在金銮大殿门口,在众多大臣的注目之下风中凌乱了。很快就有宫中侍卫过来要把童远接过去,林月白看看正往这边走的童枫,叹了口气,“得了,去通报一声,我带着王爷走了。”
  那小侍卫有些踌躇,拦了一下,这会儿功夫就让童枫近前了,这时很多大人都不急着去吃饭了,明目张胆的留下来围观的。童枫看着林月白笑起来,“好久不见了子期,自那件事儿后就再没见过了吧?唉呀,子清这是怎么了,可要二哥帮忙?”林月白笑笑,回头看了吴晰一眼,吴家小公子默默地离开,六部尚书大人看着儿子魔愣了,这要不是他养大的都要以为是林月白的童养媳了。儿啊,你,你对得起你老爹我吗?!
  林月白随手把童远塞进小侍卫怀里,“带他去找个太医看看。”小侍卫看看林月白又看看童枫,童枫温和的看他一眼,“去吧,仔细照顾着。”那人应了一声带着童远走了。林月白慢悠悠笑起来,“这个是新来的吧?”童枫笑而不语,“倒像是个伶俐的。”林月白有些好笑看他一眼,“王爷好像很得意?”童枫有一点雀跃,“是很得意,毕竟……”毕竟能压了你一头还真是让我很愉快啊。他的声音太轻,也就林月白听到了。
  林家二公子慢慢靠近他,轻轻在他耳边说,“王爷,其实我也很愉快,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童枫好奇,耳垂上传来温润的触感,有什么湿热的东西扫过,“能和王爷靠的这么近,我简直愉快的要死了。”童枫僵了一下,就放软身子倚在他身上,“难怪你和子清合得来,原来也……”一只手轻轻在林月白腰上抚动,这时外人看着他两个只觉得靠的太近了,再想不到他们是在做什么。
  林月白勾起唇角,一手圈了他,眼角瞥见一道明黄,猛地一闪身,把童枫摔在了地上。
  ……
  童翼冷冷的看着他两个,示意何全把他二哥扶起来,“父皇让你们过去。”
  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皇上刚才走得够近,一眼看到他两个……抿紧了唇加快了脚步,我果然是太惯着他了!
  林月白闲庭信步的跟着他,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童枫苦笑了一下,笑不达眼底。原来老三和林月白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这一幕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眼里眼里就是林月白在忠信王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一把推到了他,然后皇上匆匆赶来带走了他们。
  六部尚书感慨了一下,“在大殿门口殴打王爷……还有比这更出格的事吗?”
  事后,林月白听闻此话也在心里也感慨了一下,在**里上了皇上,这算吗?
  林月白和童枫之间有矛盾太上皇是知道的,可他万万没想到林月白在那么多人眼皮底下就敢动手打他儿子……就算他放弃了,那也是他儿子。让两个人都在地下跪着,太上皇沉郁的开了口,“系舟,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童枫一低头装柔弱,“父皇,这与子期无关,都是儿子不小心。”啥?太上皇迟钝了一下,系舟被鬼上身了?这温温婉婉的是怎么回事儿?旁听的童翼脸色一黑,阴冷的看了林月白一眼。
  林月白身上一寒,抽了抽嘴角,抬头……啥眼神也阻止不了皇帝的暴走了。
  太上皇在三个人身上来回打量,悟了,忍不住也抽了抽嘴角,系舟啊,你至于吗这个,设计了子期你也落不着好啊?太不值了这个!童枫在心里冷笑,横竖这事儿林月白也不会给自己赔罪,若不让他吃点苦头,怎么对得起自已那一摔。
  这事儿最后果然不了了之了,倒是林月白被皇上拖走了说是要好好教训一下。
  林月白是不会给童枫赔罪的,林源就不行了,颠颠地跑进宫里替儿子请罪,主要是当时人太多了,影响太不好,忠信王但凡有点血性也忍不了的。可没想到,自己来了的时候人早就散场了,这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林源茫然了。倒是太上皇看着林月岩想起小儿子来,“延之啊,你去看看子清怎么样了,要是还行就把他送回去吧。”
  林月岩应了一声,被带着往偏殿去了。
  这一日童枫离开宫城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神色中尽是冷漠,父皇,你已经不把我当儿子了吗?咳咳,怎么了?许是才从西北回来水土不服吧?
  这一日林源和大儿子回家的时候黛玉泪汪汪的和她母亲嫂子在一起,林家大哥看着妹妹红肿了的眼睛,终于想起来他忘了什么,干笑一声,“猫……”黛玉哽咽着哭了起来,嗓子都哑了,林月岩僵硬了,看母亲和妻子,这个……两个女人面上都是一派冰冷,面无表情。
  林月岩:……谁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公主就让刘氏带着黛玉回去她院子里,自己给丈夫和儿子说了发生在黛玉身上的事。贾宝玉虽然把他的院里守的严密,架不住今个儿薛宝钗生日人多口杂的,黛玉到底知道了他那姨娘和妹妹的事,说五雷轰顶也不为过的,当时就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好容易回了家,险险没哭死过去。
  林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厉声道,“贾家!我林家与你势不两立!”
  林月岩整个人都木了,半响冷笑一声,“贾宝玉,我今个儿怎么就不掐死他呢……”
  林月白好容易摆脱童翼回到家里,甫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干笑了一声,怎么了这是?”林源冷冷看他一眼,“皇上说没说过到底什么时候收拾贾家?”“啊?”林月白愣了一下,林源嘿嘿冷笑起来,“贾家,贾家……”
  “呃。”这是怎么了?难道……“妹妹去贾家了?”林月岩冷森森看着他,“你知道。”林源一巴掌把他拍死了,“你竟然知道?!”林月白面无表情,这一下,妹妹和贾家之间再不会有任何联系了吧?那么,那两个人也不用留了,切,真是让人恶心啊。看了他爹一眼,“父亲不必担心,这事儿交给我就是了。”
  林月岩神色极淡,“能把他一起解决吗?”
  “时候未到……不过快了,贾家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这一日
  吴沛菡:哥,猫是哪来的,怎么看着像林妹妹的?
  吴晰:……
  吴家小公子十分淡定的看着妹妹,“林大哥给的,让我好好养着。”
  吴沛菡:……
  夜里,公主和刘氏没能劝好黛玉,林月白叹了一声,以极大的魄力突破重重阻碍进了内院,直接到黛玉屋子里去了,林月岩以阻止他为名顺利跟进,林源看着两个儿子,想了想,不去管了。一时间满屋子女人里忽然冒出了两个男人来,很是混乱一阵,林月白很严肃很客气的开始清人,公主柳眉倒竖,林月白笑的温润,“我能劝好妹妹真的。”刘氏也劝,“且让二爷试试吧,我们只守着妹妹也不是个法子。”
  公主答应了,也不走远,带着刘氏就在隔间里坐了。
  林月白和林月岩两个坐下来,也不劝黛玉,只看着她哭,女孩子哭了一会就渐渐止住了。林月白微微一笑,女人,总是在有人安慰的时候更加软弱,公主的宠溺是好事但也有它的弊端。那么,“妹妹可是平静了?”林月白温言问道。
  黛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到底对着哥哥们不好意思,半响,点了点头。
  林月白微微一笑,“今个儿的事儿母亲她们说的不清楚,妹妹能不能再说一遍?”
  林月岩看着他脸色变了,隔间里,公主大怒就要冲进来,刘氏好容易拦住她。
  黛玉又哭起来,林月白很有耐心,就看着她哭,黛玉慢慢的把今天的遭遇都说了。
  林月白稍稍松了口气,“妹妹这样是觉得受了委屈了?”
  黛玉点点头,林月岩看着不忍都想把他拍飞出去,自己安慰妹妹。
  林月白轻轻笑起来,“贾宝玉的做法确实让人觉得恶心,可是我觉得,妹妹讨厌他是应该的,却没必要这样子哭让自己不痛快。”
  黛玉懵懂。
  林月白看着她,“妹妹心里喜欢贾宝玉吗?”
  林月岩:!!!
  公主:!!!
  刘氏:!!!
  黛玉拼命摇头。
  “这不就得了?”林月白拍拍她的头,“你既不喜欢贾宝玉又何必关心他有几个妹子,有几个姨娘呢?他的妹子他的姨娘叫什么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莫非……妹妹很喜欢他给你取的字?”
  “不是的!”黛玉哭着说,“可是,可是他们都知道。”
  林月白神色淡淡,“他们是谁?是很重要的人吗?是比父亲,母亲,兄长嫂子都重要的人吗?”黛玉摇摇头,“可是……”
  林月白慢悠悠地说着,“傻孩子,你既不喜欢那些人就叫他们永远也别出现在你的面前不就好了。”林月岩,公主,刘氏三个齐齐倒抽一口冷气,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黛玉竟然点头同意了!女孩子给自己抹了把眼泪,“我再也不去他们家了,他们这样欺负我,都不是好人!”
  “这才对,”林月白很满意,“你的那个他们明明都知道为什么不去阻止呢?可见是一点也没把你放在心上的,你呀,还太小了,看不清这世上只有父母亲人才是最亲近的呢,别人,谁知道心里想的什么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