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不法之徒番外 黑水白山

不法之徒番外 黑水白山

时间: 2013-02-16 10:09:41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2-21/1648.html

第 80 章

《不法之徒》番外之:爱乌及屋

第一间屋子:A省某二线城市火车站附近,某无名小旅馆,25平米南向房间


01
很久之后,齐修远总会说起,他们第一次同居,居然是在那样一个又小又破的地方。
确切地说,那不算两人同居,因为还有个韩嘉牌的电灯泡无时无刻不在照耀着他们。

02
这间屋子很小,墙壁上到处都是油漆剥落后露出的涂料,屋顶还有深深浅浅的返潮的水渍,裂纹的水泥地板上只有一张单人床,床单上的污渍很容易就能引发人的不良联想。
洗手间就在房间里,如果门没关严,那种下水道特有的、混杂着潮气的古怪味道就会散满整个房间。
这是齐修远有生以来住过的条件最差的地方。
不过,这间屋子当然也有很多优势。它属于A省的一个二线城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没有名字的小旅馆:这里住宿不用提供合法证件;而且交通便利,方便他们随时跑路;周围超市饭馆一应俱全,还和一家药房毗邻,方便萧厉换药。

03
那时候他们刚从孙泽宇和李时青手里跑出来。韩嘉开着一辆破吉普,带着他俩和素素星夜兼程,一路北上。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们到了北边的省份A省,在那里与萧杨会合。萧杨之前留学时候的朋友曾经邀请他出国帮忙,于是他暗地里辞了职,要带着素素去遥远的国度创业。
萧厉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萧杨,见到弟弟后神色很有点愧疚。萧杨倒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毕竟自家哥哥脱离了黑道,虽然前途未卜,总归也让他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再加上之前齐修远因为舍不得妹妹,连素素跟他去邻省都不放心,这次因为处境艰难,破天荒同意他带素素出国。连番的好事降临,萧杨只觉得心神舒畅,落落大方、耐心极佳地跟齐修远千般保证,终于带着眼泪汪汪的素素踏上了前往机场的道路。

04
韩嘉出门采购必需品,萧厉在收拾床铺,齐修远用一只手缓慢整理着三个人带来的不多的家当。
当齐修远第三次发愣的时候,萧厉一边把带着可疑污渍的床单卷成一团一边问:“担心素素?”
“没有,她挺有主意的。”齐修远摇头,“你看她经历那么多事,也一直不肯跟萧杨分手,就知道了。我是担心——”
“你怕萧杨照顾不好她?”
齐修远想了想:“素素没吃过苦,又不会过日子,我怕萧杨总是照顾她、总给她收拾烂摊子,时间一长会嫌弃她……”
萧厉低头铺上新床单,停了一下,然后劝慰道:“你也在给我收拾烂摊子,难道时间长了也会嫌弃我?”
齐修远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萧厉低着头正在铺平床单上一处褶皱,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神,但是耳根处能看出淡淡的晕红,就好像他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很露骨的话一样。
齐修远觉得好像被一股电流击中,他呆了一下,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就要向萧厉走过去。
“你去哪儿?”萧厉以为他要去洗手间,绕过床来想扶他,却冷不防被他扑到床上。
“别动。我身上可有三处骨折呢。”齐修远趴在他身上,小心不压到他的伤处,伸出舌头舔着他耳根那一小片让自己目眩神迷的皮肤,当他把呼出的热气吹向萧厉耳中,他感到萧厉在微微颤抖。
萧厉顾忌他身上的伤口,任他亲了一会儿,身体慢慢放松,自己也渐有感觉,轻轻扳过齐修远的脸,两人吻在一起。
一吻结束,齐修远的下 体早已难耐地鼓起来,抵在萧厉的腿间,萧厉的表情似惊讶似无奈,叹口气道:“你那里怎么不骨折?”
“那里又没骨头,”齐修远轻柔吻他,声音沙哑地调笑说,“你要不想它硌着你,我教你个办法,可以把它变小,要不要学?”
说罢挺身在萧厉身上蹭了一下,萧厉不为所动,伸手轻轻揽着他的脖子,说:“等你伤好了再说。”
“现在……”齐修远不肯起来,还要再说,却听到一声断喝。
“**你死不死啊?”韩嘉站在房门口,双手都提着袋子,胳膊下边夹着东西,样子可笑,气势却惊人,冷冷看着齐修远,又暴喝一声,“滚下来,萧厉有伤你不知道?!”

05
齐修远和韩嘉一直互相看不顺眼。齐修远恼恨韩嘉对自己学生下手,韩嘉鄙视齐修远是衣冠**。更重要的是,齐修远一想到韩嘉和萧厉有十年多的交情就忍不住烦躁,韩嘉一想到跟自己有十年多交情的萧厉居然迷上个认识没多久的齐修远,就有一种微妙的想要杀人的感觉。
他们两人关系紧张,让萧厉有点苦恼。尽管他一直致力于缓解两个人的关系,但他显然没料到,自己的存在本身对两个人的敌意只能是一种负面的助力。
齐修远言辞锋利,韩嘉半点不肯吃亏,两个人在当初选择暂住点的时候就已经吵过一架。在讨论床和地铺的归属时又差点重燃战火。
“我要和萧厉一起睡在地上。”齐修远固执地说。
“残疾人士自己睡在床上,不然我下床去厕所的时候一脚踩死你怎么办?”韩嘉一样幼稚。
萧厉觉得头痛,手放在齐修远手上,道:“总是担心碰到你受伤的地方,这样我肯定睡不好。”
齐修远只好同意。
韩嘉乘胜追击,让他几乎没有和萧厉独处的时间。
韩嘉无时无刻不在萧厉身边。齐修远一手一脚受伤,萧厉不能做大幅度运动,韩嘉承担起房间的清理、洗衣服买饭、带萧厉换药以及大部分外交的任务,并且挟功自恃,就连出门散步都要萧厉陪他。
很长时间内齐修远想要吻萧厉一下都没有机会。
他一直不喜欢韩嘉,现在简直是恨韩嘉。

06
跟自己的心上人睡在一间屋子里,但却隔着50厘米的海拔,这真是一种酷刑。
火车站广场的灯光彻夜不息,齐修远常常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借着这模糊的光线看萧厉。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在萧厉身上巡视的目光简直就像是视 奸。萧厉左胸受伤,为了减轻伤口压力,他总是平躺或者向右侧身。
如果他平躺,齐修远的眼神往往会在他美好的唇形、轻微起伏的胸膛、髋骨到大腿这一段的线条上来回打转;如果他向右侧身,他的眼睛会一路扫过萧厉柔韧的曲线,专注地停在他的腰侧和臀部。
那像是一种甜美的秘密的罪行,齐修远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直到自己呼吸急促甚至身体已经发生明显变化他才调开目光。
可是有时候这跟欲 望无关。齐修远只是静静看着熟睡的萧厉,只是这样就能使自己获得平静。
仅仅是看着他睫毛的阴影、脸颊的轮廓甚至只是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他就会有一种酸涩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让他目不转睛,仿佛一闭眼萧厉就会消失一样。
他的视线慢慢抚摸萧厉脸上的伤疤和他左胸上的伤口,想着能看到这个男人安睡在身旁的自己有多么幸运,慢慢地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情绪填满他的胸膛,使他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慢慢入睡,一夜好梦。

07
齐修远坐在椅子上,舒适地仰着头,闭着眼。
兑好的温热水流从他发间流过,萧厉修长的手指轻轻按摩他的头皮,把他的头发全都打湿后,放下水壶,开始把洗发水揉在他的头发上。
廉价的洗发水是小旅馆提供的,有一股刺鼻的香味,齐修远却觉得沉醉其中。
倒是萧厉说:“不好闻,你喜欢什么牌子,下次去超市买瓶回来。”
“不用,能洗干净就行了,又住不久。”
“你倒不讲究。”萧厉像是微微笑了。
然后是衣服的窸窣声,萧厉像是起身了,气息接近,他俯下身来了。
齐修远以为会有个奖励的吻,他等了等,睁开眼睛,却看见萧厉只是去拿水壶帮他冲洗头发上的泡沫。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低头看他的萧厉眼神认真又温柔。
“闭眼。”萧厉简洁地说。
“亲一下就闭。”齐修远拉长声音。
“爱闭不闭。”萧厉不屑地回答,然后俯身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齐修远得偿所愿,乖乖闭上眼睛,想了想说:“还是去超市买瓶洗发水吧。”
“你不是说住不久没必要?”
“是住不久,但是我打算天天洗头。”齐修远这样回答。

08
萧厉偶尔会和韩嘉出门去网吧,通过聊天软件和萧杨联系。
他做一方大哥的时候很少碰键盘,跟人聊天的时候缓慢无比。韩嘉在旁边玩游戏听音乐看电影的时候,总是分出心来替他着急,恨不得亲身上阵帮他打字。
萧厉总是说:“你玩你的,萧杨等得起。”
韩嘉很想问他萧杨的情况,但他总觉得萧厉不会说得很详细,这会让他们的对话听起来很像应酬的套话。所以他每次什么都不问。
可是等他们回到小旅馆,齐修远问起的时候,萧厉总会回答,齐修远问什么他答什么,问什么都答。
韩嘉会在这对话中变得心浮气躁,然后不停插嘴,把萧厉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为止。
有一次萧厉不知道跟萧杨聊了什么,出来的时候显得格外沉默。回到小旅馆的时候他也没有回答齐修远的问题。
韩嘉想,或许他需要一支烟。于是他出门买烟。
一刻钟后他回来了,因为一开始就打算很快回来,所以他出门时把门虚掩着。
鬼使神差的,他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向里面看去。
齐修远仍然躺在床上,萧厉躺在他身边,两个人都看着天花板。床很小,于是他们两个人挨得很近,肩膀和肩膀、手臂和手臂都贴在一起,齐修远正在说着什么,萧厉表情放松,偶尔还会笑起来。
他从没想过萧厉还能有这么轻松的表情。
他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让萧厉变得轻松。
他轻轻合上门,自己在外面散了一会儿步,扔掉了那包烟。
他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

09
他们在这间小屋住了快一个月的时候,韩嘉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要离开了。
“我把钱捐到西部的学校去了,姜老师帮忙联系的学校。”他在散步时跟萧厉私下说,“我想去那里看一看,如果人家肯接受我的话,我还想留在那里支教。当年学的东西忘的差不多了,不过教小学应该还可以。”
“你也可以一边教一边学。你当年不是很会念书?一定学得快。”萧厉犹豫了一下,“这些事我也不太懂,你想让我帮你问问齐修远吗?”
韩嘉嗤之以鼻,然后从身上翻出一张卡。
“你是不是一毛钱都没有了?”他嘲笑萧厉,“好歹给自己留一点啊,非那么实诚干什么?李时青又不会真的去查账。给你拿着这个,”他看萧厉要拒绝,拉下脸来,“我知道齐修远有钱,你宁可让他养着也不要我的?到底谁远谁近啊?”
萧厉忍俊不禁:“你怎么跟萧杨似的?非要给我钱?韩嘉,你这张卡,我帮你收着可以,但我不能要你的。”
韩嘉盯着他:“就是说他近我远了?你真打算跟他过一辈子?”
萧厉手插在裤兜里走了一段路,才转开脸说:“他不变,我就不变。”
韩嘉愣了愣,看了萧厉一眼。
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10
韩嘉左思右想,他实在不想跟齐修远说什么,就好像他不但曾是个鸨头还喜欢指导别人恋爱似的。
可是萧厉对他很重要,在他自己感情失败的时候他希望至少萧厉能常常露出轻松地表情。
“萧厉那人死心眼儿,他认准你,就会一直对你好。”他终于忍不住跑去跟齐修远放话,“你不要辜负他。”
齐修远皱眉看他:“你用不着担心,我现在这样,明摆着就是对他死心塌地啊。”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韩嘉直截了当地问。
“我喜欢他全部,这有什么好问的?”齐修远看上去非常迷惑,“怎么你们都问这个问题?”
“那就让他知道啊。”韩嘉最后说。
韩嘉走后,过了三四天,医生跟萧厉说他已经不需要换药之后,齐修远和萧厉也准备离开了。
他们没有多少东西要收拾,三四身衣服,一些证件而已。
齐修远的腿伤好了不少,拄着拐杖和萧厉往外走的时候,特意说道:“我是不是胖了点?”
萧厉的眼神带着嘲笑和揶揄扫过来,不过还是老实回答说:“没有,跟我刚见你的时候差不多,你是前一阵子变瘦了,才会觉得现在胖。”
“萧厉,你前一阵子总是拒绝我,我才会变瘦。这一个月在这个小破地方待着,我体重反而恢复了。”齐修远看着他,慢慢说,“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觉得安心。我真喜欢你。”
萧厉有点无奈地伸手盖住眼睛:“齐修远,能不能不要总说这种话?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肉麻了。”
齐修远精心准备的甜言蜜语遭到了冷遇,但他毫不介意地一笑。
他走得慢,萧厉于是放慢了脚步,两个人愉快地走向附近的火车站时,齐修远想,韩嘉真是多虑了。

第 81 章

《不法之徒》番外之:爱乌及屋

第二间屋子:B省省会城市,某单位家属院,二楼,43平米,一室一厅


01
他们继续北上来到B省,越往北走,空气越干燥,温度却并没有降低,当他们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置身在蒸笼里面。
这里处处与家乡不同,就连马路两旁的行道树都不一样了。这种陌生感让他们觉得真的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一个可以有新的生活的新的地方。

02
房子很干净整洁,电器也很全,因为位置偏离市中心,房间又小,租金并不贵。
家属院里有人种了葡萄,从院子里的杨树上拉了绳子到二楼的阳台,葡萄的藤蔓攀援而上,从窗口看过去,像一领绿色的席子。
齐修远和萧厉很喜欢这里。
“能不走就好了。”萧厉站在窗边,盯着微风中泛起涟漪的葡萄叶子,有点感慨地说。
从那么巨大可怕的迷宫里走出来哪里是容易的事情,恐怕这里也不能成为他们最终的居所。
只要有萧厉在身边,齐修远倒并不介意为此流离各地,他只是担心萧厉会觉得亏欠他。
于是他转移话题,笑话萧厉说:“你想留下来吃葡萄吗?”

03
房东李大妈是个干净利索且十分热情的小老太太,因为儿女给她买了更大的房子而把旧房子出租出去。但是她非常念旧,常常就会回到这里跟老邻居聊天,热衷于把自己的新房客萧厉和齐修远介绍给一众大爷大妈,在萧厉询问她菜市场的方位后还力邀萧厉加入他们的“老年人买菜砍价团”,每次见到萧厉或者偶尔下楼活动腿脚的齐修远都会拉着他们的手跟他们聊上半天。
这个老太太让齐修远想起自己的奶奶,每次看到都会微笑。
萧厉不习惯这种热情,每次被她嘘寒问暖的时候都受宠若惊,面对她的唠叨却非常耐心,且根本没办法拒绝她拉着自己去买菜的邀请,还经常帮她提重物到她的新居所。
有一天,李大妈碰到了在楼下晒太阳的齐修远。
“小萧让老刘头带去试衣服了,老刘头想给自己儿子买衣服,他儿子和小萧身材挺像。”她笑得眼睛眯起来,脸庞像个可爱的核桃,“小萧真是个好孩子啊,长得那么高大,心肠却那么软,经不住别人三两句缠。”
“就是就是。”齐修远陪她笑,心想,这一点没有比我更清楚的了。

04
萧厉喜欢接吻。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他的吻技只能说很一般,但他对此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而且他们现在有足够用的时间、空间和好心情来练习。齐修远常常调笑他,说他是自己最好学的学生。
“我现在要检查一下昨天的作业……”
他总是这么说,因为这样会让萧厉脸红,反驳说“别这样,我又不是你真的学生……”,这种害羞又认真的样子只会让齐修远更兴奋。他慢慢凑过去吻住萧厉,萧厉总是闭上眼睛迎上来,双唇温暖柔软。如果这时爱抚他的后背,他会更加投入地回应。
这招用过几次之后,萧厉已经适应了。不但不再脸红,主动吻他的时候还会说“我来交作业”。
这是齐修远度过的最美好的家教时光,收作业、检查作业、批改作业、指导作业,他们师生齐心,乐此不疲。

05
齐修远拆掉了石膏,但是手和脚的活动范围仍然受限,手臂稍微举高一点或者站立时间长了都会不舒服。
他很少出门,负责采买东西的是萧厉,负责做饭的也是萧厉。
萧厉从很多方面来说都很会照顾人,但是厨艺却是出乎齐修远意料之外的普通。
他拿手的只是熬粥、下面条和有数的几个普通的炒菜。
“这是小时候学的,”萧厉解释,“那时候我家很穷,也买不起什么高级菜。后来在道上混,就很少开伙了。倒是萧杨很会做饭。”
“我也会啊。”齐修远不服气。
他当天就闹着要萧厉买菜,在厨房鼓捣了一上午,还严禁萧厉打下手。
中午的时候,萧厉看着桌子上的油闷大虾、红烧鸡翅、香菇油菜、炖带鱼和一盆紫菜汤,根本说不出话来。
“好吃吗?”齐修远笑眯眯地看着每样都尝试了一下的萧厉。
“很好吃。”萧厉表扬他。
“以后天天给你做。”齐修远接口,却说得很郑重。
萧厉看他一眼,没有反驳他明显有漏洞的话,也郑重地说了一声“好啊”,两人相视一笑。
两个人都有节俭和爱惜粮食的习惯,虽然菜色稍多,量却正好算准了一顿午饭和一顿晚饭能吃完。可惜到了晚上,齐修远的伤腿疼起来,让他食欲大减。
“肿了多长时间了?”萧厉煮了花椒水,一边帮他热敷一边问。
“下午就有点肿。”齐修远说。
“你在厨房站的时间太长了。我先帮你热敷,明天要是还肿,就去医院看看。”然后看着他被热毛巾捂得红红的膝盖,嘲笑道,“我以为你中午做了五道菜,原来还有一道盐水蹄髈。”
“想吃就吃啊,”齐修远笑,故意压低声音说,“我身上还有很多地方也很好吃,比如这里有……哎呀哎呀——”
萧厉知道他没好话,手下用力按了下他的膝盖,齐修远哎呦哎呦地装可怜,不敢再**他了。

06
齐修远有点吃味。
他喜欢跟萧厉一起出门,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一起出门买手机,一起到古怪破旧的小店办理不用身份证的手机卡,一起买衣服,一起逛超市买必需品。
齐修远走得慢,于是萧厉就走得慢,边走边聊天,感觉像生活在一起快一辈子的老夫老妻一样。
他喜欢萧厉买东西时询问他的样子,喜欢在货架间萧厉护着他不让他被跑来跑去的小孩子撞到的样子,喜欢萧厉对服装毫不讲究总是他说买哪件就买那件的样子……
可是现在,萧厉不肯跟他一起出门。
“萧厉,明天一起去买菜吗?”
“李大妈约了我。”
“萧厉,天没那么热了,一起去买长袖的衣服去?”
“正好明天李大妈要带我去服装店,我顺便一起买回来吧,反正咱俩衣服一个号。”
“萧厉,陪我散步吧。”
“你刚消肿,在房子里走两步就好了。我还得帮李大妈拎菜篮子。”
……
齐修远闷闷不乐,萧厉毫无所觉,出去了一个多小时,拎着一袋排骨回来了。
齐修远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萧厉却没注意到,径直跑到厨房炖排骨,过了一会儿,香气传到客厅,齐修远赞叹一声。
“味道很好啊。”他冲着厨房喊,“你不是说你只会炒青菜?”
萧厉让排骨自己在锅里咕嘟咕嘟炖着,靠在厨房门上:“我问了李大妈。”
“为什么?”齐修远很受伤,“我明明就是现成的大厨啊,你干吗舍近求远?”
“得了,我可不敢问你,怕你又跟我收学费。”萧厉不知想到什么,脸上一红。
齐修远气结,站起来就要去攫取自己应得的福利,萧厉走过来把他按在沙发上。
“别乱动,你还想加重腿伤吗?”他叹气,“好好待着,多吃排骨,一会儿在阳台晒晒太阳,等你伤好了,你想让我陪你去哪里我都去。”
原来他都知道,齐修远有点欣慰,同时反省自己的独占欲太过小孩子气。
“萧厉,其实我——”
“咦?李大妈和王大爷在楼下叫我,我先走了,你注意厨房的火。”
齐修远欲哭无泪。
第 82 章
07
萧厉的伤口停止换药后,痒痒的开始长新肉。
作为一个前黑道从业人员,萧厉对于疼痛有着超乎寻常的忍受能力,但是,痒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好像伤口里住了几只蚂蚁,轻轻地到处乱爬,抓又抓不住,放着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伤在别处倒还好些,偏偏又是心口处奇痒难耐,实在让人坐立难安。
他只好尝试轻轻按压伤口周围的肌肉,稍微缓解一下这种能把人逼疯的痒感。
齐修远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做的时候,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那时他推开卧室门出来,就看到萧厉靠坐在窗边的沙发上,衬衫敞开,头微微垂着,眼睛看着地面,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欲求不满,他的右手没入衬衫里面,停在自己的左胸上,虽然看不到动作,但是单看手腕的起伏,不难猜出他在对自己的胸口做什么。
齐修远觉得自己几乎是立刻就硬起来了。
几秒钟后,萧厉被困在沙发角和齐修远中间,大腿上硬邦邦地硌着某个烫热的东西,窘迫又困惑地看着齐修远。
“你怎么每次……”
齐修远仗着自己骨折,向萧厉压得更紧,张口的时候声音哑哑的:“还不是因为你**我?”
“什么?”萧厉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齐修远没有回答,俯下身去隔着衬衫吻着萧厉的心口,找到那个小小的凸起后,将它含在口中,舌尖开始舔扫着逗弄它。
萧厉一手推着他的脸,一手绕到后面抓着他的衣领,将他从自己胸前拉开。
“别这样,你弄得我伤口更不舒服了。”他说完,好像觉得过意不去似的,凑过来在齐修远唇上亲了一下。
齐修远愣了一下,表情十分忧心:“你伤口怎么了?”
“长新肉,很痒。”萧厉回答。
齐修远看了他两秒钟,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笑出声来。
过了一会儿才在萧厉耳边说:“我也长新肉了,软不下去,怎么办?”
萧厉忍俊不禁。这家伙不开口还好,他想,一开口就是**。

08
萧厉把**推坐在沙发上,凑过去和他亲吻,右手伸到他的下面,把他软不下去的东西从裤子里拿出来。
齐修远发出愉悦的叹息,伸手也要去碰萧厉的。
萧厉低低笑出来,捉住他的手说:“别乱动,我不想再吃盐水肘子。”
说完静了静,一边盯着齐修远看,好像在思考什么很为难的问题,终于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对齐修远微微一笑,慢慢沉下身去,跪在他面前。
他的动作慢得足够齐修远反应过来他想干什么,只是看着他跪在自己双腿间,齐修远觉得心跳的声音像擂鼓一样,他**一声,觉得简直要射出来了。
萧厉从来没试过把别的男人的性 器拿在手里看,他握着那有点沉重的东西,不知怎么开始,想了想,先用舌头湿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齐修远简直无法忍受,一边低哑地说着“天啊,天啊……”,一边伸手要去抚摸萧厉的头发。
但是萧厉已经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尝试地舔了一下他的前端,换来齐修远剧烈的吸气声。
然后萧厉俯下头去,把齐修远含在嘴里。
那一瞬间齐修远觉得置身天堂,萧厉的口腔湿润、温暖而且柔软,萧厉的神情认真投入,虽然他的动作有点笨拙,但萧厉是真的想要取悦他。
心理上的快感胜过生理上的,齐修远急促喘息着,伸手抚上萧厉的脸。
“放松一点,”他喘着气说,“别怕……”
萧厉没有抬头,慢慢放松了下巴,齐修远向前挺身,性 器的一半多进入了他的口腔。
一种淡淡的苦味在嘴里蔓延开来,齐修远性 器上筋络的搏动似乎都能通过他的口腔传递到心脏,萧厉觉得心跳变快,他很想继续做点什么让齐修远快乐,但他没办法继续,这件事不像看来的那么简单,他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齐修远轻轻抚摸他的脸颊,声音听上去在强行忍耐着什么,“用鼻子呼吸,不要憋气……”他等到萧厉开始适应了一点,才开始慢慢抽 送。
萧厉跪在他身下,说实在的稍稍有点吃惊,他是做好了深 喉的准备的,毕竟上次齐修远为他做过。是担心自己不会做吗?他这样想着,抬眼看了齐修远一眼。
齐修远缓慢而温柔地在他口腔中抽 插,同时眼睛向下凝视着他,在萧厉抬眼的一瞬间他的眸光骤然变深,动作也兴奋起来,性 器在萧厉舌面上摩擦,几乎带来疼痛。
萧厉不能自控地发出闷闷的鼻音,同时调开自己的目光,可是无论看着哪里都令人困窘,他只好闭上眼睛。
齐修远的手移到了他的颈后,扶着他的头继续着撞击他唇舌的节奏。
“看我,萧厉,”他渴求地说, “睁眼,看着我……”
他叫了好几声,萧厉才慢慢睁开双眼,向他看过去。
齐修远一直在盯着他,像是在等着捕捉他的视线一样,眼神的热度让萧厉开始全身发烫。
他又想转开视线,齐修远另一只手也移到了他颈后,把他的头部固定在自己的胯 下,一边发出**的喘息,一边在他嘴里进出着,速度加快,深度也加深。皮肉摩擦发出的粘腻的声音直接从神经传到耳鼓,萧厉觉得其他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这样过了几分钟,齐修远仍然很温柔,不至于让萧厉难以适应。这让萧厉觉得自己被珍视,被爱护,但是现在,他想被索求。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