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9)

皇城九族/重生的八爷与父兄 马马宁(9)

时间: 2013-01-24 21:09:06

八八终于要进尚书房了~撒花!!!


☆、长绳难系日

  年华若水,水水随江流。
  
  胤禩只觉得重生的这几年,在如此悠闲的生活之下,心境已渐渐不似开始时的哀凉,反倒是那早就舍弃的童心总在不经意之间悄然而至。
  胤禩有些贪迷地享受着,即使会对这份沉迷产生惶恐与忐忑。
  偷得浮生半日闲,那是前世难求的安逸。
  
  虽然两年来少有见到胤禟与胤誐,但胤禩已然满足,只要想着那两人在同一片土地上欢快地生活着,胤禩总能傻傻地笑出声来,而这个时候,一旁的小十二也会学着傻傻地咯咯地笑。胤禩汗颜,立即止住,正襟而危坐。小十二看了,也挺直了小背脊,两只小手学着胤禩放在腿上。
  
  同在景仁宫西配殿,住得又近,再加上终日无所事事,胤禩的时间总是与胤裪一起度过。说到底,这一世胤裪母子的一场浩劫何尝不是与胤禩相关,胤禩颇有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歉意。
  万琉哈氏虽被贬去西所,但惩戒终究没有被放在明面上,总算是保住了最后的颜面。然而,独自一人的孤寂与悔恨才是真正折磨人的利器,短短的时日内,万琉哈氏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衰老下去。而此后,吃穿用度又下降了不只一个档次,以至于现在的万琉哈氏看起来就像是深宫内的普通嬷嬷一般,无神、沧桑。
  胤禩时不时地以佟皇贵妃的名义传万琉哈氏来景仁宫,让其母子二人相处片刻。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胤禩愿意帮上一二。
  而胤裪……
  前世为了那把位子、为了争口气,胤禩能有多少时间真正陪着儿女、享那天伦之乐?现下与小十二相处久了,胤禩对其的感情内夹杂了一丝久违了的为父的甜蜜,时常逗弄着、细心照顾着。
  胤裪很乖很少哭,在胤禩不停地教导之下,胤裪总算是在学会“阿玛”之前先喊出了“八哥”,胤禩对此很是自豪。虽然说话学得快,但胤裪到现在还不能自己扶着墙走,每次多练习片刻就会出汗咳嗽。小十二身子羸弱,那是从娘胎中带出的病,这辈子怕是好不了,胤禩有些心疼,不由得多花些时间陪着。
  就像现在,胤禩正趴在小榻旁,静静地凝视着熟睡的小十二。
  
  小十二特别喜欢趴着睡,脑袋往右边侧着,屁|股又翘得高高的,活像一只半熟不熟的小青蛙。胤禩有些好奇,伸出小指头轻轻地戳戳宝宝的脸颊,不一会儿,十二的小眉头就渐渐皱了起来,嘴里不满地吭吭唧唧,接着就迷迷糊糊地往塌里挪了又挪。
  胤禩来了玩性,隔着被子,学着嬷嬷那样顺着小十二的背脊轻柔地顺着拍。
  小十二嘴里不知嘟哝着什么,脑袋往胤禩那里凑了凑,攥着被角,又往胤禩那边缓缓地爬了过去。
  孩童最是真实,最是自在,随笑随哭,敢爱敢恨,胤禩不禁感慨。
  再次伸出手轻戳小十二嫩嫩的的脸蛋,果然,小十二从鼻腔里发出了不高兴的哼哼,缓缓地将头转到一边,接着干脆翻过身去,只留给胤禩一个小小的后脑勺。
  
  胤禩托着腮,看得出了神……
  仿佛从这幼童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开始都是一张纯净无暇的白纸,由将来所经历的事、所遇到的人来动笔,为其涂抹上各种各样的色彩,直到形成一幅完整的画卷……
  
  万琉哈氏乃是戴罪之身,而那多病羸弱、面黄肌瘦的幼子又注定讨不了长辈的欢喜。
  
  卑微的亲母、不受宠的际遇。
  最开始恨其不争,到头来恨其太争!
  
  胤禩看着看着,微微地蹙眉,就像是看着前世最开始时懵懂无知的自己。
  突然起了坏心眼,胤禩凑过去,对着小十二露出的脸蛋,轻轻地捏了又捏。
  
  小十二睡眼惺忪,翻了身转过来,眸子通红通红的,唇角颤了颤,对着胤禩低声呜咽起来,泪珠翻滚着直往下掉。
  
  胤禩没想到居然将小十二弄醒了,连忙上前又是拍又是哄的。好一会儿,小十二终于止住哭,但却是再也睡不着了,睁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胤禩。
  
  “小十二,你可千万别学前世的八哥那般,累人亦累己,惨淡收其场。”胤禩抚|摸着小十二的脑袋,轻缓地沉吟:“若你不知道将来的路该怎么走……”
  “小十二,你可愿意让八哥来做这执笔的画师?”
  
  小十二不知道八哥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八哥的模样柔柔的,很好看很好看。脑袋被八哥拍得很舒服,小十二眨了眨眼,向着胤禩更凑近了一些。
  
  胤禩咧开嘴,粲然而笑,像个孩子似的。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胤禩安静地坐在景仁宫的井亭之内,看着自己依旧瘦矮的小身板,不禁叹了又叹。这个年纪倒还不至于感叹岁月催人老……只是……
  胤禩的眉头松了又皱。
  只是没想到那从早到晚的磨练居然要经历第两次。
  寅刻至书房、未正下学、惟元旦免入直……
  胤禩把眉毛皱得更紧了。
  六岁生日……那对胤禩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日子。
  
  康熙到来的时候,就见到胤禩端坐在井亭之中,凝神苦思,攒额蹙眉,眼神颇为萧寂。六岁的孩子如斯的模样未免滑稽,康熙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快六岁了吧……
  康熙原本打算杜绝一切胤禩结党的可能,但此时间胤禩孤寂萧然、瘦弱无依的模样,终究于心不忍。
  康熙嘲讽地嗤笑,一味地抑制打压从来都不是良策,治标不治本。
  以那孩子的性情,或许更适合潇洒适逸的人生吧,但在经历了那样的结局之后,那双眸子里就多了层抹不去的沧桑。尤其在见到自己时,那双眼里更是有着化不开的风霜。
  若是那人愿意,一代贤王必是社稷之福……
  康熙止住步伐,不愿去打扰眼前的祥和。
  “摆驾回宫。”康熙低声道。
  
  胤誐咧着嘴,笑怎么也止不住,兴冲冲地跑去找自家的九哥。
  “九哥!皇阿玛说让我们去参加八哥的生辰呢!”
  气喘吁吁地冲进胤禟的住处,却见到九哥抱着脑袋盘坐在小榻之上。
  “九哥?”胤誐小心翼翼地上前喊着:“能见到八哥,九哥不高兴吗?”
  胤禟轻哼一声,不说话。
  胤誐总是看不懂九哥,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意了。脱了靴子,胤誐也爬上了小榻,伸出手摇晃着九哥,不解地问道:“之前就想问了,九哥,你为什么总是偷看八哥,可又不让八哥知道呢?”
  “二愣子!”胤禟轻骂一声,倏地站了起来,左手背在身后,腰板挺直,做出小大人的样子来回踱步,沉声答道:“额娘说过,身为皇家子嗣,要矜持沉稳、端庄严肃!”
  胤誐傻傻地看着,瞪大了双眼,除了那句“额娘说过”其余一句都没听懂。心里不由感慨,九哥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学问了?
  “那为什么要拦着四哥?”胤誐好奇地接着问。
  “八哥在景仁宫我又见不到,每次出景仁宫却都是去见四哥!”胤禟鼓着脸,恨恨地道:“四哥还总是挡着我的眼,我都看不清八哥了!四哥是坏人!”
  胤誐想了一下,想起了那人冷冰冰的可怕的脸,用力地点头:“嗯,四哥是坏人!”
  说完,胤誐就伸手扯扯胤禟的衣角,高兴地道:“那我们一起去参加八哥的生日!”
  胤禟脸一塌,一屁股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又不说话了。
  “九哥?九哥?”胤誐不住地问着,见胤禟没反应,干脆拉扯着胤禟的衣服摇晃起来。
  胤禟不耐烦地拍开胤誐的毛手,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自讨没趣,胤誐气呼呼地说道:“九哥不去,那我就一个人去了!”
  胤禟连忙拽住胤誐的手,幽幽地转过头来。
  “九哥?”胤誐只见胤禟嘟着嘴,眼睛水水的,脑袋也垂得低低的。
  胤禟皱着眉头,很认真地抬头看向胤誐,沉声答道:“我怕八哥会哭!”
  “啊?”胤誐张大嘴,只发出了一个音。
  很是不满胤誐的反应,胤禟用力拽着胤誐的手,郑重地接着说:“上次八哥见到我们,哭得可伤心了!”
  胤誐好不容易才听懂了九哥的话,傻傻地回答:“不会啊?上次我见到八哥,八哥看上去很开心很开心,还送了我好多点心呢!”
  胤禟倏地眯起眼睛,语调一沉:“你背着我去见八哥了?”
  胤誐被吓到了,结结巴巴地回答:“是……是啊……”
  “怎么不早说!”胤禟猛地跳下小榻,连靴子也来不及穿,就朝着外边大声地吼了起来:“何玉枉!快给爷把衣服鞋子准备好!爷三天后可是要去八哥生辰庆贺的!就那件羽白雪狐裘!不不……太素了……那就红绸紫貂袄!……还是太艳了……把衣服都给爷拿出来,爷要亲自挑选!!”
  
作者有话要说:PS:前世小九小十与八八相交之时,已经有些世故了,三人经过了几年、几十年,才真正交心相护。而这一世,三人初见的时候正是童言无忌、毫无名利功利之时,这样的感情会比上一世更加真挚的。


☆、人间天地春

  二月初十日,东方欲晓,万物初醒。
  
  胤禩黎明即起。
  高明已备好小冠小袍褂小靴随侍在旁。
  紫貂表其披领,薰貂为其袖端,绣文两肩前后为正龙各一,襞积为行龙六,间以五色云。织玉草为其冠,石青片金缘二层,红片金为其里,上缀朱纬,前缀舍林,饰东珠五,后缀金花,饰东珠四,顶金龙二层,饰东珠十,上衔红宝石。
  穿戴完毕,年仅六岁的幼童竟也看起来气宇轩昂,仪态万方,贵气逼人。
  高三变微微失神,主子终于也雍容沉稳,长大成人了。
  
  乾清门。
  汉白玉石须弥座,铜鎏金狮子,檐下绘金龙和玺彩画,壁心及岔角以琉璃花装饰。
  在破晓仅有的几丝曙光之下,这御门听政之所显得分外肃穆庄严,令人发自内心地崇敬拜服。
  
  五更天,二月的薄晨是干燥而冰凉的,貂皮披身却依旧抵挡不住其寒意。
  胤禩沉静步行,眼眸深邃,缓缓地走近这前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那曾经无数次跨过的门槛,现在却是高大森严,仅凭一己之力已无法跨越。
  
  高三变匍匐在地,恭敬地抱起胤禩小心地置于门内。
  
  胤禩放缓心情,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举止得当,步入乾清门之内,与诸王同列,立于御前,随众站班当差。
  裕亲王福全离得近,见到胤禩蹙眉沉寂的模样,不由暗叹,毕竟是第一次,这孩子也难免紧张吧。
  胤禩只觉肩头略微一沉,抬起头就见到二伯福全温和的笑容,胤禩握紧的拳头慢慢地松开,两边的酒窝浅浅显现,对着福全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静鞭三响,文武肃立。
  ……
  
  六岁并不是一个需要庆祝的生日,对皇子来说,这一日仅仅代表着长大的标志、背负身为皇嗣重担的开始,这是身为皇子的必然。
  胤禩温润地微笑,终于,这一世的序幕,真正地开场了……
  
  朝堂、朝臣、朝政,胤禩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仅仅……百无聊赖……
  
  下朝。
  
  胤禩快步地往景仁宫走去。
  明日才开始上学、入尚书房。算起来今日已是胤禩除元旦外唯一的“闲”日子了。胤禩可一点都不想浪费,此时回去还能逗弄逗弄小十二,料理料理一下才养了十几日的花花草草。
  
  细碎匆忙的脚步声远远传来……
  
  胤禩缓缓地转过头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疾步地跑来。
  
  那是之前一同随众站班当差的胤禛,只是距离较远,一直没有交集。
  胤禛跑得脸颊红扑扑的,眼内含着隐隐的笑意,童颜畅怀,童言无忌。
  
  那是小胤禛。
  
  胤禩对眼前懵懵懂懂、一无所知的胤禛并没有所谓恨意,更何况,前世那相恨相杀的正主也存在于世。经历了这么些时日,胤禩已经渐渐地能把雍正与胤禛平和地分开对待。
  
  两年来,照理说小胤禛应该早已消失才对,但事实却是小胤禛一直存在于世。
  
  ……只有一个原因,仅仅只是那位冷清冷性的雍正皇帝不希望这孩子消失罢了。
  
  那日。
  
  雍正曾经破天荒地找借口翘了一天的课,安静地坐在园子里许久许久不言不语,静静地看景赏花,从破晓到薄暮,整整一日细细地把玩着小胤禛心爱的玩具——青玉十六巧,仿佛在细思量,有似乎仅仅是失神发呆……
  胤禩赴约而至时,就见到了这幅画面。
  胤禩原本以为对这前世相杀半生的对手,自己必然是了解至深。如今才发现,或许谁都没有办法真正地了解他人的本性,即使是本人也不可能。
  两人相约的时候,夕阳已然西下。
  红霞般的暮色照耀人间,雍正的身影朦胧地不似真实的存在。
  胤禩上前时,雍正突然伸出手猛地拉近胤禩,胤禩微微皱眉,雍正却始终紧紧攥着,一直没有松开手。
  雍正缓缓闭上眼,待再睁开时,是小胤禛那红通通的双眸。
  胤禛捂着脸,渐渐地,似乎再也忍不住了,泪珠不住往下掉,憋了又憋,直到终于哭出声来。
  “八…八弟……我难道又失忆了?”
  “我…只记得早上起身的事…可现在都傍晚了……”
  “太医说我只是郁结于心,没有大碍,但……”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不记得……真的不记得……”
  “一开始只是不记得一小会儿……后来不记得的时间越来越长……”
  “八弟……我会不会有一天永远……什么都不记得了……”
  胤禛断断续续地呜咽着,不停着说着说着,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将心中的惶恐与不安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胤禩轻轻叹气,对着这样伤心哭泣的孩子,实在恨不起来。
  伸出手,胤禩犹豫了一下,继而僵硬地拍着胤禛的背脊。
  胤禛顿了片刻,鼻子抽了又抽,似乎在极力地想要保住身为哥哥的颜面,可见到胤禩温柔的笑脸时,胤禛哭腔浓重地哽咽一声,伏在胤禩身上猛地痛哭起来。
  
  在那之后,雍正再也没有于白天出现过……
  
  胤禩清楚地记得,那天,胤禛清醒之前,雍正的低语呢喃。
  
  “我已经再也回不去了,雍正皇帝早已记不起那最美好的温度……起码要让那孩子牢牢地记住、记住那份甜蜜……这一世,雍正本就不为人所要,不为人所爱、不为人所希望……就让我藏在暗处,做一柄出其不意的利剑,保护我想保护的东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胤禩轻笑出声,这片水土之上,为了一些人能够更好地生活,就必然需要另一些人来背负这座皇城所蕴含的阴暗与沉重。
  而这负重之人,正是自己、雍正、以及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
  
  胤禩收回思绪,看向眼前的胤禛。
  胤禛笑嘻嘻地走来,神神秘秘地让两人的侍从退到远处,随后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能看见后,才从前襟内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小巧的木盒。
  “这是四哥好不容易找到的二十一巧,送给八弟,贺生辰。”
  胤禩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胤禛看着胤禩一脸的莫名有些急了,极其认真地劝告:“八弟你不知道,尚书房可厉害了!再没时间玩耍,而且这二十一巧如果让谙达发现可是要没收的!”
  再见胤禩依旧一脸的惘然,胤禛恨其懵懂,干脆径自扯开胤禩的衣领,把小盒子塞进胤禩的前襟里,继而郑重地握住胤禩的双手:“听四哥的,可千万别让人发现!”
  “四哥还要赶紧去尚书房,八弟可千万别忘了四哥的话!”
  
  待胤禛走远了,胤禩僵硬地摸摸胸口处硬邦邦的木盒,确定这不是一场梦后,蓦地捂着肚子,笑得弯下腰来。
  没…没想到……那个沉稳谨慎守矩的雍正,在儿时也是个爱玩爱闹恨书房的顽童啊……
  胤禩毫无形象地狂笑起来,渐渐磕出了星星水光。
  远处听到声音赶来的高三变见状一脸的莫名。
  
  回到景仁宫。
  胤禩拿出木盒,让高三变仔细地收起来,接着就径自踏入了西配殿。
  殿内很是安静,胤禩不由奇怪,内侍们居然都不在其中。
  “十弟,上。”
  胤禩仿佛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呢喃,接着不禁嘲讽地摇头,怎么会呢?若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现下在做白日梦不成?!
  
  蓦地,前后都是一重。
  
  胤禩用力地瞪大双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个红色绸缎、圆润可爱的小娃娃一前一后,用力地抱住了胤禩,脆生生地喊着:“八哥!弟弟给你贺生辰!!”
  胤禩身子一颤,唇角抿了又抿,眼角却瞬间红了起来。
  
  胤禟看见了,微微地皱着眉,悄悄地将脑袋绕过胤禩,用力瞪着胤誐,轻轻地骂道:“你骗我!八哥看着又要哭了!!”
  胤誐委屈地探出脑袋,不甘地解释:“真的,我没骗九哥!再说现在八哥看起来哪里像是要哭了?!”
  胤禟气得跺脚:“就像!就像!!”
  
  胤禩看着两个孩子抱着自己,又将脑袋伸到自己背后窃窃私语,一时之间哭笑不得,鼻子一吸,立时破涕为笑。
  胤誐抬头看着胤禩,接着把脑袋缩回去得意洋洋地瞥向胤禟,咧着嘴道:“看!八哥笑了吧!!”
  
  胤禩陡然变得有些局促,慌忙地招来内侍拿来点心与蜜糖。
  “爷,皇贵妃娘娘已经准备好了。”高明身后一长串的宫女们很快端来了餐盘。
  胤禩笑笑,眼睛湿湿的,一时间竟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不一会儿,嬷嬷将小十二抱了过来。
  小十二从来都不怕生,见到两个哥哥也是咯咯地直直地笑。
  胤禟对这么一个奶娃娃很是好奇,虽然瘦小了一些,但逗着逗着也来了兴致。
  一时间,配殿之内充满了娃娃欢乐的笑声。
  
  傍晚时分,胤禛下了学也匆匆地赶了过来。
  胤誐怕怕地缩到胤禩的身后,胤禟皱着眉头。
  刚刚睡醒了的小十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到胤禛似乎很感兴趣,嘴里不停地嘟哝着除了“八哥”之外最喜欢说的词:“抱……抱……”
  胤禛从没应付过如此之小的娃娃,手足无措地说这说那。
  胤禟一时没能憋住,猝然笑出声来……
  
  小十二刚刚学会不借助任何外力自行走路。
  胤禟自告奋勇地要照看着小十二。胤禩还是不放心,此时胤禛颇有哥哥风范地站出来,一起与胤禟在小十二身后护着。
  小十二对能自己行走很是兴奋,一步一步地走到配殿门口。
  
  胤禩隐约看到了一抹杏黄色。
  静静地站在门外的皇太子似乎注意到了胤禩的视线,轻咳了一声,踏进门槛。
  
  胤禩垂眸,自己分明看到了胤礽眼里的一丝渴望。
  重生一世,现在细细思量,皇太子的身份、康熙亲自的教导,对年幼的胤礽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负担?前世康熙都曾说过“皇太子从来惟知读书,嬉戏之事一切不晓。”
  胤礽那“睿质岐嶷,学问渊通”的美名,到底是牺牲了多少,又耗费了多少才能换来?胤禩不知道,只知道胤礽前世渴望童年、今生依旧如此……而已罢了。
  
  无论多么优秀的人,在沉重的压力之下,在无限的期望之下,都会承受不住……
  前世胤礽曾经满心认为自己早已完全习惯,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本身是多么脆弱,根本无法承受如此重压!!
  承受不住的结果,就是皇太子自身的心性逐渐腐烂,由里到外地开始崩塌……
  
  前世胤禩或许还会欣羡皇太子的崇高地位,这一世,却仅仅留下了怜悯。
  
  胤禩稍稍感慨,已经准备好屈身请安了……
  
  骤然,小十二快步走了三下,猛地抱住眼前那抹杏黄。
  整个配殿顿时鸦雀无声。
  只有小十二兴奋地抬起头,高兴地咧嘴大笑,不住地嚷着拽着:“抱……抱…抱抱……”
  
  胤礽从不知道有人能如此大胆,一时怔愣,待反应过来陡然发现自己脸颊烧红,胤礽倏地转过头,严肃地轻咳两声,掩饰此时的尴尬。
  
  小十二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干脆地拒绝,抬起脑袋看向胤礽,身子一抖一抖地,眼眶酸涩通红,泪花翻滚不已,嘴巴颤颤,发出了满满的哭腔:“呜呜呜……抱…呜呜…抱抱……”
  
  胤礽眉头渐紧,更加惘然无措,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想到刚才胤禩的做法,胤礽学着伸出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小十二的背脊。
  小十二停住哭。
  胤礽舒展了眉头。
  小十二低下头,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众人呆立,不知该怎么反应……
  
  胤禩舍不得小十二那样哭着,而那一向强势的皇太子如此茫然无措的模样也着实可怜。
  皇太子的身份,总是使人忽略,这人……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硬着头皮上前,胤禩草草地行了一个礼,轻声说着:“太子殿下,孩子们虽然辨不清是非、也不知晓好坏,却对人的善意与恶意格外敏|感。只要带着善意轻轻地拍着,孩子们都会愿意亲近的。”
  
  胤礽看了眼胤禩明亮温暖的眸子,再看看不住哭啼的小十二,缓缓地伸手,略微僵硬地小心地拍了起来。
  小十二的哭声渐渐止住了。
  胤礽眼睛亮亮的,像是发现了从未见过的美好事物一样,逐渐熟练地柔拍着。
  
  胤禩偷偷地塞了一颗小糖果给小十二。
  
  小十二顿时破涕为笑,抬起头给了胤礽一个大大的笑脸。
  
  胤礽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咧开,倏地侧过身,再咳了几声,极力保持着太子的沉稳,缓缓地道:“八弟说得甚为有理!”
  
  配殿之外,默默站立的二人始终不动分毫。
  
  “摆驾回宫。”康熙轻轻地说道。
  “皇阿玛不进去吗?”胤禔十分好奇,皇阿玛站了那么久,却迟迟过而不进。
  康熙深深地叹气,略微沧桑的神情:“朕进去了,他们都会拘谨吧。”
  
  晚膳时分,梁九功奉命前来克食御膳。
  胤裪不明所以地傻傻地笑。
  胤誐直溜溜地盯着满桌好吃的东西,口水几乎顺流而下。
  胤禟坐在胤禩身边哼着不知是哪里学来的调子,很是高兴欢快。
  胤礽正襟危坐,眼神时不时地瞄着屋内的这几个小娃娃,想着是不是每个都这么逗人。
  胤禛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带来的棋牌被几个弟弟翻了出来,还被弟弟们拖着一起玩一起闹。
  
  牌戏。
  胤誐怀里抱着甜点,十分珍惜地吃着。
  胤禟总是输,立刻眨着大眼向胤禩求助。
  胤禩望了眼从头赢到尾的胤礽,笑着引导小十二往胤礽那里走去。
  胤礽暗地里瞪了一眼胤禩,优雅、轻缓地抱起小十二塞进胤禛的怀里。
  胤禛左看看、右望望,却见自己孤立无援,总不能再把小十二往太子怀里塞回去……只能不断地哄着颇为闹腾的小十二。
  
  一日烂漫的春景,极美、极美……
  
作者有话要说:厚厚的一章哦~~~~~


☆、取舍进退间

  是夜,晚风清爽丝滑,不似人间所有。
  
  胤礽胤禛走得较早。
  随后,胤禩送走了瞌睡得直点着脑袋的胤禟胤誐,接着又让嬷嬷将胤裪抱回里屋。
  
  胤禩匆忙整理了衣冠,即刻赶去额娘所住东配殿。
  明日就要搬去阿哥所,将来面见额娘的机会只会变得越来越少,胤禩不愿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卫氏安静地坐在窗边,嘴角浅浅弯起。
  当见到从屋外入内的胤禩时,卫氏眼中的笑意更是无限的被放大……
  
  “额娘?”胤禩好奇地看向卫氏,笑着走去:“什么事让额娘这么开心?”
  “怎么回事呢?”卫氏以手支头轻声呢喃,眸含秋水,面带笑靥:“今日的八阿哥不似往日般沉稳早熟、却是调皮憨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