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亡者 云菀(下)

亡者 云菀(下)

时间: 2013-01-21 04:08:15


  第四十六章

  世界上很多事情有的时候是互为因果的。
  比方说这件事情。
  夏空是为了安全起见才让我们几个和教堂里的小鬼呆在一起的,却没有想到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我和玛奇被掳走——那个灰头发的小子泄露了燃烧之城的口令。
  自从夏空上个月执行任务回来以后,燃烧之城就开始戒严。本来这里是流星街最大的交易市场,你可以在这个城市里获得所有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有那个实力,所以,几乎全流星街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在夕阳下美的惊人的城市,果然不负燃烧之城的名字,玛奇说,整个城市就像燃烧起来了一样。那个时候的夏空表情有点奇怪,像是怀念,又像是叹息,很复杂的神情,就像他本人给我的印象。
  戒严的原因肯定和夏空的任务有关,甚至我认为还跟夏空本人也脱离不了关系,要不然他也不会急急地把我们四个都赶到教堂里和那群野心勃勃的家伙们呆在一起了。他现在一定很懊恼吧……说不定已经在追赶的路上了。
  我们是夏空的弱点。
  燃烧之城的主人曾经这样对我们说过,她的表情是严厉的,连终年隐藏在笑容下面的血瞳也睁开了,宛若实质的压力让我明白了从那个黑暗时代一路走过来的强者的真正实力。空气中散发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恐惧。
  如果不是一直以来定下的目标作为支持,我恐怕连和这个女人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这样的弱小让我万分痛恨,所以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露出愤怒中又带着不甘的表情。
  我知道她说这句话的用意是让我们明白自己会拖累夏空,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强。
  在流星街里,强者和弱者的相处模式是依附,虽然不想承认,目前我们和夏空的关系在外人眼里就是这样,可偏偏,这个强者有着致命的弱点——他太重视感情了。
  只要跟这个人接触过就能够发现这一点,想要对付他,只要从这点下手就可以。
  就像现在,这个倒三角眼的男人正提着我和玛奇在垃圾山脉中飞速前进,三个小时前,他从燃烧之城里劫走了我和玛奇,顺便毁掉了我们居住的小屋。我们四个人联手虽然有伤到他,但三个小时后,那些伤口早已经被念自然治愈了。
  男人加快了速度,风从眼睛里比鼻子里嘴巴里耳朵里灌进来,难受地让我几乎没有办法睁着眼睛记住路线,不过从方向上看,他的目的地是三区。
  几十年前,以燃烧之城为核心的一群人依靠着大机器生产带来的实力推翻了贵族统治,建立了新的议会,就像夏空从外面带来的历史书上写的那样,流星街完成了自下而上的工业革命,但总会有若干逆历史潮流的人会跳出来想要复辟原有的社会制度。三区的统治者,貌似就充当了这样的角色。
  不过以我的观点,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啊,成王败寇并不是通用语,而是夏空的母语,翻译成通用语差不多是“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样,虽然我在五区的时候已经认识了不少字,但真正能够大量阅读还是归功于夏空——书是他弄来的,字也是他教的。
  我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父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对于我和玛奇来说,他做的已经足够好。在塞维亚的时候我和他曾经冒充过父子,事实上被他收养的我们其实就和父子无疑,不过我一点也不愿意用父亲来称呼他,那样的话就感觉我仿佛一辈子都不能打败他了——父亲总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狠手,如果是别的父亲还有例外,但是夏空的话,就算交手他也不会倾尽全力的。
  刚才就说过的,夏空是个重视感情的人。
  所以我丝毫不担心眼前这个人会把我们怎么样,只要夏空没有死,我们就是安全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亲自潜入燃烧之城把我们两个带出来了。
  不过有件事情让我觉得疑惑,抓我们的目的的为了威胁夏空,我是因为在塞维亚的时候被这个人看到过,那么玛奇呢?她和夏空并不相像,如果她和派克之间选择的话,一般人都会认为金发的派克才是他的女儿。
  除非对方认识玛奇……或者正确的说法是,认识玛奇的母亲,因为她们长得一模一样。
  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在塞维亚的时候,夏空曾经说这个人以前是他的朋友,可是后来失踪了,如果他认识玛奇的母亲的话就说得通了。
  我把视线投向她,在五区的时候,她的母亲是个流莺,以出卖身体的方式换取食物和必需品,我不太明白这样明显的动物性行为为什么有人会乐此不疲,而且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不怕对方趁机给你一刀么?
  不过也不能排除是我过于弱小的缘故。至少现在对于这个把我们夹在腋下的男人来说,我们根本构不成威胁。虽然比起在塞维亚的时候,男人从燃烧之城里带走我们还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的,但他的念技古怪得紧,被那根头发扎进皮肤以后,身体就完全提不上一点力气了。
  这是什么系别的念能力呢?操作系的可能性很大……想要到手的话得花上不少功夫呢。
  男人的速度很快,当初和夏空走了好多天的路这个男人三天就差不多走完了,目的地果然是三区,不过三区似乎也在戒严,入口处有人守着,还有不少尸体倒在附近,不知是想要进去的还是想要出来的。
  见到三区的统治者亚历克斯的时候他正在喝红酒,1954年的贺兰,据说有着烤橡木和黑茶藨子的浓郁香味,真是个会享受的家伙,挂着虚伪的微笑,眼神玩味,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贵族么?
  他打量了我们很久,具体地说应该是打量了玛奇很久,却一句话没有说,挥了挥手就让倒三角眼的男人带我们离开了。
  我和玛奇被分别安排开来,我不知道她那边的情况如何,反正我住的房间简直比在十三区的时候还要好,床是弹簧的,被子的丝绸的,沙发是皮制的,还有单独的卫生间,每天都有人按时送来食物。
  如果不是全身提不起力气,我几乎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软禁了。
  倒三角眼在燃烧之城里通过富兰克林之口给夏空留了信息,让他带着廊尔喀弯刀来交换,不过我不认为抓我们来的目的只有这个,更有可能是为了诱杀。
  我没有忘记那个时候,男人眼中流露出来的疯狂的嫉妒,扭曲而丑陋,只有夏空单方面地把人家当成朋友,也只有那个笨蛋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流星街里最珍贵的东西,他却像不要钱一样地随便付出,所以才那么轻易地被背叛。
  ……像个傻瓜一样,虽然有时候很会觉得很生气,也会像现在这样怨恨因为他的缘故而被软禁,但怎么样也没有办法下决心真正讨厌这个人。
  是因为真正的感情是那样的珍贵吧,一旦握住就再也没有办法放手了。

  第四十七章

  看着曾经还需要自己保护的少年变得越来越强大,而自己却依旧原地踏步;
  看着曾经很欺负过他们的敌人对着少年低下骄傲的头颅,转过身却对自己颐指气使;
  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强者们微笑着拍打少年的肩膀表示赞许,而对自己不屑一顾。
  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们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生死与共的兄弟。
  他们一起在那个该死的训练营里相互扶持,最后抓住了那一丁点儿不被抹杀的希望,然后摆脱了蝼蚁的命运。
  可是一个飞上了天,一个仍旧在泥里打滚。
  从训练营里出来的少年住流星街里最好的房子,吃流星街里最好的食物,接受和大人物一样的教育,有最听话最能干的仆人服侍他,还有美丽的女孩爱慕着他。
  而自己却要用那条卑贱的生命在刀尖上飞舞才能换取到生活的必需品。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年,他终于学会了一个词汇叫做嫉妒。
  他发现自己疯狂地嫉妒这个曾经被自己从垃圾山里救下来的少年,嫉妒他飞速进步的实力,嫉妒他漂亮干净的外表,嫉妒他成为大家族养子的好运。
  尽管少年一如既往地尊敬他依赖他甚至讨好他,他还是没有办法把已经渗入骨血的嫉妒从脑海里抹去。他不止一次地回想曾经他们可以相处得那么融洽,然而每一次回想都会加重现实对他的打击。
  原本还需要他照顾需要他保护的少年已经不需要他了,反而是自己需要他的照顾和保护,需要他不时带来的食物,需要他制住以欺负他为了的大少爷,需要他为自己失败的任务善后……
  所以当叛逃的机会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握住了他,心灵的地狱折磨得他痛苦得恨不得杀掉眼前能看到的所有人。
  既然他已经不再需要我的保护了,那我就算离开也没有关系了。
  他受不了在巴蒂斯家族被欺辱,被逼迫,小心翼翼地装孙子的生活,受不了拼了性命地为家族办事却得不到任何同等的回报的不公,更受不了曾经被少年崇拜的目光追逐的自己居然变得如此狼狈,为此什么代价,就算是死亡,他都愿意付出。
  所幸的是他成功了,利用同样做了逃兵的外来人,那个老实木讷的男人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引开了追兵,让自己终于从那个家族的束缚中逃脱了出来,从此天高任鸟飞了。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五区之外的流星街是那样的可怕,那样的动乱,每天每天都能看到强者被更强的人杀死,为了食物,为了水,为了生存。
  他那一点实力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重伤,濒死对他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他的实力却依旧进步得缓慢。
  这让他认识到了另一个现实,曾经被训练营里的人提出过他却怎么也不相信的现实。
  他是个没有天赋的人。
  他想起自己觉醒念还是靠着少年的提醒才勉强掌握了[缠]的事实。
  那个时候,他听到了少年“光之消融”的大名,听说他推翻了议会,听说他毁掉了一区的十大家族,听说他和别人一起建立了新的议会……少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他怎么也追不上的高度。
  心灵的地狱再次翻起了无尽的波澜,汹涌的暗流化为巨大的漩涡,把他整个人都吞没了。
  明明知道嫉妒这样一个一直依赖着信任着他的少年是如此的丑陋,可是就是没有办法停止这样的嫉妒,如果一开始没有救他就好了。
  如果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他不存在就好了……
  杀了他,杀了他,你就不用嫉妒了,这样也就不会觉得痛苦了。
  只要他死了,你就解脱了。
  杀了他就没有问题了。
  杀……杀了他?
  ……杀!
  ……
  ……
  从卡莱的记忆里清醒过来,我早已泪流满面。
  我从来不知道我拼了命一样的变强,甚至不惜杀死对手,不惜做出卑躬屈膝的姿态,不惜讨好巴蒂斯家族的少爷小姐们……如果不是为了和卡莱一起离开流星街,我做这些根本没有意义。
  只要随便死上一次,我就可以离开。
  又何况要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腥呢?
  可是这样不计一切代价的变强最后却成为了我和卡莱最终敌对的原因。
  所以世界上有些事情真是的互为因果得可怕。
  就像本来我是想要保护四个孩子才把他们赶到教堂里的,却没有想到他们和那些小鬼起了冲突,最后导致燃烧之城的口令被泄露,富兰克林重伤,玛奇和库洛洛被卡莱劫走。
  如果不是派克拉住我,用她的能力让我知道卡莱的记忆——尽管只是片段的画面,可是我却明白了他的想法,他的嫉妒,他的痛苦,他的疯狂。
  他现在已经是一个疯子了。
  “让他解脱吧,夏空,这是你的责任。”我听见晓菲这样对我说,“虽然比预订的要早,但是提前实行也不是不可以。”
  “你要冷静。对方虽然说是用廊尔喀弯刀换人,但只同意你一个人前往,所以不排除伏击的可能性。库洛洛和玛奇暂时不会有事,只要你还活着,他们就不敢动手。小叶会在一边接应你,如果有危险他会出手救下他们。”
  我没有抬头,只是低声说出了玛奇的名字。
  如果要抓人威胁我,库洛洛一个人就够了,就算他只是我的徒弟我也不会放任不管,为什么还要带走玛奇呢?
  我虽然不知道擅长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但也不是傻子,亚历克斯……可能是玛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了,如果想要打击我,有什么比在我面前夺走她对我的感情更好呢?
  亲情,友情,就只差爱情了……多么漂亮的计划。
  “……流星街不重视血缘。”晓菲硬邦邦地来了一句,“我和晓晓也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玛莎……是我害死的。”我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一切压得喘不过气来,痛苦地抱着头,“如果不是我毁掉了她的家族,她现在一定还活得好好的……如果不是我自以为是地替卡莱复仇……我也不是真心想要为流星街的人做些什么,我只是……”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张开把我搂进了怀里,男子低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果再来一遍的话,你还会选择这么做么?”
  “……我不知道。”
  “你并不后悔这样做。”他自顾自地替我下了结论,却意外地充满了说服力,“因为你知道如果当时做出另外一种选择的话未来会变得更糟。”
  人的选择很有趣,会做出一种选择的原因有很多,但基本上都少不了考虑到其他的选择带来的后果。虽然当时无法预料出哪个选择的未来最好,却总是能预料到哪个是最差的。
  “玛奇怎么想的,只有她亲口告诉你你才会知道。”
  ……
  ……
  事实上玛奇觉得自己正面临着一生中最大的一件荒唐事,当眼前这个像孔雀一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对自己说“你是我的外甥女”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晴天里一个无比巨大的霹雳。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用夏空的口头禅来上一句“玛丽隔壁的”,就算她的直觉告诉自己,男人没有说谎,但是,当她跟着老娘在五区辛辛苦苦讨生活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偏偏跟着她爹过上好日子的时候你才出来……谁鸟你啊!
  可惜她实力不够,要不然早冲上去给他俩大耳刮子里,叫你随便乱认亲戚!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到你……”亚历克斯对着正猛翻白眼的小姑娘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你想知道原因么?”
  “不想。”玛奇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当那个倒三角眼的男人闯进燃烧之城里把她和库洛洛抓走带到这里,并且只是单独地对自己说这样那样的事情而不让库洛洛知道的时候,玛奇就知道,就算这个人说的是实话,也是不怀好意的。
  她万分感谢母亲留给她的这项天赋。
  虽然她的确是有点好奇这个自称是她亲人的花孔雀到底会怎么把这个问题掰圆,在这里吃好住好睡好,玛奇很无聊,对方摆明了只要爸爸没有过来就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态度让玛奇有恃无恐——本来她就是个胆大的姑娘。
  “我知道你好奇。”笑得笃定的花孔雀实在是太臭不要脸了,玛奇觉得就算是燃烧之城里那个腹黑的女王都比他笑得自然,库洛洛称之为贵族式地虚伪笑容不是没有原因的,“不过既然你不问我也没有必要特地告诉你。”
  玛奇恨得牙痒痒,激将法失败。
  “不过有件事情我倒是必须要告诉你。”
  玛奇不说话,叫你卖关子,老娘我不配合你待怎的?
  花孔雀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他对面,就有一个似乎是仆人的男子送上了椅子,玛奇也不客气地坐下,仆人送上来一叠纸。
  “我知道你识字。”孔雀男叉着五指,托住下巴,示意玛奇把这份资料看完。
  玛奇才把目光移到文字上,脸就青了大半,那是有关她母亲的一些事情,还有关于父亲的推测。孔雀男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告诉她,她的亲生父亲并不是夏空。
  玛奇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血缘关系并不是最重要的,不过自己看过这份资料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夏空知道,要不然那个多愁善感的笨蛋又要钻牛角尖了。
  她抬起了下巴,对给他看这份资料的孔雀男嗤之以鼻。
  对方却依旧保持着笑容:“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你母亲的家族……你应该知道夏空当年做了什么事情。”

  第四十八章

  今天的流星街又刮起了大风,原本空气就不怎么好的神弃之地再度被一片茫茫白雾所笼罩,就算是位于流星街最深处的燃烧之城也不例外。
  恐怕飞空艇又不会来了吧。
  晓菲这样想着转着轮椅独自出了教堂,燃烧之城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自然没有人会连着轮椅一起把她送到最高处,看来以后还得想个主意,毕竟不是所有的时候她的身边都有人的。
  教堂附近的地面因为她坐在轮椅上的关系,在建造之初特地被伙伴们平整了一遍,避开了大部分在教堂大厅里询问戒严要什么时候才结束的人群,晓菲一个人默默拐进了通往教堂后墓区的小道。
  那是通往墓区的唯一的路,而且平时没有人会来,所以晓菲放慢了轮椅前进的速度。周边房屋的阴影把她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十几年过去了,几乎快没有人记得在这里沉睡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了。
  躺在这些小土包里的除了每一代的先知就是那些失败的先知候选人了,晓菲还很清楚地记得最外面这个新的土堆还是昨天才出现的,他的主人有着一头乱翘的灰发,实力也很不错,可惜脑子不好使。
  他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以前的那些失败者都到哪里去了么?
  在知晓了那么多燃烧之城里最核心的秘密后,他们还能好好地离开这里在别的地方从新开始么?
  也太小看建立了流星街最初的议会并让教堂传承了几百年的流氓神父的智慧的吧?
  不过几百年里这样的傻瓜永远不会缺少,也不能缺少,要不然也不能在斗争中决出最后的获胜者了,就算再聪明,也会有人比你更聪明的,所以你就成了傻瓜。
  就像她自己。
  晓菲绕过了这个土包继续前行,最后在一个长出了草的土包前停下。流星街的土是长不出任何东西来的,但是因为土包里面的那个人的任性,硬生生地要求他的两个徒弟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给他种上新的——用念催发种子,生长一段时间后慢慢枯萎,再换上新的。
  这个爱倚老卖老的老东西总是会想出各种办法来折磨他的徒子徒孙们,他说他会寂寞,没有小狗小猫,至少也要有点小花小草。
  本来是两个徒弟轮流种的,但是有一天,小徒弟失踪了,所以这几十年来,都是大徒弟在做这件事情。她也种成习惯了,所以小徒弟回来以后,也没有对他提过这件事情。
  也许其中还包含着某种不知名的嫉妒吧,小小的嫉妒,嫉妒老师只教授了自己五个月,而陪伴了小徒弟五年。
  把枯草扒掉,洒上新的草籽,从轮椅上接下装水的瓶子,拧开盖头,到在土包上,然后弯下腰伸出手悬空在土包上面,任凭体内淡淡的光芒流失,等到可以看见小小的幼苗破土而出的时候,才停止了念的输送。
  她抚了下额上散落下来的白发,像是赌气一样地对着坟墓说了一句:“现在知道是谁对你好了吧!”
  空气中只有茫茫的白雾,她像这才反应过来一样自嘲着笑了起来,晓菲啊晓菲,你都多大了居然还像吃醋的小孩子。
  整理了一下因为弯腰而几乎要掉到地上的毯子,她把背靠上了轮椅,然后轻轻捶打下自己的两条腿,开始慢慢对着空气说话:“我果然还是不如你啊,师父。”
  “一开始见到那孩子的时候,满脸的戾气,虽然他救了小叶,并且带有你的信物,我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晓菲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样一个整张脸写满了复仇两个字的孩子真的会是你花了五年时间教出来的么?”
  “所以一开始我是不同意接纳他的。流星街里那么多有能力的人,如果仅仅是实力强大,而且熟悉一区,我们都要接纳么?我们需要的是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
  “不过小叶却执意选择相信他。嘿嘿,你也没想到吧,那个冷漠的小子居然会喜欢上那孩子。我知道相比于我,你其实还是比较属意小叶掌管教堂的,我的聪明太外露了,虽然有按你说的那样用微笑来隐藏,可惜我还是只能浮于表面。”
  她抽了下鼻子,然后想如果被晓晓那丫头看见肯定要大惊失色了,一向稳重的姐姐居然也会有这样的表情。
  “说到哪了呢……哦,小叶,小叶喜欢他。不过那孩子一点都没有感觉呢,我真的很好奇,那五年你到底是怎么教他的,居然对感情的事情那么迟钝……好吧,你都已经死了,我好奇也得不到答案了。”
  “不过撇除仇恨,那孩子的确是个宝,他有很多的想法,而且付诸行动后对我们的计划很有帮助,你提出的工厂雏形也是他丰富和完善的,靠着经济实力,我们才能推翻那些人,集建设者和毁灭者的特制与一体,相比之下,你的大徒弟我就只能玩弄一些阴谋诡计了。”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看人的确不能只看第一眼,这一点,我不如你。那些个戾气和杀意,其实还是你搞出来的吧,他的本性根本不是那样的。瞧瞧现在的他,大大咧咧,整日里傻得可以,根本和那个时候是两个样子嘛。”
  “不过他还真天真得可爱呢,在流星街里居然还抱有不杀的念头。他说他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不想自己后悔,的确,以他那背负着强烈道德感的人生来说,要做某些事情或者不做某些事情,还真会后悔一辈子。我记得你从外面带回来的心理学书上说,人的道德其实是因为惩罚而形成的,是你给了他什么惩罚么?”
  “不过以你那样恶劣的性子,还真不一定呢。”晓菲换了个坐姿,吃吃地笑了起来,“你把那个叫做卡莱的孩子留下来不就是为了继续磨砺他么?”
  流星街里的人对于有和无是那么的看中,一起长大的孩子,一个原地踏步,一个不停前进,原地踏步的那个不疯才怪吧,从他的表现来看,一整个抱着要不你死,要不我死的念头。
  “都怪你把那孩子塑造得那么可爱,我只是让小叶跟他一提,他就把收养的四个孩子叫到教堂里来了。那四个小鬼和他不一样,完完全全的继承了流星街人的特质,会跟那些野心勃勃的小鬼斗起来是肯定的,这可不怪我,处理叛徒也是需要证据的。
  你可别笑,我这回可的确是替他着想了,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把那个三区的小古董收拾了,可是先收拾他再收拾那个卡莱,那孩子肯定下不了手。所以我只能借他们的手逼着那孩子动手了……这应该就是你的目的吧,如果亲手杀死自己的兄弟,他肯定会崩溃的。
  不过似乎不能让你如意了,如果是为了保护些什么杀人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负罪感了吧。
  呵呵,没有想到吧,有一天,我也会为了保护人而动用阴谋,不过感觉很不错呢。那孩子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明明看上去那么脆弱,内里却要比谁都坚强,明明被最好的朋友背叛,却还是没有办法下手,明明周边的都是自私自利的人,却还对我们付出最真挚的感情……你说这样的人,就怎么会让我想要保护呢?”
  所以,如果临时有了什么变故,你可不能怪我哦,谁叫你把他塑造得那么可爱呢……我们的师父大人~
  “啊,姐,我就知道你果然在这里。”活力充沛的女子一路小跑着过来,他的身边跟着热爱八卦的男子,绕过众多的坟墓,到了晓菲的身旁。
  “回来了?”
  “恩,晓菲姐。”男子转动了一下脑袋,“我们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
  “已经查清楚了,那些廊尔喀佣兵的下落,他们从三区出来以后就开始化整为零,分批潜入其他区,不过最终的目标似乎是燃烧之城,我觉得他们打算偷袭。”
  晓菲微微点头,和她想的也差不多,不过她并没有接上洛奇的话,反而问道:“看什么呢,东张西望的?”
  “小叶呢,还有夏空,他们怎么不在?”
  “万事通先生你不知道么?”晓菲眨了眨眼睛,偏着脑袋开起了玩笑。
  也许是对着老师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后舒服了许多,对夏空的内疚也少了许多,虽然委屈了那几个孩子,但是她真的是不想让夏空受伤害的。
  至少她从来不认为那个小姑娘知道了夏空和她母亲的渊源后会有什么想法,谁对她好,谁想害她这样的事情是一目了然的,也就只有夏空这个傻得可以的孩子才会想不明白。
  血缘关系在流星街从来敌不过真正的感情。
  不过要小心的倒是某些奇怪的念能力,但是晓菲相信夏空,那个孩子在负担和责任越重的时候才会发挥越大的能力,这也是师父一直以来逼迫他的原因吧。
  晓晓和洛奇看着眼前这个眼神漂移的女王大人就知道,她一定有开始她强大的发呆神功了,虽然是在回忆或者在思考,但怎么看都像是在发呆。
  叹了口气,晓晓推了一把身边的男人,“去拿小甜饼过来,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吃午饭了。”
  洛奇翻了个白眼,这对姐妹不愧是姐妹,都一样这么能折腾,他只能认命。

  第四十九章

  和流星街的十三区相比,其他区的地理范围要大了许多,我并不是很清楚这十三个区到底是怎么划分的是由谁划分的,但是我却明白,在众区包围下的十三区面积是在不断缩小的,直到燃烧之城开始强大起来,这种对于领土的扩张运动才逐渐停止。
  议会对于这种事情是不管的,或者说他们巴不得叛逆所在的十三区越来越小甚至消失,所以我和小叶离开十三区的范围花了大约一天的时间,而到达三区却花了整整一个礼拜,也就是当初我带着库洛洛和玛奇从五区到十三区所花的时间——那个时候可没像现在这样高速赶路。从燃烧之城出流星街也差不多只要一个月而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