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4)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4)

时间: 2013-01-24 21:09:06

  蓦地感觉下|身没有一点湿润燥热的感觉,老康颤巍巍地睁开眼。朕一定没有尿床!朕一定没有尿床!!刚才的感觉应该是错觉!不!是绝对是错觉啊错觉!!!
  
  N:老康,乃要亲身体会现代的高科技,必然是应该从这尿不湿开始!所谓,成长第一步,旁氏纸尿裤!!!
  
  “康康。”
  老康努力地把他那满是小嫩肉的眉毛皱成小山。
  那毫无廉耻的女人怎么看起来像是在叫自己???
  老康思索,骤然发现这个没咋长头发的小脑袋里居然有记忆剩余!老康凝神搜索啊搜索,终于找到了!老康兴奋了!!!
  这脑袋里唯一的记忆是……
  
  ——我,姓康、名康,全称康康!
  
  老康头一歪,全身抽搐。
  老天爷,你还敢不敢让朕更苦逼!!!还敢不敢让朕更苦逼!!!你丫还敢不敢!!!
  
  N:老康同志,乃要坚信,我敢!我真敢!!!
  
  那女人抱起老康,扫视了一番,十分不满地抱怨:“真是的,尿床也就算了!怎么还尿得到处都是!”
  屁!那是刚才那个混蛋自己扯了裤子非要尿在朕的边上!!!
  女人脸色嫌弃。
  尼妹的!朕这九五之尊就算真尿了又怎样??怎样?!!……朕是无辜的!!!朕真的是受人陷害啊啊啊!!!
  
  女人把老康抱了出去,一路上嘴里嘀嘀咕咕不停。
  “康康,你的运气不错,刚进咱孤儿院就被人领养了。”
  领养?老康瞪着眼。什么领养?
  女人一脸陶醉的表情,自言自语:“话说你那养父……真是英俊温柔、人见人爱、钻石王老五,抢手货一只啊!”
  老康暗自磨唇……N:啥?没“磨唇”这个词?这不是还没长牙吗……什么养父,还有一堆稀奇古怪的形容!哼!朕敢打赌,那人绝对是上下三代之匪类!!!
  
  女人阴笑。
  老康瑟缩。
  女人两只咸猪手齐上阵,瞬间将老康剥得光光,继而女人两眼放出狼光,极其猥琐地开始上下其手。
  老康立时眼神涣散、口吐白沫、心肌梗塞而亡……
  N:矮油,真是不好意思啦,虐老康什么的太带感了,一时手抽吖……偶立马重来……
  
  换好尿不湿,老康终于被抱了出去。
  突然,女人停下,老康奇怪地睁开双眼。
  “康康啊,”女人抱着老康面向前面的年轻男子,笑着说:“这就是你的养父。”
  
  老康瞪大了圆溜乌黑的大眼睛。
  那年轻男人笑颜如春风拂面,眼眸清澈,却也含有那一丝丝几乎不可察觉的狡黠。
  
  女人笑着解释:“姓八名爷。八爷先生。康康,以后你可要叫他爸爸哦!”
  
  尼妹的!神马叫他爸爸!!!前世明明是他叫我爹地啊啊啊啊!!!!!!
  
  女人蓦然挺直腰板,庄严而神圣地问道: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八爷先生,你愿意收养康康为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永远爱着康康、珍惜康康,对康康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
  
  八爷郑重地点头:“我愿意。”
  
  女人又转向老康,继续庄严而神圣地问道: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康康,你愿意成为八爷先生的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永远爱着八爷、珍惜八爷,对八爷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
  
  啊??( ⊙ o ⊙)啊!
  老康那还没咋长毛的小型脑袋当机了一秒钟。
  
  “嗯,”女人点点头,对八爷回复道:“他同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朕头发丝都没动一根啊啊啊!!!
  尼妹的同意啊啊啊!!!你才同意!!!你全家同意啊啊啊!!!
  
  老康正兀自悲催的时候,身体已经被转了手。
  “我们回家吧,康康!”八爷笑容满面地抱着老康。
  老康一时不察,突然觉得脸颊温热。
  
  一秒、二秒、三秒……
  老康终于回味过来了。
  
  八爷居然啵了他!!!
  
  丫的想他千古难见的一代明君,居然被啵了!!!!丫的他居然被自己的八儿子狠狠地给啵了!!!!
  
  N:黄牌警告一张。老康同志,这辈子,你才是八爷的儿子,请尽快纠正自己的口误!
  
  八爷将康康抱得更紧了,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
  
  这辈子,你终于落到我手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恶搞小番外,请一定、一定不要把它与历史人物联系起来!!!
而且用的人名全是“老康”“八爷”,表示全然、彻底与历史人物无关啊无关!!!
这是恶搞啊恶搞,崩坏啊崩坏,无逻辑啊无逻辑!!!!
亲们请当做是同名同姓吧!!!~~~~O(∩_∩)O哈哈~
唉,深夜突然脑抽,灵感就上来了。一时手抽,就码了这章上来了······
PS:“朕敢打赌,那人绝对是上下三代之匪类!!!”老康啊老康,乃把前世的自己和这一世的自己都给骂进去了~~~飘走~~~
PS:感谢aa君的意见~~乃推荐的最后一句甚萌啊~~~


☆、鹊笑与鸠舞

  湖笔徽墨宣纸端砚。
  康熙亲自将精美华贵的文房四宝放入锦盒,随后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内务府营造司来报,受命修造的尚书房已基本竣工。
  康熙凝神,上一世,皇子分居而学,彼此之间感情寡薄淡漠,相互竞争使绊子毫不留情。结果……监禁终身的郁郁而终、打击受制的含恨而死……细想来,最终颐养天年的儿子仅仅是极少极少。
  康熙魂游十几年,思索解决之法,感觉雍正年间建造的尚书房实为一则良方,增加皇子们相处的机会,以便培养兄弟之情。
  康熙闭上双眸,重活一世,朕,一定要避免诸子夺嫡的惨剧!
  
  略感疲惫……
  
  再加上……雅克萨城的战事已近。受沙俄侵占,雅克萨从顺治七年起就大小冲突不断,现下终于到了必须开战的地步。上辈子沙俄一败之后仍卷土重来,这一世必要一战定局,省的劳民伤财。
  康熙伸手用力地揉了揉发酸的额角,转身走进众臣密谈的小室。
  
  胤禩坐于窗前,凝神细思。
  
  那人是否与自己同为重生之人?
  真要避祸,解决之法不下百种,何必受寒生病弄得人尽皆知?
  如若康熙没有重生,用此法倒也无妨。
  可偏偏康熙知晓未来一切,知晓胤禛前世登基为帝!
  上辈子,胤禛在太子二废之前都没有夺嫡野心,也无甚威望,所以康熙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胤禛放心。
  但康熙若知道胤禛乃是重生,则必然猜忌!
  内敛谨慎如胤禛,怎么可能用如此拙劣的手段引起康熙怀疑?
  ……
  但,胤禛又怎会无故生病?
  
  “八爷。”
  高三变的声音打断了胤禩的沉思。
  胤禩循声看去,高三变身后的那名清秀太监白皙瘦长,低垂着脑袋,看起来颇为腼腆拘谨。
  “奴才给主子请安。”
  胤禩浅笑道:“以后你就跟着爷了。”
  “是。”高明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起吧。高三变,准备一下。爷要去探望四哥。”胤禩起身,回首看了眼恭敬地站在一边的高明,接着道:“高明也跟着吧。”
  
  胤禩喝了预防风寒的汤药后才赶去乾西五所探望胤禛。
  
  人未见而声先闻。
  室内隐隐传来胤禛爽朗的笑声,那是少年特有的清澈嗓音,既有女子般的清悦,又含着男子的沉锐,好不悦耳动听。
  胤禩从未见过如此的胤禛,在愕然的同时不免好奇。
  
  屋内还有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男童。
  秀白的脸庞,灵动的大眼,只是身子骨看上去略显孱弱幼小。
  胤禩猜着,这应该就是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胤禩都未曾见过的六阿哥胤祚。
  孩童易病,所以胤祚与胤禛之间有屏风相隔。
  但,面不相见丝毫没有影响两人的兴致,胤祚整个身体伏在屏风上天南地北地问这问那。胤禛也颇有哥哥做派,知无不言,一一解答,细腻又不失童趣,好不愉悦。一时间,小屋内欢声笑语连连不断。
  
  这样的胤禛……
  在胤禩的印象里,胤禛初遇小十三时已足够隐忍内敛,后来即使已经将小十三疼到骨子里去了,私下里护得实打实,面上却丝毫不显。
  不苟言笑、寡言少语,几乎每个见过胤禛的人都如此认为。
  但是现下的胤禛……
  胤禩缓缓呼出口气,轻轻地走出卧房。
  
  “八爷?”高三变略微诧异,主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回去吧。”胤禩淡然吩咐。
  
  雅克萨战事密谈告一段落。
  康熙坐在小佛堂内休憩许久,手里则拿着另一只锦盒。
  
  那是裕亲王福全此次进宫顺便带来的。
  盒内笔墨纸砚并非多么名贵之物,却是个个精巧。笔与砚都比平常的笔砚小了许多,想来是专为幼童特别制造的。除此之外,笔筒、笔架、墨床、墨盒、臂搁、笔洗、书镇、水丞、水勺、砚滴……文房用具几乎一应俱全,而且全部小巧轻盈。
  再看看自己准备的,康熙苦笑。
  名贵有余,实用不足……或者应该说是心意不足吧。
  康熙沙哑着嗓音,招来梁九功。
  “把裕亲王的礼物给胤禩送去。”
  康熙径自站起,天色尚早,仍有时间检查诸子功课。
  “摆驾。”
  ……
  
  前世六阿哥胤祚早殇的日子尚未到来,宫中说得上大事的就只有皇太子的生辰了。
  然,这一切与胤禩关系不大。
  此时正拆着二伯礼物的胤禩忙得不亦乐乎。
  原本高三变找来的笔于胤禩过大过重,握在手中尚且不稳,更何况习字。而福全送来的这小楷却十分合手顺意,再加上各种文房用具精巧玲珑、一应俱全,胤禩兴致即起,拿起笔学着孩子的字体洋洋洒洒写了一整张宣纸。
  “对了,”胤禩忽然想到:“高三变,将四哥差人送来的砚台与毛笔拿来!爷还没看过呢。”
  
  胤禩打开锦盒,嘴角的笑意却渐渐淡了下去。
  
  砚台乃是玉砚,砚体呈箕形,研磨面作斜坡状,墨池较浅。青绿色的材质因长期触墨而显现墨绿之色。其上之雕刻颇为复杂,众多棱角耸立。
  小楷以青竹做笔杆,不是烤红管,而是用的普通青竹杆,笔杆颜色古怪,其绿色甚深。
  
  砚台研磨,青色玉质;小楷着墨,深绿竹制。
  分明是象征着胤禩将来才会得到的那只以墨翠为材质的扳指!
  而且砚台之上的那不甚和谐的棱角……
  棱角谓之廉隅,廉隅,廉也!
  
  胤禩蹙眉,现在下定论还为之过早,这一切若说是巧合,也不是不可能。胤禩伸出右手,拿起小楷继而放下……
  胤禩眉间渐紧……
  
  “都先下去吧。”
  
  须臾,卧房仅剩胤禩一人。
  
  胤禩再次拿起那青竹小楷。
  对于成人来说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对于年仅四岁力气微小的胤禩来讲,这笔杆着实重了些。
  胤禩将笔杆放在凳脚之下,用力砸去。
  满头大汗,胤禩费了好一番力之后,笔杆才最终从中间碎裂。
  
  湿润的泥香扑面而来。
  笔杆之中竟被塞满了细泥!
  
  堵塞谓之壅,壅,雍也!
  是他,未来的雍亲王,未来的雍正皇帝!
  果然他也重生了吗?
  
  胤禩轻叹口气。
  
  之前,三拜九叩、更换养母闹得动静太大。若胤禛重生,则必然已经知晓胤禩重生的事实。胤禩之前暴露重生身份表面上看似为祸患,实则正是胤禩现在最大的优势。
  
  那么,胤禛又为什么自曝身份?
  而且,为何不在前几次与自己相处的时候直接承认?反而如此拐弯抹角、隐晦至极?
  
  胤禩浅笑。
  胤禛,爷就暂且将这当作是你讲和的诚意。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八爷轻易暴露身份,动辄反抗惹怒康熙,是不是太没心机?为什么不顺从老康、干掉四四、掌握势力?”的问题。
——以下是N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
-------------------------------
上辈子康熙对胤禩厌恶到了极点。
-------------------------------
对良妃的死悲痛被责骂,
不受重用,所做之事全都责罚。做什么错什么!
甚至讨好康熙送海东青之后,才有了那句“辛者库贱妇所生”的怒骂。
-------------------------------
上辈子八八该讨好的、该做的,都做了。
可是,最后依旧是那个“父子之恩绝矣”的下场!!!
-------------------------------
甚至在重病之时被强迫搬离住处。
这说明当时康熙心中已经不在乎这个儿子的性命了。
-------------------------------
而这文中的康熙是在死后游历人间十几年的人。
一开始康熙也是对胤禩不满厌恨到极点,
只是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淡化了这种感情罢了。
-------------------------------
重生第一夜,
康熙因为对“杀死胤禩”而感到纠结,
从此才将前世的厌恶降低到最低点。
-------------------------------
这是康熙对胤禩感情改变的开端。
-------------------------------
而这一世,
胤禩一开始就已经处于人生的最低点。
开始就能“免除”请安,
那将来就可能免除更多,
起码现在大权在握的康熙是绝对不会给胤禩翻身的机会!!!
康熙其实是自变相地囚禁胤禩,
胤禩与任何势力都无法接触。
若不绝地反击,
则万事休矣。
-------------------------------
而且,康熙作为皇帝,
习惯了众生匍匐脚下,
所有人都在讨好、顺从于他,
-------------------------------
我不觉得八八一味地讨好会有什么效果,
而是先使康熙感到怜惜,
趁着康熙现在还对胤禩怀有情义,
加深康熙的怜惜、
让他继而愧疚才是上策。
-------------------------------
而关于除掉四四,
前世四四在太子二废之前,都是与八爷党和平相处的。
直到八八被厌弃,四四才开始扩大势力,两人才对峙起来。
个人以为,
起码,
现在幼年之时,
没有必要为自己提前树立一个将来的敌人。
最重要的是,
现在康熙有所有的记忆,
八八要不留丝毫证据地除掉四四根本不可能。
-------------------------------
八八上辈子错了,
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群臣身上,忽略了康熙。
说到底,
那把位子到底归谁,
是康熙决定的。
这辈子若急于招揽势力则会重蹈覆辙!
-------------------------------
倒不如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康熙身上,
而且对康熙的心思绝对不能与“权利”“宫廷”有关,
反而用亲情做筹码则是一个极佳的切点。
-------------------------------
其实,八八一直在揣摩这康熙的心态,
从一开始,
“三拜九叩”使康熙知道“失去儿子”的痛楚,
使康熙产生“悔意”,与前世无关,而是对八八这四年不闻不问的悔意。
再后来,
不见康熙,这其实是八八的逃避,
上一世康熙将八八伤得太痛太惨。而躲着康熙这一点,康熙根本无法怪罪。
继而,
不喊“皇阿玛”这一点,这是与上一世相通,
上一世康熙亲自说出口“父子之恩绝矣”,
八八如此只是谨遵皇命。从而使康熙产生“痛意”。
(呃···望天···踹老康那一脚···那啥,只是N我想踹啊···大家温柔地忽略吧···)
然后,
福全出场,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可以使康熙在对比之下产生强烈的“酸意”,
从而使康熙对八八印象深刻。
-------------------------------
所谓“求而不得”的感情最是深刻!
“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
康熙越是得不到八八的情感,就越是渴望!!!
-------------------------------
八八拿捏着康熙的心态的变化,
要在他达到愧疚最高点的情况之下才会见好就收!
-------------------------------
最重要的是,
“你我父子之情仍在!”这句话,一定要康熙先说出口才行!
如果八八反过来去讨好康熙,
康熙则会认为理所当然!!继而毫不珍惜!
八八一直在等,
等康熙将“父子之情”说出口。
-------------------------------
只有这么做才能挽回前世破碎的父子之情!
-------------------------------
最后,
其实就我个人以为,
四四隐忍内敛,而八八更具血性。
八八得到百官举荐,说明他很有个人魅力,在其性格中令众人认可、感化的地方。
八八不适合夺权,而更适合潇洒于江湖,与众人结交,徜徉酣畅。
-------------------------------
那么多废话,其实只有几句话。
-------------------------------
对于重生于九龙夺嫡时代,有前世记忆的康熙,
“讨好康熙”“顺从康熙”前世无用,这一世就更不会起作用。
-------------------------------
八八这辈子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康熙身上!
如果现在藏着掖着,若是不慎被康熙发现重生真相,胤禩绝对是死路一条。
-------------------------------
表面上是康熙求而不得,其实一切都是八八在操作主导!!!
-------------------------------
使得康熙从“痛意”“悔意”“酸意”到“憾恨”,
八八一步一步使得康熙重拾前世的“父爱”!
-------------------------------
其实文章中并不想明显得表达这一点···只想隐含其中而已···四岁的八爷看起来像一只萌属性小正太最美,所以将八八的算计给淡化、隐藏了···
-------------------------------
其实如果八八独自回康熙朝的话,顺从老康、干掉四四、掌握势力是不错的办法。
但是,这文里,康熙也重生了,康熙知道一切,
所以,以上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八八只能从康熙的亲情下手。
-------------------------------
PS:元、明称俄国为罗刹国,清从满语翻译而来,称呼俄国为俄罗斯。
PS:康熙朝不存在的尚书房这个清穿文中永恒的BUG终于被重生的康熙解决了~~撒花~~


☆、柳泣伴花啼

  乾西五所。
  胤禛屏退宫人,独自一人把玩着床塌上棋盘中黑子,深深地溺于往事之中。
  
  胤禛前世对其真心疼爱的弟弟有两个,全心呵护恨其早殇的六弟,用心相护陪伴至尽头的十三。
  胤禛前世为之头疼闹心的弟弟有两个,相争相峙相恨相杀的八弟,渴望亲近却终不可得的十四。
  那大起大落、爱恨嗔痴、荆棘遍地的一生……现下想来却仿佛仅仅是浮生一场梦一般。
  胤禛闭上双目,凝神静思。
  
  轻缓的脚步声从不远处响起。
  
  那人似乎是一如既往地守信准时,酉初一刻不差。
  
  胤禛睁开眼,那人已经径自绕过屏风,走到自己面前。依旧清澈纯净的眸子,只是其笑意从来达不到眼底,那是深深隐藏着的警戒机敏,以及层层遮掩下的凌厉尖刀。
  说来可笑,胤禛现在了解最深、认识最清的人,居然就是眼前这个相恨相杀了半辈子的八弟。
  
  “四哥。”胤禩轻唤,神态语气与前世孩提时代毫无二致,亲昵、童音。
  “八弟。”胤禛缓缓应道,安和、朗然。
  
  胤禩端详着残局执白子一枚落下,莞尔道:“白漆髹象牙九根孔明锁。”
  胤禛随即落下黑子一枚封其攻势,淡然道:“和田黄玉籽料精雕玉佩。”
  
  胤禩又执一白子,故作诧异道:“什么玉佩?弟弟怎么没有听说过?”
  “康熙四十三年,四哥原是到府一叙,不料恰逢你家福晋啜醋撒泼,更是不慎甩碎了我的和田黄玉籽料精雕玉佩!这笔账哥哥可没忘。”胤禛复又落下黑子,再道:“那孔明锁,四哥也没听说过。”
  胤禩以白子堵其道,笑道:“康熙四十一年,四哥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你家弘晖的六岁生辰,到头来还是直接从弟弟这里拿的白漆髹象牙九根孔明锁充当礼物!这笔账弟弟可还记得。”
  胤禛凝视棋局,落黑子一枚,一字一顿:“果然是你。”
  胤禩不答反笑,继而执白子:“四哥那和田黄玉籽料精雕玉佩的帐,弟弟可不承认……但,四哥若找来我家福晋对峙,弟弟就认了,立即赔银子。”
  胤禛蓦地朗笑出声,捏起黑子一枚重重落下:“和局。”
  
  一片寂静,相顾无言。
  
  胤禩轻叹一声,四哥一如前世般冷面寡言,胤禩径自掀起袍子坐在塌边,问出了一直的疑问“现在四哥突然受寒,难道不怕那位已起疑心?”
  胤禛轻叹:“前世这个时候,我原本就是病着的。”
  胤禩愕然,那怎么会……
  “有人在膳食之中下了有提神醒脑之效补药。前世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病症,而后更是一如往常地终日与六弟嬉戏玩闹。结果……”
  胤禛闭上眼,满脸的疲态。
  “结果,生生将那恶疾过给了原本就体弱多病的六弟,以致其……”
  
  原本七岁的胤禛早就陷入痛不欲生的自责中不可自拔,根本想不到其中曲折,生生承下了这“害死亲弟”的罪名。直到长大后,胤禛细思量,发现其漏洞乃他人陷害,想要补救之时,母子亲情早已在无数摩擦之下渐渐淡化终至荡然无存……
  大局已定,再无力挽狂澜之能!
  
  仅此一招,使胤禛彻底失去了现在的六弟、一生的母爱和将来的十四。
  一石而三鸟!
  
  胤禛语调平缓、仿佛只是叙述他人的事迹一般:“上一世,六弟的死于我,完全不是什么连带责任……”
  睁开眼,胤禛语调陡然一降:“我根本就是那罪魁祸首!”
  
  胤禩一叹再叹,宫中斗法花样百出、防不慎防。越歹毒的阴谋,看起来越是无害,甚至逼得苦主即使被打落了牙齿也只能和着血往肚里吞!
  
  “四哥,”胤禩又一次打破这良久的沉寂,道:“那么现在怎会被人发现?”
  “是皇阿玛,”胤禛缓缓道:“想来前世皇阿玛就料到其中阴谋,这一世提前一步派遣太医来此诊脉。”
  胤禩眼眸低垂,默然。
  
  再次沉寂一片。
  
  胤禩手指轻叩棋盘:“倒是四哥平白让弟弟抓住这么大个把柄,而且显然不惧弟弟告密于帝王,”胤禩的声音不急不躁:“四哥,你手上的筹码是什么?”
  
  卧房内的氛围骤然肃杀冷厉起来。
  
  胤禛神色自若。
  “我刚重生于此,发现自己清醒的时间竟一日少过一日,”胤禛眸子深邃,语调轻缓:“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原来的四阿哥为人处世。”
  胤禩微微诧异,原来自己之前相处的竟然一直都是那七岁的胤禛!
  “我经过五日的摸索才终于发现,原来有一样东西,与重生之人相克,若长时间接触则最终魂魄消散。”
  胤禩没有急于询问,静静聆听。
  “我与你相遇之时,正是我找到那相克之物稍后,那时我每日清醒的时间不过片刻而已。”
  胤禩了然,无怪乎胤禛做得拐弯抹角,只因他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在日渐衰弱、即将消失的压力之下,竟然还能沉下心来寻找原因,不愧是前世诸子夺嫡的胜利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