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兽人之带着空间被捡走番外 缺氧的金鱼

兽人之带着空间被捡走番外 缺氧的金鱼

时间: 2013-03-07 02:15:38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ot/2012-11-10/14718.html

91番外一(左子睿)

“老婆,你有没有看到我那条灰色的领带?”左子睿在柜子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条白牧送给他的领带,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条。

“没看见,那不是你自己收的吗?”钱晴不耐烦的说,他这个老公开始还觉得很好,人帅又会赚钱。谁知结婚后才发现,左子睿虽然人帅,但生活上一塌糊涂。不是说他出去拈花惹草,而是什么家事都不会做,就像个大少爷一样什么都等着他做。会赚钱,但又不是全部钱都上缴让她掌管。

这人除了那张脸以外更本就是一无是处,他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不会关心人体贴人。她现在每天下班都还要照顾这个大少爷,她真的觉得很累,当初为什么会选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呢?

左子睿刚结婚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样,他总是告诉自己,这才是他要的生活,娶个女人,生个孩子,然后把孩子养大。而白牧那里,他完全可以在结婚后继续和他在一起,他会照顾他,永远都不会抛弃他的。

谁知道自己渡完蜜月去找他的时候,白牧却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那里。他的车子不见了,家里还是他去旅游时的样子,白牧从他的婚礼上离开的那天就失踪了。刚开始的时候他不以为意,他以为白牧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这么爱自己,不会离开自己的。

但是从那之后白牧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好像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没关系,没有白牧,他还有妻子有个家。但是随着时间渐渐的过去,他发现自己总会拿自己的妻子与白牧对比。

白牧每次都会把他的脏衣服洗干净,叠好有序的放在衣柜里。 而他的妻子就随意很多,有时候他还会穿着有些皱的衣服去上班。这让十分注重形象的他很不满意,要是白牧在的话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钱晴做的饭也没有白牧做的好吃,她也没有白牧关心自己。自己外出应酬,不能回家吃饭,白牧从来不会说什么。他喝醉了回家,白牧会细心的照顾自己。可是钱晴就不一样了,他不回家吃饭就疑神疑鬼的。喝醉了回到家中,她就把卧室门反锁。即使他昏昏沉沉的倒在沙发上昏睡了一夜也不见她会关心一下自己。

渐渐的左子睿对钱晴越来越不满,他想离婚,想要去找白牧,白牧一定还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当左子睿打定主意的时候钱晴却怀孕了,他不得不打断自己的计划。左妈妈知道儿媳妇怀孕后,立即打包行礼过来侍奉儿媳,这可是她好不容易盼来的金孙。

钱晴有了身孕就辞职在家安胎,左子睿觉得自己养得起她,也不是很在意。但是钱晴对于他妈妈却像对佣人一样呼来喝去。他说她两句吧,他妈妈还不高兴的说:“你个大男人懂什么,女人怀孕了脾气是要暴躁一些。”

左子睿没办法,但又不想看到自己妈妈被那个女人欺负。他就想找个保姆,但是被左妈妈否决了。左妈妈直说:“子睿啊,你们年轻人挣钱不容易,这点家事难不倒你妈妈。”

“妈,你过来这边了,爸那里怎么办?”左子睿有些烦躁的抓抓头,他觉得他现在的日子是一团糟。要是白牧在这里,肯定可以把这一切都处理的很好,不会让他烦心。

“你爸爸自己会照顾自己,他身体好着呢。”左妈妈笑眯眯的说。

钱晴越来越过分,左子睿现在很讨厌回家,总觉得家里十分的压抑,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于是他常常在外面应酬,即使没有应酬有时都会在外面游荡。一次他喝醉了稀里糊涂的就和一个有些像白牧的男人上了床。

过后,他看着那个其实根本就与白牧长得不一样男人,觉得心被挖去了一大块,一阵阵的抽痛。为什么以前会觉得和一个男人上床恶心呢?其实白牧抱起来一定很舒服吧?

白牧,你去哪里了?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左子睿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见到白牧。开始他和白牧在一起完全是习惯了他一直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打理一切。是啊!自己就是因为习惯,不想白牧离开他才会和他交往的。但他却一直看不清自己,总是认为自己其实是正常的,自己喜欢的是女的。

他和白牧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不是没有过亲昵的举动,但是一直没有做到最后。每次他都觉得心里上有障碍,白牧那个笨蛋即使是这样却还是傻傻的爱着他。

左子睿感觉脸上有些湿意,也不知道谁才是笨蛋,他到现在才发现白牧对他的好。其实最笨的人是他吧,现在他还能把白牧找回来吗?突然间左子睿有种他再也见不到白牧的感觉,这让他慌乱起来。

左子睿熬到钱晴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忍不住了,他提出了离婚。钱晴哭闹着不愿意,但是左子睿态度坚决。

左妈妈把左子睿找来谈话,左妈妈两眼含泪的看着他:“子睿啊!你还是忘不了那个男人吗?你是不是要去找他?”

“妈,你都知道了?”左子睿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自己生的儿子是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看见你这个毫无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却能在外面生活的很好,怎么想都是有人了吧?而且你和他还很亲昵的样子,傻子也明白了。”左妈妈苦笑。

“妈,对不起。”左子睿满脸愧疚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除了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要离婚我也管不了你,但是谁也不能带走我孙子。”儿子成了这样,孙子是她唯一的期盼了。

“我一定会把孩子的抚养权拿过来的。”

钱晴闹腾一阵后,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期望了,于是提出了要求,房子必须给她,孩子她不要。左子睿爽快的答应了,这房子最初是父母买给他的,但被他拒绝了。后来他只付了首付,本来是夫妻共有的,但现在他不介意把所有债务转移,而且家具这些也不值什么钱。但是这件事钱晴却不知道,满心以为自己赚到了一套房子。

在左子睿的周旋下,很快离婚手续就办下来了。他带着儿子住进了他和白牧那套小房子。这里是他和白牧一起买的二手房,空间虽然不大却充满了他们两人的回忆,这里还有白牧遗留下来的东西。这里的一切都还与过去一样,但是却是物是人非了。

左子睿心中有一丝期盼,白牧会回来,说不定某一天当他打开门时白牧就会站在门外微笑着看着他,然后对他说:“子睿,我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92番外二

自从有了孩子,塞尔特一家就更忙了,两个小家伙挺能闹腾的。 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就闹腾,把人吵得不得安宁,连塔伯和安其罗也常常被他们吵醒。还好两个小家伙可以带进空间,而且现在又是冬天,晚上外面太冷了。

“哇哇哇~~”半夜白牧听到睿睿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塞尔特已经起来准备去喂孩子,还没等他下床安安也开始抽热闹了。“嗷呜~~嗷呜~~”

这两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还是挺乖的啊,怎么生下来就这么不省心呢。两个小奶娃,塞尔特一个人是应付不过来的,白牧只有无奈的跟着起来去看看这两小祖宗是怎么了?

塞尔特起来就见安安正努力的想爬出摇篮,睿睿此时也把小棉被踢开了,白嫩的小脚丫露在外面。他走过去抱起睿睿一看,小家伙果然尿湿了。小家伙到了兽父怀里就不哭不闹的用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塞尔特直笑,塞尔特也跟着傻笑,果然自己家的小雌性是最可爱的。

“这次是饿了,还是尿了。”白牧打着哈欠走了过来。

“尿了。”把睿睿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是两个笨奶爸专门用来给孩子换尿布的。然后把安安也捞出来放在睿睿边上,小家伙撅着屁股乖乖的趴着。

“我来换吧,你去端盆热水来给他们擦擦,不然明天估计得捂出一身尿味来。”白牧拍拍睿睿,小家伙以为白牧是和他玩,‘咯咯~~’的笑着伸出小手想要抓住白牧的手。

安安也爬到了过来,用小脑袋蹭白牧。“我们家宝贝怎么就这么可爱呢。”白牧被他们的小样子萌到了,抱起两个小家伙亲了亲。

塞尔特把水打来,白牧给睿睿擦了擦,换上干净的衣服和尿布。然后就是把小安安身上湿了的毛发用温热的毛巾给擦干净。

白牧以前听他爸爸说过,照顾小孩子要很用心,不然可能会给孩子留下后遗症。他老爸的一个朋友因为嫌洗尿布麻烦,那时候还没纸尿布,于是就用卫生纸给孩子垫上。因为他的不尽心,小孩子的P股长了许多大脓包,皮肤坏死最后医院几乎把孩子P股上的肉都全割了,直到孩子长大屁股都是扁的。

还有他们家一个邻居给孩子洗完澡没有擦干净,小孩子的下巴和四肢上都是肉肉的,洗澡的污水就沉积在那些肉肉的缝隙里,时间长了皮肤腐烂,最后也是到医院把腐烂的肉割了。

没有照顾过孩子的白牧,心里有那些前人惨痛的经验教训。现在对两个小家伙格外上心,就担心因为自己偷懒让小家伙有个三长两短,这里又没有医院,那可怎么是好。

白牧和塞尔特把两个小宝贝打理干净后,小家伙也没了睡意睁着眼睛东看看细看看。安安就像塞尔特的翻版,金色的毛发,金色的眼眸。而且小家伙特别有精神,把他放到摇篮里他就“嗷嗷~~”直叫,然后不停的想要从里面爬出来玩,

而跟白牧长得很像的小睿睿更直接,把他放下,他就嘴一扁哇哇放声大哭。没办法两个奶爸只有把睡醒的两个小家伙抱到大床上陪着他们玩。

于是两个小家伙满意了,白牧和塞尔特第二天就顶着个黑眼圈,把两个磨人的小家伙交给安其罗他们,然后补眠。塔伯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围着两个粉嫩嫩的小家伙直打转。而且很喜欢对着安安叨念,让他快点长大好带他出去完。

两个小家伙躺在烧的暖呼呼的看上,睿睿把自己的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啃咬着自娱自乐。别人逗他玩他就咯咯直笑,那样子让人直想把他抱回去养着。小安安就好动多了,吭哧吭哧的在炕上爬来爬去。也不看方向,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有时候还直接往炕边爬,要不是有人看着一准掉下去。

塞尔特和白牧补完眠过来看他们的时候,安安正对自己的小尾巴感兴趣,把几自己肉肉的身体蜷成一个团,把自己的小尾巴放在嘴里砸吧着。睿睿见到他们就伸手要抱抱,安安显然对自己的尾巴比较感兴趣,依然抱着不放。傻爸塞尔特当然是乐颠颠的抱起睿睿逗弄着。

“安安小可爱,来爸爸看看你这是在做什么呢?”白牧把小狮子抱起来,捏捏他软软的小爪子,然后又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耳朵。手感真的很好,安安的乖乖的给自家怪爸爸上下其手。

两个小家伙还没出生时,塞尔特就在空间里种了两颗母果,保证他们随时都可以吃到新鲜的果汁。现在两个小可爱都被养得胖乎乎的很是可爱。

雷哲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一家子,不过想到他的安其罗已经长大了,很快他们就可以结对心情又好了很多。

“安安,看这边你看这个好看吗?”塔伯手上拿着一个小皮球,试图吸引安安的注意力。

安安看了一眼,似乎对那个不怎么好看的小球不感兴趣。乖乖呆在白牧的怀里任由他搓圆捏扁,其实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反抗的,但是经过多次抗议无效后他就淡定了。白牧觉得还是自己儿子最可爱了,不像柯蒂斯一样闹腾。

安其罗摸摸安安的小脑袋,然后笑着说:“安安,想不想吃肉啊。”上次吃饭的时候,安其罗夹了一块肉在安安的鼻子前晃了晃,然后小家伙的眼睛就追着那块肉跑。安其罗把肉移到哪他就看到哪,而且还很没形象的流口水,那样子要多馋有多馋。

“二哥,你明明知道安安还不能吃肉,你还老拿肉逗他。你不知道兽人对肉天生的执着吗?”塔伯不干了,他可是知道那种看得见、闻得见,却吃不到的痛苦啊。

安其罗看了看塔伯有些圆润的小身板。“那是因为你比较贪吃吧?”

白牧觉得自家宝贝儿子搞不好也是个贪吃的,只看他牙都没长出来就盯着肉亮眼放光的样子,心想以后可千万不能把安安养成小胖子了。

塞尔特怀里的睿睿挥舞着自己的小手,想要去抓塞尔特那头金色的头发。塞尔特那头漂亮耀眼的头发对睿睿的吸引力很大,总喜欢伸手去抓,只不过抓到之后是往嘴里塞而已。

“塞尔特,等会你给伊莱和安迪他们送些新鲜的母果过去,安安和睿睿也吃不了这么多。”

“好。”

“还是我去吧,塞尔特还是在家看孩子好了。”雷哲主动揽过外出送东西的任务,塞尔特现在对两个小家伙宝贝的不得了,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看着。

“今年冬天都过去大半时间了,也不知道兽群还会不会来。”安其罗想到今年兽群还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再来。

“不知道,也许不会来了。它们也许是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自己的族群壮大了然后才会卷土重来吧”白牧也不是很肯定,不过以那些聪明得快成精的帝兽来看,这极有可能。

“那怎么办?以后我们不是很危险?”安其罗有些担忧。

“没事,它们在发展,我们也在发展,而且就发展速度而言,以后还指不定谁灭谁呢。你说是不是阿,小安安。”白牧抱起小安安,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他的小脑袋。对此倒是不担心,帝兽再怎么聪明,但它们不会使用工具,怎么都不会是越来越强大的兽人的对手。

“也许是吧。”

塞尔特把睿睿递给安其罗先抱着,然后打包了一些食物。里面除了给伊莱他们的,还有些是要给大巫送去的。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塞尔特和白牧就带着孩子进了空间,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现在小溪边挂满了两个小家伙的尿布,小被子,衣服什么的。进了空间白牧在溪边的草地上铺了一块垫子,让两个小家伙自己玩。然后夫夫两人把干了的尿布收了起来,开始在溪边洗尿布。本来塞尔特是要把洗东西的活全包下的,他不想让白牧太辛苦。但白牧觉得他也是孩子的爸爸有同等的义务,于是在白牧的坚持下塞尔特妥协了。

其实养孩子什么的还是很辛苦的,要小心翼翼的照看着,担心他们会不会冷到,会不会饿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然后还有一大堆洗不完的衣服。在听话的小孩子偶尔还是会闹腾闹腾,让大人们头痛无比。但听话的时候,又可爱的不得了,所以每个孩子都是家长的宝贝,甜蜜的负担。

现在没有了兽群的威胁,又不担心食物短缺,即使兽群不来,现在家家都养了一些小动物,也不用担心会没有新鲜肉吃。大家的小日子都过得十分滋润,窝在家里吃着美食,逗着孩子,或是与自家的伴侣培养感情努力造孩子。实在无聊了就几家人凑在一起,打打牌,部落里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额,后面还有一点

93番外三

塞尔特家的院子里,此时已是花果满树绿意黯然,一阵阵奶声奶气的欢笑声从屋檐下传来。 只见屋檐下铺着一床大草席,上面有一群大小不一的小狮子正在玩耍。要是凑近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其实里面有两个是穿着狮子套装,粉嘟嘟的小娃娃。大一些的是白牧家的睿睿,小小的那个是凯西家的小雌性,他的大名叫贝尔,小名叫贝贝。

贝贝就和他母父期望的一样,长得像洋娃娃似的,他的头发是银的,眼睛是金色的。凯西和班森可是把他宝贝的不得了。睿睿也很喜欢这个和他比较一样的弟弟,小小年纪就有了做哥哥的架势。但他也只是个两岁多的奶娃娃,所以当他端着哥哥的架势时别提多可爱了。伊莱家的科尔斯也很喜欢贝贝,巴不得时时刻刻粘着贝贝。

“柯柯,别动,贝贝站。”睿睿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黑色大眼睛,粉嫩的双颊鼓鼓的,说明他此时正在生气。

“睿睿,我只要跟你玩,让科科陪贝贝玩嘛。”比较大的一只棕色小狮子撒娇的看着睿睿。

刚学会说话的贝贝听到柯蒂斯不跟自己玩,不高兴了。奶声奶气的说:“可可,坏坏。”

“笨蛋贝贝,我是柯柯,不是可可。”

“你坏坏,不理你。”贝贝一双金色的大眼睛雾蒙蒙的,一脸控诉的看着柯蒂斯。他一双白嫩的小手放开抓着柯蒂斯的背毛,他原本正扶着柯蒂斯练习走路。结果还站不稳的他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觉得自己的小pp有些疼,于是粉粉的小嘴一撇就准备哭了。

“贝贝,来,我陪你。科科最喜欢贝贝了。”一只比柯蒂斯稍微小一些的小狮子立即拱了上来,把碍眼的柯蒂斯拱到一边。然后撒娇的蹭蹭贝贝,那小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贝贝抱住他大大的狮头,吧唧~~亲了他一口,然后笑得眉眼弯弯的。“科科最好了。”

边上一只金色的小狮子在草席上打了一个滚,露出嫩嫩的小肚皮,尾巴晃来晃去的。好无聊啊,他们天天吵吵闹闹的也不嫌烦。他的边上另一只比他大的小狮子对着他嘀嘀咕咕的:“安安,你快长大啊。你长大了叔叔带你去踢球。”

安安很想直接用肉嘟嘟的小爪子捂住耳朵,他还小,他不要总是听这个唠叨的叔叔碎碎念。于是他翻了个身趴在草席上,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抱住头,然后催眠自己,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睿睿现在正忙着教训柯蒂斯。“柯柯,欺负贝贝,坏。”

“睿睿,我没有。”柯蒂斯一脸无辜可怜兮兮的看着睿睿。

这时阿尔文抱着自己家亲亲小宝贝来了,看着这一群可爱的小狮子笑弯了眉眼。“塔伯,你那塔他们在不在?”

“在呢,二哥好像又吐了,那塔正给他做开胃的东西。”安其罗和雷哲也有了孩子,但是安其罗反应太大,人都瘦了。把他们一家人都急坏了,白牧更是天天换着方的给他做好吃的,让他尽量吃一些。

阿尔文直接抱着自己的宝贝到雷哲家去了,进门就见到西里尔他们都在,全都担忧的看着安其罗。雷泽端着一碗看起来很香的粥,正在味他。

“安其罗好些没有?”阿尔文想一遍的白牧询问。

“比前几天好多了。”白牧看着阿尔文怀里的小可爱,觉得自己家都成了幼儿园了。

“啊~~啊啊~~”阿尔文家的阿迪恩感觉自己被忽略了,抓着阿尔文的衣服叫了两声。

“今天怎么没见你家塞尔特?”

“他出去打猎去了。”现在雷哲是一心一意的照顾安琪罗,塞尔特就承担了大半的家事。“我大家走吧,让安其罗休息了。只有塔伯一个看着那些小家伙我也不是很放心。”

大家和安其罗道别,然后去看他们的小宝贝了。这些刚会走会说话的小家伙可别到处乱跑了。等几位家长见到他们各自的小宝贝时,柯蒂斯还在哄生气的睿睿。不过还小的他指挥说:“睿睿别生气了,柯柯最喜欢睿睿了。”而睿睿撅着嘴就是不理他。贝尔到是跟科尔斯玩的挺好的,两个小家伙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只说些什么,安安还是在一边打滚。一群人看着孩子们玩了一会就各自回去了。

晚上,白牧和塞尔特把孩子哄睡,然后才回自己房间。

“柯蒂斯那小混蛋太可恶了,老是惦记着我们家可爱的睿睿。”塞尔特进屋之后就开始向白牧抱怨。

“孩子还小他们懂什么,塔伯不也小小年纪就拐了人家的斐吉吗?”白牧好笑,P大点的孩子懂什么?塞尔特现在就像防贼一样防着他,就怕柯蒂斯把自己宝贝拐走了。

“那可不一样,我的把睿睿看好了不能让他被那些臭小子拐走了。”睿睿才两岁多,塞尔特已经开始防备喜欢粘着睿睿的小兽人了。

“我说你累不累,顺气自然就好了。”

塞尔特抱住白牧轻声在他耳边说:“白牧你看我们家两个小宝贝多可爱啊,我们再生一个和睿睿一样可爱的小雌□。”

“滚,要生你自己生去。”白牧觉得一次就够了,而且他现在这也算是儿女双全了吧。

“没有你,我怎么生呢。”塞尔特说着把白牧抱上床,手脚利落的把他的衣服都脱了,在他身上亲吻着。

现在身体十分敏感的白牧,很快就被塞尔特的撩拨点燃了欲/火,开始回应塞尔特。

不管做多少次,塞尔特都觉得他遇上白牧,自制力就急速下降。总想能快些进那销/魂的小/穴内。他忍耐着做足了前戏。

“白牧,我爱你。”塞尔特喘息着,把自己的灼/热推入白牧的体内。

“啊~~我也爱你。啊~~慢~~慢点。”

白牧觉得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有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的爱人,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的日子会这样一直过下去,幸福就是这样吧。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妹子们。这篇文我码的很开心,因为 能有人喜欢。虽然有时候卡文卡的一脸血,但最后还是把我自己喜欢的写出来了。

希望这篇文可以给大家带来短暂的快乐,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