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鸟语花香婚介所番外 莫心伤

鸟语花香婚介所番外 莫心伤

时间: 2013-03-05 00:10:58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7-27/10476.html


☆、番外 谨慎购买

  三眼定终身
  蒋云舟第一次见到严晰,是在他二十出头的时候。
  那时候他在B市生活了一段时间,恰好当了严晰的邻居,也正好遇上了严晰父亲去世。
  严家对外宣称严晰的父亲是因为疾病猝逝,但就蒋云舟听到的只言片语来讲,实情残酷许多。
  但有钱的家族之间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严家设置了灵堂,蒋云舟当时跟着家里的一位长辈前去吊唁。
  那个时候,蒋云舟看见了严晰。
  其实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忽视严晰,倒不是说因为他有着过于精致的容貌,而是他站在那里,站在父亲的遗像前,整个人的气场却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戴着或真或假的哀戚,表达着对逝者的悼念和对未亡人的同情。
  但是严晰不是。
  他笔直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旁边的人都在哭,但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那种感觉也不是呆滞,反而像置身事外的冷漠。屋里的人在哭,他却冷眼以对。
  蒋云舟对亡者表达了悼念之情便离开了。
  即使那时候的严晰很特别,但蒋云舟对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也很难有想法,直到他第二次碰见他。
  那是秋天的时候了,落叶纷纷落下来,可是被清洁人员及时清理了,这个忙碌的城市无论季节怎么变换都少有人在意。
  那天蒋云舟走在路上,一切都很稀松平常,直到他看见迎面跑来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外套敞开着,似乎跟人起过冲突一样,衣衫头发有些凌乱。
  他急匆匆地跑过来,但也并不是被人追着,也并不像去追什么东西,而是像在发泄,满脸怒气。
  蒋云舟记得这张脸,那时候他在父亲的灵堂上,一脸冷漠,现在却怒气冲冲,眼眸里闪着火光似的,两颊也因为愤怒与奔跑泛着红润。
  这样的少年,与第一次见完全不同,鲜活而漂亮。
  严晰从蒋云舟身边擦身而过,完全没有停留,蒋云舟转身,看他飞快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他回过头,看着少年来的方向,那里有严家的公馆,也有自己在这个城市住的地方。
  过了几天,蒋云舟听闻严家出了点事,说是嫡子砸了严家的祖屋公馆,打了自家的几个亲戚,然后严家的遗孀大闹了一场带着儿子去了美国。
  失去了丈夫与父亲庇护的母子,倒是显得强悍不屈。
  蒋云舟估计严家的人巴不得严晰走得远远的,所以说这是一件小事。
  但是圈子说大也不大,总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说老子不正常,儿子也就不正常。
  而这件小事发生之后,就过了十年。
  十年之后,蒋云舟坐在深陷于高楼的咖啡馆里,抬头看被大厦围住的天空,等待那个惊艳了他两眼的少年。
  当他看见严晰之后,发现第三眼更胜从前。
  
  神逻辑青年
  医生说他因为对母性有着深切的渴望,所以热爱穿女装。
  严晰觉得是放屁,他明明失去的是父亲,而且他母亲不仅健在还对他很好,而且丰姿绰约,无可挑剔。
  不过穿女装倒是可以压制住他心里的另一股不安与狂躁,倒不是说他想变成女人。
  所以尽管他朝着不正常的方向上越奔越远,母亲也没有责怪他,这让他更是觉得愧疚。
  他曾经无数次地想纠正自己这点,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而每次失败,都会伴随着其他人的心惊肉跳。
  于是大家都说,你别折腾啦,就这样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严晰就越发跋扈起来,具体体现出来就是说话做事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范围,简称神逻辑。
  这种神逻辑他自己很难意识到,有时候让人觉得很可爱,很喜欢,有时候又让人觉得厌恶。
  严晰原来觉得讨厌就讨厌吧,跟老子无关,直到出现了蒋云舟。
  他终于开始学会照顾别人的想法。
  虽然任重而道远,但他时刻努力着,他正为以往的任性付出着代价。
  比如他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头发给剪了,现在下场有点凄凉。
  是的,每天要戴假发实在太凄凉了,特别是最近总有人喜欢打他脑袋。
  可是头发实在长得太慢了,他每天往头发上抹一堆生发秘方,惹得蒋云舟都有意见了。
  亲热的时候,蒋云舟抱着严晰,爱抚他的身体,抚摸他的头发,然后觉得手上黏糊糊的。
  “你头上是什么?”蒋云舟看看自己的掌心。
  “哦,抹了生发膏。”
  “……”
  然后蒋云舟抓着他去洗头。
  “洗了就没用了。”
  “没用就没用吧。”也比到处都蹭的黏糊糊强。
  于是严晰的头发继续以缓慢的速度增长着。与此同时,严晰的第一部小说作品也出版了。
  那部关于少女杀手的故事。
  这个故事即使通过蒋云舟改写,通过走后门强力铺货宣传,但是销量比一般般还是差了点。
  但是严晰无所谓,只要出版就好了。
  他开始构筑自己的下一部小说。
  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闭门造车,酒吧都不管了,蒋云舟看他这个状态,感到忧心忡忡。
  这次他不会写出一个少男杀手吧?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严晰交给蒋云舟一个u盘,跟上次的不是同一个。
  蒋云舟郑重地接过来,认真阅读严晰的第二部大作。
  这次还是写的一位少年人,还是写他一路走一路发生的事情,只是这次不再是少女杀手,而是人生负犬,每一位他爱上的女人最后都会不爱他或者离他而去,最后他拯救了世界,却觉得生无可恋。
  于是他只好跟基友一起走了。
  蒋云舟这才找到重点,重点在于最后的那个基友吧?
  蒋云舟拉过严晰,捏捏他的手心。
  不管怎么样,哪怕经历再多再多,那个神逻辑的主角,最后都会跟基友浪迹天涯。
  
  你的礼物
  那天早晨起来,蒋云舟看见了床头柜上的胸针。
  他一直觉得那个胸针有点奇怪,好像它本来不应该是个胸针,而是别的东西。
  但是不管怎么样,看得出来严晰很喜欢这个胸针。
  蒋云舟莫名有点不爽,等严晰也起床了之后,他问严晰:“你常戴的胸针是专门设计的吗?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严晰现在学聪明了许多,要是说出这个是罗煊的领带夹改的,简直是找死。
  于是他说:“这个啊,我在国外的时候,看着很特别,就买下来了,不错吧?”
  蒋云舟看着他,说:“是别人送的对不对?”
  我日,不用这么敏锐吧。
  幸亏蒋云舟没有继续问是谁送的,但他只是说:“有一次你非要我送你礼物,结果我给了你一本服装目录。”
  黑历史就不要记得那么清楚啦,严晰满头大汗。
  但蒋云舟想的却是自己,说起来他总责怪严晰不理解他,其实那个时候他何尝懂过严晰。
  杨简家有一条狗,严晰很喜欢,有一天蒋云舟目击了那只狗差点死在严晰怀里后,一直若有所思。
  严晰以为上次礼物那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蒋云舟突然说:“我有一件礼物想要送给你。”
  严晰愣了愣,问:“我要过生日了?”
  “……”蒋云舟顿了顿,说,“我只是想送你而已。”
  “哦,那好吧,你要送我什么?”
  “秘密,明天你就知道了。”
  送个礼物还搞预告的……
  第二天,蒋云舟抱来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严晰一看,震住了。
  “你好像很喜欢小动物。”蒋云舟说,“而且我们两个人住,养只宠物也挺好。”
  严晰瞪着盒子里的小猫,小猫微微抬起头,也看着严晰,张开嘴“喵”了一声。
  严晰后退一步,说:“可是我想要一只狗!”像杨简家小天天一样的狗!
  “我觉得猫比较适合你。”蒋云舟跟那只小猫的动作一致地抬头看严晰,淡淡地说,“不喜欢吗?”
  小猫在盒子里慢慢地爬,喵喵地叫,严晰没有回答蒋云舟,而是转身,跑掉了。
  蒋云舟抱着盒子,盒子里猫在爬。
  如果严晰不想养的话,只有他来养了,送回去的话就太可怜了。
  过了五分钟,严晰又回来了,蒋云舟正试图把猫抱出来,小猫攀在他的虎口,一脸无辜。
  严晰在一人一猫面前蹲下,蒋云舟惊诧地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
  “你……”蒋云舟吃惊地看着他。
  严晰从他手里接过小猫,小猫顺着他的手爬了上去,伏在他的手腕上。
  严晰红着眼睛,低声说:“其实我很喜欢,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报这份礼物。”
  蒋云舟笑了,扶住他的脖子,跟他接吻,说:“你只要有这个心就行了。”
  只要有心,一切阻碍都将不复存在。
  
作者有话要说:严晰:大家好,响应萌主要求,我们今天进行一个相性一百问的环节。
蒋云舟:人家还是第一次写这个呢,好激动。
严晰:……
蒋云舟:我只是把作者的感想念了出来。
严晰:……下面我们有请主持人,锵锵锵锵~
主持人出场。
严晰:……为什么是你们?!
安臻:不知道,作者要求我们来的。
关安远:她说找两个面瘫来,话少,可以少打点字。
严晰:……
安臻:我们开始吧,作者说为了少打点字,一百问让我们有选择性地问。
关安远:我也觉得有些问题可以合并。比如“对对方的第一印象?讨厌对方哪一点?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这几个问题太虐心了。
关安远看严晰、蒋云舟:你们觉得彼此相性好吗,在十五万字的时候你们还在吵架的情况下?
严晰:……
蒋云舟:曲折中前进,求同存异。
关安远点点头:能认清现实。
安臻:我们正式开始吧。
1.安臻:首先,你怎么称呼对方?
严晰:老蒋。
蒋云舟:严晰。
安臻:好没意思。
严晰:我们都知道你被叫“小臻臻”叫习惯了。
2. 安臻: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严晰:……这跟刚才关安远问的有什么区别,咱们能跳过这类题吗?好不容易HE了,就别总提这些了。
蒋云舟:没事,曲折中前进,求同存异。
3.安臻: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不快? 你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严晰:………………你绝对是故意的。
蒋云舟:不要紧,曲折中前进,求同存异。
4.关安远:我来问吧,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严晰:阉了他。
蒋云舟:带他去机场。
关安远:我也无法分辨你们两个谁比较狠。
5.关安远:对方性感的表情?
严晰:做【这种时候都要打码】爱的时候。
蒋云舟:他涂指甲油的时候。
严晰看他:**~
关安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严晰:做【这种时候都要打码】爱的时候。
蒋云舟:他涂指甲油的时候。
关安远: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严晰:做【这种时候都要打码】爱。
蒋云舟:那我们以后多做做吧。
严晰:好呀,偶稀饭~
6.关安远:曾经吵架么?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之后如何和好?
安臻:我觉得看了这篇文的都知道吧,他们一直吵到了文章结尾。
严晰:……
7.关安远: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严晰:希望。
蒋云舟:我是无神论者,科学是我的信仰。
严晰:你只要回答希望还是不希望就行了。
蒋云舟:……希望。
严晰满意地点点头。
8.关安远: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严晰:做【这种时候都要打码】爱的时候。
蒋云舟:……大概跟他一样吧。
9.关安远:你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严晰:做【这时候时候都要打码】爱啊~
安臻:你真是够了。
10.关安远: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严晰:???没有,我连他身上有几个痣都知道,能有什么隐瞒的事?
安臻:是哦,那你告诉我们他到底上厕所之后用温水洗屁股么?
严晰:我操,这是隐私!你们真是够了!
11.关安远: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严晰:我一直想租世贸天阶的那块屏幕,滚动播报我们的关系。
安臻:你穿越了亲,这篇小说里没有世贸天阶这个东西。
12.关安远: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严晰:爱与勇气永不言败。
安臻:你能不能让蒋先生说句话?蒋先生你觉得呢?
蒋云舟:跟他一样。
安臻:……
13.关安远:下面我们进入少儿不宜的部分。
安臻:那严晰就不能答了。
严晰:???什么意思?
蒋云舟:……
严晰:等等!你在说我是少儿吗?@#¥!%@!!!
关安远:好了,现在开始。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严晰:受。
蒋云舟:攻。
14.关安远: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严晰:自然的召唤啊。
蒋云舟:……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15.关安远:初次H的地点?
严晰:我不记得了,应该是他家吧……
蒋云舟:没错,就是我家。
16.关安远:当时的感觉?
严晰:我说了不记得了。
蒋云舟:……感觉是他太**了。
严晰转头瞪蒋云舟,过了一会满意地说:谢谢夸奖哦。
蒋云舟:……
17.关安远: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严晰:等等啊,我去复制粘贴一下。“我操,你他妈还睡!睡你妹啊!”我顺便把老蒋的第一句话也粘过来,“虽然这个姿势风景不错,但想杀人灭口的话,能不能先穿上衣服?”讨厌,你是不是很喜欢人家不穿衣服的样子。
蒋云舟:……
18.关安远: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严晰:全身都。
安臻:果真是草履虫,一条筋。
蒋云舟:……小腹。
严晰:怪不得我摸那里,你就动得特别快。
关安远:……我突然觉得问不下去了。
安臻:我来吧。
19.安臻: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严晰:小腹~
蒋云舟:后腰。
严晰:咦,是吗?
蒋云舟:嗯,摸后腰你那里就收缩。
安臻:……压力是有点大。
20.安臻: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安臻: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个问题伤感情,pass。
21.安臻: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严晰:当然赞同啦。
蒋云舟:赞同。
关安远:蒋先生居然赞同?
蒋云舟:因为得到了严晰的肉体就得到了他的心。
安臻:无法反驳,严晰就是这么一根筋。
严晰:安臻你为什么今天这么吐槽我。
安臻:哦,我是带着谢庆的任务来的。
严晰:……
22.安臻:如果对方被暴徒**了,你会怎麽做?
严晰:……
蒋云舟:……
安臻:我觉得严晰不去强暴别人都不错了。
严晰:谁说的,我只强暴老蒋。
23.安臻: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蒋云舟:我为这个问题感到羞愧……
关安远:我觉得严晰连“不好意思”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24.安臻: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严晰来了精神:谁啊谁啊,你的话我就会啊~谢庆就不会,王锦程和守宁会~杨简就不会~
关安远:你再说一遍?
严晰:……
25.安臻:在H时你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严晰:好大哦,好粗哦,好舒服好喜欢~
安臻:……这是什么?
严晰:老蒋希望我说的话啊。
安臻:蒋先生是真的吗?
蒋云舟:……嗯。
26.安臻:你对SM有兴趣吗?
严晰:有啊有啊,你不觉得我很女王吗?
蒋云舟:有吧。
严晰:我S吗?
蒋云舟:不,你M。
27.安臻: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严晰:没有。
蒋云舟:……基本上,我打不过他。
28.安臻:你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严晰:啊,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蒋云舟:算了,这个pass吧,说了伤感情。
29.安臻: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蒋云舟:……
严晰:安臻你就是故意的。
30.安臻: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严晰掏出小纸条,照着念:如果我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安臻:等等,就一句话。
严晰:我又没打句号。
蒋云舟:我爱你。
严晰:我日,回去再说。
蒋云舟:回去没有了。
严晰:@%!%!回去说一百遍!!!
安臻:关先生,我们回去吧,这活下次不干了。
关安远:没有下次了,系列完结了。
安臻:说的也是,那有缘再见了。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