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杨戬与孙悟空 阿尧(西游记宝莲灯同人)(上)

杨戬与孙悟空 阿尧(西游记宝莲灯同人)(上)

时间: 2013-01-25 16:07:15


西游是一场棋局,是杨戬与如来以西行路为棋盘,以唐僧师徒为棋子,以三界众生为赌注,下的一局生死棋。当年杨戬有愧于孙悟空,为救孙悟空出五行山,杨戬设定了西游。本文伪人兽,伪生子,cp是孙x杨,开头轻松,中间虐,结局绝对HE。望各位看过留爪。

以下说明:
1、本文涉及原著有《西游记》、《悟空传》、《宝莲灯前传》。
2、孙悟空的人物设定基本按照悟空传,杨戬是根据宝前。没看过原著的也能看懂本文。

☆、第一章

杨戬第一次收到玉帝要他剿灭妖猴孙悟空的命令时,并没有听从。当时封神之战刚结束,杨戬虽有神籍,但住在灌江口杨府,听调不听宣。玉帝的圣旨发到灌江口时,杨戬正和梅山兄弟下棋,对圣旨置若罔闻。杨戬心想:焉知玉帝不是想借孙悟空的手除了自己?不管死的是孙悟空还是他杨戬,玉帝都会很开心,当然,最开心的还是两败俱伤。
说起来,那孙悟空也算神通广大,大闹东海龙宫抢了镇海神针做兵器,又去地府将九幽十类在“生死簿”上尽皆除名,三界内如此胆大妄为的也只有他了。孙悟空闹得越欢,杨戬越高兴。没多久听说孙悟空受了招安,做了天庭的“弼马温”,杨戬还好一阵惋惜,惋惜孙悟空没有多闹一些时日。好在孙悟空不负众望,第二次反了天庭,这次反天以孙悟空上天做了“齐天大圣”而宣告终结,孙悟空有官无禄,看守蟠桃园。
那样的人,怎会甘心种桃?
杨戬等着孙悟空第三次反天。
千年一次的蟠桃会上,孙悟空大闹天宫,扰乱蟠桃会,一根金箍棒打下天庭,在花果山竖旗为妖。群妖云集响应,声势浩大。这一次,杨戬必须要去剿灭孙悟空了。因为他已经不是灌江口逍遥自在的杨二郎,他是天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法天神,是三界内有名阴狠毒辣、冷酷无情的司法天神了。
杨戬带领手下与同来围剿的李靖父子打过招呼,站在云端向花果山望去,想起孙悟空第一次反天时自己还拍手称赞,不由得暗中长叹。
花果山上旌旗密布,两杆猩红大旗竖在孙悟空的宝座两边。一面旗上写着:“只因心高嫌地窄”,另一面旗上写着:“立心端要破瑶天”。中军帐前,群妖整整齐齐,列成蟠龙阵势。孙悟空背后高高竖起一竿大旗,旗上的字迹遒劲有力,甩得龙飞凤舞,像要飞到天上去一般——齐天大圣。
与天比齐吗?杨戬心道,这字写得倒跟孙悟空的人一样,嚣张跋扈。这猴子傲得……很像自己当年啊。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孙悟空手执如意金箍棒,跳上半空。“俺老孙从不斩无名之辈!”
“大胆妖猴!死到临头还呈口舌之快。”哮天犬先于杨戬跳了出来,“睁开你的猴眼看看,二郎神在此,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二郎神?”孙悟空仔仔细细打量哮天犬后面的人,“你就是二郎神?”
杨戬排众而出,拱手为礼:“正是。”
“果然与众不同。”孙悟空上窜下跳,绕着二郎神转圈,“纵观三界,除了你,谁敢姓二?”
“哈哈哈……”群妖大声嘲笑起来,两军阵前肃杀的气氛被冲淡不少。杨戬神色不动,向群妖冷冷地望了一眼,漫山遍野忽然静得落针可闻。只是一眼,笑声便戛然而止,好像正在打鸣的公鸡被人掐住了脖子,断得那么突兀。
杨戬面无表情,就像在脸上戴了个面具一样:“我姓杨,在家行二,因此被称作二郎神。”
“你就是瑶姬第二个孩子,玉帝的亲外甥,杨戬杨二郎?”孙悟空一脸嘲讽,“听说玉帝杀了你母亲,你怎么反倒做了玉帝的走狗?”
“不是走狗,是司法天神。”杨戬依然是一副泰山崩于面前而色不改的样子,只不过拢在袍袖里的手慢慢攥紧了,捏成了拳头。哮天犬跟随杨戬日久,便知杨戬是动真怒了。无论何人,都不能在杨戬面前提他的母亲,那是他的死穴。这孙悟空故意激怒杨戬,意欲何为?
“杨戬,你可知当今天下,法力最高的三个人是谁?”孙悟空不等杨戬回答,自己答道,“第一自然是西方如来佛祖,第二是如来座下二弟子金蝉子,第三么……”孙悟空环顾四周,笑问:“兄弟们,第三是谁?”群妖大声应和:“齐天大圣孙悟空!”孙悟空听罢哈哈大笑,却一指杨戬,神色郑重:“第三便是杨戬杨二郎!甚至早有传言,说杨戬法力已高过金蝉子,只是他与人争斗,向来留三分力气,才会排名靠后。”
孙悟空收起了嬉皮笑脸,正色道:“杨戬,你可知俺老孙为了与你一战,等了多少年?”将金箍棒直指杨戬,大喝道:“今日你若再留手,便是瞧不起俺老孙了!”
金箍棒带着风声,奔着杨戬头顶砸了下来。“看棒!”
杨戬急举枪相迎。枪棒相交,便如晴天里炸了个霹雳,震得神仙妖怪耳中出血,更有法力低微者,昏死过去。
杨戬还能好整以暇地说话:“你怎么先出招后示警?”孙悟空将金箍棒紧紧压着杨戬的三尖两刃枪,笑道:“示警与否,你不是都能接住么?俺老孙多年未逢敌手,见到你,一时心痒,便连礼数也顾不得了,兄弟可别见怪。”
杨戬撤回三尖两刃枪,随后挽了个枪花,急若奔雷,迅如流星,攻向孙悟空。
“谁是你兄弟?道不同不相为谋!”
“果真不同么?你不是也反过天庭么?”孙悟空架住杨戬的枪。
“那是杨戬年少不经事,如今已幡然醒悟。”
孙悟空露出了然的微笑,连声道:“明白,明白。”
杨戬反倒莫名其妙了:“你明白什么了?”
“不就是怕连累你妹妹吗?”
杨戬心中一震。只听孙悟空继续没心没肺地说道:“俺老孙可不像你,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人身死全家趴窝,无牵无挂,无忧无虑,想干什么便能干什么,反天是个累活,便由孙悟空替杨戬做了吧!”
“放肆!一派胡言!”杨戬怒喝,脸上那张完美的面具有了一丝裂纹。
“你生气了?”孙悟空笑嘻嘻地说,“能见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司法天神生气,俺老孙也算不枉此生。”
杨戬不再犹豫,将全部力气爆发出来,三尖两刃枪化作一道利芒,直奔孙悟空而去。
孙悟空按照以往一样举棒相迎,却猛然发现杨戬枪上的力道不知大了多少倍,想要变招已然不及,胸中一闷,一口鲜血直喷出去。
这就是杨戬真正的力量吗?孙悟空讶然,却又暗暗有一丝猎豹见到老虎的那种兴奋。刺激,危险,可是,真他娘的从心底往外觉得兴奋。
杨戬,你出全力了,你终于正视俺老孙了么?你可知,俺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孙悟空没有败,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孙悟空把金箍棒收进耳中,摇身一变,变成个麻雀,扑棱棱飞到树梢头。
众神一齐吆喝道:“休走了妖猴!”四大天王与李靖等人早布好天罗地网,俱都收紧了,又将照妖镜立在空中,欲照出孙悟空的本相来。杨戬额头中间蓦地发出光华,原来是睁开了天眼,天眼过处,但见树梢上那只麻雀便是孙悟空,杨戬变作个饿鹰,展翅扑了上去。
孙悟空见饿鹰扑来,又变作个鱼儿,直入水内。杨戬赶到岸边,遍寻不见,心想,那猢狲定然是入了水假装成鱼虾之类,于是变作鱼鹰,等在下游。孙悟空顺水正游,见岸边一只鱼鹰生得古怪,料想是二郎神变的,急转头,打个水花就走。杨戬见一条鱼转头就走,赶上来,就要啄。孙悟空顺势窜出水,变成一条水蛇,钻入草丛里。杨戬又变作一只鸟来吃这蛇。
孙悟空与杨戬几次三番变化,神仙与群妖不能辨,更无暇理会,早打成一团。唯梅山兄弟与哮天犬在杨戬身后跟随。
最后孙悟空变作个庙宇,嘴巴变作庙门,牙齿变作门扇,舌头变作庙里供奉的菩萨,眼睛变作窗,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庙后做个旗杆。
杨戬赶上来,见四野空旷,唯独一座庙宇孤零零立在这里,心知必是孙悟空了。
“从来不曾见到庙宇后面还竖旗杆的,哮天犬,你去把旗杆给我咬断!”
哮天犬得令,奔向旗杆。
那庙宇化作一股青烟,冒在空中不见了。
杨戬纵身腾云,起在半空,问守在天上的李靖:“可曾见到妖猴?”李靖道:“不曾上来,我们这里有照妖镜照着!”杨戬心道凭一把破镜子想照出孙悟空的七十二变真是痴人说梦了,睁开天眼,四处观瞧。
孙悟空已行至灌江口。
杨戬上天做了司法天神,把灌江口的杨府也搬到了天上,地上的这个不过是享受百家香火的二郎庙而已。孙悟空变作二郎神的模样,大摇大摆走进庙中。仆役磕头迎接,孙悟空在上首坐了,查看文书,无外乎是些百姓求子求财求姻缘。正看时,一个仆役慌慌张张跑进来:“又一个真君来了!”只听外面传来杨戬的声音:“可曾见到孙悟空?”
孙悟空翘着腿坐在正中:“真君莫嚷,庙宇已姓孙了。”
杨戬撞进门来,拿出三尖两刃枪,劈脸就砍,孙悟空举棒相还。二人打出庙门,边战边行,一会腾云驾雾,一会跃入水中,神仙妖怪俱都看不见二人身影了。
孙悟空自法术大成以来,还没有如此棋逢对手过。杨戬平日里为人谨慎小心,也难以全力施展。二人皆是第一次打得这么痛快。打到兴起,也不知到了哪里过了多少时日,更加忘了身遭的一切。
杨戬法力终究略胜孙悟空一筹,渐渐的,孙悟空便有些不支。杨戬眼见要得胜,惜才之心又起,奔向孙悟空心口的一枪临时变了方向,冲着孙悟空的肩头。孙悟空看出杨戬要放他一马,心道杨戬啊杨戬,你既然不忍心杀俺,可怪不得俺了。
眼看三尖两刃枪已到面前,孙悟空拼着受伤,左手突然掏出一条捆仙索来,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捆仙索上,捆仙索立马有了灵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捆住了杨戬。同时,杨戬的枪尖也结结实实地扎进了孙悟空肩头。
孙悟空大笑,这一笑却扯动了伤口,猛咳起来,咳得嘴角溢出血沫儿,但依然不管不顾地狂笑。
“杨戬,俺老孙赢了!”

☆、第二章

孙悟空笑得太早了。
杨戬虽被捆仙索捆住,却在最后一刻催动本命真元,祭出以元神炼制的本命锁。本命锁化作一道白光,直奔孙悟空。孙悟空正得意洋洋,没注意杨戬的反击,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光已在身周绕了三圈。
光芒消失后,孙悟空身上也多了一条绳索。
杨戬修道,对法器的运用比之修佛的孙悟空不知高明了多少倍。孙悟空硬挨了杨戬一枪,肩胛骨尽碎,肩头处的经脉已毁,受伤颇重,哪还有力气挣脱。可是孙悟空挣不脱杨戬的本命锁,杨戬也挣不脱孙悟空的捆仙索。一时之间,二人便僵持住了。
孙悟空的捆仙索是专为对付杨戬而制,被捆住的人,半点法力都无。而杨戬的本命锁是自身真元所化,与杨戬的元神连在一起,想要强行突破,只有杀了杨戬,孙悟空就算不受伤,被杨戬以元神炼制的本命锁锁住,也是施展不出丝毫法力的。于是,两个纵横三界的人物,便在此刻,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了。
二人大眼瞪小眼,怒视对方。
“长久下去不是办法,我们总不能一直绑在这。”杨戬道。
孙悟空点点头。
“我们一起松开对方如何?”
孙悟空又点点头。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松开。”杨戬喊,“一!”
“等等!”孙悟空忽道,“俺受了伤,你不会趁俺松开你之后,杀了俺吧?”
杨戬道:“若是杀你,刚才便杀了。”
“三界内谁不知道司法天神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凭什么信你?”
杨戬无奈:“你待怎样?”
“若是让你先松开,你必不肯,若是让你起个誓,你这样的人,发誓也不顶什么用。”孙悟空似乎很困扰地想挠挠头,却被绑得紧紧的抬不了手,想了想,道,“算了,俺也想不出来要怎样,你接着数吧。”
“二!”
“再等等!”孙悟空又叫道。
“又怎么了?”杨戬强忍怒气。
“俺……俺要撒尿!”
“你!”杨戬道,“松开后你愿意干什么都行。”
“不行不行,等不及了。”孙悟空背转身子,就要解裤子,好在手垂在身体两侧,倒不影响他解腰带,解了一半,见杨戬还愣在那,说道:“你干嘛?难道想看俺撒尿?”
杨戬扭过头不看,耳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接着是孙悟空舒心的长叹:“爽啊……”杨戬怒喝:“好了没有?”回过头来,却见孙悟空并未提上裤子,嗯,该看的都看到了……
孙悟空兀自叫道:“杨戬,你果然有偷窥别人撒尿的癖好!”
“我没有!”杨戬生平从未遇见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乱了方寸。
孙悟空充耳不闻,大笑道:“回去看俺怎么说,外表一本正经的司法天神其实是个爱偷窥别人撒尿的家伙,哈哈哈哈。”孙悟空笑得特别欢。
杨戬平复下心情,道:“我重新数,一!”
孙悟空神色凝重。
“二!”
孙悟空左手捏了个奇怪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看来已经做好准备了。
杨戬大喝:“三!”
孙悟空没动,杨戬也没动。捆仙索仍旧在杨戬身上绑得死死的。
“你没松开我!”杨戬沉下脸,“你敢骗我?”
“你还不是一样?”孙悟空挣了挣身上的绳子,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样子说道,“行了行了,咱俩半斤对八两,谁也信不着谁,谁也别说谁了。”孙悟空望天翻了个白眼。
孙悟空毕竟受了伤,为节省体力,将捆仙索缩小,只捆住杨戬的左手。杨戬不愿占便宜,也将本命锁缩小,只捆住孙悟空右手。毕竟仙索绑住的范围越小,越节约法力。这样一来,二人只有一只手被捆住,行动无碍,但还是施展不出法力,便如凡人一般。
杨戬环顾四周,山野翠绿,流水潺潺,天地苍茫,寂静无人,远处一条小道蜿蜒曲折,直达二人站立之处。
杨戬道:“你知道这是哪里吗?”“爱是哪儿是哪儿,反正不是俺老孙的花果山。”“哮天犬和李靖他们见不到我,不知会不会着急。”“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咱俩就在这呆个十天半月,在他们那也不过是一瞬,着什么急?”
“你就一点也不想回去吗?”杨戬道,“你松开我,我们重新比过。”
“为什么不是你先松开俺?”孙悟空问。
杨戬想起刚才孙悟空的失信,心中窝火:“你先松开我。”
“你先松!”孙悟空半点不肯退步。
“我无所谓,我右手能动。”杨戬晃了晃自由的右手。
“俺也无所谓,俺是左撇子。”
“那我们就这么耗着吧!”杨戬怒,“跟杨戬比耐心,你输定了!”
“跟人比什么俺老孙都没输过!”孙悟空比杨戬更怒,“俺发誓,要是不能让你先松开,俺甘愿被抓到斩妖台上,刀砍斧剁,雷打火烧!”
时间飞快地溜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杨戬和孙悟空杠上了,谁都不动。“轰隆隆”一声巨响,天空中炸了一个响雷。孙悟空抬头望天,见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阴风阵阵,看来要有一场大雨了。
“雷公在布雨,是你叫来的帮手?”孙悟空忍不住问。
杨戬冷哼一声:“你也太小瞧杨戬了。”
“好,那说定了,谁都不许叫帮手,看谁先熬不住。”
电光一闪,又是一个霹雳,“哗啦啦”一声,大雨倾盆而下。孙悟空和杨戬立马浇成了落汤鸡,却都岿然不动。
远处一个小孩子顺着小路跑过来,见到他们吓了一跳:“娘,快看,那里有两个傻子不知道躲雨!”
一位妇人追上孩子,一把抱进怀里:“别瞎说!”看了看孙悟空和杨戬。孙悟空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蹬藕丝步云履,本是威风凛凛的装束此刻被大雨浇得湿透,看起来狼狈不堪。杨戬也没好到哪去,雨水顺着飞凤冠淌下来,黑色的蟠龙大氅紧贴在身上,沾满了泥泞。于是妇人做出了最可能的判断:“他们两个是唱戏的!你看,还穿着戏服呢。”
杨戬啼笑皆非,孙悟空干脆哈哈大笑。
妇人打着伞走过来,罩在他们头上:“你们唱戏的也不容易,下雨了还不休息吗?怎么跑到野外唱戏来了?”
待看清孙悟空的尖嘴猴腮,吓得大叫一声:“天啊!你是人是鬼?”
杨戬赶紧道:“大嫂莫怕,这是我侄子,化了妆,在扮演一只猴子。”
这妇人倒也不傻:“什么妆在这么大雨的情况下,还不褪去?”
杨戬对孙悟空耳语道:“你不是修成人形了吗?快变过来。”
孙悟空不乐意:“人形的样子太丑了,俺才每天用法术维持猴子的形态,在猴子里俺可是有名的美猴王啊。”
杨戬这才知道孙悟空即使被本命锁锁住,也还能施展法力,却把仅余的法力浪费在维持猴子的形态上。这猴子简直不可理喻。
孙悟空和杨戬虽然互相绑着,但他们的绳索凡人看不见。孙悟空被绑得久了,气血不通,加上右肩的碎骨刺入肉里,被雨水一浇,确实不大好受。天色渐晚,孙悟空想,不如先去妇人家里借宿,换换衣服,吃过饭,过一夜再作打算。反正与杨戬打的是耐心战,贵在持久,不急于一时。恰巧妇人的家就在附近,孙悟空提出借宿的要求后,农妇便领着杨戬和孙悟空回了家。
妇人所居乃是一个小村庄,名叫王家村,百来户人家,居民多姓王。王家村三面环山,背靠西海,如世外桃源般,与世隔绝。妇人夫君叫王文,平素打柴为生。王文有个十八岁的弟弟叫王武,尚未娶妻,留在家中。王大哥生性好客,见大雨中有两人要借宿,二话不说答应了。给杨戬和孙悟空各一套干净衣服,让两人自去换衣。杨戬左手和孙悟空右手绑在一起,中间两条仙索相连,换衣服也只能在一起换了。王大哥大嫂看不见绳索,还在想他们俩感情真好,真是做什么都形影不离啊。
杨戬念了句咒语,脱去铠甲,换好平民的装束,转过身去看孙悟空。
孙悟空穿好青衣小褂,绑好了裤腿,抬起头。一双大眼睛黑亮黑亮,灵动有神,唇边两个小梨涡,未语先笑。圆圆的脸蛋,粉红的肌肤,活脱脱十五六岁少年的样子,机灵活泼,天真烂漫,哪还有一丝一毫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的模样。
杨戬有一瞬间的惊讶:“你的样子……”
“俺知道很丑啦。”孙悟空撅着嘴。
“你真的觉得自己丑?”杨戬拿来一面镜子照着孙悟空。
“快拿开,想吓死俺啊?”孙悟空推开镜子,“难看死了!”
“为什么你会觉得难看?”
“没毛啊!”
杨戬这回是真愣了。
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杨戬欢乐的笑声回荡在屋内,震得房梁上的灰尘簌簌往下掉。孙悟空去捂杨戬的嘴:“别笑了,房子要被你震塌了!”
杨戬侧过头躲过孙悟空的手,还是忍不住笑,又去看孙悟空,明明是五百多岁的人了,却长了一副少年的样貌……
这一刻,杨戬第一次觉得孙悟空很可爱。
这一刻,孙悟空第一次发现原来杨戬也会大笑的。

☆、第三章

两人换好衣服出来,王家已备好饭菜,乡民淳朴热情,宾主尽欢。
到睡觉的时候却犯了难。
王家有屋两间,一间哥哥住,一间弟弟住,王文想让杨戬跟自己住,孙悟空跟弟弟住,但这显然不可能,杨戬和孙悟空的手还绑在一起呢。
孙悟空笑嘻嘻地等着看杨戬怎么解释。
杨戬对王大哥道:“小侄是我抚养长大,自幼与我同食同住,从未分开过,还请王大哥行个方便,让我们住一间房。”杨戬慈爱地摸了摸孙悟空的头发,“侄儿想不想跟二叔住一起?”
“想。”孙悟空咬牙切齿,“想得要命!”
“既然如此,你们叔侄二人今晚便住在我弟弟屋内吧。”王大哥憨厚一笑,在前头带路。
“有劳了。”杨戬拱手为礼,与孙悟空一起进了王武的屋内。
入夜了,孙悟空很快睡着,杨戬却辗转难眠,越想睡着就越睡不着,耳边传来孙悟空的呼噜声,杨戬比白天还精神。杨戬的睡眠近来很不好,确切地说,自从当上司法天神之后睡眠就没好过,上一次一觉睡到天亮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少年时,那时母亲还在,父亲也在……杨戬禁止自己再想下去,今晚在梦里还有人要见,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只会让人软弱。
月亮移到正空,风儿轻轻拂过树梢,杨戬睡着了。
眼前一团白雾,雾气渐渐扩散,遮天蔽日。在这团白雾中,天和地的边界都看不清了,杨戬向前走去,抬头看见的是雾,脚下踩的也是雾。迷雾中现出一张人脸来,杨戬等的人来了。
“为何还不动手?”雾中的人脸动了一下,尖细的听不出性别的声音从迷雾中传出。
“时机未到。”杨戬面无表情,连睫毛都没有一丝的颤动,脸上又带好了隐藏情绪的面具。
那人冷哼一声:“真君答应过玉帝什么,不会忘了吧?”
杨戬解释道:“孙悟空乃集天地造化,吸日月精华而生的石猴,即便身死,亦是元神不灭,想彻底杀死他,不是那么容易。”
“日间真君那一枪……”
“便是扎中,也只能令孙悟空身死,而魂不灭。”
“所以真君才故意手下留情,取信于妖猴?”那人的声音里带了不悦,“这天地生成的妖猴竟是不会灭亡的吗?”
“世间万物,都有其灭亡的方法,就看我们能不能找到。”
“真君需要多少时间来找?”
“一日。”
那人沉吟道:“这在凡间可就是一年。王母娘娘已怀疑真君所办的案子了,正在真君神殿彻查。我纵然想替真君隐瞒,亦瞒不了多久,望真君尽快了结孙悟空之事,早日回去,你我也好早商对策。”
杨戬点头。
那人的脸消散在雾中,杨戬也睁开了眼睛。
杨戬虽然睁开了眼睛,却并没有醒。他看见房梁上的蜘蛛网,听见身旁孙悟空在磨牙,孙悟空翻了个身,左手不经意覆上杨戬的胸膛。杨戬很想把孙悟空的手挥掉,他无法忍受别人对他的亲近,却不能做出任何动作。眼前有一团不断扩大的迷雾,他不由自主地向迷雾中走去。白色的雾气席卷而来,他知道自己又陷进那个熟悉的梦魇里了。
杨戬不怕做梦。
从灌江口杨府被灭门的那天开始,他就不停不停地重复做同一个梦。这梦一做就是千年,并且还要继续做下去。只要杨戬活着,这梦就摆脱不掉。
杨戬的梦里有父母,有兄妹,有一去不复返的少年时光。小时候日子过得真是快活,每天跟哥哥一起掏鸟窝,带着妹妹放风筝,漫山遍野地疯跑。
大哥喜欢练武,最爱做的事是让人捏他胳膊上的肌肉炫耀他的好身材。杨戬每次都假装答应捏肌肉实际上去挠他的胳肢窝。三妹性子文静,喜欢读书,少年时的杨戬偷了她的玉镯想送给自己的未婚妻,却不小心把玉镯摔碎,三妹知道后不仅没怪罪,还偷偷买了个玉镯给他。全家人都宠着他让着他,把他惯得无法无天,三个孩子,最不懂事的就是他了。活得最肆意,最爱玩闹的,也是他。
杨戬后来常常想,是不是,那时就把后半生的快乐都预支了?
人真是不能过得太幸福,太幸福了容易乐极生悲。人也不能过得太安逸,太安逸了一定会出问题。
杨戬继续在迷雾中走着。
他看见父母和大哥三妹围坐在屋檐下,每人伸出一只手,四只手叠在一起。坐着的大哥扬起头来叫他:“二郎,到你了!”杨戬鬼使神差般地走过去,把手放在最上面。
五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了。
杨戬的手虽跟他们握着,心里却明白,这是梦而已,一切都是幻象。
房檐下,父亲亲手做的代表一家人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三妹拍着手,唱着歌。一千五百多年前,自己会跟着三妹一起唱:“远处有座山,山上有棵树,树下有个茅草屋,一家人在屋里住……”
大哥杨蛟跳起来,叫道:“二郎,过来追我呀!”
大哥,我好想你,别走,别丢下二郎一个人。
杨戬飞快追上去。
大哥,就算是梦,也请你多停留一会。
可惜,“是梦”的念头刚起,大哥的身影便消失在迷雾中了。
眼前景象又变,杨戬站在了灌江口最繁华的那条主街道上。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急匆匆撞了过来:“杨府在哪?快告诉我,要来不及了!”
当年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杨戬仿佛听到少年时的自己在说——你问我家做什么?你把我撞瘸了,除非你把我医好……
女子急道:“快带我去见你娘!我是你表姐,有万分紧急的事情找你娘!”
——我从未听爹娘说过我还有什么表姐,为什么要带你去我家?你刚才撞了我,这么容易便走吗?
似乎自己当年还说了好多。见到一个漂亮的佳人,少年时的自己怎会不多说几句?
后来呢?后来女子没时间跟自己纠缠,施了法术,自己以为遇见了妖怪,跌跌撞撞跑回家。女子尾随自己来到杨府,与母亲在屋内密谈。原来女子是七仙女中最小的一个,得知玉帝要派人抓瑶姬,特来报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