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救世计划 幽灵爱CP(下)

救世计划 幽灵爱CP(下)

时间: 2013-02-06 19:09:11


38、魔晶Ⅱ

  哈利冰冷的表情和缓了,他有礼貌的半弯下腰:“您可以叫我格瑞恩,议长先生。”
  
  “裴尼克。”议长简短的说,然后他侧过身,露出会议间的大门,议长微微前倾着上半身,伸出手臂,表示欢迎:“小尼古拉来信说有位神秘强大的年轻巫师想同血族建立友好的关系,而他带来的一样礼物正是血族所需要的,对此,十三议员十分感兴趣,对于您想用来作为交换的,要知道,您带来的东西,毫不夸张的说,足以让整个血族为此疯狂。”
  
  哈利并没有走到裴尼克议长的前面,也没有喊议长的名字,他后退半步,以一种略有些谦卑的姿态说:“亲王殿下,实际上并没有您所说的如此夸张。”
  
  裴尼克议长对于哈利的谦卑似乎十分满意,他毫不客气的当先走进巨大奢侈的会议室——那里的地板甚至都是用某种名贵的材料做成的,每把椅子都用纯金和珠宝打造。虽然已经见过一次,但哈利对于年岁久远的血族积累的财富仍然表示惊叹。
  
  看到哈利打量的目光,裴尼克以一种谦虚的,实际上是得意的口吻说着:“我族寿命长久,又被上帝驱逐于黑暗中,带着撒旦祝福的能力,所以寂寞空虚中只能专注于凡人的各种职业,一年一年,也就积累了如此财富,只是因为时间长久罢了。”
  
  裴尼克议长示意哈利坐到其中一个椅子上,此时两人面对面坐着,仿佛多年未见洽谈欢快的老友,哈利点了点头赞叹道:“那是撒旦给予黑暗种族的祝福,我对血族文化十分向往,曾经听说过不少有趣的传闻,但也只是些人们口耳相传的流言,如今能当面聆听亲王的指导,实在是荣幸。”
  
  “您对血族十分的了解。”裴尼克由衷的赞叹道:“您的那份药剂,我有幸看到,堪称完美,这让千百年来致力于研究如何让我的子民再见一次阳光的我,感到羞愧,有您这样的朋友,也是血族的荣幸,实际上,无论您需要什么,我们都会尽量满足。”
  
  哈利沉默了一下,食指敲打着桌面,然后他迟疑的说:“我曾经听说过血族最初代的传说,该隐老祖……”
  
  裴尼克微微变了脸色,但他随即就恢复了温和的笑:“看来我说的不错,格瑞恩,我的朋友,您对血族真的十分了解。”
  
  哈利露出了一个谦虚的笑,他继续说道:“当初上帝惩罚该隐杀亲兄弟之过,于是放逐该隐永远活在黑暗中,以鲜血为食,永世活在冰冷孤寂的黑暗中,该隐老祖不甘心上帝偏心,于是费尽心力,收集上帝创世时候遗留下的魔咒,终于,该隐找到了打破孤寂的方法,他掏出了心脏,画了一个让上帝都感到畏惧的魔阵,并且将心脏作为魔阵的能量供应,建立了撒旦的地下室,并且将魔阵放在地下室中,从此那片土地就变成该隐老祖的土地,上帝的神光永远无法照射到这片土地,而该隐老祖的子孙后代就在这片土地上繁衍。”
  
  裴尼克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那种温和的假象完全消失了,露出了他原本的阴森和威仪,他那双兽性的冷酷的金色瞳孔盯着哈利,然后裴尼克议长笑了,但那种笑容没有一丝感情:“您不止对血族十分了解,小尼古拉说的是对的,您是个强大神秘的巫师,那么,这就是您想要的,血族永远的秘密?”
  
  哈利笑着摇摇头,他耸耸肩:“传说永远是夸大的,但它总是有一定的事实基础,殿下,我知道心脏对血族的重要,实际上它对我一个人类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裴尼克的表情和缓下来,他重新露出一个善意的笑,但哈利接下来的话,让议长的表情重新僵硬了:“当初该隐老祖画魔阵时遇到上帝军队的围剿,重伤中,他流出了三滴具有魔力的血,后来被人叫做魔晶,而我只需要其中一滴,殿下,这对血族根本没有任何损失,那三滴血原本是用来诞生最初的三位血族帝王,但现在它们已经失去了那种能力,如果您愿意将它作为交换的话,血族,整个吸血鬼族将会得到一个可以重新拥有阳光的机会。”
  
  哈利将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颈瓶扔给裴尼克议长,议长下意识的接住了,他神色不定的看着手中装着淡金色液体的细颈瓶,手中暗金色的权杖发出了点淡淡光泽,然后一个棕发的秀美血族走进来了,半跪在议长面前,议长将手中细劲瓶扔给棕发血族,棕发血族转身离开了,议长转头问哈利:“介意我看一下效果吗?”
  
  哈利大方的摆手,示意议长可以随意,议长不再看哈利,他用暗金色的权杖对空中挥动着,然后一个白色的巨大的镜面悬浮在两人面前——画面中那个棕发血族带着嗜血的恶意的笑,强迫性的将细颈瓶中的液体灌进一个褐发少女口中,然后在少女恐惧的尖叫声中,划开了城堡屏障的一点——一束阳光顿时倾泻在城堡枯黄的地上,棕发血族残忍的快意的笑着将少女扔到阳光底下。
  
  少女惨叫着扭动挣扎,惊恐到了极点,但预料之中的太阳火并没有烧起来,少女虽然虚弱了点,但依然健康的活在阳光下,她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臂身体,仰头拼命的看着太阳,然后哭着笑了。
  
  “怎么样,亲王阁下?”哈利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在看了这种戏码之后。
  
  裴尼克议长的眼中闪过一点什么,然后他对哈利笑道:“连最低贱的血奴都能承受住最烈的阳光,没有比这更完美的药剂了,我的朋友的,那么,如你所希望的,我代表十三议员同意同您合作,至于您所需要的那滴魔血……请您稍等片刻。”
  
  议长又招来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佝偻身影,当那人伸出手时,哈利注意到那是一节光秃秃的骨头,议长对那人吩咐了什么,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沉默着退下了,议长解释着:“因为是比较重要的东西,所以程序比较麻烦,我让乌科斯去开地下室了。”
  
  哈利点头表示理解,同时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为这次的成功,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有些旧的羊皮纸递给议长,议长接过来看了,然后那双金色的眼睛因为急切和贪婪而睁大了:“这是……配方!”
  
  “是的,这是我的诚意,亲王阁下。”哈利微笑着解释。
  
  然后乌科斯走进来了,他对议长低声说着什么,议长点了点头,乌科斯退下了,议长对哈利亲切的笑着:“请跟我来,格瑞恩,我将魔血取给你。”
  
  哈利跟着议长离开了会议室,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他们开始下楼梯,楼梯简直要通往地心似的长,他们穿过了楼梯中一道一道的门,那是用特殊的血族魔法设的锁,终于他们来到了一间空房间,然后议长闭上了眼,他高举起淡金色的权杖吟唱了起来——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语言,哈利隐约听出其中包含了古代摩尼文和一些龙语发音。
  
  随着裴尼克议长的吟唱那间空房间渐渐变化了,开始无限制的拉长扩高加大,变成了一个华丽空旷的房间,金色的墙壁上镶嵌满了邪恶的古老的咒文,房间中央的血红色棺材上临空躺着一个红色长袍血红色长发的人,议长带着一种仰慕的深情的表情走了过去,哈利这才看到那个人的脸上只有三个可怕的空洞,他的肚子是空的,一颗紫色的拳头大小的石头在他肚子中散发着柔和的光,不停的旋转着,而从棺材开始地面上铺着大量的充满魔力的纹路,血红色的液体从棺材中流出,顺着那些纹路流满了整个房间,然后流向不知何处。
  
  哈利皱眉,从进入这里开始,他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奇怪的看向裴尼克议长,但裴尼克议长脸上却带着一种**的迷恋,看着那具尸体:“亲王殿下?”
  
  哈利喊道,然后他看到裴尼克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的笑,哈利心中警铃大振,然后他本能的抽出魔杖,体内一瞬间空荡到发紧的感觉让哈利脸色一变,他甚至感到一种轻微的眩晕感:“封魔石!”
  
  哈利心中恶狠狠的暗骂:这群贪婪的肮脏的血族!
  
  未来轻易的闯入将血族闹腾的手忙脚乱,之后因为世界灭亡的危机而轻松的强迫血族合作让哈利大意了,他灵敏的一个翻滚,躲过了不知从何处射来了黑**法,从靴子中抽出碧绿的匕首,哈利冷冷的看着带着笑容的裴尼克:“你刚刚是让乌科斯下去,就是让他去做这些了吧?”
  
  “你说的不错。”裴尼克眼中闪过兽性的疯狂的嗜血光芒,他指着尸体空洞的眼眶:“这里放满了封魔石,为了惩罚敢随意打扰该隐老祖安宁的贪婪窃贼,格瑞恩,你想要的魔血就在这里,仁慈的议长大人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永远陪着你想要的魔血吧!”
  
  议长狂笑着消失在空气中,血红色棺材中的那具尸体发生了变化,似乎在缓缓沉进棺材中,哈利连忙转身伸手掏向尸体脸上的空洞,一种烧灼腐蚀灵魂的痛苦感,仿佛整个人掉进了熔岩中,哈利从手指开始明显可见的如同被融化般的腐烂,很快的整个手臂开始腐烂,哈利咬牙摸索着,终于,他感到自己碰到了什么硬物,他赶紧收回了手,一片水滴样的血红色石头躺在哈利血肉模糊的手心,哈利将那石头放进衣服中。
  
  然后他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被压抑住魔力的身体空荡荡的,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的难受,封魔石是一种专门针对巫师的特殊物品,血统越是纯正的巫师,效果就越可怕,此时哈利已经开始感到焦躁了。
  
  就这么一会,突然之间,无数黑影仿佛箭一般的冲向哈利,说是无数可能太夸张了,估计是有几十个黑影,但它们移动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在空气中留下许多残影,看起来就仿佛又无数的黑影。
  
  黑影怪叫着抓向哈利,直到那黑影到了哈利面前,哈利才灵活的一个翻身跳到棺材上,持着匕首的手狠狠一划,一个黑影惨叫着化成了灰烬,离得近了,哈利看到,那是一群血红色眼睛表情狰狞似人似蝙蝠的怪物,看来是血族培养的战斗机器。
  
  哈利警惕着,那群怪物同来时一样突然消失了,然后整个房间泛起血红色的雾气,哈利感到血红色的雾气正在腐蚀着他的皮肤。
  
  突然一声利器划破空气的响声,哈利猛一转身,右手挥动着匕首,他感到自己划到了什么东西,血红色薄雾中传来一声粗噶刺耳的叫声,但同时哈利感到腰间一阵刺痛,他眼前突然一黑,踉跄着前行半步。
  
  该死!这怪物的爪子上有毒!
  
  哈利狼狈的靠在棺材边,他感到整个房间中虽然血红色的尸体比较可怕,但最没有威胁的就是这具尸体和这幅棺材,想来那群血族也不会在自己祖先身上动手脚。
  
  看到哈利气势弱下来了,黑影开始疯狂的攻击哈利,哈利狼狈的招架着。虽然他应对那群怪物也十分的狠辣,很快地上就堆积了不少怪物的尸体,但哈利身上也很快多出了许多几乎致命的伤口。
  
  哈利喘息着,他和剩余的几只怪物对持着,死死盯着对方,封魔石的威力越来越强,哈利渐渐感到一种绝望,他心里苦笑,也许斯内普的愿望要实现了,他再也不会在他旁边打扰他了,或许失去失去性命是他最后所能做的讨好斯内普的,让斯内普感到愉快的事情了。
  
  哈利想,然后他闭上了眼,怪物兴奋的嗷嗷叫着扑向哈利……地面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一阵隐隐的轰隆的闷响,好像有什么巨大的怪物从头顶奔过,周围的能量开始紊乱了,封魔石全部失效,哈利感到能量形成了一种熟悉到刻骨的杂乱的漩涡形,那是末日的自然能量给予人的感激,哈利惊愕的,甚至算得上惊恐的睁开眼,然后他看到噩梦般具有强大毁灭力的海水砸破了血族最机密核心的地下室,铺天盖地的涌来,瞬间将那几个怪物吞没。
  
  哈利几乎是本能的瞬间使用了幻影移形,在海水压下来的一刹那,哈利离开了地下室出现在城堡边——海水怒吼着翻滚着卷成浪墙,朝着千年的古堡压下,原本优雅的高高在上的血族狼狈惊恐的尖叫着,混乱的到处跑着,甚至还有不甘咒骂着想要对抗自然能量的都瞬间被吞没。
  
  裴尼克淡金色的眼中闪着疯狂的兽性的光芒,高举起权杖迎向海水,但只是那么一会,下一秒,原本威风凛凛的议长在海水中变成了灰烬……尼古拉男爵惊恐的跑着,海水在他背后如同恶兽一般追逐着。
  
  哈利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下一秒他出现在惊慌的尼古拉男爵身边,他高举起魔杖,充沛的强大到甚至蛮横的魔力银灰**力从他的身体魔杖喷涌而出,死死的将浪墙挡在了身前。
  
  尼古拉男爵惊呆了,他惊恐的如同看神一般看着哈利,结结巴巴的说:“格……格瑞恩……”
  
  “还不快滚!”哈利脸色铁青,浑身冒着血,艰难的对尼古拉吼道,但尼古拉仿佛被吓傻了,一动不动。
  
  然后,尼古拉伯爵突然出现在尼古拉男爵旁边,他复杂的崇敬的看着哈利,攥着尼古拉男爵的胳膊,低声说:“走!”
  
  “叔叔!”尼古拉男爵只来得及高喊一声,就被伯爵阁下带着消失在空气中。
  
  哈利送了口气,就这一会,魔力屏障危险的下降了一半,哈利复杂的看着面前的浪墙,他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幸存的血族基本上都已经离开,下一秒,海水倾泻而下,将古堡悬崖完全淹没,而哈利也幻影移形消失了。
  
  ……血液流失的越来越多了,魔力渐渐消散,寒冷和黑暗一阵一阵侵袭而来,不!不能睡!坚持住!他还要,还要去警告,末日……来了!但最后他终于还是没有坚持住,魔力一瞬间散去,他感觉自己跌落在一个柔软的散发着熟悉香气的地方,朦胧中,他看到一双闪烁着担忧复杂惊愕光芒的黑眼睛,那双眼睛中的光芒,那么漂亮,那么美丽,就好像在他最美的梦中才会出现的,然后,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嗯,这个呢,就是幽灵的作者专栏,那个,羞涩求包养求戳,捂脸
说是想开新坑,其实还是HPSS,原创X卢修斯,一个是小李飞刀李寻欢受,这三个中随便选个题材,只不过上班后,感觉时间挺紧的,估计这俩坑都不会写太快,所以没敢再开

39、伤害

  朦胧中,哈利感觉到一双冰凉柔软的手抚摸过他的胸膛,谁在他耳边喃喃的低声轻语,就好像莉莉一样温柔甜美,身体仿佛被利刃撕成千万块仿佛被熔岩烧化的痛苦渐渐淡下去了,紧贴着他脸颊的柔软抚慰了哈利紧绷的神经,他好像回到了莉莉的怀抱一样,放松而温暖。
  
  哈利努力的想睁开眼,他想抓住那片温柔,他想拥抱它,可挣扎了许久,他依然没能挣脱这一片黑暗,然后哈利再次昏睡了过去。
  
  等到哈利的意识再次清醒,他费力的睁开眼,橙黄色朦胧灯光,模糊视线中,哈利看到斯内普正半蹲着身,低下头弄着什么,哈利能看到他皱起的眉心带着深刻的纹路,还有一阵阵哗哗的水声。
  
  然后斯内普站起身,哈利连忙闭上眼,他感到一个濡湿柔软的东西放在自己额头上,然后顺着脸颊轻轻的滑到脖颈胸膛,哈利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他看到斯内普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身体,那双最幽暗的隧道一样深的黑眼睛中,是哈利看不明白的复杂。
  
  斯内普手中拿着毛巾,擦到哈利胸膛,他停顿了下,脸上线条似乎微微扭曲了一下,那张刻薄的唇仿佛要吐出什么词语,但最终他只是低垂下眼睛,解开了哈利胸膛上的绷带——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
  
  斯内普的表情一瞬间变的难看了,哈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斯内普这是在担心他?哈利觉得心跳漏了一拍,他紧张的差点露馅。斯内普眉宇间的刻痕更深了,他仿佛是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小心的将毛巾放在哈利胸膛上。
  
  一种烈火烧灼的感觉突然袭来,哈利疼的差点跳起来,但他忍住了,死命的咬紧舌头,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幸而很快的,斯内普拿走了毛巾,又蹲下·身,一阵哗啦啦水声响起。
  
  哈利偷看斯内普,末梢有点微卷的黑色中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斯内普半边脸,只留下挺立的鼻梁,殷红的唇和尖而微微上翘的下巴,从颈子到臀的曲线消瘦优美,伸长的白皙细腻的脖颈如同天鹅,被手肘压在腿上的黑袍裹出了细瘦腰部的轮廓,而半撅起的臀部以下的曲线被床板遮住看不真切,有一瞬间,哈利有种不顾一切想要抬起上身看个究竟的冲动。
  
  然后斯内普站了起来,哈利连忙将眼睛微眯成一条缝,他看到斯内普脸色青白的晃了晃身体,哈利的心提了起来,他想冲动的把斯内普抱在怀里,抚平他所有的伤痛,但斯内普拿着毛巾弯下了腰。
  
  哈利的胆量一瞬间消散无踪,他感到紧张,怕斯内普发现他早已经醒了,他尽量平复下呼吸,看着斯内普低头为他处理伤口,看着斯内普微微颤动的长而翘的睫毛和紧抿的严肃的唇。
  
  斯内普的手碰到哈利的腰带,他犹豫了一下,最后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咬着唇伸手去揽哈利的腰,一种微微酥麻的电流从那双手的指尖传出,哈利几乎**,他克制的在斯内普手心中放松身体,斯内普没发现哈利已经醒来,他将哈利抬起来,半退下哈利的裤子,哈利感觉到,斯内普的手好像有点颤抖。幸好斯内普没有在脱下去,否则哈利那不知轻重已经微微抬头的小哈利可就露馅了。
  
  然后小腹上的绷带也被解开了,一股更加浓郁的血腥味,哈利甚至能感觉到有种温热的液体顺着小腹流出来,斯内普原本青白的脸更加苍白虚弱了,哈利担心的看着,斯内普仿佛在努力克制着什么,然后咬着牙,将毛巾放在哈利小腹上,想要擦拭,可还没动手,斯内普突然起身,脸色铁青的大步朝屋里走去,一会,哈利听到洗浴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隐约,哈利好像听到斯内普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在呕吐。
  
  哈利奇怪又担心,但幸好,斯内普很快就回来了,他消瘦的脸上还一滴一滴往下滴着水珠,然后在脖颈上滑出一道道**引诱的痕迹,斯内普重新走到床边,拿起毛巾。
  
  斯内普低下头,水珠沿着他的下巴一下一下滴在哈利胸膛上,滴进哈利心口,让他整个人都热起来了,那些水滴仿佛变成一个个轻柔的小手挠着他的心,而斯内普的手在轻轻的擦着哈利的伤口,他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哈利赤·裸的肌肤,一股让人颤栗的电流。
  
  哈利小腹的肌肉猛然一紧,不等斯内普感到惊讶,哈利突然睁开眼,直起上半身,捉住了斯内普的手,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斯内普,斯内普看着哈利,那双眼睛像凝固的黑湖,然而,斯内普快速的移开了视线低垂下眼,他想抽出手,但哈利紧紧握住了他的。
  
  房间一阵古怪的沉默,然后一种冲动,哈利靠向斯内普,他突然咬住了斯内普的下唇,舔舐着吸吮着,唇舌抚弄着微微带点肉的下唇,十指紧紧扣住斯内普的。
  
  斯内普的眉古怪的蹙着,似乎想要推拒又似乎沉浸在欢乐中,斯内普的脸颊泛起红晕,微微仰起头,仿佛想要挣脱,而他脸上的表情抗拒又快乐。
  
  哈利紧紧搂住了斯内普,小腹火辣辣的痛,但哈利只觉得兴奋,他翻过身将斯内普压在床上,此时斯内普已经睁开了眼,同哈利那双变得幽暗的眼对视着,哈利将两只手放在斯内普脑袋两边,支起上半身,他看着斯内普:“知道吗,有一会我觉得死了,或许你会开心。”
  
  斯内普的身体轻微抖动了一下,他看着哈利,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看着哈利,而那双眼睛仿佛流动的浓墨,哈利几乎以为所有的话都能用那双眼睛说出,但只可惜,哈利读不懂,哈利低头吻上了斯内普的唇,恶狠狠的咬着,又温柔舔着轻啄着摩挲着,他将斯内普的唇整个儿的含在口中,用力吞咽着。
  
  斯内普在哈利身下绷紧了身体,然后慢慢慢慢的融化了柔软了,他紧皱着眉头,微阖着双眼,睫毛颤动着,鼻翼大幅度的翕动,微微启唇,粉嫩舌尖顶在尖锐小牙中间。
  
  哈利用舌尖轻轻去舔那嫩滑舌尖,像是捕食的灵蛇耐心的等待着,趁那舌尖微吐,哈利连忙勾住斯内普的舌尖,然后将斯内普整个舌头纠缠进自己口中,嘴唇含着斯内普的舌,舌头上下舔弄斯内普舌头两侧,牙齿轻咬着,直到斯内普的唇角缓缓流下淫·靡的水痕,喉咙狼狈的上下滑动着,似乎吞咽唾液,哈利才松开口。
  
  哈利粗重的喘息着,目光炽热的看着斯内普,而斯内普狼狈的大口喘着气,微张的眼角有些湿润,睫毛也沾着水汽,哈利声音沙哑,轻轻的喊:“西弗……”
  
  斯内普扭过脸,避开哈利的视线,双颊健康的红晕渐渐淡下去,露出了他原本苍白的脸色。
  
  哈利想抚摸斯内普的脸,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在血族密室的时候,我想到了你,西弗。”
  
  斯内普终于转过脸看着哈利了,那双眼睛中没有任何浮动,黑黝黝如同深邃的暗道,但又仿佛让哈利再继续说下去:“那么危险的环境,我却想到了你说的话,然后我居然就想那么放弃了,西弗,我的心痛的狠。”
  
  哈利抓住了斯内普的手,半强迫的将斯内普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哈利哀伤的看着斯内普:“你会痛吗?如果我死了。那你会高兴吗?”
  
  斯内普怔怔的看着哈利,黑眼睛闪烁着,然后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凶狠了,他抽回手,冷笑着推开哈利,哈利额头顿时沁满冷汗,**着狼狈的跌倒在床上,但斯内普抱着臂眼中浮现出愉悦的恶意的光芒:“别自作多情了,波特,你怎么样跟我没有半点关系,那是你自己的事!”
  
  斯内普大步的向门口走去,哈利连忙从床上直起上身,问道:“你刚刚怎么了,在为我治伤的时候,为什么会不舒服?你最近很不对劲,西弗。”
  
  斯内普的背影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冷冰冰的说:“这不关你事,波特,如果你已经好了,就请尽快离开,如果你还有足够的脸面,就应该知道不要出现在这里。”
  
  “你是在赶我走?”哈利忧伤的看着斯内普,他的眼睛,那双翠绿犹如凝固了的满满一潭苦涩的湖水:“你说你不想看见我?”
  
  斯内普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一下,直接走出了房间。哈利笑着带着某种绝望的和自暴自弃的意味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斯内普的房子,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没穿上衣。
  
  十二月的天气可真冷啊!哈利仰头看着天空,天空干净纯澄的如同一方无暇的玻璃,细碎的淡灰色雪花洋洋飘落,带着一种被玷污的圣洁的味道,就仿佛曾经有一个圣洁的天使在这片天空下挣扎哀叫过,被撕碎了羽翼,散落满天空的雪白羽毛。
  
  哈利着迷的看着天空,雪花落在他的脸上身上,很快融化了,结成了冰,但他却感到一种巨大的空虚和一种古怪的温暖,天空模糊白光中,哈利隐约看到莉莉和詹姆的笑脸,哈利跟着笑了,他朝天空伸出了手,他感到莉莉和詹姆握住他的手,冰冷可却温暖,他感觉自己越变越轻,灵魂好像被带着飞了起来,越飘越远,飞向那抹白光……
  
  
作者有话要说:从这个星期五到下个星期五,一个星期内五更,一更三千字,要是我做不到,我就……我就自挂东南枝去!
还有,嗯,这个呢,就是幽灵的作者专栏,那个,羞涩求包养求戳,捂脸

40、留下

  哈利是在某种燥热的感觉中醒来的,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卧室,斯内普并不在,哈利从床上直起上身,打量着,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空瓶子,里面残留着淡紫色的魔药残渣。
  
  哈利拿过那个瓶子,闻了闻,是退烧药,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手心小巧的玻璃瓶,心底隐约有点欢喜和期待。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斯内普抿着唇走进来,他看起来有点不愉快,然后他面无表情的将一瓶魔药塞给哈利,转身离开。
  
  “西弗,是你带我回来的?”哈利看着斯内普,斯内普背对着他没有出声,哈利的声音略微有些急切了:“你担心我?对不对?”
  
  斯内普转过脸,他的眉紧紧皱起,眼中满是不耐烦,他讥笑着:“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英雄波特,自大的让人难以忍受,是什么让你有了这种错觉?”
  
  “你应该让我死在外面。”哈利紧盯着斯内普慢慢的说,那种幽深的灼热的目光让斯内普微微侧头,避开了与哈利的对视。
  
  “你想太多了,波特先生。”斯内普毫无感情干巴巴的说,似乎连和哈利共处一室都无法忍受:“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围着你的想法转动。”
  
  斯内普顿了顿,冷笑着补充道:“我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身份,波特,我不是你那个蠢狗教父,也不是阿不思,我厌恶你给我带来的那些麻烦,包括这次,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迫于无奈的心情。”
  
  哈利并没有再次被斯内普的话打击,他看着斯内普认真的说:“昏迷的时候我想过,如果你还愿意救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再也不会放手,西弗,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斯内普的表情变得冷漠而空洞了,哈利知道那是大脑封闭术的效果,这不但没让哈利感到难过,反而让他感到一种希望,斯内普在逃避,在害怕会泄露情绪,也许他并不是不为所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