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β版标准攻略 米蕾优·尼布鲁海楚(仙剑三/重景)(上)

β版标准攻略 米蕾优·尼布鲁海楚(仙剑三/重景)(上)

时间: 2013-02-12 07:09:31


序卷
原序 罪之章
  “这啥?”小尼冰冷的死亡目光透过镜片扫射过来,我不幸中招四分之三死了。
  
  “不、不是仙剑三吗……?就是前不久看完的那个电视剧……哎呀!”还没说完,就被小尼的铁血掌抓住后脑,很疼啊!
  
  “请你把你那个充满铁氧化混合物的大脑还原一下再说话!”她又很不怜香惜玉地按住我的头:“看清楚了,世界上有哪个游戏会在框架贴图还没有全部完成的情况下问世啊?!这分明是半成品,我说你这脑袋是摆设对吗?那就别侮辱灵长类了!”
  
  过分!“那现在怎么办?!”
  
  “子曰:安装了游戏就要玩,如入黑店必动筷!”
  
  “子哪有曰过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米蕾优(真名叫不告诉你),是本文的半个作者(应该吧),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怀有每一个女孩都有的浪漫主义情怀的新世纪大好青年(?真伪自辨),兴趣做梦,特长鉴赏帅哥,不过信仰耽美,直觉满点!
  
  请允许我把时间倒回五分钟以前。“小尼,我好闲哦,把你的游戏借我一两个好不好?”
  
  她只顾低头写写写,都不理我。
  
  “不要无视我呀!”拍桌抓狂——我知道你的绝技就是无视人,你是故意的!
  
  咦咦——?为嘛好冷!
  
  “我警告你花痴女,我手头都是大型RPG,所谓的RPG之道就是‘没有实力靠技术,没有技术靠运气,没有运气就要靠爱’!你哪一样都没有还是种地去吧。”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的搭档·尼布鲁海楚(真名不详),之所以说她是“这个”不是我失礼哦,她其实是平行时空委员会的职员,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神棍,可以让人家穿的那种。干这样的活计当然是遭人恨啦,所以为了保命,到专让人穿越的工作室里,她都用改造后的机械身体。也就是说,在大家面前的这个是机器人一类的东西吧,本体保留在别的地方。
  
  “还有你也别玩了,最近有很多工作,还有不少世界构架呢,平时也不能老是依赖【月相】来进行世界自动演算偷懒啊。”
  
  但其实“这个”,只是个暴力狂加毒舌物质而已!
  
  “你翻什么?”
  
  嘿嘿,当然是不经你同意抢夺一个先玩着呗。
  
  “你安了什么?”
  
  “仙剑奇侠传!当然是三。”
  
  “为什么后面加了个‘β版’?”
  
  于是发生了开篇那样的事情……
  ************************************************************
  小尼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录,按她的话说就是还是纸笔最安全,我看看究竟记了些什么。
  
  [β版基本地图完成,战斗系统未知,辅助菜单无,怪物NPC未设定完全……]呃……好厉害,还没玩就把游戏弄了个大概,然后,她倒完全没有高兴的意思,“啪”一下扔了笔,“这东西叫游戏吗?!”接着,她用手指指向我:“你!扫把星!当初我买的时候是正版哎是正版就是那种还没玩就要砸银子却始终赶不上盗版的破烂被你祸害了竟然变成了内测的β版竟然还不是测试平衡性而是测试稳定性的……(以下省略百字吐槽)”
  
  “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多半是被吓得T_T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会有OP,跟我一起看一下吧。”熄灭怒火之后她好像沮丧的不得了。
  
  咦?咦咦??画面比想象中要有意境的多,五秒介绍仙剑世界名山大川,六秒将镜头拉向剑拔弩张的神将与魔尊,一红一白,清冷对峙,却又互补到和谐。
  
  一分十二秒镜头拉近飞蓬,一袭白衣胜雪(小尼低声:不应该是玄黑配青吗?怪哉怪哉……),修长如玉的手指握着镇妖剑。此时镜头又对准剑,为绝世神兵拉风特写。而后,飞蓬将剑横于面前摆好架势,于是镜头自然过度给飞蓬一个特写。
  
  这、这可是个绝世帅哥啊!!
  
  “噗——!小尼,按暂停啊!!”我的鼻血喷涌而出,虽然很丢人,不过这个飞蓬确实帅到值得。(尼:键盘!别破坏键盘寿命,还有别尖叫了!)
  
  而十一秒的特写算是相对舒缓了,飞蓬如黑潭一般不可测的眸子里,倒映着红色身影,作为特写收尾,也使镜头顺利过渡到重楼身上——45°仰角拍摄让魔尊的帝王压迫感尽露无遗!霸气四溢却不流于轻狂,内敛却又不低调,要不是分开刻画这两位,恐怕眼睛还真不知道往哪看!
  
  “镜头怎么花了?”掀桌!!刚到最关键的时刻啊!飞蓬和重楼之间的眉来眼去、呃不是,是情感交流就葬送在花屏中,这可是刚进入重要关头啊!!
  
  “……掉帧。”小尼给我专业术语补完。
  
  虽然我现在还鼻血横流,但腐女就是流血不流泪(伪),我低头跪下:“小尼,是我不好。以前竟然说什么‘游戏那种幼稚的东西’之类的话,我错了!我被这段CG动画给感化了,从此请让我加入游戏大军中的一员吧,拜托了,师傅!”我可是很认真地说这番话的,可是抬头就看见小尼一脸“你白痴吗”的表情藐视我ING。
  
  过分了点吧……T-T
  
  “正式版本为什么不用这段CG……”她的表情就跟起床气一样臭,不过说实话,每到这种看似不起眼的问题解决,通常都是一篇惊世之文发表的先兆,先不管文的评价是褒是贬,反正肯定会有一堆人跌破眼镜。
  
  “掉帧那么严重,所以不行吧?”
  
  “……玩这么多年游戏我眼睛早就被惯坏了,可是就是这么一双挑剔的眼睛也觉得这版的人设简直就是神作,”她指指自己的眼睛,虽然我只看到灰色的机械眼,“再说运镜技术比正版的那个OP要娴熟许多,从商业角度来说,不用这个根本就是谬论。还有啊,是不是β版的草稿师跟上头掰了,他设定飞蓬一身白,正版里飞蓬居然一身黑;比正版的OP多15秒居然不让夕瑶出场,这是摆明了让我们YY吗?真想见一眼β版的监督,绝对是位高人且深明大义!”
  
  最后那四个字说得一字一顿,不过话说有这么开明的监督吗……
  
  “那么你觉得是为什么?”
  
  “大概是……趴下!”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一黑,脑袋上传来一阵眩晕感,竟然这么拍我……好疼。可是再爬起来我就不敢这么抱怨了——
  
  工作室天棚被削去一角,断口甚是整齐,可是残垣断壁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碎片掉下后把小尼的工作桌砸了个稀烂……说起来真走运啊,人都没什么事,不得不说是奇迹啊,要知道这绝对是空袭!
  
  工作桌,小尼的工作桌……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最后的战争》原稿,还有《诛仙》同人文的!”惨了啊,全都被压在下面了,不对,肯定全都报废了!小尼每天要花上很多时间在改稿上,按她的话说就是“藐视一气呵成”、“这个世界上当然有一遍经典的天才只不过不是我们所以只能把稿子改到可以见人”,本来我也觉得纸笔留存的东西最保险,也是最好的修改载体,但是……
  
  “王八蛋……”
  
  耶?!一向冷血无泪的尼布鲁海楚,哭了!还很不甘心地拿出了……双枪?!难道我这么久以来都被骗了,其实小尼是个恐怖分子出身?-_-
  
  “哪个混蛋滚出来——!”打开双枪的保险就听见子弹上膛声和震耳欲聋的枪响。汗,对方会变成塞子吧?
  
  “全被挡下来了,简直是不要常识的怪物!”
  
  “不要这么说比较好吧?”
  
  “!对方过来了……!”
  
  还没等说完,小尼就被风压一下打到墙里,还好是机械身体,不然,断了一只胳臂,眼镜碎了扎到脸里,绝对是会死人的重伤!不过以现在这个状况,我就危险了!感觉背后强烈的压迫感,我双脚吓得全都软了,眼泪也很不争气地啪嗒啪嗒流,混蛋,再也不赖在工作室啦!虽然我不认为我还有“再”……不过我告诉你老娘也生气了!
  
  “谁啊?!”
  
  回头之后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鄙视我吧,就算所有人都鄙视我,我也不在乎!眼前这个“人”,美得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认知常识,小米我豁出去用所有会的形容词也形容不出这人的绝世容貌,该是什么样的造物之灵造就了那样精致的五官——精致又不女气,唇线与眼角单是组合在一起就神采飞扬,不可一世仿若神祗睥睨万物的双眼看来像在嘲弄,仔细看却越发读不懂,汪洋的深邃轻易就可以令人沦陷;青丝三千,飞扬跋扈在身后,用一只玉簪别的住形锁不住神……咳、其实不仅仅是容貌,那个气质超凡脱俗到看他我都觉得是我这个俗人在亵渎人家!(尼:五秒了……十五秒了……一份三十秒了……三十分钟了!!)
  
  “你个有色性没人性的!”小尼把我踹飞了,可彼时我仍沉浸在来者的绝世风华里。“这位兄台你哪里人士?不管了总之算我尊你一声祖宗别这样成吗?我的原稿被你毁成不能用,你不觉得自己是在谋财害命吗!”
  
  噢噢,帅哥抬手了!意思就是叫小尼停话,还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相信小尼也注意到了,所以她乖乖闭嘴等绝世帅哥开口。
  
  “我没有恶意,管穿越的是哪个?”(尼:?!!!!|||-_-b)
  
  啊呀——!!好有磁性的声音,血气好像又涌上脑部了……他刚才说了什么来着?我没记住啊!这个帅哥满分啊、不是,是刷爆分了!如果满分一百那他就是千分级别的……
  
  “……敢问贵姓?”
  
  我说小尼啊,不是我对你们学理的有偏见,你说你怎么见这么个倾国蓝颜也没反应,我看你不是缺乏感性,而是已经非人类了。我本来还想继续这样腹诽的,可是帅哥的话实在是让我思路停格——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末将飞蓬。”
  
  简简单单十二个字,却宛若给工作室里丢下一枚氢弹——话说大家都看见蘑菇云了吧?
  
  我要给自己正名,我不是在花痴,绝对不是!可是小尼真的很强悍啊:早就知道她可以让人穿,没想到已经打出品牌效应,吸引了这么一位贵客!看着她在揉自己的额头,我其实很纳闷的——平时她烦到不行的时候才有这个动作啊?我说你愣着干什么?嫌人家飞蓬等级不够怎么着,我告诉你人家来求你是给你面子!(尼: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求我了?)
  
  “我。”小尼老实回答,“还有,米蕾优,别流口水了,很丢人。”咦??我、我在飞蓬面前流口水?!太~不好意思啦~~!
  
  “敝人尼布鲁海楚,编号001347,行动代号‘雾境’,在平行时空委员会任下级渡人兼讨伐者,提前说一下:不行!”
  
  人家飞蓬什么都还没说,你在扯什么?
  
  “都打到这里了,会提什么要求我心里有数,可是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连穿越都不例外。”话刚落地空气瞬间就冷下来——呜呜,人家飞蓬散发杀气啦!
  
  “那本将倒是要打听一番了。”
  
  小尼那张脸好像吃了苦瓜:“所谓的‘穿越’全名应该是‘世界同调’,是依渡人自身创造力点数,或新造法理界投入干涉者——也就是所谓的穿越者,干涉新世界;或是让干涉者去已经发现的法理界,在《防止平行时空信息扩散条例》的监督下让两种世界信息碰撞。根据渡人的创造力点数多少,有着严格的等级,我所在的等级嘛……是不能干涉古代的。”
  
  啥?什么意思?有谁听懂了给我解释下?
  
  “实际上,委员会能干涉古代的也屈指可数,更别说是诸神相关的玄幻法理界。这样的话你不如找到专做这方面生意的‘时间教团’或是别的穿越组织,我个人是没有这个能耐的。”
  
  我看着小尼修理她的机械手臂,心想这人说起谎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其实我知道的,小尼你只要想就能办到,因为穿越的根本不在等级而是在创造力点数,俗称的CP值,小尼的CP值其实跟她上司不相上下!
  
  “还有啊,其实每一次的工作,都是上面指派下来的,我从没接过私活,所以,神将大哥,你走吧。”
  
  搞什么飞机?!
  
  这时飞蓬又开口了:“你觉得为什么你会被找上?”
  
  “倒霉呗……不对!”小尼飞快地扫了一眼电脑?她看电脑做什么?“……怪不得程序什么的都是一团糟,β版根本还没开始——神棍哥你是β版的飞蓬吧?”
  
  飞蓬不言,小尼当他默认。
  
  “刚刚决斗完毕,触犯天条被贬下凡受劫是吧?按理说转世的真正含义就是要遗忘过去……”
  
  “我不愿忘!”唔……空气好冷,呼吸好困难……咦?!呼出来的气都变成冰碴了!
  
  “……这又是何苦。”
  
  “苦不苦,我说了算!”
  
  ——可是,酷毙啦啊啊!“这个工作小尼接下了!”为了帅哥死也甘愿(你还说自己不花痴!),啊哈哈不过死的估计不是我。
  
  “滚!接你个头——神棍大哥求你想清楚啊,带着记忆转世这种事情……太残酷了。”那时我觉得是自己眼花,小尼表情黯然,乍一看很文艺的那种忧伤。
  
  “怎么,你试过?”
  
  小尼表情明显是想忍,结果忍耐失败,忍无可忍爆发:“试什么试!你懂不懂好赖?!我就是一个平行时空委员会普普通通(?)的下级渡人,没穿过,可是你知道你这要求被多少穿越者用血泪演算过!什么深情什么刻骨铭心在时间面前不是不堪一击就是消磨殆尽,人生是很美好的,记忆是很沉重的,背那么多包袱你走得动吗你!!我不计较你毁我原稿就别卖乖,不要废话,走!”
  
  太过分了……我也是想忍的,可是我也忍耐失败了。
  
  “小尼,不可以对飞蓬大人无礼!!”(尼:可恶,哪来的力气,竟然踹飞我……)
  
  虽然飞蓬现在似笑非笑的表情很诱人,可是,腐女还是流血(鼻血)不流泪:“我知道,飞蓬大人你镇守南天门孤高无双然而高处不胜寒所以重楼以邪魅之红出现在你面前,你一见倾心二见深情,动摇了沦陷了为了他连天条都不顾了……呃、虽然你本来也就没把天条放在眼里只不过没什么大理由不会去违反。可是对待重楼就不一样了,为了保护他你甚至甘愿被抓受轮回之苦!小米我太感动了誓死也要让你和重楼大人有**终成眷属至于不长眼的小尼就交给我摆平吧!”
  
  回头就看见小尼满头黑线瞅着我,零件也适时掉下,凸显了她的无奈:“这番话你放在脑子里就得了吧,说出来就不怕糟白眼?”
  
  “切——人家是神,你瞒得住不成?倒不如说出来,要龌龊也是龌龊的堂堂正正、顶天立地!”
  “那万一是你曲解就不怕将自己意志强加于人?”呃,我很不争气地又一次心虚了。
  
  “呵呵……”这个声音……嗯,真让人陶醉——等下?飞蓬笑了?
  
  飞蓬会笑!
  
  万年冰山解冻,化为一江的春水是怎样惊心动魄,又似见青天破冰,千树万朵梨花一夜盛开,璀璨夺目,乱人心魂!
  
  “神棍哥求你收敛一下你的魅惑磁场行吗,你看小米都快失血过多死了。”对不起小尼,鼻血都喷你身上了。
  
  “恕本将方才失礼,”飞蓬一拱手,“没曾想过二位这般大方,是飞蓬不对。”
  
  “客套话你就别扯了,我们都是凡人,不懂您在想啥也不是我们该想的。”小尼又揉额头了。
  “非也,凡人通透就比怀私欲之神好上千倍,飞蓬不会讲话,只能说:我欣赏。”
  
  OH——YEAN!!被夸了!“我们也欣赏您,不不不——是崇拜!!”
  
  “那麻烦将军先说一下来意?”
  
  “她刚才不是都替我说了吗?”飞蓬指的……好像是我?
  
  “嘛?!!”米尼异口同声,小小的工作室一天竟然挨两次核轰炸。
  
  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其实我刚才是信口胡诌的!)混蛋,那我刚才浪费个什么时间啊!亲们我对不起你们,我这就正经地(?)给你们把JQ往事全都打听出来,比如说邂逅啊、发展到什么阶段啊、有何种互动啊(请尽量向邪恶方面想!),啊!飞蓬你不要总是笑,要回答一两个才行!不行啦,小米我内牛满面吖~~
  
  “怎么,同意了?”
  
  “神棍哥,恋,是**中‘变’的上半部分加**中‘态’的下半部分!”小尼明显就是热血沸腾模式REMAX全开神情:“我再说废话那就是不解风情,要知道挡人家谈恋爱是要下地狱的。姑且不说你说的是真是假,来,这是通行证,转生之后不会忘记前世顺带调节感官,保证不会出现记忆混乱。多谢惠顾……”
  
  “你信吗?”
  
  “……按理说您不应该承认的,这样就算是把自己的软肋暴露,到底是不妙的。要我一时相信还确实是有点难度,关键是这一切似乎不合逻辑。不过——腐女是不需要理智的!合乎情理就够了,以上!”
  
  “才不是呢!小尼你就是太多疑了——你看刚才人家都板着脸,提到重楼才笑的!飞蓬大人,喜欢就是一定要去追,对吧?”
  
  “……”沉思中的飞蓬,玉树临风啊……哎呀,鼻血。
  
  “对,就是那样。”
  
  结果小尼明显是被撼到,满头黑线低语:“怎么飞蓬不光是武神还是情圣?”
  *********************************************************************
  “唉——”这是我233次叹气,“帅哥就被你这样放跑了。”
  
  “不送神你怎么看重景JQ,你不是花痴糊涂了吧?”呃,确实有理。
  
  “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不要形象的笑啊?”让我现在来形容一下她吧,不是羊角风也相去不远了,真是恐怖啊。“再说你不是说你不干涉古代吗?”
  
  “啊,本来我确实没有权利。”然后她举一下β版的安装盘。“但现在看来是名正言顺了,β版的战斗系统,我做。这样一来对世界干涉也更加合理,也不至于一下就被抓到把柄被通缉。至于剧情就人物自己走去吧,我们看着就好。”
  
  “这样一来就算是你做的游戏咯?我想玩!”
  
  “不行。”
  
  “小尼~~”
  
  “不行!”
  
  “小气!”
  
  “……飞蓬带着记忆转世,有违天道,必引天劫。再加上强极必遭损,他那么强,得多厉害的天劫?别说他本人,跟他没关系的哪怕是个路人甲都可能倒霉被卷进去遭池鱼之殃。你要是没觉悟,不赌上性命,不过是累赘炮灰。”
  
  笑起来那么温柔的飞蓬?他会很苦?“……决定了!”
  
  “你、你吓死我了!”
  
  “我赌——!”其实,飞蓬他一点也不冷酷,绝对不是!是太过温柔不会表达自己而已!“飞蓬是很好的一个人,我想要帮助他,守护他!怎么了?”
  
  “没事……你说这些打算把楼哥往哪放,把你的话说低调点成吗?”
  
  汗,我没别的意思啊,是为了伟大的革命事业!“我就想那么多,想什么说什么不行吗?”
  
  “过会儿告诉你男朋友,你看他什么反应?”
  
  “我、我错了!您老继续说……”
  
  “再说飞蓬用你保护?他走之前说什么,还记得吗?”
  
  我马上点头,小尼你刚才一直都有做记录嘛——
  我命由我不由天!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别人总说我制雷,但其实,是我总被雷的关系……
序 神圣机关
  “既然要玩,就要赌上性命。”
  
  “我、我知道了,可是我很害怕——!!慢一点行不行啊?”
  
  “这是重力加速度,要不……你改一下自己的质量怎么样?”
  ********************************************************************
  大清早一醒过来就乱不爽一把的,还有鬼压身,绝不是好兆头!呃,小尼,你的头发全白了哎,还有……好像、难道、那个……
  
  “换了机械骨骼,男性外观而已。”
  
  为啥?!
  
  “昨天的女性外观机械体被飞蓬打了之后接触就一直不好,出差用太危险,一时之间也没别的办法,就换个性能稳定的量产型呗。可是量产没有女性外观的,颜色也没设定,你将就看吧。”
  
  不是那个问题啊!那你……原本是男人还是女人?!认识你这么久,难道现在就要把亲切的“她”换成“他”!等下,出差?平行时空委员会的出差?!
  
  “看什么看,你也一起去。”
  
  于是有了上面的事了。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小尼那么高的CP值每次还都是从天而降这招老套到让我泪流满面的穿越法则。(尼:因为老套所以才叫……穿越法则啊。)
  
  “不要乱说废话占篇幅,我们到了。”
  
  到哪了?眼前只有金色的星星,只是当一种很是舒服的水气扑面而来,环绕在身体四周时,我的不适感减缓消散了。慢慢睁开双眼,就能看见如画般的景色:颇带江南风的古镇被一江春水横亘而开,两岸绿柳摇曳生姿,又见水鸥嬉戏;白墙青瓦后有翠竹环山,碧波荡漾还应袅袅炊烟——“江水好清空气好净太阳好暖……哎呀!干嘛踹我?!”
  
  “叫你不要乱说废话占篇幅!”他顿一下:“这里就是景天大侠的故乡,渝州。现在我们人在南部,坐船过去就是渝州北部,那里就是永安当……混蛋,景天现在还是个当铺朝奉——TMD地府管转世的是哪个败类?!我灭了他!连飞蓬都得寄人篱下,太过分了把万年冰山酷哥还来!!”原来你也不满意啊,还以为你个无血(真)无泪的满不在乎呢-_-可是据我所知,六道向来吧,都是随机的耶,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不过,我最大的梦想不过就是居住在这样的环境,像诗里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然这里只有江,可是我还是好满足,这个世界这么美丽,你说呢,小尼?”我心里摆好了最柔情俱江南风的POSE转身,却见小尼用鄙视的眼光瞅着我:“你傻了么,这儿哪美了?”
  
  “机械非人类!!”你不懂情调!
  
  “姑娘家叫那么大声小心嫁不出去。”温润如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发誓这声音这辈子我只听过一次就再没忘过,没错,回头之后果然就是那个机灵少年抱臂淡笑,桃花开得正好,却被他绽在唇上的英华给夺了光彩,于是只能沦为背景,衬得他越发俊美得人神共愤。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