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娱乐圈掰弯黑社会番外 西方经济学

娱乐圈掰弯黑社会番外 西方经济学

时间: 2013-03-07 15:08:31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11-05/14532.html

61番外君一号


莫孜一看着男人独自收拾房间的背影,几次想冲过去帮忙,都被旁边的薛绍给制止了。薛绍一脸恨铁不成钢,莫孜一笑了笑。

莫孜一今天出院,与宁二珂和薛绍一起回了以前那个家。现在是初秋,天凉了,院子里的一片凋零的模样。

宁二珂在院子里拍打着被褥,回头笑着对他说:“你看你的花都谢了,现在菊花正是开得旺相的时候,收拾好东西咱们去花鸟市场看看。”

说完,宁二珂脸上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旁边的薛绍颐指气使:“沙发一块扛出去晒!”

莫孜一坐在沙发上,问:“咱们的儿子呢?”

宁二珂笑着凑上来:“在薛绍那呢,你嫌夏天掉毛,都被弄去了。”

薛绍拎开死皮赖脸的宁二珂:“滚!”

见莫孜一表情淡淡,宁二珂眼睛里带着些落寞。他起身扛起沙发,大踏步地去了院子。正在这时,门铃响了。

薛绍去开了门,黄慕凡端着咖啡杯子走进来。一看莫孜一,上去熊抱了一把,惊喜道:“你这家伙,这不是完完整整地回来了嘛~当初做个手术就跟上战场牺牲似的,吓死我了。”

薛绍抽了黄慕凡一巴掌:“脑袋里动刀能被你看出来,你以为割头盖骨啊?”说完后,坐在一边,一脸无力地模样:“孜一失忆了,谁都不记得。”

黄慕凡被这消息惊到了,不可置信地叫道:“不是吧?那不是连狗熊都不认识了?”抬头一看,狗熊拍打沙发的动作顿住了,左手撑在沙发上,半天才回过头来对着黄慕凡苦笑一下。

黄慕凡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感觉应该还是有的吧?刚才抱你,你都没拒绝。”

也是,要是莫孜一以前的性子,不认识的人这么抱他,早就把他拍飞了。莫孜一笑了笑,薄唇勾起,在宁二珂进来的时候问他:“你真是我爱人么?我怎么被他抱着比被你抱着有感觉?”

一句话像一颗炸弹扔进了地窖,在看不见的地方闷声响了。宁二珂被炸得脸白了一圈,肚子里满是火药味,他咬着唇笑了笑说:“那是因为黄队长比我有魅力,所以才容易造成这样的错觉。”

莫孜一摇着头,再抱了下呆愣中的黄慕凡,笑着说:“薛绍比他好看多了,我就没有这种感觉。”

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宁二珂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攥住的拳头半天才放开。舒了口气,宁二珂说:“薛绍,你和黄慕凡去把经济学它们带回来好么?”

薛绍起身,拉起端着咖啡杯子不知如何是好的黄慕凡走了。

莫孜一眼神复杂地看着薛绍握住黄慕凡的手,宁二珂说:“外面的太阳很好,出来晒晒吧。”

宁二珂过去想拉着莫孜一,却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宁二珂看着空荡荡的熊掌,苦笑一下,闷头走了出去。

初秋的天气很干燥,太阳不毒,莫孜一被晒得眯了眼。宁二珂将沙发调换好角度,拍了拍:“坐下吧。”

莫孜一坐下,宁二珂紧挨着他坐下了,莫孜一脸上有些为难,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跟宁二珂中间隔开一定距离。

宁二珂低头看着那二十厘米左右的距离,心里空落落的。心脏被猛然揪了一把,疼得他哆嗦了一下。

小动物睁开眼后,会把第一眼见到的那个东西是自己的父母。失忆的莫孜一也是这种状况。莫孜一刚醒的时候,明显粘他的多,听他的话,让他亲让他抱承认是他的爱人。但是随着见到的人越来越多,他与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直到现在,连碰都不让碰一下。

没有看到宁二珂受伤的表情,莫孜一遮目望天问他:“黄慕凡是干什么工作的?”

宁二珂看了他一眼,目光极其复杂,闷了半晌后才说:“是警察。”

“哦~是好人。”莫孜一了然地点点头,然后眼中带着疏离的笑意转头问:“你呢?”

这种问路人一般的语气让宁二珂狠狠地伤了一把,他有些无奈。就算是失忆了,好歹是在医院里陪了他那么久吧。怎么失忆后的莫孜一跟白眼狼似的,看见喜欢的人就不待见他了。

莫孜一问他的问题,宁二珂思索了很久。他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混黑社会的,就莫孜一说黄慕凡是“警察”是“好人”来看。他要说自己是“混黑社会的”,那莫孜一肯定惶恐地认为他是“坏人”而避他不及。

半晌后,宁二珂绞尽脑汁想出了个好职业:“陪护。”

莫孜一微微讶异了一把,讶异过后笑了笑:“原来是陪护,怪不得一直在我身边。既然如此,我也敞开了说吧。你说你是我爱人,但是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刚睁开眼,我对这个世界很陌生,所以会对第一眼看到的人显得特别的亲近。但是现在,这种亲近磨光了。”莫孜一耸耸肩,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所以,咱们以后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罢。”

宁二珂仰头望着太阳,莫孜一的话像一把尖刀一样立在他的心脏上行走。太阳虽然不及炎炎夏日般的刺眼,却也刺红了宁二珂的眼眶。宁二珂说:“好。”

声音像是从一望无际的沙漠中传来,莫孜一勾起唇角,笑了。

薛绍一进门,就觉得气氛很诡异。宁二珂抱住经济学,熊掌狠狠地揉搓着经济学身上的毛,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抬眼看看莫孜一,他抱着大王在淡淡地笑着。

这俩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萨摩耶一个劲得往莫孜一身上蹭,被狗熊抱住当抹布的经济学急得直呲牙。宁二珂一松手,它就撒着欢朝着莫孜一身边跑去了。

莫孜一被四条萨摩耶按倒在地上,他笑得肚子疼,边笑边问:“黄慕凡呢?他怎么没来?”

察觉到宁二珂的身子剧烈地抖动了一下,薛绍笑着说:“局子里有事就先回去了。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莫孜一有些落寞,揉着经济学的头没有再说话。宁二珂深深地喘了口气,大力地拉住薛绍朝着院子里走。胳膊上的剧痛让薛绍大惊,他皱着眉头低声骂道:“死狗熊,你疯了?!”

宁二珂松开薛绍的手,焦躁地抹了把脸,他哑着嗓子问:“孜一……什么时候能好?”

薛绍抬头看了宁二珂一眼,这个男人的表情很丰富。着急、伤心、崩溃……一股脑的全部贴在了他的脸上。薛绍说:“孜一现在就已经好了。”

宁二珂僵硬地笑了笑:“我是问,什么时候能记以前的事情来?”

薛绍瞟了他一眼:“你觉得让他想起以前的事,想起你怎样那么渣地对待他,让他痛苦的好。还是让他失忆,让你心痛的好?”

这个问题把宁二珂问住了,宁二珂呆住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又是变了几变。

薛绍说:“失忆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你现在才伤了多少心,莫孜一不过是觉得黄慕凡好,对黄慕凡上心一点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亟不可待的让他想起以前的过往。他为了你被你虐待被你恨的时候,你怎么不扒开他的心看看是不是已经被伤透了?”

宁二珂低着头,闷声不语。他能伤害他,他为什么不能伤害他,何况他是无心。但是,为什么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要那么多舛,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呢?

莫孜一喊了一声,薛绍应声进去了。宁二珂坐在沙发上,脑海里一团乱麻似扯不开的线。以前,他们相爱,两个人想要的结果是在一起。现在,他爱着莫孜一,莫孜一忘了他,两个人想要的结果是什么呢?

如果在一起不能让两个人都快乐,那还何必要在一起呢?

这个结论让宁二珂颤了一把,从莫孜一醒来以后,他就没有想过两个人会是分开的结局。乍一想,这是个好结局,但是他受不了。

宁二珂在院子里想了一下午,晚上把东西收进来。薛绍领着莫孜一去跟黄慕凡吃饭,宁二珂回了山鹰帮。

现在山鹰帮当家的是沈丙辰,在他的整顿下,山鹰帮的生意渐渐步入了轨道。

宁二珂回去的时候,沈丙辰和夏小宁正在吃饭。见到宁二珂,沈丙辰打招呼说:“小宁去给老二弄碗饭,看这一脸衰气就是没吃饭就被赶回来了。”

当初沈丙辰跟宁二珂说了事情的经过后,蹲在地上一言不发。沈丙辰恨铁不成钢地踹他让他找不到就别回来了,宁二珂连滚带爬地滚走了。三天后,宁二珂说找到莫孜一了,语气低落得像是被割了**一样。不过后来几天,通话倒是还好。虽然莫孜一失忆了,但是对他很亲近。

沈丙辰想,亲近就行,失忆了什么的果断不是感情的绊脚石。真爱就是,他在床上躺了三年,夏小宁仍旧对他不离不弃。莫孜一能对自己那么狠心从而帮助宁二珂,可见他爱得多深。俩人经历过这么多磨难终于在一起,沈丙辰是深深地舒了口气。他和宁二珂欠莫孜一太多了,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

沈丙辰嚼着饭,斜眼瞟着宁二珂苦大仇深的脸。厨房里,又传来了碗掉在地上的声音。沈丙辰咬了咬牙忍住了,几分钟后,夏小宁用小铁盆端着一碗饭过来了。

沈丙辰抽了抽嘴角,看着夏小宁讨好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下次小心些。”夏小宁欢快地点头,闷头吃饭。

沈丙辰抹了把嘴,踹了狗熊一脚:“怎么了?”

宁二珂抬头看了看沈丙辰和夏小宁,苦笑一声说:“莫孜一今天跟我说,他不想跟我在一起。”

沈丙辰挑眉:“也是,他认识的人里就你长得最难看,能跟你在一起还真怪了。”

夏小宁拽了拽沈丙辰的胳膊,宁二珂快要哭的样子好可怜。

沈丙辰叹了口气,一筷子敲在狗熊脑袋上:“以前莫孜一怎么喜欢上你的,你再怎么追不就得了。三年不见怎么这么优柔寡断了,以前那撸袖子就上的果决呢?”

茅塞顿开的宁二珂两眼放光,碗筷一放,吓得夏小宁的碗都掀了。宁二珂说:“我走了。”

沈丙辰赶苍蝇似的挥着筷子,不耐烦地说:“快滚!”

狗熊兴奋的模样是很恐怖的,苏白虎只觉身旁刮了一阵阴风,然后就不见了宁二珂的踪迹。苏白虎吧唧着嘴问:“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沈丙辰奶爸一样收拾着桌子:“情窦初开的少年在自撸一发后,终于懂得了性福的含义。类似这样。”

苏白虎茫然点头,看着桌子上的菜搓了搓手,口水哗哗地说:“我还没吃饭,小宁,帮我盛碗饭去。”

夏小宁看看手上的米粒,再看看苏白虎,真快哭了。

沈丙辰把铁盆往桌上一敲,叹气道:“苏老大你可快饶了我吧,他自己连饭都吃不好。你来干什么?”

白虎帮重新交给苏白虎后,苏白虎就把白虎帮的总部搬到了山鹰帮总部跟前。苏素心现在拍戏很忙,苏白虎自己在家很无聊。时不时的就来山鹰帮蹭饭做电灯泡。

沈丙辰这不提还好,一提苏白虎顿时眼泪汪汪了:“素心看上了个娱乐圈的新人,油头粉面的,比素心小了六岁呢。这么小的年纪一看就不成事啊,素心怎么就这么不成熟。让我这个哥哥操碎了心。”

自从苏老虎夫妇死后,苏白虎就只剩下了苏素心这么一个亲人。一切以妹妹为中心,才造成了他这超级妹控的性格。

沈丙辰安抚道:“行了行了,是妹妹总是要为别人暖被窝的。对了,戈老太太打电话回来说雅晴要回来了。我没时间陪她玩,你领着她玩玩顺便散散心。有戈雅晴你就不会这样了。结果咱们从小一块玩到大的四个人,就你还算是正常性向了。老太太的意思是让你们凑一对,到时候你卖力点,生俩孩子过继给我和宁二珂哈。”

苏白虎老脸一红,闷头扒饭说:“讨厌~”

夏小宁:好恶心……

宁二珂回去的时候,莫孜一正躺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四条萨摩耶在他开门后,同时把头转向了这边。好久没有这种满足的感觉了,打开门,自己喜欢的东西扎堆等着自己。

心里柔软了一些,宁二珂走过去揉了揉一王三学的脑袋,隔着些距离跟莫孜一坐在一起问:“薛绍和黄慕凡呢?”

正在看电视剧的莫孜一漫不经心地说:“回去了。”

电视里正放着莫孜一以前演过的电视剧,宁二珂看着莫孜一在里面噙着坏笑的样子,真是恍若隔世。

莫孜一看着电视笑着说:“真没想到我以前是演电视剧的。”

宁二珂笑起来:“嗯,那时候我可喜欢你演的电视剧了。”

莫孜一转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难道做陪护做的跟大妈一个性格了?这电视剧都好雷,我是不是师奶杀手?”

宁二珂的心扑通扑通跳了两下,没忍住。不受控制地凑过去,照着莫孜一的嘴亲了一口。宁二珂笑着说:“莫孜一,我爱你!”

宁二珂深情说完以后,说时迟那时快,狗熊只觉眼前一阵凉风吹过,“砰”,莫孜一的拳头就那么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狗熊嗷呜一声倒在沙发上,莫孜一抬手抹着嘴,抬脚踹狗熊:“可是我不爱你。”

宁二珂抱住莫孜一的脚,莫孜一脚下一轻,仰倒在沙发上。狗熊顺着他的腿趴在了他身上,莫孜一大惊:“你要干什么?”

宁二珂把头埋在莫孜一的脖子里,心尖被热水烫了一下一般,狗熊哑着嗓子说:“莫孜一,我能追你么?我求你,别拒绝。”

莫孜一提着的心掉了下来,他有些惶然躺在沙发上,天花板上的吊灯来回摇晃,晃得他头晕。伸手抱住狗熊,莫孜一咬着牙忍住笑说:“行。”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

谢谢雨酱的雷~

话说我说完结后~

大家的表情让我好……忐忑~

这个结局是一开始我就定好的,绝对不会改【你就承认你是坑爹货吧你

咳咳~

为了抚慰大家的小心灵~

甜蜜番外绝对不能少!!!!【我是甜爹!!!!【甜爹请重读!!!!

还有,新文绝对不虐!!!!【还有人信么!!!【绝对有!!!!

嘿嘿嘿~

看来有妹纸已经猜到了~

番外怎么能少了回老家呢~

毕竟玉米地已经h了~

还有高粱地啊~

还有姜窖啊~

哇哈哈哈哈【请自行想象我的yindang

62番外君二号

经过一路颠簸,两个人终于到了宁二珂嘴里天天念叨的“好地方”。莫孜一看着窗外,田野里空气很清新,能闻到稻草的香味。山上一片黄鸀,地上满是泥泞,“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说得就是这幅场景吧。

宁二珂在来之前就跟马大爷打过招呼了,刚进村口,就见马大爷蹲在路上抽着烟袋。看到宁二珂的车过来,马大爷一烟袋敲到车上,笑着说:“兔崽子,回来的太是时候了。姜等着刨,玉米等着掰,栗子等着打啊。”

宁二珂嘿嘿一乐,打开车门让老爷子上来:“我做两人份的活,能管我两人份的饭么?”

“你小子,向来吃两人份的饭。哎,这不是莫先生么?”马大爷上了车后才发现了副驾驶上的莫孜一,赶紧冲着他打了个招呼。

莫先生笑着点了点头,伸手与他握了握说:“我也可以帮忙的。”

马大爷“嗨”了一声,笑眯眯地说:“你是客呢,哪里能让你帮忙。”

宁二珂问:“我们先回家么?”

“阿秀和你大娘还在山上掰玉米呢,你把我捎到北坪路口,我上山帮忙。你们先回家收拾收拾歇着,晚上去我家吃饭,明天帮我打栗子去。”

马大爷这么说着,宁二珂也没客气。把他送到北坪路口,转了个弯就回了家。家里已经收拾的很好了,从墙窟窿里掏出钥匙,宁二珂领着莫孜一进了家门。

“我自己舀就行了。”农村的天气比城市里要冷得多,宁二珂想着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带了不少衣服。莫孜一要帮忙,他赶紧制止了。

“嘿,这里你也完全没印象了吧?我去屋子里放东西,你先随意逛逛。”说完,狗熊拽着行李进了屋子。

床已经铺好了,上面是两床薄被,宁二珂过去捏了一把,是新棉,很软。童心大发的在上面滚了个圈,狗熊挠了挠脑袋,赶紧去把衣服放进柜子里。

收拾好东西出来,宁二珂放眼一望,竟然不见了莫孜一的踪迹。他心里一急,大叫了一声:“孜一?”

“啊?”茫然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宁二珂抬头一看,莫孜一正低头看着自己,眼睛里满是不解。

松了口气,宁二珂赶紧跑了上去:“你上这上面干什么?”

莫孜一指着不远处的大场说:“他们那是在干什么?”

大场上,轱辘被用绳子拴好,一个人用肩膀拉着,一圈一圈地转着,下面是黄鸀色的东西,太远了,看不清楚。

宁二珂哈哈大笑,拉着莫孜一坐下:“那块大空地是大场,用来打麦子打豆子还有晒玉米秸用的。他们是在打豆子,用轱辘压开豆子壳,豆子自己蹦出来然后再把豆子杆抽了,直接扫豆子就行了。”

莫孜一了然地点了点头:“马大爷家有豆子么?”

看着莫孜一跃跃欲试的样子,宁二珂宠溺地笑了笑:“有,到时候让你拉拉试试。其实这还不算什么。我小的时候,村里的大妈们裁一大块塑料布铺在场上缝棉被的样子才壮观呢。一群女人叽叽喳喳地聊天,我们这群孩子就在缝好的棉被上来回蹦。”

宁二珂说得兴高采烈,莫孜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的盈盈笑意在阳光下显得特好看。宁二珂心抽掉一拍,叫了声:“孜一。”

莫孜一噙着笑说:“嗯?”

宁二珂往莫孜一身边凑了凑,想要亲他一下。莫孜一笑容敛起来,淡淡地说:“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心被狠狠地箍了一把,宁二珂苦笑一声回过头去说:“咱们两个人最甜蜜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了,以前的你已经忘记了,我就再给你补上一块。反正时间有得是,我慢慢追,不急。”

说是追,其实宁二珂完全没有追的动作,他就是想趁着莫孜一不注意的时候偷揩一把油。而每次,都被莫孜一给拒绝,拒绝也就算了,还添上一句话,就跟刀子似的割一下宁二珂的心,疼得他直犯抽抽。

晚上,两个人去了马大爷家。马大爷家已经炊烟袅袅,马大娘在做饭。马大爷在门口抽鞋,上面沾了一层泥巴。见宁二珂过来,马大爷穿上鞋笑着说:“闻到香味了?”

莫孜一刚到门口就能闻到一股很清新的香气,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宁二珂鼻子比他尖,笑着问:“做的豆腐么?”

马大爷哈哈大笑:“老二你去帮你大娘搭把手,阿秀出去了,没人给烧火。今天晚上咱们吃豆腐花。”

宁二珂应声去了,莫孜一跃跃欲试,他还没有见过做豆腐的呢。没等他说话,宁二珂嘿嘿一笑,拉着他的手埋头进了小锅屋。

马大娘正往灶下添着柴禾,看到两人进来,她一惊:“哎,锅屋里脏死了,你们出去等着,我自己满够了。”

锅屋本来就小,俩男人一进去,空间顿时拥挤了起来。宁二珂笑着说:“孜一想进来看看怎么做豆腐呢?”说完,宁二珂从锅台跟前舀过小板凳给莫孜一坐下,自己坐在柴禾上往里面续着。

豆腐已经飘出香味,说明已经快做出来了。马大娘掀开木头锅盖,香气顿时扑了出来,莫孜一站起来准备看一眼锅里是什么样子,被宁二珂一把拽到了怀里:“这蒸汽很烫人的,冲上去想毁容么?”

自从上次莫孜一让他离他远点以后,宁二珂就再也没有抱过莫孜一了。闻着豆花的清香,宁二珂抱拢的双手紧了紧。红红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透出些孤寂。莫孜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伸出手摸了摸宁二珂脸上的刀疤。被火燎得发烫。

莫孜一这个动作让宁二珂一喜,他脸上的表情刚切换成惊喜,就觉得脸颊一痛。莫孜一死死地揪住他的脸,面无表情地说:“松手!”

脸被扯变了形,宁二珂赶紧松了手。旁边的马大娘完全以为两个人在闹着玩,哈哈大笑着说:“老二这孩子小时候就喜欢乱抱人,小时候可是没少占阿秀的便宜。”

莫孜一坐在小板凳上,笑着说:“哦?原来小时候就是**了。”

宁二珂尴尬一笑,岔开话题道:“阿秀呢?找到婆家了么?”

说到这个,马大娘实实在在地舒了口气:“这丫头哎,开始不是不愿意找么?你大爷没留住她又去打工去了。结果在打工的地方遇到了邻村的一个小伙子,去年的时候回来结了婚。终于了了我跟你大爷的心头事。”

宁二珂续把柴禾说:“要我说,女儿就应该晚一点嫁出去。你说你们养了二十多年的闺女还没孝顺你们几年就去给人家做了媳妇,你们不觉得委屈么?”

马大娘舀着笊篱捞了捞锅里的白沫,叹口气说:“不为人父母不知道父母的心思,我们哪里想要什么孝顺孝顺,她过得好就比什么都强。对了,老二你也不小了,什么时候安下来?”

不知不觉话题绕道了他身上,宁二珂看了莫孜一一眼,笑着说:“正追着呢,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追上。”

莫孜一微微一笑,掰了个小树枝一下子捅在了宁二珂的腿上。狗熊疼得嗷呜一声,摸着腿缓解疼痛。

大约十五分钟后,马大娘拍手道:“好了!”莫孜一离开锅台前,宁狗熊冲进堂屋去舀碗和盖垫。

盖垫是用蜀黍秸缝的,隔热效果很好,五大碗豆花放在上面,宁二珂端着去了过道。除了马大爷,阿秀,还有另外一个长相很朴实的小伙子。小伙子很勤快,见宁二珂端出豆花来,赶紧起身接了过去。

一人一碗摆好,马大爷敲了敲筷子介绍着说:“这是张青,这是宁二珂,还有莫……”马大爷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莫孜一的名字。

阿秀笑着说:“莫孜一。”

张青是典型的农村小伙,身材不是很高大,但是憨厚又朴实,一看就是踏实过日子的主。宁二珂笑着说:“我是阿秀她哥,这丫头性子野,以后要是敢欺负你,你欺负回去就行。当然,你敢欺负我家丫头,我可第一个不饶你。”

宁二珂的一番话把大家逗乐了,马大娘端着两碗扁豆泥过来,宁二珂眸光一动。笑着将扁豆泥推到莫孜一身边,宁二珂说:“尝尝,很好吃。”

莫孜一扭头笑了笑,伸出筷子戳了一点放进嘴巴里。

狗熊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模样,再把碗往这推了推:“多吃一点嘛~吃多了才香!”

莫孜一一头冷汗:这头死熊!

他没有按照狗熊说的做,舀着汤匙开始挖豆花吃。豆花细碎地散在碗里,白嫩的模样很是诱人。莫孜一小心翼翼地吹了吹,放在嘴巴里,皱着眉头两眼乱瞟。咽下去后,莫孜一转头冲着宁二珂笑:“好吃。”

爽口又嫩滑,口感好极了。

不是没吃过豆花,但是这种用新鲜豆子刚从锅里出来的第一茬豆花他还真是第一次吃过。莫孜一满足地又吃了一口。

宁二珂完全没有放弃让莫孜一吃扁豆泥,他把碗往莫孜一身边推了推,近乎乞求地说:“吃点吧,这个可好吃了。”

想想狗熊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碰到他了,莫孜一不禁有些心软。他用汤匙挖了一坨刚要往

嘴巴里送,宁二珂却一手给抓住了。疑惑地看着宁二珂,后者摸摸脑袋笑了笑:“别吃了,这么一坨下去辣死你。”

终究还是没忍心,宁二珂嘿嘿一乐,闷头吃豆花去了。豆花很香,宁二珂却觉得有些苦。眼前白雾缭绕,狗熊吸了吸鼻子。

“啊,莫先生,您没事吧?”马大娘叫了出来。

宁二珂抬头一看,莫孜一的脸皱成一团,辣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狗熊心疼的一抽,大声吼着:“不是不让你多吃了吗?”

说完,拉着莫孜一就堂屋里跑。翻箱倒柜找出茶叶,宁二珂急得抓耳挠腮:“快含住。怎么样还辣吗?”

莫孜一辣得两眼通红,拉着宁二珂进了里屋。正在宁二珂呆愣地时候,莫孜一俯身吻了上去。

宁二珂浑身一震,嘴巴上熟悉的触感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他的理智就被瞬间涌出来的欲、望给烧着了。他抱着莫孜一的头,狠狠地吻住他的唇。舌头长驱直入,灵巧地在莫孜一满是茶叶的嘴巴里翻搅。

宁二珂的心砰砰直跳,这一切渀佛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一个多月来的提心吊胆让他知道了他是有多么的脆弱,脆弱到风一刮就碎了。

而现在,宁二珂真真实实地抱着莫孜一,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的圆满过。

两个人不知道亲了多久,当分开的时候,莫孜一的嘴巴都泛红了。他笑盈盈地看着崩溃状的狗熊,笑着说:“效果还跟以前一样好。”

哪里舍得再惩罚他?自己这么爱他,怎么会让他伤心难过?开始还有些好玩,后面就全部是心疼了。两个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容易,何苦在弄得两个人都为难呢?

宁二珂狠狠地抱住莫孜一,声音里带着哭腔:“孜一,孜一,你知道我是谁么?”

莫孜一搂住他的狗熊身子,笑着说:“狗熊!”

宁二珂浑身抖了一把,抱得更紧了。

作者有话要说:咩~

到此差不多就虐完狗熊了~

跪地~

其实咱真是甜爹~

舍不得虐啊啊啊啊啊~

妹纸们粗来冒泡~

啊~还有~

新文更了~

传送门:<input type=button value=[高干]吃软不吃硬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1657530")>

妹纸们过去冒个泡嘛~

短篇也完结了~

大家也可以去看一下么么么~

番外还有~

就是俩人死甜死腻歪~

夏小宁和沈丙辰的想看咩~

其实这俩货也没啥可写,小沈子一直是植物人着【喂你还好意思说

63番外君三号

就在两个人转身准备回去吃饭的时候,门口下站着的阿秀却让他们惊了一跳。阿秀脸上已经完全不是震惊了,还有恐慌、惊惶、不知所措和疑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