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网游之我不配番外 易修罗

网游之我不配番外 易修罗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9-23/12566.html

http://www.woku9.com/?/xd/2012-09-23/12567.html

网游之我不配 正文 88番外 戚风X暴暴龙

“哔——”

听到哨声,贺家威条件反射地举起双手,向裁判示意对手的摔倒与自己无关。

裁判哪里会听他的,转身对技术台打手势——进攻方,14号,进攻犯规。

被贺家威撞到的队员倒在地上起不来,裁判接着叫了个技术暂停。

贺家威憋着一肚子气回到板凳上坐好,抓起毛巾胡乱擦了把汗,又忿忿地扔到地板上。

教练在一旁看他坐下来,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要说贺家威这个队员要速度有速度,要力量有力量,有很高的篮球天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脾气太暴躁,放在队里简直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一下。

为了能让他的性格缓和一点,暑假别人都在特训,唯独他被安排去深山老林里静修,结果他跟狒狒打了一架,被以威胁野生保护动物生命的罪名被护林员强行遣返。

不过这也是贺家威在自己手上最后一年了,明年的这个时候,他就该在高中部让别的教练头疼去了。想到这里,教练也不知道自己是该依依不舍,还是该撒花庆祝。

此时的贺家威正一脸不爽地盯着对手的休息区,队医在为方才被自己撞倒的队员做检查,看样子他伤得不轻,听队医说话时一脸失望的表情。

嘁,弱得像个娘儿们似的就不要来打篮球。贺家威心中啐道。

队医下去了,换成另一个人握着他的脚踝查看伤势,那个人贺家威认识,是对方球队的队长戚风,他们两所初中一直是赛场上的劲旅,公开竞争,私下不合,是湖朔地区出了名了的死对头。

贺家威跟戚风做了整整三年的对手,互相看着对方从一个刚接触篮球的新手,迅速蜕变为球队里的核心主力,在球场上你攻我防,你追我挡,势如水火。

戚风检查完队友的伤势,站起身来,无意中往这边瞄了一眼,视线正好跟贺家威对了个正着。

这一眼莫名又点燃了贺家威的怒火,在他看来,那眼神中分明充满了鄙夷和蔑视。

“你干嘛?坐下!”教练见原本已经老实下来的贺家威突然又站起来往场上走,连忙喝止。

“休息时间结束了,我上场啊,”贺家威理直气壮道。

“上什么上!你都五犯了,给我老实坐着!”

“不要,我要去干掉对方那个七号。”

贺家威现在严重不爽中,任谁都不能阻止他,教练没办法只好退让一步,“那你动作轻点,对方肯定盯着你打,要尽量避免肢体冲撞。”

“知道了!”贺家威不耐烦地答道。

五犯的贺家威又一次站在场上,不管情不情愿,他必须打得小心翼翼,这就像给球风生猛的他戴上了手铐脚铐一般,再加上对手也瞄准了这个弱点,几次三番引他犯规,他的出手完全被压制,脾气也被逼到了临界点。

贺家威终于在严密的防守中抢到了一个空位,要到球一个运球转身起跳,谁曾想说时迟,那时快,面前竟忽的闪出一个人,贺家威速度太快,一时收不住手,整个人难以控制地向前扑去。

倒地的一瞬间,哨声在耳边响起,贺家威发誓那一刻他看到了被他压倒的戚风嘴角展现出的嘲讽笑意。

“你、你是故意的!”贺家威一个轱辘爬起来,恨不得把地上的戚风撕成两半。

戚风被自己的队友拉起来,对贺家威盛怒之下的咆哮置若罔闻,就好像压根没在意这个人的存在,这种无视的态度更加惹得贺家威暴跳如雷。

教练派替补队员上去把贺家威硬生生拉离场,“你是不是想打起来,让全队被取消参赛资格才开心?”

“你们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贺家威质问道,“怎么人人都向着那混蛋?”

“那他刚才犯规了没有?”教练不答反问。

“这……”贺家威被问住了,“他假摔!”

教练拿板子敲他的头,“你当是踢足球吗,还假摔,明知道人家是故意诱你犯规,还往坑里跳。别说他只是晃你一下,就算他伸脚绊你,只要裁判判你犯规,就不可能改判,你现在闹,岂不是中了他的圈套?”

贺家威气愤归气愤,却一个字也反驳不了。

“行了,”教练表示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你遇到这种事还多着呢,你呀,要学会沉住气才行。”

教练说完叹了口气,对方的七号是狡猾了点,可自己门下这位性子也太直,倘若能有对方的一半心眼,也不至于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贺家威的离场不仅损失了一名主力,还直接影响了全队的士气,接下来的比赛他们一直被对手压着打,到快结束的时候已经落后了十几分,连队长戚风都下场休息。

贺家威看不下去,跑出场去透气,却意外地见到了戚风,方才他的注意力都在比赛上,也没见到这家伙是几时离开赛场的。

戚风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水,一转身,就发现自己被贺家威堵在原地,他往左,他也往左,他往右,他也往右。

戚风没像贺家威期待得那样发火,反倒不屑地笑了笑,“幼稚。”

“你说谁幼稚!“贺家威一把揪住对方球衣,把他拉过来,两个人近距离对视着,贺家威发现戚风比他还要矮上几公分,这也不奇怪,很多担任控球后卫的都是小个子。

“我是故意诱你犯规的,”戚风道。倘若他狡辩,贺家威还有题可发挥,可他现在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贺家威反倒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这感觉就像一拳头砸进棉花里,全身的力都被卸掉了。

“你害刘易不能上场,我也让你不能上场,这样大家就扯平了,”戚风的语气,就像跟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闲聊。

贺家威花了一番功夫才意识到刘易就是最开始被他撞倒的那个人,“我轻轻碰他一下,他就倒了,这也能怪我?”

“你说得对,确实不能怪你,”戚风点点头,“他本来身体就不好,我们劝他不要上场,他不听,劝他不要直接跟你对上,他也不听,”他又摇摇头,“这家伙太倔。”

“弱成这样的人,你们还让他打先发?”

“因为他练球很刻苦,他先天不足,体质很弱,不过……”戚风把不过的后面省去了,刘易小时候生过病,腿部有旧疾,可他每天都坚持长跑,练球几个小时,所以教练才破格在他初三最后一场联赛中让他先发出场,但这一切戚风并不想跟贺家威说,他没有示弱博同情的习惯。

“不过你也看到了,以他的能力,不可能再去打高中联赛,那里的对抗强度更大,他的身体完全吃不消。对你来说可能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对他来说却是脚踝严重扭伤,接下来的比赛他都没有办法出席了。”

戚风掰开贺家威的手指,把他的手从自己球衣上拿开,“我只是提前结束了你一场比赛而已,而你却提前结束了他最后一场联赛,以后你还有无数场球能打,可他却只能坐在观众席了。”

贺家威的球队离开赛场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方才赢下他们的对手,戚风正搀着刘易一步步向前蹦。

对方远远也看到了贺家威,戚风依然是那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态度,反倒是刘易冲贺家威笑了笑。

贺家威迅速撇开头去,半响偷偷望他们离去的方向瞄了一眼,刘易正一蹦一蹦地跳上大巴车,直到他们的车开出去好远,贺家威还望着远处的黑点出神。

“你在这里做什么?”几天后戚风在校门口撞到了意外来客。

“我,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贺家威此刻反倒像个小姑娘似的扭捏起来,“我想找刘易,但我不知道他是哪个班的。”

戚风觉得好笑,“所以你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来了?”要是碰不到自己,这傻帽不知道还要在校门口站多久。

贺家威被他说得恼羞成怒,把手里的东西往戚风怀里一塞,“你替我转给他吧,这是我经常用的伤药,很好用的。”

“因为你经常打架,所以经常受伤吗?”戚风毫不客气地调侃他。

“你!”贺家威气得直捏拳头,反复提醒自己不是来打架的,“总之你要记得交给他!”

戚风冲已经跑开的贺家威喊,“你自己怎么不去?”

“老子不稀罕去!”贺家威头也不回地喊。

跑出去一段路,他又突然站住,转过身,红着脸欲言又止了几次,终于把话憋了出来,“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戚风目送他飞快地跑掉,又低头瞅了瞅手里的瓶子,不由扯了扯嘴角,这家伙粗暴是粗暴了点,不过还挺有趣的。

贺家威今天又躲在暗处潜伏,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

初中毕业的夏天,解放了的同学们有得出去旅游,有得泡网吧渣游戏,唯独贺家威选择在这里偷窥。

那还是上次他来给刘易送东西时偶然发现的,在刘易他们学校附近有一所道馆。

年轻的贺家威有个很健康的爱好,他是一个女子柔道粉。

明明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性,却可以迸发出人意料的力量,那种反差美让贺家威第一次见到时就为之心动不已。

其实道馆是对外开放的,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也无偿不可,可贺家威是一朵一到关键时刻就会害羞的男子,故在此潜伏了两天也没想出好得理由进去。

感到头上一痛,他迅速扭头,怒视攻击自己的罪魁祸首。

“怎么是你?”看清来人后,贺家威感叹真是冤家路窄。

“偷窥狂。”

“谁、谁是偷窥狂!”被说中心事的贺家威语无伦次地辩解。

“你都在这里偷窥两天了,还不是偷窥狂?”戚风一针见血地指出真相。

“我哪里是偷窥,我那是光明正大地看!”贺家威打死不承认,“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两天了?”

“因为我家就在对面。”

“对面?”贺家威左望望右望望,惊讶地指着对面的道馆,“可对面只有那一栋楼啊?”

“那里就不能住人吗?”

贺家威下巴都快跌到了地上,自己向往的终极所在,居然有人可以大咧咧地住在里面,“你是什么人?居然会住在道馆里?”

戚风哼了一声不理他,直接就往马路对面的道馆走。

“喂!等等我!”贺家威想也不想地跟上。

“哇!”终于“名正言顺”地迈进了道馆大门,贺家威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正在道馆里练习得是柔道青少年班,这可不是凑巧,是昨天贺家威潜伏了一天观察出来的结果,每天上午是跆拳道课,下午柔道课,晚上则是剑道,所以今天他特地挑下午来蹲点。

望着满眼最大年龄不超过十二岁的小萝莉,贺家威的心都要飞起来了。

“小风,你回来啦,”教柔道的老师冲戚风打招呼,又瞅见他身后流口水的贺家威,“啊,还带了同学来?”

贺家威悄悄用眼神询问戚风,戚风简洁地为他介绍,“我妈。”

“阿姨好!”

贺家威郑重地九十度鞠躬,声音洪亮,吓了戚风妈妈一跳,“嗬,这孩子真有精神!”

“他不是我同学,”戚风又跟他妈介绍道。

“那就是你朋友喽?”戚风妈妈又问。

贺家威满怀崇敬地看着戚风妈妈身上的柔道服,使劲点了点头,“嗯!”

贺家威激动地握着戚风的手,“我们做好朋友吧!”

戚风低头看了看他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他,嘴角渐渐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浮现他在脸上,“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贺家威才不管那一套,过去的恩怨他都可以不计较,现在没什么比交一个住在道馆的朋友更为重要,他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戚风后面跑。

“这道馆是你家开的?”

“不是。”

“那你为什么可以住在这里?”

“我父母在这里做教练。”

“你爸也是教柔道的?”

“跆拳道。”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能打?”

戚风脚步猛地刹住,贺家威一下子撞了上去,他还在泪眼婆娑地揉鼻子,就见一个拳头出现在自己眼前,“你要不要试试?”

接下来的时间里贺家威被戚风各种**,不愧是武术世家出身,换上道服的他简直强大到逆天,饶是一向以力量闻名的贺家威也全然不是他的对手。

再一次被戚风摔在地板上的贺家威不肯站起来,摊成一个大字躺着直喘,“想不到你这么厉害,那球场上你为什么还要使阴招?”

“阴招?”戚风发现在这个人的概念里,一切计谋都可以被统称为阴招,“我是用脑子打球的,不像你,只会用身体打球。”

贺家威鼓起腮帮子,他可是抱着一万分诚恳的交友心态在跟戚风相处,坚决不跟他一般见识。

戚风妈妈也走过来了,孩子们在自由练习,方才自己儿子跟“儿子的好朋友”切磋的全过程她一点都没有落下。

“你很有力气,但光有蛮力可不行,”戚风妈妈摆了一个起手式,“柔道讲究以柔克刚,有四两拔千斤之势,我教你几招,以后你就不会被小风牵制得这么惨。”

贺家威闻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来,冲戚风妈妈又是深深一鞠躬,“请多多指教!”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写了3万字,删了能有1万多,光这第一章,就删删改改了好几遍。

我发现如果再不发出来,会没完没了地删下去,这个番外就遥遥无期了。

于是狠心发出来,给自己判个死刑,好看不好看就这么着了。

最近拖延症又犯了,抖M作者求监督求鞭策求踩……最后那个没有!

然后是大家关注的新坑文案——

《影帝的秘密》(暂定名,顺便求个好名字,虽然不肯承认,但大家都说我起名无能)

全文:

凌琅,三十二岁,当红实力派影星,最年轻的影帝,为人个性高傲冷漠,人送外号冰山影帝。

他最大的秘密,就是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

**攻X冰山受

明年一月推出,敬请期待。

网游之我不配 正文 89番外 戚风X暴暴龙

“请再来一碗!”贺家威脸不红心不跳地递出手里的碗,本来饭量就很大的他又跟戚风妈妈练习了一下午柔道,食欲比平时还要旺盛。

十一岁的戚影闻言放下碗筷,“爸爸,这个哥哥是不是从非洲来的?”

“为什么这么问?”戚风爸爸边问边往戚影碗里夹胡萝卜。

“老师说,非洲人民生活水平很低,吃不饱,穿不暖,你看他长得这么黑,又这么能吃,一定是非洲来的黑人难民。”

贺家威瞪了戚影一眼,这哥儿俩的嘴巴真是一个比一个毒,一点都没有继承到他们妈妈的优点!

“小孩子胡说八道,”从厨房里出来的戚风妈妈弹了一下戚影脑壳,又笑眯眯地把饭递给贺家威,“多吃一点,你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正在蹿个子,要多多吃才能长高。”

“谢谢!”贺家威双手接过碗,还不忘飞了戚风一眼,用意很明显,我吃得就是多怎么了,我比你高!

戚风装作没看到,严肃地教育自己的弟弟,“黑人穷人也是人,我们不应该歧视同类,应该相互关心,相互爱护。”

“是的,哥哥,”戚影虚心接受,“为了表示我的关怀,这些都给你吃,”他边说又边把爸爸夹给自己的胡萝卜尽数夹到贺家威碗里。

“小影,不许不吃蔬菜,”戚风妈妈见状又往戚影碗里夹了两块萝卜,戚影苦着脸用筷子去戳。

戚风妈妈又给贺家威夹了块肉,“多吃点牛肉,蛋白质丰富,有助于长肌肉。”

贺家威好感动,他跟奶奶住,老人家吃不动肉,饭桌上大部分时间见到得都是素菜,偶尔有肉也是一星半点,也难为他能靠吃素长得这么壮。

“你要是喜欢吃,以后就常来,我们家经常炖肉的,”戚风妈妈见厨艺有人赏识,自然是高兴,哪个做饭的不希望吃饭的人像贺家威一样积极热情,哪像她那两个儿子,有肉吃还挑挑拣拣的。

“嗯!”满嘴嚼着饭菜的贺家威没法说话,重重地点了下头表示愿意,戚风接着装没看到低头扒饭,戚影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比了个鬼脸。

“非洲来得哥哥又来蹭饭了。”这是戚影这段时间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贺家威四下看看无人,给了他一个爆栗,“怎么?不行啊!”

“哇~~哥哥欺负人!”戚影假哭着往馆场跑。

“你怎么总来我家,你没别的地方可去了吗?”戚风看着第N次不请自来的贺家威,对方的脸皮厚度实在超过自己的想象。

“干嘛说得这么见外,我们是好朋友嘛,”贺家威脸不红,心不跳,回答得坦荡荡。

戚风扭头,“妈,最近学柔道的女学员是不是少了很多?”

“有吗?没有吧,”戚风妈妈完全摸不透儿子为什么有这么一问。

“你可不要诬赖我,”贺家威小声警告戚风,要是被他妈妈知道了搞不好以后就不允许他来了,“昨天是十六个,今天是十七个,明明还多了一位。

“你数得还真清楚。”

贺家威脖子得意地一扬,“那当然,”然后高高兴兴地换衣服去了,自从被戚风妈妈指导过以后,他就经常以这个为理由在这里练习,再也没有什么比能近距离看小萝莉们练柔道更幸福的事情了。

戚风见他那副样子就觉得可气,等自己妈妈教完他以后,又以帮他巩固为借口亲自“陪练”了一会儿,把贺家威摔得晕头转向,连看萝莉都聚不上焦。

等到大家下课了,戚风也“累”了,陪练自然也就结束了。

“你你你,你是故意的,”贺家威咬牙切齿地指着他道。

戚风一挑眉,你奈我何?贺家威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反倒是戚风妈妈看到两个人这幅样子很欣慰,“年轻人就该充满激情!”

三个月的暑假转瞬即逝,贺家威一脚踏进了陵城高中的校门,好巧不巧,戚风去得燕莱高中跟陵城又是宿怨已深的对头,两个人又在球场上站到了对立面。

在球场上,他们一个运球、一个抢断,一个投篮、一个盖帽,手下毫不留情。

下了球场,贺家威拎着运动包就往戚风家跑,洗澡换衣服,一点都不见外,有时候比赛场上打得不尽兴,放学后还会拉着戚风一对一。

但并不是说这两个人关系就此好转,相反,他们的关系一如既往地剑拔弩张,贺家威虽然有修好的意思,但往往又被戚风三两句话惹得暴跳如雷,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人是水火不容的对手,在球场上只要碰到一起就会擦出火花。

高一一年过去了,粗枝大叶的贺家威没发现有什么变化,可是到了高二,贺家威渐渐觉得不对头了。

再一次因为四犯被教练换下的贺家威在场边不满地指着戚风抱怨道,“犯规!他绝对是犯规!”

“人家好端端地犯什么规了?”陵城高中的篮球教练是出了名的铁血手腕,大概也只有他镇得住贺家威。

“他他他,”贺家威终于反应过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到底是什么让他觉得不对劲,“一个控球后卫,凭什么长得这么高,这根本就是犯规!”

刚才明明见对方很轻松地起跳,谁想就盖了自己的火锅,还害他被吹了个进攻犯规,现在不得不下来坐冷板凳。

教练被他的逻辑逗乐了,“长得高就是犯规了?他是练跳高的,自然容易拔个子。”除了篮球教练,他还兼任学校的田径教练,对于其他学校的主要竞争对手自然也有了解。

“这不公平,我也要练跳高!”贺家威气鼓鼓地说,初三那会儿明明自己要比戚风高的,怎么不知不觉中他就要仰望对方了呢?

“你?”教练上下打量了一下,“你的肌肉类型完全不适合练跳高,你见过跳高运动员有你这么宽的吗?”

“我这是结实,是结实!”

“行行行,”教练摆摆手,“你还是专心练你的短跑吧,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再提高零点几秒不成问题,怎么就是不刻苦呢?以后不要一放学就往道馆跑,给我留下来训练!”

贺家威脸拉得比驴还长,这笔账自然又记到了戚风头上。

“又生气了?”戚风跟他熟了,再加上贺家威是个心里特别藏不住事儿的人,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你怎么这么爱生气,跟暴暴龙似的。”

最近在他们这个年龄的学生当中很流行一款游戏,暴暴龙是里面的一个宠物,明明长得特别呆萌可爱,头大身小,粉色皮肤,却硬要摆出一副很凶猛的样子,时常身体前倾,撅起屁股,两只前爪在身体两侧上下摆来摆去,从口中喷出小火苗,深受广大女生喜爱。

“什么暴暴龙!你才是暴暴龙!”贺家威摆出标准的暴暴龙喷火姿态冲戚风吼道。

“哈哈哈,暴暴龙,太像了!暴暴龙!”戚风的话正巧被路过的他的队友听到了,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你!”贺家威一肚子的火只好又往戚风身上撒,“你多大了还给人起外号,幼不幼稚!你这死蛋糕!”

戚风摊了摊手,他的队友笑着跑走了,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燕莱全队人都知道了贺家威的新外号。

等到陵城的人也开始叫贺家威暴暴龙的时候,他终于暴走了。在又一次挑战戚风被打得七荤八素之后,贺家威只得愤慨地买了一大块戚风蛋糕,当着戚风的面把蛋糕用叉子扎成蜂窝煤,然后吃得渣也不剩。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像这块蛋糕一样全部吃掉!”纯洁的贺家威立下了鸿鹄大志。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戚风冷眼瞅着贺家威,末了还跟了一句,“暴暴龙。”

“不许叫我暴暴龙!!!”

高三戚风的身高终于止在了189.5,贺家威松了口气,并坚持不承认四舍五入这种计算模式,要是被戚风长到一米九去,那对他的打击可太大了,虽然现在这样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早就听说后窜个子的人会比较可怕,没想到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高三大家都忙着复习冲刺,贺家威早就打定主意考体校,文化课成绩差一点也能上去,所以依旧是没有什么危机感,三天两头往道馆跑。

贺家威跟戚风家里混熟了一些后才知道,道馆是一个中年男人开得,一楼是练习馆,二楼相当于员工宿舍,借给戚风一家住,平时也主要由戚风爸爸打理道馆,老板只是偶尔过来。

这天贺家威一到道馆就觉得不对劲,戚风爸爸正陪着一个没见过的人参观道馆,那人认真仔细地四下张望,像是在打量道馆的结构。

“怎么了?”贺家威找到戚风,向他询问道。

“道馆可能要关门了。”戚风的脸上看不出悲喜。

“你说什么?”贺家威像遭到了晴天霹雳。

“馆长要出国了,这里可能要被卖掉,外面那个是来看房子的,据说他想改成迪厅,以后就没有这间道馆了。”

贺家威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显然已经把道馆看作是他第二个家了。

“那你们呢?”半响他才开口。

“再找别的地方住喽,”戚风耸耸肩,轻描淡写地答道。

贺家威的眼神顿时充满了不舍和难过,片刻之后转身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地走了。

戚影学大人般叹了口气,“哥哥,我怎么仿佛看到有落叶在非洲哥哥头上飘落。”

“谁知道呢。”

“明明马上要无家可归的是我们,为什么他看起来更难过?”

“谁知道呢。”

“你说他是舍不得道馆,还是舍不得我们呢?”

“谁知道呢。”

接下来整整两个礼拜贺家威都忍着没有去道馆,一想到道馆里清新直率的妹子马上就要变成浓妆艳抹的迪厅女,他就心如刀割。

他想故地重游,又不忍见到道馆被拆除的模样,一连沮丧了好多天,就连输球都不能让他这么难过。

教练实在看不下去了,“你要是没心情练就回去吧,你现在人留在训练场,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在跟不在有什么差别?”

贺家威咬咬牙,拎起书包奔向了公车站,没了道馆,以后就没机会见到练柔道的萝莉们了,也没办法吃到戚风妈妈炖得肉了,也没借口去找戚风玩儿了……公车上贺家威的思维一发不可收拾地发散开了。

贺家威喘着粗气跑到道馆门口,招牌还是那个招牌,穿着道服的萝莉们在门口进进出出,贺家威傻了眼,这是还没搬?

“哟,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贺家威喜出望外,“你怎么?那怎么?”他一时激动地说不明白话。

“道馆不关了。”

“你说什么?”

“道馆不关了。”戚风重复了一遍。

“真的?”

戚风完全不想继续理会自己面前这个傻笑的人,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非以为自己跟这个神经病患者有什么瓜葛不可。

“哎,你别走啊,你给我讲讲,为什么说关又不关了?道长不是出国了吗?”

戚风忍无可忍地转过身,“第一、是馆长,不是道长;第二、馆长虽然出国了,但是学员强烈反对闭馆,所以现在道馆委托我们家经营了;第三、这明明是我们家的事,怎么你一个外人这么重视?”

贺家威自动屏蔽了第一和第三,光注意到了第二条,“委托经营是什么意思?是说现在这所道馆是你们家的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