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8)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8)

时间: 2013-01-24 21:09:06

  胤誐正伤心地哭着,蓦然发现此刻居然连嬷嬷们都不再哄着自己了,鼻子一吸一吸的,瞪着胤禩,哽咽不已:“坏人!坏人!”似乎被呛到了,胤誐嘴一张,哭得更响了,
  胤礽微微皱眉,似乎也被刺耳的哭声吵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声温和的话语从不远处响起。
  胤禩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向佟皇贵妃,其脸色如常,眉角也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若不是胤禩经历了五十多年的人生沧桑、阅人无数,否则也会忽略那深深隐藏在眼底的哀凉与悲戚。
  到底还是伤了佟皇贵妃的心……
  想来,养母子三人,又何尝不是在互相伤人又伤己!
  
  “胤礽见过佟皇贵妃。”
  “皇太子无须多礼。”
  皇太子与皇贵妃仪仗、册宝和棺椁上漆次数全都相同,两者的地位相近,这礼仪点到即可。
  
  最终,一场郑重的谈判,竟几乎整个卷进了闹剧之中。
  但,好歹,顺利结束。
  胤禩深深地叹气。
  
  当夜,月朗风清。
  胤禩的脑海里全是小九小十的身影,挥之不去、重重叠叠……
  然后,整夜辗转难眠。
  
  再次见到胤誐却是比胤禩想象地要快,就在次日申正。
  
  “八爷,九爷请您去绛雪轩一叙。”
  
  胤禩看着前来的嬷嬷紧张不安的模样,心里不由觉得好笑,这手段可真够拙劣的。
  领了高三变高明两个,胤禩笑着随嬷嬷同去。
  
  那嬷嬷略有蹒跚、脸上冷汗遍布,领着胤禩往越发偏僻的地方走去。甚至连高三变、高明也觉出了其中蹊跷。高三变正要开口时,胤禩却是先行止步,淡淡道:“你们俩在这里等着。”
  高三变欲言又止,踌躇片刻,最终还是恭敬地照做了,就如同之前数次一样。
  嬷嬷垂着脑袋,丝毫不敢看向胤禩。又走了几步,那嬷嬷终于停下。
  胤禩眼前海棠遍地,虽花期已过,可仍有稀稀朗朗的花朵兀自怒放,放眼望去,竟比百花争艳的良辰更另胤禩欣赏。
  
  骤然,奶声奶气的呼喝从角落倏地响起。
  “十弟,上!”
  
  胤禩只见一红一绿、两只圆润粉嫩的娃娃从两边向着自己,像是玩着战争游戏,怒喝着地跑来。
  那两人向上一撞,已是冲到了胤禩怀里,胤禩连忙伸手护着,生怕他们掉下去,不料自己也是年小力微,这么一撞,胤禩脚底踉跄,身子一歪,栽进了海棠丛里。
  胤禟胤誐有着胤禩垫背,倒是摔得丝毫不疼,不一会儿,火头似乎又上来了,也不打算从胤禩身上下来,立即抬起小胳膊小腿,对着身|下的人拳打脚踢起来。
  一岁多的娃娃根本就没什么力气,再加上胤禩因为风寒本就穿得厚实,这些个拳脚加起来就仿佛如同是捶背一般。
  
  就是一场孩子的胡闹。
  
  胤禩却不合时宜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居然把眼泪都磕了出来。
  “不错不错,至少知道要把人引到偏僻的地方再动手!”
  
  上一世,哥哥原本只是利用你们而已。
  只是利用而已啊……
  甚至还把你们彻底推进了权利的漩涡,
  这倒也罢了,
  可偏偏哥哥没本事,
  还连累你们陪着哥哥输得一败涂地!!!
  最后……
  哥哥这个懦夫,
  居然抛下了你们自己逃跑、走得干干净净!!!!
  
  哥哥错了……
  哥哥对不起你们……
  或许哥哥原本就不值得你们信任!
  
  若相守徒留悔恨,
  倒不如一开始就从未相知!
  小九喜欢喜欢经营,
  那就肆意商场又有何不可?
  打着皇商的名号总能轻松许多。
  小十粗犷豪放不喜欢那些个弯弯绕绕,
  那就领个大而少事的差事,做个闲王,畅快一生。
  到时候,
  小九的财力、小十的官职。
  两个人相互扶持。
  足够了……
  
  想来,哥哥原本就是那多余之人……
  
  像现在这样,
  让哥哥再次抱抱、亲近亲近一次,
  哥哥就已经……
  此生无憾了……
  
  如此一想,胤禩的眼泪竟是再也止不住了。
  不停地往下掉,
  怎么也停不了……
  
  胤誐看着身|下之人,又笑又哭的模样,直直地愣住了。
  胤禟只觉得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柔柔的,就像额娘注视自己时一模一样。可是看着看着,心里却是揪揪地疼,胤禟一时愤恨,一拳揍向胤禩的笑脸。
  一阵愕然,胤禟望着自己被那人拦下的拳头,觉得那人没用多大的力,柔软的、滑腻的、温温的,可自己就是动不了。
  胤禟只见那人唇瓣一翕一合、不断地柔出水的眸子深深地望向自己,轻声说道:“如果真要暗里教训哪个人,可千万不能在其脸上留伤。若是私下的东西被挑到了明面上便会多了许多麻烦。”
  “那人的随侍也要想个法子引开,免得随侍从外找来救援。否则不仅教训不了那人,还会平白泄了自己的底。”
  那人原本的童音中添加了一份本不属于其的沙哑,含着朗空般深沉的气质,纤细、空灵,竟给人以似醉非醉的错觉。
  胤禟胤誐有些失神,只有身|下那人不住地絮絮叨叨。
  “还有这地方真的不适合用来解决私下冤仇,四面八方都可以通过,现在引起了那么多的声响,想必不多久就会有人赶来。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胤禟呆坐地听着,那人不停地说着、又不住地哭着、就像傻了一样。不知为何,却让自己疼疼的、闷闷的、酸酸的。
  缓缓的,只见那人伸出了一只手,在胤禟的脸蛋上掐了一下。有些疼、但也不是特别疼,只是掐出了红印子。
  胤禟乌黑水灵的眸子转了转,嘴角颤了颤,泪花顿时翻滚了下来。
  
  “这…这到底……”
  宜妃刚刚收到嬷嬷的通报,匆匆赶来,就看到了兀自哭泣的胤禟、泪流不止的胤禩和这一片狼藉,又是急、又是恼。
  眼尖地看见胤禟脸上的红印子,宜妃满是心疼地小跑过去,颤着声问:“这…这是谁掐的?”
  胤禟顿时止住哭,转过头,抽抽搭搭地向胤禩看去,嘴一瘪,眼里的泪花倏地泛滥起来,满满的哭腔,胤禟右手往外一指。
  
  “十弟掐的!”
  
  说完,胤禟越哭越伤心,最后已然嚎啕大哭起来。
  胤誐原本还搞不清状况,直到胤禟大哭时,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了,一时之间,委屈不满等等各种感情一下子喷薄而出。
  胤誐一跺脚,干脆不管不顾,也开始仰头痛哭。
  
  绛雪轩内,孩童的哭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四更~~
关于BUG:2岁的孩子,说话不会这么溜、走路不会这么稳……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能改了……O(∩_∩)O哈哈~~大家请温柔地忽视这个问题吧!
PS:八八用手掐九九脸蛋,是故意的,只是为了制造出“兄弟三人”一起打闹的证据(但又舍不得,就轻轻掐了一下),这样即使受罚,是三人一起,也不会很重。
——小九心思比较敏感,察觉到了八八的深意,所以····小十乃躺着中枪了~~~~哦哈哈哈~~~
PS:N也不知道皇子什么时候断奶,但世界卫生组织说最好2岁···那就当小九小十没断奶吧-_-#


☆、童眼看世界(一)

  胤誐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那人之后,自己的好日子就仿佛是到头了。
  一开始,明明是那人莫名其妙地欺负自己,后来,原本帮着自己的九哥竟然也莫名其妙地开始欺负自己。
  胤誐很伤心很伤心、哭得眼睛都肿了。
  可是这还不算,从绛雪轩回来后,一向很疼很疼自己的额娘还罚自己整整三天不准出门!
  胤誐只能在屋子里不停地、不停地擦眼泪。
  
  九哥是坏蛋!额娘是坏蛋!!那人更是最坏最坏的坏蛋!!!
  
  胤誐在心里下定决心,再也不和九哥玩了!以后都不理九哥了!
  
  胤誐没有想到,这三天居然变得这么这么长!身边的保姆、嬷嬷全都没劲,翻来覆去都是那点花样,胤誐自己都能背出来了。
  趴在窗口,胤誐眼巴巴地望着窗外的花花草草,就这么干干地望了三天,等得胤誐都不记得自己曾下过什么决心了。
  一解禁,胤誐立马屁颠屁颠地跑去找自己的九哥,要把这三天的份全都玩回来!
  
  然后……然后好日子就到头了……
  
  额娘居然不准自己再吃奶了,胤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以后都不能再吃那香香、滑滑的好东西了!气呼呼地跑回屋子里,胤誐用沾了水的手狠狠地揉眼睛,直到揉红了,就眼泪汪汪地再次去求额娘。
  胤誐怎么也没想到,九哥教的这招以前每次都能把额娘哄回来,可偏偏这次额娘就是死活不答应。胤誐瘪着嘴,真的大哭着跑开了。
  
  胤誐想起了那人,自从见到那人之后,自己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胤誐对着手指,心里后悔极了,早知道、早知道……胤誐想着想着,眼泪又哗啦啦地掉下来了。
  
  可是还没完!!才过了几天,额娘居然把自己的乳母全都换掉了!包括胤誐很喜欢的那个很听话的嬷嬷,这还不算,额娘还送来了好几个板着脸的太监,说是要教自己皇家礼节!
  胤誐本来只是有些伤心,可是……
  那些个太监这个不准、那个不许,吃东西该怎么吃、站要怎么站、坐又应怎么坐,还动不动就跟额娘告状,额娘知道了就会拿小竹板打自己的手心!
  好疼好疼!
  胤誐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地不得了,看见有太监过来了,胤誐眼眶一红,鼻子抽了两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坏人!都是坏人!额娘好讨厌!太监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
  胤誐抓起身边能抓的东西向太监砸去,全部砸去!
  鼻子被塞住了,一呛一呛,胤誐难受极了,拼命忍住哭,等到好过一点后,胤誐哭得更凶了……
  
  都是…都是自己不好…都是胤誐不好!早知道会这么惨,自己绝对、绝对不会去招惹那人!胤誐满眼泪花地发誓,以后再见到那人,一定、一定要绕着走!!!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胤誐即使不开心,但也渐渐地习惯了。
  每过几天,胤誐就会去找九哥玩,去折腾折腾花花草草、去欺负欺负小宫女小太监。有九哥在一旁撑腰,胤誐就觉得自己胆子大了很多,也不怕谙达告状,一整天都能抬头挺胸!这是胤誐这些日子最欢乐的事了!
  
  但是……胤誐发现九哥慢慢变得神神秘秘的、鬼鬼祟祟的,好几次竟然都找不到人!
  
  胤誐好奇着,直到有一天,发现九哥奇奇怪怪地站在路边,身后一排太监都蹲在角落花草假山后。
  九哥一路小跑到路中央,又跑回太监那里,嚷嚷着不行不行!还是能看见!
  只见九哥一下令,太监们立即全部趴倒在地上。然后九哥再次跑到路中央,这次好像满意了,嘀咕着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这种时候,胤誐是非常非常真心地佩服九哥的,居然把太监们训练地那么听话!再想想自己,胤誐委屈着、更不甘着。
  
  蓦地,胤禟发现了胤誐,有点不满、又有些急,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了起来。胤誐眨眨大眼,完全猜不出九哥究竟在想些什么。
  胤誐巴巴地望着九哥,觉得今天又可以好好玩一场了,却见九哥拿出了一个小绿盒子,翻开了盖子,一股清凉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往眼里抹抹。”
  胤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九哥的眼睛水润水润、一闪一闪的,胤誐一傻,伸出手沾了一大把往眼睛涂去。
  
  一阵冰凉的感觉,紧接着一股难受的熏辣,胤誐眼睛几乎睁不开了,拼命地眨了又眨,眼眶倏地通红通红,泪珠翻翻滚滚、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九哥又害我!!!
  胤誐嘴一咧,站在路中央委屈地嚎啕大哭。
  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一个高高的影子,胤誐努力地睁眼。
  是一个从没见过的人,脸上冰冰的、冷冷的,让胤誐觉得怕怕的。
  胤誐揉着眼睛抽抽搭搭地望着他,那人似乎有些不悦,眉头微微皱起。
  好吓人!比那人还吓人!!
  九哥!!!胤誐转过头四处寻找九哥的身影,却发现自己的九哥早就跑得没影了!
  胤誐大嘴一张,颤了又颤,鼻子也不怎么利索了,拼命跺脚,猛地痛哭起来。
  好好的园子传满了哭叫。
  
  从此,胤誐泪包子的名声传遍了皇宫。
  
  胤誐暗自愤恨不已,开始慢慢筹划,决心好好报复回来。
  偷偷跟着九哥身后一整天,胤誐想知道九哥到底在做些什么,再好好报仇。
  
  九哥远远地站在隐蔽处。
  那条路上,上次见到的那个冷冰冰的人又来了!
  胤誐特地问了问身边的谙达,原来这人就是自己的四哥——胤禛。
  皱着小眉毛,胤誐从不记得九哥曾认识四哥啊?!
  
  接着看,待四哥走近了,那些个埋伏着的太监们才冲了出来,各种各样地禀报、各种各样的晕倒、各种各样的哭啼,死命地想着花样百出的法子硬是把四哥拦在路上。
  再一看,九哥居然又跑了!
  胤誐连忙撒腿,远远地跟在九哥身后。
  
  胤禟在一个小亭子前停下了。
  
  躲在一个矮矮的小树之后,胤禟安静地蹲在草地上,两只小手托着脑袋,明亮水灵的大眼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亭子,直直地出神,眼里仿佛能揉出蜜浆来。
  胤誐只见九哥眉角弯弯的,嘴角也弯弯的,眼神柔柔欢欢的,不知是在看些什么。
  
  一会儿,另一边的脚步声传来了。
  胤禟连忙起身,撒着脚丫子跑,蓦地回首,似乎想再看一眼,却看了一眼又一眼,接着向远方没命地跑开了。
  
  前面的树影不时地被吹动,胤誐瞪大了眼睛,想看清那亭子里的人到底是谁?
  
  四哥已经走近了,亭子中的人也缓缓走出,与四哥相对……
  
  胤誐立即捂住眼睛!
  怎么会是那人!!怎么会是那人!!
  上次见到那人之后马上就没奶吃了……
  这次会不会连糖也没得吃了?!!!
  
  胤誐嘴巴抿了又抿、鼻子酸了又酸,伤心地跑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BUG:2岁的孩子,说话不会这么溜、走路不会这么稳……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能改了……O(∩_∩)O哈哈~~大家请温柔地忽视这个问题吧!
咳咳……十爷,断奶、把乳母换成谙达,
这是规矩啊!八爷,乃也躺着中枪了……


☆、童眼看世界(二)

  回到宫里,胤誐让太监们把糖点糖糕全都拿出来,以后可能就再也吃不到了,现在必须先吃饱!要吃得饱饱的才对得起自己!!
  
  第二天,五哥来了。
  五哥不常来,胤誐对五哥也不是太亲近。可是胤誐听谙达说五哥去了尚书房,知道很多很多的东西,胤誐一时好奇,凑过去,把九哥的情况告诉了五哥。
  五哥左手背在身后,身子挺得直,脑袋高扬,虽然汉语不太利索,但看上去很有大人的感觉。
  胤誐满是羡慕地仰望。
  “许是……九弟,看上哪个宫女了。”
  看上?
  胤誐有些不理解。
  九哥确实一直在看啊……上什么?
  看上……看了再上?
  胤誐摇晃着脑袋,满脑子的不解。
  
  记得那个时候,那人掐了一下九哥。
  胤誐歪着脑袋,莫非是因为这个?
  
  胤誐干脆直接去找了九哥,想问问明白。
  九哥有些诧异,大眼水水乌黑,脸颊一下子就通红了。
  “我也不知道。”胤禟嘟着嘴,跺着脚,猛地转身背对着胤誐。
  胤誐学着谙达眯起眼睛,摇晃着脑袋,表示自己全然不信。
  “不知道为什么……”胤禟的声音软软酥酥又糯糯甜甜的:“只是觉得他会对我好,会对我很好很好……”
  “很好?”胤誐瞪着大眼。
  “哼,”胤禟不屑地用鼻孔出音:“懂什么?小屁孩!”
  
  胤誐眼里心里全是问号,但很快他就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了。
  因为噩梦来了。
  
  胤誐呜咽不已,眼睛早就肿成了两只大核桃。
  牙疼!好疼好疼!!!
  额娘不停地吹吹揉揉,但就是疼!疼疼疼!!!
  
  胤誐眼张得大大的,打算用这副可怜相先赚些好东西再说。
  额娘泪光闪闪地,一摆手,宫人就进来了。
  胤誐渴望欣喜,满是期待,几乎快忘了牙疼。
  “以后决不能再让十阿哥吃任何糖点了!”
  胤誐一呆,回过神来,倏地放声大哭……
  
  温僖贵妃的心很疼。
  胤誐的心很疼、非常疼。
  
  脸也肿了。
  额娘却陡然笑了起来。
  “本来就虎头虎脑,现在整个都像包子了!”
  
  果然不能见到那人!
  一见到必然出事啊出事!!
  真的没糖吃了!!居然真的没糖吃了!!!
  胤誐的嘴翘得老高,是疼的,也是不甘心的。
  
  好不容易牙齿渐渐不疼了,可额娘每天只给胤誐吃一点点糖果,不管胤誐如何恳求都不会多给一点点。
  胤誐怨怨的、酸酸的。
  
  不找九哥玩了!不找五哥玩了!
  胤誐琢磨着,果然是要和弟弟一起玩才好!
  自己最大!弟弟什么都得听自己的!!
  
  现在自己就快虚年四岁了!
  胤誐细细地掰着自己的小手指头。
  比自己小的有十一弟、十二弟、十三弟。
  十一弟坚决不去找,他和九哥是一伙的!
  十三弟,前几天才听说他出生,现在怕是不好玩。
  胤誐招来谙达,详细地问十二弟的情况。
  
  “十二爷乃是庶妃万琉哈氏所生。”
  嗯?庶妃?胤誐从没听过这个称呼。
  “庶妃乃是嫔位以下以及未被册封的后妃。”
  胤誐还是不甚清楚,但也懒得再问,只问十二弟的住处。
  “十二爷身子较弱,现下暂且住在景仁宫偏殿。”
  
  胤誐对额娘说过不久,温僖贵妃就笑着安排好了。该日黄昏,胤誐一脸兴奋地领着太监宫人们浩浩荡荡地走向景仁宫,昂首阔步,显得颇有哥哥做派。
  
  奶声奶气的笑声,甜甜的、轻轻的、酥酥的。
  
  胤誐很是满意这阵笑声,哥哥的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满足。探着脑袋,粲然而笑,胤誐大步走到院子里。
  远远看去,那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瘦瘦矮矮的,脸也有些干干的,没有一般娃娃的红嫩圆润,此刻正被人牵着蹒跚学步。胤誐不禁有些失望,但很快整理了心情,笑着走去。
  胤誐缓缓走近了。
  小十二笑得很甜,瘦小的脸上两颗酒窝分外明显,深深的、柔柔的。牵着他的那人缓缓地放开了牵着的手,左手逗弄着小十二,右手仍然护着小十二的身子。小十二不舍地伸出两只小手向前不住地挥舞,凭着自己的力量走了好几步。
  那人却很快地抱住了小十二,轻拍着娃娃的背脊。小十二微微有些喘了,额间的汗薄薄的,很快被那人轻轻地拭去。
  
  胤誐看这小十二笑眯眯的模样,突然有些酸酸的。
  
  那人招来自始自终站在旁边的像是嬷嬷一般的人,将小十二抱进殿去。胤誐看到那个穿着奇怪臧红色衣服的嬷嬷满眼的泪花,抱着小十二的手颤了又颤,最后极轻地抱起小十二,万分温柔地哄着逗着,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情与悔恨。
  小十二将脑袋贴在嬷嬷怀里,咧开嘴含糊地喊着:“额…额捏……额捏……”
  
  现在,不知为什么,胤誐蓦地觉得,其实小十二也是很幸福、很幸福的!
  
  那人转过身子,见到了胤誐,微微诧异,眼里的笑意却是一如既往:“十弟,要不要进来坐坐。”
  胤誐的舌头滚了几圈,终是没有拒绝。
  
  见到屋内摆放的一些糖点,胤誐长大了嘴,口水几乎顺流而下。
  那人嘴角撇了撇,不早痕迹地将糖点移到了远处。
  胤誐苦着脸,这人果然是坏人!
  
  片刻之后,胤誐见有人进来通报,而且似乎与那个奇怪的嬷嬷有关。
  那人挥了挥手,让来人在殿外候着。
  那嬷嬷抱着小十二微微摇了又摇,将娃娃哄睡着了后,非常小心轻柔地交到了保姆的手里。而后起身,嬷嬷向着那人右手朝上左手朝下,并拢手指,双手手指相握,置于身体左侧,同时下蹲,福了福。
  胤誐觉得嬷嬷请安的动作很认真很认真、很恭敬很恭敬,嬷嬷的眸子也是深黑深黑的、水光闪闪的,有着胤誐还看不懂的很多东西。
  嬷嬷最后终是走了,一步三回头……
  小十二也被保姆抱进了里屋。
  现在,在胤誐身边的就只有那人了。
  
  胤誐有些怕怕的。
  已经没奶、没糖吃了……下次会不会连水都不让喝了?
  
  那人不知吩咐了什么,宫人拿进了一盘小点心。
  胤誐没有见过,有些好奇,再看那人已经是眉眼弯弯,于是大着胆子拿了一块塞进嘴里。酥软香脆,虽然不甜,但却好吃的要命。
  胤誐傻傻地笑笑,口里的还没吃完,又塞了一块放进嘴里。
  谙达在外面,胤誐无比庆幸。陡然发现跟着哥哥在一起,真的有好多好多的好处!
  
  那人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静静地凝视着。
  胤誐抿了抿唇,踌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向那人咧咧嘴,露出一个笑脸。
  那人一愣,眼睛湿湿的,接着轻轻地笑了。
  
  胤誐只觉得那人的表情与刚才的嬷嬷好相似,有种自己无法看懂的东西,看得自己酸酸的,又想哭了……
  
  在回去的路上。
  
  胤誐脑袋转啊转。
  那人除了一会儿笑、一会儿凶、一会儿哭、一会儿唠唠叨叨,有些神经兮兮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哦!!差点忘了!!!那人把自己的好运气都给弄没了!!!这点坚决不能忘!!!
  但……但是九哥为什么没有受影响呢??
  胤誐抱着小脑袋苦思冥想。
  想啊想……想啊想……
  对了!那人好像掐了九哥一下,却没有掐自己?!
  怎么就独独漏了自己呢!
  一定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总是霉星高照!
  胤誐越想越对,不住地点头。
  
  脑袋一热,胤誐立即撒着脚丫往回跑去。
  
  没想到才跑了几步,胤誐就发现了那人。
  那人正拿着装满点心的食盒一路小跑过来,见到返回的胤誐微微愕然,莞尔着把食盒塞进胤誐怀里,转身离开。
  胤誐连忙拉住那人的衣角,见他转过身来,就自顾自地抓起他的手,往自己脸上重重一掐。
  嗯!胤誐终于放下心了!满意地放下那人的手。
  再一看,胤誐只见到了那人满脸的傻样,不禁大笑了起来。
  胤誐觉得,那人傻傻的模样倒是真的好好看!好逗!!
  
  光阴就在不经意间慢慢溜走……
  
  胤誐并不经常见到八哥,却是九哥总是特地偷偷地候在远处静静地望着那人,每次看完回来之后,九哥都显得很高兴,仿佛什么烦恼都会一消而散。
  兄弟二人于是又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八哥。
  同时,胤誐依旧兀自纠结,这牙齿,额娘到现在还管得甚严!
  
  突然有一天,胤誐见到九哥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
  
  胤誐吓了一跳,九哥可好久没哭过了!
  “八……八哥……”胤禟抽了好几口气,才接着说到:“八哥就快…过六岁生日了!!!”
  “啊?”胤誐丝毫无法理解,过生日有什么好伤心的?!
  “呆头鹅!”胤禟也不知从哪里学的这句,破口而骂:“过了六岁,就要被关起来了!”
  “被关起来?!”胤誐瞪大眼睛,难道八哥犯了什么错吗?
  “是啊是啊!”胤禟不住点头,点着点着泪花就掉下来了。
  
  “满六岁就要进尚书房了!!!从早到晚都见不到啊!!!”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一时手痒,就双更了~~~
小十二与万琉哈氏还记得吗??O(∩_∩)O哈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