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6)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6)

时间: 2013-01-24 21:09:06

  熏香、药物之类的招数,在康熙早期子嗣全殇的时候,就已经用烂了。那之后,宫内对怀孕后妃的用品食物检查甚为严苛。用药却不被查出,几乎不可能。
  无论怎样,这卫氏的过失之错,基本已经定下了。
  
  要使卫氏完全免除责罚,那就只有证明万琉哈氏在见卫氏之前就已有小产征兆。
  胤禩眼色一厉,若找不到证据,那就制造出证据!
  
  深吸一口气,胤禩用力推开门扉。
  卫氏脸色平和,姿态从容。如果忽略眼里隐含的一丝哀戚,则与平常别无二致。
  “额…娘…”胤禩糯糯地喊着。
  卫氏些微诧异,继而眼角轻扬,流露出柔和的笑意。
  
  胤禩安静地倾听。
  卫氏柔声细语、娓娓道来。
  渐渐的,不仅限于万琉哈氏的事了。
  琐碎的、爱恋的、怨恨的、心酸的、愉悦的……
  就像要把这辈子说完道尽一般。
  直到高三变第三次敲门催促,两人已不得不离开。
  卫氏蓦地用力抱住胤禩,顺着轻抚胤禩的后脑,深深叹道:
  “这后宫中的女人,哪个没有两张、甚至更多张面孔?现在细细算来,真正算得上表里如一的,竟只有那牙尖嘴利、为人泼辣的荣妃!”
  
  夜已沉沉,烛光昏黄。
  这两日的跌宕起伏使得胤禩疲惫不堪、倦怠不已。
  若说见到小胤禛的时候,胤禩还有一丝逗弄的戏谑,那么现在,胤禩却是连一个嘴角也弯不起来了。
  回到偏殿,不耐烦地摆手让宫人全部退下,胤禩恍惚着,径自走到床榻前,甚至懒得更衣,脑袋一沉,深深地睡去。
  
  竟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的阴影下,
  
  那抹明黄色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吐槽:咳咳,八爷,乃与小四爷对手戏时,那小眼神儿、那小动作、那小泪花···别说那七岁的小四四···谁特么都撑不住啊!
关于——胤禩从景仁宫离开后一夜未归,第二日黄昏从爷的房被抬了出去的无限YY遐想番外——
【八八之OUT大四、推到小四】PS:此乃邪恶番外~人物崩坏~CJ的孩子们请千万不要往下拉~~~
“八弟,爷喜欢你!!!”
八八默然,抓起身边的枕头扔去。
“八弟,从了爷吧!!!”
八八皱眉,走进厨房,甩手一把菜刀砸去。
“八弟,春宵一刻值千金!!!”
八八突然转向大四,冷声喊道:“来人!上法宝!!!”
小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咦?八弟?我怎么会在这里?”
八八抱住小四,哽咽道:“那混蛋···那**···欺负弟弟······”
小四大惊,愤然喊道:“八弟不怕,那**就交就给四哥对付吧!”
八八睁大乌溜溜的大眼,满是忧色:“我···怕将你和那人混淆了”
小四用力摇头!爷不是混蛋!爷不是**!爷不是那大型闷骚冰山移动体!
八八眸子水润水润、闪亮闪亮:“那···以后,我叫你四弟,你叫我八哥!”
小四不断点头,脆生生地喊:“八哥!八哥好!”
八八摸摸小四的脑袋,柔声道:“四弟啊~~咱们好久没有····”
小四羞红了脸蛋,大眼一眨一眨,糯糯地回答:“一切···都听···八哥的····”
大四看着小四与大八温存甜蜜,掩面泪奔···
爷追了这么久,都追不到大八!!
呜呜呜···最后居然······白便宜那小小四了······
小小八你在哪里???那贴心温柔、容易害羞的小小八你在哪里????
爷不要那只腹黑大八了!!!!
爷要小小八!!爷要从小培养仔细教导!!!!
爷的小小八~~~~~~~(PS:呼唤10000遍···)
PS:N不打算在文中出现完全狠毒注定炮灰的角色。N还是愿意相信,这世界上,存在毒辣狠绝的人类,但没有毫无人性的疯子!
PS:下一章正文···可能、大概、也许,会把九爷十爷拉出来溜溜~~~
【注意】:现在九爷十爷两岁尚且不足,正处于刚开始训练不尿床、时常挑衅焦虑、喜欢咆哮泪奔的雷人年龄!!!!!!!大家请务必自带氪金狗眼与避雷神针!!!!!


☆、【番外】八爷的直男保卫战(喷饭)

  ―――――――――――――国际数字联盟最高首脑峰会――――――――――――
  
  康康:“战略准备如何?”
  众人:“万事具备,只欠八八!!!”
  康康:“群众?”
  二二:“所有雌性生物全部肃清,一只母蚊子都飞不进来!”
  康康:“娱乐?”
  九九:“影院剧院只播男男肉肉,超市商场只卖玩具道具!”
  康康:“通讯?”
  十十:“屏蔽一切言情炒作宣传,只接收八受八受八八受!”
  康康:“杀手锏?”
  四四:“九百台轰炸机随时待命,时刻准备出击绑人带走!”
  郑重点头。
  康康:“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众人:“扳弯八八!!!!!”
  康康:“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众人:“压倒八八!!!!!”
  墙裂握爪。
  康康:“八八就要进城,我们要隐藏身份、出其不意、奇袭制胜!!!”
  团结才能有肉吃!
  
  ―――――――――――――――会议完毕―――――――――――――――――
  
  太阳晒着肉汤,鸟类唱着耽美,童鞋呼唤河蟹。
  
  八八与未婚妻郭郭相约于N城见面。
  此时此刻,八八带着幸福的笑容,提着小箱踏进N城。
  
  康康戴墨镜戴绿帽,站在八八身后四十五度垂涎三尺。
  二二左右美人侍候,坐在八八头顶阁楼向下狼光四射。
  九九攥着钻戒宝石,趴在八八脚下地里向上饥肠辘辘。
  十十头盔铁甲火箭,等在八八远处轰炸机前虎视眈眈。
  
  四四……咦?四四在哪里?
  
  众人忐忑不安向远处望去。( ⊙ o ⊙)啊!!!!
  
  远方金光万丈,红霞万里,百人吆喝抬轿巨型片玛瑙点琉璃之黄金御辇震撼而来……
  其上之人,戴大毛本色貂皮缎台正珠珠顶冠,穿蓝缂丝面天马皮金龙袍、石青缂丝面乌云豹金龙褂,束金镶红蓝宝石线钮带挂带挎,着青缎毡里皂靴。
  只见那人狞笑斜躺,眸光荡漾,如饿虎扑狼:“朕乃千古无双之帝王攻!八八乃还不速速上前,主动做受!!!”
  
  (#‵′)靠!!!!!!!!!!!!!!!
  
  八八原本只是悠闲地走着,突然只觉得远处有什么闪亮闪亮的东西缓缓接近,分外好奇,八八立刻拿出了望远镜。
  
  电光火石之间,地裂楼塌、飞沙走石、瓦砾漫天、狼嚎鬼叫、咆哮之声震天裂地……
  
  八八再仔细一看,阁楼踏倒碎裂,大地裂痕遍布、远方金光消失无踪。
  低头沉思,八八恍然大悟,果然是因为2012快到了吗!
  
  康康二二九九十十拖着四四掩面狂奔。
  
  康康:“不服从组织!!!!”
  二二:“还高调抢镜!!!!”
  九九:“想独吞八八!!!!”
  十十:“人渣!殴他!!!!”
  
  八八走在广场上,若有所思地看着街上各种各样的路人甲乙丙丁……
  拿出相机卡擦卡擦,八八深有感叹:“果然是不同地域不同风俗,N城的女士们居然都喜欢中性打扮啊……要好好拍下,也给郭郭看看!”
  
  康康二二四四九九仰天长啸,欲语泪先流。
  /(ㄒoㄒ)/~~
  
  九九当机立断,掏出对讲机,按下全城广播按钮,咬牙切齿、字字铿锵道:
  
  “全城市民请注意!全城市民请注意!!!”
  “为整顿仪容,美化城风,塑造河蟹文明,所有市民在今后四十八小时内禁止穿戴上衣及任何饰品!”
  “再重复一遍,为整顿仪容,美化城风,塑造河蟹文明,所有市民在今后四十八小时内禁止穿戴上衣及任何饰品!”
  “违令者将受万人压倒之极刑,永世不得翻身!!!!!!!!”
  
  全城众人表情肃穆,动作一致,抓住上衣一角向上掀起,哗啦啦啦……
  八八惊讶地看着面前一片春光,傻了。
  
  康康拍案叫绝、二二赞不绝口、四四点头称好。九九得意得“大紫大红”。
  呃……十十呢?
  
  一声轰然巨响的音爆!
  
  康康二二四四九九八十九点五度仰望天空。(⊙_⊙)????
  
  密密麻麻的轰炸机像乌鸦一般堵在天空,一时间狂风四起,飞沙走石,日月无光,昏天暗地。只见所有枪口、所有炮口全部对准N城广场中心,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指挥之人于天上俯视,穿纹龙金丝战甲,盔帽前后唯我独尊钻石梁,额前正中遮眉,金刚石舞擎及覆碗,碗上钢铁盔盘,盔盘中间竖无敌雕翎,后垂石青色的丝绸护领,护颈及护耳,密缀玄武金刚岩星。
  那人挺胸昂首、满眼狼光、疾声大喝:“下面那姓八名八之人,立即双手举过头顶,束手就擒,乖乖躺平,等着爷来蹂|躏!”
  
  (╰_╯)#找死!!!!!!!!!!!!!!!
  
  二二从容自若、含笑而立,眼色却凌厉异常,嘴角若有似无地弯起,随后从怀里掏出遥控器,阴冷地按下按钮。
  
  “空前绝后举世罕见之惨绝人寰计划启动中。请输入密码。”
  二二手指舞动,极快地输入“推倒八八绑紧八八往死里疼爱八八”。
  “大功率微波束攻击与核爆装置准备完毕,请选择地域。”
  二二冷视满天黑幕,眉角轻挑,输入“N城广场上空一切死物活物”。
  “已完成。最后祝您得偿所愿。”
  
  响彻云霄,穿云裂石,雷奔电泄,震天动地,黄尘滚滚,仿若世界末日。
  
  噪音喧嚣吵闹,什么都听不清,八八诧异地仰望天空:“怎么会有这么多乌云烟尘???N城的环境质量太差了吧。算了,还不要带郭郭来了,女孩子生活在天晴水蓝的世界里才好。”
  
  康康数字集体晕倒。⊙﹏⊙b汗……
  
  ――――――――――国际数字联盟最高首脑战略决策紧急会议―――――――――
  
  康康:“有古怪!”
  二二:“八八态度甚为诡谲!”
  四四:卧躺御辇,昏迷中……
  九九:“难道?????”
  十十:灰飞烟灭,死亡中……
  康康:“难道八八拥有那传说中的……”
  二二:“那宝物极难得到,八八怎会……”
  四四满血复活:“(⊙o⊙)?快快与朕道来!”
  康康:“传说中的氪金狗眼?”
  二二:“神话里的避雷神针?”
  九九:“亚历山大!!!!!!!!!!”
  揣度良久。
  四四:“朕要散伙!!!”
  二二:“孤要单飞!!!”
  九九:“爷要独立!!!”
  康康泪奔而去……
  
  ―――――――――――――――会议完毕―――――――――――――――――
  
  二二香车宝马、九九宝马香车。
  
  八八睁大着水润的双眼,羽睫柔弯,含情脉脉,随后无辜地举起横幅长条——
  “角色重复、全部PASS!”
  
  四四漠然看着铩羽而归的两人,讽刺地咧开嘴角,尔等若是出师必胜,让朕上哪儿吃肉去!四四神秘地挑眉。
  哼,朕自有绝技!
  
  康康二二九九睁大双眼。十十依旧死亡中……
  
  八八正拿出手机,想要询问郭郭到了哪里。蓦地,衣角一沉,八八好奇地低头看去。
  
  “八哥!”粉嫩嫩、水汪汪、软绵绵的小小四甜蜜蜜、香糯糯地喊道。
  八八眉眼弯弯,笑着问道:“小小四怎么也来啦?”
  小小四羞红脸蛋、小鸟依人地缩到八八怀里:“八哥,求虎摸~~求啵啵~~”
  八八摸摸小小四的脑袋,在小小四脑门啵了一口,笑道:“这么大的孩子了,总是撒娇可不好!乖,先回家!过会儿,八哥就和八嫂一起陪你玩!”
  
  二二九九暗自抿唇╭∩╮(︶︿︶)╭∩╮鄙视你!!!!!!!!!!
  
  乃不是攻吗???
  乃不是号称千古无双之帝王攻???
  乃现在这副德行除了乖乖做受还能咋滴?!!!!!!
  孤/爷,绝不认识这货!!!咱总攻集团绝不承认这货!!!!!!
  
  康康咬着手绢,眼泪朦胧,两脚一抽,一不小心掉进了醋缸。
  下一秒,康康又屁颠屁颠地爬了起来。
  居然被虎摸了~朕连小指头都没碰到呢!!!!
  居然被啵啵了~朕连十米内都没靠近呢!!!!
  哼!不孝子!!!
  你丫有绝技,老子就没有必杀招了吗?!!!!
  康康将右手伸进口袋,摸索一阵,随后阴险一笑。
  
  八八正播着郭郭的号码,蓦地,衣角一沉,八八皱着眉地向右看去。
  
  “阿玛!!!”个高高、人壮壮的“小小康”拽着八八的衣领,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扯着嗓子拼命嘶吼:“求虎摸!!!!!!!!求啵啵!!!!!!!!!!!!!!!!”
  
  八八转回头,换了个号码:“喂,警察局吗?这里发现了装嫩装天真大约三十多岁的猥琐大叔一只,请速来收押!”
  
  ――――――――――国际数字联盟最高首脑最终决策密会――――――――――
  
  康康:“一败涂地!”
  二二:“重蹈覆辙!”
  四四:“功亏一篑!”
  九九:“铩羽而归!”
  十十:“……刚刚复活……”
  
  康康:“百折不挠!”
  二二:“屡败屡战!”
  四四:“重整旗鼓!”
  九九:“再次出击!”
  十十:“……这都发生了啥事(⊙o⊙)???”
  
  众人:“团结一致,同舟共济,众志成城才能吃到八八肉肉!!!!”
  十十:“……这氛围咋这么河蟹捏??错觉吗?……(~ o ~)Y……”
  
  ―――――――――――――――会议完毕―――――――――――――――――
  
  八八开心地站在N城中迎接着刚刚到来的郭郭。
  郭郭娉婷而来,风姿绝代,深情地喊道:“八八。”
  八八温柔地牵起郭郭的小手,含笑道:“郭郭,全部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郭郭含羞带怯,依偎着八八:“得君如此,何其有幸!”
  
  康康勃然大怒。
  二二准备核爆。
  四四狂写圣旨。
  九九抄起金枪。
  十十即将轰炸。
  
  郭郭脸颊微转,眼角微眯,右手看似不经意地摸索着腰间实用无比的细软鞭,冷厉非凡。
  “八八,”郭郭柔声喊道:“我还有东西留在城郊,这就去拿。”
  八八贴心地呵护:“我陪你一起吧,怎么舍得郭郭手提重物呢?”
  郭郭微一低头,脸色酡红:“私人物品。”
  
  走到近郊。
  郭郭立即撒泼咆哮:“老娘找着个新好男人容易吗?老娘不过想要恋爱结婚生孩子而已!特么一个两个女的男的都来跟老娘抢!!!!哼哼,敢抢我家八八,哼哼…老娘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八八只应郭郭有,其余生物连头发丝都别想’!!!!!!!!!”
  
  华丽丽地,郭郭抽出腰间皮鞭,哗地一声甩在地上。
  风驰电掣间,几十个魁梧高大的黑衣人瞬间出现,单膝跪地,恭敬万分:“女王陛下有何吩咐?”
  “立即回八郭星球,传本王号令,率99999999999999万兵马袭击地球,征服全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咳,崩坏番外~~~
之前有童鞋们提到“众人那啥那啥时,八爷仍坚定不移地直着疼老婆”,
所以就码了这个崩坏番外·····
咳咳咳,表较真~~~看到BUG请温柔地飘过~~崩坏的说····望天···


☆、熏风可解愠

  康熙来到景仁宫只是对胤禩不辞而别的一丝不满,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看看这个儿子究竟要做些什么。
  推开双交四椀菱花槅扇,却依旧没有遇到那个倔强从不服输的儿子。
  就像是受到了恶毒的咒怨,相望不想见,相见不相和。
  康熙微微叹息,心底那份不满渐渐地消失无踪,另一份酸楚却悄悄浮上,康熙再叹,此时此刻,倒是不急着离去了。
  
  四下信步,康熙走进了比邻的小间。那是一间小小的书房,布置得很雅致,看似凌乱,却有种难言的闲逸洒脱,就如同前世记忆里的那人一言一行所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竹露清风,明珠玉润。
  小巧的书桌上,各种玲珑可爱的文房用具摆放其上,童趣十足。见此,康熙心里颇不是滋味。
  书桌右上角平铺着十几张书写好的宣纸。康熙移开其上的青玉瑞兽书镇,拿起一张细细看了起来。
  感应章第十六……
  从墨迹看来,用笔力道还远远不够,但一笔一划、工工整整,显然极其认真。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幼童端坐于案前,全神贯注、一丝不苟执笔写字的模样,康熙微微失神。
  接着翻阅,康熙发现十八章、两千余字的孝经,那年仅四岁的胤禩竟已抄写地七七八八。
  
  若是前世,康熙必然认为这孝经是胤禩为自己抄写,但现在,康熙却毫无自信。不……康熙几乎可以肯定这孝经绝不是送给自己的。
  想必,是为了卫氏……
  想来,对自己服软认输,又何尝不是为了卫氏……
  康熙冷哼一声,对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分外恼怒。
  
  屋外脚步声、话语声响起。
  
  康熙徐徐走进里屋。
  屋内毫无动静,待康熙走近了,才发现胤禩已躺进被里,沉沉睡去。灯火忽明忽暗,只见其脸庞红如绯霞,柔润若明珠,只是那眉角紧蹙在一起,像小山似的堆叠着,生生破坏了这份纯净的美感。
  几缕明柔的月光从缝隙中露了出来,康熙只觉眼前之人越发朦胧不真实起来。
  康熙不敢触碰,仿佛只要动一下,胤禩就会像梦境一般随时消散……
  良久,康熙也理不清自己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长叹一声,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蓦地,康熙发现胤禩竟是和衣而眠,心下不由恼怒。
  都两辈子的人了,却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当年,太子出水痘的时候,康熙曾整日陪在身边,全心全意地照顾了十几日。
  看着此刻因发烧而脸颊通红的胤禩,不知为什么,康熙有了自己动手的兴致。
  
  然,似乎是康熙想得过于简单,又仿佛是万人之上的帝王到底不适合服侍他人,也或许仅仅只是这父子二人本就八字不合。
  许久许久,康熙看着现下衣衫越发凌乱的胤禩,不满地攒额蹙眉,内心那股怒火又窜了上来。
  
  不孝子!更个衣服也不让阿玛好过!!
  
  眉角微微颤了一下,即使胤禩睡得很沉,但也在康熙不断的折腾之下,渐渐有了转醒的趋势。
  康熙猝的停手,尴尬之色不言而喻。
  猛的用被子裹住衣衫凌乱胤禩,后又愤然瞪了眼兀自沉睡、毫无知觉的胤禩,康熙才悻悻离去。
  
  疾步出殿。
  康熙做出手势,让打算请安的高三变噤声。
  压低声音,康熙沉声道:“还不快进去服侍你家主子!”
  高三变无声地跪安,连忙进殿,却又被康熙再次叫住。
  “谨言而慎行!”
  
  胤禩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
  万琉哈氏也终于在这日能够下地行走了。
  
  胤禩从宫人处得知,庶妃万琉哈氏曾在几日之前略感不适,只是因为症状轻微,并没有传太医诊脉。现在,只要万琉哈氏本人改口,说在见卫氏之前,那不适之症已越发严重,则此死局可扭转乾坤。
  前世,万琉哈氏为人谨慎谦卑,处世淡漠,虽于康熙二十四年生子,却在康熙五十七年前都没有被提位份。也因为这随遇而安、与世无争的性子,万琉哈氏是个大清朝少有的长寿之人。
  而且,万琉哈氏与卫氏交好,是个聪慧之人,暗示她改口应该不难。
  
  佟皇贵妃主持此务。
  梁九功奉命留此旁听。
  阿哥虽无法入内,但胤禩见到梁九功也稍稍地放心了,这梁九功表面旁听,内里应该是持着皇上口谕,万一卫氏被认定有罪,就来个皇上恩典,不轻不重地降个位份以示惩戒。
  降个位份倒是不打紧,只是如此一来,母子相见也就难上加难了。
  
  卫氏被传召入殿之时,满脸诧异地看着候在殿外的胤禩。
  四岁的幼童经过这几日的折腾,早已看不见之前活泼精神的模样了,整个人恹恹的,唯有那双眸子分外明亮。
  “你怎么……”卫氏既恼怒又心疼,可又偏偏什么也不能做,最后以帕掩面,咬牙进入殿内。
  
  “回佟皇贵妃娘娘,六日之前,庶妃确实身有不适。”宫女跪地谨慎地回答着。
  “可有传太医诊脉?”
  “不曾。”
  佟皇贵妃思索片刻,又问:“万琉哈氏是否曾有下血症状?”
  一名低等宫女叩首回答道:“奴婢负责替换庶妃衣服,未曾见过。”
  梁九功安静地听着。
  这庶妃曾有不适是个唯一的扭转,但这无凭无据却又将局势打回原型。
  佟皇贵妃自是听出了其中曲折,眼下着实无法定夺。
  “传庶妃万琉哈氏入内。”
  
  胤禩注视着万琉哈氏入殿,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给皇贵妃娘娘请安。”
  佟皇贵妃温声道:“庶妃身子有恙,免跪。”
  万琉哈氏谢恩后静静地站在一边。
  “万琉哈氏,”佟皇贵妃口吻稍稍严厉,问道:“你在见卫氏之前,是否感到不适?”
  “回皇贵妃娘娘,奴婢在六日之前确有不适之感。”
  佟皇贵妃轻轻颔首,再问:“那么在六日之后直至见卫氏之前又是如何?必要从实回答。”
  
  梁九功凝神细听。
  这万琉哈氏的回答几乎就可以定下乾坤了。
  梁九功默默把握着时间,必须要在佟皇贵妃下达处置之前宣读圣上口谕,否则不但落了皇贵妃的面子,皇上那边也说不过去。
  
  “回皇贵妃娘娘,”万琉哈氏福了福,才道:“虽然奴婢之前略有腹痛,但那只是孕期正常反应,之后就不再发生。”
  
  大殿之内的空气,随着这一句话而滞缓起来。
  梁九功微垂双眸,摩挲着手指,暗自准备。
  
  佟皇贵妃看向跪在殿中的卫氏,一字一顿道:“卫氏,若你如之前一般无话可说,本宫可就要处置此事了。”
  “回皇贵妃娘娘,奴婢无法证明庶妃是否始终腹痛……”卫氏说得稍稍急促,仿佛有些慌张。
  
  梁九功眼睛一睁,一脚已经踏出……
  
  “但是……”卫氏用力地叩头,似是下定了决心,再抬起头时已不再彷徨,语调更是陡然一升:“但是,奴婢可以证明庶妃在见奴婢之前,曾经胎漏下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