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15)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15)

时间: 2013-01-24 21:09:06

  
  胤禛紧张地盯着八弟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
  
  你只要说一点点就行!
  不……
  甚至应一声……或者是点一下头,四哥就不问了……
  
  “四哥?”
  
  仅仅是一个颔首就可以……
  哪怕……
  哪怕就是摇头都行!
  
  只要不转移话题……
  四哥就当那事没发生过……四哥就忘了那件事!四哥就再也不提了!!
  
  “四哥莫不是病还没好?那么今晚可不能出去玩了……”
  
  八……八弟……
  
  胤禛猛地拉住胤禩的手,喘着粗气,浑身战栗不已:“四哥……四哥只是想知道真相!四哥不是不通理的人……你告诉四哥,四哥绝不怪你!”
  “四哥要求的不多!你只要点头或摇头,告诉四哥这事和你有没有关系就行!”
  
  “……四哥?怎的说胡话了?弟弟这就差人传太医来!”
  
  胤禛只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呼吸,心口被人用刀砍了一下又一下,疼得不能承受……倏地甩开胤禩的手,胤禛转身,蓦地,泪水翻涌不息,却怎么也停不了。
  胤禛咬牙,闷头跑出行宫,骑上奔宵冲进茫茫草原。
  
  风如刀,刀在割。
  胤禛策马奔腾,直到被风给刮地生疼。
  
  这颗心既然已经裂开了,倒不如干脆让风给割零碎来得痛快!
  
  不知是过了多久,胤禛慢慢停下,翻身下马。见满地的野草,胤禛低吼一声,俯身,下了狠劲儿一株株地拔起。
  多么剧烈的折腾,都能复苏的野草!爷倒要看看,就这样,野草还能怎么复活!
  
  “四哥。”
  
  胤禛恨然,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能想着他!
  四哥对你不好吗?四哥不够疼你吗?四哥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四哥,怒极伤身。”
  
  胤禛诧异地呆视那只拦住自己的小手,呼吸声渐重,眼眶也酸涩得无法忍耐……
  
  “四哥想问什么就问吧。”
  
  胤禛看眼前的胤禩轻喘薄汗,只觉满脑子浆糊,下意识地开口。
  “我为什么会失忆。”
  “四哥的身子里,存在另一缕魂魄。”
  “之前为何不说?”
  “帐外有人。”
  
  一阵沉默。
  
  “你……你是谁?”
  “爱新觉罗·胤禩,是四哥的八弟。”
  
  胤禛猛地抬头,直直地看向胤禩,泪珠大颗大颗地往下落。倏地转身,胤禛用力地抹掉脸上的泪。
  在八弟面前怎么能哭呢?自己哪里还有做哥哥的样子了?!
  胤禛好不容易止住哭,眨着通红的眼睛看着胤禩,轻声问:“那……八弟知不知道,在我身子里的是谁?”
  胤禩未答。
  “不说这事了,咱们回去吧!”胤禛拍拍身上的灰尘,犹豫了片刻,还是主动拉起了胤禩的手。
  八弟的手心……依旧有着那令人舒心的暖意。
  
  “那人的事必须那人决定。但,四哥若信得过弟弟,弟弟倒是可以代为传言。”
  
  胤禛没有回头,只是牵着胤禩一步一步稳健地向马匹走去。
  
  “四哥信你。”
  
  庆功宴很快结束,王公大臣、八旗精兵,浩浩荡荡地来,浩浩荡荡地去。
  回到乾西五所的胤禛很是不安,踌躇了许久才再次开口:“就快酉初了,我不用做些什么吗?”
  胤禩摇头,带着令人安心的笑容,道:“弟弟会为你转告的,弟弟也备好了笔墨,那人若是愿意,必会动笔、表明自己身份。”
  “嗯。”胤禛点头,坐在高低炕上,逐渐睡意朦胧。
  
  胤禩同坐一旁,静静地注视胤禛。
  不过片刻,雍正倏地睁开眼,旦见身旁的胤禩,就一声不吭地右拳招呼过去。
  ……
  胤禩轻咳一声,不在意地抹去嘴角的血迹,淡然道:“果然这一拳不下手,雍正皇帝便不甘心吗?”
  “只为了看他能做到什么地步,你居然狠心至此!!!”
  “哈哈哈……”胤禩蓦地狂笑出声:“不然怎么对得起君父所言‘奸柔成性’,皇兄所评‘心术险诈’!!!”
  “混账!”雍正暴怒而起,举起右手又要动手。
  胤禩一个闪身,右脚踹出,将怒不可遏、几乎失去理智的雍正撂倒在地。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胤禩全失仪态,愤然咆哮:“爷不想再伤!爷再也伤不起了!明明是将我改名除籍的敌人!却偏偏跑进了我那颗早就破烂不堪的真心!爷承受不起他的背离!爷担不起那种痛!若他要做我的敌人,那就早早在我能承受的时候离开!!!”
  
  “即使动手,也只有他有资格!”胤禩咬牙,摔门而出:“桌上有纸笔,你自己决定!”
  
  胤禛睁开眼,内室里看不见胤禩的身影,急匆匆地跑到外屋,才见到那人坐在台阶上的背影。失落的、萧寂的背影……
  听到了脚步声,胤禩深吸了口气,缓缓起身,看向胤禛,展颜、微笑。
  “八弟,”胤禛一路小跑而去,拿出宣纸:“那人什么也没写!”
  胤禩稍稍诧异,默然良久,忽地开口:“四哥,失忆之事……却没有向任何人提起。”
  胤禛径自坐在胤禩身旁,轻声道:“八弟做的隐蔽,想来是无法启齿之事。四哥怎会让八弟陷入困境……八弟?”
  胤禛不解地看着胤禩双手捂脸埋入膝上,一动不动。
  渐渐地、悄悄地,哽咽声断断续续……
  “八弟?”胤禛小心地上前,学着之前胤禩所做,轻轻地拍抚那不住颤动的背脊:“莫哭。四哥总是站在你这边!”
  “四哥……”
  胤禛抱住那纤细的身子,将胤禩搂在怀里:“四哥在。”
  “对不起……”
  
  此刻铭记、不忘、悠远漫长……
  如佛语,兆载永劫……
  
  后来,胤禛曾纠结着询问:“八弟……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胤禩思考良久,浅浅莞尔:“对四哥来说……”
  
  “对四哥来说,是好人。舍不得四哥受苦就自己担着,知道四哥受了委屈会出手报复,疼着四哥、护着四哥,而且……永远不会背叛四哥。”
  
  
作者有话要说:O(∩_∩)O哈哈~
小小四第一个得到了八八的真心,是毫无芥蒂的兄弟之情。
PS:厚厚的4千字!请大家把它当做双更~~~(*^__^*) 嘻嘻……


☆、一岁一枯荣(一)

  腊月,年关将至,宫内也越发忙碌喜庆起来。
  康熙开笔书福,赐福苍生。钦天监择吉日行封印之礼,交泰殿内供案摆酒、点烛,官员捧宝印以封贮。坤宁宫内行祭灶神之礼,设案、奉神、备香烛,摆供品。
  正月初一,康熙子时沐浴更衣、拈香行礼。贺岁大典完毕,乘舆回到乾清宫,登上宝座。皇贵妃领众妃六肃三跪三拜。皇子于殿外丹陛上行三跪九叩礼,各宫首领太监也在东西丹墀下随礼。
  朝朝岁岁,无所更改,胤禩,无所期待。
  
  贺岁之夜,是家宴,也是御筵。
  胤禩遥望宝座之上的康熙,而立之年、年富力强、却有着难以掩饰的疲累。来回近百年的沧桑,帝王之威仪更甚以往,可那往日的雄心风采到底遗失在了何方?
  是曾经不经意间遗忘?亦或现在根本不愿忆起?
  胤禩浅浅嗤笑。
  
  年纪稍长的皇子日渐稳重,几个小的却是四处讨赏,然后揣着压岁钱,乐得合不拢嘴。胤禟胤誐喜滋滋地捣鼓好了大把的赏赐,才相伴到乾西五所,与哥哥一起闹新年。
  同样的朱纬熏貂袄子,两个走在一起的娃娃就像是送财童子一般。
  
  胤裪早早来到了四所,刚刚断奶的胤裪已经有了自己的谙达,身上的奶香却是迟迟不散,两年来被各种良方好生地补着,胤裪总算白嫩了些,虽然大小病不断,可总能有惊无险。
  胤裪咯咯地欢笑,不如胤禟胤誐圆润活泼,但也煞是可爱逗人。
  
  “胤裪给九哥请安,给十哥请安。”
  
  胤禟胤誐刚踏入四所,就听到了这奶声奶气的呼唤。
  小十二站在院子中央,眨着大眼,身子微微屈起,忘了掸袖,更忘了屈左脚,这么不伦不类的请安倒是把胤禟给逗乐了。
  胤禟摸摸小十二的脑袋,浅笑:“十二弟真乖,九哥也送你个大红包。”轻拍双手,屋外的何玉柱就捧着阗子白玉麒麟祥瑞手炉缓缓上前。
  胤誐诧异地瞪大眼睛,赶紧把胤禟拉到角落,压低嗓子轻声地问:“还要送东西的吗?”
  胤禟似乎早就料到,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两圈,唇角一扬,笑道:“那是自然,十弟你不会什么都没带吧?”
  胤誐抿唇,悄悄道:“九哥你还有东西不?借一样给弟弟。”
  “自家兄弟,当然可以!”胤禟点头,忽又莞尔,附耳道:“拿你那镂金嵌宝石金螺来换。”
  胤誐苦哈哈着一张脸,低头绞了好一会儿的手指,再看小十二眸子里的期待目光……若是拿不出东西,自己这哥哥的面子可不就丢尽了?
  咬牙,胤誐才不甘心地点点脑袋。
  
  胤禟再拍一下,另一个内侍也应声而入。
  “十二弟,九哥十哥送你阗子白玉麒麟祥瑞手炉、全棕泥金四季花卉折扇。愿你全年福乐,冬夏无忧!”
  
  小十二左看看、右看看,两眼像放出了光似的。
  胤誐扑哧一笑,气氛倏地欢腾起来。
  
  胤禛胤禩坐在一旁,笑看玩得不亦乐的三人。
  小十二一身大红色绸缎,被围住中间,倒像是吉祥物似的可人。
  
  “太子殿下驾到。”
  
  胤礽一身常服翩翩而至、春风满面。
  胤禛胤禩胤禟胤誐见之,立即左脚前移下屈打千。
  胤礽环视四周,见到胤裪,施施上前,笑道:“小十二,二哥明明听说你已经开始学习礼仪了,怎么连请安都不会?”
  小十二水汪汪的眸子颤了下,转头寻找着自己的八哥。
  “小十二莫不是忘了二哥?”胤礽微微皱眉。
  “二哥……”伸手讨好似地扯着胤礽的袖子,小十二紧张地脱口而出:“二哥……二哥给胤裪请安!”
  ……
  
  胤礽含笑凝视胤禩,胤禩专注地看着胤禛,胤禛蹙眉端详胤礽,胤禟胤誐相视一眼,偷偷地溜进了屋里,熟练地翻出玩具,乐颠颠地对峙起来。
  
  元旦之夜,喜气洋洋。
  
  时至深夜,大家满意而归,仅剩下胤禛与胤禩。胤禛咧嘴一笑,径自爬上了炕:“八弟,今晚让四哥宿下吧。”
  胤禩含笑应下。
  
  苏培盛恭敬地捧上一只福字描金漆点心盒,随即退下。胤禩稍许诧异,一同上了炕,问:“点心,这个时辰?”
  “八弟,四哥觉得,那人活在夜里,又不愿见人,但也是需要贺岁之乐的,”胤禛将点心盒放到胤禩手里,接着道:“四哥琢磨着,那些名贵的玩意儿,摸着也没意思,所以送些点心,让他也尝尝新春的味道。”
  胤禩缓缓摩挲盒子边缘,嫣然,点头。
  
  子正时分,雍正方醒。
  漆金盒盖之下,粉枣、橙糕、玉露霜、梳儿印、酥黄独、松子海啰擀。清甜香气四方弥散,精巧而美极。
  雍正轻轻拿起一块玉露霜,细细咀嚼,酥软丝滑,薄荷清香涌入口中、泛上胸腔、淌进心窝。雍正一夜未语,仅是仔细地品尝糕点,直至鸡鸣破晓、曙光入薄晨……
  
  胤禩安静地对视。
  
  即使抛却浮生种种,这人,却终究无法拈花一笑、云淡风轻。
  时光流逝、悄无声息,不经意间,这人……已然承受了多少?胤禩不知。胤禩只知道,经年累月的痛与早就不属于自己的甜,已经划伤了那颗半百雄魂,破碎了那份青云之志,使那曾经铁血绝情,杀伐决断的一代帝王长久凝噎。
  为……一份新春的味道……
  
  元月喜庆之气浓郁不散。
  初九,小十四在无比的期待之中,呱呱坠地。
  
  方到三朝,胤禛胤祚胤禩便早早地带着各自准备的贺礼,前去看望。宝宝的皮肤还有些皱,全身都是粉红色,身体像圆筒似的,四肢又短又小,张着嘴便甜蜜地呼呼睡去。
  
  过百日关,上赐名胤祯。
  胤禛乐呵呵地逗弄着已经长得白白嫩嫩的大胖小子胤祯。同样的音调,就仿若是同样的名字、相连的生命、不离的一生。胤禛轻轻地抚弄胤祯,胤祯粲然而笑。
  
  流水落花春去,光阴似水长流。
  
  胤禛十岁之生辰,宫里小小地庆贺了一番,宴会完毕,胤禛便匆匆地赶回乾西五所,推开门扉,嬉笑欢乐之声扑面而至。
  胤禟胤誐胤裪嬉笑打闹,追逐玩耍,见到胤禛时,才草草行礼,然后拉着胤禛加入。胤禛左顾右盼,却没有发现胤禩的身影。
  
  戌正已过,胤禟不时地探出脑袋,张望大敞着的门。
  散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正玩闹的三人蓦地停下站起。胤禩巧笑而来,右手却牵着一个三人从未见过的奶娃娃。
  粉雕玉琢的娃娃小步小步地走进,眸子里闪着水润的光芒。
  胤禩一一指点:“十三弟,这是九哥、十哥、十二哥,还有……四哥。”
  “九哥、十哥、十二哥、四哥。”胤祥糯糯地开口,声音绵软甜滑。
  胤禟胤誐两人素来外向,很快就与胤祥熟络起来,一时,欢声笑语不断、不息……
  
  临别,胤祥径自小跑到了胤禛身前,低下头在身上四处寻找了好一会儿,却依旧两手空空,胤祥嘟着嘴,蓦地,胤祥一眨眼睛,垂下脑袋,将脖子上的长命锁缓缓拿下,递给胤禛,明亮的双瞳泛着纯净的笑意,脆生生的开口:“四哥,十三弟为你贺生辰!”
  
  胤禛微微一愣。
  
  长命锁,百日戴上、成年拿下,辟灾去邪、除病赐福、锁住生命。
  
  “咦?”胤禛诧异地触碰脸颊,是濡湿的。胤禛莫名,用力地抹了又抹,泪水却顿时泛滥起来,流淌不止,又抑制不住。
  
  泪是属于胤禛的,它从胤禛的眼眶滴落,打湿胤禛的脸庞。
  泪又不是属于胤禛的,胤禛停不了,止不住,藏不掉,更逃不走。
  泪,属于那学不会清风一笑、掩不去满手血腥的冷面阎罗。
  
  胤祥吓了一跳,伸出的手微微犹豫,却始终没有缩回。
  胤禛缓缓摘下自己脖颈上了长命锁,轻轻地给胤祥戴上,再接过胤祥的长命锁,挂在自己的胸前。
  不知为什么,胤禛想要这么做,只知道,若是不这么做,自己将会后悔,后悔一辈子……
  
  岁月是沙,轻易消失无踪。
  又是春节,却无处可见喜庆的红色。
  
  太皇太后崩,葬孝陵之南,曰昭西陵。谥曰孝庄仁宣诚宪恭懿翊天启圣文皇后。
  
  胤禩默然,康熙费尽心力,用竭灵药,也仅仅是将太皇太后驾鹤仙去的日子挪后一年罢了。人定胜天,改得了命,却挽不回逝去的魂灵。
  
  尖细的嗓音耳边回荡。
  “八爷,皇上传您去乾清宫。”
  
  胤禩凝神,草草整理完毕仪容,便随梁九功而去。
  
  空荡乾清宫内,康熙一身苍白素服,胡子拉碴,精神全无,双手颤抖着抚额,背也些许佝偻,仿佛一日之间苍老到了前世死亡前的瞬间。
  听到脚步声,康熙才僵硬地一颤,面上的泪痕不多,却从未干涸。
  “胤禩,你说……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胤禩走到康熙面前,缓缓道:“重生……就意味着,死第二次。”
  
  康熙猛地抬头,一股浊气噎在咽喉,窒息难忍,大口喘息,康熙强行呼气,陡然间眼睛一闭,仰首狂笑起来。
  “胤禩!你说的不错!重生又怎样?!俱是活来又死去!”
  
  康熙倏地站起,走到胤禩身前,沉声道:“既是俱死,倒不如扫尽前世之痛!你说的对!朕老了!可朕不服!!!”
  
  “朕要改尽前世!诸子夺嫡、征噶尔丹……还有你!无论前世今生,你都必须陪着朕身边!这就是命!爱新觉罗·胤禩!!!”
  
  
作者有话要说:PS:八爷不会因为小小四而产生改变。
而,小小四改变的,从来都不是八爷,而是雍正啊!
雍正是与小四、康熙同等地位的主角。即使他并不经常出场。
PS:康熙最后的话,是找回曾经的雄心与气魄的开端。饱经沧桑的康熙,所缺失最重要的,不是亲情,而是一颗年轻的心。
PS:其实……小十二虽然表面上是粉嫩嫩的小白包子,事实上……已经被他八哥给养成芝麻包了……
PS:谢谢woshi000new君,本章关于雍正借鉴了woshi000new写给我的长评《前世今生天家血,循环往复骨肉情》中的语句。
PS:这两章,八八会长大哦~~O(∩_∩)O哈哈~这两章是过度章~~


☆、一岁一枯荣(二)

  康熙执笔埋首。
  同在紫禁城乾清宫东暖阁,默写前世的长篇谕旨。
  那是前世,康熙五十六年,康熙向诸皇子、王公大臣宣读的二千七百字谕旨,是抱死之心所书,是对一生功成罪过的总结,近乎遗诏。
  
  谕旨成,康熙撤走黑墨、复拿起朱笔。
  自评自批。
  
  朱批散落,康熙拿起蚕丝绫锦织,细品片刻,方才交给身旁的胤禩。
  
  胤禩捧谕阅览,许久,缓缓道:“尚可。”
  
  康熙拧眉,拿回诏书,越发仔细地审视起来,再提朱笔,伏案批示。
  朱批错落,康熙浅浅颔首,复查两遍,继而递给胤禩。
  
  胤禩平静地接过,扫视绫锦,合上,交回,道:“差强人意。”
  
  康熙双目圆睁,看向胤禩,轻哼一声,接着攒额蹙眉端详谕旨,第三次执朱笔,埋首而书。
  朱批纵横,康熙沉着脸,拿给胤禩。
  
  胤禩眯着眼睛,须臾,淡淡道:“皇阿玛可以写得更详细些。”
  
  “你……”康熙猛地站起,顿足,深深地呼吸,才扯过绫锦,咬牙道:“你阿玛都把自己批驳成了这样,你还不满意?”
  坐回御座,康熙恨然嘀咕了一声“不孝子”,才继续俯身,颦眉考度,缓缓地,第四次握朱笔、书朱批。
  
  一夜,灯未熄。
  
  渐渐地,不仅年长的皇子开始成熟,连年纪小的几个也长大了。
  
  胤禟胤誐将近六岁,正是入尚书房的年纪。
  康熙知两人年龄相近,自幼相伴,特地下旨,在胤禟胤誐两人的六岁生辰之间挑了个日子,令两人一同入学。
  
  胤禟嘟着嘴,自己早早准备好东西,就等着搬入阿哥所,进尚书房,与八哥相乐,现在偏被那憨胖弟弟给生生拖后了一个月!
  胤誐抽着噎,自己早早制定好计划,要在入书房之前毫无顾忌、狠狠玩它几个月,现在竟让那坏心九哥给生生挪前了一个月!
  
  胤禟胤誐瞠目对视,相看两厌,低吼一声,扑身而上,手脚并用地扭打在了一起。
  
  胤禟胤誐入五所。
  不久,小十一入头所、小十二入二所、小十三入三所、小十四入四所。
  尚书房里走了几人,却来了更多。
  
  风过无痕,时光却会留下刻印,永久……
  
  那一年,冬。
  见尚书房内,胤禟胤誐空空的座位,胤禩略感不祥,前世早年的事,自己记不清晰,却也知道两人虽顽皮,但从未如此大胆地翘课。
  
  胤誐不顾一切地跑回承乾宫,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如当年。
  摔东西、砸器具,将所有走进来的太监全部赶走,然后,撒泼耍赖、痛哭流涕。
  胤誐用力地揉着泪汪汪的眼睛,探着脑袋,向门外不住地张望。
  真的……真的再没有额娘前来安慰了……
  再也没有了……
  
  胤誐呜咽着,嘴一咧,放声嚎啕。
  眼前黑影朦胧,胤誐下意识地抓起手边的瓷器就要扔去。
  
  “怎么?对你九哥也敢动手了?”
  
  胤誐抽抽搭搭,身子一转,不理胤禟。
  “还不快起来!”胤禟紧皱着眉:“大冬天的,要是你也病了怎么办?!”
  
  胤誐将头埋进膝盖,缩成一团,抽噎道:“不想动。不想让太监碰。”
  手心一热,胤誐泪眼摩挲地抬头,只见胤禟拉起自己的手,背对着自己半蹲,又感觉身子一轻,胤誐赶紧搂着胤禟的脖子,双腿也很快地环紧了。
  胤禟吃力地背起胤誐,眉头也拧成了小山,小声地咕哝:“你动作倒是利索……”
  
  胤誐把头埋进胤禟颈窝,抽了一声,轻声问:“去哪儿?”
  “九哥不会说话。”胤禟握紧胤誐的小腿肚,待背稳了,才一步步向外走去:“所以……一起找咱八哥去。八哥疼咱们!”
  
  胤誐听了,用力地点点脑袋:“嗯!八哥疼咱们!”
  胤誐用右手狠狠地抹掉脸上的鼻涕眼泪,接着在胤禟的衣服上使劲儿地擦干净了,才继续伸手环抱了胤禟的脖子。
  胤禟瞪了眼自己污脏的前襟,咬牙,一声不吭地前进。
  
  胤誐一路满声的哭腔,絮絮叨叨地泣诉着。
  “额娘还总说我长得虎头虎脑……明明额娘自己才长得像包子……”
  “额娘不准我吃糖……规矩错了还会打我手心……”
  “但我想要额娘……想要想要!”
  “明明额娘昨天还好好的!还笑着骂我蠢来着……”
  “今天就……”
  
  刚出景和门,胤禟已然气喘吁吁,粗声粗气地呢喃:“你怎么就这么重。”
  胤誐吸了吸鼻子,仰头高声道:“额娘说,白白胖胖才好看!”
  “可你今天却不吃早膳!”胤禟闷声骂道。
  胤誐捂紧自己的九哥,嘴角一颤一颤。
  
  好一会儿,胤誐凝噎着,伸手要给胤禟抹汗。
  “别动!”胤禟嫌弃地拧眉:“你那手刚擦过鼻涕!!”
  胤誐嘴一瘪,再看胤禟汗流满面的模样,小声问:“九哥,你累吗?”
  胤禟浅哼:“要不你给爷下来!”
  胤誐连忙往上蹭了蹭,搂牢了,嘟着嘴大声道:“不下来!”
  低下头,胤禟紧紧地抿着唇,轻声道:“那就给你九哥闭嘴……”
  
  胤禩听闻温僖贵妃昨夜梦里卒了,去的突然,让所有人措手不及。胤禩寻着由头出尚书房,刚到百子门,就见那相互依叠的两人。
  湿嗒嗒的胤誐,与黏糊糊的胤禟。
  
  “八哥!”随着呼唤声的,是两种暖暖的体温。
  
  长大,意味着担待;担待,意味着痛……
  
  胤禛童年的愉快,有亲母的疼宠,更有康熙有意无意的放纵。
  胤禩不认为这是好事,这只会造成将来越发的苦。
  
  年近开府,康熙派胤禛去户部领了个差事,是学习,也是考察。
  胤禛满心期翼,热切而去,失意而归。
  
  错错错!这么多用心学来的诗书,就像是一纸无用白文!
  一个月来,接连地犯错,摔了折子、熬着批语。
  
  那一夜,胤禛此生第一次酗酒、酗烈酒。
  将前来劝慰的奴才全部轰走,胤禛径自捧着酒坛子躺在炕上豪饮。喝完了摔坛子、摔完了再接着喝。直到汗如雨下、双颊通红后,胤禛又醉醺醺地捏着文书研读。
  满室狼藉、左手抱酒、右手捧书,一睡到天明。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