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异能之复活师番外 轩霄

异能之复活师番外 轩霄

时间: 2013-03-07 13:09:47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ot/2012-11-02/14378.html

http://www.woku9.com/?/ot/2012-11-02/14379.html

79番外 成人礼

凯特兰斯对于过生日这种事情并不是特别喜欢,当然如果能跟黎伊一起过他的兴趣说不定会更大一点。

最后他索性将自己的生日提前到跟恋人的成年礼同一天举行。

成年礼的这天,精灵王也来了,大陆上唯一的复活师的成年晚宴理所应当的邀请了很多人前来参加,当然,这一切都是精灵王和他外公的意思,他从少年时代开始就不喜欢这种应酬。

但没办法,他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该他的他都逃不掉。不过好在作为准未婚夫的凯特兰斯一直陪在他身边,这让他的压力顿减。

他和凯特兰斯的婚礼定于这个月底。黎伊对于婚礼没什么多的想法,反正只是在一起的一个形式而已,也没让人大肆宣扬。反正他们订婚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这个形式了。

曾经的小胖龙已经长成了威武雄壮的巨龙了,不过它的性格......不说也罢。

它经常载着洛洛满世界的跑,黎伊几乎以为它们两只在进行跨种族之恋了。

宴会差不多已经进入尾声了,宴会上的人有些都散去了。凯特兰斯在会场上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黎伊的身影,最后他到了他的房间前。

推开门,凯特兰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栅栏上英俊的青年,他小时候的模样完全长开了,四肢也抽长了不少,夜风缓缓拂过青年沉静的侧脸,黑色的长发扬了起来,露出隐匿其下那双淡蓝的眸子。

青年看着凯特兰斯,现在他长高了很多了,也不再像少年时候那般只能仰望着他了。

柔和的月光静静的散落了下来,

似乎是听到声音,青年转过头来,看见是他对他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

凯特兰斯走过去按住黎伊撑住栏杆的手,双手撑在他身体的两侧俯身吻住了少年的唇。两人双唇交缠了半响,分开后凯特兰斯看着他,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

黎伊捂着几乎快跳出胸口的心脏,自从看了上次雷克森送给他的成年礼之后,他每次看见凯特兰斯总是有几分说不出的不自在。

特别是最近,越接近他的成年礼,凯特兰斯看他的眸光越来越具有侵略性。

他不是不愿意,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反正他们都已经到这个了,他也成年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呢。

原本想给凯特兰斯一个惊喜,在这之前,黎伊想了很多种方案,但当他真正看见凯特兰斯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原本想好的台词统统忘了个干净。

黎伊看着近在眼前的爱人,鼓起勇气,主动揽住了凯特兰斯的脖子,清澈的眸子仿佛在诉说着他的决心:「抱我!」

是个男人都不会对这样的**无动于衷。

凯特兰斯看着他,眼底隐隐掠过一丝笑意,他亲昵的咬了咬少年的耳畔,低声笑道:「我可是忍了很久了,你确定你能承受?」

黎伊脸红得几乎快滴血,却还是一咬牙:「能!」

下一秒青年就被凯特兰斯打横抱了起来。凯特兰斯走了两步,将黎伊扔到床上。

凯特兰斯弯下腰顺手拉开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上好的润滑剂。

黎伊也算懂了些□了,这些年虽然没有发生实质的关系,但其他的该做的都做了。他看着那满柜子的润滑剂有些无言,准备这么多,他十分怀疑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早有预谋了?

凯特兰斯拿起其中的一瓶,抬眸看了他一眼,故意逗他:「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说起来凯特兰斯平日对待其他人都一副不苟言笑冷冰冰的样子,唯独对他他就总是喜欢没事就逗逗他。

「......」那双沉静若水的眸子瞪着他。

「不说?那我就选我喜欢的口味吧!」凯特兰斯说着伸出手挑了一瓶。

下一秒,柔软的床下陷,凯特兰斯将热烫的躯体覆了上来。

凯特兰斯静静的看着黎伊,少年时候的青涩渐渐褪去,如今黎伊已经渐渐长成了一个面目英俊的青年。长长的黑发散落在洁白的枕上,衬着那双精致而英俊的脸,带着一种异样的妩媚。

凯特兰斯一边看着他,一边缓慢的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

结实的身体暴露了出来,黎伊好奇的抬手捏了捏他腰间的肌肉,很硬。他的身材可一直都是他的目标,他也想有这么漂亮的身体!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无论怎么锻炼都只是瘦巴巴的,这种富有美感的肌理到底是怎么锻炼出来的?

在黎伊吃对方豆腐的间隙,凯特兰斯已经动手将他身上的衣物撕了个干净。黎伊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成为一团碎布的衣物,不敢相信凯特兰斯居然会这么野蛮。

凯特兰斯握着他的脚踝,将他的双腿分开,那处密地显露了出来。他看着他的眼神非常深邃,像是要一口将他吞进肚子里一般。

———————此乃和谐版,未和谐版请见邮箱—————————————

凯特兰斯安抚的拍了拍青年挺翘的臀部,扭开热水的开关,任热气在两人间弥漫。

将人抵在墙壁和自己中间。

雾气弥漫中,头发微湿的凯特兰斯带着一种惊人的性感,他垂眸认真的看着被囚住的人,低声的说了一句:「你是属于我的!」

耳根通红的恋人扭过头,他又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面对着他,低头便强势的将人吻住。

在同时身下又开始他霸道的侵夺。

夜,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非和谐版在邮箱,密码在74章,账号在文案上~~

为手机党们准备的在线观看地址,要是还看不到的话我就只有泪奔了~~


80番外

黎伊睡到日上三竿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后的胸膛带着烫人的暖意。[].

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腰,唔,好疼.......

「醒了?」凯特兰斯那有些沙哑的嗓音在他的头顶响起。下一秒,他的身体就被凯特兰斯扳着转了过去。

黎伊将染上一层红色的脸埋在他怀里,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没有哪一处不疼。但不否认昨晚自己舒服的在凯特兰斯怀里释放了数次的事实。这一点他更不敢看他。

凯特兰斯看着他,将手放在他昨晚狠狠疼爱过的部位,凑在他耳边低声道:「还疼吗?」

其实初体验尚还算美好,凯特兰斯虽然做了很多次,但要说疼,其实也不疼。但黎伊还是忍不住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昨晚我叫你停你怎么不停?」

青年□着身体窝在他怀里瞪着他的样子不但没有威慑力,反而还将他未平息的**又撩动了起来。而现在他一点也没有要忍下去的打算。

几乎是立刻的,黎伊就感觉到了一个热热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大腿上。

黎伊猛然抬头,脸色涨得通红:「你怎么又.....」

还没来得及抗拒,下一秒凯特兰斯就翻身压在他身上。

「我不唔.....」不容他的抗议,凯特兰斯的唇就覆了上来堵住他未尽的话。

接下来,凯特兰斯就在这方小小的床铺上再一次的将青年掠食干净。

......

当卡德看见外孙肌肤上布满了遮都遮不住的吻痕之后脸彻底的黑成了锅底。那仿佛能吃人的眼神简直能把凯特兰斯割成碎片。

神经一向比较强横凯特兰斯完全不受影响的为爱人布菜。

青年除了耳朵尖有些微红以外其他一切正常。

坦然自若的递给凯特兰斯一杯果酒。

两人早在两年前已经订婚了,还有一个纪月的时间他们就即将举行婚礼。所以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迟早的事情,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

黎伊的成年礼之后没几天就是凯特兰斯的生日。因为凯特兰斯的生日提前到和他的成年礼一起过,他早就在盘算着要送凯特兰斯什么礼物了。

凯特兰斯自从上次成年礼之后就忍不住对他这道美食一吃再吃,不能罢口。

黎伊在凯特兰斯生日这天起了一个大早,某个部位虽然还是有些疼,但总算比起之前几日好了许多。想起昨晚又忍不住有些脸红,昨晚他在央求凯特兰斯不要做太过的时候答应了很多他提的要求。

黎伊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之后回头却看见凯特兰斯还在被窝里,闲适自得的看他。

凯特兰斯勾了勾嘴角:「你帮我!」

黎伊无奈,最终还是动手帮他把衣服套好。好在凯特兰斯不再为难,穿好衣服之后他忽然弯下腰将他打横抱起,从窗口飞了出去。

黎伊揽住他的脖子,眨眨眼,虽然今天他的计划是出去,但之前他并没有说过要出去啊。

「我们这是......」

凯特兰斯随口道:「前两天我发现有家新开的店卖的早餐包挺好吃的,我带你去尝尝!」

现在他们两个几乎都是整个大陆上公认的情侣了,所以即使有人看见凯特兰斯抱着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两人一路飞往北区,吃了一顿香喷喷的早餐。

最近凯特兰斯相对比较闲,两人拉着手打算走回去。

在快靠近撒拉维尔时,黎伊忽然拉着凯特兰斯脚步一转到了另外一条街上,凯特兰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没问他要带他去哪里。

只是默默的任他拉着走。

当凯特兰斯站在一座巨大的白色建筑物前时,诧异的看向拉着他手微笑的青年。

黎伊笑着拉着他进去了。

可能是因为比较早的原因,前来签订契约关系的人几乎没有。

圆拱形的巨大石门进去,里面有很多办公处,而最大的一间里坐着一个漂亮的蓝发精灵。那蓝发精灵看他们进来先是微微一笑,而后是一愣,因为他们两个人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一个是大陆上唯一的亲王,身份仅次于精灵王。另一个是大陆上唯一的一个复活师,让她印象不深刻也难。

更何况这两位可是在大陆上堪称模范情侣。

从几年前开始,他们两人就订了婚,大陆上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这一对可是公认的幸福啊。

蓝发精灵惊喜的捂住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居然能帮这一对证婚。她一直在这个地方工作,之前听说这一对将于月底举行婚礼,而且到时候还会请这里最好资格最老的公证人员过去主持婚礼。

蓝发精灵按捺下小小的激动,都没媒体报道诶,他们现在还偷偷跑来签订契约,好浪漫啊!她以后要是也能找到一个能这么爱她的人就好了。

黎伊首先往前跨了一步,他的神情异常认真:「你好,我们打算签订永生契约关系!」

蓝发精灵有一丝诧异,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精灵世界其实不流行结婚的说法,他们把结婚叫做签订契约关系。而且精灵世界的契约关系非常的独特,在精灵世界契约关系签订的年限越短缴纳的费用越高。签订的年限越长久所缴纳的金额越低,签订永生契约关系则不收取任何费用。

因为精灵的生命是无尽的,在无尽的生命中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变化,很少有精灵会和另外一个人签订永生的契约关系。

而且永生契约关系很难解除,即使解除了,但手腕上也会永生都带上对方的名字烙印,这一点很多人都不敢下定决心。因为那个特殊的位置一眼都能看出你是否单身,签过几次契约关系。

之前雷克森和米尔卡就是签订的永生契约关系。不过不得不说,像他们那样有勇气相守永生的人可不多。

蓝发精灵笑着从一边的桌案上拿出了一份用古老的精灵语写出来的契约,放到两人身前。

黎伊将契约拖过来,率先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的字可是一手由凯特兰斯和斐□出来的,绝对不可能难看。签完之后,将两份契约放到凯特兰斯的身前,通透的明眸里溢满了笑意:「愿意和我签订永生的契约吗?」

黑色的大理石面倒映着凯特兰斯那一刹那的表情。黎伊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他确定他那刻从凯特兰斯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名为感动的东西。

凯特兰斯在心底叹息一声,难怪自己会栽在他身上,这个人就是有一种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温暖魔力。

凯特兰斯握着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写完后蓝发精灵将一支黑色的魔法笔递给他们。

凯特兰斯接过来,拉着黎伊的手,迅速在他的手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凯特兰斯写字刚劲有力,但是一笔一划却显得异常的温柔。

青年始终都微笑着,如和煦的微风般缓缓拂过他的心房。

凯特兰斯看着他眸色深了深。

黎伊从凯特兰斯的手里抽出笔,看了凯特兰斯一眼,也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种印记会带着永生,所以他恶作剧的乘凯特兰斯的手还没收回去的时候,在他的手臂上画了一个与凯特兰斯的形象十分不符合的搞怪表情。

.......

黎伊知道婚礼的时候一定很繁忙,他想留一个属于他和凯特兰斯特有的最美好的记忆,所以他才做了这个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给凯特兰斯的决定。

两人走出公证处的大门时,黎伊看了看手中的契约书又看了看身边的凯特兰斯,还是有一种仿佛在梦境中的感觉。

黑发青年站在原地正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漆黑如夜空般的黑发随着清晨的微风缓缓扬了起来。凯特兰斯看着他,和曾经少年模样时候的他相重叠,这些年黎伊变了很多,也长大了很多。

但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他对他深入骨髓的依恋。

黎伊忽然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倾身过来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晃了晃手中的契约书,大笑道:「哪,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了,生日快乐!」

凯特兰斯愣了愣,他压根就忘了他生日的事情,此刻听到黎伊一说才有些明白了他今天这么做的目的。

凯特兰斯半眯着眼睛看了他半响,原来昨晚他让他别做太狠不要让他爬不起来是因为今天他打算做这件事情。

黎伊微微一笑,如和煦春风般的动人:「一个我,这是我送给你的今年的生日礼物!」

凯特兰斯看了一眼看着契约书笑的爱人,也不禁微笑了起来。也许这将会是他整个生命中收到的最好最完美的生日礼物了。

有一种名为爱情的味道在空气中慢慢的发酵。

凯特兰斯的回答是直接将人拉着不停瞬移回到他的城堡,他们前夜还温存过的房间。

情之所至,想要对方也是极其自然的事情。

黎伊瞟了瞟窗外,又看了看凯特兰斯:「还是白天......」

「不行?」

「不是!」

黎伊想了想还是龆ㄅ卓牡椎哪撬克勘鹋ぃ热灰丫龆ò炎约旱弊錾绽裎锼透撬飧錾绽裎锘故怯Ω弥鞫坏惆伞6蚁衷谒堑墓叵挡灰谎耍砸裁涣四遣愎寺恰

黎伊对于**向来是属于比较被动的一方,这次是完全豁出去了,为了能给凯特兰斯一个完美的纪念。他为此甚至还做了很多准备,甚至把雷克森当初给他的那些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了床头的抽屉里。

其实黎伊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大概怎么用,只模模糊糊的知道应该是欢爱是用的情趣用品。

当凯特兰斯看见黎伊从抽屉里拿出的那些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凯特兰斯脸色刹那间沉了下来。

第一反应是谁把他家黎伊带坏的!

「谁给你这些东西的?」

黎伊看了看他,「几年前,雷克森!」他一直没想起,还是最近才想起来的。

......

西大陆

雷克森正和米尔卡温存的时候忽然感觉脊背一冷,「亲爱的,为什么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米尔卡吻了吻他的唇:「应该没事,凯特兰斯不是准了你三个月的假吗?这才第一天,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雷克森想想也是,立刻抛开杂念,重新进入正题。

第二天雷克森的预感就成真了,花了两年时间争取三个月的假期被告知取消,而且还被迫接下一个非常之艰难的任务时,他绝对想不到这是凯特兰斯的报复。之后一年的时间雷克森都没有时间喘口气,事情简直没有断过的一件接一件的不断的向他砸来。

当然,那是后话了。

......

凯特兰斯想也不想便将那些碍眼的东西扔开。

黎伊也没什么异议,他的脑中回想着之前看到的资料。然后缓慢的将手往下伸,当他碰到一个热烫的东西时黎伊鼓起勇气用力握住。

现在可不是小时候了,凯特兰斯不会让他肆意的在他身上点火而无动于衷。

凯特兰斯抱起他,直接扔到床上,几乎是瞬间他便如猛兽般扑向了无处可逃的猎物。

凯特兰斯居高临下看着被困住猎物,长长的黑发披散在黎伊的脑后,雪白的床单衬着他带上了一丝一样的**感。充满占有欲的眼神在猎物身上扫视了一圈,他盘算着要怎么享用这道美味的生日蛋糕。

凯特兰斯最终将目标锁定在那红润的嘴唇上,然后毫不犹豫的覆了上去,就从这里开始吧!

黎伊不但没有抗拒,反而主动的迎了上去,吻住了凯特兰斯的唇。

凯特兰斯的吻逐渐往下,最终落在少年的颈肩上,他轻笑着低声的说了一句:「今天这份礼物,我很满意!」

......

———————此为拉灯版,未河蟹版参见邮箱君(未河蟹版大概后天在邮箱更)—————————

当夜,面对已经是自己合法夫夫的恋人,凯特兰斯自然是更不会轻易放过。这一次,求饶也没有用,凯特兰斯是铁了心要彻彻底底享用这道美食了。

青年眼角的泪水不断涌出,第一次体验这种极致的感觉。

极致的欢愉原来也能让人流泪。

为此黎伊连续好几天都没能下得了床,当然,那是后话了。


81番外

他叫夏楠,生于1988年,今年24岁。

夏楠从小就很聪明,一路跳级完成学业,年仅十八岁就大学毕业了。还在大学时他就已经自己研制出了一款当下非常流行的游戏,光版权就卖到了一千万左右,再之后他用这笔钱联络了一些人注册了一家公司,贩卖他花了很多年时间研制出来的一款智能机器。他也是非常会赚钱的人,坚决不大量生产。打开销路之后对其大量宣传,宣传之后再将产品进行量贩。有了口碑之后,水涨船高,他名下生产的这个产品简直卖到了天价,但因为确实非常好用方便。预定的人只多不少,而且一年只生产那么一小部分,很多争抢。

夏楠的人生顺遂到令人咋舌,做什么赚什么,即使人生路中有坎也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坎。

才仅仅二十岁他的人生就进入了有的人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高度。现在他名下的资产有很多,除了两个稳步上升的上市公司以外,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小店。这些小店都是他随性而为开的。

才24岁,人生正如烈焰的时候。他所赚取的财富却足够他平凡过一生了。

夏楠现在就在丽江古镇里,他其实也是个相当懒的人,经常抽空跑出来玩,没事的时候跑去四处旅游,或者到他开的丽江客栈里晒晒太阳。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这家客栈也是他名下众多产业之一。

夏楠穿着一套休闲装,睡眼朦胧的窝在客栈里他专用的椅子里,午后温暖的阳光带着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温暖。

最近是旅游淡季,来的人相对少些。

正在他像一只懒猫般舒展着胳膊打哈欠的时候,有两个白人帅哥从门外走了进来,店里面的一个女孩子迎了上去。

那帅哥一出口就是一口流利的英文,没两秒,女店员求救的目光就向他看了过来,夏楠笑了笑,用英语扬声询问了一下两人需要些什么。那两位白人帅哥笑着说了几句,很快夏楠就转身对女店员说:「来两杯我珍藏的普洱吧,就当送给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两人在他身后的位置对坐了下来。

夏楠则继续闭上眼睛假寐,或许是因为这是异国也或许本就是从开放的过度来的,两位说话完全没有顾忌。夏楠在他们身后,当然不是故意要听他们说话,而是实在隔得太近了,想不听见也难。

两人一口纯正的伦敦腔,夏楠的英语很好,所以听懂他们的对话一点也不费力。

只三言两语的时间夏楠就明白了他们是一对。

夏楠对他们的事情可不怎么感兴趣,没多久就陷入了梦境里。

感觉朦胧的雾气逐渐散去,他忽然变得很小很小。

他似乎在一个地位很崇高的大家族里面。那里面的人们平时都不怎么笑,没有人愿意对他释放出善意。家族里的孩子大人都说他是野种,傻傻的小孩却还是会对伤害他的人微笑,以期能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他知道那些孩子不喜欢他,所以也就乖乖的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大房里的那个妈妈似乎永远都不会对他报以笑容。还经常用一种他看不懂的憎恨目光看着他。他很怕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出现在她面前,只要他那个名叫利比的父亲不在场,无论其他谁在,他都会被她毒打一顿。

接着,他发现他又趴在小小的窗前,看着下面有一个男人从屋里走出的时候兴奋的睁大了眼睛。但小孩只敢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梦境很紊乱,画面一个接一个的跳跃。

醒来时眼角还有一滴眼泪,夏楠皱着眉,抬手抹了抹。转头看着外边高远的蓝天和美丽的古镇出神,刚才的梦境似乎又变得模糊起来。好像又想不起来梦境的内容,只记得似乎是一个悲伤的梦境。梦里有一个想要得到温暖的小孩,好像梦境的最后那个孩子并没有实现他的愿望。

他死了......

还好它只是个梦,毕竟他现在的人生如此富足和幸福。

正在发愣之际,夏楠感觉肩膀被推了推,这才慢半拍的转过身去。

「老板?」两个高鼻深目的外国帅哥正站在他身前,微笑的看着他:「我们要走了,谢谢老板的普洱,我敢说那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茶了!」

其中一个帅哥大方的挽着自己的t,对他眨眨眼:「老板很帅哦!」

另一个故作不满道:「噢,亲爱的在我面前还夸别人我会吃醋的!」

夏楠微笑着道:「谢谢!也祝两位幸福!」

那对男性恋人背着旅行包对他挥了挥手,从门口走了出去。在吧台上的女孩子似乎去厕所了。

夏楠这个懒骨头难得的起身走过去收拾茶具,将用过的茶具放到后面之后,回头看见桌上还放着一张之前他们用来垫的旧报纸。

夏楠是个懒人,不怎么看报纸,但当他看见报纸上的一行大标题时,渀佛有一种魔力一般他禁不住舀起报纸,低头飞快的阅读起来。

内容是英国的一个大家族那姆斯特的本家由于不明原因发生了大爆炸,据悉当时正是四年才举行一次的家族聚会,本家旁支的人都来齐了。那场爆炸之后,那么大个家族居然没有一个幸存下来。

其间还有一个无名骸骨,根据dna检测,发现这位死去已久的小孩尸骨也是那姆斯特家的人,而非常奇怪的一点是他的死因居然不是因为爆炸,而是在爆炸发生之前就已经死亡。

根据那姆斯特族长的一篇非常短暂的日记发现这个孩子名叫黎伊.那姆斯特。那姆斯特的族长对于这个孩子的记录不多,但有提到他发现了一个关于这个孩子的惊人的秘密,他相信他的梦想会在这个孩子身上实现。这之后再没提到过关于那个孩子的任何消息。之后的日记他反复提到关于基因复制的问题,也在暗示自己就快要成功了。

那名叫黎伊.那姆斯特的男孩的死因不明,警方经过多方调查也并无所获。而整场爆炸发生的原因,正在调查中......

以那姆斯特家族在英国的影响,这个消息不成为头版也难。

夏楠认真的将那条报导看了一遍,又看了下报纸发行的时间是一个月前。

夏楠盯着那个黎伊.那姆斯特的名字出神。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夏楠舀着记账的笔无意识的在那张脏掉的报纸上动了起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张废报纸上弯弯曲曲的写着两个字:罹伊。

夏楠看着那两个字发呆。

罹伊......

罹伊......

夏楠默念了半响,下意识的摸了摸变得奇怪的心脏,隐隐觉得着两个字有种熟悉的感觉。

但他确实不认识一个叫黎伊的人。

夏楠撑着下巴,有些不解的抓了抓头。

「夏楠!」

一个清朗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夏楠立刻便将刚才那丝奇怪的感觉抛诸脑后。回头瞪着坐在对面门槛上正在悠闲的咬苹果的男人。

这个混蛋叫林彦,他们两个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吧。而且那小子就像跟他有仇似的,从小时候开始,他跳一级,他也紧跟着跳一级。他开一家上市公司,他也开一家上市公司。他在丽江开一家客栈,他居然花高价硬是把他这家客栈的正对面的面馆盘下来,又花了大笔钱改建成客栈。

就连他没事跑来旅游他也跟着来,不过是住他对面。对了,就连卧房的建造得跟他一模一样的高度,摆放也一模一样。最可气的是那混蛋修窗户时也要用软尺比好和他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大小。

有时候没关窗户都能被靠在对面窗户上的混蛋嘲笑,什么『睡相真勾人啊』、『好诱人啊我又蠢蠢欲动』之类,总之三不五时那混蛋就出言**他。气得他当场就想抓住身边的东西扔过去。

甚至最让他吐血的一次是有一次半夜他醒来,那混蛋居然就睡在他的床上,他还搂着他当抱枕。他当时立刻炸毛了,后来发现他之所以能进他的房间是因为这混蛋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块非常之宽的木板搭在两边的窗台上,大大咧咧的从窗户『走』进来的。

事后还一脸无辜的道:「我的床然给我小侄子睡了,客栈已经没空房了,你的床这么大让我睡一半边会死麽?」

什么土匪逻辑!

要不是嫌麻烦他真想把窗户拆了改朝另一个方向去,这个混蛋总是有本事将一向对事淡漠的他气得吐血。

就连店里的小妹都笑着开他玩笑说对面的老板喜欢他。他听罢只是翻翻白眼,被这混蛋喜欢真实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夏楠狐疑的视线在林彦身上转了一圈,这混蛋前几天不是才在公司忙得团团转吗?怎么又有空跑来度假了?

夏楠用眼神秒杀他,然后愤愤的啃了一口林彦让店员送过来的糖心苹果。

唔.....好甜。

果然名

不虚传啊!他嚼了两口,就上瘾了,夏楠从镂空的窗户看了出去,他嘴里包着苹果含糊的对对面坐在门槛上的人道:「给唔舀一箱顾(过)来!」

林彦宠溺的笑笑,让店员给那只他养了二十多年的贪吃小猫又送了一箱过去。

就知道他一定喜欢。

林彦看着对面盯着那箱糖心苹果一脸馋像的小猫,也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外面的阳光正好。

......

客栈的最顶层是他一个人的居所,包括单独的厨房浴室以及住宿的房间。

当夏楠带着朋友在外边晃荡了一圈回去的时候,楼下的小妹一个劲对他笑,神秘兮兮的。他只觉得奇怪,但没多问,刚走进他的房间推开门就被喷了一头彩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