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综琼瑶之执子之手 buy家菲菲

综琼瑶之执子之手 buy家菲菲

时间: 2013-01-27 18:14:22


文案


上一世,作为大清朝第一位皇太子,他聪慧好学,文武兼备,风华绝代,受皇父宠爱,却在爱上那个将自己一手教养长大的人时,陷入爱不得,求不得,舍不得的僵局,最终只能疯狂地将一切毁灭,埋葬自己的心,只求能跟他留在同一个地方。 这一世,魂附弘历妃子的身上,也同样等来了回魂成弘历的他,那么,在这个不一样的世界里,是否能一点点地进入他的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

1、前世今生(上) ...


  “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嫡子胤礽,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兹恪遵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于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授胤礽以册、宝,立为皇太子。……”
  
  “……胤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肆恶暴戾□,难出诸口……专擅威权,鸠聚党羽,窥伺朕躬起居、动作,无不探听……且允礽生而克母……若以此不孝不仁之人为君,其如祖业何谕。”
  
  “皇太子胤礽自复立以来,狂疾未除,大失人心,祖宗弘业断不可托付此人。朕已奏闻皇太后,著将胤礽拘执看守。”
  
  ……
  
  夜幕降临,紫禁城内重重宫殿仿若被黑暗吞噬,只余宫人们燃起的点点灯火,昭示着自身的存在,白日里的喧哗浮躁,渐渐地沉寂下来。
  
  在这偌大的皇城一角,一座略显破败的宫殿内传来一阵嘶哑的咳嗽声,夹杂着宫人们的惊呼。
  
  咸安宫
  
  冷清的室内,燃着的炭火不时发出“噼啪”声,为这冷冬带来一丝暖意,烟雾袅袅升起,又被吹进屋内的寒风带走,尽管燃着几个炭盆,还是冷得有如冰窖般,一具瘦弱的躯体躺在床上,床上的人胸膛不断起伏,咳嗽着,喘息着,浑浊的双眼没有一丝光彩,毫无焦距,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完全没有理会端着药坐在床边的中年女子。
  
  “爷,喝药吧……”女子劝道。
  
  胤礽还是没有理会,他的心思已经飘远。是时候了么?是呀,该是走的时候了,皇阿玛已经走了,自己怎么还能独个儿留下呢?这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走吧,时候到了,是爷……误了你们,等爷走了,你们……就能出去了,不必陪着爷,一生禁锢……在这座皇城里。告诉弘皙,阿玛……对不起他,往后……可能还会带累他,让他好好过,小心谨慎,学学他的……七叔和十二叔。”胤礽喘着气,断断续续地对着李佳氏说道。
  
  李佳氏红了眼圈,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爷,别这么说,喝了药就能好起来的,快喝了吧。”
  
  “好?爷根本就不想好!”胤礽低声喃喃道,“你出去吧,爷想静一静,出去!”
  
  李佳氏无法,只得把药碗放在旁边的小几上,拿起手帕拭着泪走了出去。等门被掩上,胤礽的眼睛似乎恢复了一丝光彩,从窗户望出去,目光仿佛穿透了重重黑暗抵达某处。恍惚间,胤礽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穿着一身龙袍端坐在龙椅高高在上的人,看到了那双原本温和慈爱,后来却渐渐变得威严,变得冰冷,甚至,最后能从中发现一丝悔恨一丝厌恶一丝愤怒的眼睛。
  
  “皇阿玛,这世上没了你,儿臣也不留了,不过,下辈子,还能见到您么?您,还愿意见到儿臣么?呵,也是儿臣痴心妄想了,似儿臣这般的人,死后,估计是下地狱了吧?再也,见不着了么?儿臣,真的好想您啊……”低低的话语声渐渐地飘远,床上的人也慢慢地阖上了双眼,咳嗽声停了,呼吸声也低了。屋子里除了炭火的燃烧声,没有一丝声响,寂静得,仿若一座坟墓。床上的人渐渐地连温度也被凄冷的空气夺去,变得僵硬。
  

作者有话要说:在等更的怨念中挖坑……


2

2、前世今生(下) ...


  
  胤礽觉得身上所有的不适仿佛一瞬间全部消失,浑身轻飘飘地,发生什么事了?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上仿佛没有一丝重量,漂浮在拘禁之处的空中,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惊奇地发现居然还有一个自己僵硬地躺在床上。瞬间,胤礽明白了,自己,这是已经死了。
  
  也好,死了,这段孽情也算是可以终止了,虽然,从头到尾,陷入其中的只有自己一个。想必,最后在那人眼里的自己,就是一个无君无父,生而克母,癫狂无状的人了吧。在自己做出结党营私,放纵门下贪腐亏空,打击政敌,不悌兄弟等等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早已将自己那人心中的印象毁得干干净净,那人还能对自己如此优容,只是圈禁于宫内,即使龙驭宾天之前,也留下了旨意让老四好好照拂自己,这已是极限。
  
  这些不正是自己所求的么?既然已经无法瞒下自己的感情,在那人面前继续忍耐下去,那就干脆把那人对自己的一切期待毁灭,只求能与他活在同一座皇城里就好了么?
  
  那为何如今自己的心那么痛?还是舍不下么?都已经成了魂魄,还是放不下?皇阿玛,爱新觉罗?玄烨,怎么办?就是死了,儿臣还是想跟在您身边,可如今,您又在哪呢?背负着这段不容于世的感情,儿臣也已经失却了上穷碧落下黄泉追随于您身后的资格了吧?皇阿玛……
  
  胤礽陷入沉思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李佳氏走了进来。
  
  “爷,这会儿不咳了,可是好了些儿?”边说着边走在床边,给胤礽掖了掖被角,突然发现胤礽的脸色有些发青。
  
  李佳氏压抑住内心的惊慌,伸手探了探胤礽的鼻息,发现手下的肌肤一片冰冷,半点气息也无,顿时眼圈红了,眼泪也下来了,哭声抑制不住,“爷!”一声痛呼,李佳氏趴倒在床边,哀声哭泣,也惊动了门外的宫人……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戌时,废太子胤礽病逝于禁锢地紫禁城咸安宫,终年五十一岁。
  
  恍恍惚惚间,胤礽只觉得身旁一片嘈杂,他的嘴角划过一丝苦涩的微笑,罢了罢了,放不下又如何,奈何桥边一碗孟婆汤,再深的爱,再浓的情,终归也是尘归尘,土归土了,只愿来生,能再出现在那人身边……
  
  胤礽慢慢闭上双眼,感觉着身子越来越轻,飘飘荡荡地,往不知名处去了,渐渐地,意识,也消失了。
  
  “格格,格格,您醒醒……”不知在那无知无觉的空间中呆了多久,胤礽的意识渐渐被耳边那低低的呼唤声拉了回来,勉力睁开了眼,胤礽看着头顶的天青色绣花帐子愣了神。
  
  死了不是该跟着牛头马面或者黑白无常投胎去的么?纵使自己对皇阿玛产生了那般禁忌之情,失了那转生成人的资格,也断没有不必去那地狱受罚,逗留人间的道理呀?
  
  胤礽脑子里一片混乱,头上一阵阵地抽疼,身子酸软,四肢沉重,这是怎么了,身上这些感觉是怎么一回事,死了的人怎么还会有活着时的感觉?胤礽皱了皱眉头,正待细细想想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脑子里一连串的记忆碎片纷至杳来,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重又晕了过去。
  
  再度失去意识的胤礽,没有发现他初醒时身边那女子的惊喜与担忧,更忽略了那女子口中的那一声“格格”。
  

作者有话要说:改天试试存稿箱好不好用……


3

3、何去何从(上) ...


  
  不多时,昏迷的胤礽再次清醒过来,这次,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康熙朝的元后嫡子胤礽,而是乌拉那拉?景娴,满洲镶黄旗,佐领那尔布的女儿,于雍正八年参加选秀,指婚于当时的四阿哥弘历,为侧福晋。后因皇后乌拉那拉氏薨于雍正九年,弘历必须为嫡母守孝三年,婚期延至今年也就是雍正十二年七月十三。
  
  而胤礽取代那拉氏,则是因为在今年三月初一,已经被封为和硕宝亲王的弘历,居然在他们完婚前,亲自为他府内的一名包衣使女,请封侧福晋。
  
  这对还在憧憬着未来的婚姻生活,期待着自个良人的那拉氏来说,不吝于一记重击,在与皇帝亲指的侧福晋完婚前,为没有生育、出身低微的使女请封侧福晋,这是对那拉氏的侮辱,活生生的打脸。
  
  那拉氏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同时在婚前繁重的规矩学习压力下,终于病倒,然后,胤礽代替她,活了过来。
  
  整理完那拉氏的记忆,胤礽缓缓睁开眼睛,仍然候在床边的容嬷嬷疾步上前,“格格,您可醒来了,要用些粥再喝药么?”
  
  胤礽轻轻点了点头,“给我倒杯茶来。”
  
  “是,格格。”容嬷嬷轻声应着,捧了杯热茶递给胤礽后,退了出去。
  
  胤礽用手指轻按太阳穴,开始考虑现下的状况。虽然自己是鸠占鹊巢,但是这身子的原主子已经逝去了,他这算是重新转生,可惜就是少喝了一碗孟婆汤,往后要以这女子的身份活下去,这让堂堂圣祖亲封的太子爷情以何堪。更遑论这个身子在三个月后还要嫁给自己的侄子做侧福晋。
  
  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弧度,胤礽心中百感交集,对于还能保留着上辈子的记忆,他是感到很高兴的,虽然对皇阿玛的感情不可能有得到回应的一天,但只要自己还有这段记忆,这段感情就能继续存在下去,起码自己知道,这世上有那么个人一直在坚持着。
  
  不过,作为大清朝开国以来获封的第一位皇太子,如今要以这个身子继续生存,胤礽觉得压力相当大。皇阿玛,难道这就是上天对儿臣的惩罚么?
  
  现在离完婚还有三个月,好好布置的话,是否可以脱身,不必嫁人?若是离开的话,后路该如何安排?虽然对这个身体的家人没有任何感情,但也不好撒手就走,得好好计划一番。
  
  弘皙人就在郑家庄,要不要联系上他与他相认?上辈子在江南的势力虽然被皇阿玛和兄弟们打散,但要是好好收拢收拢,应该还有些许能用上,或许可以考虑脱身后到江南那边去……胤礽的思绪开始不着边际地发散开来。
  
  “格格,用些稀粥吧。药随后就端上来,您的身体现在见好了,得好好养着,好日子近了呢,往后日子会好的。”容嬷嬷带着一串小姑娘,把矮桌和吃食端进房内,摆放妥当后,对着胤礽说话了。
  
  胤礽的思路被打断,胡乱应了下来,开始心不在焉地用了餐,喝了药,随后,耐不住这个身体的虚弱,在容嬷嬷的伺候下,重新又躺回了床上。
  
  疲惫的身躯,加上这一连串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让胤礽一时间也无法理顺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昏昏沉沉中,胤礽又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果断开始佩服日更的作者们……


4

4、何去何从(下) ...


  
  陷入沉睡中的胤礽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遍了那拉氏作为一个宫廷女子悲哀的一生。
  
  雍正十二年,事高宗潜邸,为侧室福晋。入侍前乾隆请旨将使女高氏超拔为侧福晋。
  
  乾隆二年封娴妃,乾隆十年晋娴贵妃。高氏册封贵妃时享有了公主王福晋和三品以上命妇到她的寝宫向她跪拜叩头朝贺的礼仪,而那拉氏册封时,乾隆以“初封即系贵妃,与由妃嫔晋封贵妃者不同,前者位份尊贵,所以得享公主王福晋大臣命妇的叩头。由妃嫔逐级晋升贵妃的则不同,未便照初封即系贵妃的典礼”为由取消了贵妃的所享公主福晋命妇齐集叩头的大典。
  
  乾隆十三年,孝贤皇后崩,晋皇贵妃,摄六宫事。十五年八月初二,册立为皇后。
  
  乾隆三十年正月随驾南巡,闰二月十八日忤旨截发失宠,提前送回京;五月十四日收缴历次册宝夹纸,打入冷宫。三十一年七月忧郁成疾,薨,以皇贵妃礼葬于裕陵妃园寝纯惠皇贵妃墓穴内,无享祭。
  
  那拉氏所出的皇十三子永璟与皇五女皆幼殇未封。皇十二子永璂,在生时无封爵无所出,死后也没得到追封。乾隆四十一年薨,年25岁。直至嘉庆四年三月才被追封贝勒,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
  
  同样是爱上了高高在上的帝王,结局也同样是无奈。胤礽是被身份和血缘这两道枷锁牢牢束缚,最终只能选择在沉默中毁了自己。而那拉氏,不仅毁了自己,连带着她的子女,也都落了个没下场,因为她动了真心,这是生活在紫禁城中的女子最不需要的东西。
  
  胤礽不禁感叹,老四这是怎么教养的儿子,虽然子嗣不丰,满人所出唯弘历一个,但这也太不着调了。什么心丧之类的,还真给爱新觉罗家长脸,天下万民都在看着呢!如此不孝行径,居然能做得理所当然。
  
  这那拉氏的手段也真是差劲,为妾时被打压,十几年无所出,当了继后,依然让弘历那小子宠妾灭妻,一点脸面都不剩,使得弘历的后宫包衣女子大行其道,最后连个好名声都没得,比起皇阿玛后宫的那些女子,还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胤礽还在感慨的时候,那如同戏剧般的一切已经渐渐消失了,一位脸色略显憔悴但脸上神情依然端正严肃,目光隐含悲哀的宫装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行了个福礼,“那拉氏给二伯请安。”
  
  胤礽大奇,“你就是那拉氏?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爷竟然不经轮回,附身到你的身上?”
  
  “二伯不必着急,且听侄媳一一道来。”那拉氏顿了顿,接着缓缓开口道,“侄媳性子刚硬,出嫁前因高氏一事倍觉受辱,以致出嫁后行止不谨,被弘历后院一干女子百般挑拨,失了君心宠爱。后来虽因女儿出生蒙受上宠,却输在对弘历动了真心,侄媳事他以真性情,如此竟再入不了他的眼,及至后来他迁怒于我儿。”
  
  “侄媳业已身死,过往情爱已如云烟,心中一口怨气却无法消散,导致不能再入轮回。二伯的出现实乃冥冥中的一线契机,求二伯代替侄媳把这人生路继续走下去。想必以二伯的能力,侄媳曾经受过的种种都不至再度发生。”
  
  胤礽沉吟了一下,“你的经历爷已有所了解,占你身躯虽非我所愿,但天意如此,爷却是欠了你,本来答应你的要求是无可厚非的,可让爷堂堂男子屈居人下,对方还是爷的侄子,这事实在……”
  
  看到胤礽的为难,那拉氏抿嘴一笑,“二伯请别急着拒绝,上天让您保留记忆重生到侄媳身上,自有其用意。至于如何应对弘历,相信二伯必有解决之法,侄媳只能告诉二伯一句,二伯的心愿,这一辈子,或可有实现的可能。如此,侄媳在这尘世该了之事已了,望二伯往后多保重……”话音一落,那拉氏的身影渐渐消失。
  
  胤礽被那拉氏的话一惊,抬起头再想问问清楚,可那拉氏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眼前只剩一片混沌,哪里还有人。
  
  “爷的心愿,真的有实现的可能么?”胤礽心中千回百转,因为突然转生为他人的混乱而压抑下的对玄烨的情愫,又渐渐蔓延,缠绕心头。
  


5

5、新的开始(上) ...


  
  卯时,几十年的习惯让胤礽睁开了眼睛。现在一切都非常清楚了,老天让他就这么回到人世,必是有因由的,按那拉氏的所说,若是想实现自个的心愿,看来只能顺势而为,嫁进宝亲王府了。
  
  当务之急,是确定进了王府后该如何行事,堂堂大清圣祖嫡子,若是陷于侄子后院,与一群女人勾心斗角,那也太掉价了。
  
  看来得提前摸摸王府的底,想个辙把洞房那一关圆了过去,总不能到时把弘历给弄晕吧!
  
  胤礽头疼地坐了起来,敲了敲脑袋,行动间的声响传到外间。
  
  “格格,起了么?”门外的询问及时响起。
  
  “进来。”
  
  随着胤礽的声音,容嬷嬷带着几个丫鬟鱼贯而入,来到床边,给胤礽换上旗袍,漱口净面。胤礽也在容嬷嬷的搀扶下走到妆台边坐下,准备梳妆。
  
  不经意间,胤礽的目光扫过镜面,立时被给惊了惊。镜子里,一位鹅蛋脸,下巴略尖,菱唇,瑶鼻,眉头微蹙,杏眼生波的少女,正与他对视。
  
  压下欲出口的惊呼,胤礽脸色不变,定了定心神,这就是那拉氏年轻时,不,是自己往后的相貌么?倒真是个美人坯子,略见憔悴的病容更添几许柔弱。再加上胤礽本身的那尊贵清冷的气质,比之梦里所见的那拉氏更胜一筹,若真是这个样子进了王府,恐怕按弘历那小子的眼光,还真逃不掉。
  
  胡思乱想间,丫鬟们已经帮胤礽打扮妥当。
  
  “格格,昨个太医诊完脉,说今天再照方子喝一天药,往后慢慢调养就行了,太太嘱咐嬷嬷们明天再继续学规矩。”容嬷嬷站在一边,向胤礽回话。
  
  “嗯,知道了。”胤礽轻点了下头,看了身旁的容嬷嬷一眼,心下盘算,既然明年弘历就会继位进宫,那就不能联系上弘皙,免得走漏风声,有什么意外就不好了。只等把事情处理好,再帮弘皙、弘昌他们避过乾隆四年那一劫就是了。
  
  进宫之后的安排,可以暂时缓一缓,到时接手那拉氏的姑姑,四弟妹的人脉,也不会出大问题。目前要紧的是得把王府这一遭给布置妥当。
  
  容嬷嬷作为那拉氏的奶娘,记得在梦里见着最后是殉了那拉氏的,倒是个忠心可用之人。
  
  “容嬷嬷,咱们家的人可以打探到宝亲王府里的事情么?”打定了主意,胤礽立即出声问道。
  
  容嬷嬷惊讶地看了胤礽一眼,随即微微想了想,“隐秘之事,没法知道,若只是后院一些纷争,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你立刻吩咐下去,把能查到的一丝一毫不许略过,都给我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地摸清楚了,再报上来。还有,王府后院那些女人的出身,家里人和家下奴才等一应情况也要查清楚。”
  
  “是。格格还有别的吩咐么?”
  
  “没了,就这些,事情尽快办好,你先下去吧,我自个静一静。”
  
  容嬷嬷轻应了一声,带着丫鬟们退了下去。
  
  胤礽移步坐到榻上,端起茶碗,边喝边继续思考起来。
  
  在乌拉那拉家的日子还有三个月,出嫁前事务繁多,跟那拉家的人接触不会多,往后见面时间间隔长,见面的时候规矩也大,倒也不怕被发现有什么不同。
  
  容嬷嬷等跟着一道出嫁的贴身伺候的人就是发现不同,也没胆子质疑,更不敢传出去。再加上那拉氏被气病,性子略有改变也不算奇怪,往后日子久了,生活习惯再慢慢改过来,也不会惹人怀疑。
  
  在资料搜集好之前,得把女子的规矩给学起来,虽说有那拉氏的记忆,但现在用这身子的可是自己,不练练到时出了岔子可不好。
  
  那拉氏以往写下的所有笔迹,都得整理出来,进王府前得全部烧了。至于绣活,现学是不可能的了,胤礽也没打算去学,到时候让容嬷嬷帮着做,只有身边一二人知晓,问题也不大。
  
  悠悠茶香中,胤礽慢慢地,把以后的生活一一安排好。只等着进了王府,改了那拉氏的命运,免受那干女子和弘历所给予的屈辱。最重要的,还有,静静等待着,那可能出现的人,那实现心愿的一丝希望。
  


6

6、新的开始(中) ...


  
  时间悠悠,转眼间三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今天就是嫁进宝亲王府的日子。
  
  府里内外一片喜庆,入目皆是大红艳色,胤礽穿着嫁衣,端坐着,让事先安排好的人给自己上妆。
  
  一个半月前,乌拉那拉家的人已经把能查到的一切资料都交给了胤礽。胤礽知道,只要今晚利用高氏避过洞房一关,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为免意外,胤礽也吩咐了上妆的人,按弘历最不喜的方式,给自己打扮。同时,容嬷嬷那里也准备了药,只要弘历最后时刻还留在新房里,那就把他药晕,再制造些证据,也就没问题了。
  
  只是那药虽好用,可以使人神思恍惚却又不至意识全无,但那是为了让自己在弘历面前彻底失宠前应付突发状况所备下的,用的次数多了,难免出纰漏。这洞房之夜,能免则免,花了一个来月的时间才成功让人在高氏那女子耳边吹风,希望她不会这么不济,让自己失望。
  
  “格格,时辰已到,起身吧。”容嬷嬷的声音将胤礽的注意力拉回。
  
  扶着容嬷嬷的手,胤礽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着门外走去,走向未知的将来。
  
  经过一连串繁杂的仪式,胤礽终于坐在了新房的床上,饶是他做足了准备,毕竟男女有别,这个身子一天下来,真有些吃不消。现在只希望快点把弘历那小子搞定,好好休息。
  
  一番喧扰后,房里的人渐渐退了出去,只剩容嬷嬷和琉璃、岫玉两个贴身丫鬟伺立在侧。
  
  容嬷嬷对两个丫头使了个眼色,让她们走到房门口守着。
  
  “格格,都安排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先这样罢,其他过了今晚再说,带来的人等下你安排下去,守好咱们自个的院子就行了。虽说来之前已经敲打过了,你还是让他们再警醒些,今晚人多,免不了进了些什么不干不净的。明天等我见过福晋回来再把规矩立起来。”胤礽略一思索,侧头小声吩咐容嬷嬷。
  
  “是。那我让那个丫头进来伺候。”容嬷嬷应下后离去,屋内一阵几不可闻的响动过后,回复安静。
  
  胤礽端坐着,被撒在床上的各式物品硌得难受,脖子被头上沉重的礼冠压得快直不起来,眼前一片艳红。安静的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前院的丝竹声,胤礽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烦躁。
  
  若是嫁的人是皇阿玛,即使让他放弃身为皇子的骄傲,像女人似的折腾一整天,那也就算了。现在换成弘历这臭小子,虽然已经安排好一切,心里也不把这当一回事儿,但还是恨得牙痒痒的。
  
  好你个弘历,给爷等着,爷让你专宠包衣奴才,爷让你宠妾灭妻,爷让你不慈儿子,为了女人冷落、骂死儿子,爷让你贪恋女色连给阿玛守孝三年都等不及。搞得那拉氏连投胎都没法子,让爷来帮她泄愤,不然爷也不用成了女子。就算上天给爷机会让爷心愿得偿,那也可以转生成男子啊,再怎么说都比变成自个侄媳强!
  
  弘历你就准备好吧,二伯会帮你把后宫变得百花齐放,群芳斗艳的,好好享受吧!
  
  就在胤礽被折腾得心中不断碎碎念的时候,弘历带着一身的酒气进来了。
  
  接过喜娘递来的秤秆,弘历带着些许期待挑开了自家侧福晋的盖头。听说乌拉那拉家的女儿有满洲第一美人之称,以弘历那贪花好色的性子,在看到胤礽第一眼之前,内心还是颇为高兴的,毕竟自家后院又多了一朵娇艳花儿,哪个男人能不开心呢?
  
  可惜,弘历今天遇到的不是原版的会爱上他,会在意他,会希望得到他的宠爱的那拉氏,而是他家用了一切手段准备搅和今晚以及以后每个他会过来的晚上的二伯。
  
  所以,弘历悲剧了,他看到的是一张粉厚如城墙,眉毛粗黑,嘴唇血红,基本上除了能分清五官,啥都看不到的脸。当下,弘历的酒就醒了一半,兴头上被泼了一头冷水,什么兴致都没了。
  
  胤礽依然端坐着,不动如山,既不抬头,也不抬眼看弘历,只在那默默地数着时间。
  
  胤礽已经做好了安排,所以他可以安坐着,但弘历可不行。
  
  那拉氏毕竟是雍正亲指的侧福晋,弘历也不能就这样看了人后觉得不满意拔脚就走,怎么着也得应付过今晚,大不了以后不进这院子也就是了。
  
  “爷,高侧福晋院子的人来找您了,说是侧福晋身上有些不妥。”就在胤礽隐隐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琉璃的声音及时传了进来。
  
  弘历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声音有些僵硬,“你先歇着吧!高侧福晋的身子不好,爷过去看看再过来。”说完,也不等胤礽反应,人就已经消失在门外。
  
  胤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弘历这一去,高氏怕是不会再让他记得还得过来的了。还真得感谢弘历这性子,不然,这一关可不好过了呢。
  
  虽然被下了面子,但总比真的跟弘历圆房来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查了清史稿也找不到皇子侧福晋的婚仪和朝服,╮(╯▽╰)╭只能略过不写了,反正也不影响剧情,很快就进宫了,咱们太子爷也要换装了


7

7、新的开始(下) ...


  
  这边厢,弘历刚刚离开,胤礽就招呼着容嬷嬷和岫玉给他卸妆梳洗更衣,准备歇下。
  
  容嬷嬷看着淡定的胤礽,欲言又止。
  
  胤礽瞥了她一眼,开口道:“容嬷嬷,你是有什么话想说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