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清宫明月 跳舞的萝卜(上)

清宫明月 跳舞的萝卜(上)

时间: 2013-01-26 17:13:50


穿越清朝,成为了历史上诗书礼乐书法齐射俱佳,却不善谋略终被幽死的三阿哥胤祉。
命运是否会有所改变?
主角就是个木有用的大叔啊,还好还知道未来的皇帝是谁,
所以只能坚定的抱紧未来雍正爷的大腿了,有木有~~
本文系清穿,主cp三四,请萌四八四二神马的筒子们自行绕道什么的吧~~

☆、第一章 初生

王平虽闭着眼,但仍觉出处于一种温暖安详当中,思虑良久,自己大约是已经死了吧?已经听不到孩子们为了自己那百十平米的房子争吵的声音了,死了便能解脱了吧,至少不会再为了儿女们担忧,至少不会再有人说自己偏袒谁了吧?
想想自己的一生,除了一心跟着自己十年,却早早去世,给自己留下了四个孩子的妻子,便再没什么值得自己深切去留恋的了。当年,夫妻两个从小山村出来,奋斗了八年,才在那片繁华的都市中有了落脚之地。
还没有享受到新居的妻子,却是于一场车祸中,撒手人寰了。虽然事主赔了相当可观的一笔钱,但是妻子却是再也回不来了。而自己身边这四个小毛头,大的才七岁,小的还要抱在怀里,自己利用这笔钱开了家自己的超市,换了一所大平米的房子,独自抚养着三子一女长大。
是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们么?妻子若是活着一定会怪自己的吧。小时还懂得谦让有礼的小萝卜头们,竟会为了一栋房子,而打死不相往来,连自己这个老父,都没人理睬。
是自己的错吧,早早的将超市的股份分了出去,却独独没有为了房子立下遗嘱,所以才导致他们如此的么?社会变了吧,而我却早早的封闭住了自己,不再与外界接触,只守着那一小片天地,守着曾经答应过给妻子的幸福。
脑海中思绪翩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地府呢?或许神仙看着我一生没做错事,给我安排个好结果,不让我受罪。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妻子呢,有十年没见了吧,连个梦都没托给我。是早已投胎了吧,希望能去了好人家。
王平在不断的回忆中,等待着或是痛苦,或是解脱的到来。突觉呼吸有些□,身体似乎能动了,王平挣扎了一下,试图将那窒息感赶走。都已经死过一次了,难道还要再死一次么?王平不明白。
“主子,使力,已经能看到头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声音,在王平听来竟是有如天籁,谁来救救他。
“万……万岁爷来了没有?”虚弱的女声毫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反而关心着另一个男人是否出现。
“来了主子,爷就在外面等着呢。主子,您快使劲儿啊,再使把劲儿,小主子就能出来了。”
“啊……嬷嬷,我不行了,我没力气了,啊……”
“快给主子含上参片。”
一个宫女模样的小姑娘,抖着手将参片放入被称为主子的女人嘴里。
“没用的丫头,还不滚。”老嬷嬷厉声叱呵那小宫女,转而又用温柔的声音道:“主子,快咽下去,攒点力气,再不使劲儿,小主子怕是保不住的。”
那躺在床上,痛的满头大汗的女人听了这话,费力的将参片咽下,大喘了几口气,一咬牙,开始发力。
“主子,使劲儿……”那老嬷嬷不断的在女子的耳畔道。
“啊……”随着老嬷嬷的低呼,孩子终于生了出来。嬷嬷拍拍孩子的屁股,孩子便响亮的哭了出来。
那女子听见了孩子的哭声,才放心的松下一口气,陷入昏迷当中。外面等候着的一帮太监宫女,比那孩子的父亲还要着急一般,忙忙的敲门询问。
处在外室中的威严男子,在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后,面上威严不变,却也不再板着面孔。待听到身边的太监向他禀告说生了为小阿哥后,微笑点头,道:“赐名胤祉,其母晋嫔,赏。”
说完后,便起身离开,连孩子和孩子母亲的面都没见。留下的那个太监挺起腰身道:“圣上有旨:三阿哥赐名胤祉,生母荣贵人马佳氏晋升为嫔,赐银200两,面、里衣料60匹。宫中太监宫女,各赏银裸子一。”
众人跪下谢恩后,荣嫔身边的大宫女递给传旨的太监刘进忠一个荷包悄声问道:“总管大人可知道万岁爷为何如此匆忙的离开么?”
那刘进忠捏了一把荷包,装作不在意的收进袖中,“奴才不得妄议国事,只是,”刘进忠压低声音道,“尚之信的降书到了。”说完,便叫众人都各自散了,自己也转身离开。
那大宫女名唤如蝶,是荣嫔身边很得重新的宫女,早过了出宫年龄,荣嫔本欲帮她配个好人家,她感念荣嫔待自己不薄,便推了,一直未出宫。她是个明事理懂眼色的,见康熙听说荣嫔难产便匆忙赶来,却又在三阿哥出生后匆匆离去,心中有些疑虑,这才问了那康熙身边的副总管太监刘进忠。
荣嫔产子后身体虚弱,待醒过来后,已是第二日后了。三阿哥被奶嬷嬷抱去喂奶了,如蝶去向各宫禀告荣嫔产子的消息,因此只有荣嫔的母亲陪伴在她身边。
荣嫔半支起身子,见到母亲,便着急的问道:“是阿哥还是格格?”
荣嫔之母乌孙氏便忙扶住女儿道:“恭喜荣嫔,是个阿哥。”
荣嫔疑惑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额娘莫要折煞了女儿。额娘因何叫我荣嫔呢?”
乌孙氏道:“女儿,礼不可废,私下里便如此也无不可,只是莫要叫外人听见了。万岁爷已封你为嫔了,赐阿哥名胤祉,你有了儿子,你阿玛与我有了外孙,倒是件只得庆贺之事。只是……”
乌孙氏顿顿道:“只是委屈了女儿你。你阿玛本想为你在宫外摆几桌酒席,只是现在云南那方正有战事,他怕皇上责罚,便不好大肆庆祝了。”
荣嫔点头称是,叫额娘放心,自己不甚在意的。又问道:“万岁爷他……可有留下看女儿?”
乌孙氏道:“万岁爷一直等到你产子之后,知道你母子平安,便匆忙离去了。如蝶同刘公公打听过了,说是因为朝政,还是南面的事。不过如蝶说,万岁他知道你产下一子后,面色好看得很,想来是高兴的。”
荣嫔这才放下心来,宫中自皇后赫舍里氏故后,已是有三年未有宫人产子,自己这一次,也算是立下一功吧。但愿这孩子,也是个能安分的,自己母子两个才能有将来。
阿哥满月后,各宫各府都会送来赏赐和贺礼,乌孙氏也会离宫。虽然舍不得自己的额娘离开,但到底皇命不可违,且自己一个贵人能得家人陪伴已算是格外开恩了。
皇贵妃钮钴禄氏作为宫中出了太后地位最高的女性,自然是要替代皇后放下赏析的。其他贵妃、妃子、嫔妃、贵人、常在、答应等,也都分别要送上符合自己身份的贺礼。若是有私底下关系较近的,则也会额外的送些礼物,不在礼单之内。
荣嫔倒是与已故的皇后赫舍里氏关系较近,与其他人,相对就有些疏离了。只是无论关系远近,大家在相处上,尤其是在这种康熙比较看重的日子里,倒是相安无事的。尤其为了得到康熙的关注,更是会争奇斗艳,面上不显,却是在私底下叫着劲儿。
荣嫔如今刚刚产完子,短时间内是无法侍寝的。在先皇后还在时,荣嫔就是个不受宠的,但因为她与先皇后交好,因此康熙虽不宠她,倒也算是对她不错的。
康熙与先皇后伉俪情深,先皇后因吴三桂造反受了些惊吓,导致产子时难产而亡。康熙为了补偿这个皇后,竟然效仿汉人立嫡长子为太子的方法,将胤礽立为太子,并放在身边亲自教导。也因为先皇后的缘故,在其逝去后,康熙便经常点当时还是贵人的荣嫔的牌子,给了其他人一种容贵人很受宠的感觉。
荣嫔对于自己的身份还是很明白的,因此从不会因为康熙对自己更加宠爱而恃宠而骄,这也使得康熙虽对她没什么感情,倒也算是敬重多些。
荣嫔自是明白,自己有了这个儿子后,虽不至于失宠,倒也不会像从前那般受宠了。因此对于这帮嫔妃们在自己儿子的满月宴上争奇斗艳的行为,也就听之任之的放任不理了。
大人们各怀心思,而身为小豆丁般的王平,却是心思更加复杂了。


☆、第二章 满月(修)

王平想不通,不是说人投胎后会忘记前世过往的么,为什么自己却什么都记得。不过,也有这么个说法,说是人在三岁之前,是有前世的记忆的,只不过过了三岁之后,这一世的记忆便逐渐占据了躯体,人就会渐渐的忘记前世。
王平觉得,这也许是真的,只不过,人投胎还会投胎到古代来么,这倒是自己从未想到的。从出生到现在的这一个月来,自己经常会想起自己前世的事,王平倒是觉得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会快就会忘记过往开始新的生活,即便再纠结于过去也是毫无意义的。
只是现在的王平觉得,作为一个小孩子,尤其是小婴儿,他还是觉得适应不能。想自己前世活了四十多岁,怎么说也算是个大叔了,竟然是被这么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生下来的。最让他接受不能的是,一群小姑娘该自己换尿布、洗澡,还……还给他喂奶。
王平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适应着做一个小婴儿。饿了,哭。尿了,哭。拉了,哭。无聊了,哭。嫌吵了,还是哭。几乎除了哭,他就没什么能做的了。这让他不得不郁闷一下下。不过总的说来,我们的王平倒是觉得,哭着哭着,自己也就适应了,若是有一天不哭了,反倒会叫他觉得不习惯了。
不过荣嫔和带他的一堆奶嬷嬷、服侍嬷嬷、洗漱宫女等倒是觉得,这个三阿哥倒是个听话的,也不会在夜间瞎折腾人。太子一直是皇上亲手带着的,她们无法探听万岁爷的事,倒是听带大阿哥的宫女嬷嬷们说,大阿哥一天到晚总是哭,她们这些人根本不够用。因为阿哥们伺候的人数是有限的,少不得连惠嫔和她身旁的宫女们都要帮忙的。
不过现在大阿哥已经五岁有余,早被抱去了阿哥所教养,虽然母子分离有些不舍,不过想来惠嫔也是觉得省心不少的吧。不过自从去了阿哥所,大阿哥倒是懂事了不少。
今日是王平满月,作为一个阿哥皇子,满月酒倒是办的及其隆重。王平早已经从身旁碎碎念的嬷嬷宫女们口中得知了自己所处的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清,自己则是更加赫赫有名的什么八岁登基,做了六十一年皇帝,擒了鳌拜,平了葛尔丹,灭了郑克爽的康熙皇帝的……儿子。
其实王平对清朝真的不熟悉,不过他倒是在什么康熙大帝啊,雍正大帝啊,这个格格秘史,那个阿哥情史的电视剧中了解了一些清朝的事。不过都是些编剧想出来赚人眼球的东西,实在不知道有没有个准儿。
王平决定现在只拿自己当个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王平自我催眠道。算了,管他呢,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记得几日,只当自己是个新出生的小婴儿吧。虽然把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当成娘,把一个现在还很年轻的康熙帝当成爹,反正这俩人比自己大上二三百岁呢,也不算占自己便宜了。
满月当日,宫中上下具是热闹非凡。尚之信于月余前刚大败了陈琏,陈琏以惠州为降礼,康熙心中甚是愉悦。正好又赶上胤祉满月,便大摆宴席,庆祝胤祉的满月。
王平在荣嫔宫内,被反复告知需要守的礼节,虽然王平是主角,但是他不过一个小孩子,所以只是皇上需要庆贺的一个契机罢了。但是作为大清的一个阿哥,王平的满月也是很重大的一件事了。
面对嬷嬷的一阵啰嗦,王平打了个哈欠,这个嬷嬷知不知道若自己真的是个刚满月的孩子,是绝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啊。不过面对荣嫔不放心的叮嘱时,王平还是强打了精神来听的,毕竟这是自己的母亲,而且只怕只能与自己待上这三年。三年后,虽也能日日过来请安,但是却是要守诸多礼节的,也不能再像现在这般,任意的尽叙母子之情。
在荣嫔的絮絮叨叨中,王平大概了解了荣嫔的意思,不过就是不希望自己表现得太显眼了,希望自己这一生能平平安安的度过,做个中庸的王爷就好。王平自是明白的,这一朝代过去就是雍正皇帝即位,虽然还有五十多年的时间呢,不过想要保住自己一条小命,恐怕还真得颇费一番周折的。
此时未来的雍正尚未出生,不过那个被康熙二立二废的太子却是已经在了的。王平虽对这段历史不熟悉,仅有的那么点知识还是从电视里看来的,不过却也是知道的,自己这个三阿哥似乎不是个什么显眼的角色,而且好像不是个好人吧,反正电视里演的,自己这个角色绝对是个坏蛋。
如今的大阿哥和太子还都是小孩子,自己也不过是屁大点的小婴儿,恐怕还涉及不到什么敏感的政治问题。不过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恐怕这些个夺嫡一类的事,怕是逃不掉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和荣嫔这个娘亲的安危,王平在心中大致的做出了个未来的交际策略。面上亲近太子,暗中交好未来雍正,坚决远离没什么好结果的八阿哥。
听说十阿哥是个直爽性子,十三阿哥更是个忠诚憨厚的角色,所以就与他俩走的近些吧。不过话说,自己倒是知道十三阿哥似乎是与雍正交好的,十阿哥是哪伙儿的来着?算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被教养嬷嬷抱进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宫殿,此处倒算是安静的,都是一些女人在这里窃窃私语,声音小的很。偶尔有大一些的声音传来,但是很快也会被压低了。
荣嫔进去之后,先走到最里面椅子处正在喝茶的几个女人面前,行礼问了福后,便又有一些妃子和官员家的福晋及格格们向她和小阿哥行礼问安。王平被嬷嬷抱着,也是跟着行礼又再跟着受礼的。
待问安之后,嬷嬷手中的王平便被几个上位的女生轮流抱了一圈,怀中被塞进了若干金裸子银锁和金瓜子金叶子等物。打扮得最为高贵的女人,则是将手中的一串念珠缠了两圈,套在王平手中,说是她斋戒过后受了福祉的念珠。荣嫔自是千恩万谢了一番,才从众人手中接过三阿哥。
那些地位较低的妃子,福晋、格格们,见了小阿哥自然也是喜欢得紧的,当然这其中是真的喜欢还是装出来的喜欢,就有待考究了。这些人自然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讨好一下未来的三阿哥的,不过却也不能逾越了,只往嬷嬷宫女们手中塞些银钱,托她们带给荣嫔。
康熙后宫妃子众多,有他喜欢的有他尊敬的也有他用来联姻示好而娶的,当然也有那些个地位低下,承过一些恩泽而封妃的。其中较为特殊的,却是从辛者库罪籍出身的良常在。
说起这位女子来,却是康熙于一次偶遇中,邂逅了美丽的宫女,一见倾心,便直接倾到了床上。康熙是在办完事后才知道这女子的身份的,不过这位明明身份高贵,却又被自己父亲连累而入了罪籍的女子,却是着实让康熙伤透了脑筋。
一方面,康熙醉心于她的温柔美貌,另一方面却又为她父兄在三番作乱时在自己背后捅了自己一刀而愤恨。因此他在这位女子侍寝之后,便将其封为常在,并永不晋升,算是既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又算是对她父兄的惩罚。
王平在荣嫔的怀中被‘瞻仰’了一圈后,便被嬷嬷接了过来,荣嫔则去与众人说话。王平在嬷嬷怀中偷眼看向这帮康熙的妃子们,倒是没什么庸脂俗粉。不过,其中却有个女孩子,在王平眼中确实是个小孩子的女子,着实不凡,想来年龄越大恐怕这美艳便是如何素颜遮盖都遮不住的。
这帮女人聊了一会儿,便听见一声尖细的男人声音道:“太皇太后、太后驾到。”
女人们停止了说笑,整了整仪容,由那地位最高的嫔妃引领,全部站起来将袖绢搭在肩上,半屈身行礼。其他宫女嬷嬷太监除了抱着王平的,也全部都跪在了地上,待门被两个太监推开,一个满头银发面色温和的老人和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进来了,屋内的人才齐声喊道:“恭迎太皇太后(老祖宗)太后(皇额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太皇太后(老祖宗)、太后(皇额娘)金安。”
那中年女人待众人见过礼后,才道:“都起来吧,自己家人无需如此多礼。”说完,便扶着老人走向内里的座位上坐定,其他妃子们才一次起身,向里面走去。待其余福晋格格都起身后,一帮太监嬷嬷宫女才起身站在一旁伺候着。
那老人正是孝庄太皇太后,待众人又各自落了座后她才笑呵呵的道:“今日是个喜庆的日子,咱们爱新觉罗家又添了一位阿哥喽,这是咱们大清的希望啊。今日你们也不必拘礼,只痛痛快快的热闹热闹吧。”众人笑着回话,几个身份高的,才敢与太皇太后和太后笑着说话。
说了会儿话后,孝庄太皇太后才对一直在一旁微笑着的荣嫔道:“马佳氏,你也算为咱们爱新觉罗家立下大功了,皇玛嬷记你一功。”
荣嫔忙躬身道:“奴婢不敢居功,这都是咱大清的福分,是太皇太后和太后的福分。”
孝庄笑道:“马佳氏不必谦虚,该是你的,咱们都记得的。快把哀家的皇曾孙抱过来给哀家看看。”
荣嫔只好不再说话,从嬷嬷手中接过三阿哥胤祉,抱给了太皇太后。孝庄笑着接过胤祉,亲了小脸蛋儿几口,微笑着问小胤祉:“你皇阿玛给你取了什么名字啊?告诉祖奶奶。”
王平禁不住在心内翻了个白眼,想说,历史上这么有名的孝庄竟然问个刚出生的孩子这样的问题,难道不知道自己还不会说话么?
虽然心里这样说,但是王平还是知道的,康熙是个孝子,尤其是对这个可谓是养育了自己的皇祖母,更是尊敬得很,自己要想安适的活下去,首先先是要讨康熙的喜欢的。因此对这个对自己来说早已作古的女人,还是要十分尊敬的。
王平于是便扯开自己的小脸,做出一个笑呵呵的表情,努力的自自己嘴里发出类似‘胤祉’和‘祖奶奶’的发音。虽然做的不是那么标准,但是却仍是能使几个近边的人听清。
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笑道:“额娘,三阿哥是在叫您哪。”
孝庄也笑道:“小家伙,这么小孩会说话么?”又对身旁的博尔济吉特氏道,“你听着是叫哀家么?”
太后道:“自然是在叫您的,我听的清楚着哪,小阿哥叫的是‘祖奶奶’,是不是啊?”太后点着胤祉的小脸蛋儿问道。
王平发出,“啊,啊……”的声音,表示自己的确是在叫着‘祖奶奶’。
“果然是个机灵的孩子,不愧为我大清子孙啊。”孝庄说完,旁边的妃子们具是点头称是。


☆、第三章 二三初识

孝庄几人还在逗弄着孩子,就听外面来了个小太监传话,说是皇上正与群臣在外面等着看三阿哥,要嬷嬷带小阿哥前去。
孝庄太皇太后也不敢耽误康熙的功夫,忙叫教养嬷嬷抱着胤祉出去,她们这些后宫嫔妃和官家太太小姐们便在一处继续说笑。
王平,不,现在该叫做胤祉了。三阿哥胤祉被嬷嬷抱出去,走了一段路后,在胤祉即将睡着时,才到了一处喧嚣之处。胤祉没办法,不能睡觉了,况且他也不想在康熙的面前表现得太过糟糕。
进了大殿,康熙正与众人说话,群臣慷慨激昂的陈词,像是在说吴三桂和西南战事一类的事情。见嬷嬷抱着三阿哥进来,众人才不再大声喧哗,而是改为向康熙恭贺阿哥的降生。
胤祉听着,大致就是一些个什么天佑大清,天降祥瑞一类的话,要么就是赞皇上英明,大清之福一类的。胤祉听着这些人的称赞,不禁感叹,明明刚刚还剑拔弩张的,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康熙叫嬷嬷抱着胤祉过来,胤祉睁着大眼睛假装自己很精神,没有想睡觉。可是小孩子的身体却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胤祉已经觉得自己就要闭上眼睛了。
正在胤祉已经决定告别这个拍康熙马屁的机会时,一个稚嫩的童音道:“皇阿玛,三弟要睡着了。”胤祉顺着声音望过去,正见着康熙的下手边上坐着个小模小样身穿黄袍的小人儿。
康熙笑问:“怎么?胤礽,看出胤祉困了?”
胤礽像个大人般的拱手道:“皇阿玛,您看三弟的眼睛都要闭上了,可还强撑着睁开,多有趣。”
康熙向胤祉望去,只见胤祉缩在教养嬷嬷的怀中,强睁着眼,小脑袋却是一点一点的,明显是在强打精神的样子。康熙见这童真模样,不禁也轻笑出声,吩咐嬷嬷抱胤祉先下去歇着,待睡醒了,再抱过来。
嬷嬷领命离去,胤礽却站起来道:“皇阿玛,我想去陪陪弟弟成吗?”
康熙看胤礽满脸恳切的样子,点头道:“去吧,你们兄弟多亲近亲近。”又转头对另一边的胤褆道,“你也同太子一起去吧,待你三弟醒了,你们再一同回来便是。”胤褆也领命,两兄弟告退后,胤礽走在前面,胤褆略后一步跟在后面,抱着胤祉的教养嬷嬷则跟在最后一步远的地方,一同离去了。
胤祉是被掐醒的,这让他禁不住想到那句话,小孩什么的最可恶了。胤礽见这个小弟弟被自己‘摸’醒了,不禁很是开心,忙对正在一旁椅子上打盹的胤褆道:“胤褆,你快来看看,三弟醒了。”
胤褆虽是大阿哥,却不过只有五岁的年纪,参加这样的宴会难免会觉得困倦。他得了赦令,与太子一同来看这个刚出生的三弟,本是想着多歇息一会儿,晚些回去的。哪知道他还才刚睡着,就被太子叫醒了,心内禁不住升起来一股郁气。对方是太子,他不好发作,便看这个睁着眼睛看自己的胤祉不顺眼起来。
胤祉本是被掐醒的,内心中就有些不高兴,如今见自己被大阿哥瞪了,心中便更加有些不乐意了。当下,胤祉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胤礽本是想早点叫醒这个弟弟与他一起玩的,现在见他哭了,就有些着忙起来。却又听见大阿哥胤褆竟笑了起来,于是一脚蹬过去,想将胤褆踹倒。哪知道自己力气小个子也小,没将胤褆踹倒,反而是使自己摔倒在了地上,禁不住也觉得委屈,眼泪就下来了。
听见内室的声音,本偷懒在外的嬷嬷吓得赶忙跑了进来,见自家小主子哭的上气不接下去的,而太子竟然躺在地上也哭了,只有一个大阿哥还杵在地中央,被两个哭着的弟弟吓得够呛。
嬷嬷赶忙一个扶起太子抱在怀里哄着,另一个则抱起还在床上的胤祉,轻声哄着。胤祉见来人了,也便收起了哭声,哭什么的,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而且嗓子会疼。而那太子毕竟只是个孩子,见有人来了,更是委屈,怎么哄都哄不好了。
胤褆仿佛做了错事一般,呆呆的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胤祉本是故意要作弄他的,也没想到太子会娇气成这样,不禁有些替胤褆心疼。胤祉在心内想了想,伸出小胳膊,向着胤礽的方向‘啊’‘啊’的叫。
那哄着胤礽的,见这太子怎么哄都不见好,心内急切万分。见胤祉伸着下手,对着自己的方向,忙对胤礽道:“太子,快看,三阿哥都不哭了,还在叫你呢。”
胤礽一听,便向胤祉的方向看去,只见胤祉明明脸上还挂着泪珠,却在那里向自己伸着手,便也止住了哭声,挣脱开抱着自己的嬷嬷,跑到胤祉身旁去了。那嬷嬷心中感叹,三阿哥果然是个福星啊。
既然胤祉醒了,阿哥们也不哭了,嬷嬷便抱着胤祉又往康熙宴群臣的昭阳殿赶去。这次太子仍是走在前方,而大阿哥却是远远跟在后头,待到了昭阳殿门口,太子与抱着胤祉的嬷嬷直到胤褆走近后,才一起进了殿内。
两人一起见过康熙后分别落座两旁,嬷嬷抱着胤祉立于太子身旁。康熙见胤礽一副刚哭过的样子,便叫身边的太监孙国安接过了胤祉,后对那嬷嬷道:“太子这是怎么了?”
那嬷嬷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直呼皇上饶命。康熙要她说清原委,那嬷嬷不敢说自己偷懒去外面休息了,只说自己怕太子和大阿哥饿了,出去拿点心的功夫,回来就听见太子和三阿哥都在哭,自己并不清楚原委。
康熙便叫她先到一旁候着,自己则向着大阿哥问道:“胤褆,怎么回事,你这个大哥是怎么照顾弟弟的?”
胤褆听康熙点到自己,忙跪倒地上,也不说话。康熙见他一声不吱,便有些生气。也不去管他,又问太子胤礽。
太子跪在大阿哥一旁道:“是我想与弟弟玩,弟弟醒来就哭了,大哥还在一旁笑。我看不过,便想叫大哥不要笑,结果不小心被大哥推到了地上。孩儿错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孩儿却只是受了点小疼就哭了,实在不该,请皇阿玛责罚。”
胤褆一听,太子竟将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忙高声辩解道:“不是的,皇阿玛。明明是太子他将弟弟弄醒了,还要来踢我,没有踢到才摔倒地上的,不关儿臣的事。”
康熙听他辩解,略一皱眉道:“太子说你在胤祉哭后还在一旁笑,是不是真的?”
胤褆听康熙这样问,头上不禁有些发汗,嗫嚅道:“孩儿……孩儿……”
“说!”康熙厉声道。
“是……啊,儿臣知错,请皇阿玛责罚。”
面对康熙如此的偏帮,胤祉在心内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怪不得康熙临老了还得面对九龙夺嫡的惨剧,自己最疼爱的太子也是两立两废的。就这么个偏帮的劲儿,哪个皇子心内能服气啊。
联想自己的遭遇,不禁为这个还年轻的少年天子担忧。不过,康熙毕竟是千古一帝,这样一个帝王,内心必是深不可测的,想来不是自己这样对帝王之术啊,阴谋诡计啊不在行的人能够理解的。自己还是好好可怜可怜自己未来的遭遇吧。
况且,历史上,自己知道的康熙的阿哥们,似乎十三阿哥还不错,不过似乎是身体不好,死的挺早的。而其他的,似乎只有年纪幼小的几个还过的不错。看来自己要好好的保持着微妙的平衡,避免自己没活多大呢,就被咔嚓一下弄没了。
康熙听见胤褆没再狡辩,气便消了一些,又有官员见机替大阿哥求情,康熙才道:“对兄弟要相亲相爱,你这个做大哥的更是要起到带头的作用,才不枉为我爱新觉罗家的子孙。”
胤褆听康熙这样说,悄悄松了一口气道:“谢皇阿玛提点,孩儿一定谨记于心。”
康熙摆摆手,胤褆站起来坐回座位。康熙又对太子道:“胤礽,你是太子,是国之储君,不可动不动就哭鼻子,让人看了岂不笑话。今日之事,就罚你抄一遍《战国策》,你可有异议?”
胤礽答道:“儿臣甘愿受罚。还请皇阿玛莫要生气,今日是三弟的满月酒,合该高高兴兴的。莫因为儿臣影响了您的心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