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10)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10)

时间: 2013-01-24 21:09:06

  “不知为什么,见到这样的胤禩,额娘反而放心了。”
  胤禩微微一怔,垂下羽睫,而后轻轻地笑出声来。
  卫氏招着手让胤禩走近,从桌上拿起一只小巧的檀木盒,莞尔道:“八阿哥生辰,额娘有礼物要送与胤禩。”
  胤禩知晓一切,但依旧张着大大的笑脸凑近木盒,兴奋地看向卫氏:“额娘要送什么礼物?”
  “看你急的,”卫氏含笑微嗔,打开木盒,轻轻地拿出其中之物。
  
  细腻、温润、深邃的墨翠扳指。
  
  卫氏用细红绳将墨翠扳指穿起来,系在胤禩的脖颈上,轻柔地说道:“这是祖辈们留下来的墨翠扳指,额娘缘罪入辛者库,能送的东西全部散去了,唯独这只扳指留到了最后……八阿哥现在还带不上,但将来总有一天……”
  
  胤禩静静地听着,细细地摩挲着这深邃沉厚的墨翠扳指,就仿佛是触摸着前世的那只……那只记载了爱新觉罗·胤禩全部爱恨嗔痴、所有恩怨情仇的墨翠扳指……
  抬起脑袋凝视卫氏,胤禩抿唇而笑。
  
  天色昏黄不定,气候忽冷忽热。
  
  寅正,胤禩就带着高三变与佟皇贵妃所挑选的哈哈珠子早早地前往尚书房。
  
  前世,康熙即使偏爱太子,但也对其余皇子的教育十分关心,每日下朝必会来此检查功课。待到申时,康熙还会再次前来检查,甚至偶尔留下与儿子们一同练习骑射。
  此外,康熙还经常带着皇子们随驾出巡、行围狩猎、统兵祭祀……在实践中锻炼其才能。
  正因如此,皇子们到成年后,大都精通四书五经、文武双全,诗词书画各有造诣。
  也正因如此……都对那把位子动了心思……
  
  两世为人,胤禩看的透了,感慨的也多了。
  
  忽有白纱灯一盏入隆宗门。
  胤禩陡然发现自己想岔了神,远处的人已经走到了眼前。
  俊朗英挺、气宇不凡,乃是风华少年一人。
  
  胤禩深吸一口气,屈身请安:“胤禩给大哥请安。”
  胤禔见到胤禩,微微一愣,似乎须臾才想起今日八阿哥入尚书房的事,随后淡淡点头,语调平缓地回道:“八弟无须多礼。”
  最后错肩而过。
  
  胤禩站在原地顿了顿,等到胤禔的身影已消失于晨雾之中,才再次起步。
  
  尚书房前。
  乾清门左、三层、五楹,面北,陌生的建筑。
  见此,胤禩居然有种人是物非的奇妙感觉。
  胤禩的几个兄弟年龄相差颇大,即使同在尚书房读书,也是在不同的屋内接受教导。午后的骑射练习课程倒是所有皇子们一同参与的。然,现在胤禩年纪尚小,幼稚课简,午前即可退直回阿哥所。
  想到此,胤禩稍稍松了口气。
  
  “八弟。”
  那是一声轻轻的呼唤,胤禩闻言望去,晨间的薄雾里,胤禛等候在路边的身影朦胧模糊,远看竟像是将要化开了般……
  胤禛小跑着走来,径自牵起胤禩的手:“八弟来得晚了,四哥可等了好一会儿。”
  “四哥在此等着?”胤禩诧异地问。
  胤禛对着胤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眉眼弯弯,自豪地说道:“八弟第一次入尚书房,四哥给你引路。现在八弟年纪还小,是在最底层‘后天不老’上学,四哥在第二层‘中天景运’。”
  见胤禩面无表情,胤禛握住胤禩的手紧了紧,安慰似地笑着,声音也放得更柔更缓:“八弟莫要紧张,当初六弟入学,也是四哥领着的,一开始会有些不适应,但久了也就习惯了。”
  
  胤禩默然。
  前世对自己颇为照顾的胤禔眼里,胤禩已成为了路人一般的存在。
  前世将自己改名除籍的胤禛眼里,胤禩居然成了形如亲弟的存在。
  两世际遇,截然相反……
  恨者爱之,爱者漠之……
  隔着衣服暗自触碰着那只墨翠扳指,胤禩浅浅喘息。
  
  抬起头,胤禩对胤禛咧开一个温和的笑容。
  
  尚书房的生活对胤禩来说并无特色,今日须做的仅仅是认识尚书房总师傅与内外谙达,熟悉尚书房的环境,记忆一些胤禩早已烂熟于心的东西。
  
  这一日,胤禩过得很是恍惚,仿佛随着这只墨翠扳指的回归,前世的记忆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入,爱憎深刻,恩怨分明。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处于名利权势漩涡之中的这些皇子们……
  在最初的最初,那些美好纯白的记忆还能剩下多少?
  在最后的最后,还能有几位能真正含笑无憾地离开?
  或许,没有失去过一次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珍惜,如雍正帝、如廉亲王。
  
  只有同样经历两世的胤禩才能了解一二。
  那日,雍正翘课尚书房,于宫后苑枯坐一日的真正意义……
  
  杀死胤禛,成就雍正?
  保全所爱,舍弃皇位?
  二者选其一。
  
  这一世,经历多年的沉思,雍正已不愿再次追求那把椅子,争夺皇位就意味着杀死小胤禛,雍正不愿意。
  雍正终究是舍不得……
  
  胤禩垂眸凝思。
  雍正已作出了取舍,而自己却仍在进退之间。
  胤禩用力地甩甩脑袋,抛开这纷乱的思绪。
  
  时间过得极快,晌午转眼已到。
  
  胤禩极快地踏出尚书房,只想尽快逃离这片压抑的氛围。
  书房之外,一名高瘦的太监已经静候许久。
  胤禩微微皱眉,那是佟母妃的随侍之人。
  “八爷,十二爷……”
  
  胤禩眼神一凛,立刻疾步赶往景仁宫。
  
  景仁宫配殿空地。
  每每胤禩牵着小十二来到此处玩闹,继而进入井亭哄着小十二休息安眠。
  那是胤禩与胤裪整日嬉戏的一片小天地,那对胤裪来说,是今生所有的记忆所在。
  而现下,空地中的井亭之内,众多嬷嬷围着、惶恐着。胤禩慌张地跑去,甚至没有理会众人的请安,用力拨开嬷嬷,冲入井亭之内。
  “八爷,十二爷今早哺食过后,就要到这井亭之中……”
  小十二安静地坐在长椅上,乌溜的大眼满是通红的血色,柔嫩的小脸上纵横着无数的泪痕,此时此刻却没有哭,没有抽泣,只是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胤禩轻轻地走去,扯开一个温柔的笑容,生怕惊吓到宝宝丝毫。
  “奴婢们生怕十二爷得了风寒,想把十二爷抱回屋里,但奴婢一碰到十二爷,十二爷就哭闹不休。奴婢们没有办法……”
  胤禩无比轻柔地搂住小十二,继而紧紧地将他抱进怀里,仿佛再也不会松开。
  “然后十二爷就哭了好一会儿,随后就不哭了,但就是不让人……”
  
  “八……八哥……”
  
  一声沙哑幼嫩的呼唤打断了嬷嬷的话语,井亭四周倏地毫无声息。
  “嗯。”胤禩重重地应了一声,语调里是浓浓的鼻音,伸手轻轻地拍着小十二,如同过往的无数次一样,嘴里却是絮絮叨叨地叨唠着:“十二弟是在等着八哥吗?八哥只是出去一小会儿,很快就会回来的。小十二这样可不行……现在八哥可以疼着你护着你,但总有一天,小十二需要一个人度过,小十二可要早早独立起来,这样……这样八哥也好放心……”
  胤裪不知有没有听懂,只是将脑袋缩进了胤禩的怀里,接着缓慢地、轻声地呜咽起来。
  ……
  
  胤禩注视着嬷嬷们将睡着的胤裪抱进里屋,直到胤裪被安稳地放入锦被之中。
  
  小十二,你此生无依无靠,现下又懵懂无知,八哥可怎么放心……
  
  抹了抹眼角,胤禩陡然嘲讽地讥笑起来,年纪越来越大,这颗心反倒是越来越经不起折腾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吸一口气,胤禩才缓缓平复了心情。
  复又沉默地坐在这一方小小的井亭中,胤禩闭上双眼,享受着亭中温和欢愉的空气。
  
  “八爷。”
  胤禩缓缓睁开眼,那是一个陌生的太监。
  “太子殿下请您去毓庆宫一聚。”
  
  胤禩了然。
  那从小学习帝王之术的皇太子,怎么可能放任弟弟们集成一团,构成无可估量的威胁?
  而那中心之人……不正是这前世开始就结党营私的自己吗!
  谨慎与猜忌,都是上位者的本能!
  此次一去,只怕是要敲打一番。
  
  胤禩起身略微整理衣襟,随那太监而去。
  
  思绪烦乱……
  往事如烟、如尘、如年华捻落的蹉跎……
  到头来,皆是灰烬苍茫……
  
  蓦地,胤禩停下脚步,捂住肚子放肆地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雍正,或许你才是看得最开最透彻的那个人!
  
  名利权势,那种虚无缥缈的破落玩意儿,能算得上老几!!!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N想说,只有爱情、友情、亲情俱在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完整。
爱情并不是人唯一需要的,但爱情却是最复杂的付出,因为它需要回报,它需要忠|贞,它不可以辜负。
如果爱上胤禩的人太多,那么整篇小说必然伤人虐心,取舍两难,即使最后N&P了,胤禩对每个人的感情又该如何分配?每个人所得到的胤禩的感情都不是完整的,都存在缺陷。到最后,是否会有人悔恨曾经的抉择?
起码以N的功力,没有办法在这篇正剧之中完美得使众人和和美美地融入同一种爱情。
所以CP依旧是1V1,O(∩_∩)O哈哈~
而小十二自幼享尽八八的关爱,对八八的感情其实类似于对父爱的依恋,就像小朋友离不开爸妈,即使爸妈离开一小会儿,也会伤心哭泣一样。
每一篇文都应该蕴含一个中心思想。
N的这篇《皇城九族》的中心,不妨说成是“人性本善”。
无论是太子的乖戾反复、雍正的寡情冰凉、甚至是将来出现的反派的阴险狡诈,他们所表现出的这些外在都不是他们的本性,那只是被浮世挤压磨练出的一种“面具”。
佟皇贵妃、万琉哈氏策划谋害他人,是因为缺失永远无法得到的情感——爱情,所以将子嗣看得重比生命。因为儿女孝心是这后宫女人唯一的救赎。
而太子,除了康熙的父爱以及储君身份所带来的权威与重压,这孩子一无所有。“性好渔色,男女不拘”,这样疯狂的太子,究竟是在放肆的行为中渴望些什么?似乎就是以上位者的身份所永远求而不得的各种感情。
依旧是那句话,N不打算在文中出现完全狠毒注定炮灰的角色。N还是愿意相信,这世界上,存在毒辣狠绝的人类,但没有毫无人性的疯子!
自然,这一切都是N对古人的主观臆测,历史无法改变。
以数字为主角,正是因为从心底爱着他们!无论是崩坏的、阴狠的、温柔的、狡诈的、悲哀的数字,还是看似强势实则脆弱如普通人的数字,都是我无差别爱着的对象!
起码,N希望在小说中让这些有所缺失的皇城中人、这片被冰凉浓雾笼罩的水土享受一下难得的温暖阳光吧!
O(∩_∩)O~N又开始罗嗦了……
以上。
PS:八八之前对小十二说的“八哥可怎么放心”是因为当时八八还想着争权,所以担心小十二的安全。后来才彻底放弃了争权夺利!
PS:虽然这章没有出现老康,但下几章几乎都与老康有关!因为这几章要出场一些人,交代一些事,所以老康没能出场,但下几章都是老康与八八的感情发展!
最后:我真的是嫡亲的好妈啊啊啊啊!!!!!!!这文真的不虐啊不虐!!!太子都可以洗得白白嫩嫩,一切皆有可能啊啊啊!!!呜呜~~~~(>_<)~~~~偶是亲妈啊亲妈~~~~(>_<)~~~~


☆、假面之相会

  乾清宫。
  御案之上堆叠的奏章是永不可卸载的重担……
  前世在此耗干毕生精力的康熙微微叹息。
  
  薄暮冥冥,始终站在一旁的胤禔最后起身告退。
  康熙点头,准了。
  
  几年来,康熙总是把胤禔带在身边,时时提点敲打。这是对太子的告诫,更是对胤禔的磨练。
  前世的康熙重视儿子们的文学、才能、实干……却独独忽略了其心性。
  胤禔能力极佳,但那不该存在的妄想蒙蔽了他的双眼,最后竟是利令智昏收其场!
  望着现下胤禔逐渐沉稳挺拔的背影,康熙在欣慰之余,久久无法收回视线。
  这些个儿子们按着自己预定的轨迹茁壮成长,连前世早殇的胤祚也被救了回来,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
  
  康熙凝视着御案一角那本被掩盖在下的孝经。
  笔法简幼,但那封皮上的“孝经”二字却是入木三分,饱含着深邃刻骨的濡慕之情。
  康熙知道,那孩子对自己的情早已被折磨得千疮百孔,尽管现在示弱、相处、口口声声地喊着“皇阿玛”,都不过是时局所迫,为了得到舒适的生活罢了。
  康熙知道、康熙全都知道……
  每每见到胤禩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时,康熙都不由地震惊。
  康熙不敢相信,那样干净无暇的笑靥竟然是出自一个沉浮数载、历经磨难的皇家子嗣!
  太过美好的场景,康熙不能走近,更无法融入其中。
  因为如此美丽的笑容不是因为自己……从来都不是……
  可是康熙不甘心、康熙不愿意!
  哪怕是自欺欺人,康熙也要把这份依恋夺过来。
  孝经……康熙苦笑。
  
  先是掩耳盗铃……
  终是竹篮打水……
  
  忧思忐忑,永无尽头。
  
  第二个令康熙担忧不已的,恐怕就只有胤礽了。
  胤礽有一张完美的面具。喜怒哀乐,都藏在这张厚重的面具之下不露丝毫。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对胤礽深厚的父爱堵塞了康熙的眼耳,康熙无法判断,现在这个言行举止毫无破绽一如前世的太子是否会走入上辈子的老路……
  康熙更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承受住第三次废皇太子的痛苦!
  
  而目前,这世间能看透胤礽的,思来想去,竟只有那个让自己烦透了心的八儿子。
  胤禩揣度人心最是本事,倾倒异弟拥立,收服百官举荐,甚至前世太子爆发本性的导火线,正是胤禩亲自埋下,借胤禔之手点燃,终以成事。
  想来,那人前世对人心掌控唯一的失败,只有康熙而已。
  康熙浅浅蹙眉。
  但那孩子……
  
  忽有密报呈上——皇太子传皇八子入毓庆宫。
  
  “皇太子、皇八子……”
  康熙咀嚼着这六个字,久久沉思。
  
  毓庆宫正殿。
  
  皇太子坐于高位,服饰九蟒,东珠缀间,玉佩、彩绦、花金圆版,俱细无遗。
  其华贵雍容,威仪天成,使人无法直视。
  见胤礽穿得正式,胤禩也越发恭敬:“胤禩给太子殿下请安。”
  
  上面依旧毫无动静,胤禩也只能跪着。
  足足一刻,胤礽才缓缓开口,语调温和,听不出脾气:“八弟既入尚书房,也算是半个少年了,可喜可贺。然,皇家礼仪显我天朝威严,八弟千万不可疏忽,比如……”
  胤礽顿了顿,才道:“这请安礼,行打千仪之前必要笔挺立正才是。”
  胤禩暗自苦笑,两年前的事这人果然还是记住了。
  站起,立得正了,胤禩再次将左右袖口掸下,然后左脚前移半步下屈,右膝下跪:“胤禩给太子殿下请安。”
  胤礽浅浅莞尔,依然是淡然平和的口气:“不错,八弟果然聪慧。不过打千仪中,右手须得下垂,而头更是要足够的低,才行。”
  胤禩抿唇,第三次请安打千,将脑袋垂得更低:“胤禩给太子殿下请安。”
  
  眼前出现一双华贵锦靴,继而是一双盈白的手轻轻地将胤禩扶起,带着恰当的笑意:“自家兄弟,八弟何须三行礼,如此见外?”
  胤禩轻叹,前世今生,这人,依旧不改其脾性。
  
  过毓庆宫祥旭门,就见正殿惇本殿,乃是皇太子就寝之宫。
  胤禩跟在胤礽身后慢慢行走,些许感叹。皇太子身份高贵,享尽尊崇,想那皇贵妃寝宫不过二进院落,毓庆宫却是前后共四进。
  胤礽的性子,胤禩还算是知晓,表面上从容不迫,内里说不定万般思绪;看上去严肃威仪,实际上却总爱孩子气地折腾人。
  现在的皇太子……胤禩不过见了两面,还难以判断目前的皇太子是否已经开始崩坏,又或者是崩坏到了什么程度。前世的太子足足熬了三十几年才最终崩溃,想来这人应该不会太过脆弱才是……
  
  胤礽忽而顿住,胤禩亦随之停下。
  “八弟没有什么想说的?”胤礽突兀地问道。
  分明是你传我来这里的。
  胤禩不由在心里抱怨,接着对着胤礽绽出一个笑容,答道:“太子殿下是让胤禩来此游戏的吗?昨日太子殿下可是答应过的!”
  胤礽眉角微扬,笑道:“八弟想玩些什么?”
  “五子连珠之棋。”
  胤礽极少碰五子棋,那不过是孩童的简单游戏……
  但胤礽昨晚玩得最多的棋戏就是这五子之棋。几个孩子中,最大的胤禛不过九岁,看着几个弟弟因自己故意的让子而欣喜,随后又笨手笨脚地自行跳进陷阱,胤礽觉得十分有趣。
  凝视胤禩柔和的笑颜,胤礽莞尔颔首。
  
  侍从退下,胤礽本就不喜打扰。
  
  十九路棋盘,胤礽胤禩分别坐于案几两侧。
  胤礽颇有分度地摆手:“八弟年幼,本宫让你执黑子先行。”
  “太子殿下真的要让弟弟先行?毕竟,黑子必胜。”
  胤礽抬起头,感觉到眼前六岁的孩童的气势正在渐渐发生改变。敛神轻笑,胤礽抛开思绪,道:“自然。”
  
  战局很快便分。
  落子不过十数,白子已败。
  
  胤礽垂眸看向棋盘,辨不清喜怒。
  胤禩却依旧含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径自收拾了黑白之子,道:“原本就是对太子殿下不公,这一次,胤禩自行禁手,三三禁、四四禁、长连禁、四三三禁。”
  胤礽浅笑,算是应了。
  
  第二局一刻分晓。
  一如前局,皇太子再败。
  
  胤礽以手支头,静静思索。
  胤禩缓缓地收拾完棋局,才再次开口,嗓音纤细柔和:“太子殿下不熟五子,因此有所不知,即使禁手,只要以蒲月开局,依然是先行者必胜。”
  胤礽猝的朗然笑出声来,凝视胤禩,一字一顿道:“开第三局。”
  
  第三局下得极慢,二者都故意放慢了速度,在棋局之上相互较劲。
  许久,棋局之上黑白错落。
  胤礽下了两局,逐渐体会到了这看似简单实则繁复的五子棋的妙处。棋局之上,白子已渐渐显现出了优势。尽管如此,胤礽却放松丝毫,不知为何,胤礽总觉得如此局面是胤禩有心为之。
  
  五子连珠,黑子先行……
  胤礽一凛,眸子深邃了起来。
  
  “现下看来,黑子强势,然,白子后劲十足,大有得胜之像。”胤禩俯看棋局,似乎是对胤礽说,又似乎仅仅是自言自语,突然落下一子,平白断了黑子先机之利。
  胤礽微微蹙眉,胤禩的眸子深邃,仿佛有着无穷的深度,只见那六岁的孩童径自伸出一只幼嫩的小手,握住胤礽即将落子的右手,缓慢地移动到棋盘一处,那是胤礽原本决定落子的地方。
  “某些时候,优势可以将人推入无底的深渊,弟弟也是经历了很多事情才最终明白。”
  胤礽安静地倾听,那样的童音并不清朗,而是在纤细、清澈之中稍带沙哑,使得整个氛围都变得空灵起来。
  “现在黑子舍了优势,白子随即乘虚而入……二哥,你再仔细看看,现在的局势。”
  二哥……胤礽唇角放缓,自己听到过很多称呼,太子、皇太子、皇太子殿下……却惟独没有听到过现在这种叫法。胤礽浅吸一气,将目光放入棋局。白子胜利在即,其道路仅剩一条,而黑子……
  白子已剩一条胜路?!而黑子却是机遇极多,赢此局不难反易!!!
  
  “黑子将胜。”胤礽淡淡道。
  
  “不,并不一定。”胤禩含笑,手一扬,黑白子散乱,棋局狼藉。
  胤礽诧异地望向胤禩。
  “过于专注于眼前之人时,若有第三|者前来扰局……太子殿下,则黑白子皆一败涂地,满盘皆输!”
  
  久久不语。
  “确实如此,”胤礽凝视胤禩,眉间轻挑:“然后?”
  “然后?”胤禩无辜地对视胤礽,浅笑:“没了。”
  
  里屋渐渐沉静起来。
  
  蓦地,胤礽起身凑近。
  胤禩看到眼前陡然放大的俊颜,吓了一跳。
  胤礽皱着眉,沉声道:“这张笑脸果然还是……让人觉得分外讨厌。”
  随即,胤礽伸出双手猛地捏起胤禩两边白嫩柔滑的脸颊,用力地揉|弄起来。
  
  胤禩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明明什么都改变了!!
  
  怎么这皇太子前世今生如此孩子气地恶整自己的理由还是一成不变!!!
  怎么这皇太子上辈子这辈子屈尊降贵地亲自下手还是不知道个轻重!!!
  
  疼疼疼……胤禩咬牙,又不敢随心所欲地用力拍开在自己脸上肆虐的那双尊贵的手。
  
  好一会儿,胤礽似乎终于觉得满意了,笑着端详胤禩捂着红通通的脸蛋、眼泪汪汪、咬牙苦忍的模样,颇有成就感地点头赞道:
  “这样一来,本宫看着就顺眼多了。”
  
  胤礽敲击墙壁,贾应选应声而入。
  
  “八弟,”胤礽眉眼弯弯,对着胤禩轻声道:“你可知道这毓庆宫内布置极其讲究雅致,尤以后殿继德堂为最,朦胧真假、引人遐思,素有‘小迷宫’之称。”
  胤禩惘然,心下不解。
  “贾应选,”胤礽平淡地下令:“现下天色阴沉不定,传话回去,八弟今儿个就宿在这儿了……对了,就搬去继德堂东间,即刻准备。”
  继德堂……胤禩咀嚼着这三字,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
  
  胤礽走到凝神苦思的胤禩面前,指尖支着胤禩的下巴,挑起那颗正苦恼着的小脑袋,迫使胤禩直视自己,唇角的弧度倏地放大,压低嗓音笑道:“刚才那声喊得不错,再叫声‘二哥’听听。”
  胤禩暗自磨牙,即使知道胤礽在“好好太子”假面之下的真面目,被这么轻佻地说着,内心仍旧极其不甘。
  “嗯?”胤礽意味深长地瞥向胤禩红红肿肿的脸颊。
  胤禩嘴角颤了颤,咬牙切齿地回答:“二……哥……”
  胤礽皱眉,又重重地捏了一下胤禩的粉嫩的脸颊。
  “二~哥~~”胤禩紧紧捂着脸,表面甜甜、私里恨恨地喊了一声。
  
  胤礽目送胤禩走出里屋的背影,眸色瞬间深沉起来。
  
  黑子、白子……
  那占尽先机的黑子,不正是象征着自己这自幼受封的皇太子吗?
  而后来居上的白子,根本就是暗指目前越发得宠的皇长子胤禔。
  
  第一局。
  黑子——皇太子,储君之位在手,本该胜算在握。但在幼年之时,皇太子却完全轻敌,从未将皇长子放在眼里。
  胤礽败。
  
  第二局。
  黑子——皇太子少年之时即使受了限制,但仍应有必胜之力。可惜那时的皇太子只顾着与皇长子私下争锋相对,从未真正想过应对。
  胤礽再败。
  
  第三局。
  现在,皇长子荣获圣宠,明珠暗下相助,越发春风得意,而皇太子有索额图为后盾,先机依旧……那么,胤禩的话是什么意思?……限制索额图?
  
  最后。
  二者棋局之外,存在的第三人……
  谁?胤祉?胤禛?还是说,就是那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皇阿玛……
  
  胤礽蓦地笑出声来。
  日日戴在虚伪的面具,真是太烦太烦、太累太累!!!
  
  那人可真不像个孩子……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