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路人甲的爱情故事番外 莫心伤

路人甲的爱情故事番外 莫心伤

时间: 2013-03-05 01:08:15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3-09/3168.html

29路人甲爱情故事 正文 后记

首先,这是一篇充满bug的文,尤其是红jj版本,各位筒子发现的问题,我都在绿jj改了,但是这边无法修改,我也懒得重新发一遍修改版的,所以以绿jj版本为准。如果将来有筒子看到红jj版本,咳咳,那个,要原谅我。在这里谢谢每一位捉虫的筒子。

然后,感谢读者,感谢jjtv,感谢我的爸爸妈妈blahblah(我这次用对了吧……)

真心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陪我共赴有爱的朝阳。

当初写的时候,是因为一时萌昏了头,打了开头就发了出去,后来的几乎都是边想边写,所以很粗糙,难为大家忍耐。连小攻的名字都是很后来才想好的,在这里谢谢老实兔童鞋的建议,所以GAY就诞生鸟。

那个,大家也应该注意一下杨简童鞋嘛,人家的缩写是YJ……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怎么说,完结了,我再次感叹我的坑品(自我陶醉一下)。

番外会写,什么时候没有了,还是会说一声。至于杨简,应该是很久之后的日程了,中间应该会插一篇无关的,我无法写同种类型的东西太长时间……

回到写文的初衷。苦瓜君,不知乃最近如何,不过不管怎么样,人生都要有希望,要当个有希望的怪阿姨。

一手牵着wsn,一手牵着gay,来跟各位干妈表姨鞠个躬。

30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第一人称的苦处

我叫王守宁。

这是个很平凡的名字。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蹙起纤细的眉。

镜子里的人五官平常,乍看之下,彷佛如路人一般,没有特殊之处。但细细观察,眉眼之间,清朗灵动,宛如有光华流转,但是更深沉的地方,却有浅浅的忧愁。

我伸手抚摸镜子里的自己,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站起来,推开窗户,窗外有清风袭来,扬起我的发丝,却吹不散我心中的愁绪。

我深深地恋慕一个人,可那个人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天上的星,水中的月,无论我如何努力,都触碰不到。

我本是风云教的一个小小教众,奈何却爱上了教主。

我走出屋子,看天边有流云滑过,心里渐渐开阔起来。

我走到屋子边的竹林里,听轻风抚竹的声响,忍不住低吟了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突然有人突兀说道:「好词好词!」

我眼前一花,堕入一个宽阔的怀抱。

我仰起头,看见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剑眉星目,爽朗英俊。我痴痴看着,不觉红了脸。

那人搂着我,一笑。

我这才回过神来,挣扎几番,愠怒道:「放开我。」

那人长得端正,但是行为却极为放浪,一手紧紧扣住的腰,一手托起我的下巴,说:「虽然相貌平常,但气质不俗,你叫什么名字?」

我无法从他的怀里挣脱,眼里已隐隐有了水气,我现在一定是双颊绯红,另我的脸显得诱人。

我看见他的眼里有狰狞的异色闪过,他探入我的衣襟,大手游移。我瘫软在他怀里,只能颤抖不已,软软地呼喊:「不要,不要……」

眼看清白不保,我又是一阵眩晕,从那人怀里脱离,跌进另一个怀抱。

我一看,惊呼一声:「教主!」

教主抱着我,怒视着非礼我的那人。

我倚在教主的怀里,他还是那般伟岸,让我心动不已。

那人微微一愣,继而摇头叹道:「可惜可惜,名花已有主。君子成人之美,在下告辞。」

他移动身形,施展轻功离去。

我还是被教主抱住,我不想离开,但教主……

教主低头看我,神色难明。突然,他抱着我飞掠,行至我的小屋,踢开门,把我扔到床上。

我惊慌失措,刚要起身,他立刻覆了上来。

他大手一挥,我衣服全碎。我羞耻地闭上眼睛,却感觉到胸前的茱萸被他采摘。

「啊……嗯……哦……」

我细声**着,被他打开双腿。

金枪破蕊。

我全身泛起粉红,眼神水润迷离,红唇娇艳动人,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

然后天亮了。

我幽幽转醒,看见他还在熟睡。乌黑的眉,薄薄的唇,让我心跳不已。

但我不顾后面的疼痛,毅然起身,默默流着泪,离开屋子。

我配不上他,即使与他肌肤相亲,还是没有资格留在他的身边。

我来到偏远的城镇,靠卖画餬口。但是几个月后,我开始经常呕吐,然后我才发现,竟让他一奸成孕!

我满腹的苦水,却无法倒出,只有默默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

一日,我在集市卖画,却遇上恶霸,他想强抢我入他府中,供他亵玩。我自是宁死不从,他派人掀了我的摊子,把我撂倒在地,对我拳打脚踢。

我弯着身子,护住肚子。

突然,只见一人从天而降,把一群人打得落花流水,我愣愣看着那人高大的身影,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处理完那些人,朝我走来。我这才记起,起身踉跄想逃。

他一把抱起我,走到无人之处,先是狂吻一通,然后伸手撕扯我的衣服。

我连忙阻止他,道:「别,会伤着孩子。」

他满脸惊愕,继而狂喜:「孩子?」

我已顾不上其他,羞涩道:「嗯,是你的。」

他竟微微颤抖,捧住我的脸,细细亲吻,说:「我爱你。」

我身躯一震,眼泪簌簌流下,不敢置信。

他吻去我的泪,过了好久,我才说:「我也爱你。」

然后,我们一家三口,从此逍遥江湖。

「娘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成了风云教的人。」

「……以后别看武侠剧了,还是回去看妇女节目吧。」

「哦,但是我也梦见你了,你成了教主。为什么连梦里你都是我老板?」

「现在教主命令你继续睡觉。」

「遵命,教主。」

「ZZZZZ……」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关安远小传 1 幼儿时代

关先生与关太太本来没有打算生第三个孩子的,因为他们觉得有一儿一女已经足够。但是当老二过于早熟,已经完全不用他们操心的时候,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但是关太太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所以关安远出生的时候确实折腾了一家人。

不过,当关安荻与关安易看见弟弟的时候,他们都很喜欢。

关安远出生后,关太太没办法提供母乳,所以他一直喝的奶粉。大概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喝牛奶的原因。

关安远如同每一个家庭里的孩子一样成长了,只不过他家里有钱点罢了。

人一上年纪就很容易宠孩子,关先生与关太太对于这个小儿子总是很纵容,感觉倒很像对待孙子。但是,关家的大姐已经快到独当一面的年龄了,对亏了她,才没让关安远成为被父母宠坏的孩子。

关安远小时候对这个大姐是很畏惧的,但是关于这点他自己却不太记得了。直到很多年后,关安荻在午后的阳光里,喝着茶,跟他说,有一次他偷偷拿柜子上的糖,正好被她看到,他吓得跌下来磕到了头。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一看见她就头疼得哭。

关安荻说着这些往事的时候,带着淡淡的怀念,成年了的关安远看看这个大自己一轮多的姐姐,想着,原来那些自己已经忘记了的东西,还有人帮他保存了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幼年的关安远跟普通的孩子一样,喜欢玩闹,喜欢去敲别人家的门,然后快速地跑掉。

关安荻曾经很忧心这个孩子的成长问题,但是关太太却很欣慰。因为老大跟老二成熟得不象话,只有这个幼子总有孩子的样子。

而关安易却是无所谓。不用管这管那,大概是当老二的好处之一。

关安远没有太聪明也没有太不聪明,一切都刚刚好。关家二老对这种中庸之道很满意,而关安荻大概也认为弟弟的快乐最重要,便放弃了她理想中的菁英教育。

关安远正常地长到了六岁,大家都以为他会如同典型的富家子一样继续成长下去,但是这一年发生了一件事。

树大招风,这类总结性的词语并不是凭空出现的。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容易被人攻击。

可惜当时的关安远太小,不知道这个道理,也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当他身边可以依靠的保护者疏忽的时候,他就危险了。

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孩子不可能懂得太多,但是他们都知道害怕。

那个时候关安远的心理历程已经无从去考证,但是当关家一家人急得满头是汗地来接被救出的关安远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

等他在医院里醒来之后,就变得沉默。睁着漆黑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家人,却不说话。

平时向来沉稳的关安易也忍不住了,几乎哽咽着对自己的姐姐说:「姐,安远傻掉了。」

关安荻狠狠打了关安易一下,却也红了眼眶。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能做的事情也都差不多。

医生说,最重要的是给他家人的关爱。

可是,如果那个孩子感受不到怎么办?

关安远产生了方向感障碍,有时混乱起来连平衡性都维持不了。一旦被放置在无光的密闭空间,他就会昏过去。

医生说,这是生理上的保护机制。

但是连关安荻也受不了了,背着父母,哭了一整夜。

治疗了几个月后,关安远回到了家里。家人彻底地觉悟了,什么成才啊,变成精英啊,都不用去想了,只要这个孩子健康长大就好。

后来,关安远确实好了很多,只是仍然沉默寡言,以前的那个调皮的孩子永远都看不见了。

关安荻出嫁了,她在离开家之前,抱住自己的小弟大哭,最为舍不得,让关安易非常吃味。

在关安远八岁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对他影响很大。

就是关安荻生了个女儿。

莫百灵之所以叫莫百灵,是因为她的父亲认为她哭的时候,好像百灵鸟。关安荻对这点颇为不以为然,但是她决定尊重过于雀跃的孩子她爸。

关安远站在婴儿床旁,伸出手指去戳婴儿的脸,那个小小的生物咯咯地笑,然后偏头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有点疼,但是很好玩。

关安远一直都很疼这个外甥女,即使到了很多年之后也没变。就像他的姐姐疼爱他一样。

31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1 桌面

怪阿姨的桌面是粉红色的。

同事说她有一颗少女心。

同事每次从她的旁边走过,都会说:「你为什么又盯着桌面看?」

怪阿姨淡定一笑,等同事走远了,继续刷网页。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2 宅

怪阿姨下班,脱了高跟鞋,脱了套装,换上睡衣,头发用大夹子夹起来。

然后坐在计算机旁。

到了要睡觉的时候敷面膜,然后睡觉。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3 相亲

怪阿姨去相亲了。

回来后上QQ,吆喝一声:「老娘相亲归来了!」

有人问:「此次属性如何?」

怪阿姨答:「可攻可受,极品也。」

接下来开8。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4 兽血沸腾

怪阿姨跟小舅在一起走。

有两个男人谈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

怪阿姨微微一笑。

小舅侧目一下,然后继续走路。

已经习以为常。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5 现实与YY的冲突

自己的小舅弯掉了。

怪阿姨在树上打了个洞,朝里面喊了一些话。

然后第二天,她就坦然了。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6 认亲

怪阿姨在写直播。

名字叫「上司与小职员不可不说的jq」。

她看到一个回帖:「我今天在超市收银的时候,看到一对,好像LZ描述的哦!冷酷攻跟小白受!我在xx市,LZ呢?」

怪阿姨嘴角抽动一下,打了个电话。

「喂,你跟安远在x年x月x日有在xx超市一起买菜吗?」

那边愣了一下,回答:「你怎么知道?」

怪阿姨挂了电话,回帖道:「不是,我不是xx市的。」

然后那个直播坑了。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7 呆攻呆受

小王最近看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于是,他问怪阿姨:「我们的属性是什么?」

怪阿姨说:「呆攻呆受。」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8 牛与兔子

小王跟小舅的家里有一只兔子跟一头牛。

兔子很像小王,眯着眼。

牛很像小舅,丑着脸。

一天怪阿姨到他们家去玩。

等怪阿姨走后,小王发现兔子被牛压在底下,一起躺在沙发上。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9 河蟹制造

小舅出差,怪阿姨跟小王一起在公司吃饭。

怪阿姨问小王:「你想你家那位不?」

小王嘴硬:「我才不想。」

怪阿姨问:「那安远的记录是多少?」

小王反问:「什么记录?」

怪阿姨说:「就是一夜最高多少次?」

小王脸红。

怪阿姨继续说:「你为什么脸红,我问他打呼噜的次数。对了,他打呼噜吗?」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10 WSN

怪阿姨在路上走。

一个男人笑着走到她面前,拉开他的风衣。

怪阿姨垂眼看看,然后掏出指甲刀。

「把它剪了吧。」

那个男人跑掉了。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11 雷

小王跟怪阿姨说:「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我梦见我变成古代人,安远也变成了教主。」

「哦,你武侠看多了。」

「但我还梦见我跟他一起生了个女儿。」

「哦,雷。」

路人甲爱情故事 番外 怪阿姨两三事 12 有一种生物

怪阿姨在路上走。

她看见小舅跟小王在街对面。

怪阿姨隔着一条街看着他们,没有过去打招呼。

有两个女生经过怪阿姨,怪阿姨听见她们议论。

「那边的两只好萌。」

怪阿姨微笑,然后继续走她的路。


32关童鞋的小时候

关先生与关太太本来没有打算生第三个孩子的,因为他们觉得有一儿一女已经足够。但是当老二过于早熟,已经完全不用他们操心的时候,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但是关太太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所以关安远出生的时候确实折腾了一家人。

不过,当关安荻与关安易看见弟弟的时候,他们都很喜欢。

关安远出生后,关太太没办法提供母乳,所以他一直喝的奶粉。大概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喝牛奶的原因。

关安远如同每一个家庭里的孩子一样成长了,只不过他家里有钱点罢了。

人一上年纪就很容易宠孩子,关先生与关太太对于这个小儿子总是很纵容,感觉倒很像对待孙子。但是,关家的大姐已经快到独当一面的年龄了,对亏了她,才没让关安远成为被父母宠坏的孩子。

关安远小时候对这个大姐是很畏惧的,但是关于这点他自己却不太记得了。直到很多年后,关安荻在午后的阳光里,喝着茶,跟他说,有一次他偷偷拿柜子上的糖,正好被她看到,他吓得跌下来磕到了头。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一看见她就头疼得哭。

关安荻说着这些往事的时候,带着淡淡的怀念,成年了的关安远看看这个大自己一轮多的姐姐,想着,原来那些自己已经忘记了的东西,还有人帮他保存了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幼年的关安远跟普通的孩子一样,喜欢玩闹,喜欢去敲别人家的门,然后快速地跑掉。

关安荻曾经很忧心这个孩子的成长问题,但是关太太却很欣慰。因为老大跟老二成熟得不象话,只有这个幼子总有孩子的样子。

而关安易却是无所谓。不用管这管那,大概是当老二的好处之一。

关安远没有太聪明也没有太不聪明,一切都刚刚好。关家二老对这种中庸之道很满意,而关安荻大概也认为弟弟的快乐最重要,便放弃了她理想中的菁英教育。

关安远正常地长到了六岁,大家都以为他会如同典型的富家子一样继续成长下去,但是这一年发生了一件事。

树大招风,这类总结性的词语并不是凭空出现的。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容易被人攻击。

可惜当时的关安远太小,不知道这个道理,也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当他身边可以依靠的保护者疏忽的时候,他就危险了。

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孩子不可能懂得太多,但是他们都知道害怕。

那个时候关安远的心理历程已经无从去考证,但是当关家一家人急得满头是汗地来接被救出的关安远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

等他在医院里醒来之后,就变得沉默。睁着漆黑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家人,却不说话。

平时向来沉稳的关安易也忍不住了,几乎哽咽着对自己的姐姐说:“姐,安远傻掉了。”

关安荻狠狠打了关安易一下,却也红了眼眶。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能做的事情也都差不多。

医生说,最重要的是给他家人的关爱。

可是,如果那个孩子感受不到怎么办?

关安远产生了方向感障碍,有时混乱起来连平衡性都维持不了。一旦被放置在无光的密闭空间,他就会昏过去。

医生说,这是生理上的保护机制。

但是连关安荻也受不了了,背着父母,哭了一整夜。

治疗了几个月后,关安远回到了家里。家人彻底地觉悟了,什么成才啊,变成精英啊,都不用去想了,只要这个孩子健康长大就好。

后来,关安远确实好了很多,只是仍然沉默寡言,以前的那个调皮的孩子永远都看不见了。

关安荻出嫁了,她在离开家之前,抱住自己的小弟大哭,最为舍不得,让关安易非常吃味。

在关安远八岁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对他影响很大。

就是关安荻生了个女儿。

莫百灵之所以叫莫百灵,是因为她的父亲认为她哭的时候,好像百灵鸟。关安荻对这点颇为不以为然,但是她决定尊重过于雀跃的孩子她爸。

关安远站在婴儿床旁,伸出手指去戳婴儿的脸,那个小小的生物咯咯地笑,然后偏头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有点疼,但是很好玩。

关安远一直都很疼这个外甥女,即使到了很多年之后也没变。就像他的姐姐疼爱他一样。

33他的爱情

每一个孩子都会长大,当莫百灵上小学的时候,关安远已经是个少年了。少时的那件事在他身上的影响已经降低到了最小化,虽然他的方向感还是很差。

歌德说,少年是烦恼的。但是好像一点都没有在关安远身上体现。

关太太眼见着这个幼子变得比前两个更为稳重,感到很伤心。

关安荻总是往娘家跑,而莫百灵总是跟着自己的娘,于是莫百灵就很粘关安远。因为,虽然她还小,但她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个小舅在外形上的优势,可以给她带来很多好处。

比如,全班女生的统治权。

一般来说,关安远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大好时节,事实上许多女生也确实向他抛出了桃红色的秋波。

但是关安远显然没有心领神会,在其他男孩开始幻想自己在女生的心目中是如何英姿勃发时,关安远看着天,对于这个城市越来越浑浊的大气,感到一丝忧心忡忡。

“应该给本市的环保组织一些赞助。”

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关安远对其他事情都不太感兴趣了,结果导致他在学习上的专注。关安荻很感慨:这叫无心插柳吗?

关安易说:这叫塞翁失马。

关安荻照例打了一下关安易。

总之,关安远成为了严谨求实的好少年,除了在那个方面。

但是,宛如一切故事里讲述的那样,总有一天,会有个脚踏五彩祥云的人来拯救主角。

那一天,终于有人跟关安远表白了。

关安远看着眼前面红耳赤的女生,开始思考人生。

当然,他拒绝了她,在那个女生哭着跑走之后,他去接莫百灵。

很神奇的是,他发现莫百灵被老师留了下来,原因是跟另外一个女生打架。

莫百灵把那个女生的脸抓出了三道口子,而自己却安然无恙。关安远很郑重地跟对方父亲道歉,对方父亲看这个少年沉稳而真挚,便也没有纠缠。

当关安远问莫百灵为什么打别人的时候,莫百灵说:“因为她说你没有她爸爸帅。”

关安远惊讶地跟那位父亲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

关安远很少笑,但是那一天,他觉得很高兴。

带莫百灵回家的时候,她有点恹恹的。

她突然对关安远说:“小舅,我以后嫁给你!”

于是,这句话成了莫百灵一辈子的耻辱。

而那一天,关安远开始考虑爱情这个东西。

当然,那个时候关安远还没有意识到莫百灵在他终身大事上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关安远见过一种说法,说是总有一人会成为自己的另一半。但他显然没有想过自己的那个另一半会是个男人。

所以,那天他跟莫百灵留下来加班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当他沉浸在一堆报表里的时候,莫百灵突然爆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他抬起眼瞟了她一眼。

莫百灵是不可能被他吓到的,反而笑眯眯地跟他说:“总经理,你真是魅力无边。”

关安远没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莫百灵咧开嘴,笑得相当没形象:“你的魅力已经波及过界了。”

关安远见她神神秘秘不肯说清楚,立刻就重新投入报表中。

莫百灵果然忍不住,大喊:“哎,小舅你听我说。”

关安远装作不理她,但是耳朵却听着她那边的动静。

“我们公司有位员工对你很执着哦。”

关安远抬起头。

“锲而不舍地收集你的照片跟信息,把女同事都给比下去了。”

关安远觉得这句话有明显的问题,皱着眉头反问:“女同事?”

莫百灵笑得风生水起:“不,是男的。”莫百灵冲他勾勾指头,关安远挑个眉,起身走到她那边。

然后,宛如所有的一见钟情一样,他看着计算机屏幕,感觉到了雷劈一样的震撼。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关安远在那个时候在莫百灵的计算机屏幕上,看到了一个员工的资料。

很普通的人,普通的大学,普通的家世,普通的职位,长相也很普通。关安远不明白莫百灵为什么要把这个人的资料调出来给他看。

莫百灵笑道:“其实,他是嫉妒你吧,收集你的照片打出来,挂在墙上扔飞镖!”

关安远莫名地妙地看着她。

“算了算了,反正你是个木头。”她笑笑,突然白了脸,“惨了惨了,他会不会拿你的照片去做非法勾当?”

“乱说什么?”

莫百灵推开他:“你去工作,我查查他的ip,要是你的照片被挂到□网站上去了,我帮你报仇。”

关安远越觉得莫名,只是回到座位的时候潜意识再看了计算机上的那人一眼。

资料的照片栏上的人微微地笑着,笑容有点腼腆,眯着眼,感觉很青涩。

他迅速扫了眼姓名栏。

王守宁。

当在电梯前面看见那个总务部员工的时候,关安远愣了愣。

大概昨天看到的那张照片年代有点久远,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还是笑着,但是已经没有那份青涩。

他好像很习惯眯着眼睛,只是眼神有点奇怪。

莫百灵交待了一下电梯坏了的事,他很专注地听,然后说:“我会处理的。”

这是他的职责,关安远并没有觉得他特别的勤劳或是别的什么,便随口说了句:“辛苦了。”

“哪里会辛苦这是我的职责我当然会负责总经理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公司失望的我一定不会丢总务部的脸。”

他为什么能一口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这么多的话?

即使是能言善道的莫百灵在谈判桌上火力全开也做不到这点,他是怎么做到的?

关安远开始纠结这个问题。

结果他的纠结体现在眉毛上,好像把眼前这个总务部的小职员给吓到了。

关安远看着他讪讪地退开,垂下眼,好像有点落寞。

“我看起来很凶吗?”关安远问一同走出电梯的莫百灵。

莫百灵看了他一眼,说:“不认得你的人大概都这么认为。”

关安远有点郁闷。

那天下班的时候,关安远开着车滑出车库,刚上街就遇上了红灯。下班的高峰期,公司门口的车堵得厉害,红灯的时间也特别长。他百无聊赖地扣着方向盘,等着绿灯的到来。

这个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员工。

他看起来还是有点沮丧,在马路边低着头走着,拎着个包在手里晃。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提脚就跑了起来,关安远朝着他奔跑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来了一辆公交车。

他显然光注意公交车去了,没有看见自己正撞向一个人。

关安远差点在车里叫出声来,可是他还是撞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关安远摇摇头。

真是不小心的人。

红灯变成绿色,关安远放弃那份担心,把注意力放到路上,开车回家。

当你注意到一个人,那个人就会频繁地在你面前出现。很久以后莫百灵这么总结这个现象:这就叫缘分。

早上的时候,开着车进车库之前,会看到那个人急匆匆地跳下公交车,快步走向公司,一边走还会一边整理整理头发,但显然效果不是那么好。

偶尔会在自己办公室的外围办公区见到他,他抱着一大迭文件,由于双手被占,他发动所有的面部肌肉试图解释给文员们听。

后来,关安远忍不住观察这个人的生活习性。

当他知道他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中午会去公司餐厅吃饭,休息的时间会去公司咖啡厅喝杯东西的时候,关安远恍然发现,这究竟是偶遇还是他刻意绕道跟踪?

当他没搞清楚自己古怪的心理的时候,有一天他发现王守宁中午的时候没有出现在公司餐厅,他感到了莫名地慌张。

注视一个人成了习惯,他突然从视野里消失,这个感觉并不是很好。

关安远一般很少到公司的低层去。但他这次站在总务部办公室的门口,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他还是走了进去,看见王守宁趴在桌上,一付没有生气的样子。

关安远敲敲他的桌子,他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人。

还是微微眯着眼睛,但是那并不是轻忽,而是想把面前的人看清楚的努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